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20:01:56 来源:网络 []

书名: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第8章他的温柔

我随意的挑了一对绿色的,把两边卡住。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换了妥协,深呼吸,开始做作业。

化学作业才做了一半,就听得书房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

殷亦桀站在门口看着我,一身浅绿睡袍,将修长的身材轻束着,胸口露出一些健美的肌肤,每一时肌肉都似乎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眼神略带责备,似乎我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他的手里端着一杯牛奶,慢慢的送到我跟前。是让我喝了去睡。

晃了晃脑袋,揉揉脖子,见他坚定不移的站在那里,我只得解释:“这几天欠下好多作业,做了快一半了。163女性网”我一直都是个好学生,从不无故拖欠作业,现在既然已经上学,就的赶紧补上。

殷亦桀走到我跟前,摸摸我半干的头发,扯了一边的毛巾,轻轻给我擦拭湿发,指尖的温柔,从发根直传到我脚板底,搞得我头晕,浑身脱力。

殷亦桀替我把头发通了一遍,转身出去。高大的身影,有点儿陌生。

我低下头,咬了咬嘴唇,眼眶有些湿润。

除了奶奶疼过我,还从来没有个男人这样对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该如何接受。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看看牛奶,再看看他,黑漆发亮的眸子,犹如夜空中明亮的星子,让我难以拒绝。

喝了牛奶,赶紧站起来,漱口,睡觉。

许多的事情,不是十五岁的我,能搞清楚明白的。

我就象是一个在沙漠里走了很久的饥渴的人,遇到有人给水,就算是心里知道这水有可能有问题,但怎么也忍不住不去喝吧。

拉开窗帘,视角刚好,能看到昏暗的天空,闪耀着几颗星星。

有星星的夜里,是不会太孤独的。

闭上眼睛,在牛奶的作用下,入眠。163女性网

因为一向不是很有安全感吧,我睡觉很惊觉,一点风吹草动的,就有点似醒非醒的。

过了好久,房门被无声的推开,和昨晚很像。

有了昨晚的经历,我,不太怕了。

那温暖的手指轻轻的抚过我的胸前,拉好我的被子,他的动作极为缓慢,似乎慢惊醒我。

指背擦过我的下巴,很舒服的感觉。

隐约传来一声男性的叹息。

朦胧间,有一双大手,轻轻把我头扶到枕头上。163女性网

无声的叹息,修长的手指,划过我双肩,一点儿冰凉的触感,延缓梦的来袭。

薄薄的被子,没有什么重量,盖上我受凉的肩头,却很暖和。

眼皮沉沉的合上,在意识完全消失的瞬间,我感到额上,有一点儿温软的触碰

淡淡的他的味道,飘入我鼻端,那么,刚才,就应该是,是他亲了我吗?

应该是吧!

以一种父爱的方式,亲吻着我的额头,似乎我只是一个小婴儿。他对我的一举一动,似把我当成他的孩子。

只是,这关怀这温柔,实在有些过了火。

不,也许是正常的吧,因为我从来也不知道正常的父母如何对待女儿。

我极为矛盾的为他辩解。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希望一切都和我想得一样,美好而纯洁。

在冷漠的环境里长大,唯一爱我的奶奶亦早早的力不从心,早终病体缠身而去。

实在是太久没有当孩子的待遇了。

大概上天在抛弃我多年后,终于怜惜起我来了吧。

一夜无梦,他也没走到我梦里,那个吻,也没有!

睁开双眼,外面还很暗,也许,我还能再睡一觉。

翻了个身,生物钟却提醒我,也许,不早了。

懒懒的再翻身,瞧见枕头边一个很cute的小猫咪,眼睛眯成一条线,它的肚子上,已经七点了。

我赶紧坐起来,真是要命!我怎么这么能睡?要迟到了。

房间窗帘已经拉上,那,是他拉上的吧。

唉所有的印记,都有他。

我赶紧跳下床,冲到冲到卫生间。漱口,顺便,鞠一捧水往脸上一泼,拿毛巾一擦。拿起梳子,用最粗暴的方式,三两下理顺。

放下头发,上厕所,洗手,到更衣室。

呃我所有的旧衣服,都不见了。偌大的整体衣柜,充实了一小半。各色很可爱的衣服,分门别类整齐的摆放着。昨晚匆忙间没在意,这下,只能穿这个了。

随便翻出一身来,还不错,不但好看,和校服款式也相近,凑合着还行。

开门出来,床已经收拾好了,窗帘拉开,暖暖的阳光走进来,一室馨香。

殷亦桀正在看晨报,抬眼看了我一下,似在问睡得好吗?

我,点头。

殷亦桀对我的态度似乎十分满意,眼睛里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殷亦桀一直忙,每天都和我一起出门,送我去学校。

按时让人送饭过去,然后让司机接我回来。

每天回来,舒服都会默默的给我准备好吃的。

热乎乎香喷喷,吃一口,一天的心情都会好起来。

衣食住行,加学习,大概就这么多事儿。我的监护人,做的很到位,对我很好。

殷亦桀的工作很忙,他自己一般都弄到很晚回来,基本上他回来后我都早睡着了。只有在早餐桌上才见他一面。

但每天他都会找个我们二都有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可儿,刚到的那些衣服,合身吗?”殷亦桀声调略微有些变化,貌似推开背景女声。

“恩。”能穿的都合身,我没所谓。牌子和价格在我这里很失败。

这些天天天的都是新衣服,舒服不许我自己洗衣服,柜子里也没空过还没轮换过来,今儿回来,柜子里又添了好多。

而且都给我搭配好了,从头饰到鞋子,和袜子。

长这么大,我真的,真的,真的觉得,自己第一回做奶娃娃。

偶尔我都怀疑,再这么被宠下去,等离开这里,我怎么办?

可笑的是,我现在已经开始沉沦,在这美好的生活里感觉到隐隐的可怕。

他不打听我的隐私,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每次的通话都很短。他问我几句吃了什么、学习状况。

我大多数时候都是“恩”。

我不大习惯别人对我太好,甚至有些怕;但送到我手上,我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日子。

空气一片宁静,生活美好的不真实。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却有些乱,一点儿烦乱。我一贯的冷静,似乎受到某种冲击。

有股温柔的泉,从我心底深处,要往外喷涌,很难压抑。

奇怪的是最近喝了那代表爱心的牛奶后,真的觉得困了。

是不是这柔软舒适的大床,很适合睡觉,也很解乏。

每天晚上九点半,喝了牛奶的我立刻就会想去睡。

而且,一向警觉的我睡得比以前沉了。

往往倒在床上,没几分钟就呼呼大睡去,而眼睛一睁又到了天亮。

是不是舒服的生活让我恢复了少女贪睡的本性?!

又或者......

有的时候我会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晚上会失去什么?

害怕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可是每每我都发现,我,还是完好的我!

我不知道殷亦桀夜里还会不会来替我盖被子。

或者说,还会不会给我一个近乎父爱的吻?

又或者......

不,我不应该胡思乱想,殷亦桀是什么人,年青英俊单身有钱,他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手。

何必来招惹我这样未成年的少女呢?

做为我的监护人,他是一定看过我的资料的。

我于几年前做的那一件反击,实在很能看出我的个性来。

我不是一个象我的外静这样安静乖巧的女孩子。

如果有人踏到我的底线,我亦会做出最最凶狠的反击。

如果他是一名LOLI控,我的年纪显然太大了。

每晚喝了牛奶之后我想睡觉

而且他有得是机会,但显然,他志不在此。

那么?他是在玩养成游戏吗?

用虚假的温柔来浇灌我,用时间和习惯来驯化我,用大笔的金钱来调教我?!

让我慢慢成长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玫瑰?!

也不象。

处于我的环境,我是一个对男性的那种眼神很敏感的人。

他看我的眼神,基本上都是大哥哥包容小妹妹的感觉,少了些热度,多了些奇怪的东西。

近乎怜惜的眼神。

有一天晚上,我关门的时候,夹了一根长发于门侧。

我不知道想试探什么?

但,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它,不在那里了?!

那么,殷亦桀晚上还是到了我的房间吗?

还是替我盖了被子?

还是给了我一个近乎父爱的额吻?!

无论如何,我和我的奇怪又神秘的监护人同居生活还是幸福的展开了。

今天是新生联谊会。

我们学校是省重点中学,生源广泛,学校为了活跃氛围,给我们缓解压力,因此每年开学不久,都要让老生当观众,新生做演员,在台上走一遭。顺便,也给新生壮壮胆子。表演完之后,就是在足球场high。

上千学生,三三两两十个八个,围成一圈圈聚成一堆堆,吃着自己带的食品,玩着自己的花样。还有人点上蜡烛,宛如甚大的烛光晚餐。历史上最high的纪录,是某最牛X的新生,在一旁点燃篝火,搞篝火晚会。

但这些繁华和喧嚣,离我都有点儿远。

忽然,四处响起一片声尖叫。

“天呐!快来看!”

“房车!化妆车”

“妆可人!”

“太夸张了!真有钱,一个联谊会就派辆车过来。我姐结婚还是好多人合一个车去拍外景。”

“妆大美人好福气,遇上这么多金的钻石王老五!还对她‘这’么好!啧啧啧。”

第9章夸张的梳妆车

“羡慕了?去抱抱殷总的大腿,没准儿施舍你一个小四做做,也不错啊。”

“说的也是,没有宝马,POLO也行。总是个车。”

紧接着一片笑声,一片脚步声,还有许多人站在离我比较近的距离,等着收获第一手内幕。

我满头黑线,殷亦桀,果然够劲爆!

赶紧拿着书包下楼,惹不起我躲得起,大不了回去。回去那里怎么着也算我暂时的家。

“妆可人!”廖亮已经堵在楼梯口。

“妆可人!”苗苗一身粉嫩装扮,比豌豆苗还水灵。

“妆小姐。”舒服站在离我不远处,淡淡的叫一声,安静的看着我。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难道是天要绝我?

舒服安静的眼神,让我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点儿,这一瞬间,成了我最好的安慰。

低着头,挪着脚,闪过廖亮和苗苗,我蹭到舒服跟前。

“妆小姐,饭已经摆上了,快上车吧。”舒服态度从容,语调平和。虽然没有明显的笑容,但感觉一样的亲切,舒服。接过我的书包,在前面领路。

化妆车,我心里在发毛,那个远程控制的家伙,还想搞什么幺蛾子?

这几天我一直怀疑,大人喜欢做表面文章,我作为殷亦桀的小包袱,是不是也算他的某一个“面”呢?那他的表面文章,自然就要做到我头上。幸好这家伙,不算太讨厌。

今天的新生联谊会,有好多家长会来。学校没有明确要求,但已经变成一种传统。联谊会后不久就会开家长会,我,大概就只有殷亦桀来了。

能来,我,是不是应该高兴呢?也许,我应该高兴。以前奶奶就很少给我开家长会,父亲母亲则从来不去。那个时候,看着别人的父母家长我开始练习漠视。

“今天我有些事,不能过来看你了?”

我摇摇头,使劲儿抿着嘴唇,睁开眼睛,望着窗外。

窗外,同学来来往往,搬桌椅板凳布置会场。也有不少人聚集在我们车子周围,指指点点,眼里冒出的火,炽热。

“下次家长会,我一定到,恩?”我半天没反应,眼眶微润,殷亦桀的口气也压低,歉疚和关切,似乎能触摸到,在伸手的距离。

“恩。”我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天突然对我这么好,会让个大男人像奶爸一样疼我,但他的关爱,近在咫尺,我不能完全无视。

似乎有人开门,殷亦桀道:“88。”

我,点头,挂电话,把自己交到化妆师手里,听任宰割。

每个女孩都有个公主的梦,可蜕变的过程,实在实在不大好受。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折腾,换了三套衣服,我,总算解放了!

“恩,妆小姐还有潜能!如果准备充分,条件允许,一定能塑造出一个大牌明星来!”女化妆师摆弄着我耳后发卷,左看右看,还是不够满意。

“我亲爱的公主,能把你的手给我,吻一下,记住我卑微的名字吗?”某位化妆师一定是戏曲学院毕业的,这句台词口气和绅士的动作都很到位,颇有唐山味儿。

“妆小姐,联谊会什么时候结束?”舒服递给我一个手袋,里边有我的手机和杂物,另外又给我一瓶果汁,貌似鲜榨的,芒果汁。

我摇头,不知道。

“快结束的时候,给我或者给司机小宋打电话。”舒服看着我交代。

我点头下车。

喊声、叫声、口哨声、起哄声、拍手、鼓掌、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声。

整个操场,都沸腾起来。

不得不说,殷亦桀,成功了!我,比Britney引起了更大的轰动。

过早发育略显丰满的匀称体型、像我母亲颠倒众生的精致面孔、高贵典雅的宫廷礼服......

踩着阳光,双手抓着拽地长裙,手腕挂着手袋,肩上披着披肩,挺直身板,旁若无人。

我,无意中诠释了一个英伦公主的全部含义。

“妆可人,来,坐这边。”班主任周轻云适时站出来,把我雪藏在我们班的地盘中间。

我很感激,因为,我听见了无数的议论,让我觉得很不舒服。看着老师,我感激道:“谢谢。”

“怎么才来?打扮这么漂亮,准备演节目呢?”周轻云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妈式的问。

我摇摇头,这会儿也不算太晚,不能怪我吧?至于节目,没人说化了妆就是要演戏。要不然殷亦桀岂不是天天在演戏?也可能,他现在就是在演戏?虽然他没到场,可他遥控了这一切。

我甩头,闭眼,有些无奈的笑笑。为什么,不论什么事儿,总能联想到他?

“那就在这儿坐着吧,别到处去。”周轻云二话不说,就纵容了我。

“谢谢老师。”我如释重负,虽然置身人群,我也可以安静片刻了。我有这能耐,屏蔽所有声音,如入无人之境。可是,今天,似乎有些困难。耳边总有苍蝇在叫嚣。

“那就是你说的妆可人?跟殷亦桀”某妈妈小声的问女儿,眼光经意不经意的看我一下。

新生联谊会,表演的都是新生,中间穿插几个老生里很出彩的几个节目,类似于嘉宾。

我坐在下面,实在难以体会,他们的热情高涨和兴奋激动。

唱歌或跳舞,怎么说呢。唱歌,肯定比不上电视上那些大牌明星,当然表演的乐趣在于参与,在于互动。在公鸭桑和群魔乱舞中,充分的发泄自己,表达自己,展现自己。

偶尔有三两个业余练过的,自己抱着guitar、弹着电子琴,便引吭高歌,场面立刻沸腾起来。

苗苗上场了,她娇小玲珑的身板,甜美可爱的笑容,一会儿就成为焦点。她小脸红通通的笑道:“现在我给大家献唱一首《甜蜜蜜》,唱得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甜美的声音飘出口,所有的窃窃私语都停了,大家竖起耳朵,随着音乐一起打拍子。许多家长和老师也很熟悉,轻轻的附唱,一脸笑容甜蜜。

苗苗鼓足了今儿,唱的愈发能拧出水儿来。看着那些大妈,还有男生的躁动,我忽然觉得,还是老歌带劲儿。温柔甜蜜的小美人,谁都喜欢。

“啊——,在梦里”咏叹调,在反复,随着音乐缓缓落下,苗苗娇笑道,“这首歌,特别送给我的老同学,妆可人,希望你能继续给我们带来熟悉的笑容。你的笑容,比春风里的花儿还要甜蜜。我想,所有看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大家说,要不要她上来给大家笑一个?”

呃,让我笑一个?亏她想得出来!

我满头黑线,这丫,刻意和我过不去是怎么地?

难道她是殷亦桀的托儿,想方设法要把我推出去?她有赚头吗?

所有人的眼光已经向我扫射过来,人群一片安静,好奇期待看热闹,什么样都有。忽然听见有人议论:“她的模样是挺熟悉的。”

“就是,殷总亲自送她来上学,大家都见了。每天宝马车接送,中午饭店送饭”某女儿唾沫横飞,把这些身外之物数了个遍,甚至还有我的衣服,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哎,你听说没?殷亦桀为她”另一个妈妈压低嗓门,和认识的家长窃窃私语。

“以后少和她来往,免得带累你名声不好。”某爸爸没那么三八,直接下达禁止令。

“就是,你也听着,不许和她学坏了,要不然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某妈妈赶紧附和,似乎发现非典疑似病例一般,准备把自己子女立即隔离。

“噢”有人后知后觉的恍然大悟,扶着额头,回忆起来,“这不就是那谁她女儿吗?长得还挺像。难怪会被殷亦桀看上。”

我低下头,第一次觉得这些人的话简直像是刀子,在凌迟我麻木的身。

我以为自己已经修炼到家,够冷静够有耐性,可一再被人如此侮辱,我......

天色越来越暗,云层也压得越来越低,燥热的空气,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儿。也许,又要下雨了。只是不知道,这场雨,能否洗净我的疲惫?

“妆可人,上来上来!”苗苗等了一会儿,见到预期的所有人注视我,但没看到我回应,热情洋溢的大叫道,“大家说,要不要妆可人上来和大家say-hello?有没有想认识她的?如果想的话,就拿出你们的诚意来!”

在有预谋有组织的煽动下,口哨声尖叫声铺天盖地向我袭来!

“妆可人,上去说两句吧,要不难下台。”周轻云皱了皱眉,凑过来小声对我说。

我忽然有些想回家,那里很安静。舒服的脚步声一向都是安静的,从不会打搅我。我才知道,虽然我可以屏蔽所有噪音;但依然向往,一个纯净的世界。

恩,去吧,该来的躲不掉。我依旧和来的时候一样,拎着手袋,抓着裙子,从人群里自动分开的路上,缓步走向舞台。既然要现眼,就要摆好姿势。

我抬起头,伸长脖子,挺直腰杆,面色沉稳,脚步从容。

几千人的操场,顿时安静下来,上万道视线,追随着我的步子

“哇噢!”苗苗揉揉眼睛,上前拉着我,得意的大笑,“妆可人。”

“咕咚。”

乐极生悲,屡有耳闻。

苗苗冲过来,一脚踩了我的裙子......

然后,从我身边以极为奇怪的姿态滑走,我身子一倾,倒向一边的男主持人的怀里。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两秒钟,傻了......

人群沉寂,忽然愈发骚动起来。

苗苗有些怨恚的看了我一眼,搭上我的手站起来。

“下面,请妆可人同学给我们表演一个节目?”男主持人道。

忽然,一个男生跳出来,我们班那个,自觉的冲上台来,从男主持手里夺过话筒,气喘吁吁的道:“我想邀请妆可人跳支舞,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听说你以前是舞蹈队的,是吗?今天给我们准备了什么舞呢?邀请妆可人做你的舞伴,我们都很期待。”男主持眼睛火辣辣的看着我,口气中保持了一份住持的专业气质。男生走到我面前,伸出手,一个标准的唐山绅士邀请动作,期待我的回应。

“对不起,我不会。”我淡淡拒绝。

“要不就跳西班牙斗牛舞,你只管提着裙子,浑身放松,让我带着就行。”男生耐心真好,实在不知道他这么卖力为什么,难道今儿耐性比我强的有奖?

忽然,就在我还没准备是否还要顾虑别人面子的时候,音响里放出西班牙人特有的热情舞曲。

舞男脱掉外套,变戏法似的掏出一顶帽子,扣在头上,一个标准的唐山斗牛士,便出现了。

他绕着我舞动一周,抱着我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公主大摆长裙,这一刻开始飞舞!

“哗喔......”

无数人站起来,随着舞曲晃动,联谊会的另一个高潮,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到来了!

男生受了刺激,愈发兴奋,一边儿带着我跳,一边儿不停作秀,把舞男的绝活不停的拿出来显摆出来。一会儿就疯了。

不得不说,他的舞,跳得真好。

我任由他摆布,也能跳的那么传神。

虽然不知道这斗牛舞被改装成什么样子了,但一样好看,热情洋溢,魅力不可挡!

我也会跳舞,小时候偷偷和妈妈学过,天赋非常好。

但今天,我就是不想动,放松下来任由他带着,忽然有种松懈和释放的快感。

脚下渐渐跟起来,旋,转,跳......

随着高潮一浪强过一浪,脚下越来越熟练,快感......渐渐遍布全身,让我仿佛舞在天堂!

重复了两遍,音乐戛然而止,我站在那里喘气儿,脸色红润娇艳,唇角微扬,兴奋还在心头。

“跳得真好!”苗苗看着我们,由衷的赞叹。

台下掌声响起来,经久不息。

“妆可人,好样的!”男生小心的扶着我下来,凑近我耳畔低声说道。

“妆可人!”

廖亮大叫一声,从某个角落蹦出来让我大吃一惊,

“太棒了!”廖亮拉着我手,与有荣焉。

我轻轻挣了一下,可不敢让她再拉着,一会儿摔的不定是谁。

“走,一块儿去吃点东西,我请客!”男生似乎找到了挡箭牌。

“你们去吧。”我提步往我们班而去,准备躲着,少惹些是非。

“那好吧,等联谊会结束,晚上还有活动呢。”廖亮格外高兴,又粘上来,很没脸色的拉着我胳膊,一块儿到我们班坐着,看演出。

随着我下台,台上的表演再也没人太在意。眼光,时不时的扫向我,内容千奇百怪。

天色越来越暗,一场暴风雨,即将诞生,因为可能会下雨,联谊会提前结束了。

“妆可人,换个衣服吃饭去......”廖亮拉着我。

“去吧,和同学一起去玩玩。”周老师也推了一句。她一向待我好,我知道她是希望我能开朗些。我无法拒绝她。

我提着裙子懒懒的跟着苗苗,三个人,先去学校更衣柜里拿了我的一件存放衣服换上。旧旧的校服。校服口袋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冰冷的,我握在手心里,冷笑了一下。

以前,我习惯于在任何时候,手边有一把防身的小刀,虽然不一定能派什么用处,可是危险的时候握在手心里,会给我一种奇异的安全感。

“妆可人,你爱吃什么?”廖亮两眼冒光,一看就是还想让我请客。

“我记得有家新开的韩餐馆不错,就在我来的路上,稍微偏一点儿,但人不少,味道也好。紫菜包饭,特香!”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神医弃妃1章(第一章 噬骨之痛)

    原标题:神医弃妃1章(第一章噬骨之痛)书名:神医弃妃第一章噬骨之痛痛,就像是骨头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痛。这种痛,从右手的每一根手指上传来。她不就是坠楼了吗?怎么手指这么痛?林染承受不住痛意的睁开眼,模糊中,只见一个穿着精美靴子的脚踩在她的手上,并且非常用力。谁这么大胆?竟然敢踩她的手?一股怒气就此腾起,她霍的抬起头,却在看清面前的人时有些震惊。他有一张绝美的容颜,但是墨黑的长发束在脑后。身上的衣服看似简单,却透着贵气,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十分用心。但,他穿的是长服!这是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画面。

  • 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1章(第一章 主动献身)

    原标题: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1章(第一章主动献身)小说名字: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一章主动献身夜色笼罩中的城市散发出诱人的欲望,在极致奢华装饰的酒店大床上,正上演着无比香艳的画面。秦亦钊盯着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一向高洁傲岸的他竟然有些保持不住。女人身上传来的天然体香让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但是理智却在不断地提醒他保持冷静,理智占了上风的他眼神变得异常的凶悍,看着这来路不明的女人,他心里的怒气不可抑制。他拉起女人,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拖到了窗边,将窗户打开到最大,将女人的上身探出窗外。然

  • 不负流年不负你1章(第一章 飞蛾扑火,爱之若深)

    原标题:不负流年不负你1章(第一章飞蛾扑火,爱之若深)小说名称: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一章飞蛾扑火,爱之若深“嘶——”一阵钝痛,将我从沉睡中惊醒,随即一个黑影欺身而上,没有任何前戏,狠狠地贯穿了我。“不要……”我闻到了浓郁的酒味,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可是我却清楚他的身份。我的丈夫,裴靖。好痛,我下意识挣扎,蓦地被他翻转过去,宛若母狗一般俯跪在他身下,被他肆意进出,一种莫名的屈辱让我心如刀割。“裴靖……”“闭嘴,不要叫我的名字。”昏暗的月光下,裴靖的目光犹如凶猛的野兽,冰冷的嗓音寒彻入骨,单手扣

  • 看淡人生情无悔1章(第1章 捉弄)

    原标题:看淡人生情无悔1章(第1章捉弄)小说书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1章捉弄沈相宜快死了。医生手头一大堆病例单,难得的抬起头,同情的问她有没有家人。她要是有家人,在第一次食欲不振的时候就已经被督促着吃药,在第一次呕血的时候被急切的送到医院检查。她要是有家人,就不会得急性淋巴白血病,只剩下一年不到的寿命。其实对这个世界她早就没什么留恋的,除了……贺少琛。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竟然是少琛!沈相宜擦了擦眼泪,满心欢喜的接起来,发现是楚馆的工作人员,说是少琛突然胃疼,让她赶去找他。贺少琛有胃病,所以沈相宜

  •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1章(第1章 孩子必须死)

    原标题: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1章(第1章孩子必须死)小说: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1章孩子必须死帝都,夏日炎炎。第一人民医院的走廊上。妇产科诊室外。苏清婉落寞着神色坐在候诊区,薄纱般的衣裙下是隆起的小腹,她低头摸了摸肚子。她今天是来做产检的,她的肚子七个月大了。其实说起来,她今年也才十八岁,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来做代孕妈妈。想到再过两个月,她就要失去这个孩子,苏清婉的心拧成一股酸涩的疼,疼的她喘不过气来。七个月前。苏清婉在最困难的时候,碰上了那位神秘金主。她需要钱,

  • 你是我的执迷不悟1章(第001章 结婚当晚我才发现……)

    原标题:你是我的执迷不悟1章(第001章结婚当晚我才发现……)小说: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001章结婚当晚我才发现……高考结束那年,我要嫁人了。对方是个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头发少的可怜,肚子上的肥肉却是一颤一颤的,但是爸爸却执意让我嫁过去,只因为这个男人能帮家里填补上几十万的外债。当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来不及欢呼雀跃一下子就懵了。爸爸好赌,输得已是家徒四壁,妹妹又因为尿毒症要长年支付巨额医药费,家里欠下了高利贷,我们每天都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生怕要债的找上门来。“瑶瑶啊

  • 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1章(第1章 绝望订婚)

    原标题: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1章(第1章绝望订婚)小说名字: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1章绝望订婚本市最豪华的盛世皇廷酒店里,此时装潢一新,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今天是陆氏集团的大少爷陆少成的订婚仪式,陆氏集团是在全世界都排名前两百的财阀集团,实力雄厚富可敌国,这位陆大少爷也是英俊多金,让人着迷。只是在场的宾客看着花团锦簇下那个叫“许茶”的名字,都暗暗摇头,这位新娘子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因为这位陆大少爷在两年前发生了车祸,双腿瘫痪,不仅成了残疾,更是丢掉了掌管陆氏集团的大权,被自己同父异母的

  • 上位1章(第1章 要吃了她)

    原标题:上位1章(第1章要吃了她)小说名称:上位第1章要吃了她三天前,杜秀青最后一次走进这个房间之后,朱大云就连续三天没有睡觉。那天中午,杜秀青来到朱大云房间的时候,朱大云正躺在床上看书。“中午怎么来了,不是晚上才想我的吗?”看到杜秀青进来,朱大云有些喜不自禁,心里却瞬间就想到了属于他们之间那些幸福甜蜜的事。杜秀青把门锁上,没有接朱大云的话。她默然地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不停地踢着脚下的一支粉笔头。杜秀青反常的神情让朱大云很是不解。“发生什么事了?”朱大云搂着杜秀青的肩膀问道。“我要结婚了!”许久,

  • 漂亮女领导1章(第1章 新官上任)

    原标题:漂亮女领导1章(第1章新官上任)小说名称:漂亮女领导第1章新官上任那天,部门来了一个新组长,姓徐,我习惯上称呼他老徐,老徐40岁左右的模样,肥颈秃发,一双眼睛比平常人异常的有光焰,概括来描述一下就是:天庭饱满,目光如炬,虎步熊腰,一看就知道是个色狼,据他自己说,他正经钻研过《房中术》,练过“铁枪功”,每天坚持七十二搓、三十六提,时不时搞点牛鞭补补,身体素质和业务水平都很强悍。同时,这厮也是个油子,鬼精鬼精的,由于新上任,所以请我们去附近的一家酒店里吃吃饭,喝喝酒。饭后他说我们去飚歌吧?我

  • 村色佳人1章(第一章 寡妇秦玉莲)

    原标题:村色佳人1章(第一章寡妇秦玉莲)小说书名:村色佳人第一章寡妇秦玉莲我是一个孤儿,父母早丧。自八岁流落到大王村之后,就在大王村安了家。若论谁最亲,那无疑就是对我帮助至深的秦寡妇。秦寡妇。真名叫做秦玉莲,二十二岁的时候就守了寡。丈夫在山西采煤矿时被砸死,很是凄惨。不过可惜的是成了寡妇的秦玉莲,不仅没有获得村里人的怜悯,反而因为自身的美貌。引得他们的男人魂不守舍,成了广大妇女的眼中钉肉中刺,到处在背后说秦玉莲的坏话,说秦玉莲跟这个男人陪睡给那个男人当小三,虽然都是无稽之谈。但是架不住这帮长舌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