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人去心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8:41: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人去心空

第8章背水一战

厉青已经开始部署明天的计划,胜负就在这最后的背水一战。推荐http://www.163woman.com/刘欣冉一套套的衣服试着,开始麻木了,什么事情几次下来都会变得稀松平常,她从试衣间走出来,突然,贾振东一个箭步把她按在墙上,刘欣冉的心跳骤然加速。贾振东蹙眉低声道:“低头,不要让她看到你的脸。”

岳寒昂首挺胸走进来,摘下墨镜,蹙眉看了看贾振东,轻笑道:“贾少好久不见,你还是这般引人注目。”

“岳小姐,好久不见。”贾振东把刘欣冉推进试衣间,倒是身旁的导购小姐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两个人?刘欣冉靠在门口,想要听清门外的谈话,这个讲话的就是岳寒?真的好想看看她的样子,哪怕一眼。

“虽然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也了解这个圈子里那些见得光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还是希望我们的婚事能顺利进行,我们都明白这种婚姻意味着什么,谁都不用管着谁,只要不让我操心,你随意。”岳寒轻笑着,眼角微微上扬,煞是好看。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贾振东轻笑,没来得及说话,岳寒看了眼导购,她身后的助理瞬间冲上去低语道:“已经预订的礼服准备好了吗?”

导购愣了一下,木讷的点点头道:“准备好了。我这就去取。”

岳寒转身离开,听到高跟鞋滴答滴答的声音,刘欣冉胆怯的稍稍打开一个门缝想要看一眼,刚刚露出一只眼睛,贾振东突然啪的一下关上了门,刘欣冉的额头撞到了门上,疼的蹙了蹙眉,心想,真小气,不就是看一眼吗。

贾振东漫不经心的看着门口,直到岳寒的车远远地开出了很远,贾振东才松了口气,他蹙了蹙眉问导购;“刚刚那位小姐拿的是哪一件礼服。”

“是定制的全钻石晚礼裙。”导购略带艳羡的回答。

“我也要一件一模一样的。推荐http://www.163woman.com/”贾振东轻声道:“现在,立刻,马上。”

导购愣了一下,这时候店长冲了过来说:“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刘欣冉这才从试衣间走出来,贾振东瞟了她一眼说道:“还有,她试的衣服都包起来。”

导购的嘴巴惊讶的合不上,虽然这种店面随便来一个人就是他们惹不起的主,但是,像是贾振东这种财大气粗看见人家买钻石晚礼裙就喊着我也要一件,一次性买一季衣服的主倒也真心不多见,难怪店长亲自跑出来迎接,不过也好在店长这个好习惯,每次定制高端礼服她都会做好一件备用的,省的出了问题惹上麻烦。

等到确保一件顾客没有问题。另外一件就可以打个折卖出去,看来这回的情况是赚大了。刘欣冉一下子就吓傻了,这得多少钱?

神啊,这不科学,钱不是钱吗?就在刘欣冉还限于一片恍惚的时候,贾振东把礼服直接拍到刘欣冉的身上说:“去试试。说明163woman.com

刘欣冉一看礼服睁大了眼睛,天,这真的是钻石吗?在整个礼服的底料上镶满了钻石,一种小市民的心里作祟特别想趁着别人不注意直接从裙子上卸下几颗钻石卖到珠宝店一定是大价钱,手中拿着裙子,简直就像是拿着烫手的山芋,咽了口吐沫,穿了裙子从试衣间走出来。

贾振东蹙了蹙眉,还是稍微有些惊艳,这样的衣服缠在身上,倒是遮住了一身土包子的气息,像是被岳寒附体了,刘欣冉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样子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点都不像是自己。

裙摆零散的炸开在膝盖,产常短短,质地有些质感的薄纱料子,紧身的抹胸上镶嵌着零零散散的钻石,刘欣冉皮肤原本就白皙,这样一看起来到更是惊为天人。

贾振东点点头说,仰头指了指身边一大堆袋子说:“走吧。”

刘欣冉愣了一下,连忙从地上拿起衣服袋子跟了上去,爆了一大堆袋子,几乎都看不到人。

贾振东看着刘欣冉的样子,不禁有些不耐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欣冉给他的第一印像,因为欺骗所以格外的讨厌,即使很有绅士风度,也不愿意帮她分担一个袋子。不过看着她走一步掉几个袋子捡起来再掉更多的袋子还挺有喜感的,贾振东靠在车边,打开后备箱,等着刘欣冉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边给田宾实打电话。阅读163woman.com

“喂,我今天看到岳寒了,跟刘欣冉一起。”贾振东蹙了蹙眉说。

“什么?那一定很好玩,她们有没有照镜子的感觉?”田宾实满心好奇的问。

“能不能把你的恶趣味收起来,我这是身家性命的事情好吗?”贾振东恨铁不成钢的说。

“好吧,我的错,可是她们见面岳寒没有反应吗?”田宾实疑惑的问。

“岳寒没有看到刘欣冉,我把她按进了试衣间,现在这个笨女人正抱着一大摞手提袋还慢的爬向我的后备箱。”贾振东翻了个白眼说。小说人去心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去,你还是不是男人,有没有人性,这种没有风度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田宾实有些激动的说。

“你是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少让人嫌弃她的秘密武器,更何况我只要对章梓一个人有风度就好了。”贾振东嘴角微微上扬。

“对了,听雪飞说章梓怀孕了。”田宾实轻笑着问。

“是啊,要不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这么着急的除掉岳式父女,我要趁着章梓回国养胎之前干掉岳式家族。”贾振东笑着说,眼神中满是幸福的神色和执着,当一个人开始有了自己就算是付出生命都要保护的东西,他的人生就进化到了另外一个阶段。

“是啊,我也希望你快点解决掉岳耀礼,省的小欣冉被你虐待。”田宾实有些惋惜的说。

“切,把你禽兽的本质收起来,至少在我得手之前收起来。”贾振东不屑的翻着白眼看了看时间问道:“对了,吃饭没?”

“没那。”田宾实看了看时间说:“不知不觉又忘了吃饭。”

“那老地方一起吧,我们差不多二十分钟到,先到先等。”贾振东说玩挂掉电话,刘欣冉终于是历尽千辛万苦到了贾振东的车前,把手提袋放进后备箱,累惨了。

贾振东嘴角微微上扬,上了车,刘欣冉跟上来。坐在副驾驶,偏着头,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跟贾振东讲什么,他很少讲话,至少跟刘欣冉很少讲话,都是不得不说的事情或者是人生攻击,虽然只是听到了岳寒的声音,刘欣冉更加清楚自己跟这个世界的人差距到底有多大。

她想妈妈,想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而现在妈妈走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陈欧像是一团锦簇的烟花,炸开后点亮了她原本暗淡的星空,即使在一瞬间之后就消失不见,但是刘欣冉还是不会怨恨,只希望拿了贾振东的那些钱,真的能让陈欧的生活变得更好。

刘欣冉不恨他,只是就在苏醒的那一瞬间,她的心中再没有陈欧的位置。最大的惩罚就是漠视吧。

贾振东一勾嘴角下了车,已经看到田宾实的车停在门口,这个地方刘欣冉也来过,就是田雪飞带她吃饭的地方,原来这里真的是他们的老地方。一有时间就会来这里吃吃家常菜。有朋友真好啊。就像是听贾振东讲岳寒没有朋友时的感觉一样,刘欣冉又何尝不是,从小到大一个朋友多没有。所以她羡慕,羡慕一切拥有她不曾拥有事物的人们。

一进去,田宾实就傻了眼,就连他身边漫不经心的田雪飞也瞪大了眼睛,看到刘欣冉的那一瞬间,两个人都被那个倩影鬼魅惑住了。贾振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冷哼道:“眼睛还好吧,别掉出来,我的私人医生在国外,没人给你捅回去。”

田宾实这才回过神来,在身边来开一张椅子笑道:“欣冉,过来,坐这里。”

刘欣冉勉强的笑了笑怯生生的走到田宾实身边坐下。田雪飞有些惊讶的说:“欣冉,好漂亮啊。感觉比岳寒还漂亮,没有那一身死人气。”

“说人家,你自己身上有活人气吗?”田宾实笑道。田雪飞不屑的冷笑一声看着贾振东一脸坏笑的问:“贾少,心动没?”

“心不动就死了,我舍得让章梓守寡,你舍得吗?”贾振东慢条斯理的拿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一口挑眉道。

“靠。”田雪飞自己吃了一肚子亏,总是这样被贾振东的一句话给呛到内伤,但是他说的确实不错。

田雪飞跟章梓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章梓才会认识贾振东对他一见钟情,对此田雪飞也时常自责,总觉得自己冥冥中不小心把章梓推进了一个火坑,不过贾振东每次跟章梓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温柔似水恰似翩翩少年,温文尔雅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人渣样。

回忆往昔种种,贾振东对田雪飞和章梓的待遇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一个是呵护备自百般疼爱,一个就是坑蒙拐骗各种躺枪,田雪飞才总感叹自己命苦。贾振东是独生子,从小对田雪飞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一样,坏小子的性格自然是干什么坏事都不忘了带着她,只是后来陪着章梓出国留学,田雪飞感动的都哭了,其实她内心的台词是,老娘终于掏出魔爪了。

第9章遇人不淑

要不是贾振东的父亲突然去世,大家心照不宣就是岳耀礼想要牟朝篡位,可是又掌握不了证据,而贾振东跟岳寒虽然只见过寥寥几面针尖对麦芒谁都看不上谁,可是早就定下了娃娃亲,原本贾振东对这个婚事不屑一顾,但是这么一来牵扯到了自己父亲的血海深仇也不得不另辟蹊径重新考量这段婚姻的作用。

“对了,你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田宾实蹙眉问道。

“应该没问题,厉青在准备。”贾振东点头道。

“那你打算把岳寒怎么处理?”田雪飞问。

“当然是交给你们,反正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出现的必要了,直接杀了吧。”贾振东耸耸肩道。

“靠,贾振东你还有没有完,又让老娘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田雪飞一下子火冒三丈,吓得刘欣冉一哆嗦,我去啊,真的杀人吗?法治社会啊,这不是法治社会吗。这是犯法的啊。

“她爸爸杀了我爸爸,我杀她,哪里伤天害理?”贾振东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看着田雪飞,目光逐渐深邃,刘欣冉连忙低下头,她的心跳的厉害,对,就是这个眼神,就像是那天她被抓回来时他看她的眼神一样,带着杀伤力,像是一个眼神就拥有把人千刀万剐的震慑力。

贾振东顿了顿说:“算了,我自己处理,不该让你们沾上这种事情。”

对于一个刚刚失去的父亲的人来说,他的痛苦只有自己最为清楚,贾振东明白,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情都会有人跟他一起承担,这个人就是田氏兄妹,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多事情,他不能跟他们分享,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说出来,徒增伤感却无济于事。

贾振东不喜欢宴会,尤其是这次专门为了迎接他回国而举办的,同时也是他接任东岳集团董事长以及公布跟岳寒婚约的商业酒会。从小时候开始,贾振东就讨厌这样的场合,虚伪的嘴脸说着虚伪的话,讨论着踩着别人的尸体多挣些钱,光纤背后尽是肮脏的灰色交易,而渐渐地。

贾振东也变成了他们其中国的一员,甚至比他们所有人更加的心狠手辣,特别是他在国外接到自己父亲心脏病突发死亡的这个噩耗的时候。贾振东蹙了蹙眉,甚至一滴眼泪都没掉出来,他只是立马订了机票飞了回来,这个阴谋在等着他,那么贾振东的主张就一定会跳下去。

从接到消息的那一瞬间,贾振东就已经决定,要让岳耀礼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不仅仅是东岳集团的股份,还有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像是拔掉老虎的门牙一样,一颗颗拔掉他的牙齿,让他生不如死,最后在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得到应有的惩罚。

厉青准备好了酒店所有的部署,只要岳寒出现在酒店,她就一定插翅难逃。

一个巨大的阴谋一点点张开惺忪的睡眼开始俯视这盘棋局。

刘欣冉早被安排在酒店的房间中,看着镜子中这个完全颠覆往昔形像的自己,刘欣冉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反复的练习着贾振东教她讲的话,反复的练习那首华尔兹的舞步,生怕一会一个不小心出了丑,满盘皆输,真的会被贾振东一个不高兴扔到黄浦江喂鱼或者是直接撒上化尸水死无全尸,一想到这里,刘欣冉就全身鸡皮疙瘩。

贾振东轻扬着下巴站在试衣镜前,调整好领带的角度,仔细的扣好袖口的袖扣,宝石蓝袖扣是章梓送给他的礼物,对贾振东来说,这就是幸运女神的恩赐,章梓是他的女神,这辈子阅女无数,最让他疯狂爱慕的那个。而现在他的幸运女神给他带来了一个奇迹,不知不觉他也快成为别人的父亲,这种感觉真好。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少带些桀骜不驯的特质,微微蹙眉,还是忍不住想起父亲的笑脸,拍着他的肩膀一脸欣慰的表情,不自觉的攥紧拳头,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岳耀礼你的死期将至,瞎了你的狗眼,敢设计我贾家人。

毫无疑问,岳寒挽着岳耀礼的手臂出现在宴会现场就引起了一阵哗然,厉青压低嗓子提醒道:“董事长,岳耀礼和岳寒已经到了前厅。”

“我知道了。准备行动,在酒会开始之前,一定要截下岳寒。”贾振东轻声回答,打开房门下楼。

宴会厅装潢的满堂气派,远远的能闻到花卉清新淡雅的气味,璀璨的灯光,宴会厅灿若白昼,来往的宾客手中拿着香槟,满脸的笑容看着让人恶心,最是恶心就是看到岳耀礼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微笑着走像贾振东。

贾振东嘴角挂着一丝得体的浅笑迎上前去,轻笑道:“岳伯,好久不见,你还是荣光满面。”

“哎,不行啦,岳伯是老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岳耀礼爽朗的轻笑两声,拍了拍贾振东的肩膀道。

贾振东握着香槟杯子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气,指尖有些泛白,他笑了笑说:“哪里话,我们这些后生晚辈还要岳伯的指点,更何况东岳集团,说到底是我贾家的更是岳家的,岳寒担任我的秘书,真是帮了世侄我大忙了。要不是岳伯雪中送炭,我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突然砸下来的重担。”

“哎……”岳耀礼的表情失落下来,无奈的摇摇头安慰道:“振东啊,你父亲的事情我也很难过,一辈子的老朋友了,说走就走,别说是你,我都接受不了,至于公司的事情,你接任董事长也是理所应当,有什么不清楚的事情就问岳寒,对于公司财务方面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由她处理的。我也老了,退位让贤是早晚的事情,东岳啊,还是得靠你们两个。”

贾振东点点头沉声道:“逝者如斯。东岳的事情,还仰仗岳伯多多帮忙。”

“哪里话,我膝下无子,从小就把你当我儿子看待,我就岳寒这么一个女儿,你们也婚期将至,都是我的孩子说什么帮忙,为你们豁出我这条老命也值得。”岳耀礼笑道。

贾振东的手指已经快要攥碎了手中玻璃杯,看着岳耀礼的嘴脸恨不得直接把他碎尸万段,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贾振东笑了笑说:“岳寒,那先帮我照顾伯父,我先招呼别人。”

“请便。”岳寒挑眉道,嘴角微微上扬,那个笑容美丽的不行,但是就让人觉得不舒服。贾振东冷哼低声道:“去找个人泼岳寒一杯红酒。”

厉青楞了一下,低声回答:“收到。”

岳寒看着贾振东离开的背影,不屑的哂笑一声。挑眉问岳耀礼:“你确定贾振东会成为你的傀儡?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会听话的样子。”

“岳寒啊,你是我的女儿,没人比我更了解你,而振东是我看着长大的,如果是找结婚对像,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没有比他更适合你的,你一定会喜欢他,怕就是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到时候你们两个夫唱妇随算计我这个老头子啊。”岳耀礼有些自嘲的说。

“呵。”岳寒冷笑一道:“怎么可能,我姓岳,又不姓贾。”

“岳寒啊,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是这种性格嫁了人一定要改,婚姻不是商场,它需要经营,但是更多的是包容,相夫教子才是一门大学问,贾振东并非池中之物,能不能吃定他还真不一定,你这种态度倒是让我担心。”岳耀礼蹙了蹙眉说。

自己的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恃才傲物,多了些高傲,少了些挫折,前半生过来顺风顺水,可是碰上贾振东这样的男人结局是什么还真不好说。好就好在,岳耀礼仗着自己老当益壮还能托得住这小子几年,要是在这几年中岳寒能为贾家填的上一儿半女,倒也不用担心她今后的日子。

叹息间,突然一个服务生冒冒失失的撞了过来,一杯红酒径直洒在岳寒的裙子上,岳寒蹙着眉后退一步,冷眼看着服务生。倒是岳耀礼一股火烧上来,冷声道:“去把你们经理找来,怎么会有你这么没有素质的服务生。”

服务生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店楼上有顶级干洗设备,只要清洗一下马山就能还原,再找经理投诉前,为了保持小姐您的仪态请先跟我来。宴会还有一会就要开始了。”

贾振东轻抿一口香槟,看着岳耀礼愤怒的样子,和岳寒无奈的表情轻声道:“厉青,干的漂亮。”

岳寒蹙了蹙眉,看着礼服上的酒渍,倒也很平静,反正事情都发生了,就算是为难死这个服务生也没有什么用,倒不如接受她的建议,尽快的解决问题。

不对,总是觉得不对,一定是有哪里不对,这种场合怎么会有这么冒失的服务生,竟然在弄脏了宾客的礼服还能泰然自若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岳寒蹙了蹙眉,这种直觉越来越强烈。她从手袋中拿出一只口红,小心的抛到服务生的脚下,如果她只是一个服务生一定躲不开这么突然的障碍,如果她不止是一个服务生,就会发现这种雕虫小技做出应激反应。

突然,服务生脚底一划,跌倒在地上,一脸紧张的看着身后的岳寒,岳寒这才松了口气,居高临下的睥睨了服务生一眼,漫不经心的停下脚步,服务生赶紧站起来引路。

监视画面中贾振东看着岳寒蹙了蹙眉,传闻岳寒心细如尘还以为是大家对美女的恭维,可是这样一看,岳寒的洞察力反应速度真的是比一般女人高出太多,也难怪岳耀礼会这么疼爱这个独生女。

贾振东不禁有点担心,这么聪明的女人那个笨女人能演得像?可是事已至此只能就这样死马当活马医硬撑下去,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人去心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人去心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11章(第11章 沐浴遇偷袭)

    原标题:天才萌宝鬼医娘亲11章(第11章沐浴遇偷袭)书名:天才萌宝鬼医娘亲第11章沐浴遇偷袭呼,总算看到人烟了。颜芷枫背着儿子走了几里山路,终于看到一个村子。她加快脚步,进了村子。有户人家的窗户亮着,她走过去敲门。“谁啊。”开门的是一个老妪,见到外面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陌生女子,眉头皱了皱。“婆婆你好,我们路遇山匪,与家人走散,能不能让我们在您屋里借一宿?”颜芷枫露出自认为温和的笑容。“老奶奶,可以让我们睡一晚上吗?我们会付钱的。”老妪听到稚嫩的童音,低头眯眼,借着月光看到一张白净可爱的小脸,被月

  • 厉少的宝贝宠妻11章(第11章 她的心,好疼好痛)

    原标题:厉少的宝贝宠妻11章(第11章她的心,好疼好痛)小说:厉少的宝贝宠妻第11章她的心,好疼好痛苏简溪收回了自己的手,眼眶的泪水,瞬间泛滥成灾,这样的事情,她也曾经为他做过。一千零一个星星,一千零一个千纸鹤,一千零一个心形折纸,她以前统统都为他做过。曾经,她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拥有一千零一个愿望。而这一千零一个愿望都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嫁给厉聿寒,做他的厉太太。“以他之名,冠她之姓!”曾经,这是她最美的愿望。可是,事实证明,只是她的愚蠢和错误而已;过去的种种都在嘲笑着她的疯狂。哭着哭着,苏简

  • 总裁的第一宠妻11章(第11章 温柔的冲那个男人笑)

    原标题:总裁的第一宠妻11章(第11章温柔的冲那个男人笑)小说名称:总裁的第一宠妻第11章温柔的冲那个男人笑池渊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看向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眉宇紧锁,神情略显不耐,隐约可见一丝忧愁。不可否认,池渊真的很帅气。那种帅气很张扬,带着年少轻狂的倨傲,仿佛把谁都不看在眼里。当初念凉凉或许就是看上他这种骄纵的气质,觉得他跟自己是一类人,所以在他苦苦追求了半年后,终于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念凉凉的失神,薄乔衍自然全都看在眼里,神情也瞬间冷了下来。眼神幽幽的看着池渊,他忽然自嘲的冷笑一声

  •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11章(第11章 贱妾进门)

    原标题: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11章(第11章贱妾进门)小说: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第11章贱妾进门“若儿……是姨母对不住你啊……”李氏抓着她的手叹道,她也是分得清局势的,眼下的局面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沈碧这个死丫头像是吃错了药一般,一步都不肯退让,那么也就只有委屈若儿了。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不远处正在看好戏的沈碧,怒道:“好!都依着你!但是若儿过门后不许你欺负她,不然可别怪我不念情面!”“娘……”赵淳博急得失声叫道,难不成真让他心爱的表妹沦为贱妾吗?他顿时愧疚难当。“表哥……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11章(第11章 啪啪两巴掌)

    原标题: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11章(第11章啪啪两巴掌)小说名: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第11章啪啪两巴掌顾思思没想到梁墨城会来这里。之前和梁墨城谈过一起来订婚典礼的事情,但是梁墨城拒绝了。后来压根没有见到梁墨城,她以为,他不会来的。梁墨城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即便是百度百科上面,都没有他的照片。但今天来这里参加订婚典礼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所以一部分人认识梁墨城。也正是因为认识,所以对于他的出现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梁墨城是梁墨深的哥哥。可梁墨城那句话,却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沈庭阳看到梁墨城

  •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11章(第11章 白亦凡,你是鬼吗)

    原标题: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11章(第11章白亦凡,你是鬼吗)书名: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第11章白亦凡,你是鬼吗沈慕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愣,突然意识到她所说的占便宜是那个吻之后,表情瞬间变得诡异起来,不经意的抬手,抚了抚自己刚刚被她亲吻了的地方。似乎,他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人吧?白心果在走出咖啡厅的一瞬间,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此刻的她,生生有种置身于大蒸笼中的感觉,往前走了两步,刺眼的阳光,让她忍不住用手挡在眼前。这天,真热啊。与此同时。“咕……咕……”一阵不太悦耳的声响让她愣了一下,顺着这记声响

  • 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11章(第11章 让我检查你的背包)

    原标题: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11章(第11章让我检查你的背包)书名:暖婚蜜爱:首席帝少追逃妻第11章让我检查你的背包她紧紧咬着下唇,眼里泪光闪烁,万分幽怨的表情顿时惹的萧景寒心里一软,随即大手用力将她扣入了怀中。“你!”风小野睁大了眼睛,被他壮硕的胸膛堵住了嘴巴,愣是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别动!”他的声音沙哑却带了一种异样的磁性。风小野彻底懵了,如果说那天的强吻只是一时的冲动,那么今天的这个拥抱算什么呢?不对,这是强抱,她是被迫的,她忿忿的想。“风小野,不要逃了行吗?”萧景寒低下头问她。“

  • 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11章(第11章 小腹黑上线)

    原标题: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11章(第11章小腹黑上线)小说名字: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第11章小腹黑上线这个带有侵略性的半包围,距离似乎太近,连呼吸都牵扯出一丝暧昧,气氛隐约染了几许迷魅。折薇屏住呼吸,抵制这好闻得令人心颤的气息,转脸看向后上方。教授见折薇转脸,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俊朗的脸庞适时往下一沉。她淡粉色的唇瓣不经意的擦过他的脸颊,柔似轻羽,蝶一般停在了他樱花色的唇上。软软的,嫩嫩的,甜甜的……教授砰然心动,气血翻涌,好似快要融化一样,有了刹那的醉意。折薇吓得瞠大眼眸,小心脏几乎

  • 前世修行过的人,今生来到世上会是这样的!

    一、初级特征1、多灾多难磨难重重,身体与精神始终处于亚健康状态。一生会有大难不死的经历。2、心软慈悲不忍杀生,不贪金钱不吝啬攒不住钱。3、聪明智慧悟性高,天生对道佛宗教玄学感兴趣。时常会走暗功,梦中常去一些山林古庙圣地飞行。4、时常梦见神灵,梦魇压床,出体飞行梦。5、偶尔会莫名其妙的晕厥,但是检查没毛病。6、对道佛灵异身心有感应,接触到这样的人士,香童,僧道,去灵异之地,庙宇仙山,灵地鬼宅会有感觉。二、高级特征1、八字与相上会有特殊印记符号。2、有三星、七星的标志,斑点或痣一类的,组成星图。3、

  • 算命

    清朝光绪年间,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陈七。由于他的面相术很灵验,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鬼眼七”的雅号。当时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他邀了两位朋友去看相。“鬼眼七”对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说:“你秋季后会升官!”对第二位朋友说:“你一个月后会得财!”相师看了薛二,大吃一惊,说:“你面有灰泥的颜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会毙命,可能活不过中秋节啊!”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门的文书。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时,听说巡抚大人到山中打猎,他就驻足观赏。不久,看见一只大灰熊追赶一个人。他为了救人,在路旁捡起木棍,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