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辣妈蜜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15:30:05 来源:网络 []

小说:辣妈蜜爱

第一章 夜路遇袭
“砰、砰、砰……”

秦小漓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那心跳声如擂鼓般响彻。《辣妈蜜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她下意识的按了按胸口,仿佛那颗小心脏马上就要蹦出来了。

这是一片工业区,现在已是深夜,所有工人都已收工。晦暗不明的路灯,一闪一闪的,“跐溜”一下,彻底熄灭。

秦小漓猛然停下脚步,身后的脚步声越加清晰。

汗滴从额头上滴下来,她伸手拢了拢外衣,才发现自己竟在发抖。她抬眼看向下一盏亮着的路灯,突然加速朝那亮光处跑去。

身后的脚步毫不掩饰的追上来,很快就堵住了她的去路。推荐163woman.com

“Whatdoyouwanttodo?Ihavenomoney.”秦小漓一边警惕的看着两人,一边说道,声音尽量保持着镇静,但仍掩饰不住的颤音。

其中一壮实的黑人上前两步,伸出手来,“Bag,givemeyourbag.”

“OK,OK.”秦小漓并不打算做挣扎,包里并没有贵重物品,除了,“but……”

她边说边打开包,但她刚一动手,那黑人便立马上前来扯她的包,秦小漓下意识的想护住,“NO,NO,NO,wait,please……”

然而那几人并不打算等她说完,看她那么急切的护住包,更加认定里面有贵重的东西。

那黑人一推手就把秦小漓甩开了,甚至都不需要剩下的那人动手。

秦小漓毫无预兆的朝后倒去,额头磕在一块硬物上,视线瞬间就模糊起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隐约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朝他们的方向走来,但她没看清他的面容。

似乎有打斗声传来,不一会儿,世界再次安静下来。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能听见那人有力的心跳声,这强有力的心跳声,让她觉得格外踏实。《辣妈蜜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似乎是潜意识里知道自己脱离了危险,精神松懈下来,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沈淅铭将秦小漓放到床上,对身后一脸蒙圈的叶诚慕说道:“把药箱拿过来。”

药箱是沈淅铭拿过来的,确切地说,是身为医生的母亲罗敏给准备的。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等着啊,马上来。”

叶诚慕很快把家用药箱拿来,然后便站到身后,看沈淅铭给她处理额头上的伤口。

“这不是秦叔家的小丫头吗,她怎么在这里,还有这头上的伤,怎么回事啊?”

不知是沈淅铭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还是无意识的听见了他们在说话,秦小漓不禁蹙起了眉头。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清理完伤口,沈淅铭手法娴熟的贴上纱布。

“我刚在过来的路上,看见有两个街头混混抢她的包。”沈淅铭轻描淡写地说道,边说边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包包。那么极力的保护这个包,里面应该有很重要的东西吧。

“街头混混?你到工业区那边去了?”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嗯,车子在街口抛锚了,我走近路过来的。”

叶诚慕若有所思的看向秦小漓,“哇,这小丫头胆子不小啊,这么大晚上还敢去工业区。要不是遇上你,还不知会怎样呢。原文http://www.163woman.com/”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咦,她去那里干什么?”

“像是路过。”

那条路是一条老路,白天的时候来往的人还是不少的,只是到了晚上,大家都收了工,才会比较僻静。

而道路连接的两边都是居民区,许多留学生都住在那里。

沈淅铭拿着医药箱去了洗漱间,他的额头和手上也有伤口。

叶诚慕跟了过来,靠在洗漱间门口,说道:“跟姑姑商量好了吗?准备什么时候回国?”他口中的姑姑,就是沈淅铭的母亲,罗敏。

“就这几天。”沈淅铭边说,边用酒精给额头上的伤口消毒。网站163woman.com

“这么快啊,真的决定了?”

“嗯,已经答应外公了,反正是迟早的事。”

“哎,你走了我多无聊啊。”

想起叶诚慕身边的美女如云,沈淅铭无语的勾了勾嘴角,转而说道:“秦叔的女儿,应该是来这边留学的,你多照应下。”

沈淅铭在额头伤口处贴了一张隐形的创可贴,加上额前的碎发正好挡住,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那伤口确实是看不出来了。

叶诚慕回头看了看卧房的方向,笑着说道:“哈,小时候还不觉得,这秦小漓越长越漂亮了啊。”

沈淅铭警告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诚慕,这是秦叔的女儿,不是外面那些女人。”

“哎呀,我知道啦,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开玩笑的。”

沈淅铭走到卧房门口,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秦小漓,说道:“明早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那一下摔得不轻。”

“哎呀,沈大少爷什么时候也会关心小姑娘了。”叶诚慕笑着说道。

沈淅铭却并不跟他开玩笑,“她是秦叔的女儿。”

“哎呀哎呀,我知道啦知道啦,你这人怎么一点玩笑开不得,没趣。”

沈淅铭并不理他,从衣柜了扒了条毯子给他,“你睡沙发。”说着转身进了书房。

“喂,不是吧,这是我的床啊。”边说边看向秦小漓睡着的大床,那表情,甚是无辜啊。

而进了书房的沈淅铭,打开折叠床,从旁边拿来一条备用的毯子,便和衣躺了上去。

第二章 梦魇
大雾弥漫的森林,她不停的往前奔跑,后面影影倬倬的人影在追着她。她跑呀跑呀,总也甩不掉后面的人。

眼见着越追越紧,她越加紧张害怕,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直接栽倒在地上。只这一个瞬间,那群人已经追了上来。

围着她的人讪笑着,咒骂着,拿着铁棍威胁着。她害怕极了,身体蜷缩着,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这时,为首的那人说了句什么,但她已经害怕得开始耳鸣,根本听不清。

那人似乎很生气,举着铁棍就砸下来,她尖叫着闭上眼睛。

然而,过了一会儿,铁棍并没落在自己身上,她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少年挡在自己前面。逆着光,她看不真切少年的模样,只记得他身形单薄。

再后来,她看着第二棒、第三棒……落下来,她也并未幸免。

“不要,不要,不要……”秦小漓从噩梦里惊吓醒来,才发现自己满头是汗。

这个梦,她做了十年,从十年前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她便开始做这个梦。

每一次,她经受着极致的恐惧,一分都没有减少。每一次,她想看清少年的脸,但面前却总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她问过母亲,但母亲只是告诉她,她就是走失了,后来被警察在树林边上找到,并没发生什么。

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说不上来具体是怎么回事。久而久之,她已经习惯,也不再强求。

她下了床,看见自己的包就放在床尾,赶紧打开包包,看见母亲送的玉佩完好的在包里,她的心才算安定。

这块玉佩,她戴了十年。

她环顾室内,这是一件很简单的卧房,除了一张床一张衣柜,再无其他家具,而墙上则挂满了油画。

她出了卧室,外间布置得像是一个美术室,放了许多的颜料,还有大大小小的画架。

背对着她的沙发上似是躺了一个人,她走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条大长腿,她不禁想到昨晚就她的那人。

“喂,喂,你醒醒……”

叶诚慕没睁眼,下意识的挥挥手,似是要赶走这扰人清梦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正要再次入梦的叶诚慕,脑海里突然涌现前一晚的事,再想着这声音,他攸的一下睁开眼睛。

窗外的阳光正好洒在女孩身上,栗色的波浪卷像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晕,略显瘦弱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小巧的嘴唇带着自然的光泽,精致的鼻子,纯黑色的瞳孔,女孩有一双会说话的眸子。

女孩站在他面前,似乎在等他醒来。

这时叶诚慕的手机响了一下,他坐起来摸出手机,是沈淅铭发来的信息,“我爸妈过来了,我去找他们,车停在街口,你叫拖车来拖。”

他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嘀咕道:“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

秦小漓看着面前自言自语的人,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玉佩,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昨晚谢谢你啊。”说着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伤处。那里已经处理过了。

叶诚慕扬了扬手,“不……”正准备说不关我的事,但一看她客套疏离的表情,便转而说道:“你不认识我了?”

秦小漓蹙蹙眉,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人。

自己的住处就在这附近,她知道这一带的留学生很多,其中华人学生也不少。她参加过几个华人学生的聚会,看面前这人也是学生模样,而且确实挺面熟的,莫不是在聚会上见过?

见她一副疑惑模样,叶诚慕扬扬眉,佯装不满地说道:“我说秦小漓,不带这样的啊,你小时候可没少跟在我屁股后头,这才几年时间,就不记得我啦。”

叶诚慕佯装委屈的模样,渐渐和她脑海里一个青葱少年的模样相重合。

“诚慕哥哥?”秦小漓莫不惊喜地说道。

叶诚慕轻拍了下她小脑袋,这才满意地说道:“这还差不多,小小漓要是真把我给忘了,我可得伤心死咯。”

秦小漓孤身一人来伦敦留学,繁忙的课业,加上异国他乡的不适应,让她身心都备受煎熬。此刻看见叶诚慕,她像是看见了亲人一般,那小眼神里都是放着光的。

“诚慕哥,几年时间没见了,这几年你都在伦敦吗?”

“当然不是,哥哥去的地方可多了,这两年才到伦敦来。你呢,过来留学的?”

秦小漓点点头,“嗯,我才过来两个月。”

“呵呵,这世界还真小啊,这都能遇见。”

“嗯,真的好巧,昨晚多亏你了……”昨晚那两个人看上去很强壮,她还想问问他,受伤没有,这时他的电话却响了。

叶诚慕朝她摆摆手,接通了电话,“喂……大少爷我马上叫拖车行不行……好好好,我记着呢,马上带她去……哎呀我说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

秦小漓站在一旁,安静的等他接完电话,正准备说什么,他却转身进了洗漱间,“稍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从洗漱间出来,拉着她朝外走,“走,我们先去吃早餐,然后带你去医院。”

“医院?”她摸了摸自己额头,“不用了吧,我已经没事了。”

“那不行,怕有后遗症,还是检查一下比较放心。”

秦小漓心下一暖,在这异国他乡,已经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

叶诚慕给她系好安全带,边发动汽车边说:“对了,你昨晚怎么会去工业区啊?”

想起昨晚的事,她到现在依然心有余悸,“哦,昨天老师的作业我很晚才完成,那条路我每天都走的,不知道到了晚上就……”

“你才来没多久,可能不清楚,那片工业区,白天看着一切正常,到了晚上,就是犯案高发区,你以后尽量不要走那边,下课晚了就绕一段路。”

“嗯,我知道了。”她以后只怕白天都不敢走那段路了。

叶诚慕看着她手心似乎攥着什么,便说道:“你昨晚那么紧张的,护着什么宝贝呢?”

秦小漓把玉佩递到他面前,“呐,这个,我妈给我求的,我戴了十年了。”

“呵呵,你还信这个啊,这可是在西方,观音娘娘只怕管不了这么远哦。”叶诚慕揶揄道。

“自从我带着这个,就没出过什么意外,我妈说它可灵了。”

叶诚慕心想到,既然这么灵,昨晚怎么会还会遇到抢劫呢?但话到嘴边,却还是没说出口,转而说道:“诶,对了,你住哪里啊?”

秦小漓扭头看了看窗外,前面不远处,就是她住所所在的小巷。

她指了指斜前方,“就是那条巷子里。”

叶诚慕点点头,“哦,就是这里啊。”

这里的小巷,他基本上都熟悉,跟他约过会的姑娘们,几乎每个巷子都有。

第三章 医院检查
医生给秦小漓的伤处拍了片,确实有轻微脑震荡,伤口上了药,嘱咐她多休息,两人才从医院出来。

没想到还没走到医院门口,就接到沈淅铭的电话,“喂,大少爷,你今天这么想我啊……啊,你在医院门口……好吧,我们马上就出来了。”

挂了电话,看着秦小漓疑惑的小脸,他解释道:“沈淅铭认识吧?”

说着又自问自答道:“哎,你连我都差点不记得了,不记得他也正常,淅铭从小跟姑姑姑父生活在英国,很少回国内。”

秦小漓张了张嘴,准备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干脆也没去辩驳,跟着他朝门口走去。

其实正好相反,对于这个沈淅铭,虽然从小在罗爷爷家见到他的次数不多,但给她的印象,却是很深刻的。

罗爷爷家里的孙子辈,小时候常常都在罗爷爷家住着,那时候罗爷爷家里很热闹。而小时候的秦小漓,经常跟着父亲去罗爷爷家,自然也就经常见到他们。

叶诚慕是孩子王,秦小漓经常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而叶诚慕也总像大哥哥一样,不管去哪儿,还是哪儿有什么好吃的,都带着她。

沈淅铭却不一样,他从不跟他们一起胡闹。秦小漓常常看见,他要么一个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静静的看着他们玩闹。要么就呆在罗爷爷的书房里,看着那些她完全看不懂的书。

印象里,他只和她说过一次话。

不记得是几岁的时候,一次父亲出差,母亲要值晚班,她便被送到罗爷爷家,跟罗家的孩子一起,被保姆照料过夜。

但正巧那天晚上,只有她跟沈淅铭两个在家。

睡到半夜,她口渴得不行,便自己爬起来找水喝。

那时候她个子小小的,踮着脚去够桌子中间的水壶,就差一点点,她再次抬了抬脚,这时却脚下一歪,她就朝一旁倒去。

“呜呜……”脚下生疼,秦小漓自然反应就哭了起来。

这时,休息室的灯突然亮了,秦小漓一下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下意识的遮住眼睛,竟也忘记哭泣。

不一会儿,脚踝处传来冰凉的触感,秦小漓在指缝间睁开眼睛,便看见半蹲在自己面前的沈淅铭,他的手正放在自己脚踝处。

“沈哥哥。”秦小漓的声音有些怯生生的,毕竟和他的相处并不多,她只是按照父亲之前告诉她的,叫他沈家哥哥。

小沈淅铭微微蹙着眉,都没抬头,盯着她的脚踝,说道:“肿了,我去叫周姨。”

正当他起身的时候,听到动静的保姆周姨,已经进来了。

周姨看到坐在地上的秦小漓,也是吓了一跳,“哎呦,小漓啊,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坐地上?”

听到周姨的关心,秦小漓眨巴着大眼睛,委屈得不得了。

“她脚肿了。”倒是一旁的沈淅铭说道。

周姨看着她红肿了一片的小脚丫,“呀,小漓,这脚怎么肿了呀。”

周姨捧起她的小脚丫,一脸的担忧。

反倒是沈淅铭很是冷静地说道:“只是扭到了。我记得家里有药箱。”

“哦,对对对,我去拿药箱。”经他一提醒,周姨赶紧把小漓抱起来,让她坐到椅子上,再匆匆忙忙的去拿药箱。

沈淅铭看了看桌上的水壶,说道:“你要喝水?”

秦小漓这才想起自己起床的目的,忙不迭的点头,“嗯。”

沈淅铭便倒了杯水递给她,见她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又接着倒了小半杯给她,边说:“周姨在我们房间都放了水壶和杯子。”

第二杯她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我,我不知道。”边说声音边小了。

对于周姨在她房里放了水壶,她确实不知道,虽然经常到罗爷爷家来玩,但是过夜却是很少的,自然也就不清楚罗家的一些习惯。

拿了药箱的周姨,在门口正好听见两人的对话,便说道:“是我忘记跟小漓说了,小漓啊,要是需要什么,叫一下周姨就好了,大晚上的,你自己跑出来,多不安全呐。”

秦小漓哪里有想那么多,往常在自己家,晚上渴了也是自己起来倒水喝,只是没想到,这罗家她当然不如自己家熟悉。

“我知道了,周姨。”秦小漓乖巧的答应着。

因为是简单的扭伤,周姨便没惊动罗老爷子,而是给秦小漓擦了药,抱她回房,让她休息一夜,等早上,再带她去医院。

考虑到小漓的脚伤,周姨等她完全睡着之后,才离开。

因为脚伤的缘故,秦小漓睡得不沉,周姨离开后没多久,她突然感觉自己脚伤处凉凉的,立刻便醒了过来。

秦小漓揉揉眼睛,室内没开灯,但就着月光,她还是看清了,坐在床边的,是沈淅铭。他拿着一个冰袋,放在自己脚上。

“沈哥哥。”

见她醒了,沈淅铭转身把灯打开,而后重新坐回床边,继续把冰袋放在她脚踝处。

感觉脚上有点凉,秦小漓下意识的往回缩,沈淅铭却好似看穿她的想法,按住了她的小腿。

“别动,我妈说这样可以消肿。”他边说边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那粉嘟嘟的小脸,此刻却微微皱着,便接着说道:“我妈是医生,我上次脚扭了,她就是这样给我消肿的。”

秦小漓这才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医生,而且跟沈淅铭的母亲还是好朋友。

“哦。”

小沈淅铭抬眼,看见她眼睛还红红的,想起她刚才的哭声,说道:“很疼?”

小漓撇撇嘴,用力的点点头,“嗯,很疼很疼。”

他却笑了一下,没再说话,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上的冰袋。

而小漓却看得有些呆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吧。

秦小漓第二天早上醒来,沈淅铭就趴在她床边,手上还拿着早已不冰的冰袋。而她脚踝处的红肿,却是消得差不多了。

秦小漓跟着叶诚慕刚到医院门口,就看见了马路对面的沈淅铭。

他们几个长大后,就很少见到,特别是沈淅铭,更是常年跟着他父母住在国外,回国的时间屈指可数。

她也有好几年的时间没见过沈淅铭了,现在的他,似乎又长高了些,也消瘦了些,轮廓越加鲜明,也成长得更加沉稳了些。

第四章 儿时玩伴
沈淅铭靠在一辆吉普车上,看见他们出来,便朝他们招了招手。

两人过到马路对面,沈淅铭看了看秦小漓的额头,医生刚刚给她的伤口重新上过药,纱布也换成了创可贴,不仔细看,确实不那么明显了。

叶诚慕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啊?”边说边笑着把胳膊搭在秦小漓肩膀上。

秦小漓听得有些莫名,但也没问出心里的疑问,见沈淅铭看向他,便说道:“沈哥哥,好久不见。”算是跟他打过招呼。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转而对叶诚慕说道:“我爸妈今天正好过来这边开会。”

叶诚慕了然的点点头,“对哦,难怪你开了姑父的车呢,对了,说到车,你那车,我叫人去拖了啊,但是还没修好。”

沈淅铭却并不在意,而是说道:“你看谁来了。”边说边往旁边挪了挪。

一张俏丽的面容从车窗里钻出来,“Surprise,哥哥。”

“研希?你怎么来了,哈哈……”叶诚慕拉开车门,柒研希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叶诚慕抱着妹子转了两圈,这才放下,大大的笑容展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他敲了敲妹子的额头,那眼中的宠爱简直不能更明显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过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诶,你一个人过来的?爸妈知道吗?”

“哎呀,我都这么大人了,来看看哥哥还不行啊。”

“别转移话题啊,快说,爸妈到底知道吗?”

柒研希吐吐舌头,并没回答,但叶诚慕已然知道了答案。

“哎,你呀。”他无可奈何地说道,“跟我走。”边走边拿出手机,准备跟父母打电话。

柒研希转过身,冲他们招招手,“淅铭哥,谢谢你啊,诶,那个,小漓,我改天找你玩啊。”

是的,柒研希也是秦小漓小时候在罗爷爷家的玩伴之一,而且因为她们都是女生,关系还算亲密。尽管这几年各自忙着自己的学业,没怎么见面,但关系并没疏远。

秦小漓看着这对兄妹还跟小时候一样,吵归吵,闹也闹,但是亲密也是真亲密。她不禁笑了笑,而看到旁边的沈淅铭,依然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她便悄然收了脸上的笑。

沈淅铭低头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说道:“伤怎么样?”

话题转得太快,秦小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哦,没事,医生说休息一下就好了,多亏遇到诚慕哥了。”边说边看了看他们俩离开的方向,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沈淅铭微不可察的蹙蹙眉,“走吧。”边说边拉开车门。

“去哪里啊?”

沈淅铭已经绕到驾驶座,“送你回学校。”

“哦。”秦小漓赶紧坐进车里。

沈淅铭将车调了头,兀自朝校区驶去。

她正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学校,沈淅铭像是猜到她的疑惑,说道:“我妈跟外公打电话,听外公说的。”

秦小漓点点头,突然想起,这事不能让父母知道啊,正准备交代他两句,他却接着说道:“我没跟我妈说你受伤的事。”

秦小漓听着这话觉得有些奇怪,但心想着,他跟叶城慕是堂兄弟,关系也很亲近,知道自己怎么受伤,也不奇怪了。

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那个,谢谢你送我过来。”秦小漓正要下车,沈淅铭却说道:“你周末有空没?”

“嗯?”

虽说在异国他乡遇到儿时伙伴让她很高兴,但那仅限于叶诚慕跟柒研希,对于面前的沈淅铭,她却是半点想法也没有。

最主要是因为,过去二十多年,跟他打过照面无数,但说过的话,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可不认为,他会愿意跟自己有过多的交流。

“我妈想见你一面,他们在这边开会有几天时间,下周一才走。”

秦小漓了然的点点头,这就说得通了。

罗敏阿姨跟她这个儿子可不一样,身为医生的她,可是个热心肠。虽然她常年在国外,小漓见她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见面,都觉得很亲切。

“罗敏阿姨,现在也住在伦敦吗?”

“嗯,但是在郊区,离这边有点距离,她开会的地方离这里不远。”

“哦,那到时候再联系吧。”

沈淅铭把手机递给她,“你的电话号码留一下。”

秦小漓赶紧接过电话,对呀,不留电话怎么联系,“哦哦,好。”

她按了拨号键,不一会儿,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这才把手机还给沈淅铭,“这是我的号码。”

沈淅铭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已经存好了名字,“嗯。”

“那我先走咯。”说着拉开车门走下去。

沈淅铭扭头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默默发动汽车离开。

当天晚些时候,正在上课中的秦小漓,接到叶诚慕的电话,是柒研希打来的。

秦小漓急匆匆的跑到教室外头接电话,“喂,诚慕哥。”

“Hello,小漓,是我啦,研希。”

“哦,研希呀。”秦小漓边接电话,边留意着教室里的动静。

“嘿,我说怎么好久没见你了,原来你一声不响跑到伦敦来了,之前都没听你说起啊。”

其实这几年,大家各自忙各自的学业,聚头的时间确实不多。

“准备考试什么的,一时太忙,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啊。”

“哎呀,跟我客气什么,跟你开玩笑呢。对了,我这次来这边看我哥,还要待个几天,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天,陪我逛逛街什么的。”

“好啊,不过我现在没时间,我还在上课呢。”秦小漓注意到,老师似乎在安排下堂课的分组,便赶紧说道:“周末吧,周末我给你打电话。”

“行,那你去上课吧,我等你电话。”

“好的,那先这样啊,拜拜。”

挂了电话,秦小漓赶紧跑回教室。

而柒研希呢,她挂了电话,转身进屋,看见哥哥在摆弄他的画具。

“我跟小漓约好咯,周末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啊?”

“诶,对了,说到这个,罗敏姑姑和姑父两个人都在附近,我们去看一下他们吧,我也好久没见过姑姑了,你呢,也是好不容易来一次。”

第五章 兄妹谈心
“好哇,姑姑都两年没回国内了,我本来准备专程去看他们的,正好他们在这边,省的我跑一趟了。”柒研希边说,边走到叶诚慕身后,看着他摆弄颜料。

“哥哥,你这强迫症越来越严重了,放个颜料还要管顺序和分量,真是受不了你。”柒研希笑着说。

叶诚慕敲了敲妹妹的额头,说道:“你知道什么呀,按照我自己的习惯放好,用的时候才方便。”

柒研希笑了笑,不置可否。

“哥哥,什么时候给我画张呗,你都好久没给我画过画像啦。”

“可以呀,想画什么样的?”

柒研希靠近来,“我想画…裸的,可以吗?”

叶诚慕一只画笔敲过来,“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别人画什么裸照。”

柒研希痛得赶紧护住脑袋,“哎呀哥哥,你都把我打傻啦。”

“傻了才好。”

“你这人真是,受西方教育多年,怎么比我这个国内传统教育长大的人,还封建呢,真是,你又不是没给别人画过。”

“那是作业,能一样吗?”叶诚慕真是被他这个妹妹气得不轻啊。

柒研希撇撇嘴,知道在哥哥这里是达不到目的了,便拉了拉哥哥的胳膊,“好啦好啦,我知道,瞧你小气的,不画就不画呗。”

叶诚慕怀疑的看着妹妹,“当真不画了?你不会,回头找别人去画吧。”

“哎呀,不会不会,你怎么能不相信你妹妹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啦,真是的。”柒研希撒娇似的说道。

“呵,那可不一定。”

叶诚慕说着,已经整理完了颜料架子,“对了,妈妈最近身体怎么样?”

说到母亲,柒研希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还是老样子,在家里的时候,有人扶着还可以自己走几步,出门还是要坐轮椅,药一把一把的吃,也没见好转。”

叶诚慕的面色也变得沉重了些,柒研希继续说道:“妈妈经常念叨你,你也不说回家。”

“我不是上个月才回过家嘛。”他自知理亏,声音都小了许多。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爸妈,跟我,都希望你能回国,只是他们不想束缚你,所以才让你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你倒好,就真的跑了这么远,一走就是好些年。”柒研希小声抱怨道。

叶诚慕低头摆弄他的画笔,“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柒研希的眼里,带着希望。

实际上,这次她没告诉家里就跑过来,就是想找哥哥谈一谈。她希望哥哥能跟她回去,跟她一起面对家里的事业。

她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不管她想不想,愿不愿意,她的将来,必然是进入自家的柒电企业,协助父亲。

而父亲的年纪渐渐大了,这几年,她经常听到父亲念叨,等她毕业了,能接手公司业务了,他就不管了。

她知道重担必将落到自己身上,她期望着,如果哥哥能进柒电,她就不是一个人了。

“研希,再给我一点时间。”

柒研希的眸色黯了黯,其实这结果在她预料之中,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失望。

“哥哥,过几天,我就要进公司了。”

“你不是还没毕业吗?”

“爸爸要我先进公司实习,反正大四也要找单位实习,还不如直接去柒电。”柒研希言语间的失落,很是明显。

对于这个妹妹,叶诚慕是很了解的。她从小就很乖巧懂事,在学校也很努力,她一直努力成为,父亲希望她成为的样子。

虽然她从来没说过,但她知道,这或许,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叶诚慕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无能为力。

“哥哥,你真的想好了,不进柒电吗?”柒研希还是忍不住再三确认。

他看着妹妹期待的眼神,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说道:“研希,你知道我对管理公司没有兴趣,而且,我也不懂管理。”他伸出双手,拿起一只画笔,继续说道:“我这双手,只会画画。”

柒研希点点头,“我知道,你从来没想过进公司,不然,你也不会在大学直接修了美术专业。”

这时,门外响起车鸣声,叶诚慕朝门口走去,边回头说道:“应该是淅铭的车修好了,我去看看。”

到楼下,果然是修车行的人把车送来了。

叶诚慕试了下车子的性能,而后探出头来,对着二楼窗口喊道:“研希,研希,你下来,车修好了,我带你去兜风。”

然而,车还没开出去多远,沈淅铭就来了。

这是条小巷,两车错开有点困难,叶诚慕停下车,看清前面是沈淅铭的车,便熄了火下车,“淅铭你怎么这个点来了,秦小漓呢?”

沈淅铭也下了车,“回学校了。”他看了看已经修好的车,又看了看正从副驾下来的柒研希,说道:“你们要去哪儿?”

“哥哥准备带我去兜风呢,淅铭哥一起去吧。”

沈淅铭微摇了下头,“我想着你们要用车,就把我爸的车送过来,既然现在车已经修好了,那我走了。”

“诶,淅铭哥,一起嘛。”

但沈淅铭已经上了车,把车退出小巷。

叶诚慕看着沈淅铭的车出了小巷,才转身回车上,“咱们走吧。”

“这淅铭哥怎么还是这样,诶,他这么冷冰冰的,我们熟悉还好,不过他这样能交到女朋友嘛?”柒研希边系安全带边说道。

叶诚慕撇撇嘴,似是想了一下,才说道:“这么多年,他就这样,身边的女孩,我还真没见过。”

“诶,对了,淅铭快回国内了,爷爷准备让他接手罗氏。”

柒研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我听说了,柒电和罗氏在很多地方都有业务往来,最近罗氏内部传得风风火火的,据说是要换当家人了,我猜就是淅铭哥。不过吧,反正也是一家人啊,再说淅铭哥本来就有罗氏的股份,还是爷爷的亲外孙,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别人怎么想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走,哥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第六章 亲自来接
到了跟沈淅铭约好的前两天,秦小漓猛然想起,这个周末同时约了柒研希跟沈淅铭,想着跟沈淅铭说一声,要他到时候叫上研希一起。

出了教室,她便给沈淅铭打电话。

“喂,沈哥哥,那个,我是想跟你说……”

“你在哪儿?”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秦小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我刚从教室出来,准备回住的地方。”

“你到校门口等我,我马上到。”

这下秦小漓是真的愣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得说道:“哦。”

挂了电话,秦小漓加快脚步往校门口走去。但心里却是相当疑惑,他来干什么呢?当然,就算再疑惑,嘴上也是问不出口的,毕竟这学校这么大,谁都可以来吧。咦,或许是来跟自己说周末见面的事?

心里边想着,脚下的步子却是没停。

刚到校门口,沈淅铭的车就停在面前,副驾驶的车窗摇下,“上车。”

秦小漓便拉开车门坐进去。

“系安全带。”

秦小漓扭过身去拉安全带,然而拉了几次都没拉动,这时沈淅铭突然靠过来,拿过她手上的带子,“没解开。”边说边解开中间的扣子,给她重新系上。

他的脸离得好近,突然跟一个男生这么靠近,秦小漓攸的一下,脸就红了,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她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他,才发现他的五官真的很好看,略显削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下,一双深邃的眼睛。

系好安全带,他抬起头来,吓得她赶紧扭头看向前方。

“好了。”

沈淅铭发动了汽车,“住哪里?”

秦小漓说了一个地名,沈淅铭便调转了车头。

“其实,挺近的……”其实她想说的是,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每天都这么晚?”沈淅铭微蹙了下眉,但在视线昏暗的车内,却是不易察觉的。

秦小漓看了看手表,八点一刻,“还好吧。”她想说,今天算早的。

“作业那么多?”

“呃,也不是很多,只是,我自己想多学点东西。”秦小漓深知,因为父母生她比较晚,如今都已到了退休的年纪,而他们一直没退休,就是为了能让她出国留学。

因而,她格外珍惜这个机会,总想利用上所有的时间,学到更多的东西。

沈淅铭沉默了一下,突然一个变道,将车停在路边。

秦小漓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了,“怎,怎么了?”

沈淅铭手握着方向盘,并没看她,“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秦小漓被他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危险?”

“那天晚上的事,还没吸取教训?”

她这才明白,他说的是那晚在工业区遇到抢劫的事情。但是,她看着方向盘上,他泛白的手指节,为什么觉得,他在生气呢?

其实那天晚上,她确实很害怕,以至于,她又做了那个梦。

可是,那是次偶然事件不是么。只身在国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甚至都没有报警。

“我以后不走那条路了,我绕远一点就好了,而且,我会早一点回去,应该就不会遇到他们了。伦敦的治安,其实还不错。”最后一句话,她越说越没底气,因为她总觉得,车内的空气,怎么越来越冷了呢。

沈淅铭黑着张脸,沉声道:“往后,最晚八点之前,必须要回家了。”

“八、八点?”还很早好不好,夏天的八点,天都没黑呢。

“嗯,八点。”沈淅铭说得理所当然。

秦小漓心里却是诧异得不行,话说自己跟他并没有很熟吧,他怎么会突然来管自己几点回家啊。

但诧异归诧异,心里也很清楚他是为自己好,而且看他一脸严肃的表情,也不好反驳呀,不管了,先答应再说吧。

“哦,知道了。”

见她答应,沈淅铭的脸色才算缓和一些。

重新上路,沈淅铭便没再说话,车内安静得有些诡异。秦小漓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个,我可不可以放音乐?”

“放吧。”

秦小漓摸索着按了一个按钮,猛然间一段超动感的摇滚乐撞进耳朵,吓得她下意识的往后退。

沈淅铭赶紧调小了音量,这才略显尴尬地说道:“这是我爸的车。”边说边按了下一首,出来的依然是同类型的音乐,再按几下,依然如此。

“那个,要不,算了吧。”秦小漓忍不住说道。

“好。”似乎在等着她这句,沈淅铭毫不犹豫的关掉音乐。

车内再次安静下来,由于刚才的音乐失误,秦小漓实在不敢再提什么建议了。她看看窗外,学校跟住的地方,明明离得很近,今天怎么还不到。

“咦,怎么到这边来了。”这并不是她回去的路啊。

“那边修路。”

简短的回答,所以,因为那边修路,要绕一段?然后自己走路只需十几分钟的路程,变成开车还要久一些?

当然,尽管心里充满疑惑,但秦小漓啥也没说。

沈淅铭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一个人住?”

“不是,我有室友,她是韩国人,比我早来一个月,她叫朴琳琳,不过,她是学美术的,跟我不同学院。”

沈淅铭微点了下头,似是想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要进罗氏?”

秦小漓心里惊了一下,这的确是父亲的意愿,而自己也并不打算违背。只是,这是自己毕业之后的事,现在还未提上日程。

而且,就算自己将来进罗氏工作,也并没重要到,让现在远在伦敦的沈淅铭都知道了吧。

当然,现在她还不知道,沈淅铭会成为她的顶头上司。

“哦,我爸是很希望我能进罗氏工作,可是,罗氏的门槛,应该挺高的吧。”

沈淅铭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不高,是平的。”

“平、平的?”

“嗯,罗氏大厦的正门没有门槛,是平的,一抬脚就进去了,我试过。”

秦小漓看着他一脸正经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而后又赶紧捂住嘴,他这是在开玩笑?

辣妈蜜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辣妈蜜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这座石库门建筑被“架着”走了100米,它的价值在于……

    近日,有市民反映,位于济南路185弄景安里的“逸庐”石库门建筑竟被车“架”着“走”了100多米,让他们啧啧称奇。记者日前从现场了解到,原来,这是对“逸庐”量身定做的保护方案。目前,建筑已完成整体平移,后续的保护方案正在进一步商讨中。“逸庐”位于济南路185弄17号。作为建筑单体,它最醒目处是其大门,上下三段式造型。经由大门进得前天井,顺着梁、枋、窗台板上一层层精美而不失雅致的雕花举目仰望,可以看到二楼环绕天井排列开的二十九扇窗,蓝色、绿色、红色……镶嵌的窗玻璃透出的是精致与考究。客堂间廊下,中式

  • 这台见过阮玲玉倩影的宝贝亮相“上海之巅”!

    你知道这是什么宝贝吗?这是上海电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联华摄影机”。这架上世纪30年代的NEWALL牌35毫米电影摄影机产自英国,原属曾叱咤中国影坛的联华影业公司,其基本功能至今仍然保持完好。这架摄影机见证了《三个摩登女性》、《野草闲花》、《神女》等经典影片的诞生,也见证了当时国片复兴运动的勃兴。此次特别出馆登临上海中心“上海之巅”观光厅,更承载着促进电影文化的传播与互动的责任,而这也是上海电影博物馆创设“移动博物馆”概念的初衷。阮玲玉《三个摩登女性》剧照《三个摩登女性》是上海联华影业公司19

  • 【荐读】你为什么睡不着?

    每个人都有睡不着的时候,不是不想睡,有太多的放不下。不是不累,有太多的负累。黄刚摄不要在一件事上纠缠太久。纠缠久了,你会烦,会痛,会厌,会累,会神伤,会心碎。无论多别扭,你都要学会抽身而退。黄刚摄事,看透了伤神;人,看穿了伤心。有些话无需说明,就让它成为秘密;有些人无需点破,就让自己糊涂而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你要记得:究人过,不如念人恩,至少留下美好;念人错,不如想人好,至少心生愉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你再聪明,也不能事事都看透;你再智慧,也不能人人都看懂;你再淡泊,也不可能没有人生欲望。图片

  • 民国四大美女最终归宿,谁最福星高照

    民国的美女如云,从银幕前的电影明星、帷幕后的戏剧名旦以及交际场上的胭脂女郎便可略知一二。民国还是一个女性开始活跃的时期,大众评选的电影皇后、金嗓子也是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若要评选出“四大美女”来,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的是:陆小曼、林徽因、周璇和阮玲玉。陆小曼《图说陆小曼》中说她“从此素衣服丧,绝迹于公开场合,几乎不离开居所,对外界于她的所有指责不作任何辩解。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她拥有良好的家世背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学校里,大家都称她为“皇后”。奉父母之命,19岁的她与王赓结为连

  • 一颗珍珠的幸福(深度好文)

    一位长者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一颗硕大而美丽的珍珠,然而他并不感到满足,因为在那颗珍珠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斑点。他想若是能够将这个小小的斑点剔除,那么它肯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于是,他就下狠心削去了珍珠的表层,可是斑点还在;他又削去了一层又一层,直到最后,那个斑点没有了,而珍珠不复存在了。那个人心痛不已,并由此一病不起。在临终前,他无比懊悔地对家人说:“若当时我不去计较那一个斑点,现在我的手里还会摸着一颗美丽的珍珠呵。”每想起这个故事,我就会联想起另一件事儿。有一段时间,我

  • 张爱玲七篇经典散文结尾,美进骨髓

    作者:张爱玲《天才梦》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巅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忘不了的画》一条小路,银溪样地流去;两棵小白树,生出许多黄枝子,各各抖着,仿佛天刚亮。稍远还有两棵树,一个蓝色,一个棕色,潦草像中国画,只是没有格式。看风景的人像是远道而来,喘息未定,蓝糊

  • 短短六个字,写尽一生!

    第一个字:生一切痛苦与欢乐,皆源于生。生,开启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是生命,给了我们追求的机会与纠葛。第二个字:苦苦,才是人生。生活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技能,需要你苦苦摸索才能获取;梦想,需要你苦苦追求才能实现;幸福,需要你苦心经营才能拥有。第三个字:累随着年龄的增长,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人生之路变得越发艰难。努力却没有结果的心累,真心对待却换来虚伪的心累,这都是人生常态。第四个字:情亲情、友情、爱情,是必须珍惜的财富。活着,不求大富大贵,但求父母身体健康。不求朋友成群,但求有三两

  • 招募 | 北京新媒体实习生招募

    新媒体管家七幕人生,是一家专注于海外经典音乐剧版权引进、中文版制作及运营的文化公司。我们的工作,就是把高质量高水准的音乐剧带给国内观众,让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他人生中的「第一场音乐剧」,目前主要作品有《我,堂吉诃德》、《Q大道》、《一步登天》、《音乐之声》等。我们期望在这条路上,有幸遇更多志同道合者,一起为这个行业添砖加瓦。所以靠谱的你,快来加入七幕人生吧!招募职位新媒体实习生(北京)工作地点:北京公司坐标:雍和宫地铁站附近需求人数:1-2人岗位职责:◆辅助新媒体运营整理相关内容;◆收集国外戏剧行

  • 2018新年大礼!《音乐之声》收官站开演在即!

    2017年5月全新升级的《音乐之声》中文版首次跟大家见面2018年1月一步一个脚印在经历了129场演出走遍大江南北36个城市之后上校和玛利亚带着孩子们正马不停蹄赶回上海将于1月25日跟大家共度新年先来给大家划一下重点《音乐之声》将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演出至1月28日上校先生和玛利亚为大家准备了新年礼物将会在最后两场演出时送出并不是用旧窗帘做的衣服请不要担心主要是上校想给孩子们送压岁钱了(真的)压岁钱/衍生品兑换券还有演员手写新年祝福语(玛利亚老师要你新年好好写作业了)都在等着你们另外,我们还特别

  • 『首度揭秘』从设计到建造,关于绵山墅 · 新悦那些不为人知的“魔鬼细节”!

    一个小小的机械表壳里,有744个零件,最小的细如毫发一个顶级表匠全身心投入,一年只能制造出一件成品工匠们一刀一刻把作品从99%升华到99.99%他们不跟别人比较,只跟自己较劲追求成品无限接近完美他们,是与时间抗衡的匠心者任何一个美好事物的诞生都经过长时间的磨练与雕琢于住宅而言真正的匠心居所是经得住时间考量,被时光收藏的房子绵山墅·新悦在项目规划、产品设计、材料甄选、施工过程、的所有流程中更是将“匠心者”的信念贯穿其中精雕细琢产品与服务,不断调整和优化住宅品质,匠造卓越的人居作品!用梦想家的追求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