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情王爷替补妃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42:50 来源:网络 []
书名:绝情王爷替补妃
第五章 扎针

  她是庶女,要想在这凌府好好的活着,她唯有不断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将自己贬得一无是处,可还是招来好些麻烦,试探居多。来自163woman.com

  这一日,凌楚楚随着五姨娘和凌千霜来到凌府的后花园中,三人坐在亭子里,听着琴姬弹奏的乐曲,手中执着一方帕子与针线。

  “今儿个这天气好,我们整日里窝在这屋里头也容易发霉,就在这凉亭里学这女红!”五姨娘温柔地开口,不妖不媚的容颜自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如幽兰般寂静,但又如秋菊绚烂,这样的女子会有当初的笑话,还真让人有些难以相信。

  “是。五姨娘!”凌楚楚乖乖地点点头,“还请姨娘多费心,楚楚比较笨拙,这手指不灵活。”这话才说了一小句,她的脸上就染上一层自卑的色彩。

  五姨娘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二小姐这么聪明伶俐,定是能够学会,我就怕我所会的这些还不够你学。”

  凌楚楚腼腆的笑笑:“姨娘,你过奖了,楚楚哪有妹妹那般巧!”她低着头凝视着自己手中的帕子,上头歪歪扭扭的针线让人瞧了当真想要摇头叹气,再看凌千霜的帕子,蝶戏百花,栩栩如生,不禁让人以为这上头的蝴蝶是真。阅读163woman.com

  凌千霜瞥了眼凌楚楚的捏在手上的帕子,如此粗陋的东西也弄得出来,还很是个野丫头,可面上却是满脸笑容,关切地安慰着:“二姐姐,慢慢来,不着急,五姨娘有得是时间来教你,是吗?”

  五姨娘笑着点点头:“小姐说的是,二小姐大可慢慢来,不要急功急利,耐心才是最重要。”

  “嗯。楚楚谨遵姨娘教诲!”凌楚楚乖巧地应着,而后笨拙的拿起桌上的针在帕子上慢慢地绣着,她的手在抖动,针尖一碰到帕子,就好像是踩在冰上一样,滑了开去,距离又出了问题,下一针还是如此……

  五姨娘见状,轻蹙眉头,她绕到凌楚楚的身后,抬手捏住她的左右手,轻言细语地说道:“楚楚,跟着我手的动作来找感觉!”说话间她就在帕子上绣了开去,稍一会儿功夫,一朵美丽的小花绽放在洁白的帕子上。

  “这样会吗?”

  “我试试!”凌楚楚慢吞吞地戳着,好似在回忆五姨娘之前的动作,可下去的针法依旧和之前一样,歪歪扭扭,她沮丧地叹了口气,“姨娘,我真得不行!”

  凌千霜搁下自己手中的活,蠢蠢欲试:“二姐姐,我教你!”

  凌楚楚想着要拒绝,可还未等她开口,凌千霜就在她的身侧,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尖锐的指甲掐在她的肌肤上,有点疼,她吃痛的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说破。

  凌千霜照着五姨娘刚才的做法,把着楚楚的手在帕子上重复地绣着相同的花朵。

  “啊!”

  一声尖锐的叫声从霜儿的口中溢出,她赶紧地送开口,指尖上冒出一点红红的血迹,她淡淡地嘀咕了句:“我从来都没有戳破过自己的手指,今日怎么就戳到了呢?”

  凌楚楚微微低下头,垂下眸子,清透的眸中泛起幽深的光芒。

第六章 见客

  凌楚楚惶恐地望着她手指上的血珠:“霜儿,我……我……我不知道怎么就戳着你了。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没事,这做女红总会有发生这样的事儿!”凌千霜大度地开口,如水的眸子里呆着一丝让人瞧不真切的笑意,“五姨娘,还是我自个擦就是。”

  她接过帕子轻轻擦拭着指尖的血迹,嘴角噙着浅浅地笑意:“五姨娘,我们还是不绣花了,你先想法子活络活络二姐姐的手指。”

  她这么一说,凌楚楚表现得更是坐立不安,惊慌地望着她们,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人瞧见了倒也不好说些什么。

  凌千霜瞥见她的不安,轻蹙眉头:“二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要是再如此胆颤,娘亲可是要怪我欺负你了。”

  凌楚楚赶紧摇头,急急辩解着:“霜儿,我……我知道自己很笨,我会好好学!”

  “二姐姐!”凌千霜加重语气的唤道,“霜儿又不是老虎,你无须这样子。”

  凌楚楚低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轻轻应了声:“嗯!”

  “哟,两位小姐和五姨娘在这儿!”美如仙的三姨娘缓缓地朝着凉亭走来,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老爷让两位小姐去前厅一趟,府里来了贵客。”

  五姨娘眉眼间闪过疑惑,却也没有询问,只笑着道:“那今日就此结束,两位小姐先回屋里头装扮下。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姨娘,楚楚也要去吗?”凌楚楚畏畏缩缩地询问道,眼眸中含着胆颤。

  三姨娘抬眼打量了下楚楚,人倒是长得挺秀气,就这副性子怕还真上不了台面,也不晓得老爷怎么想着把她给接回来。

  凌千霜倒是对这些事习惯的很,拉起凌楚楚的手,笑着说道:“二姐姐,既然爹爹让我们去,定是有事想要与我们说。放心,霜儿会在你边上,不用太担心。我们还是赶紧回去换身衣裳!”

  “嗯!”凌楚楚点点头,随后乖巧地与两位姨娘告别。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凌楚楚收起面上的自卑,望着铜镜中模糊的轮廓,扯起一丝讥讽的笑意,纤细白皙的手一拉绑着头发的丝带,三千青丝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她从妆奁中拿出一只木簪子,将发丝重新挽起。

  她又低眸看了下身上的衣裳,淡绿底缎圆领长衫,象牙白底薄烟翠绿纱衣,逶迤拖地水蓝绣湖色梅花的下裙,这般就够,不算素也不算艳丽,不会特别的引人注目。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二姐姐,可是好了?”凌千霜娇柔的声音在屋外头响起。

  凌楚楚秀眉轻蹙,眸光闪过一丝冷意,但声音却恢复到之前的怯懦:“霜儿,我这样行不行?”

  凌千霜扫了一眼,如樱桃般娇嫩的小嘴弯起,带着浅浅的笑意:“嗯。不错。要是换成石榴红的衣裳就好!”

  凌楚楚傻呵呵的一笑,便也不再说话,跟在凌千霜的身后望着前厅走去。

  厅堂内,端坐着凌文强与凌夫人,还有两个男人,所谓的贵客应该指的就是他们。

  凌楚楚站于凌千霜的身后,借着额前发丝的遮挡,抬眸扫了眼屋子里的两个男人,坐于左侧的男子,有着清俊深邃的五官,如墨的眸子黑的清透如冬日的寒星,冷暗幽深。而右侧的男子,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如此容颜比怕是与那倾城倾国的女子都能媲美,他的嘴角始终含着笑意,温柔如水。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倏然,她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朝着她投来,赶紧地垂下眸子,缩在凌千霜的身后:“霜儿(楚楚)见过爹爹,母亲。”

  “嗯!”凌文强淡漠地应了声,随后替着她们介绍,“这位是魏王,这位是融蔼公子!”

  “见过魏王,见过融蔼公子!”楚楚跟着凌千霜揖礼而语,动作稍显笨拙,却也没有出洋相,但她还是感觉到有一股探究的目光射在她的身上,如针尖麦芒!

第七章 入眼

  凌楚楚身子一僵,许久都不敢乱动,她那么胆小的人要是胡乱动岂不是让人多个心眼,不如这样胆战心惊垂眸望着自己的脚尖。

  小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角,来回的绞着,好在这外头的衣服是件纱衣,不然可是要有很多的褶纹。

  “楚楚,霜儿,来母亲这边!”凌夫人慈祥的声音在厅堂里响起,柔和的面上带着笑意。

  可听在凌楚楚的耳里,还是有点生疏与变扭,她小步地跟在凌千霜的身后朝着凌夫人走去,最后低着头伫立在她的身边。

  凌夫人拉过她的手,瞧了几眼,手指上满是针扎的痕迹,嘴角微微咧开,好似在笑,又好似在哀叹……

  “魏王,臣的两位女儿都在这儿,你若还是怀疑,那臣只有请皇上明鉴了!”凌文强淡漠的声音中丝毫没有畏惧权贵的意思,“你可认为臣这两位弱女能够行当日之事?”

  魏王把玩了会儿桌上的杯子,方才收回手,目光在楚楚身上停留了会儿,又在凌千霜身上暂作停留,低沉的声音泛着阴寒的笑意:“凌宰相,您的两位女儿当真都不错,至于当日之事,日后再究,本王还有事,就不打扰两位小姐了。”

  言毕,他便站起身,修长的身子一身水蓝色的袍子更是衬托出他整个人的深邃,如同一潭深渊,让人见不到底。

  凌文强精明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寒意,却也在魏王抬眸的时候消散去,他恭敬地作揖:“魏王慢走。”

  魏王离开之前,再度扫视了眼凌楚楚姐妹二人,眸中带着不明的笑意,让楚楚心里一惊,麻烦来了!

  见魏王离去,融蔼也优雅地站起身来,他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懒散,与魏王的气质截然相反,可偏偏这两个人的关系异常的特殊。

  “宰相,在下也告退了,你家的茶水不错,希望下次来的时候还能喝到!”融蔼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凌楚楚的身上游移着,临走之时,笑着丢下一句话,“有趣,当真有趣啊!”

  凌楚楚心下一惊,可面上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不安地呆在凌夫人的身侧。

  待得魏王与融蔼离去之后,凌文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凌楚楚,淡漠的声音在凌楚楚的头顶响起:“楚楚,你可是见过这魏王与融蔼公子?”

  凌楚楚怯怯地抬起头望着凌文强,然后摇摇头,低低地说道:“回爹爹的话,楚楚之前从未离开过离景宫。”

  凌文强应了声后,便不再问话,转身离开厅堂,这前厅也就三人了。

  凌夫人自是看到刚才融蔼公子看凌楚楚的眼神,探究居多,这也不得不让她有所奇怪,近几日,听得霜儿以及下人的回话,都说这楚楚惧生,怯弱,怕事,要是有个男家丁有事相问,更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如此之人怎会入了融蔼公子的眼?

  还是这个楚楚隐藏太深,瞒过她们的眼?

  凌夫人轻轻拍着楚楚的手,温和地询问着:“楚楚,近日来可还是习惯了这府上的生活?”

  不等凌楚楚回话,凌千霜撒娇地开口道:“娘亲,你怎么老是这么问二姐姐呢,二姐姐是府上的人,自是习惯了,而且女儿觉得你现在更喜欢二姐姐!”

  “你呀,如此也要和楚楚吃醋!”凌夫人宠溺地指了指她的鼻子,扫眼却瞥见她嘴角的一丝血迹,关切地问道,“霜儿,你怎么了,这嘴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儿?”

第八章 野种

  “有吗?”凌千霜将信将疑地抬起手轻轻地在嘴角边擦拭了下,细看了下手指上的痕迹,见指腹上当真有一小点的红色血迹,疑惑地皱着眉头,似自言自语,“咦,这血是从哪儿来的呢?”

  凌夫人见她一副犹豫的样子,心中更是焦急:“霜儿,是不是这身体有不好?最近就别总是出来玩了,好生在屋子里头歇着的!”说话间,她拉过凌千霜的手,面上一片心疼。

  凌夫人眼尖,在凌千霜的指腹上看到一针扎的小口,她轻皱下眉头:“霜儿,你被针扎了?”

  “啊!”凌千霜惊呼,目光在楚楚身上逗留了片刻,“嗯,刺绣时,不小心被针戳了下!”紧而一片恍然大悟,“娘亲,霜儿记起来了,这嘴角的血应该是在这手指上沾着的。”

  听闻,凌楚楚低下头,眼眸中出现一闪而过的乌光,随之唇角勾出冷笑,这个妹妹可真让她刮目相看,她倒是很期待这个妹妹想要干些什么事儿。

  在凌夫人侧过头正欲询问是如何回事之时,她惶恐地跪在凌夫人的面前,怯懦地开了口:“母亲,是女儿的错,是女儿不小心戳到妹妹,是女儿的错!”她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接着怯怯地抬头看了眼凌夫人,“母亲,你责罚女儿吧!”

  “娘亲,你不要怪二姐姐!”凌千霜挣开凌夫人的手,与凌楚楚一同跪在她的面前,“是霜儿没有足够的水平教二姐姐,五姨娘教二姐姐的时候,就一点事儿都没有。娘亲,你不要怪二姐姐,好不好?”越说到后头,这声音越娇,柔声细语的请求声,是人都会觉得心疼。

  凌夫人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凌楚楚,语重心长地说道:“楚楚,这儿是你的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不用争,不用抢就有,霜儿是你的妹妹,要好好疼爱!”

  “是。女儿明白!”凌楚楚没有辩驳她们的任何一句话,心中对于凌夫人说得话,倒是嘲笑了一阵,争?抢?她需要吗?她有吗?眼下可是凌千霜这个好妹妹扯出的事儿。至于针扎的事儿,凌千霜当真以为她做得滴水不漏?

  凌夫人面色和蔼的点点头:“嗯,姐妹就该如此。霜儿,你也真是的,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变得邋遢起来,这一丁点血迹的事儿是小,可刚才家里可是来了客人!”

  凌千霜嘟着嘴巴:“娘亲,女儿哪有邋遢,女儿只是不仔细而已吗?下次,下次……不,不,下不为例!”俏皮的笑颜爬上她略显苍白的脸色。

  “哎!”凌夫人宠溺地叹了口气,“好了,你们两都下去吧,好好相处,莫要闹变扭,姐姐该让着妹妹点,妹妹该听话点,少惹点事,这么大人别老是如此。”

  “是。母亲(娘亲)!”凌楚楚二人向着凌夫人告辞后,便又并肩朝着庭院中的凉亭走去。

  在人少处的时候,凌千霜附在她的耳畔,带着笑意地说道:“你不过是一个野种,你没资格和我争和我抢,你若是一直乖乖听话,或许我会让你活得舒服些。”

  凌楚楚向着四周扫看了下,偏过头,泛着冷意地双眸瞥了她一眼,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妹妹如此大度,姐姐我当真是欣慰得很,以后那就多多包容,莫要觉得委屈了!”

  

  

  

第九章 较量

  “你……”凌千霜惊讶地望着她,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当真是隐藏的好啊,瞒过了一家大小的眼睛。

  凌楚楚敛下冰冷的眸色,又是一副自卑自怜的样子,双眸怯怯地看着凌千霜,带着一丝疑惑:“妹妹,楚楚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说着就抬起纤细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若不是此刻她的嘴角还噙着一丝笑意,凌千霜都要以为刚才自己听到的话是错觉,她瞪了一眼凌楚楚,压着声音说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最好别做对不起凌府的事!”

  嘴角扬起一美丽的弧度,清透地声音从凌楚楚的喉咙溢出:“彼此彼此。”

  凌楚楚,她从来不是一只好欺负的绵羊!她不过是想要让自己过得轻松一点而已。

  然而,

  眼下这个妹妹是会上演很多场好戏,让她来加演,她倒是不介意,在离景宫她也呆得够无聊,而现在有人陪她玩,岂不是很好吗?

  凌楚楚低垂着头,低低地询问道:“妹妹,我们还需要去五姨娘那儿吗?”怯弱的声音,卑躬屈膝地身子真得让人难以将刚才冰冷的人联系在一起。

  凌千霜蹙着眉望着她,没有再找出之前看到的冷意,难道真得是她眼花了?她还在怀疑之中,再看她现在这副模样,让外人瞧着去,又以为她在欺负这个外来的二姐姐,一股怒意从心中腾起,却无处可发,咬咬嘴唇,她倒要看看凌楚楚这个野种还会不会如此,鼻子发出一声冷哼。

  “去,怎么不去?二姐姐连绣朵花都不会,霜儿怎么可以不帮忙呢?”

  “嗯!”凌楚楚轻轻应了声,“麻烦妹妹了。”

  五姨娘的面前,两人又恢复之前的关系,娇俏地凌千霜一颦一笑地教着她,偶尔打趣几句,凌楚楚自是不会戳破的演戏,也甘愿奉陪到底,一直是一副乖巧认真的样子,还时不时地虚心求教……

  凌楚楚在这凌府可算是呆了一段时间,并没有发什么异样的事儿,午夜纠缠不清地梦魇还是夜夜困扰着她,让她惶恐,让她疲惫,在这凌府呆得越久,她想要找回那不见的记忆越加浓烈。

  “二小姐,你做噩梦了?”在凌楚楚惊叫地坐起身的时候,偏屋的丫环——锦瑟急急地推门进入。

  凌楚楚抬手擦拭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点点头:“嗯。锦瑟莫要和母亲说,我怕母亲会担心。”

  锦瑟面带忧色地回道:“可……二小姐你连续做噩梦都这么久了!”

  凌楚楚微笑着摆摆手:“无妨。习惯了。”

  锦瑟努动着嘴巴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凌楚楚制止了:“锦瑟,谢谢你,我真得没事。”

  她抬眼看了下窗外的天色,这天都还未亮,她却再也睡不着觉了,凌楚楚下了床,拿起桌上的刺绣:“锦瑟,你会不?要是会的话,就教教我!”

  “二小姐,你不睡觉了吗?这个白日里也可学!”锦瑟从屏风上拿下一件披风,披在凌楚楚的身上。

  凌楚楚摇摇头:“锦瑟,我太笨了,霜儿和五姨娘都教了我这么久,我都不会,我想她们都可能厌烦了,我想着还是自己偷闲多学学,俗话说,笨鸟先飞嘛!”

  见此,锦瑟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道:“二小姐,你不嫌弃锦瑟,锦瑟愿意帮你。”

  凌楚楚冲着她微微一笑,拉了拉身上的披风,垂下头,嘴角渗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第十章 收奴

  坊间传闻,凌府二小姐怯懦,做事唯唯诺诺,不会琴棋书画,不会女红,可谓是一无是处;坊间流传,凌府二小姐面善心恶,使计让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凌府三小姐受伤;民间传说,凌府二小姐是个野种,这次回来,不过是想要攀上高枝,飞黄腾达……

  传闻,皆是传闻!

  丝毫不落下的落入凌楚楚的耳朵里,传闻,是真是假,她心里自是有明镜,当锦瑟将这些事儿全部转达于她的时候,她的心里除了冷笑便是一片冷意,至从离开离景宫,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来这儿享福,凌文强既然带着她回来,怕也不是就这么简单的养着她,以来弥补她曾缺失的父爱,母爱。

  锦瑟见凌楚楚低着头,以为是这些无中生有的流言让她难受,立刻安慰着:“二小姐,你别去听外头的消息,这些都是假,你在我们眼里是很好的!”

  凌楚楚抬起手,眼里滑过清冷,一双清澈的眸子直直地看着锦瑟,嘴角噙着浓浓的笑意:“是呢,传闻怎可信呢?我又怎会信呢?你说呢,锦瑟?”

  淡淡的声音却带着一股雄厚的压力,让锦瑟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她诧异地看着凌楚楚,二小姐她……

  凌楚楚站起身子,走到锦瑟的身前,将头凑在她的耳边,朱唇轻启,清淡的声音从她带着清香的口中滑出:“锦瑟,她们让你将这些事说与我听,可是给了你多少好处?要是一点都没有,可真是吃力不讨好!”

  温热的气息在锦瑟的耳畔缠绕着,她怔怔地望着前方,二小姐她什么都知道。传闻,果真不可信。

  锦瑟退开身子,立刻下跪认错,诚恳地望着凌楚楚:“二小姐,奴婢知错。”

  凌楚楚面带笑意地弯下腰,口上轻语:“锦瑟,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让外人见着了,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快些起来!”说着伸手就去拉锦瑟的身子。

  锦瑟诚惶诚恐地看着凌楚楚,楚楚笑得越动人,她的心跳动的越快,二小姐当真是和在外人面前的表现不一样,可为何单单是在她面前如此?她是个聪明的丫头,心思扭转千百回,也就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二小姐是在让她做选择!

  利弊得失在心里衡量了会儿,锦瑟用坚定的目光回望着身前俯视着她的凌楚楚:“二小姐,奴婢愿意一直一心一意地伺候着你。”

  凌楚楚只笑不语,如溪水般干净的双眸看着锦瑟,久久地盯在她的身上。

  锦瑟双手的拳头紧紧地握了握,目光丝毫没有胆怯且后悔地回望着凌楚楚,一刻钟后,凌楚楚直起身子,淡淡而语:“起来吧,要留在我身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该和她们说什么都要有分寸。”

  跪得双脚发麻地锦瑟晃悠悠地站起来:“是。奴婢明白!”

  凌楚楚点点头:“最好如此,不然……”她咧开嘴角抛给锦瑟一个明媚的笑容,可里头却满是冷冷的寒意,让人背脊不禁发凉。

  “我从来不仁慈!”

绝情王爷替补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情王爷替补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