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我本将心照明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3:29:3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本将心照明月
第二章 新玩物

那家店面属于大开的那种,有两张门,但是实际上店铺的面积并不大,估计不足一百平米,属于中型店面,不过这对乔温盈来说已经足够,最重要的是,在这家店铺的后面有一个小型的四合院,院子并不大,出去主屋就只有四间面积不大的屋子,院子中央是一个天井,里面种着一些花草,还有一个葡萄架,看起来倒是静雅别致。163女性网

老板告诉乔温盈,玉石街这一片都是这种格局,店面后方都是连着四合院的,这样的房子和店铺在整个玉都也就这一带才有,而且价格都很高,所以很少有人能够买得到,他的这家店铺也是因为生意亏本迫不得已才会想到把这家店铺卖出去。

乔温盈对这家店铺挺满意的,她要的正是这种整体店面,贵精不贵多,她要开的是高档翡翠店,店面不需要很大,最重要是要方便实用,如果买下这家店铺,将来翡翠店开张之后,店里的员工可以直接在店铺后面的四合院里作息,雕刻师傅也可以直接住在店里,不用四处跑动,也省去了麻烦。

“赵老板,我和您说实话,这家店我很满意,我刚刚来的时候也在这一带看过了,环境优雅而且非常有韵味儿,很适合做古玩生意,您开个价吧。”四处看了一圈之后,乔温盈坐在了店铺里笑着说道。

赵海华给乔温盈倒了一杯茶,沉默了一下这才开口:“乔小姐是个爽快人,我也就不矫情了,这家店我本是不愿意卖的,这是我祖上的产业,从我父亲手里转到我手里也有二三十年了,如果不是资金紧缺,我是真的舍不得卖掉它。我之前就说过,我要的价格不便宜,一千二百万不二价,如果乔小姐觉得价格不合适,那就当是来我这里串串门子,别的就不用多说了。”

乔温盈的嘴角微微抿了抿,一千二百万的价格确实不便宜,虽然乔温盈手里有钱,可也不愿意做冤大头。版权163woman.com

来之前乔温盈也看过不少店铺,浦东那一边两百五十平米的大店面转让也不过一千三到一千五百万,这家店铺并不大,虽然搭送了一个小型四合院,但是那个四合院整体价值肯定不值五百万,这让乔温盈忍不住沉默了下来。

“这事不急,乔小姐你可以回去考虑一下,如果你想买的话再和我联系。”赵海华也知道自己的那个价格不低,之前有好几个来询问店面转让的人都被他开的那个价格吓走了,乔温盈算是最淡定的一个了。

乔温盈想了想也对,店铺不可能一天就看好,回去和韩媚赵筌立两人商量一下再说也不迟,于是点了点头,又和赵海华寒暄着聊了一阵,这才离开。

心里想着事情,乔温盈便有些心不在焉,走出赵海华的那家店铺,迎面就撞到了一个女人身上。

“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乔温盈道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辱骂声打断。

“你个小比昂,你走路不长眼的吗?才这刚刚买的新鞋就被你踩了,你妈没有教过你走路要看路的吗?”略带玉都地方口音,一抬头乔温盈就看到了一张妖艳的脸,抹着厚重的香粉,身上的衣服件件都是名牌,一看就价值不菲,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那个女人整体看起来气质倒还算出众,就是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嘴一开腔,瞬间让人倒足胃口。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小姐,我踩到你是我不对,可你也不应该骂人吧?”乔温盈皱紧了眉头,她并不想和这个女人多做纠缠,可是看这女人指着自己骂人还不依不饶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开口回了一句。

“你踩了我难道你还有理了?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人吗?我这鞋子三万多块你赔得起么?”那女人一脸傲气地抬起了下巴,看着乔温盈一身森马的运动服不屑地嘲讽道。

三万多块?乔温盈弯弯嘴角,确实是有不少钱,反正她是舍不得穿着双三万块的皮鞋在街上走的。乔温盈没有和人吵架的经验,况且面对这样陌生的女人她也没有和她吵架的心情,索性不再搭理她,侧过身就准备离开,不想那女人却是意犹未尽,拽住了乔温盈的手臂不肯让她离开。

“怎么,踩了别人的鞋子不赔礼道歉就想走?”那女人冷笑地看着乔温盈,似乎打算和她较劲到底。

乔温盈强压下内心的不悦,转过身来看着那女人冷笑道:“小姐,我好像最开始就已经给你道过歉了吧?你一开口就骂人,我有说过你没有素质吗?我看该道歉的人是你吧?不就是三万块一双的鞋吗?你在哪里买的,我赔你一双行了吧?”

“赔我,你赔得起吗?”那女人看了看乔温盈拎着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包,本能地就觉得乔温盈不是什么有钱人,顿时不屑地轻嗤一声,哂笑道。

“不过区区三万块,乔小姐若是赔不起,我看玉都有一大半的人要去跳楼了。小说我本将心照明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这时候忽然从一旁的一家店铺里走出来一个人,看着乔温盈冷声道,“乔小姐你说是吧?”

“问印!”那个女人见林问印走了出来,脸上露出欢喜来,双手如水蛇一般缠绕了过去,直接就抱住了他。

乔温盈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撞到林问印,心中有些打鼓,不知道林问印到玉石街来做什么,更让她担心的是,如果林问印知道自己是来看店面的,会不会被他横插上一杠子?

乔温盈非常清楚,这事不是不可能,而是非常有可能,林问印在自己手里连着输了两次,只怕早已经怀恨在心,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若是她盘店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肯定还会惹出不少风波来。

“林先生,这不过是一场误会,如果你女朋友的鞋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只管找我,我赔她一双就是了!”乔温盈的脸上挂着疏离的笑意,一双眼睛却警惕地盯着林问印。

“乔小姐说笑了,上千万的毛料输给你我都不介意,不过是一双三万块的鞋子,不值几个钱。”林问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乔温盈,“玉都真是小,想不到居然在这里也能碰到乔小姐,不知道乔小姐今天到这里来办什么事?”

乔温盈闻言脸色有些不自然,忙身手捋了捋刘海掩饰住她眼中的那一丝慌乱,笑道:“不过是随便逛逛,看看有什么古玩可以入手收藏,怎么,林少对我这么关心不怕你女朋友吃醋?”

这话一出口,那个如牛皮糖一般黏着林问印的女人脸色微变,侧过头来嫉恨地瞪着乔温盈,乔温盈似笑非笑地看了林问印一眼,直接转身就朝着街巷外头走去。

林问印一脸阴沉地看着乔温盈的身影消失在玉石街拐角,这才甩开缠着自己手臂的女人,快速地掏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

“给我查查,那个姓乔的女人今天到玉石街是来做什么的!查到之后立马给我回电话!”

林问印那气急败坏的口吻吓了旁边的女人一跳,她怀疑地朝着街口看了一眼,不解地问道:“怎么这么生气,和那个女人有关吗?她是谁?”

林问印的眼中迸发出了怒火,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老子这次去平洲赌翡翠,买回来的毛料块块都切垮,肯定是这个女人在捣鬼!妈的,这个贱人!敢阴老子,老子一定要玩死她!”

第三章 你不明白

乔温盈回到家中就和韩媚赵筌立讨论关于玉石街店面的事,把她看到的具体情况说了一遍,又把浦东其他地方的店面价格情况进行了比较。163女性网

赵筌立在考虑了一番之后,认为一千二百万还算合理,一来玉石街无形中会给那个店铺带来收益,二来那个四合院也确实很方便,比其他的店铺要合适得多,虽然店铺不够大,合理利用起来的话也是一个不小的面积了。

韩媚是一个比较大方的人,她觉得只要乔温盈看上了,钱不是问题,一千二百万不算贵,最重要的是那个店铺对她们来说很合适,不会显得很高调,却也不是在那种酒香闻不见的巷子里。

见那两人都很看好玉石街的那间店铺,乔温盈这才拿定了主意,打算明天去好好和那个赵老板谈谈。

“赵老板,好久不见,最近可好啊?”

傍晚时分,赵海华正在店里忙,店里进来了一个人,他最近被琐事缠绕,加上店里的事情,简直是焦头烂额,没有多少闲心来应付那些串门子的人,所以听到有人叫他的时候,他很有些不耐烦。

不想一抬头就看到林问印走了进来,赵海华心中纵然不高兴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将不满的情绪压在心底,他嘴角的笑有点僵硬:“哟,今天这是哪股风把林少给吹到我这小店里来了?”

林问印看赵海华一脸颓丧的样子,就猜到他大概为了转让店铺的事情弄都一身疲惫了,想到自己来店里来的目的,林问印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更自然一些:“赵老板,我今天来您这儿也不是来废话的,我听说您这家店铺准备转让,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买下来?”

赵海华感到有些意外,林家在玉都的店铺产业可不少,光只说玉都的古玩市场,林家产业就几乎占去了四分之一,根本犯不着来买他的这个孤零零的铺子,也不知道他闹这一出是为了什么。

“林少您这是想……”赵海华失了一会子神,话说到一半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事实上他平素是最瞧不起林问印这种二世祖的,富二代出身的林问印在玉都可以说是典型的纨绔子弟,嚣张跋扈张狂自负,谁也不放在眼里。阅读163woman.com

不过赵海华也很清楚,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人,犯不着和林问印这种人过不去,要知道像林问印这种二世祖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一旦招惹了他们,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在他们受伤赵海华肯定讨不了好果子吃。

“我这是想做什么赵老板不需要知道,我只问赵老板,您这店卖不卖?”林问印冷冷地看着赵海华,似乎他下一秒不答应,他就要来硬的一般。

“林少,不是我不打算卖,我这边刚刚答应了一个看铺子的,给她考虑三天时间,我是做生意的,平时做事最是讲究原则,若是失信于人,我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啊。要不您再等两天,如果那边没有和我联系,我就同意把这铺子卖给您,怎么样?”赵海华试探性地和林问印打商量,他也不知道林问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突然跑过来要盘下自己的这家店,他实在有些束手无措。

“赵老板,您这是不打算给我面子啊?”林问印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这家店您不卖给我,还有谁敢买!”

这话一出口,赵海华直接就变了脸色,拧眉看着林问印,紧握的双手手指泛白,沉默了半晌也没有开口。

他就知道,这个二世祖惹不得,可是林问印这话实在欺人太甚,他赵海华卖的是自己的店铺,干林家什么事?他仗着林家的威慑跑到自己的这家店里来故意捣乱,这未免也太没把他赵海华放在眼里了!

如果林问印和他好好说话,或许赵海华还会同意卖给林家,就当送个顺手人情,可是林问印不该一开口就威胁恐吓,赵海华在玉石街滚爬多年,也不吓大的。

“林少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卖我这店您也想要干涉不成?”赵海华的脸色沉了下来,也不再对林问印陪笑脸说什么面上的漂亮话了,直接撕破了这张脸,反正他这家店就要转让了,以后和林问印碰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字面上的意思,赵老板不会不懂吧?”林问印皮笑肉不笑地反问道。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赵海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接起电话,听了几句之后就打断了对方,不温不火地说道:“乔小姐,如果你真的想要买我这个店铺,明天请准备好三千万到我这家店里来,我们直接面谈。”

说完赵海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转过头十分淡定地看着林问印:“林少,我一视同仁,这家店三千万,如果你想要的话,三千万我们直接谈合同!”

“三千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林问印一听到这店铺居然要三千万,脸眼中的神色瞬间阴沉,铁青着一张脸瞪着赵海华。

“我还是那句话,这是我的店,转让是你情我愿的事,我出三千万,您要想要就买,不想要就请出门左拐。不好意思,今天店里要打烊了,我这就不伺候您了!要买钻石还是要买铺子,明天请早!”说着赵海华看也不看林问印一眼,直接就转身进了内堂。

林问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见赵海华果真就收拾东西要走,他也不好一直干杵在这儿,索性等着明天过来和乔温盈对峙。

他就不信,乔温盈会甘愿花三千万买这么个不值钱的破店!如果她真买了,正好也让乔温盈掉掉血,反正亏的不是他,如果她不买,那他林问印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破坏了乔温盈的盘店计划,如此正好如了他的意!

赵海华在收拾完东西开车回到家里之后,就急忙给乔温盈打去了电话,乔温盈听说了赵海华的解释之后沉默了下来,她的猜测果然是对的,那个林问印就是想要找她麻烦,不然不会专门去查她去赵海华的店铺这件事。

想了想,乔温盈对赵海华说道:“赵老板,这件事和您没有什么关系,林问印是冲我来的,不瞒您说,我这边和他有些过节。他大概是看到我想买您的店,所以想在我和您谈妥之前先下手为强。您若是真的急于脱手的话,不如就让给他好了,我想要的铺子再慢慢找。”

赵海华对乔温盈的印象不错,尤其是现在她不仅不怪自己出尔反尔,反而因为不想牵累自己而选择主动退出,这让赵海华颇为感激,忙道:“乔小姐您这说的什么话,我老赵虽然生意做得不行,但是做人的准则还是有的,言而无信这种事我不会做的,既然咱们事先谈好了是一千二百万,咱们就按一千二百万签合同。”

乔温盈笑道:“赵老板,不是我说,您把林问印想得太简单了,明天他肯定会到铺子里来,就算咱们不在铺子里谈生意,如果让他知道你用一千二百万卖给我,时候他肯定也会找您麻烦的!”

赵海华闻言叹息了一声,两人都没有说话,乔温盈这个时候对林问印简直恨得咬牙切齿,可是林家家大业大,财势都能压死人,她不想因为自己和林问印的纠纷而牵扯赵海华下水。

其实乔温盈特别想要赵海华的那家铺子,无论是从交通还是环境设施都可以说非常高档,可是林问印这么一搅合,她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三千万这个价格实在有些贵了,可是她又不想错过这么好的店,估计这一次若是没有谈好,下一次再想遇到就难了。

第四章 知道就好

虽然知道那个店面极有可能会被林问印收入囊中,但是第二天一大早,乔温盈还是去了玉石街,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没有想到林问印比自己到的还早,就翘着二郎腿坐在赵海华的店里,看到乔温盈进来,斜睨了她一眼,象征性地扯了扯嘴角算是打招呼。

乔温盈故作不知,惊讶地看着林问印:“林少,这可真是巧啊,又碰上了。”

林问印冷冷地看了乔温盈一眼,鼻子里冷嗤一声,满眼不屑的神色。见他这样的表情,乔温盈也不会自讨没趣,便不再搭理他,转而站在店里四下打量起来。

不多时,赵海华就从内堂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叠文件,看到乔温盈站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来:“乔小姐来了,哎,您别站着啊,坐啊!”

客气地道了谢,乔温盈就坐到了林问印对面的沙发上,赵海华把那一叠合同文件分开,上面那份递给了林问印,下面那份递给了乔温盈。

“这是我立的合同,我之前已经说过,这是我赵家祖宅,铺子也是一直沿用下来的。玉器街这一片是做什么的两位一定清楚,就不用我多说了。那个合同书上写的都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这些年这条街的老板们都会不自觉地守着它,如果两位真的要买我的这个铺子,先看看我的那个合同吧。”

赵海华淡淡地看了林问印一眼,林问印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打开了那份合同文件。

乔温盈也翻开看了起来,里面的条款并不多,除去三千万的转让价格不再变更之外,开店之后的诚信问题以及服务条款赵海华也一一做了详细地规定,还有一条就是这条街上除去珍宝古玩外,不允许做其他的生意,比如服装餐饮这些都不被允许。

这些都可以同意,乔温盈只是想开一个小翡翠公司,并没有其他别的想法。

不料在翻到房产证明复印件的那一页时,乔温盈却是愣住了。那张印着房产证复印件的A4纸上,除了这家百平米的店铺之外,居然还有一个豫园山庄的宅子。

这让乔温盈感到诧异无比,她忍不住抬起头朝着林问印看去,眼见他三两下就把合同翻到了最后一页,几分钟的功夫已经把整份合约都看完了,但是他的神色间并无不妥,似乎根本没有看出那个复印证件有什么不对劲。

“合同两位都看完了吧?”见两人都没有说话,赵海华开口说道,“我已经说过,三千万价格,如果两位谁愿意买,我这个铺子就交给谁。”

乔温盈心下觉得奇怪,下意识地去看赵海华,却看到赵海华偷偷朝着她使眼色,乔温盈脑中灵光一闪,心中微微思量就想清楚了问题的关键,眼底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来赵海华在合同上动了手脚,她手里的这份合同与林问印手里的合同不一样。林问印的那份合约上只有一个店铺,而她的手里却多了一套豫园山庄的宅子。

不过乔温盈的心中还有有些疑惑的,她可是很清楚,豫园那边的房子都是老宅子了,一个足有四五百平的宅院,没有两千万肯定拿不下来。再加上赵海华的这个一千二百万的店铺,如果赵海华真的打算把这两处宅子都卖给自己的话,只怕他是要吃大亏了。

林问印双手环胸,抬起眼看着乔温盈没有说话,他在等,等着看乔温盈同意还是拒绝。

不过以他对乔温盈的了解,乔温盈是绝对不可能甘心被人宰的,这个店铺也就值个一千万的价钱,现在足足涨了三倍,如果乔温盈真的签下这份合约花三千万买下了这个铺子,她绝对要呕死。

乔温盈这个时候也有些犹豫不决,她是来买店铺的,连着豫园的宅子买下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一来她就欠了赵海华一个大人情,可是她又有些舍不得这个店铺,如果这样的机会拱手让人,她一定会后悔。

“赵老板,来签合同吧!”

林问印还在想着乔温盈会怎么处理这事,会不会和老板闹僵,不想这个时候乔温盈却是咬咬牙同意了下来,这让林问印简直不敢置信,忍不住瞪大了双眼看着她:“你……”

“怎么?林少有意见?刚刚林少可没有开口说话,难不成现在林少想反悔?”乔温盈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林问印一眼,“那行啊,我不和林少抢,这个铺子我让给您。”

林问印一看到乔温盈那要笑不笑的神情就心里憋屈,特别是乔温盈说要把铺子让给他的时候,林问印差点被气得吐血,只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顿时脸上的表情都僵硬起来。

倒是赵海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来:“林少爷,你到底买不买?不买的话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林问印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看乔温盈,乔温盈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显示出她的不耐烦来。

等了足足有三分钟,见林问印没有开口,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平静地看着林问印:“既然林少不打算出手,那就不能怪我横插一脚,这个铺子我买下来,赵老板,我们签合同吧。”

看到乔温盈那一脸势在必得的神色,林问印的恼意又增加了几分,他隐隐地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又想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只能冷眼看着乔温盈和赵海华各自签下了那份合约,并且盖上了各自的印章。

这样的谈判效率自然是无比迅速,一旦合约签订,就具有法律保护,林问印再想从中作梗也难了,乔温盈心中吊着的那块石头落了地,又把一些相关的细节敲定,等到合同手续完全办理完,前前后后也不过才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乔温盈立即给银行打电话转账,短短几分钟时间,三千万就转到了赵海华的户头上,合同一签订,这家店铺就要改姓乔了。

林问印在确定乔温盈真的把三千万打到了赵海华的户头上,心中总算是平衡了,他在乔温盈手上吃了不少亏,今天终于让乔温盈栽在了他的手里,让她出了一回血,好歹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乔小姐,我在这里提前祝你的店铺开张后生意兴隆!”林问印的心情很不错,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把车钥匙一勾,站起身来就朝着门外走。

眼看着林问印消失在了店门口,乔温盈忙不迭地就把那份合同翻开,指着那个豫园山庄的宅子,疑惑地问道:“赵老板,这宅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海华的脸色也有些尴尬:“是这样的,我那个宅子也准备要卖掉,可是一直找不到买主,我看乔小姐想要买我这个铺子,所以就想到了这个主意,乔小姐说我是奸商也好,说我的烂人也罢,这个宅子现在已经是您的了。”

这话说得好像是他算计了乔温盈一样,乔温盈简直哭笑不得:“赵老板,您说的是哪里话,您的那个宅子这么便宜就卖给了我,您这是吃亏了好不好?”

赵海华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后脑勺:“乔小姐,我这也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才会想到这一招,而且我这个价钱也没有您想的那个夸张,豫园那边的宅子,也就是个两千万左右,我这个店铺其实一千万就能拿下来,算起来也就是三千万的价钱,只是我这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乔小姐如果不愿意要,我们解除合约就是。”

乔温盈听了这话连忙摆手摇头道:“赵老板您别这么说,既然都已经签了合约了,怎么能毁约呢,而且我正好想要买一个大宅子呢,您这算是给我雪中送炭了,我这才应该感谢您帮了我的忙呢。”

乔温盈心中也有些感慨,赵海华显然是在帮自己,虽然乔温盈没有去看房子,不清楚赵海华的这个豫园山庄的宅子是个什么具体情况,但是豫园那边的宅子普遍都比较贵,又是市中心地带,两千万这绝对是最低价了。

想到这里,乔温盈的心情轻快了不少,脸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她昨夜担心了一整夜,生怕这个铺子落到林问印的手里,没有想到会遇到赵海华这样一个好人,总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第五章看过去

合同搞定,赵海华就带着乔温盈到豫园山庄去看宅子,四五百平的宅院,还真是不小,而且有墙院围着,大大的围墙都是用复古的青砖围城,站在外头绝对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豫园山庄这一片都是旧胡同箱子,青砖黄瓦,甚至在山庄门口还有上马石,巷子里裂开的缝隙中那鲜绿色的青苔,处处透露出一种岁月沧桑的感觉,显然都是旧时王谢的老宅,很有些年代了。

乔温盈随着赵海华走进了院子里,忍不住惊愕地张大了嘴,院子里面竟然是园林式建筑,类似苏州园林风格,参天古木葳蕤葱茏,在外围墙垣外看里面,如果不注意的话,一定不知道这里面居然还住着人家。

这是一个整齐的院落,花园假山鱼池凉亭一应俱全,院子里有两个小型住宅,每个宅子其实并不大,不过八九十平米的样子,两个宅子中间就是人工鱼池,上面建着抄手回廊把两个宅子相连接,设计巧妙而且精致,虽然说院子足有五百平的占地面积,其实宅子并没有占据多大的位置,主要还是花园和鱼池占据了大部分位置。

乔温盈只在电视剧里才见过这样的宅子,完全没有料到在玉都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还有这样保存完整的古园林建筑,而且居然还让她歪打正着地买下来了!看到那宅子门口的门槛门楣和兽面门镂就知道,这个地方曾经住过什么样的人家。

“这一带都是这种老祖宅,因为宅子的年代算是比较古旧了,属于古董级别,所以地方政府专门和我们户主签订了文案,将这一片都列为了保护区,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有什么麻烦。”赵海华笑着解释道。

乔温盈一边走一边看,迎面就见到了一个弧形拱门,镂空的花纹雕饰漂亮得不可思议,穿过那个制作精致的垂花门,就进入了第一个宅子。

这是前院,旧时的大宅人家都是作为议事厅和下人们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这个宅子已经经过了改造,在楼上加盖了一层,宅子的格局也变化了不少,下面是客厅、厨房和主卧,上面是客房和储物小阁楼,看起来倒像是一座造型玲珑华丽的复古别墅。

通过左右廊道就绕入到了抄手游廊,顺着游廊走进去,一池荷花香满园,迎风摇曳的是荷花亭亭玉立的身姿。游廊后面的宅子也呈现在了乔温盈的面前。

那是后院,后院的格局和前院也差不多,不过比前院要多了书房和东西厢房,两个宅子由都是由镂空雕花垂门围绕,仿造的亭台形状看起来漂亮而且极有历史味道。

虽然经过时间的侵蚀,这些宅子墙院都已经褪去了鲜艳的颜色,但是乔温盈依然可以透过宅子想象当时的胜景,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就尚且这么奢华,足可以想象那些名门望族住的该是多么气派的宅子里。

见到乔温盈边走边看边摸,却一直不说话,紧跟在乔温盈身后的赵海华也不确定乔温盈是个什么想法。

“我家的这个宅子还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不过现在我家人都已经不住在这里了,这个宅子已经空了很多年了,因为无人打理,花园都荒废了。”

乔温盈很清楚这个宅子的价值,四万一平米的价值绝对有很多人抢着买,但是乔温盈却记得,赵海华说他的这个宅子一直找不着买主,这让乔温盈心中有些狐疑,她有些不懂,这样好的地段这么好的宅子,为什么没有人买,难道这地方有古怪不成?

“赵老板,我想问一个问题,希望您不要介意。我想问一下,您这宅子是古董,而且地段又好,还受到政府保护,为什么会没有人买呢?”乔温盈想了想,还是觉得问清楚一点比较好。

赵海华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瞒乔小姐,这个宅子当初卖的时候,确实有不少人来询问情况,这一片的宅子确实是很有价值的古董没错,可是它年久失修,想要住下来的话,光装修费用都要花掉好几百万,而且每年还要花费一笔维护费用,这样一算,这些宅子就成了鸡肋,划不来不说,而且还很麻烦,所以房子就一直这样空置着,也没能卖出去。”

乔温盈这下才恍悟过来,这样的宅子要住的话,确实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装修好,现代的那些电器设备要装进来的话,需要非常小心,不能破坏屋子的本来构造,仔细想想的话,确实很麻烦。

不过乔温盈不是个怕麻烦的人,她刚刚进到这宅子里就不禁有些神情恍惚,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底涌出,熟悉而又陌生,就好像这宅子生来就该是属于她的一般,亭榭楼台,花园池塘,每一个精致的设计都深深地触动了她,这样的宅子应该带着人气,而不该是荒废在这参天古木之下。

“赵老板,我懂您的意思。这宅子我很喜欢,虽然它年久失修,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宅子我买下来了,前期确实要投入些钱,但是肯定是值得的,玉都这一片,可是金贵的地段,这样的宅子越来越少,我还怕您舍不得卖呢,只要您愿意卖给我,我这肯定是不会嫌弃!”乔温盈笑道,虽然装修麻烦了点,但是乔温盈很清楚,这样的古董建筑买下来肯定不会吃亏。

赵海华见乔温盈这样爽快,心里也很舒坦,当下愉快地道:“那成,钥匙什么的我都交给你,房产证这些乔小姐你都收好,玉石街店铺那边我会尽快收拾好交接给你,如果乔小姐你有什么疑问,尽管来问我。”

盘到了一家店铺,还淘到了一个园林式的老宅子,乔温盈心情很不错,把事情都办妥了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和韩媚打电话。

韩媚听了乔温盈说的话之后吃了一惊:“你是说,你在豫园买了一套宅子?”

乔温盈见她忽然提高了分贝,也觉得她这事办得有些草率,如果不是为了和林问印怄气,她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低智商的事情来的,幸好赵海华是一个老实人,并没有怎么坑她,不然的话她绝对会后悔死。

当下她把整件事的过程说了一遍,韩媚对于花钱倒是没有多大的概念,只是听乔温盈说那宅子荒了很多年,要经过大整修之后才能入住,不免就有些兴致缺缺:“得,我还以为真的能马上住进老宅子里去感受一下呢,想不到还只是一个空壳子啊。”

虽然是空壳子,但是乔温盈的心中还是很开心,毕竟豫园这边和湖山别墅比起来,可是高了不只一两个档次。

我本将心照明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本将心照明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爱你到不了尽头14章

    原标题:爱你到不了尽头14章书名:爱你到不了尽头第十四章:滚开“沫沫死了……,顾明轩,是被你害死的!”顾明轩刚刚走进手术室,魏谦上前就给了顾明轩一拳。顾明轩应声倒在地上,他没有还手,他的心很乱,没空理会这些。魏谦仍不解气,伸手揪住顾明轩的领子,朝着他的脸又是一拳。顾明轩英挺地鼻子流出了血,那样的鲜红,和苏沫脸上的苍白形成了鲜明地对比。“顾明轩,你这个人渣,败类!”魏谦继续动手,一拳又一拳,直到旁边的医生们忍不住上前阻止。“魏总,不要再打了!”“对啊,再打就会出人命的!”魏谦这才喘着粗气,丢下了顾

  • 爱上你,枕上心14章

    原标题:爱上你,枕上心14章小说名称:爱上你,枕上心第14章再一次气她腰上那只手掐的越来越重,施澄觉得自己的腰能给他掐青,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却没想到换来韩临更深的禁锢,两人身体贴的更近了些。路熹微眼眸闪过恶毒的光,她死死看着韩临抱施澄的那只手,像是要盯出个洞来,她讨厌看到韩临与别人亲密的样子,脸上的和颜悦色快维持不住。她收住情绪,微微勾起嘴角,说:“韩先生和施小姐两人的感情倒是很好,出来应酬也不忘带着未婚妻。”最后三个她咬字更重些,像是生怕韩临听不清。韩临挑眉,反攻说:“易先生和易太太夫妻两人

  • 朝若相思暮成灰14章

    原标题:朝若相思暮成灰14章书名:朝若相思暮成灰第14章那杯酒……骆诗心里苦涩的不行,两人就这么若无旁人聊天。她这个妻子都还站在这里,谢辞就如此看不起她么?乐霓澜一直站在他们面前,但只和谢辞说话,当骆诗完全不存在。直到服务员拖着酒经过,她才拿起两杯酒,笑意盈盈的对骆诗说:“骆小姐,上一次闹得不愉快,这一次就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她将其中一杯递给骆诗,眼里含笑。骆诗心里不情愿,但还是伸手打算去接。谁知一只手突然伸过来,谢辞从乐霓澜手中接过那杯酒。“她酒量不好,我替她喝了。”说着,便一饮而尽,将酒杯

  • 在岁月里等你14章

    原标题:在岁月里等你14章书名:在岁月里等你第14章未婚妻“哥,你说句话啊。”季如霜立刻着急的抓住季如川的胳膊,“如果不是沈知夏故意将她推下楼梯,清然姐姐根本就不可能失明,欠了别人的债就要还,一双眼睛赔一双眼睛,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难不成清然姐姐就要这样白白瞎一辈子不成?”季如川没说话,呼吸渐渐急促,薄唇也抿成一条线。没错,一双眼睛赔一双眼睛,天经地义。这也向来是他的行事作风,可……他不由得看向沈知夏。满脑子都是,过去的年华里,她追在他身后,笑容烂漫的叫他“凉川哥哥”的样子,她笑得是那样的好

  • 岁月深处说爱你14章

    原标题:岁月深处说爱你14章书名:岁月深处说爱你第14章陪葬医生和护士将她送进病房后就已经出了门,偌大的病房里,只剩下她和秦逸帆两人。江瑾言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根本喘不过气来。“自杀?江瑾言,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本事。”秦逸帆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唇角微微的上扬,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你无脑行为带来的后果。”她心一紧,“什么意思?”秦逸帆冷笑着将手边的报纸扔到她的跟前,“你是上午出的事,报纸上登的是下午的新闻。”她不知道秦逸帆笑容下到底藏着什么,只艰难的捡起报纸放到了

  • 但求来生不遇你14章

    原标题:但求来生不遇你14章小说名:但求来生不遇你第14章真相“你不是要解释吗?我听你解释。”江暖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眼神怨恨的萧瑾言,忽然便觉得有些慌张,那些溢出喉咙的话,忽然便收了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萧瑾言好可怕!她被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瑾言,我和辞风,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来找她,是因为公司的事,我……”话还未说完,萧瑾言便不屑的冷哼一声,“江暖,你不觉得你的解释有些可笑吗?不过也无所谓,只要我知道辞风心里的人只有我便够了,就好像当年他为了救我,甘愿娶你一样,我还有什么好担心

  • 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14章

    原标题: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14章小说名字: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14章我离开“为你腾地方,是吗?”我截住她的话。顾倾儿果不其然皱了皱眉头,“怎么能这么说?这本……”“对,不能这么说,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为你准备好的婚房,他要娶的人本来也是你,你现在要住进来,根本就不能算是我为你腾地方,而应该说是我把这个地方还给你,把顾家少奶奶的这个位置还给你,甚至,把顾屿森还给你,是吗?”我站了起来,一字一句问着,将咖啡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咖啡洒出来,液体氤氲在了茶几上,狼狈得一塌糊涂。顾倾儿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

  •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14章

    原标题: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14章书名: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14章:疯狂的念头几个丫头被叶宋的故事和环境所感染,都十分紧张,面露害怕之色。“后、后来呢?”春春强作镇定地问。下一刻,叶宋表情十分的惊恐害怕,看着丫鬟们身后的婆娑树影,颤声道:“后来我娘看见了……”随即尖叫一声,指着几人身后,捂脸大声道,“后面!你们后面!后面是什么!”几人闻言,哪里敢转身,纷纷跳起来,尖叫声一声比一声高,看到对方叫得惨烈自己就势必要叫得更惨烈。把碧华苑附近树上的几拨飞鸟都震惊了。然后就听见叶宋捶桌大笑。她笑得很大声

  • 首席大人说晚安14章

    原标题:首席大人说晚安14章小说书名:首席大人说晚安第14章:焦点人物第14章:焦点人物林清回到大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狗血地和许之谦和孙媛媛坐到了同一桌。前几天她特意和徐宛然交代要分开安排以免尴尬,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赵楠,阴差阳错又凑出了一桌麻将。自作孽啊不可活。林清坐下来就开始埋头吃东西,对着一块黄金糕翻来覆去研究它的物理构造。一边吃一边听桌上那些半熟不熟的老同学聊天,慢慢地聊着聊着,她突然发现,话题权斗起义地往一个方向集中了……穆西沉。他俨然成了护体的中心人物,每一个人似乎都对他格外感

  • 神医寻美记14章

    原标题:神医寻美记14章小说名称:神医寻美记第十四章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第十四章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李磨盘脸色陡然一冷:“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眼见五蕴病浊秘法已经完成,李小军心中兴奋异常。李磨盘心中暗恼,但还是故作慈祥的责问道:“小军,有什么话你明着跟叔说,别拐弯抹角的,放心,只要不是太难的事,看在你爹娘的面子上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你真以为八年前那件事无人所知吗?你真以为你的假心假意能瞒过我的眼睛?”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李小军也懒得忍了。他本来就不是隐忍的性子,向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