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52:36 来源:网络 []

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

第3章 你有的都给我

  房内夏紫墨放下电话,还来不及擦一下眼泪,电话又响了。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按了接听,还没有说‘喂’。

  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人咆哮的声音:“夏紫墨,你找死呀,你到底怎么得罪张总了,他现在不仅要撤资还要跟我们解约,公司完了,完了,你知不知道,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了。”

  夏紫墨吸了下鼻子:“英姐,我那二十万能不能还给我,这是我妈妈的救命钱了……”

  “什么!二十万,现在连二十块都没有了,还二十万,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挂断了。

  “啊!”夏紫墨大叫一声,用力砸了手机,将设计稿全部扔了出去。

  什么梦想,梦想就是把人逼疯的童话!

  她发泄完之后,蹲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呜咽哭了出来。

  医生说妈妈再不手术的话,只怕这个月都过不了,她卖掉一切与人合开公司,不仅人被卖了,现在连仅有的二十万也被人吞了。

  为何连天都不给她活路。网站163woman.com

  正在泡温泉的东方辰,在‘轰隆’一声响,被溅了满身的水花后,怀里抱上了一团香香软软的东西。

  夏紫墨还在哭泣,东方辰的眼眸已经变了,目光深邃而迷离:“女人,你这样我会怀疑你是想投怀送抱。”

  他抱起夏紫墨就往边上游。

  她哭得眼睛红红的,却也不忘推开他的胸膛:“放开,你放开我!”

  “你向我投怀送抱,却又叫我放开,我现在舍不得放了。”

  已是傍晚,池边暖黄,色的灯光照着,东方辰的上半身上从水里露出来,小麦色的胸腹肌理分明,在氤氲水气的映衬下如魔如魅。

  被抵在池边的夏紫墨可没有心思欣赏如此旖旎的画面,她大力扑腾着要离开他的胸膛,离开他的禁锢。

  她哭着挣扎,一头黑发湿湿地粘在白皙的脸上,许是她的皮肤太白,头发太黑让她的红唇发出致命的诱惑。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东方辰魔征一样地吻了下去。

  “唔唔……”唇被封住,身子还在水下扑腾,手也在他身上乱抓了几下,许是抓疼了他,东方辰放了她的唇。

  “你混蛋,你……”还没骂出口又被封住了,他把夏紫墨抵在岸边,撬开她的牙,探进口中,吸取她的芬芳。

  “啊……”夏紫墨情急之下咬了他一口。

  东方辰终于放开了她,他摇了摇头上的水珠,似乎清醒了点,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如此失控。

  夏紫墨惊恐地捂着衣裳往岸上爬去。

  他那双像宝石一样的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气,目光炽热的吓人。163女性网

  奔过去将刚爬上岸的夏紫墨扯了下来,“女人,你忘记了你说过什么话,你说,你有的都给我!”

  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夏紫墨艰难地伸手抵着他,几乎是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

  “可是我要的,只是你……”

  他按住她的头欺身上去,再次不客气地撬开她的牙,探入她口中,水下的手继续动作。

  “东方先生,求求你……”

  东方辰吻到了她不少咸咸的泪,两人肌肤贴着肌肤,体温迅速上升,连周围的水都开始滚烫起来。

  夏紫墨没有放弃挣扎,水花四溅。

  东方辰水下的手按住她乱踢的腿。

  来得太突然,夏紫墨毫无准备。

  他咬住她的脖子,她无力再挣扎。说明163woman.com

  然后清晰地感觉到他在体内动了起来。

  两个人搅混了一池的水。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夏紫墨整个人是游离的,只感觉那个火热的胸膛还抱着她。

  东方辰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却仍然不放开她,撩开她乱乱的湿发还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待气息平复下来,他扯过扔在岸上的衣服将她裹了起来,抱起,走了。

  床上,女人睡得很熟,那一夜激战后,她很不幸地感冒了,医生过来给她量了体温,然后给她挂了两瓶水。

  东方辰喝着香槟,晨光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深邃而迷离,他看着窗外砸了个大窟窿的花棚,这座花棚是兰管家一年的心血,很漂亮,但是很显然,华而不实,女人轻易就砸了下去,除了擦破点皮外,居然一点伤都没受。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毫无疑问下面就是东方先生的温泉池。

  “她为何要轻生?”

  “回少爷,不清楚。”

  其实夏紫墨没有要轻生,她只不过是趴在窗上去捡她扔掉的设计稿,然后很不幸地掉了下去。

  许是一连串的打击太大,夏紫墨睡了两日才清醒过来。

  醒来后有佣人端着食物来给她吃,兰管家还递给她一个非常漂亮的手机。

  “夏小姐,按少爷的吩咐,这是您的新手机,您原来的卡已经装上去了。”

  她极诚恳地跟兰管家说:“我真的有急事要出去,请您派一辆车送我下山好吗?”

  回答她的仍是兰管家像机械一样的声音:“对不起夏小姐,没有少爷的吩咐我们不敢送你走,等少爷回来您亲自跟他说吧。”

  东方辰出去了还没回来,夏紫墨没办法,拿过那个漂亮的手机,翻了一下卡上的联系人,拨了其中一个号码。

  不知为何她有些紧张,铃声响了好几下才被接听。

  “喂,喂,……紫轩……”

  一个男人温雅的声音:“紫墨,什么事。”

  “紫轩,我出了点事,你能不能过来接我。”

  “你在哪?”

  不等夏紫墨告诉他地点时,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娇气的娃娃音:“紫轩,我们的订婚宴上全部摆蓝玫瑰好不好,我最喜欢蓝玫瑰了。”

  “你要订婚了……”夏紫墨不敢相信地握着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应该快步走开了:“紫墨,你听我说……”

  “和谁?李心瑶?”

  “紫墨你听我说……”

  不等他说,夏紫墨已绝然挂掉了电话。

  他要订婚了,夏紫轩要订婚了……

  那个温暖干净的哥哥,那个她叫了二十年的大哥,那个在她被赶出家门站在外面淋雨,跑出来给她撑伞的男人,寒冬里他拿着大衣默默站在楼下等她,在她最落魄时给她还信用卡,帮妈妈交医药费。

  他现在就要跟别人订婚了。

  夏紫墨极力不哭,不哭,直到眼泪都滑进嘴里了,她还极力劝说自己不哭。

  不……她霍然站了起来,不……她不相信,她一要去亲口问问他。

  “夏小姐,夏小姐,你不能走。”

  兰管家来不及阻止她,夏紫墨已经冲了出去。

第4章 先生求求你

  她的脚在经过跳楼后反而更严重了,尽管如此,她却像不知道疼那样冲了出去。

  她要去问问,问问雨夜里的打伞,寒夜里的守候,还有他说过的话,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

  兰管家追到门外,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远去,他掏出手机给某人拨了个电话。

  “什么!”东方辰一拳打在了车窗上,挂了电话吩咐司机调头,赶往城堡。

  “开快点!”东方辰又踢了一脚,女人,敢跑,等我抓你就死定了!

  夏紫墨疯了一样往前下冲,底下一辆法拉利跑车急驰而来。

  刺眼的光照来,车鸣与刹车声同响,夏紫墨摔倒在车前,趴起来刚好看到男人迈出长腿,身子伏在车门上,摘下墨镜居高临下看着她。

  “东方辰,你放我下去。”她站起来继续走,她才不怕这个男人。

  东方辰轻易就圈住了她。

  “你个混蛋,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此时的夏紫墨像一只发怒的小兽,谁上去就咬谁。

  她一口咬在东方辰的手臂上。

  “死女人,你属狗的呀。”

  她呲着牙又咬又抓竟然让东方辰放了手:“女人,别等我发火,我再说一句,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东方辰,你以为你是谁,没错,是你擎苍的总裁,你的集团推动着世界科技的进程,你主宰了几千几万人的命运,可是你主宰不了我!你凭什么囚禁我,你这个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你这样对我,跟那些肮脏下流的强尖犯有什么不同!你以为你凭着几个臭钱就可以居高临下,肆意地嘲弄别人,摆弄别人的人生,你这个万恶的,吸人血的资本家,我告诉你,你除了有钱一无是处,走在街上都没人看你一眼!”

  东方辰被骂蒙了。

  什么,这个女人骂他什么?

  紫夏墨完全是被气疯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

  “女人,你再说一遍。”恶魔,强尖犯,吸人血的资本家,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一口气骂了他这么多。

  夏紫墨没空跟他废话,甩开他的手,继续走。

  “女人,你死定了!”

  东方辰大力去扯她,夏紫墨没站稳,摔到地上,居然把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也拉了下去,两人就在地上撕打了起来。

  “女人,敢不听我话,有你好看。”

  “万恶的资本家,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倒底是男人,东方辰轻易就按住她挥动的手,两人以男上女下的姿势止住撕打。

  东方辰扭住她的手,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女人,你动呀,怎么不动了,敢骂我,要不是我救你,你早不知道被人轮了几回了。”

  奇怪的是夏紫墨不动了,她呆呆地看着天空,泪淌了下来。

  像珍珠一样,无声无息,一颗一颗滑下来。

  命运对她毫不客气,从云端跌落到尘土,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在尘土里开出花来。

  “你怎么了,别哭呀。”刚才还恶狠狠指着他鼻子大骂的女人,怎么倾刻就躺着流泪了。

  她越淌越涌了,像决堤的河水,像崩溃的山洪。

  “喂,你别哭呀,”许是从没有见过女人如此安静而绝望地流泪,东方辰的心像被揪住

  一样:“你别哭,别哭……”

  他想把她抱起来。

  忽然,夏紫墨掉在地上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贝多芬的生命交响曲。

  显示是刘医生。

  “电话,接,”东方辰递给她。

  夏紫墨颤颤按了接听。

  几秒钟后。

  不等东方辰抱,夏紫墨已跪在了他身前。

  “你怎么了?”东方辰怕吓到她,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她苍白的手颤抖而绝望地抓上了他的裤管:“东方先生,求求你,求求你……”

  法拉利以极快的速度开往山下而去。

  夏紫墨缩着身子,全身都在发抖。

  东方辰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是解了他的西装外套裹住她瑟瑟的身体。

  车在南方第五医院停下,夏紫墨下车快步朝里面奔去。

  东方辰欲追去,被助理叫住:“总裁,与雷氏的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万众注目,总裁你不能迟到。”

  “该死,”东方辰踢了下车门。

  “这样,我开车走,你留下来等她,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

  东方辰将夏紫墨扔下的手机给陈特助,自己开车走了。

  夏紫墨冲进病房,妈妈已经被推进手术室急救了,护士告诉她,是今天早上突然晕倒的。

  她在急救室外面除了等什么都不能做。

  妈妈,你千万不能有事,你说过,无论谁离弃我你都不会离弃我……

  终于,急救室的大门打开了。

  她还没有上去看母亲一眼就被刘医生叫住了。

  “夏小姐,你母亲暂时没有危险,”医生摘下口罩,露出年轻俊朗的脸庞。

  “夏小姐,请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刘医生告诉她母亲的病不容乐观,需要立即动一场大手术,手术费大概需要一百万。

  “一百万……”

  夏紫墨捂住唇,她现在连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去哪里找一百万。

  看着她脸上的绝望,年轻的医生心中有些不忍,“夏小姐别着急,我也帮你想想办法。”

  “不用了,已经很感激您了,”夏紫墨咬了下手指,站起对医生弯了下腰。

  对她来说,这位医生是位难得的好心人,已经帮她垫了两个月的疗养费了。

  看着病床上母亲安静睡去的面容,夏紫墨才敢哭出来,她捂唇极力不发出声音,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就算动了这场大手术,母亲还是有随时离她而去的可能。

  轻轻关上门,轻声抽泣,她站在门外调节情绪。

  “夏小姐。”

  转身是东方辰的助理站在身后。

  陈特助看到她哭得红红的眼睛递了一张纸巾给她,说道:“夏小姐,总裁让我留下,看看能不能帮助您,发生什么事了吗。”

  东方辰,对,东方辰。

  东方辰刚结束与雷氏的签约仪式,现在正在擎苍大楼的总裁办公室。

  陈特助挂了电话就将夏紫墨带上了擎苍大楼。

  现代化科技尽展示在这栋大楼里,夏紫墨没有心情欣赏,一路低着头跟着上了二十五楼。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东方辰刚好帅气地抬起头,一直在键盘上敲着的手指却没有停下。

  陈特助弯了下腰就带上门出去了,剩下夏紫墨一人站着。

第5章 在哪我来接你

  东方辰有些小小地失望,但凡第一次进他办公室的人都会对里面的大气设计,或大或小地震撼一下。

  可是这个女人很平静,什么都没有。

  夏紫墨朝他走了几步。

  东方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天蓝色的长裙,棉麻的开衫,很清新文艺的打扮,看着很舒服,兰胤选衣服的眼光不错,他喜欢。

  实事上夏紫墨平常也是这样穿,她喜欢棉麻舒服的感觉,喜欢柔软的布帆鞋。

  似乎有点怕他,几步开外就停住了。

  “走近一点。”

  她有求于人只好听他的。

  看到她漂亮的眼睛,粉红的皮肤哭得红肿,东方辰皱了下眉,一直敲打的手指也停了:“怎么了?”

  “东方先生……”她张了张口,却又说不出来,东方辰应该是对她有些兴趣,可是她这样开口问人要钱,跟昌妓有什么区别。

  不等她说,东方辰按了下座机键,对他的秘书说道:“送一杯热牛奶进来。”

  兰胤告诉他,这女人平常只喝热牛奶。

  夏紫墨突然哽咽了,捂着口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转身想要赶快离开,在他面前她感觉自己特别狼狈。

  “夏紫墨,”东方辰竟然从后面拉住她,温暖的指尖划过她脸上的一滴泪,再次温柔地问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夏紫墨躲着他帮她擦眼泪的手,这时门刚好推开,秘书端着热牛奶进来了。

  “总裁,”漂亮的女秘书显然对这一幕有些惊奇。

  “放下,出去。”

  女秘书将牛奶放在桌上就走了。

  “我也该走了,”夏紫墨一分钟都不想让这个男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你走了,就不要后悔。”

  听着这句话她却又一步都迈不开了。

  东方辰拉着她坐在沙发上将热牛奶递到她手里,轻声问道:“是不是与你母亲有关。”

  见她不说话,东方辰有些生气,声音放大了:“是就喝牛奶。”

  夏紫墨端起喝了一口。

  东方辰看着她红红的眼睛,回到坐位上,打了个电话。

  “手术很快就会安排。”东方辰放下电话,正要向她走来。

  夏紫墨却站起了身,拎起包:“东方先生,谢谢你,一百万,我一定会在两年内还给你,谢谢。”她边说边弯了下腰,似乎要走。

  东方辰停住脚步,脸上恢复了倨傲的神情,扬了下眉,看着她要走的脚:“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夏紫墨生生止住脚步,看着他像雕刻的维纳斯一样精美的五官,这个男人什么都有,不会真的对她有什么想法吧。

  极尽力让自己显得卑微些:“东方先生,您还要工作,而我……也有事……”

  东方辰明显不高兴,又倒了回去,坐下继续敲他的键盘,丢下一句冷冷的话:“老实待着,等我下班!”

  夏紫墨自然不敢走,她听话地坐了下去,端起牛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东方辰敲着键盘,目光时不时从她身上划过,可能是他气场太强了,这个女人还是有些不安,沙发那么大,她那么弱小,令人生出一种想保护的欲望。

  他看着不知不觉手指都变慢了。

  夏紫墨在喝完一杯牛奶后,定了定心神,还是站了起来。

  东方辰好看的长眉皱了起来,夏紫墨忙说:“东方先生,我几天没回家了,所以想回家看看,能不能……”

  “手机拿过来。”他似乎不是拒绝。

  夏紫墨忙过去,将手机递给他。

  东方辰给她的这款手机很精美,在市面上好像没有见过,应该不是普通手机,不过功能她还没来得及研究。

  东方辰将自己的号码存入她的手机内,然后递给她:“五点钟我会打你电话。”

  这么说就是同意了,夏紫墨忍不住笑了,接过手机,对他弯了下腰,然后走了。

  出门时那个端过牛奶的漂亮女秘书一直看着她。

  几个人在那窃窃私语。

  “她在总裁办公室待了这么久,不会是总裁的女朋友吧,长得很漂亮嘛。”

  “不能看表面,没准是来倒贴的,缠着总裁的绿茶婊,你看见得还少。”

  夏紫墨逃也似得进了电梯。

  东方辰笑了下,关掉电脑上的监控,继续敲他的键盘。

  所谓的家不过是她租来的一个六七十多平米的单人公寓,两室一厅,虽然小,但什么都有,墙上有她画的画,还有妈妈绣的花,很小很温馨。

  几天没回家,家里还是什么都没变,没有人会找她,以前还有个夏紫轩,现在,什么都没了,她与妈妈失踪了,也没有人会找她们。

  手机刚好响起。

  对了,还有一个闺蜜,是她的高中同学。

  刚凑上去就听到闺蜜的大嗓门:“夏紫墨你死哪去了,几天都不联系我。”

  “萱萱,”听到还有人在意她,夏紫墨心里是高兴。

  “夏紫墨,我去你公司找你了,他们说你不在那干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这个心里又涌起一丝苦涩:“没什么,就是不想干了。”

  “也是,以你的学历哪里去不了呀,好了不跟你说了啊,”里面传来闺蜜偷着乐的声音:“悄悄告诉你,我交男朋友了,有时间带给你看一下,不说了我得去补妆了,下班后要去约会,哈哈,挂了啊。”

  放下电话,夏紫墨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萱萱都交男朋友了,以后更加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放下包,走到卧室,在那张小床上躺了下。

  没躺多久,手机就响了。

  里面传来东方辰低哑的声音:“在哪,我来接你。”

  “我在家里,”还没等她报地址,他就挂了,十分钟后就听到楼下车鸣声响。

  下了楼就看到一辆豪华的兰博基尼停在那里,陈特助已经站在车门边等她。

  “夏小姐,请。”

  毫无疑问,东方大总裁坐在里面,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邪气,倨傲俊美。

  夏紫墨上了车轻声轻脚坐在他旁边,她本来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话,想了下还是还没问,这人都查到她母亲了,还会查不到她家在哪。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咬着唇还是开口了:“东方先生,我们去哪……”

  东方辰似乎笑了下,但没看她,冷声说了两个字:“吃饭。”

  说完车就停下来了,东方辰把她带进了一家高级的法国西餐厅,在她还是夏家三千金的时候来过两次。

  在色调感极强的包间里,东方辰优雅地拿起菜单,点了起来。

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虐妻成瘾 或 你的一切属于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岁岛国传奇尼僧濑户内寂听专访——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听完恋爱大师的箴言茅塞顿开|日本·时人物

    濑户内寂听这五个字或许对于国内的网友们来说还有些陌生。那么,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日本95岁僧侣濑户内寂听,专听现代人的烦恼!“若い時にしたいこと全部してください!”“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就去做!”“何をすればいいか”“做什么呢?”“恋と革命”“恋爱和革命”这位年近100岁的老人是出版过400多本书的小说家,至今还有2个新闻连载在继续,三言两语却能“语出惊人”的她格外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以上这几句话或许存在逻辑漏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被恶言相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好思路。濑户内寂听,19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

  • 团菏泽市委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助力牡丹文化旅游节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邢婷)连日来,在山东菏泽曹州牡丹园东北门一侧的青年志愿服务岗前,游客络绎不绝。“您好,去国花馆请从往左边走”“您好,这里有免费热水供应”,在该处服务岗服务的志愿者们耐心解答着游客们的咨询和求助。这只是团菏泽市委设立的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的其中一处。为大力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切实为广大市民和来菏游客提供便利、优质的志愿服务,第27届菏泽牡丹文化旅游节期间,团菏泽市委积极协调,在曹州牡丹园、中国牡丹园、高速收费站、汽车站等处设置9个青年志愿

  • 【江西】梦儿诗文选刊

    文梦儿错过花谢了叶依然茂盛还记得那插瓶的栀子花吗?香早已不知道飘向何方枝叶仍旧在原地没动不是不舍得原是我早已经把它忘记了偶然的一天我惊喜的发现枯败的叶下有新芽绽放取出一看已是长出长长的根须培土移植浇水一个崭新的绿视野错过了枯败却迎来了新生◎醉月酒是必不可少的。杯中盛满的,岂是浓淡的滋味。那阅尽千古的月啊,一如既往的穿行在云层之中。眼中的墨色,晕开莲的洁白,如薄纱女子般翩然。一饮而尽,热泪溢出......解忧了吗?愁或许更甚!那幽幽的琴音,是谁在轻诉?斟一杯月色,醉在诗韵中......◎一台老式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