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爱不掉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8:42: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爱不掉线

第8章美好的事情

“我觉得感情受到伤害就会对人冷漠。推荐163woman.com”秋歌说,“如果男人最终让你失望,伤心,你多谈几次感情后就变成习惯的对男人冷漠,也不会再投入感情,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当然快乐也会没有那么多,每天能平静生活也不错。”

“我可能像个男人,”秋歌想了想说,“很多女人都有变成男人的趋向,她们独立,事业有成,对感情冷淡,有性伴侣,而且也不想结婚。”

“这只不过是你感情受伤后的错觉。”莉枝说。

“有些男人根本没办法沟通。”贝特说,“他们不想花时间跟你谈感情,但又不希望你跟他们在一起只是为了跟他们上床。”

秋歌说,“如果你半夜给男人打电话,说你想去他那里,他立刻就会从床上跳起来吧,因为跟你上过床的男人说不定已经结婚了却对外宣称自己是单身贵族。说明163woman.com

秋歌问,“要怎么做才能吸引到男人只要爱而不是想跟女人上床?”

“要么装得对男我无所谓,要么就装得自己很独立,让男人以为你没有在缠着他。”

顾小白去参加酒会,这里香车鬓影,男人女人热情热络地彼此寒暄着,迷人的女人裙摆摇曳。尽管第二天顾小白还要早起上班,但他觉得还是会跟以前一样喝到酩酊大醉。顾小白不想回家面对冰冷的公寓还有独自一个人喝着香槟。

秋歌一到公司,就听到同事在办公室喧哗的吵闹声。

“我们等你很久了。”同事看到秋歌开心的笑说。原文163woman.com

“你们在等我?”秋歌感到惊讶地问。

一帮同事走过来把秋歌围在中间说,“我们正在说云轩,你不是最会骂他吗,也是骂得最历害的一个。”

“那个混蛋。”秋歌不以为然耸耸肩膀准备说云轩,突然想起那天云轩把自己的围巾给她,秋歌低头看着包里放着云轩的围巾,想骂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最近那个混蛋也没有怎么样,没脸情可以骂的。”秋歌无力地说道。

“那你就说以前的事情嘛,你不是说你连云轩小时候的事情吗?”同事不放过秋歌,继续怂恿她。小说爱不掉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你不是说他小时候就没有伙伴,就喜欢玩内向吗?”

每个同事都带着期待等着秋歌骂云轩,秋歌只好用云轩的口气模仿他说的话。“你到底是不是来上班的啊,你这是来上班吗?”秋歌虽然不愿意,但大家都对她有期待,只好又说一次娱乐大家。

同事们看到秋歌夸张的表演都哈哈大笑着。

“你真会骂云轩,声音也模仿得很像。”同事们有的拍桌,有的弯腰大笑。

“你模仿云轩唯妙唯肖,要不要报名参加综艺的节目,就是模仿某一个讨厌的人那种。”

“咔嚓!连怎么说话都要我教你吗?”秋歌继续模仿着云轩,双手交叉抱胸,严肃地绷着脸环视一遍办公室,目光落在每个人身上。原文http://www.163woman.com/那锐利的目光跟云轩的相当逼真,众人又是捧腹大笑,秋歌会回坐位,心中对云轩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内疚。

顾小白坐在办公室,整张脸都快埋进文件里,德森则坐在一边沙发上仔细打量顾小白的表情。

“你现在这个模样,真的很像在认真工作呢。”

难道他以前没认真工作吗,顾小白丢给德森一个眼色。

“你在处理什么业务?”德森发现顾小白有些不对劲。

“东区的宽频网络。”顾小白依旧埋首在文件堆中,连头也没抬。版权163woman.com

“啊,那个不是有过好一段时间才会处理吗?”德森感到纳闷,明明不是很急的业务,为什么现在这么赶工。

顾小白当德森是透明的,自言自语说,“要这样,才能集中精神……”

“集中精神?”德森打断他。

顾小白又丢给德森一个眼色,他的话还没说完呢。他要说的是,要这样才能集中精神不想起秋歌。

云轩注视着在办公室里呆坐的秋歌,很明显秋歌在想顾小白,云轩一阵心酸。秋歌从刚才就一直望着墙壁发呆,目光茫然虚无,忽然,她站起来,把坐椅踢到一角,狠狠抓起椅背砸下去。

“为什么连你也这样,为什么连你也要对我这样?”秋歌发脾气地对椅子发脾气。

云轩惊愣地看着秋歌,秋歌这时才发现云轩正在看她。

“对不起。”秋歌走出办公室,云轩看着空荡的办公室,没有出声。

秋歌再次回到办公室,发现她坐过的椅子换过了,是一张看起来相当舒服的椅子。

“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秋歌大吃一惊地问云轩。

“嘘。”云轩做了一个示意秋歌大声说话的动作。

“这是经理的真皮椅子,他今天不是出差没有回来吗?”

秋歌简直不敢置信。

云轩把她拖到真皮椅子上,让她试一试舒服度。

“怎么样?”云轩问,,“这比刚才那张椅子舒服吧?”

秋歌莫名所以地点头不知怎么回答,心中只有不可思议和震憾,她呆怔地望着云轩走出办公室的背影。

“不好意思来晚了,”彼得走进餐厅,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刚才有点事情走不开。”

“没关系,我帮你点了三明治套餐。”顾小白说。

彼得是顾小白多年的好友,但也许久没有关系,突然接到彼得的电话,顾小白猜到彼得有话要跟他说。

彼得上下打量顾小白。“你给我点大餐?你是不是想泡我啊?”

顾小白夸张地做了一个被吓到后退的动作。“我还怕你不干净呢。”

“我跟你说个事情,我跟陈一佩同居了。”彼得说。

顾小白惊讶不已,哦哦哦地叫着。

“同居,你是是不是喝醉了?”顾小白说,“要是没人收留你,可以睡我家沙发啊,只要每天帮我打扫地板就可以了啊,干嘛把自己的终身幸福都丢给一个女人了啊。”

彼得认真说,“我们同居不是冲动的决定,昨天晚上我跟他求婚了。”

顾小白忘记他跟陈一佩有过一晚,但一心关心着多年好友。

顾小白说,“我对你无话可说了。”

“你傻了吧?”啜了一口可乐顾小白又说。

“你就这样祝福我的啊?”彼得不满了。

“她怀孕了吗?”顾小白开始支招,“你要亲自带她去做亲子鉴定,要确保那是不是你的种。”

“她没有怀孕。”彼得的脸变为愠怒,抓起一大块三明治塞进嘴里。

“没有怀孕?”顾小白哇哇地大叫,“你是说你的精子不行,不能让她怀孕?”

“你在说什么啊?”彼得火冒三丈,“我跟她求婚是因为我爱她。”

“真恶心。”

彼得用三分钟来盯着顾小白,“爱上一个女人不是一件挺美好的事情吗,怎么会变成恶心?”

“爱情不恶心,”顾小白不怀好意地瞟彼得一眼,“但你喜欢女人就恶心。”

“我们的爱是美好的,你看,我跟陈一佩交往也是顺其自然走在一起,也没有任何计划跟压力,结婚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没有提前计划好,我跟她求婚的时候连戒指也没有给她买。”

彼得极力举出例子说服顾小白。

顾小白又啜一口可乐,跟彼得一样也用漫长的三分钟盯着彼得。

顾小白拉开椅子背往后靠。

“在我看来,世界上最糟的事情就是你跟陈一佩求婚。”

“在我看来那是最美好的事情。”彼得立刻打断顾小白,也还以他一个眼色。

“你看我多自由,可以跟任何女人约会,”顾小白也开始说服彼得后悔跟陈一佩求婚,“并且只要想跟女人发生关系,也没有什么女朋友或妻子来抓小三。”

彼得连连皱眉。

“听着,顾小白,”彼得把手搁在桌上,一脸严肃直视顾小白,逼得顾小白要看他的眼睛,“我也跟你一样年轻过,也一样那样自由过,可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现在我想安定。”

彼得端起可乐杯,刚放到嘴边想起应该把这句话说完再喝一口可乐,于是又把可乐放回桌上,带着刚才的严肃对顾小白说,“陈一佩跟我是最合适的。”

顾小白不以为然。

“我认为你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顾小白说。

顾小白用手撑着头思索一会,说,“跟女人求婚,订婚,结婚,都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这里。”彼得忽然咧开嘴笑,朝着餐厅门口入口处打招呼。

“陈一佩。”彼得急忙用脚踢顾小白,示意顾小白吊儿郎当的坐姿应该端正坐好。

顾小白惊愣不已,不是之前那个跟他见过一面上过床的陈一佩,而是一个卷发的美女,有着诱人的双峰,漂亮的脸蛋。

“嘿,美女。”顾小白的态度立刻转变,热情浓郁得彼得又回头瞅他一眼。

“你好啊。”顾小白趋向前热烈地抓住陈一佩的手。

“您好。”

陈一佩经常听彼得说起他的这位好友,所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也对顾小白不感到陌生,顾小白只恨不像女人一样经常把小镜子放在坤包里,见到心仪的男人立刻就把小镜子拿出来照一照检查着装。

第9章周末

“彼得已经告诉你了吗?”陈一佩笑问。

“是的,他说他很幸福地跟你求婚。”顾小白殷勤地回答。

“真是太好了,太让人高兴了。”顾小白夸张地手舞足蹈,彼得歪着头深深地打量顾小白,带着不解,彼得心里想,瞧你这样喜欢自由,不知让多少女人伤心。

秋歌就是其中一个。莉枝跟贝特一边看电视一边斜睨秋歌,两人都担心地望着秋歌,秋歌连她最喜欢的综艺节目也不能吸引她,转头呆望窗户。

“那个混蛋最近对你还是很凶吗?”贝特为了转换气氛故意提起云轩,因为那最容易让秋歌激动。

“混蛋?哪个混蛋?”秋歌回过头对贝特笑了笑,与刚才不同的神情,秋歌的眼睛闪闪发亮,正要破口大骂云轩,却又突然安静下来。

“认真想想,那个混蛋也有好的一面。”秋歌出乎莉枝跟贝特的意料语气温和地说。

“你到底怎么了?你也会称赞那个混蛋?”贝特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不是也说过他的好话吗?”秋歌偏着头努力想了想,但怎么也想不起什么时候夸赞过云轩。

“你是不是被顾小白拒绝伤心过度了啊,你的嘴里什么时候说过云轩的好话。”

秋歌又偏着头努力想了想,这才惊觉自己原来那么常常骂云轩。

墙上的壁钟哐当哐当响,啊,又要迟到了。

秋歌抓起包就冲出门口,急急忙记到公司穿过走廊走进办公室,坐椅上的每个人看起来都百无聊赖,也不见云轩。

“会议推后半个小时,本来要开始了,但是云轩突然说要推迟会议。”

“秋歌,今天是你第五次迟到了。”

“云轩从来不会推迟会议,今天突然说有约会就这样走了出去。”

同事们又开始无所事事,一齐看向秋歌怂恿她骂云轩来解解闷。秋歌怔住,自己平常骂云轩很凶吗?

“我去一下洗手间。”秋歌立刻站起来,逃出办公室。坐在休息室的长椅上,秋歌陷入沉思,没想到自己过去真的每一天都在抱怨云轩。

同事相处久了会抱怨,情侣结婚久了也会抱怨。

镇宇一回家就立刻朝莉枝嚷嚷,“你是不是在商场刷卡了?”

“是的。”莉枝正打开购物袋把东西放到桌上头也不回地说。

“你买了什么?”镇宇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不就是几十块钱吗?”

镇宇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小本子,把数目记上去。

“刚才收到一个艺术鸡尾酒会的请帖,”莉枝说,“时间在这个周末。”

“无聊的酒会。”镇宇不感兴趣地说。

“他们的酒会是免费的。”莉枝见镇宇兴趣缺缺,开始怂恿镇宇。

啪嗒一声,镇宇把脚搭在桌上。

“那也不能吸引我。”镇宇说。

“我们去找彼得跟陈一佩跟我们一块去。”

镇宇回过头。“彼得也住在这里的公寓?”

“他上个星期就搬来了,我告诉过你,”莉枝不满地转头瞪镇宇,“你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吗?”

镇宇扯开领带,走进厨房的冰箱取出一听啤酒。

“我不可能记住每一件事情。”镇宇打开啤酒,没有丝毫感情地说。

“我每天要想的事情很多。”

莉枝双手叉腰盯着镇宇。

“上个赛季的亚洲联赛谁得了冠季?”

“太阳队。”镇宇想也不想利落地回答。

“一共进了多少个球?”

“二十五个。”

莉枝狠狠盯着镇宇,镇宇这才惊觉他掉进莉枝的陷阱。

“因为这很重要,所以我才会记得。”镇宇说。

顾小白不知秋歌是否重要,他下了好大决心才给秋歌打电话。

“怎么这么久都不跟我联络,你都不想我吗?”顾小白极力压抑住情绪问。

“我有其他更想见的人。”秋歌也装作没有事情一样平静地回答。

“最近第五街有一家不错的餐厅,我们去喝一杯吧。”

顾小白想见秋歌。

“今天公司有聚会。”一想到要见顾小白,秋歌就觉得难过,急忙编了一个理由。

“这样的话那就下去吧。”

挂掉电话的顾小白叹了口气,很明显秋歌在躲开自己。

秋歌正要起身离开,忽然看到云轩就站在公司走廊旁边,秋歌大吃一惊,难道她说的话云轩都听见了吗?秋歌镇定下来,朝云轩淡淡打了个招呼,想从他身边走过去。去轩忽然转过身来说,“今天公司有聚会,晚上七点。”

云轩好像没有听见秋歌说的话一样,看着秋歌脸上充满笑意。

秋歌和云轩围着吧台并肩而坐,一起喝着酒。

“不是说今天公司聚会吗,其他同事怎么还没来?”

已经距离七点过了半个小时。

“今天的聚餐只是我跟你。”云轩笑了笑说。

“我跟你?”秋歌感到惊讶。

秋歌歪着头不解地盯着云轩,云轩心扑通跳。“怎么了?”云轩问。

“你最近对我的态度改变了许多,”秋歌说着也觉得尴尬,云轩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你是不是为以前对我太严厉感到内疚,”秋歌问,“所以你现在才对我这样吗?”

秋歌开着玩笑,那刹,云轩的表情认真起来。

“因为我以前被喜欢的女人抛弃过,”云轩说,“从那以后,对人不知不觉就严肃起来。”

秋歌认真听着云轩说话,似乎也能了解他一样点了点头。

几天之后,秋歌要求做一个采访,记录男女情感的形态。

秋歌到蒂尔酒吧已经是傍晚,在酒吧柜台旁边,一眼就瞥见一位系着灰色领带,年纪约在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男人自斟自饮,秋歌猜测就是那个给她打电话愿意接受她纪录他的感情形态的男人楚凡。

秋歌坐到旁边端起酒杯,然后转过脸对楚凡,“我们一起喝一杯好吗?”

楚凡应该来了有一段时间,他喝着兑冰的威士忌,但目光敏锐,并没有流露出醉汉的朦胧神情。

这家酒吧虽然处在繁华商业区,但里面的装修乏善可陈,吧台旁边的妈妈又也没有姿色可言,一切显得无味。秋歌不明白楚凡为什么约他到这样一家冷清的地方,要知道在别的酒吧,不只有舒适的包厢,还有姿色可人的小姐。

“你来过这家酒吧吗?”楚凡忽然开口问。

秋歌为了表示跟他熟稔,点了点头。

楚凡忽然低头笑了笑,“我最近也常来这里,但我又常常忘记这里。”

秋歌听着楚凡说话,笑着跟他频频碰杯,像熟悉朋友一样,在吧台旁恣意碰杯谈笑。秋歌找个机会转入楚凡的话题,他的工作以及他心中的烦恼。楚凡说是他是公司的高层主管,收入稳定,但让他烦心的是,他有一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小情人,那个小情人花钱如流水,每天花钱的速度让他目瞪口呆。

楚凡说,“会花钱不是一件坏事,人人都喜欢名贵的东西,他也不喜欢奥迪,而是跑车。”

楚凡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但花别人的钱却不心疼那是另外一回事。”

他比小情人大足足十八岁,她是他年轻双充满阳光的小萝莉,要让他离开让她神魂颠倒的小女人还是十分困难的。秋歌对楚凡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秋歌也说起她做的一些节目,也像她的情人,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撤掉她精心准备的节目。

喝着酒,两人诉说着心事,秋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这时另一个男人走进来,秋歌跟他约好了,所以即使这么晚,他还是赶了过来。

吴锦耀——35岁,继承父母在东区的几栋公寓,把公寓租出去,每年都有很可观的收入。

吴锦耀拉开一张高脚椅坐到秋歌右边。“我觉得生活真没有意思。”吴锦耀面带伤感地说。

酒吧流淌着浪漫的情歌,吴锦耀却开始发牢骚,说他最喜欢的歌星是H女星,她有着迷人的身材,也有迷人的声线,似乎永远不会老,娃娃脸带给人一种阳光。

“我喜欢像H歌星那样的女人。”吴锦耀打了一个响指叫了一杯威士忌,又转头对秋歌说,“我现在有钱,也开名贵跑车,我以为自己有钱,所以不打算受女人的约束,天知道要是交往一个女人,会规定你每天要给她打三次电话,如果哪一天忘记了,她就会怀疑你是不是不爱她了,周末我只想去骑马,她却提前帮你计划了周末的节目,先去商场购物,然后到高级餐厅就餐,然后要对她甜言蜜语说着好听的情话,我可不想那样生活。”

吴锦耀喝完第二杯威士忌。“可是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她长得很像H女歌手,娇羞清纯的娃娃脸,略带沙亚的嗓音,开始她对我也是一腔柔情,她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女孩,我喝得酩酊大醉三更半夜回来她也不会责骂我,我说什么话她都听,对我百依百顺,像个小猫咪一样,她简直就跟我的梦中情人H女歌手一样。但我们交往两个月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女人,每天都充满醋意和猜忌。”

爱不掉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不掉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天才召唤师:废材大小姐5章(第5章 伤疤)

    原标题:天才召唤师:废材大小姐5章(第5章伤疤)小说书名:天才召唤师:废材大小姐第5章伤疤“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般对你吗?”慕容香将慕容晴雪扔进小巷子里,双手环胸,高傲的说道:“因为,你只是一个贱民所生的女儿,根本不配嫡女这个身份。我才是丞相府的嫡女,所以,你必须离开。”慕容晴雪刚刚只是怀疑,如今听到慕容香亲自将这一切给承认了,心中还是惊讶万分。她没想到,仅仅因为自己是爹爹的第一个女儿,所以费尽心思的将自己逐出家门。当年,娘亲嫁给爹爹做正妻,生下自己便死了。之后娶了两位夫人,完全淡忘了自己。而她,

  • 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5章(第5章 爹爹与娘亲的爱情故事)

    原标题: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5章(第5章爹爹与娘亲的爱情故事)书名: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第5章爹爹与娘亲的爱情故事陆无双扶着周瑜蔚蓝才刚刚推开门,便看到慕容静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面,慕容静今天穿着一件冰蓝色绣花罗衫,下面是一条珍珠白的席地长裙,裙子上面绣着几朵清冷的百合花,其中有些花朵含苞欲放,有些却是开的正盛,那件绣花罗衫是用上好的丝绸制作而成,穿在身上,将慕容静娇美的身子衬托的越发的高贵美丽。慕容静原本便是一个美人胚子,再加上高挑秀雅的身材以及她的这身穿着,无论是叫谁看了都要目不转睛,不

  • 情帝5章(第一卷 五绪轮回第5章 天才傻儿)

    原标题:情帝5章(第一卷五绪轮回第5章天才傻儿)小说名字:情帝第一卷五绪轮回第5章天才傻儿轩辕无命咧嘴笑着:“当然啊,要不然你以为还有谁?鬼附体啊?”“哇……原来幽蒙子还真的有用啊,真是太棒了。”轩辕环十分的开心:“老天爷,你总算开眼了……快,我们马上赶回去,老爹要是知道你灵智开启了,一定会乐疯的。”对于轩辕环把他“开启灵智”认为是幽蒙子的作用,轩辕无命也没有反驳。事实上,幽蒙子除了让他的思维似乎更跳脱一点之外,好像还真没有什么用,而且跟那百年钟乳兑的水,一口石灰味,委实有些难吃。是的,轩辕无命

  • 不灭星神5章(第5章 第一封印)

    原标题:不灭星神5章(第5章第一封印)书名:不灭星神第5章第一封印“呼!”再次睁开眼睛,秦星看到的是熟悉的房间,他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家中,而且,能够救自己的,自然只有自己的父亲。“二哥,你醒了啊!”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在秦星的耳边响起,紧接着,顶着一双红眼圈的秦阳,就出现在了秦星的眼前。“二哥,你有没有事了?”秦星微微一笑道:“我没事了,爹呢?”“爹出去了,吩咐我守在这里。”秦阳伸手一抹眼睛道:“二哥,你都躺了五天了,吓死我了!”“五天了?”秦星心中明白,自己是身体超过了负荷,才会陷入昏迷状态,

  • 九真九阳5章(第5章 还以颜色,谁是废物)

    原标题:九真九阳5章(第5章还以颜色,谁是废物)小说名称:九真九阳第5章还以颜色,谁是废物黑夜之中的山上,狂风呼啸,仿佛有大量野兽在墓祠周围蛰伏。石屋内燃着一堆柴火,苏方盘在石床上,一直在琢磨百窍血脉第一境界,先天境界所要修行的血气凝精。血气凝精!以苏方几个时辰的理解来看,就是通过对肉身的修行,修炼体内血液,将血液之中的杂质净化,修行出更加精纯的血气。人要如何修行自己的鲜血?无非是两种,一种是对肉身的修行,将肉身修炼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如此一来,便可以在体内形成先天内劲。另一种就是借用其他方法,比

  • 超级苗医5章(第5章 选一个)

    原标题:超级苗医5章(第5章选一个)小说名字:超级苗医第5章选一个“不是说没特服吗?今个怎么这么热情的招待这哥们?”为首留着毛寸,却染得火红的一名男子阴阳怪气的道,领着其余三人便走了进来,眼神都在猥琐打量几位美女后,齐齐落在了貌不惊人,瘦弱还傻笑着的苗小天身上。“长的一般,体格一般,晚上能满足你们吗?”“……”红毛说完,苗小天的笑容就僵住了,眼神更是闪出一丝寒芒。说实话可以,但质疑这丫的某些能力,就不行了!不过没等苗小天开口,慕婉婷却是点根烟吸了口,性感的吐出一个烟圈道:“姐的事,还用不着你操心

  • 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5章(第5章 冷总交代的事情)

    原标题: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5章(第5章冷总交代的事情)小说名字:冷情首席独占不乖妻第5章冷总交代的事情“你们公司那个实习生,顾言,她和冷总过节,所以你要想办法让她离开你们那里。”“顾言?”小老板不禁目瞪口呆的看向了一旁的沙发上,那个面容娇俏的少女。“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助理的声音冷冷的。“没没……没有任何问题,冷总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得妥妥的!”挂断电话之后,便有个疑惑的眼神落在了顾言身上,尼玛,她竟然和冷皓然有过节,那现在他到底该怎么办?这个顾言,清新脱俗,姿色非凡,他可是只要一看到就会有

  • 凤谋天下:邪王独宠大小姐5章(第一卷 初来第5章 报官)

    原标题:凤谋天下:邪王独宠大小姐5章(第一卷初来第5章报官)小说书名:凤谋天下:邪王独宠大小姐第一卷初来第5章报官苏府门口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好不热闹。阳光明媚,早春冉冉。那女子就那样神情安然的站立在一旁向吵嚷的两人施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双眸平静,看着她,似乎连急躁的心情的慢慢平和了。明明整件事都是因她而起,可她偏偏向是个外人闲闲的和一众看热闹的人群一样,是在看别人家的热闹,与她自己仿佛没关系似得。真是个怪人。“芸娘来了!芸娘快来说说,今儿当着百姓的面说开了,说你这父亲到底是怎么合谋继妻图谋你母

  • 侯门毒女不好惹5章(第5章 治病)

    原标题:侯门毒女不好惹5章(第5章治病)小说名称:侯门毒女不好惹第5章治病没有一刻钟,沐天尘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顾先生,请。”说着,沐天尘就推开了门,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沐晚芷转头看了过去,呼吸不禁滞了滞,尽管她活了两世,也没有见过面容这么出色的男子。一双仿佛可以忘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细腻肌肤,在摇曳的烛火下,没有丝毫红晕,清秀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刀削般的薄唇,肃然时若寒星,轻笑时若鸿羽飘落,配合颀长优雅的身材,无时不流露出清秀淡雅的气质。

  • 极品修真狂少5章(第5章 回家)

    原标题:极品修真狂少5章(第5章回家)小说名字:极品修真狂少第5章回家急诊室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把各种仪器插在蓝月丽身上,大家都知道蓝月丽的身份,千万不能出差错。院长钱枫面色严肃的检查者蓝月丽身体的各项机能。“心跳。”“正常。”“脉搏。”“正常。”“血压。”“正常。”半个小时之后,钱枫也是松了口气,蓝月丽这次的情况还好,没什么大碍,只要回去静养几天,就能恢复,不过,钱枫也觉得奇怪,钱枫是蓝月丽的主治医生,他很清楚,蓝月丽的病,每发作一次,情况就会比上次更加严重,为什么这次送来,却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