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帝天羽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9:59:0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帝天羽杀

第8章你明白吗

杰森一直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眉头也渐渐的皱了起来,宇宙佣兵团最近的做法他根本一点都不知道,霍历德和霍尹也没和他说过,根据他对霍历德的了解,后者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不过你能确定这件事确实是宇宙佣兵团做的吗?"杰森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好歹也当了那么多年的佣兵,再怎么也不会认错对方的标志的,宇宙佣兵团给我的最后通牒上也有他们的标志。"佣兵团长说完,将那封信拿了出来。

杰森仔细的将信读了一遍,看着上面的标志,确实是宇宙佣兵团的没错,只不过这封信里面的措辞相当激烈,甚至可以说是一封充满了威胁意味的信函,最关键的就是,这封信并不是霍历德的笔迹。

信纸是宇宙佣兵团的,这种信纸除了团长,其他的干部也有,也就是说这封信并不是霍历德写的,而是其他人写的,这件事很可能霍历德并不知情,否则他不会不告诉自己,要知道现在宇宙佣兵团的这种做法,只会激起众怒。

"这封信不是霍历德写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会调查清楚的。"杰森说着话,将信还了回去。小说帝天羽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听阁下的口气,你和宇宙佣兵团长霍历德很熟悉吗?那这件事..."

"唉...霍历德是我大哥,我就是杰森,你们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事到如今,杰森也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他敏感的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

得知了杰森的身份,这些佣兵纷纷脸色大变,想起刚才自己说了霍历德那么多坏话,一个个都提心吊胆起来,要知道杰森在罗根大陆上可不是什么好名声,特别是想起刚才他在闹事上散发的那种杀气,这些人更是心悸不已。

不过他们也知道,能帮助残月佣兵团度过这次难关的人,也只有面前的这个杰森了,心惊胆战的吃过了晚餐,各自回到房间休息了一夜,第二天的时候,杰森带着米丽丽特冒充残月佣兵团的人,和其他人混在一起朝着城外走去。

刚刚离开城市,他们就被人围了起来,果然和残月佣兵团长说的一样,围住他们的是宇宙佣兵团的人,只是看他们的标记却不是主队的,而是实力紧次于斯特娜主队的第二梯队,率领他们的人则是佣兵团的副团长克斯。

宇宙佣兵团在斯特娜任团长期间,收拢了大量的强者,其中不乏上古武士和大魔导师,而这些人当中的佼佼者就是克斯,后者年龄只有三十岁,却已经达到了初级上古武士的境界,除了实力惊人之外,克斯还擅长军事、政治、经济、管理,可以说是一个全能性的人才。

宇宙佣兵团能有现在的规模,克斯是出了大力的,他担任副团长也是众望所归,做为这么出色的一个人才,他不管去哪个国家,都会受到重用,之所以一直呆在宇宙佣兵团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为了斯特娜。163女性网

斯特娜也知道克斯的心思,可惜对于后者错爱,她也只能说一声抱歉了,克斯也是一个有恒心的人,一直等了她这么多年,直到最近斯特娜怀孕的事实被揭发了出来,他才终于死心,不过这时候他已经离不开宇宙佣兵团了,毕竟他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斯特娜生孩子后不能再执掌佣兵团,这件事大家早就知道,在他们的心中,接替这个位置的人非克斯莫属,甚至就连克斯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依然专心的管理着佣兵团,不过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斯特娜走了,霍历德却回来了,还带回了霍尹。

杰森的这一手安排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宇宙佣兵团只能掌握在他的手里,任何人都不要想着从他手里窃取这颗成熟的果实。只是斯特娜和克斯平时并不在一个队伍里,霍历德名义上是团长,他能管的也只有宇宙主队以及大多数分队,第二梯队依旧是克斯说的算,还有少数的几个分队也是看着克斯的脸色行事的。

对于霍历德的到来,团内的人并没有表示什么不满,毕竟对方的身份是宇宙七元老之一,而且又恢复了实力,由他来执掌佣兵团也算的上合情合理,甚至就连克斯都没有反对,主动承认了霍历德的团长身份,不过他所率领的第二梯队和霍历德主队之间明显疏远了很多。

现在的情况就是宇宙佣兵团表面上是一个整体,名义上的团长是霍历德,而实际上已经分裂成了两个部分,霍历德借助自己的身份和团长的名义掌握了佣兵团内的大多数实力,克斯凭借自己的威望和人缘割据了剩下的部分。

但是克斯依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反意,也没想过从宇宙佣兵团里分裂出去,在表面上他对霍历德一直都是尊重有加的,但暗地里对来自主队的命令却是不屑一顾,做事也是我行我素,特别是他手下的那些佣兵,根本就不认识霍历德是谁。说明163woman.com

接管宇宙佣兵团已经两个月了,霍历德自然也发现了这里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别说霍尹了,就算是他都不是那么好处理的,要是当初杰森真的直接让霍尹来接替斯特娜的位置,那现在的佣兵团肯定全都跟着克斯走了。

无奈人家克斯表面上没有丝毫谋反作乱的意思,霍历德就算想动他,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而且他也心有顾及,对方的实力不如自己不假,可真要闹起来,最后受损失的还是宇宙佣兵团,佣兵团是温斯特的心血,他不忍心看着它走向末路。

这些事情杰森是不知道的,他甚至都不认识克斯,不过做为一个政治家,仅仅看到对方的身份标志,他就已经明白过来了,宇宙佣兵团内部肯定出事了,否则这种最后通牒没有团长的命令,第二梯队是没资格下达的。

他虽然没见过克斯,不过也听斯特娜说起过这么个人,也知道克斯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这种人除了能力出众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野心膨胀。当下便从残月佣兵团中越众而出,杰森朝着对面的佣兵大声喊道:"你们是第二梯队的吧?克斯人呢?"

听到对方语气不敬的喊出了自己团长的名字,对方的佣兵顿时鼓噪了起来,其中一个显然是头目的佣兵走了出来,沉声说道:"残月佣兵团,你们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克斯团长是不会来见你们这些小杂鱼的。"

"哼!克斯团长?我怎么没听过克斯当了宇宙佣兵团的团长?"杰森冷哼着找出了对方话中的语病。

"你!老子只承认克斯团长,那个狗屁霍历德,老子不认识他!"头目恶狠狠的骂道,他的话音刚落,就感觉眼前一花,紧跟着发现自己被对方给掐住脖子拎了起来。网站163woman.com

"你敢说霍历德大哥的坏话,胆子不小啊。好、很好,我杰森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杰森说完话,直接掐碎了对方的脖子,那些正在冲上来的宇宙佣兵听到他的名字,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一个个好象看见鬼一样露出惊骇的表情。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全都记住了,看样子你们是想作乱啊...霍历德大哥宅心仁厚,一直不忍心将你们这些毒瘤处理掉,莫非你们以为我杰森也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吗?团长建立的宇宙佣兵团,你们居然胆敢分裂它,还真是活够了。"

"杰森...这件事是我们宇宙佣兵团的家务事,你已经不是佣兵了,跟你没有关系。"一名佣兵壮着胆子喊道,其他的人纷纷附和。

"哦?没有关系?温斯特团长是我义父,他不幸遇难后,宇宙佣兵团就是我接任团长,我让给了斯特娜,她又让给了霍历德,不管怎么说都是合理合法的,那个克斯呢?他凭什么争夺这个团长的位置?"

"霍历德已经离开佣兵团那么多年了,现在的宇宙佣兵团他根本就没出过力,团长的位置只能是克斯团长的。小说帝天羽杀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干脆就撕破脸,这些佣兵也不再隐瞒自己的意图了。

"哼!团长的位置是否轮克斯来坐,这些事情还不是你们够资格说的,我就算现在把你们全杀了,克斯也不敢为你们出头,不过你们要是回答我的问题,我倒是可以绕了你们一命。"

".......行!希望你说话算话!"

"克斯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强迫兼并其他的佣兵团,甚至不惜刀兵相见。"

另一名看似头目的用兵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将实话说了出来:霍历德接任团长的事实已经不可推翻,克斯自然不会甘心接受这个现实,而他又不想明着作乱,那样只会让自己身败名裂,特别是看着宇宙佣兵团遭受损失,他也不舍得。

既然明着来不行,那他就打算玩阴的,现在帝国境内都知道宇宙佣兵团换了主事的人,霍历德担任团长,在这种情况下,唯一一个将霍历德赶下台去的方法就是让他犯错误,然后被众人给逼迫退位,遗憾的是霍历德是一个谨慎的人,想要他犯什么大错,那根本不可能。

不过霍历德既然担任了团长,那不管是功劳还是过错,自然都是他一个人来背,克斯这才想到了这么一个主意,那就是兼并帝国境内的其他佣兵团,引起其他佣兵团的不满和仇视,而他这么做的借口则是为了宇宙佣兵团的发展,可以说他是有功无罪。

团内的人只会夸奖克斯做的好,为佣兵团谋取了最大的利益,而外面的那些骂声则需要霍历德一个人来承受,等到其他佣兵团再也无法忍受,联合起来对付宇宙佣兵团的时候,霍历德就成了宇宙佣兵团的罪人了,谁叫他是团长呢?

当然了,霍历德可以下令不让克斯这么做,可后者明显根本就不听他的,而且以他的威望和人缘,霍历德又动不了克斯,否则团长疾贤妒能的名声就死死的扣在了霍历德的头上,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克斯这么闹下去。

幸好克斯的这个阴谋刚刚展开,残月佣兵团也是他兼并的第四个佣兵团而已,还没有在帝国境内引起反对宇宙佣兵团的浪潮,要不是艾灵凑巧的抢到了女佣兵的头饰,杰森到现在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第9章阴谋

杰森和对方谈话的时候,艾灵一直被米丽丽特抱在怀里,站在了众人后方,因此并没有看到杰森杀人的场面,他和对方一直谈了很久,才终于把宇宙佣兵团最近发生的事情给弄明白,直到对方实在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了,他才将这些宇宙佣兵放走。

事情到这里远远没有解决,不过残月佣兵团被覆灭的危机却暂时得到了解除,至于杰森怎么处理宇宙佣兵团的事,那就和他们无关了,千恩万谢之后,残月佣兵团也离开了这里。等到他们走后,杰森从米丽丽特怀中接过了艾灵,暗中递给她一个眼色。

一个人抱着艾灵朝城内走去,他们的马车还在那里,米丽丽特则悄悄的跟上了刚才离开的那些宇宙佣兵,杰森是不可能放任这些人活着离开的,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知道了克斯的打算,而对方却不知道这件事已经暴露,因此那些佣兵是非死不可的。

相比宇宙佣兵团的事,杰森更在意的是刚才残月佣兵团和他说的事情,为了表示谢意,残月佣兵团长将一个隐藏了多年的秘密告诉了杰森,在他刚刚成为佣兵的时候,在一次任务中,他们意外的发现了一处地下遗迹。

整个遗迹很大,看样子不像是被人探索过的,因此他当时所在的佣兵团便打算进遗迹内探险,看看能否发现什么值钱的好东西,没想到这一次却成了让他们佣兵团覆灭的噩梦之旅,除了他运气好点逃过了一劫外,其他人全都死了。

遗迹内机关重重,他们甚至都没能深入到遗迹内部就全军覆没了,这件事也一直被他当成最大的秘密保存到了现在,这个遗迹最值得注意的不是它有多危险,而是它不像是一个人类的遗迹,不管是从建筑结构还是文字图案上来看,它都不是人类的文明遗产。

在人类的世界里出现了其他种族的遗迹,还是被深埋的地下的,这一点引起了杰森的兴趣,要不是现在被斯特娜父母的事情缠住,再加上怀中的小累赘,他还真想立刻就过去探察一番,他总有一种感觉,那个遗迹里有他需要的东西。

宇宙佣兵团的内部分裂对于霍历德来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造成极大的影响,而这一点对杰森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因为他做事根本就不需要按照正常的套路来出牌,那些普通的佣兵只会服从命令行事,只要控制住了佣兵团内的几个干部,他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以他们的家人来威胁他们。

这种事情恰恰就是侦察厅最拿手的,调查出那些人的家庭情况,派人将这些人的家属控制住,然后威胁他们不准跟着克斯一起作乱,失去了部下支持的克斯,他一个人又能成什么事?至于那些没有家属的人,也不用多说什么废话,全部让第五司去处理了就是。

霍历德是站在团长的位置上来考虑问题的,而杰森是以一个更高层次的身份来看待这个问题的,在他看来,这些佣兵听话则罢,不听话的就全部杀了,在乱世里人命是不值钱的,他宁可养一群忠心的狗,也不养一群可能随时反咬自己一口的狼。

杰森和艾灵坐着马车离开了城市,继续着行程,马车内,艾灵奇怪的问道:"爸爸,米丽丽特呢?她不跟着我们一起来吗?"

"呵呵,米丽丽特有点事情要办,很快就会回来的,说不定等今天晚上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她了。"

"嗯!那我等一下给她编一个花环好了,让她惊喜一下。"

"哈哈!艾灵宝贝,相信米丽丽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以米丽丽特的速度,追上那些人再把他们杀了,完全就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情,之所以忙到天黑才追上杰森他们,是因为她返回了帝都一趟,将宇宙佣兵团的事情告诉了奥丁,同时说出了杰森的想法,由于契约的存在,她和杰森之间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残月佣兵团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杰森等人的心情,依然是游山玩水般的朝着经济联盟前进,有了侦察厅的介入,宇宙佣兵团那边的事情也不用他操心了,就算克斯明目张胆的作乱,伯爵府的那些强者也足够收拾他了。

一直来到两国的边境处,杰森才舍弃了自己的马车,碍于自己的身份,他不想正常的通过边防穿越边境,而是从偏僻的地方潜入进去,只要没有巡查的士兵来搜查他,他的身份就不会曝光,哪怕他倒霉的遇到了巡逻士兵,大不了杀了就是。

在罗根大陆上,没有什么偷渡之说,三大国家之间也可以互相往来,只要手续齐全就行,当然了,如果有人在别的国家犯了事,那他自己的国家也保不了他,像没有身份证明而偷偷潜入的,轻着驱逐出境,严重的直接就以奸细罪格杀当场。

杰森抱着艾灵,米丽丽特在前面开路,三个人走在荒山野岭当中,看着周围没有人烟的景象,艾灵实在有些受不了了:"爸爸,我们为什么非得走这条路呀,这里连个人都没有,一点都不好玩。"

"艾灵宝贝,我们现在是在玩捉贼的游戏呢,目的就是不让经济联盟的士兵抓住我们。"杰森拿出自己的独门绝招来哄艾灵,所谓的绝招也只不过是骗小孩子罢了。

"哼!爸爸,你这明显就是骗我了,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艾灵气呼呼的说道,她感觉杰森这简直就是侮辱了她的智商。

"是、是、爸爸以后再不骗你了。"杰森满头大汗的哄着艾灵,就算谎言被揭穿了又怎么样,起码这一次他糊弄过去了。

然而才走了两天,艾灵就要抓狂了,她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要她天天呆在杰森的怀里,这简直就快要把她憋死了,任凭杰森怎么哄她都没用,她死活不在荒山里走了,哭着闹着要去城市吃好东西,买好玩的玩具。

杰森可以对别人狠下心肠,惟独对自己的孩子没辙,万般无奈之下只有答应了艾灵的要求,抱着她一起来到了最近的城市,只要他的女儿高兴,暴不暴露什么都是无所谓的事了,难不成经济联盟还能派人来杀他?

斯特娜的老家在经济联盟境内的西南方,帝国在经济联盟的东北方,因此就算进入了经济联盟的境内,短时间内他们也到不了斯特娜的老家,自从进入城市以后,仅仅过了两天的时间,杰森的身份就被经济联盟的人知道了。

其实这还真不是他暴露的,让人注意到他的最根本原因是艾灵,这小丫头简直太可爱了,完全称的上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刚刚在城市里出现就引起了路人的惊叹,一个个纷纷上前要抱一抱她,甚至还引起了集市上短暂的混乱。

杰森是一个冷酷心肠的人不假,可他还做不到杀光这些喜欢自己女儿的人之后再跑路的事情,只能耐着性子让艾灵玩个够,由于在山里憋了两天,艾灵表示要在城市里玩够两天才走,就这么着,杰森的身份才终于被人调查了清楚。

脸上有伤疤的上古武士,这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他的名片,如果他行事低调一些,或许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可让艾灵这么一闹腾,哪还有人认不出他来?那些有心人第一时间就猜到了他的身份,看着他身边的米丽丽特和艾灵,这两人的身份也不再是秘密了。

经济联盟高层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少,不过感兴趣的并不多,经济联盟的人唯一感兴趣的只有金钱,国家大事他们都很少操心,甚至会长阁下都装做不知道,他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杰森要是在经济联盟出了事,文娜指定是第一个倒霉的。

他不敢对杰森怎么样,不代表别人不敢,经济联盟副会长的儿子,当初在矮人部落被杰森折辱一番之后,一直记恨着他呢,现在得知对方居然敢偷偷的潜入经济联盟,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当下便带着家族里的强者沿着杰森的足迹追了下来。

执掌了侦察厅那么多年,杰森敏感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曝光了,剩下的路程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雇了一辆马车朝着斯特娜的老家一路狂奔而去,终于在六天抵达了梅亚镇,斯特娜的父母就住在梅亚镇。

经济联盟是罗根大陆上最富有的国家,只是这种富有也是相对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富有,普通的平民百姓也是很穷的,特别是像梅亚镇这种偏僻的小地方,更是没什么油水,甚至都没有贵族愿意接受这里当成自己的封地。

小镇不大,但是这里的居民却感觉生活很充实,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谈不上富裕,自给自足却不成问题,很多时候还可以忙里偷闲的凑在一起放松一下,打打牌、喝喝酒、聊聊天,杰森他们来到这里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这么一副和谐的场景。

"怪不得斯特娜的父母不愿意离开这里,或许也只有这种宁静的生活才真的适合他们吧。"看着人民脸上洋溢的微笑,杰森颇为感慨的说道。

"爸爸,这里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的?"艾灵十分不理解的问道,也是,以她的年龄和阅历哪会明白这些,一旁的米丽丽特却是深为赞同的点了点头,虽然身为一只魔兽,可她也明白什么才是最幸福的生活。

"米丽丽特,说真的,我现在都怀疑将斯特娜的父母接回帝都,真的是一件好事吗?他们离开了这种生活环境,真的能够适应吗?"

"杰森,这些你就别想了,事情已经这样了,离开这里固然舍不得,可总比丢了性命要强的多吧。"

"嗯,要不是担心这一点,我又何必来干扰两位老人家的生活。唉...于心不忍啊,看看他们脸上的笑容,那是多么满足的表情,这么淳朴的笑脸,真是好久没见过了。"

"好了,你就别感慨了,早点接了他们,我们早点回帝都去吧,我总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米丽丽特催促道,同时若有所思的朝着来时的方向看去,仿佛那里充满了无限的杀机...

帝天羽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天羽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12章

    原标题: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12章小说:天才萌宝:农家俏王妃第12章昔日爱人周氏望着许光的目光却有几分复杂,原本自己认定的女婿,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但是周氏为人懦弱,也宽和,知道这不是许光的错,所以对他虽然心情复杂,却没有摆脸色。“是许光啊。你是来打猎的?”“嗳,是。那你们现在有地方住吗?”许光见这一家三口要走,连忙说道:“白桃那茅屋那么小,我……”他看见周氏背上背着一大捆的茅草,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我,我家准备给我盖间新房子,有烧好的土砖,不如你们……”“不用了,这怎么行?要是你把烧

  • 情难自控爱深深12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爱深深12章小说名称:情难自控爱深深第十二章巧合笛鹿端着上好的骨瓷碟站在主宅的门口,瞧着那灯光越来越近了脸上终于是泛起了笑意。这几日公司的账目她前前后后翻看了遍,现在的笛家已经是纸老虎一只,出了爷爷留下的不动产,笛安早就亏空了。关节捏的发白,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就是这么败家的嘛?“你们,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给我停下,妈!这些是我的东西,还有你的,啊!那不是爸爸的章吗?”笛染染脸上还挂着鲜红的巴掌印,可见笛鹿的力道不小。讽刺的是笛鹿早就把脸上的巴掌印晕开了去,先下比笛染染光彩不

  • 拐个小偷当王妃12章

    原标题:拐个小偷当王妃12章小说:拐个小偷当王妃第十二章大商朝集市“那便谢谢大姐了。”娄寒眉眼一弯,眼底带着一丝狡黠,随后转身,对着厨子们道,“我想要吃红烧鱼,多些辣,还有茄子谢谢了。”说完,拉着英子嘚瑟的走了。英子全程呆愣的看着自己的主子油嘴滑舌的,到了院子内,才慢慢地开口,“小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那是当然的,你小姐我可不是吃素的!”娄寒轻哼一声,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不一会儿,厨子吩咐几个丫鬟把饭菜端来了,娄寒说的菜都放在了桌子上,娄寒吞了吞口水,娄府的厨子还真不错呢。娄思从膳房内出来

  • 神医毒妃:王爷要霸宠12章

    原标题:神医毒妃:王爷要霸宠12章小说名字:神医毒妃:王爷要霸宠第12章将计就计萧苏染虚弱地咳嗽几声,“爹,女儿今日只和碧蓝吃了些午饭,既然她都没事,也不会是饮食的问题……”云慕风扫了一眼床榻,脸色微沉,连忙将萧苏染扶起来,“碧蓝,扶大小姐去软塌上休息!”碧蓝扶着萧苏染去了软塌,一路上只有萧苏染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把房门外的下人吓得不轻。云慕风沙场惯走,自然不怕,更何况是为了自己女儿,他亲自将床榻掀开,虎力发威,片刻后果然从枕头里掏出了一件染病的衣服,“这是怎么回事?”萧苏染病得没有力气说话,碧蓝

  • 隐少绝宠:暖妻365天12章

    原标题:隐少绝宠:暖妻365天12章书名:隐少绝宠:暖妻365天第十二章意外就在温柔跟着黑衣人走的时候,唐墨轩这边也出现了问题。本来一路都是好好的,炸药也放好了,他们打算开始第二个步骤,也就是去寻找资料。是的,虽然要毁了这里,可是那些资料他们还是要拿回去,这才是完整的任务。当然,如果实在没办法,还是以毁坏为主要目的,大概就是一种“我得不到也不会把东西留给别人”的心态。他们避开了红外线等,也避开了巡逻的人,进入主控室,找到资料。一切虽然有些难,可是也很顺利,可是谁知道,就在拿到资料的时候,这里突然

  • 暖婚厚宠:冷傲总裁请克制12章

    原标题:暖婚厚宠:冷傲总裁请克制12章小说名:暖婚厚宠:冷傲总裁请克制第十二章针锋相对冷昊宸黑眸沉了一下,他抿着唇,气氛有一瞬间的压抑,最终他打破了沉默:“已经很久没有人跟敢在我面前提起我的母亲了。”似乎像是一个禁忌的话题,随着他的势力的强大,所有人都追捧着他,那些关于他的黑暗都像被彻底掩盖掉。“对不起。”“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妻子,你有权利问我任何事情。”冷昊宸撑着手臂,横在她的身前。黑暗深邃的眼眸,深深地注视着她,像要渗透她的灵魂一样,彼此眼神交织的瞬间,一些暧昧的气息在其中犹如藤蔓般滋长着

  • 萌宠嫁到:摄政王的小狐妃12章

    原标题:萌宠嫁到:摄政王的小狐妃12章小说:萌宠嫁到:摄政王的小狐妃第12章:原来是只母的端木离把牧悠悠带回来吃好喝好伺候好之后,某狐就躺在饭桌上一动不动了,动一下都觉得累啊……好撑啊……然而还没等她缓好之后,整个身体就被一双冰冷的大手给拎了起来,入眼,是端木离一脸嫌弃的表情:“脏死了,随本王去沐浴。”而牧悠悠此时此刻已经开始有点醉了,对的,她刚刚就是舔了一下端木离杯子里的酒,就开始晕晕的了。可是那味道真的好好哦……转眼,牧悠悠就已经被端木离带到了澡房里,此时此刻,双眼朦胧的她,正看到端木离正在

  • 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12章

    原标题: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12章小说名称: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第十二章获得机会“噢,秦经理有什么想法?”陈酒笙搁下文件,双手合十。秦薇薇一听这话,嘴角一勾,如她所料。“陈总,我现在的时期需要成长,需要挑战。”“而且我在公司的五年里累计了不少工作经验,如今恰逢机遇。”……“我觉得作为公司的一份子,我想尽一份绵薄之力。”话语讲的大义凛然,意气风发,秦薇薇心里仿若已经看到明年副总的位置在朝自己招手。“真的要去?”陈酒笙心下滑动座椅,再次询问。秦薇薇坚定地点点头,“是的,陈总。”“既然要去的话

  • 死鬼老公太生猛12章

    原标题:死鬼老公太生猛12章小说:死鬼老公太生猛第12章动车上的血画皮我透过厕所的门缝,往外看了一眼,这一眼吓得我一下子靠在了后面的车厢壁上,两只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没发出惊叫声。从门缝,我看到一个女人,披头撒发,穿着一件白色的寿衣,身体像是机械做的,很不协调地朝前面的车厢走去。每走一步,她的身体都会发出诡异的咔吧声,咔吧、咔吧、咔吧。我咽了口吐沫,突然咔吧声消失了,那个女人停了下来,头似乎要转了过来,我吓得屏住呼吸,难道她发现我了,我吓得两条腿发抖,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咔吧、咔吧、咔吧。声

  • 拔,敲,磨,碾,她把拔牙的噩梦变成了一台机械

    昨天“设计是有温度的,它能够触摸到人记忆中的敏感点。”——杨玲今年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展上,就有一件既吸引人又让人有点害怕的作品,它的名字叫做《治齿》,数码媒体专业的毕业生杨玲将自己多年以来进行口腔治疗的体验,通过一个充满机械美感的装置来表达,试图让观众思考人与机械的关系,而这件作品也是获得了本专业的一等奖。杨玲从12岁起就开始接受口腔治疗,长达十多年治牙经历对她而言既是一种恐惧,又是一种无可奈何。由于口腔手术也是在人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所以她一直对进医院这件事骨子里十分的抗拒,从而对医患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