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悬疑灵异小说《午夜快递员》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6:01: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午夜快递员
第1章 午夜快递

  午夜时分的工作很多,最常见的,就是午夜出租车。原文163woman.com而最稀罕的,应该就是我现在所从事的午夜快递这份工作了。

  凌晨一点钟,我在前往锦华小区送快递的路上,手中是一个午夜快递的包裹。快递单上有标明收件人是个“女士”,我不禁开始想入非非,猜测着包裹里究竟装着什么。

  要知道,这午夜快递的东西,可都是些御宅族用的充气娃娃,吞卡手电之类的。现在一个女士收这种快递,莫非……

  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一种难以按捺的激动,隐隐期待着什么。

  一点半的时候,我敲响了锦华小区四栋1307室的房门,满心期待着来开门的会是怎么样一个人,是邻家小妹,还是御姐女王,或者说是风韵少妇。

  “谁啊?”房间里传来一个让我骨头都能酥掉的声音。163女性网

  我几乎是得扶住墙才能站稳:“快……快递。”

  “稍等啊,这就来。”又是一阵让我心神荡漾的声音。

  门开了,一张惊艳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

  太美了,简直就和我电脑里那些最出色的硬盘女神是一个级别。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一双大长腿,完美的身材比例。悬疑灵异小说《午夜快递员》在线免费阅读一对睫毛呼扇着,几乎把我的魂扇到了天边。

  更绝的是,她穿着一身短款的红色旗袍,显得身材更加凹凸有致。再衬上她那如玉一般白皙的肌肤,显得格外性感。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吞着口水,身体的某个部位正在不断升温。

  “你就是董橙小姐?”我回过了神,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低头去查看快递单。

  “对。我是。推荐http://www.163woman.com/快递呢?”董橙伸出手,五指如葱根一样白嫩。

  我笨手笨脚地将包裹递给她:“在这儿,请签收。”

  董橙笑了,那笑容格外的甜美,几乎都能腻死人:“你要不进来坐坐吧,大晚上的为给我送快递让你跑这么远,辛苦你了。进来休息一下吧,喝口水再走。”

  我万万没有料到,这个董橙居然是这么直接的人,一下子还真有些茫然,一时间不知所措:“这……那个……我……”

  董橙笑着拉住了我的手,后退着慢慢将我引进门,然后伏在我耳边柔声说:“这么紧张干什么?”

  她说话的时候,气息吹进了我的耳朵里,我感觉半边身子都酥掉了。她慢慢回身,笑着看我,然后用一只手拖住我的下巴,闭上眼慢慢凑了过来。

  我已经感觉到了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慢慢压上了自己的胸口,不由得低头去看。悬疑灵异小说《午夜快递员》在线免费阅读然而,当我看到那一抹白嫩的时候,却又不争气地立刻收回了目光。

  董橙越靠越近,我几乎都已经能感觉到她双唇的温度。

  我难以自抑,低下头,迎上了董橙的双唇。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柔软,令我忍不住用牙咬了一下。

  我觉得自己没有用力,可是董橙还是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后退一步,微微皱眉看着我。

  “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顿时慌了手脚。说明163woman.com

  董橙用一只手指轻抚着唇上被我咬过的地方,笑了:“不要紧的。”说罢,她再一次凑了上来。

  这一次,我没有勇气再给予回应了。我伸出手,在董橙即将再次吻上来的时候拦住了她。

  “不行,我们不能这样。”这句话说得十分艰难,因为我身体的某个部分正在无声地抗议。

  听了我的话,董橙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你确定吗?”

  我拼尽全力才让自己点点头,然后转身就向董橙家的门口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董橙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别走,留下来陪我。”

  我感觉到了来自后背的温柔,像是有一股电流流遍我的全身,一阵酥麻让我挪不动脚,内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咆哮着要留下来。

  然而,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对不起,我得走了。”我咬咬牙,狠心拉开董橙的手,走出了董橙的家门。

  董橙没有再试图挽留,而是在我身后柔声说:“谢谢。”

  我长舒一口气,直奔电梯而去。

  电梯里,我扶着镜子,回想着刚才如梦似幻的经历,忍不住和镜子里的自己相视一笑。

  我可能算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了,这么好的机会都会白白错失,估计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样的白痴了。

  不过也不要紧,我记得在公司的业务记录上,这个董橙没少收过午夜快递,以后应该还有机会。这次矜持一点,留下一个好印象,说不定下一次更方便我行事。

  想到这里,我开始有些迫不及待地去送董橙的下一个午夜快递了。

  走出四栋,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整栋楼就只有一户人家的灯亮着,正是董橙家。而且,我隐约看到董橙此刻正站在窗户边看着我。

  看起来,我是给她留下了一个蛮深刻的印象嘛。

  回到公司后,我和上司老徐交割了一下今天的工作,顺便拿到了午夜快递日结的工资。

  “今天工作怎么样?”老徐随口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回想一下刚才的经历,忍不住笑出了声:“不错。”

  “那就好。”

  “我都有些等不及再去给这个客户送快递了。”我一时间难以自抑,居然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过老徐似乎并没有在意:“这样啊?那正好,物流进度上显示还有一个这个客户的午夜快递,那就你去送好了。”

  我的天?这么巧?看来我和这个董橙真的是有缘啊!下次,我决定要把握住机会,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错失良机。

  “没问题,尽管交给我吧。具体时间呢?”我内心激动不已,巴不得就是现在。

  老徐查看着电脑:“我看一下啊。明天中午到,明晚就可以送了。”

  虽然不是今晚,但是明天也是再好不过了。正好,我还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虽说送快递的时候必须得穿工装,但是其他的打扮就没有规定了。刚好这个午夜快递的工资也不低,可以去做个发型什么的。

  说起来我本来是白班,只不过刚巧今天一个午夜快递员辞职了,老徐才让我来顶一下。现在看起来,我当时答应顶班,简直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了。

  我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才没让自己在老徐面前表现的手舞足蹈。跟老徐交割完工作后,我就迅速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我丝毫没有倦意。

  董橙嘴唇柔软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我的嘴上。而她那令我整个人都为之荡漾的声音,根本就一直在我耳边回响着。

  明晚啊,看起来会是一个相当美妙的夜晚啊。

  我忍不住开始想象明晚董橙再见到我的时候,会是怎么样一种表现。意外?高兴?还是说……

  一想到这里,我就心里直发痒,忍不住笑出了声。

  算了算了,现在在这里空想也是徒劳。赶紧睡觉吧,明天去找个不错的理发店,好好拾掇一下自己才是王道。

  我费了好大功夫才让自己静下心来,然而,这一晚我并没有睡好。

  梦里,我和董橙缠绵着。她娇嫩的声音,冰清玉洁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尽数被我收入囊中。那感觉,真的是难以言喻的美妙。

  这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当我醒来之后,花了好久才明白这只不过是个梦。而当我明白这只不过是个梦之后,又是无比的懊恼,为什么我偏偏要在最关键的时候醒过来。

  不过想想今晚说不定就能把梦境化为现实,我立刻又振作了精神。

  为了今晚,事不宜迟,我还是马上行动比较好。

  我换好衣服,揣上钱走出家门。

  楼下就有一家理发店,但是档次不行。反正兜里也算是有一笔外快,我决定去两个街区外的那家大的连锁美容美发店大出血。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要能拿下董橙,别说这点儿钱了,就是再加一倍,我都可以接受。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

  路人看到我的样子,纷纷对我指指点点。不过我一点儿都不在乎,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影响我的心情了,况且,他们最多也就在一边指手画脚,不会说有人过来当面对我说三道四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从背后拍我的肩膀,拦住了我。

  我愣了一下,我靠,这还真有胆大的。

  我没有回头,站在原地没有动,语气尽可能冰冷:“不管你是谁,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你要是耽搁了我的时间,误了我的好事,我要你好看。”

  然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那只手仍然死死地摁在我的肩上。背后传来一个略显粗野的男声。

  “朋友,你大难临头了。你的魂魄已经被人夺走,三天内你必须把它抢回来。否则的话,三天后中元节,子时鬼门大开,寅时百鬼归府。如果那时候你还没有抢回你的魂,你就会被鬼差押回冥府。”

第2章 无人小区

  这谁呀,上来拦我路就算了,还在这儿跟我胡言乱语,真觉得我是白痴吗?

  我皱眉回过头,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这儿大放厥词。不过当我看清对方是谁之后,刚才的气瞬间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是莫问名。

  莫问名可以说是我光着屁股从小玩儿到大的死党了,我们俩的交情那可是非同一般。

  发现是我之后,莫问名显然也吃了一惊:“怎么会是你?”

  我耸耸肩:“怎么不能是我。我说老莫,下次你再搞这种糊弄人的把戏也分清楚对象是谁吧。”

  莫问名家祖辈都是给别人看相算卦为生,他也继承了家业,估计现在整日在外面给人家驱鬼请神什么的。不过嘛,那些都是骗人的。哄哄别人可以,想哄我这个对他知根知底的,那连门儿都没有。

  其实从小到大,我都没少拿莫问名家里干的事情来取笑他,不过莫问名从来不介意,我们俩也从未因此闹过矛盾。

  但是现在,莫问名的脸色却难看的要命:“我没有糊弄你。我是说真的,你现在大难临头了。”

  我忍不住笑了:“行了行了,老莫,咱到此为止行吗?真是的,你跟我还玩儿这套。”

  见我不相信,莫问名跺一下脚:“你跟我来。”

  跟他走就跟他走,反正他要是还说这种话,我依旧不信。

  莫问名快步走在前面,我不紧不慢地跟着他,等着看他究竟想要搞什么把戏。

  “过来,站这儿来。”莫问名突然停下脚步,指着自己面前的一个地方。

  我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站在他指的地方:“然后呢?不就……”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我现在正站在一个服装店的橱窗前,橱窗里有一面镜子,但是,镜子里却没有照出来我。而我身后的景象,却分明映在镜子里,感觉就好像我是透明的一样。

  “看清楚了吧?你还觉得我是在骗你吗?”莫问名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淡淡的傲慢。

  我没有说话,而是把莫问名也拉过来站在我前面。

  镜子里,有莫问名,但依旧没有我。我们俩都挥了挥手,但是在镜子里却只能看到莫问名的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莫问名叹了口气:“正如我刚才所说,这是因为你的魂魄被人夺走了,而且看起来就是最近的事。你最近都去了哪儿,犯了什么太岁?”

  我一时间没了主意,只好把最近几天的事原原本本地讲给莫问名听。

  “那个锦华小区,你之前去过吗?”莫问名眉头紧锁。

  我连连摇头:“没有,而且那也是我第一次送午夜快递。”

  话刚一出口,我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蹊跷。

  午夜快递这活儿,公司向来都是安排一些四五十岁左右年纪大,而且不爱说话的快递员去,免得对方觉得难为情。

  虽然说临时缺人需要顶班,但是除我以外,还是有更稳重的年龄大的快递员,而老徐却偏偏挑了我这个火气正盛的年轻人。当时我没多心,但是现在想想,这不太合常理啊。难道这一切,都是老徐干的?

  我将自己的想法讲给莫问名听。

  莫问名微微摇摇头:“不对,夺走你魂魄的不应该是这个老徐。你被夺走的魂现在应该是极不稳定的,如果离原主太近,是束缚不住的。现在,那个夺走你魂魄的人,应该会是想办法离你远远的。”

  “那是董橙?”

  莫问名还是摇头:“我不知道。对了,你不是今晚还要去给她送一趟午夜快递吗?刚好,你可以趁此机会去一探究竟。”

  一想到我就是因为去锦华小区送了一次午夜快递丢了魂,现在打死我都不愿意再去那个鬼地方了。

  不过莫问名再三保证他会确保我平安,而且还不断强调如果我不去锦华小区,可能就永远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去做头发什么的兴致,内心焦躁不安。一边期待着黑夜快点到来,好把一切搞个水落石出。另一边又惧怕着这次去锦华小区送午夜快递的时候会又再发生什么令我不安的事。

  不过我再怎么紧张也无济于事,该来的总会来。莫问名信心满满地告诉我他已经把什么都准备好了,让我放心地去。

  我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好像丧失了发声的功能,只得点点头,然后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公司。

  老徐已经在等我了,要给董橙送的快递也已经准备妥当了。

  我掂掂递到自己手中的快递,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晚上吃错东西了?”老徐皱着眉头问我。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也不关我的事儿。记住了啊,先把这包裹送到,你才能去解决个人的问题。”老徐表现出了他常有的那种压榨员工的态度。

  要放平时,他这种态度只会让我很不爽,有揍他的冲动。但是现在,却可以表明他没有什么问题,这让我安心了许多。

  我拿上包裹和车费就走出了公司,因为锦华小区太远,所以公司都是给钱让我们自己打车去。

  现在这个点儿,很难打到车,等了有一会儿工夫才来了一辆车。我告诉司机去锦华小区时,司机表示完全没听过这个地方。我将具体地址告诉他之后,他就脸色大变,没再说一句话,一脚油门就离开了。

  之后接连好几辆车都是如此,一听到我说出锦华小区的具体地址后,司机们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似的,二话不说就脚底抹油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拦住一辆黑车,虽然价钱贵,但是他们一般不挑地方。

  “去哪儿啊?”黑车司机摇下车窗,探出头问我。

  “锦华小区。”我试探着说了一句。

  我话音刚落,司机的脸色就变得煞白。我心说坏了,估计这黑车司机都要拒载了。

  不过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这司机犹豫了一会儿,猛吸几口烟之后,甩一下头:“上车吧。”

  不等他说第二遍,我就立刻钻进了车里,生怕他反悔。

  “谢谢师傅啊。诶,不过师傅你知道这个锦华小区吗?之前好几辆出租车,他们都不知道锦华小区在哪儿。”我留了个心眼,没有说那些出租车知道地址后都把我拒载了。

  黑车司机冷冷地哼一声,发动汽车:“不知道是正常的,知道了估计也没人愿意去。”

  看起来这黑车司机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也许从他这儿能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为什么没人愿意去?”

  黑车司机瞅我一眼:“为什么?小兄弟,看起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你这么晚去那儿是干什么?”

  我晃晃手里的快递:“送快递。”

  黑车司机笑了:“小兄弟你别逗我了,去那儿送快递?那锦华小区开发的时候出过人命,后来又被上面封了,一套房都没卖出去,没人住的。你去那儿送快递给谁啊?”

  “没人?怎么可能?我昨晚还给那里一个女住户送过快递,今天的这个,也是给她的。”我瞪大眼睛看着司机。

  司机冷冷地哼一声,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说话,不管我怎么追问,他都当作没听到。

  等到了锦华小区后,我看着紧闭的小区大门迟迟不愿意下车,最后还是在司机的催促下才鼓起勇气打开了车门。

  “小兄弟,今天这车钱我就不收你的了。听我一句劝,这快递,你最好别送了。你要是愿意,我这就送你回去,车费嘛,你看着给就成。”司机摇下车窗,脸色凝重地看着我。

  我虽然也想说就这么回去算了,但是现在看起来只有再进锦华小区才能把一切弄个水落石出。

  “不了,今天这快递我非送不可。”我下定了决心。

  黑车司机叹口气,摇摇头:“既然这样,那我最后再给你提个建议。小兄弟你这次要是能平安回来,赶紧去找个高人看看吧。”

  说罢,黑车司机就一溜烟离开了,闪烁的尾灯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着黑车绝尘而去,我叹一口气,然后鼓足勇气朝着锦华小区走去。上次来的时候,小区的门是开着的,然而这一次,却关得死死的。

  门卫室的灯还亮着,看起来是有人值班。

  我走到门卫室,敲敲窗户:“不好意思,能给我开下门吗?我送快递的。”

  没有人回答,但是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一个人影映在窗帘上,看起来就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既然有人在,我就又用力敲了敲窗户。门卫室里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动。

  这个时候,门卫室的窗帘慢慢拉开了。谢天谢地,这个值班的终于有反应了。

  “师傅,我送快递的,你……”

  然而,我并没有把话说完。

  门卫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正对着刚才映在窗帘上的那个人影的位置,挂着一张保安的相片。相片中,这个保安的眼睛看起来就跟真的在注视着我一样。

  而且,这是一张遗像。

第3章 阴阳眼猫

  眼前所见差点儿让我腿一软跪了下来,与此同时,小区的大门慢慢打开了。

  我瞪大眼睛,大气都不敢出,转过头去看。

  一片漆黑,从我这里看起来锦华小区里一点灯火都没有。

  大门边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我吓得差点跳了起来,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那只不过是金属碰撞的声音罢了。

  “谁在那儿?”我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没有人说话,但是我能听到黑暗中有人的呼吸声。

  “董橙?是你吗?”我小心翼翼地稍微往前走一点儿。

  “年轻人,你大半夜的跑到这儿来干什么?”是一个男声,听起来岁数和我爸差不多大吧。

  接着门卫室里透出来的光,我看到黑暗中慢慢走出来一个带着草帽的男子,身上的打扮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个园丁。他手中拎着一个大大的花剪,看起来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个花剪撞到门上发出来的。

  看到有人出来,我松了一口气:“那个,大叔,我是来送快递。”

  “送快递?”园丁语气里透着疑惑,掀起头上的草帽,仔细打量着我。

  这一下,我看清楚了他的脸,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个园丁只有一只眼睛是正常的。他的左眼浑浊不堪,一片灰色,是瞎的。

  我很快意识到自己这么盯着别人看是很不礼貌的,赶紧扯开话题:“我是给四栋1307室的董小姐送快递的。”

  独眼园丁打量我很久,然后叹了一口气:“小伙子,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这快递,我帮你送。”

  “这可不行,我们公司是有规定的,必须得我们快递员亲自送到收件人手中,代收都不允许。”我拒绝了独眼园丁的提议。

  独眼园丁也没有再强求,轻轻叹了一口气:“前面左转,别看楼牌。”

  按照园丁的指示,我顺利来到了四栋,这时,莫问名发短信过来了。

  坐电梯,上十三层。无论如何不要抬头,也不要跟任何人对视。

  然而这四栋里所有的电梯都停在十三层不动了,看起来只能走楼梯了。十三层啊,这一趟注定要把我累趴下。

  楼梯里空荡荡的,我爬得越来越慢,回荡在楼梯之中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沉重。爬到七层之后,我扶着扶手喘口气休息一下。

  一阵熟悉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心头一震,看向七楼楼梯间的门。

  一只黑猫,一只阴阳眼的黑猫。

  晚上遇见黑猫就够不吉利的了,居然还是只阴阳眼的,这不得吓死人啊?

  那只阴阳眼的黑猫,就蹲坐在那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只猫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会经过这里,它可能很早就在这儿等我了。

  之前老莫说不要跟人对视,看这个猫应该不要紧吧。

  这只猫盯着我看的眼神让我心神不宁,我不敢多停留,尽量离它远一点,立刻向楼上走去。我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在心里算着楼层数。十三层到了,我抬起头长舒一口气。

  手机响了,我立刻去看,短信,莫问名发来的。

  赶紧离开那里!马上!

  我心里一惊,老莫让我离开肯定有他的道理,看这语气还挺着急的,我还是赶快走比较好。我转过身,准备迅速冲下楼。

  一个让我浑身酥软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怎么来啦?”

  这声音让我迈不开脚步,舍不得离开。我慢慢回过头,看到了董橙那勾魂摄魄的笑容。

  “快……”我一时间忘记了说话的能力,只是木然将手里的包裹递向前。

  董橙没有理会快件,而是笑着拉住了我的手。

  我不由得长舒一口气。看来并不是董橙夺走了我的魂魄,否则的话,她现在应该是跟我保持距离,而不是主动来亲近我。

  就在我被董橙牵着走向她家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来和她暧昧不清的。

  “董橙,你们这楼里的电梯怎么都停在十三层不动了?是坏了吗?”我想起自己是靠两条腿爬到十三层就来气。

  董橙瞅一眼电梯,摇摇头:“不知道,应该没坏吧。算了,先不管这些了,你先跟我来,好吗?”说罢,她莞尔一笑

  我再一次被董橙这倾城倾国的笑容勾住了魂,脚下像是踩着滑轮一样,慢慢地跟着董橙到了她家。

  董橙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沙发上。再次摸到了董橙那双白皙的手,一瞬间似乎有一道电流从我身体经过,浑身麻酥酥的。

  董橙跟我解释早上的时候为什么不承认见过我,说了一大堆,但是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我看着董橙那双眼睛,就像是一个有着强大吸引力的黑洞,吸走了我的思维和灵魂。

  “你傻了,为什么不说话老是一直盯着我看?”董橙伸出手轻轻地在我脸上打了一下。

  冰凉的触感让我收回了神思,我环顾董橙的家,看到了不少的镜子。董橙家的镜子很奇怪,玻璃是磨砂的感觉,能照出物体的轮廓,但是看不清具体的样子。我突然感到心跳加速,所有的镜子里都照不出我,不过看起来董橙暂时还没有发现。

  “那个,董橙,你知道你们这栋楼里有谁养着黑猫吗?还是阴阳眼的那种。”我想起来在楼梯里遇到的那只半夜能吓死人的猫。

  “猫?没有啊。这栋楼里的住户我都认识,关系都还不错,没有人养宠物的。”董橙眉头紧锁。

  没人养?那这猫是从其他地方跑来的?

  不对不对,这栋楼只有一扇楼门,而且自锁的那种,仅凭一只猫自己的能力是打不开的。

  难道董橙在骗我?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她的眼神闪烁不定,似乎在刻意回避我,于是立刻就明白了她在撒谎。

  可是为什么呢?仅仅只是问一只猫的事儿,她又何必这么做呢?

  看来从董橙这里是得不到什么结果了,我决定先离开。我看向董橙,准备告辞。董橙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让我舍不得移开目光,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

  手机响了,电话,是莫问名的。

  这阵铃声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赶紧接起:“喂?”

  “你TMD赶紧给我滚回来!”莫问名几乎是在咆哮了。

  我不敢再去看董橙,迅速站起身离开董橙家,董橙这次没有拦我。

  电梯就停在十三层。我没有犹豫,立刻跨了进去。

  然而,直到电梯门关上,缓缓下降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了这电梯里的情景,吓了我一大跳。

  一般的电梯里会贴一些通下水管道之类的广告,但是这部电梯里,密密麻麻地贴着的,全是灵符。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吹得电梯里的灵符哗哗作响。

  然而,很快我就注意到了这部电梯里有一面镜子。

  而且,这面镜子里照出了我。

  我差一点喜极而泣。

  不过,还没等我高兴多久,心里一下子就又凉了半截儿。

  镜子里的我,没有影子。

  我立刻低头去看脚下,果然,我的脚下空空如也,没有一丝阴影。然而,电梯里的其他物品,多多少少都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

  我的影子,不见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的影子又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在楼梯间的时候,我记得自己似乎是有影子的。不过自从见到那只黑猫之后,我就一直魂不守舍,再没有留意。

  难道说,是那只阴阳眼黑猫作祟?

  刚刚才能在镜子中照出自己,现在又不见了影子,我到底是惹上了多大的麻烦?

  这时候电梯里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吹得灵符再一次哗哗作响。我不由得看向镜子里,看到了让我魂飞魄散的一幕。

  镜子里电梯的内部情景清晰异常,但是我的样子却变得越来越模糊,感觉就像是董橙家里的镜子照出来的一样。

  而且,不光如此,我还看到,镜子中的我,咧嘴笑了。

  我连连后退,撞到了电梯门,蹭掉了几张灵符。

  此时此刻的我,是根本不可能笑得出来的。

  但是,就在刚才,镜子里的我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我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镜子里的我此刻也是满脸的惊恐。

  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叹息,很小声,但是格外清晰。而且,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我发出来的。

  现在我感觉,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监视着我。而我现在在这部继续下降的电梯中,犹如笼中困兽,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人摆布。

  此时此刻,我只求这电梯快一点儿到一楼,迅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电梯下到七楼的时候,它停了下来,然后缓缓打开了门。

  我慢慢挪到一边,眼睛死死地盯着电梯门的方向。

  七楼的走廊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也没有勇气出去看个究竟了。没有人进来,我连忙按下关门钮。电梯门开始缓缓地关上,速度之慢让我恨不得上去拉它一把。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脚边有什么东西快速经过,吓得向后跳开。

  一只黑猫,那只阴阳眼的黑猫。

第4章 谁在捣鬼

  那只黑猫一动不动地蹲坐在那里,两只令人不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我伸脚作势要踢它,但是它不为所动,依旧用那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和这只黑猫就一直保持着静止的姿态对峙着。

  然而那只黑猫除了一直盯着我看这一点令我很不自在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表现了,我便不再去理会它,转过头去盯着镜子。

  此刻,镜子里的我满眼的惶恐,正和我本人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额头上一滴汗慢慢滑落,滴在电梯的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格外响亮。

  电梯终于到了一楼,我小心翼翼地从那只黑猫身边经过。黑猫一动不动,只是脑袋随着我转动,双眼一直盯着我。我走出电梯,黑猫没有跟出来,我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我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最后看一眼电梯里的镜子。这一眼,险些将我的魂吓掉了。

  我明明已经站在了电梯外,但是,镜子里的我分明和那只黑猫一起待在电梯里。

  就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最后一瞬间,镜子里的我,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对我挥了挥手。

  我一刻也不敢停留,快步奔向锦华小区大门,一心想着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时候,突然一个黑影拦住了我的去路。惨淡的月光下,我看到了一只浑浊不堪的眼睛。就在我差点要叫出声的时候,才意识到来人其实是那个独眼园丁。

  独眼园丁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拦住我的去路不让我通过。

  “大哥,我求你了,你让我走吧!”我此刻心急如焚,就差给他跪下了。

  独眼园丁微微叹口气:“早说了让你快点儿离开,现在……”

  然而,独眼园丁话说到一半就闭嘴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身后。

  此刻,我的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同时还有一种若隐若现的呼噜声。

  我明白,是那只黑猫跟了上来。

  我惊恐地瞪大眼睛,慢慢回过头。果然,在不远处,我看到了那一对令我胆寒的阴阳眼,此刻正死死地盯着我。

  独眼园丁上前一步,拦在我和黑猫之间,并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纸。我看清了,那不是普通的纸,而是符纸,和电梯里的那些几乎是一模一样。

  莫非这电梯里的灵符都是他贴的?这园丁到底是什么人?

  “拿上这个,它可以保你一时性命无虞。快走!”独眼园丁将右手的灵符递给我,然后慢慢朝着黑猫走去。

  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是我明白,此地不宜久留。接过灵符后,我丝毫没有停留,直奔锦华小区的大门而去。

  然而,就在我快要跑出锦华小区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刹住了脚。

  门卫室一扇窗户的窗帘拉开了,里面站着一个人,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直直地看着我。

  正是之前看到的那个遗像上的那个保安!

  明明已经是挂在墙上的人了,此刻却分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注视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想要逃离这里,但却怎么都挪不动脚。那个保安的目光,似乎将我死死地钉在了原地一样。

  良久,那个保安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注视着我。

  我咬咬牙,不再去看那个保安,低头冲出了锦华小区。

  还好,并没有什么人跟出来,我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我在黑夜中一路狂奔,直到已经看不见锦华小区门卫室发出来的灯光才停下脚步换口气。独眼园丁给我的灵符还在口袋里,看起来它可能有些用处,为了不弄丢,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钱包里。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吓得我差点儿把钱包掉在地上。

  是老徐打来的:“小宋啊,你在哪儿呢?”

  “我……那个……刚送外快递,在外面呢。”我隐隐觉得他和这些诡异的事情也有关系。

  “这样,你现在马上来公司一趟,我有事跟你说。”老徐的口气让我没办法拒绝。

  深更半夜的,这里也没有车辆,我只好徒步走到繁华的地段才拦下一辆出租车。

  我以最快速度赶到老徐的办公室,老徐正愁眉不展地来回踱步,见我进来后,老徐指指办公桌前的凳子示意我坐下。

  “小宋啊,有客户投诉你把重要的包裹弄丢了。”老徐皱着眉头盯着我。

  我愣了一下,我虽然懒散,但是工作的时候从来没有马虎过,怎么可能弄丢包裹?不过,也有可能真的是在路上或者哪儿丢了但我不知道。

  “那个,投诉的人有没有说包裹的收件人和地址是什么?”我试探着问老徐。

  老徐眉头皱的更紧了:“你不知道?”

  这下我就更不明白了,摇了摇头,表示我不清楚。

  “就是让你送的那个午夜快递啊,锦华小区4栋1307的。?”老徐的口气里尽是不满。

  我从凳子上跳起来,瞪大眼睛:“不可能!我把包裹送到了!而且还是送到了收件人手里!”

  “送到收件人手里了?可是那个男的说他根本没收到。”老徐紧皱的眉头略松了一些。

  男的?这下我更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明明收件人董橙是个美女,还是一个人住,可老徐他这会儿却收到的是一个男的的投诉,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个老员工了,我相信你。但是人家客户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指名道姓投诉你。这样吧,这件事儿得好好查查。保险起见,你先把身份证押在公司,等事情查清了再还给你。”

  老徐这分明是怕我畏罪潜逃了,把我当什么人了。算了,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我掏出钱包拿出身份证递给老徐,老徐没有接,而是瞪大眼睛看着我手里的钱包。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老徐就冲到我身边从我手里夺走了我的钱包。

  “你干什么?”我恼火不已。

  老徐没说话,他从我的钱包里拿出那张灵符,仔细查看,看得出来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你从哪儿弄来的?”老徐晃了晃手里的灵符,脸色煞白,就像见了鬼画符一样。

  “别人给我的,怎么了?”

  老徐没有答话,不等我阻止,他就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灵符。

  “小宋,你回家去吧,我给你放几天假,你这两天千万千万别出门,好好在家休息。”老徐满脸的凝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已经顾不上老徐和我的身份了。

  老徐抬起头看我,显得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你别问那么多了,我是为了你好。”老徐挥了挥手示意我离开。

  我快步走出公司,想要打电话给莫问名,但是他的手机关机了。我环顾四周,感觉周围的环境有些奇怪。

  明明是大白天,本来应该车来车往的物流区此刻却连一辆车也看不到,整条路上也只有我一个人。

  周围安静的让我不安,快步走到主干道拦了一辆车回到出租屋。

  刚一进门,我就把门窗关的死死的,把窗帘也拉上了,屋子里的灯全都打开。在老徐的办公室里,我已经注意到了镜子里依旧照不出我,但是却总感觉镜子里似乎有一个目光正在注视着我。这种被死死盯着的感觉直到我进门的那一刻才消失。

  老徐不让我出门,莫问名的电话又打不通,一时间我有些束手无策。

  算了,先打个电话叫个外卖,跑了一天都快饿死了。

  没过多久,有人敲门。

  “谁?”我警惕地大声问。

  “外卖。”外面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清晰,但却给人感觉病怏怏的。

  我打开门,被眼前的外卖员吓了一大跳。

  眼前的人,分明就是锦华小区的那个保安!

  虽然换了衣服,但是那张营养不良的脸让我一下子认出了他。门卫室里挂着的应该就是他的遗像,怎么现在他又成了外卖员?

  没等我反应过来,外卖员就已经走了。我追出楼,却什么人也没看到。我立刻打开还拎在手里的外卖,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忍不住吐了出来。

  盒子里,是一堆死老鼠。

  我强忍着恶心把死老鼠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我刚从垃圾箱边走开,便听到一阵骚动,我回头去看,一群野猫正在争抢那一堆死老鼠,老鼠的肢体被撕碎,内脏撒的到处都是,场面恶心至极。

  野猫们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同时转过头来盯着我,它们的脸上全是血渍,有几只耳朵上还沾着像是碎肉一样的东西,眼睛里闪烁着野兽般恶毒的光。

  我不敢再看下去,迅速逃回了出租屋。

  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个不停,我扑过去拿起来,是莫问名打来的。

  “出什么事了,我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莫问名先开口了。

  我把发生的事情详细告诉了莫问名,莫问名听了之后半天没有说话。

  “你现在真的是麻烦缠身了。”莫问命的语气听起来很担心。

  我有些不耐烦:“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害我。”

  “你们公司老徐。”莫问名的口气异常肯定。

  “你怎么确定的?”

  “这你别管,但是我敢肯定,绝对都是老徐在背后捣鬼。”

午夜快递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午夜快递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热门小说《山野如此多娇》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山野如此多娇》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山野如此多娇第9章张晓红邰云山?吴良又愣住了,邰云山,自己怎么二米听说过这个名字来着?你找错地方了吧,我不知道什么邰云山,这附近也没有这个名字,只有一个大小山,别的没有……吴良摇了摇头说道。大小山?是啊,就是一个大山尖,一个小山尖儿,连在一块儿,所以就叫大小山了……吴良解释道。一大一小?廖老大,还有身后那两个男人,脸色立马变得有些古怪,相视一眼,都能看出来对方眼神中的兴奋,大小山可能是这里的村民自己给起的名字,但是,地图上面现实的,就是

  • 热门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9章发高烧不,他早就被仇恨充斥了内心。一切就在那一天,全毁了。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肚子,那里冰凉,早没了孩子的温度。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第二天,刘嫂发现她,将她挪到床上,开始发高烧。萧寒回来,看见她脸颊绯红,嘴里嗤嗤喃语。“医生来没?”“回先生,医生看过了,说是发高烧,最好去医院打吊瓶……”刘嫂一边说一边悄悄抬眼看萧寒的脸色。“不用了,让医生直接在这里打就行了。”萧寒淡漠的说道,“你去熬碗粥来。”刘嫂点头,去了。萧寒走上前,在

  • 热门小说《田野艳行》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田野艳行》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田野艳行第009章玉米地里的干活“那也得我先看婶子的!”吴青扬分开玉米秸,笑眯眯的穿过去,来到近前这才看到了杨秀琴胸器的真面目。一个字,球!那身上的花格子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上面,红色的大罩罩在下面托着,不过看上去每一秒都处在崩塌的边缘,只是吴青扬不知道,如果去除了里面那道红色的依托,这两座超级火山会不会立刻坠到裤腰带的地方啊?“婶子你这个真大!”杨秀琴瞥他一眼:“想看?”“嗯,想看!”杨秀琴也不含糊,直接撩起了紧贴在身上的花格子衫

  • 热门小说《乡村奇遇记》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乡村奇遇记》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乡村奇遇记08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旁边的西山村卫生院之中。卫生院很简单,分前后两院,前院看病的地方,处理一些简单的疾病,后院正是住宿的地方,这里有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同时划出三间单间给村官居住的。从苗丽娜这里得知,今年这里有三明村官,除了苗丽娜和萧铁柱之外,还有一名女生村官,是村支书的秘书,苗丽娜是村长刘大头的秘书。“哎呀,小苗这是谁啊?”苗丽娜和萧铁柱刚踏入卫生院,卫生院之中就传来一声娇嫩的声音。一名衣着时尚的少妇走了出来,少妇穿着一件淡紫色

  • 热门小说《荒岛遇桃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荒岛遇桃花》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荒岛遇桃花008章梦里温柔乡一秒记住,为您。我爬起来,把火堆往里面移了移,靠近她们再次躺下了。淡淡的体香环绕着我,风雨很大。我却安定下来,慢慢睡着了。梦中,我被狂风席卷,跌进了一条大河。冰冷的河水包围了我,我快要冻僵了,手脚不听使唤,向着河底深深坠了下去。“啊……”我发出惊恐的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鬼叫什么!讨厌!”陈丹青的声音,遥远的像是从九霄云外传来,模糊的难以分辨。“他的牙齿在打颤……啊!他发烧……好烫啊……”萧宁儿的声

  • 热门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是我的情劫第8章明明是你“林婉瑜你装够了没有?明明是你……”“这话应该是我问你!苏沐晓你装够了没有!”苏沐晓话未说完,就被沈问之恨恨打断,他眯着一双冷眸,面色冷峻的盯着苏沐晓,一字一字道:“今天是八号,是婉瑜的生理期,别说不能碰凉水,她也根本没那个力气去端一盆水!”苏沐晓的嘴角抽了抽,没力气端一盆水?她很想说刚刚林婉瑜拉她起来的时候力气不还蛮大的吗?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沈问之摆明了就是站在林婉瑜那边的,她再怎么解释沈问之也不会相

  • 热门小说《欲望之城》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欲望之城》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欲望之城第008章欺骗妻子要是没有今天的事,就算在街上遇到张玉佳,张业不会想到这个气质女人会和不同的男人做,甚至会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好女人,所以对于他平时看过的女人,张业倒是有些担心了,会不会有些他认为很洁身自好的女人其实也在参与交换,或者在外面有野男人呢?看着张玉佳,张业就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在张业心中,周璐也是一个很顾家很洁身自好的女人,可是周璐有时候会出差之类的,那周璐会不会……想着妻子和其他男人乱搞,张业就皱起了眉头。对了,你

  • 热门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我的风情后妈第八章清纯的学妹徐哥,我跟小明这家伙比一场,你在下面给我加油啊,顺便指点指点,好久没练可能都生疏了!我们两人换了一套衣服出来后,华子这家伙在跳上擂台的时候跟徐蒙说了一句。不停摇头的徐蒙丝毫不顾及华子的感受,打击道:你跟小明差距还是挺远的,比比就算了,就别不自量力了,要我说,你家伙就是酒色过度。我跳上擂台,哈哈道:听到没有,什么叫做酒色过度知道不?你们两个最好别逼我啊!华子指了指我们两个,夸张的说道。徐蒙轻笑一声,等我们两个都准备

  • 热门小说《嫂子的诱惑II》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嫂子的诱惑II》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嫂子的诱惑II第八章真好看!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运动裤,徐东清楚的感觉到了钱慧兰那软软的翘臀而且,钱慧兰这么弯下身子,徐东的手指在钱慧兰的后背上游走的同时,只一低头,就看到了钱慧兰那条棉质黑色短裙的裤腰,还有,裤腰里面,那连裤丝袜的裤腰……青涩的小伙子,就算是看到一条款式奇特的内衣都可能引起反应,何况是这样子的一幕,徐东感觉全身的血液霎时奔腾起来,朝着那一部位奔涌而去好像一把钢枪般,死死的顶在了钱慧兰那两瓣肉臀中间,隔着衣物,钱慧兰都能感觉到

  • 热门小说《山野如此多娇》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山野如此多娇》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山野如此多娇第8章廖老大没错,吴良这小子还真砍过人,这家伙就是一个二愣子的脾气,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的家伙,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双亡,一个人流浪,在这个贫穷的山村里面,也属于那种最悲惨的一类人。有一次可能是饿晕了,刚好玉儿姐给了他一个梨子充饥,结果旁边几个大孩子故意过来欺负人,想要抢,那时候的吴良,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的狠辣,就好像是一个疯子一样,死死地抱着梨子不肯松手,结果被一通狠揍。小孩子打架吗,很正常,旁边的大人们也就乐呵呵的看着,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