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一夜钟情:总裁宠妻成瘾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9:14: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一夜钟情:总裁宠妻成瘾

第二章谁才是小三

  前所未有的疼痛和触电般的感觉席卷夏晚清的全身,让她感觉如在云端,那样不真实……

  夏晚清被手机铃声惊醒,这才发现原来只是个梦。小说一夜钟情:总裁宠妻成瘾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她还是会重复那个噩梦。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似乎成为了她内心永远无法抹掉的阴影。

  拿起电话,发现是闺蜜徐菲菲打来的。

  “什么事?”夏晚清淡淡开口道。

  自从两年前的事情发生后,她便对这个以前无话不谈的好闺蜜有了戒备。

  因为事发的那天晚上,是徐菲菲拉她喝酒,而且如果没有徐菲菲的房卡,那个光头又怎么能进入房间,差点夺走了她的清白呢?

  事后,夏晚清也曾和徐菲菲对峙过,可对方抵死不承认,她也没有证据。

  “晚清,好久不见了,我有点想你了,不如我们约个地方聚聚吧?”电话那边传来徐菲菲那有些做作的声音。163女性网

  “不用了。”夏晚清说着,便要挂断电话。

  “等等,其实,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半小时后,蓝山咖啡店。

  夏晚清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徐菲菲。“说吧,找我来什么事?”

  “晚清,其实我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请你帮忙。我们两个做了那么多年闺蜜,你一定会答应我的请求的,对不对?”徐菲菲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什么请求?”夏晚清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徐菲菲的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接着说:“晚清,你把俊驰还给我,好不好?”

  “徐菲菲,凭什么?”夏晚清眸光瞬间冰冷了下来,淡淡问道。

  “因为,因为我爱他,俊驰也爱我,晚清。你和俊驰在一起,对你们两个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所以不如你成全我们两个,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也算你做了一件好事。”徐菲菲说着,居然落下了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真是可笑!”看到面前表现得戚戚然的徐菲菲,夏晚清却泛上了厌恶,丝用更加冰冷的声音说:“假如你是真心爱他,那么当年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你就不会嫁给别人。163女性网现在看他东山再起了,就想要来捡便宜吗?”夏晚清毫不留情地数落道。

  一个为了金钱就去跟别的男人,现在转身要吃回头草,这种女人,是夏晚清平生最厌恶的。她觉得一刻也不想和这种女人多待,一句话也不想再和这种女人说了,于是起身拎起了包。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夏晚清说完,便要离开。

  “不要走!晚清……”徐菲菲见夏晚清要走,立刻起身拉住了她,接着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一张化验单:“晚清,事到如今,我只能告诉你实情了。我怀孕了,是俊驰的孩子。版权163woman.com

  徐菲菲的话如同在湖面上丢了一颗石子,立刻打破了夏晚清心中的平静。她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的脚步停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夏晚清转身,脸上漾起让人猜不透的神色。

  徐菲菲的眼中浮现出一抹狡诈和狠厉,接着说:“晚清,我早在一年前就跟前夫离婚了,半年前我在美国遇到了俊驰,是他让我回s市的。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也一直在一起,现在我怀了他的孩子,我不想让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我今天才来找你,就是想拜托你把俊驰让给我。”

  “啪”!

  徐菲菲的话刚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便丢在了她的脸上,她惊讶又气愤地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你,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我是正妻,而你是个勾引别人老公的小三!”夏晚清轻蔑地看着徐菲菲。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从刚才她进入咖啡厅开始,她的脸上始终是一副淡然的神色,而她的每个举动,每句话,又是那么的干练利落。

  在和夏晚清见面前,徐菲菲本来踌躇满志,然而现在,她却有些不确定了。这样的夏晚清,完全并不是她以前了解的那个单纯而且好欺负的女孩了。

  “晚清,我知道你为了俊驰付出了很多,然而,付出多并不意味着就能得到这份感情。俊驰他爱的一直是我,过去是,现在也是,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徐菲菲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向夏晚清,眼底却闪过一抹得意和讥讽,语言越发刻薄:“你知道为什么俊驰跟你结婚两年都不同房吗?他说就是因为他忘不了我,他没办法心里想着我的时候,还和另一个女人上-床!晚清,说起第三者,并不按照婚姻关系,而是在这场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

  “徐菲菲,两年不见,你变得更加巧言善辩了!”夏晚清的内心因为徐菲菲的话而变得气愤不平,然而两年的经历足以让她的表情依然平淡,即便她在感情上输了,她也不能在气势上输一丝一毫,尤其是输给徐菲菲这样的贱人。

  “俊驰知道你今天来找我吗?”夏晚清用审视的目光看向徐菲菲。

  “他,他当然知道。”徐菲菲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所以,我把这个录音拿给他听,你也不会介意咯?”说话时,夏晚清从包中拿出一只黑色的录音笔:“徐菲菲,并不是只有你会耍心机,我也会。”

  其实,徐菲菲今天是瞒着陈俊驰偷偷过来的,所以她知道,刚才这段录音绝对不能够让陈俊驰听到,慌忙之中,她伸手就去抢录音笔,而且一边抢一边叫喊道:“俊驰已经不爱你了,你又何必自讨没趣呢?马上把录音笔给我!”

  “别碰我!”

  夏晚清不想跟这个贱人废话,起身便要离开,然而下一秒,徐菲菲的身体就轻飘飘地倒下,额头径直碰撞在桌角上,顿时有鲜血流了出来。

  两个人的声响闹的有些大。咖啡店里的其他顾客于是开始嘀咕了起来:“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没素质啊,居然对一个孕妇动手。”

  “就是啊,自己的男人自己看不住,居然还舔着脸出来闹,要是我早干脆找个没人的角落吊死算了。”

  那些人的议论声并不是很大,却像是针一般刺进夏晚清的心,让她的心狠狠痛了几下,而跌倒的徐菲菲则洋洋得意的看着成为众矢之的夏晚清,继续装模作样地抹着眼泪。

  “徐菲菲,我们朋友一场。所以,我才对你一再忍耐。然而,这不代表我允许你踩着我的头上位。”

  “夏晚清,你……”徐菲菲听完,立即停止了哭泣,瞪着眼睛看着她。

  “我不管你是因为有了他的孩子,还是有什么别的企图。你只需要明白,他现在是我的老公,而你,永远只是一个遭人唾弃的小三。”

  夏晚清说完,便离开了咖啡厅。

第三章恶婆婆

  走出咖啡厅之后,夏晚清仰头看了眼天空,伸手摸了摸手上戴着的钻戒,那是两年前陈俊驰亲自给她戴上的,而且还当着众多亲朋好友的面立下誓言,要永远对她好。

  想起过去,夏晚清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誓言这种东西,还真是最一文不值的,一个徐菲菲,就让陈俊驰曾经的誓言灰飞烟灭了。

  开着白色的a6在街上行驶,夏晚清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车子驶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她并没有停下车。

  忽然,面前跳出来一辆红色保时捷,接下来是汽车轮胎忽然地面之间发出的巨大摩擦声,哪怕夏晚清已经及时踩了刹车,然而却依然无法避免两车的相撞。

  夏晚清懊恼的用力拍了下驾驶盘,忽然听到有人在敲打自己的车窗:“小姐,你懂基本的交通规则吗?”

  夏晚清将车窗摇下,看到车窗外的男人一米八七左右的个头,高挺的鼻梁、一双眼眸深邃不见底,英俊潇洒气度不凡,男人和她说话时,夏晚清能够感受到他身上那种王者一般凛冽的气息,那种气息让人靠近便觉得生寒。夏晚清感觉出,这个男人绝对不好惹。

  “对不起,我现在有急事,我把名片给你,这样等你的车修理好了,你给我打电话,该付的赔偿我绝不会少给的。”

  这种招惹不起的男人,夏晚清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溜,所以她说完这话,根本不等男人回应,直接发动汽车开走了。

  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的a6,戚天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揣摩不透的意味,嘴角勾起了一个优雅的弧度,他低下头看了一下手中的名片,眼前浮现的是夏晚清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庞。

  三年时间过去了,没想到还能再遇到她。

  接着他拿出手机:“帮我查夏晚清的资料,立刻。”打完电话,戚天承的嘴角又勾起一抹罕见的笑容。

  夏晚清,我看你这回还怎么逃出我的掌心。

  徐菲菲的逼宫、意外撞车,一连串的麻烦让夏晚清觉得疲惫不堪,她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此时婆婆王月敏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夏晚清回来,用极其不满的口吻问道:“你又去哪鬼混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居然才回来。”

  “路上不小心撞了车,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夏晚清并不想把白天和徐菲菲见面的事情告诉王月敏。

  “什么?撞了车?”王月敏一听说撞车,气急败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夏晚清面前指着她数落道:“俊驰刚给你买的新车,你就给撞了,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败家的女人。我们家俊驰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居然娶了你这样一个不会生孩子只会败家的媳妇儿!”

  王月敏说话时,保姆张妈端着一个小碗走了过来:“夫人,中药煎好了。”

  “放在这吧。”王月敏见张妈出来,才么有继续咒骂夏晚清,只是用命令的口吻冲夏晚清说:“把这碗药给喝了。”

  “妈,我没病,为什么要喝药?”夏晚清闻到了那一股浓浓的中药气味。

  “你没病?你没病会嫁入我们陈家两年都生不出孩子吗!”王月敏用极其不耐烦的口吻说道:“你跟俊驰结婚都已经两年了,整整两年了啊,你的不争气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要不是俊驰替你求情,我早就把你赶出陈家了。”

  夏晚清听着王月敏的话,心头又是阵阵苦涩和难过,婆婆一直抱怨她没生孩子,从她嫁入陈家就一直对她很不满,现在居然还逼她喝药。然而夏晚清心里清楚,即便喝再多的药液根本无济于事,她和陈俊驰根本没有同房过,怎么可能生得出孩子来?

  “妈,这药就罢了,没有喝的必要。”夏晚清平静道。

  可王月敏一听夏晚清的话,却立刻暴躁了起来,指着夏晚清吼道:“什么叫没有必要?我辛辛苦苦给你弄的药,你居然不喝!”

  这个儿媳妇她真是越来越反感了,当初同意儿子娶她是看她朴实本分,然而结婚之后,这个儿媳妇不对她和儿子卑躬屈膝的也就罢了,居然还生不出孩子,一想到自己儿子都快三十了,居然还没有孩子,王月敏便一时间气愤难当,一把将保姆手中的药抢过去,厉声道:“把她给我按住,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喝,那我就灌给你喝!”

  保姆当然不敢违抗王月敏的话,于是将夏晚清的双手给绑住,夏晚清极力挣扎,可她的力气却不及身形粗壮的保姆。

  “妈,我没病,不需要喝药,放开我!”

  夏晚清的心中满是恐惧,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让自己来承担后果?

  “这有没有病可不是你说了算,看你这副目无长幼,冲我大喊大叫的样子,我今天就替你去世的父母好好教育教育你,否则以后,你还不知道会无礼到什么程度!”

  王月敏右手捏住夏晚清的下巴,将盛中药的碗朝她嘴里倒,同时恶狠狠道:“喝,给我全部喝下去。”

  然而,夏晚清紧紧抿着嘴唇,黑糊糊的中药沿着下巴全都流到了脖子里。王月敏见夏晚清这样执着而倔强,眼中闪过一抹凶狠,扬起手便要打她。

  就在这时候,门口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闻言,保姆下意识地松开了钳住夏晚清的手。王月敏脸上的狠辣也瞬间消失,将手中的碗递给保姆,极其心疼的说道:“儿子,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是不是又加班了?饿了吗?我这就让张妈给你做饭吃。”

  陈俊驰看了看蹲在地上不停干呕的夏晚清,又看了看端着药碗站在一旁的保姆,立刻就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妈,我不饿,今天晚上我还得和晚清参加慈善晚宴,我们先上楼了。”陈俊驰说完,就扶起一旁的夏晚清,上楼去了。

  看到儿子这样护着夏晚清。王月敏的脸色更加难堪了,对夏晚清的不满顿时又增添了几分。

  “夫人,那这药是要倒掉吗?”保姆问道。

  “不要倒掉,找机会再让她喝掉。别以为有俊驰撑腰就可以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了,我会让她知道我这个婆婆的威严的。”王月敏说完又坐回到了沙发上看电视。

第四章逼上门来

  房间里,夏晚清站在衣橱前,把今天晚上晚宴准备穿的衣服找了出来,而陈俊驰则坐在床边,看了眼夏晚清,叹气道:“晚清,妈她做得的确有些不妥,可是,她也是想要早点抱孙子。”

  听着陈俊驰的话,夏晚清拿衣服的手兀然停下,慢慢转过身,声音有些冰冷:“她想要早点抱孙子,就非得来逼迫我吗?陈俊驰,我们俩的事情,你最清楚了。”

  她现在还记得新婚夜,自己褪去所有的衣服,来到陈俊驰的面前,他却说他不想要伤害她,想等她习惯了,再和她做夫妻间的事情。

  她一直都以为那是陈俊驰对自己的爱惜,可联想到白天徐菲菲的话,她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不碰自己,根本不是因为爱惜自己,恰恰相反,是因为不爱。

  此时的夏晚清,不想再和陈俊驰有太多的纠缠,于是拿过衣服就冲着浴室走去。可是刚走了两步,却被陈俊驰拦住:“我们是合法夫妻,你换衣服不用避开我吧。”

  “陈俊驰,你还记得我们是合法夫妻啊!”夏晚清的脸上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既然你记得我们是夫妻,又为什么在外面留情,让别的女人怀了你的种呢?”

  “晚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俊驰听到夏晚清的话,眉头不禁一皱,接着故作平静道:“我知道今晚妈做的是有些过了,不过,你也不能这样冤枉我啊。”

  “冤枉?”夏晚清冷笑了一声,说道:“今天我见了徐菲菲,她说她怀孕了,你的。”

  在徐菲菲这件事情上,夏晚清不打算再装作不知道了。那个女人毕竟是怀孕了,就算她现在不摆明,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也是迟早的事情。

  “什么?”陈俊驰听了夏晚清的话,脸上立刻浮现出愤怒之色,一把抓住了夏晚清的手腕,厉声道:“夏晚清,你是不是找菲菲的麻烦了?”

  夏晚清看着陈俊驰这样的态度,心脏又是一阵剧痛。原来自己的老公居然还有对女人这样紧张的时候,只是这个女人不是她。

  “你明明都知道她怀孕了,居然还去找她的麻烦,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狠毒!”

  夏晚清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在听了陈骏驰的话之后彻底熄灭了,她脸色涨红,不受控制一般地冲着陈俊驰喊道:“陈俊驰,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就是个心狠手辣十恶不赦的罪人,只有你的菲菲才是娇小可爱需要保护的女人?”

  夏晚清说完,就从衣橱里拿过的自己的包,从里面翻出了录音笔。按下播放键,很快徐菲菲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听完了整段对话,陈俊驰的脸色变得极其难堪。

  “到底是谁在找谁的麻烦,你听清楚了吧?”夏晚清说完,直接将录音笔丢到了陈俊驰的面前。

  “晚清。我和她……”陈俊驰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责备夏晚清的一番话,想要说点什么让夏晚清宽宽心。可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接着保姆张妈的声音传来:“少爷,少奶奶,有个女人来了家里,说她有了少爷的孩子,现在要见少爷……”

  陈俊驰闻言,脸色顿时一白,接着毫不迟疑地打开房门冲了出去,看着那样迫不及待的男人,夏晚清的眼中浮现出绝望之色。

  她也下了楼,看到婆婆王月敏此刻正满脸笑容坐在沙发上,而她的对面则坐着徐菲菲,此时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而在徐菲菲的旁边则坐着自己的丈夫陈俊驰。

  徐菲菲十分做作地对王月敏说:“伯母,这是化验单,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俊驰的骨肉了。”

  徐菲菲将那张化验单递到了王月敏的面前,这个一向自己恶毒严苛的婆婆此时却是一副慈眉善目的神色,把化验单接过来之后居然还笑着对徐菲菲说:“好好好,我们陈家终于有后了。”

  看到夏晚清从楼上走下来,王月敏立刻换做阴沉地面孔说道:“哪像有些人,嫁到我们陈家两年多了,居然连个蛋都没下出来,真是恬不知耻。”

  徐菲菲也看到了夏晚清,于是立刻站了起来,怯生生道:“晚清,对不起,我本来是想要听你的建议,把这个孩子打掉的,可我实在不忍心就这么害死一个无辜的小生命,所以,我才来找俊驰的,你放心,我不要什么名分,我是真心爱俊驰的,只要让我给他生下这个孩子,我别无所求。”

  “什么!”听完徐菲菲的话,一旁的王月敏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夏晚清大声骂道:“夏晚清,没想到你这么狠毒。自己生不出来孩子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威胁菲菲打掉我没出生的孙子,我告诉你,菲菲肚子里的是我们陈家的骨肉,一定要生下来。如果你敢阻拦,我就立刻让俊驰把你赶出家门。”

  “我什么时候说让你把孩子打掉了?”夏晚清对王月敏的刻薄叫骂完全不理会,反倒用很坦然的目光看向徐菲菲,声音冷漠却又不失气度:“反正婆婆她也觉得我生不出孩子,既然你想给陈家生,我当然是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制止呢?”

  没有料到夏晚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徐菲菲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个女人怎么总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呢?

  “那你的意思,就是同意我生下这个孩子了?”徐菲菲试探着问道。

  “当然了,你是给我老公生孩子,我怎么会阻拦你呢?再说就算我想,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啊。”夏晚清看了看面带怀疑之色的王月敏。继续道:“反正我白捡个宝贝儿子或者女儿,我还赚了,为什么不同意呢?”

  “你休想!”听到夏晚清这样说,徐菲菲再也忍不住,蹭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满是不甘心不情愿的神色。

  “怎么,不肯了?刚才不是还说只要能生下这个孩子,你怎么样都没关系吗?”夏晚清淡淡看着脸色涨红的女人,用有些质疑的口吻问道。

  而听了夏晚清的问话,陈俊驰和王月敏也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徐菲菲。

一夜钟情:总裁宠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夜钟情 或 总裁宠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情难自控12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12章小说书名:情难自控第十二章偷听我知道何风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一定会亲口的告诉何奕鸣,要和我结婚的消息。对于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这一天晚上,何风吃完饭之后,迟迟的都没有回到我们的房间。我的心兴奋的快速跳动着,有种预感告诉我他一定是去找何奕鸣谈论我们的婚事了。想到这里,我在房里再也坐不下去。这场我精心安排的好戏,我又怎么可以错过呢。我换上轻便的睡衣,光着脚出了房门,走下了楼梯。果然,客厅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我将自己的身体隐匿在楼梯的暗处,竖起耳朵,细细的聆听着从客厅里面传来的

  • 风生水起12章

    原标题:风生水起12章小说名字:风生水起第十二章旧棺埋新骨老严的贼耳朵特灵,一听有什么宝贝东西,跟耗子见了肉似的,跨步跳进石棺里头。“怎么的?那李有财还给咱留下点好东西?”哪还有什么宝贝,这石棺里头除了一条红色的丝绸垫布,连个铜板都不见。老严期盼地看过来,我指了指石棺壁上刻着的地图,石棺内侧其他位置没有,唯独我眼前的有,上面用行楷字写了三个字:鬼谷图。“老严,古代石棺里头,都刻这种图?”看着跟黄河十八道拐似的,九曲回肠的道路,应该是十分偏僻的地界,如果说真是什么藏宝图的话,恐怕也是艰难险阻的所在

  • 妻子的秘密12章

    原标题:妻子的秘密12章小说:妻子的秘密第十二章,报复!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去找李天了,我自然要快点行动了,今晚上安琪就要陷害李天了,不过我上次带着面具差点没打死李天,这次必须用真人的样子,千万不能让李天认出来。不然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我来到了酒吧里,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这里依然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换好了衣服后这时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吓了我一跳,我急忙转身看去。是黄鱼踹的我,我是红姐聘进来的人,但是红姐是主管,而黄鱼是我的组长,专门负责我的还有别的服务员的管理。他看到我回头看他瞪着我说道

  • 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

    原标题:最强大帝在校园12章小说:最强大帝在校园第十二章杀手来袭“小宏,遇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饭桌上,林宏一家人吃着饭,林宏脸上露出点点笑意,直看得李芸以为自己儿子发神经了。“妈,没事,你做的糖醋排骨真好吃。”林宏夹着一根青菜说道,神情竟是有点憨傻,这一刻的林宏看起来才真的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过,如果林宏此时的表情被他前世干掉的那些敌人知道的话估计要在心中感到委屈了。这个憨货真的是无极帝主吗?劳资当年怎么就被这个憨货干掉了?“你小子不是谈恋爱了吧?”林朝军问道,他心中疑惑,总觉得林宏这

  • 百鬼夜行12章

    原标题:百鬼夜行12章小说名:百鬼夜行章十二老猞猁林玉儿实际年纪比我要大三岁,今年已经二十六,与她师父闯荡江湖多年,不敢说是老油条却也是鬼道高手。本事不在我之下,实战经验还要比我高哩。一一介绍完了。我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底,她这几年果然没有白准备,对于对付那鬼王有了几分信心,“你的本领与我相差无几,想来实战必然比我要强,一般鬼王的话,咱俩应该能够对抗。”不在慌乱,但林玉儿的为人却让人哭笑不得,“师父叫什么名字啊,看来来头不小,我听听,怎么就培养出你这样的骗人精。”“不许说我师父坏话。”林玉儿媚眼一眨

  • 乡村小神医12章

    原标题:乡村小神医12章小说名字:乡村小神医第十二章:新房完工赵齐贤一个人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一番云雨过后,身体格外畅快,身体懒洋洋的不想动。心里想着,再过几个星期就是山货完全成熟的时候了,是最合适采摘的时候,这几天还是先把自己这房子给修建好,村里的刘大脑袋的建筑队也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自己点头就可以开工了我。赵齐贤第二天一起来吃了早饭就开始干修建房子的事,把屋子里的东西全部一股脑扔进仓库,在赵麻子遗物里找到的那本医典也被他随手扔到了仓库的柜子里,仓库透风,不用担心潮湿的问题。赵家村挺小,赵齐

  • 求邪12章

    原标题:求邪12章小说:求邪第十二章猫踪围墙那边就是一片被拆掉了的废楼,赵宣就躺在废墟的边缘上。等我赶过去时,心里忍不住一沉——赵宣前胸、下腹被人捅了不下二十刀,到处都是血糊糊的窟窿,肚子上甚至还有翻出来的内脏。赵宣虽然没死,却也只剩下了一口气,嘴里还翻着带血的气泡。他拼命想要抬起来的手,却仅仅往远处指了一下,就重重地垂落了下去。我抽身往赵宣所指的方向追出一百多米之后,眼前忽然闪过了一道黑色的人影。我瞬时抬起弩箭向对方射了过去,离弦而去的劲弩疾飞十米开外,那道黑影却仅仅在弩箭前面晃动了一下就消失

  • 倾城时光只与你12章

    原标题:倾城时光只与你12章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2章受不了他强来我的突然难受得不行,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和傅言殇接触多了受了他的影响,等再看沈寒的时候,我竟能硬生生压下愤怒,投给他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想打电话给傅言殇就尽管打吧,我为什么要知道孩子的尸体放在哪里,我要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做什么?”沈寒一听,脸色当即沉了下来,似乎我突然的平静和淡漠让他很不习惯。“秦歌,我记得你曾经爱这个孩子如命。”他缓了缓表情,第一次卯足了耐心跟我说:“只要你愿意,孩子以后我们还会有的。”孩子还会再有的?他究竟是自

  • 爱你,倾尽一生12章

    原标题:爱你,倾尽一生12章小说书名:爱你,倾尽一生第12章金牌医生为顾浩宇做手术龙骁一脸冰冷,没什么反应。顾知夏有些无奈,这男人就跟个冰块一般,也许,他根本理解不了‘人’的想法吧?吃完早餐,顾知夏的手机响了,是医院打来的,说是一会就安排顾浩宇的手术,让她过去签字。她昨天没开车过来,匆匆来到门口,希望龙骁能送她过去。“上车吧。”龙骁喊了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顾知夏赶紧钻到车里,系上安全带,“刚刚医院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要安排浩宇的手术,能先送我一下不?”龙骁点头,轻轻嗯了声,摇下车窗,点燃了一根

  • 绝品小农民12章

    原标题:绝品小农民12章小说书名:绝品小农民第12章林浩暴怒放着的两个鱼竿,也是老林头给做的,虽然这鱼竿可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里掺杂着林浩和他爷爷的回忆,这鱼竿还是林浩前天在这钓了鱼,因为临时有点急事,才没有把鱼竿带回家,有人要是动了这鱼竿,那铁定一顿打是少不了的。四个人已经上岸,马上就拿起鱼竿,还有模有样的把鱼线往水里一扔。正在几人得意之时,林浩从旁边走了过来,见几个陌生人在摆弄他的鱼竿,顿时就怒火中烧,对着他们大叫一声道:“谁他妈让你们动的,赶紧把鱼竿给老子放在原处。”“咦?这是那个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