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魂穿之异世妖妃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42:26 来源:网络 []

书名:魂穿之异世妖妃

第005章 提出建议

安夕秀对于白刃的回应算是感慨万分,不过没法子,当着那么多的人,而且还是对他有好感的女人,就算是她无比希望解除婚约,眼下也不能继续呛着干。163女性网

再者说,事情闹到了这一步都没有达到目的,若继续闹下去,那只能让嘴欠的人说安家大小姐认死理,不知道变通外加不识好歹,来日方长嘛,何必给自己添堵呢。

安夕秀抬眸瞥了一眼白刃,没有女儿家的娇羞,反而多了几分的愤怒,只是因为眼睛被辣椒辣的有些睁不开,不太容易被谁察觉:“表哥的话夕秀记下了,不过我的话,希望表哥也好好斟酌斟酌,以免日后后悔。”

见识到了安夕秀这前后的变化,再听到这句丝毫不夹带友善的言词,他如果还不能猜透她闹这一出打的是什么主意,那未免就太笨了。

只不过他不懂,因为区区传闻真的就可以将一个人的性子给改变了?

想不通,他为了探出一个究竟,当下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姨爹,表妹一个人闷在锦绣园自然会胡思乱想,不如明日一早,让二小姐等人陪着她去奥城的别院散散心,换个环境也换种心情。”

安老爷听完这个建议,看了一眼哭红双眼的安夕秀,再看看安夕梅等人,这心里有点放不下。

都是他的女儿,每一个女儿是什么性子,做爹的不可能不清楚。

在府中,有他的庇护,她们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举动来,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可一旦没有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两个能安分吗?

他正想着该不该这样做,一旁的安夕秀借助揉眼睛的小举动,眼角的余光瞄向了白刃,见他依旧摆着无害的笑脸,她就有一种上前撕他脸的冲动。魂穿之异世妖妃全文在线阅读

其实一个男人性格好就招女人待见了,如果时刻在露出一张笑脸,那就更加抓人眼球,可是眼前的白刃,看着怎么就那么烦人儿呢。

白刃感觉到有目光投过来,随即朝着安夕秀看了去,并且还轻挑了下眼皮,虽不带有男女之意,但也足以让对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果不其然,安夕秀眼尖的注意到,她短时间便愣了会儿神,显然是被他的动作给惊到了。

这个建议是好意还是别有用心?

轻挑起眼皮是眉目传情还是代表‘你的命运在我手中’的一种挑衅?

其中的意思她还没有想清楚,安夕桦便扭着小蛮腰走到了安老爷的身边:“爹,白公子说的很有道理,你就答应吧!我和二姐姐还有四妹妹五妹妹会照顾好大姐姐的,而且别院中也有婆子丫头,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呀!”

此话说完,她见到安老爷依旧闭着嘴不发话,她即刻朝着安夕茹,安夕柔使眼色,让她们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最后,好说歹说,安老爷千叮咛万嘱咐的情况下,这事儿,算是定下来了。

完事后,安老爷送白刃离开,安家姐妹们也走了,锦绣园一下子就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第006章 回不了头

没有了外人,安夕秀将枕头下被丝帕包裹的辣椒给拿出来丢给了翠屏,“拿出去丢掉,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辣椒了。网站163woman.com

辛苦受罪的,结果一点成果没有就算了,竟然还被白刃给绕了进去,真是衰到家了。

翠屏丢完辣椒回来,见安夕秀站在水盆边洗眼睛,她紧忙踱步过去,并且很麻溜的递上了帕子。

安夕秀接过来擦了擦,感觉还是不舒服,口中便嘟嘟囔囔的抱怨:“以为笑一笑就能颠倒众生,就能迷惑女人嘛?嗛,本姑娘才不吃你那一套呢。”

翠屏在一旁听着,最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便替白刃抱不平:“小姐,白公子他不计较传言还来府上看你,劝你,给你出主意,你怎么还……”说到这儿,接收到安夕秀不友善的目光,翠屏紧忙闭上了嘴巴,可心里还是对她的所作所为不赞同,为白刃叫屈。

看她,劝她,提议去别院散心就是在对她好吗?

这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决定的,从来都没有问过她的意思,这根本就是不尊重。

他还好?

哪里好呀!

安夕秀心里一阵嘀咕,待想到翠屏不明白她心里的真实想法,这火气自然也就消了不少。

她站起身来到翠屏身边,严词厉语的说:“纵使白刃有万般好,你家小姐我没兴趣,所以啊,你要么帮我想解除婚约的法子,要么就闭上嘴,别管这事儿。网站163woman.com

翠屏歪着头,不解的目光在安夕秀的脸上扫着:小姐这是怎么了?以往谈论到白公子总会面色绯红,让她不要取笑她,可现在竟然说没兴趣,为什么呀?

突然,她脑子里闪过那天夜里的一幕幕,当下心中一惊。

难道那天晚上……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所以小姐才……

两个人站的那么近,而翠屏又是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丫头,所以安夕秀看着她一会儿一个表情,时而纠结,时而惊恐,最后双眸睁大,脸色煞白,她也就明白了。

看来这个丫头又在胡思乱想了,不过让她能彻底老实下来不继续劝说,她就不做多解释了。

安夕秀是没什么大愁事儿了,可另一边,却失去了在众人面前保持的的温婉模样。

梅园

盯着花草的安夕梅收回视线,看着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眸光有些涣散的母亲,她说:“娘,明天我与三妹妹四妹妹五妹妹陪着大姐姐去奥城别院,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此话说完,安夕梅的母亲何玉燕嘴角一侧翘起,毫无关爱的眼神看着她,片刻后,一抹冷笑在那张苍白的面颊上展露出来,同时三个字也从她的嘴巴里冒出,即冷又狠:“杀了她”

安夕梅低下头苦笑了一声,“知道了”

母女之间的谈话结束了,安夕梅转身继续看着梅园内的花花草草,可这一次,她眉宇间拧出了川字。

从母亲当上了夫人之后,她整个人都变了。

一开始,她还能得到母亲的关爱,见到母亲的笑脸,而爹爹偶尔也还会过来呆上一会儿。网站163woman.com

如今呢?

爹爹不来了,而母亲对于爹爹的远离满不在乎,对于她的心事不管不顾,可却一味的让她去处理掉她觉得该处理的人。

她可知道,她已经逼着亲生女儿踏进了望不见底的深渊,再也回不了头。

第007章 见老夫人

平静的一个晚上,安家大宅每个园子的人心思各不相同,也都有着各自的计划,唯独安夕秀这个秉承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人睡的最踏实也最香甜,可偏偏老天爷就喜欢与她开玩笑,天才蒙蒙亮,事儿就来了。

安夕秀被翠屏给叫起来,迷迷瞪瞪中将衣服穿好,梳洗干净,然后又在翠屏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间。

站在门外的李妈妈见安夕秀一副睡不醒的架势,她眼睛微眯,不屑的目光从缝隙中射出来。

翠屏见状,她紧忙摇晃了下安夕秀的手臂,并且贴在她的耳边提醒着:“小姐,老夫人有请,你快醒醒,别睡了。”

热乎乎的气息袭卷了安夕秀敏感的耳朵,引起了一股子瘙痒,她立刻抬起手挠了挠,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睡觉都不让人睡饱,天都没亮呢,见什么见。推荐163woman.com

李妈妈听到了,眸光不禁一寒,腹诽着:看来谣传的事情对她的影响不小么,这胆子都大了,怎么的,打算破罐子破摔,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翠屏见到李妈妈目光不友善,急忙帮着安夕秀打圆场,“李妈妈,小姐这几天神志不清,说了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你可千万别在老夫人面前……”

不等翠屏的话说完,李妈妈抬起一只手阻止了她,“这神志不清先不提,老夫人还等着呢,快走吧。”

“哎”翠屏清脆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扶着安夕秀跟上李妈妈的步子朝着老夫人居住的园子走去。

到了园门口,李妈妈本想回头看看安夕秀是不是还那么没精神,没成想,一回头,安夕秀好端端的站在身后,并且还对她笑了笑。

见此,她绷着一张脸,严肃的说:“随我进去后注意点,若是出了什么麻烦,老爷也帮不了你。”

其实安夕秀挠耳朵的时候便清醒了些,只不过是没有注意到李妈妈罢了。

现在见到了,而且也到了老夫人的居住所门口,摆摆样子,她还是会的。

至于李妈妈口中的交代,据她这身体本尊给的记忆分析,那就只能看情况而定了。

不过这个老太太也真是没事闲的,今天她可是要去奥城别院的,哪有那个时间陪她磨牙。

李妈妈见安夕秀没打算开口回声,也就闭上嘴,继而转身朝着里面走去,而安夕秀与翠屏紧随其后。

来到了厅内,安夕秀见到了老夫人,这一看,她顿时觉得,富贵人家就是好,即便是上了岁数,那一副尊容也看不出真实年龄来。

感叹完,她欠身见礼,毕恭毕敬的说:“孙女给奶奶请安。”

老夫人抬眸睨了一眼安夕秀,随后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没有叫她起来的意思:“秀儿啊,得知你今天就要出发去奥城的别院,故而一大早叫你来想和你聊聊天。”

老太婆,聊就聊呗,你就不能先让我起来么?

心里抱怨了句,安夕秀却依旧保持好见礼的姿势,不让对方有挑刺的机会:“奶奶想和孙女聊什么呢?”

第008章 好想点赞

老夫人挑眉瞥了一眼安夕秀,见到她稳当当的站在那没有任何的不满,这才再放下茶杯的同时让她起身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安夕秀得了令便起身坐在了一边,就在等待这老夫人继续‘开金口’的时候,安夕桦娇柔的嗓音传了进来。

“奶奶,孙女给你请安来了。”

话音未落,娇俏的身影出现在厅内,然后就直奔老夫人身边,将一旁坐着的安夕秀当成了空气。她这般目中无人,而紧随其后进来的安夕梅,安夕茹,安夕柔对于安夕秀的态度还算是友好。

从安夕桦的声音出现,老夫人的面上便出现了笑,如今见到了安夕桦的人,她拽过对方的手就没撒开,并且还对于去奥城别院的事情交代了些,生怕安夕桦受到什么委屈。至于其他的三位,虽没有向安夕秀那样晾在一边,但亲密程度显然都比不过安夕桦。

看着安夕桦与老夫人之间的互动,安夕梅等人以往还会羡慕嫉妒,但是见的多了,自然也就习惯到不当回事,可对于从没有享受过亲情的安夕秀来讲,这绝对是一种很有冲击力的刺激。

须臾,她别开视线,努力平复不稳的情绪时也不忘自我安慰着:做人要知足,穿越前被爸爸妈妈百般嫌弃没有得到一丝的疼惜与爱护,但现在她已经拥有了非常疼爱她的父亲和贴心的丫鬟翠屏,至于这安家其他的人,她也不稀罕。

等到心里好受了些,安夕秀转移了视线,碰巧与安夕桦对视时,她嘴角一翘,露出了尽显友善的微笑。

想用老夫人天地之差的待遇让她心里难过,挺好,安夕桦做到了。但那不过是一时而已,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伤害。

安夕秀表示出了友好,可安夕桦却仗着老夫人的疼惜压根没有放在眼中,甚至是一扭头,鼻中发出了嗤的一声。

老夫人见状,抬起手在安夕桦的手臂上轻打了下,“桦儿,不可没规矩。”言辞中虽然是在说教,但温柔的语调配上一张慈爱的笑脸,怎么看都是一种‘无可奈何任其这样下去’的表现。

安夕桦朝着老夫人努努嘴,而后故作俏皮的姿态说:“都是自家姐妹,大姐姐才不会在意呢,你说是吧,大姐姐。”

此话一出,老夫人顺着安夕桦的视线也看向了安夕秀,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眼神中的温柔不见,略带了些警告的目光投过去,大有一种‘别惹桦儿不高兴’的意思。

面对眼前这一老一小两个忘我表演的一幕,安夕秀好想扬手拍掌,站起来给她们点三十二个赞。

不过在没有面对人家过分的伤害时,她也不想先开头一枪,毕竟没有理由就做的事情,很容易被说成是‘无理取闹’。

“三妹妹说的是,我不介意的,所以奶奶也不要责怪她了。”

安夕桦会装乖巧,她自然也会说漂亮话。

装而已,谁不会呀!

老夫人很满意的轻点了下头,然后就将话题给岔开,慢慢的奔入了这一次将安夕秀找来的正题。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你们都长大了,过些时日也该让你们的父亲挨个的给你们许配人家了。”讲完,老夫人低下头,拿着帕子在眼角擦了下,至于有没有-有感而发的伤心泪,那就只有她自己知晓了。

安夕桦坐的位置距离老夫人最近,所以这安慰的活儿自然落在她的头上。当然了,喜欢处处显摆的安夕桦也不会将这个机会让给在场的任何一位。

只见她伸出葱白的纤纤玉手轻抓着老夫人的手臂摇了几下,如樱红的唇瓣撅起来,嘟哝道:“奶奶,桦儿不嫁,永远都陪着你,你别伤心了。”

明明就知道安夕桦口中的话都是谎言,可老夫人偏偏就喜欢她那张小嘴巴,听了之后眉开眼笑的:“你哟,就会哄奶奶开心。”

言罢,她扫视了一眼几位孙女,继续道:“你们小时候啊,奶奶总给你们讲故事,今儿你们都在,临去奥城别院之前,就再听奶奶唠叨唠叨。”

等到老夫人所谓的唠叨全部都讲完了,时间也过去了三十多分钟,而在场的几位通过老妇人的话心里也都有了数,至于日后事情会如和发展,那就要看这些人有没有走心。

众人从老夫人这儿离开,吃过早饭之后便坐上了马车,然后离开了都城朝着奥城的方向而去。

这边安府的马车还没有出城门,一直隐藏于暗处的人便匆匆的离开,一个朝着丞相府而去,另一个紧随马车而去。

丞相府的花园中,一袭青衫的白刃盯着石桌上的棋盘,稍后便将一黑子落下,然后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人,面带得意之色,“师傅,今天我赢定了。”

宏景回以微笑,落下一白子,风轻云淡的讲道:“你的人回来了。”

白刃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人影,故而调侃:“师傅啊,我再说下棋,你却扯到我的属下身上,怎么?对于这盘棋没信心而转移话题吗?”

宏景笑而不语,不过很快一道人影的出现就证实了他的话,这倒是让白刃对于教授他武功的宏景更加佩服的不得了。

“少爷,安家几位小姐已经出发前往奥城,薛乐已经跟了过去。”风华将事情禀报,而后见白刃挥手的动作,紧接着身形一闪就消失了踪影。

等到花园中只剩下宏景与白刃两个人,宏景漫不经心的言语了一句:“你不是对于安夕秀无男女之意,怎么现在对她还上起心来了?”

“话是这样讲,但她终究是我的表妹,我关心下也是……也是应该的。”白刃盯着棋盘,眉头慢慢紧锁,就连回应的声音到了最后,都有了些许的变化,失了之前的得意。

宏景手中拿着白子,晶亮的眸子看着紧锁眉头的白刃:“罢了,对于你如何处理与安夕秀之间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不想管。”

伴随着话音,宏景手中棋子的落下,而他站起来转身就走,边走边说:“明天我有事情要处理,所以不会来教你功夫,你就休息一天吧。”

第009章 跌下马车

根据多年的相处与了解,白刃早就想到明日宏景不会出现在丞相府,同时,他也认为宏景是一个有秘密的人,总之,就是让他猜不透。

就在白刃望着宏景背影沉思时,风华再一次来到白刃的身边,拱手说道:“少爷,马车已经备好了。”

属下出来提醒,白刃也就收回了思绪,“出发”

他们这边虽然才出发,但也有足够的时间能赶上安夕秀等人的行程,毕竟马车载着的都是姑娘,又都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颠簸的厉害,怎么禁受得起。

不过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对于安夕秀来讲,这个比老牛走路快一点的速度那就是一种折磨,这浑身骨头快扭散了不说,大脑也快被搅浑,晕的有些找不北了。

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将门帘一把掀开,对着车夫就下达了命令,“停车,马上停车。”

听闻安夕秀的话,车夫并没有将马车给停下来,而是不慌不忙的应声说:“大小姐,马车的速度本来就不快,若是在歇一歇,那天黑之前我们就到不了奥城了。”

安夕桦本来就看安夕秀不顺眼,现在有机会与她对着干,怎么可能错过机会。再有,这一路随行的人几乎都是她的人,随便给她使个绊子,她就别想着完好无损的回到安家。

“大姐姐,车夫说的有道理,你还是快坐好,别等着一会儿路不好走,你再一个不小心甩出去,这抬眼都望不着一户人家,可没处去找大夫。”阴阳怪气的说着,大有一种提醒车夫该怎么做的意思。

安夕秀回头看向安夕桦,见她那双犹如杏核一样的明眸在闪烁着‘你没辙’的损她的神色,也就明白了她现在敢这么带刺的讲话是因为老夫人早上的一顿唠叨。

看来她想要让安夕桦老实下来,有些话就要说清楚,并且好好的打击打击她,省着没事就说话带刺恶心人。

“三妹妹,这路途漫漫实在是无聊,不如我们姐妹俩聊一聊奶奶的那些话想表达是什么,你说怎么样?”安夕秀笑脸盈盈的去贴安夕桦那张冷脸,算是将‘没心没肺’给发挥的够极致。

安夕桦不屑的白了一眼安夕秀,本来不想去搭理安夕秀的话茬,可太过于‘自我聪明’的她想到安夕秀领悟不到奶奶话中的意思会带来不理想的结果,她当下就改变了主意。

挺了挺胸,重新摆了摆坐姿,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睨着安夕秀,“奶奶讲的是乌鸦学老鹰抓猎物的故事,无非就是在说乌鸦没有自知之明,也是在点醒我们,要知道自己的不足与缺点,别异想天开的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到,什么都可以拥有。”

安夕秀对安夕桦投去了一种赞赏的目光,“嗯,妹妹果真是位聪慧的姑娘,理解的不错。”话音落下,见到安夕桦骄傲的翘起嘴角的动作,安夕秀忍不住腹诽:真是个不走脑子的笨蛋,不过是随便装个憨就让她得意的翘起了尾巴,这种对手,实在是没有什么挑战力呀!

抛开了感慨,安夕秀开始了打击安夕桦的模式,一张小嘴嘚啵起来,势必要见到安夕桦那张白皙的脸变得发红,发紫才甘心。

“三妹妹的理解很有道理,不过这会儿你要不要听一听大姐姐理解的意思是什么?”

如果上一次安夕秀在她耳边说出那句话是一次例外,那么这一次,安夕桦确定,安夕秀的性格是彻底的变了。对于她的针对,安夕秀不再视而不见,听而不理,而是选择了争锋相对。

不过话已经被挑起来,而她也做出了回应,现在不继续下去,那只会让安夕秀占上风,到时候别说搬回来的可能性没有了,还会让安夕秀有了得瑟的机会。

喜欢争强的安夕桦压下心里的不爽,无意识的掀开窗帘朝着外面看了看,漫不经心的应声说:“既然大姐姐这么说了,妹妹就姑且听听吧!”

对于她明显的不在乎,安夕秀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光:哼,你就继续拽,看你会还有没有心情去欣赏路上的一花一木。

“嗯……”安夕秀发出一声深沉的低音,而后说道:“其实呀,不管是人和物,只要生存在世上,那就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就好比妹妹现在欣赏的路边野花,虽然没有被人修剪照料依然盛开着,但野花就是野花,即便挖起来种植到大宅子里被花匠细心照料与修剪也不代表它就高贵,唉……终究是比不过著有百花之王美名的牡丹。”

伴随着话音落下,安夕秀亲眼目睹了安夕桦的脸色由白转红再转黑的过程,这心里那叫一个爽。

祖孙女两个人,一个拐弯抹角的,一个表明的和她讲起了自知之明,哼,也太将自己当盘菜了。

别说她对于那场意外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不清楚,就算是身子不清白了,她也不会将白刃这个典型的‘高富帅’便宜了没心眼却歹毒的安夕桦。

胜了一筹,安夕秀便不再搭理安夕桦,直接朝着车门的位置挪了挪,将门帘给掀开,再一次命令着车夫将马车停下来。

车夫在外面将两位小姐的话听的一清二楚,知道三小姐在安夕秀这里没有讨到便宜,他这一次很听话,拉紧马绳,随即喊了一声“吁”

突然得到主人命令的马儿停了下来,而安夕秀没有想到车夫会来个急刹车,她一个不稳就朝着前方栽了过去。

“啊……”一声大叫从安夕秀的口中呼出,惊得路边树枝上休息的鸟儿都飞走了。

安夕桦在安夕秀这里受了气,本来还想将险些摔倒的事情将火气撒在车夫的身上,但眼角余光瞥见安夕秀朝前扑,最终硬生生的跌在地上,她当时就朝着车夫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一路随行的翠屏见安夕秀从车上跌下来,她紧忙跑过去,口中呼喊出‘小姐’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一颗心也悬着,不见安夕秀完好无损的,怎么也放不下。

车夫眼见着翠屏将人给搀扶起来,这才急匆匆的走过去,毫无诚意的赔不是,而面对翠屏质问时,他也很大胆的将错指向了安夕秀,“翠屏姑娘,我不过是个下人,大小姐吩咐停车我也就是照做而已,现在大小姐不小心摔了,你怎么能将所有的错都怪在我身上呢。”

第010章 挑明了讲

别说是翠屏听了车夫的话气的脸红脖子粗,摔了个大跟头的安夕秀有心饶恕他一次,但见他像条狗一样帮着安夕桦咬人,她当下就改变了主意。

安夕秀按住了预要发怒的翠屏的手臂,随后又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将她扶到一棵树下休息。

有了主子的命令,翠屏压下火气,扶着安夕秀转身就走,等到与车夫有了几步远的距离,她小声嘟囔:“小姐,明明就是他害你摔下来,干什么不治治他。”

安夕秀没有言语,等到安稳的坐在了树下,她这才对翠屏说:“去,将车夫叫过来。”

翠屏听了这话愣了下,而后就瞪着一双眼睛盯着安夕秀,等到她醒过闷来,紧忙应了声:“奴婢马上去。”

没有一会儿的功夫,车夫被叫来,并且站在了距离安夕秀四步远的地方,他说:“大小姐,你有什么吩咐?”

安夕秀把玩着手中的帕子,眼睛时不时的朝着天空看几眼,一会儿又和翠屏唠唠嗑,愣是将车夫给晾在那。

现在正是夏季,临近中午的阳光又那么强,晒在人的皮肤上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在烤着,指定不好受。

一个车夫既然有公然挑战安夕秀的能耐,那么就要有接受她反击的本事。

毕竟他们两个人中,一个是主一个是奴,只要安夕秀不开口,那么车夫就必须在烈日下站着,如何也走不得。

晒得冒汗的车夫扬起手臂擦着汗,怨恨的目光瞄着坐下小树荫下的安夕秀,那狠劲儿恨不得将她给活剥了生吞。

终于,实在是承受不住了,车夫大着胆子张了嘴,“大小姐,你叫奴才过来有什么吩咐?”

这一次,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便得到了安夕秀的回应,但从那言辞还有语调中可以猜测的出,他故意急拽住马绳的举动让安夕秀很不满,这是要兴师问罪的前兆。

“你还知道我是安家大小姐呀!”安夕秀站了起来,目光停留在车夫身上,眼底深处闪烁着她对于车夫会做出什么样的回应而充满期待的神色。嗯,是继续与她斗还是识时务些服软呢。

显然,安夕秀想的有些多了,人家根本就没有那个服软的打算,反而觉得安夕秀不足为惧。车夫轻微点了点下巴,“大小姐说笑了,你是大小姐,奴才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呦,还挺有本事的,既然将她当成了可以搓扁揉圆的橡皮泥,那可就别怪她了。

安夕秀朝着马车的位置瞧了眼,见安夕梅等人正迈着步子朝着这边走,她说话的语调增大,故意让她们都听的一清二楚。

不管是明着来的安夕桦,还是背后使花招的安夕梅,她也要她们明白,从一开始就注定的身份,不管因为后期什么理由,那都是不可改变的。

“跪下”安夕秀厉声呵斥,见车夫愣神没有照做,她上前一步,走到车夫身后抬起脚就在他的腿上用力踢了一下,“身为安家的奴才就要守的安家的规矩,更要识得自己的身份,什么话能说或不能说,都仔细掂量掂量,别那么不走脑子,不然人家笑话的不是你一个人,而是整个安家。”

安夕梅等人走来时,安夕秀的话听的真真儿的,虽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谁也不会不识相的吱声,毕竟安夕秀没有点名道姓的说她们。

“大姐姐,听三妹妹说了刚才的事情,你怎么样,还好吗?”安夕梅站在了安夕秀的身边,细心的打量着她哪里受伤,也将这个话题给岔开了。

安夕秀回以微笑,淡淡的说:“我没事,二妹妹不要太担心。”

安夕梅依旧拧着眉,抓着安夕秀的手便将她的身子左摇右晃的查看起来,“真没事?要不快些赶路又或者折回去找个大夫给瞧瞧。”

安夕秀看着安夕梅那小题大做的样子,她真心觉得安夕梅做戏做的有点过了。

她们根本就没有那么深的姐妹情谊,干嘛表现的这么认真。让其他人误会就算了,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恶心的想要吐。

须臾,为了不再看她做作的表演,安夕秀后退一步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摊开双手,笑说道:“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看着安夕秀没有大碍,安夕桦心里有些失望,鼻中一嗤,阴阳怪调的发了言,“你是没事,可有人却麻烦喽,不过这又怨得了谁呢,只能期待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别再卖身当奴才看主子脸色。”话说的如此直白,这摆明了就是在开脱车夫的罪过,指责安夕秀诬赖对方,并且还大动干戈处罚。

安夕梅一听这话,她紧忙用劝阻的眼神看着安夕桦,细声慢语的说:“三妹妹,不要说了。”言罢,她又看向安夕秀,“大姐姐,你大人有大量,不愉快的事儿就这么过去,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安夕桦睨了一眼安夕梅,也是这个时候,她脑子里想起了赫连宝珠的话,这才发觉母亲讲的很有道理。须臾,她瞪着安夕梅,呵斥道:“安夕梅,叫你一声二姐姐是抬举你,你还真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我告诉你,说什么话是我的权利,还轮不到你来管我。”

以往安夕梅说什么虽然安夕桦不听,但也没有像现在在这般反呛过,如今当着自家姐妹不客气的回了声,安夕梅有那么会儿短暂的尴尬,但想到现在不是和安夕桦成为对手的时候,也就不再作声。

安夕秀猜不透安夕梅忍下来是做什么打算,但她可不想摔了一跤之后继续让安夕桦得瑟。再者,人家三小姐不嫌事儿大非要闹腾,那她自然要配合好,不然安夕桦得多失望呀!

抬眸正对安夕桦的眼睛,安夕秀一字一句道:“既然三妹妹为车夫抱不平,那今儿我就把话说开,别等着回到了安家,你再跑到奶奶那乱嚼舌根子。”

安夕秀不给安夕桦开口的机会,话音未落,她便伸手指向了跪在地上的车夫,“我身为安家的大小姐,让他停车小歇一会儿,身为奴才的他竟然找理由拒绝,而且声音高亢不分尊卑,这个过错,三妹妹可认同?”

见安夕桦憋着一口气找不到言辞应对,安夕秀厉声继续说:“我第二次下命令停车,身为奴才不做回应,并且在明知主子没有坐好的情况下突然拉紧马绳停下来,因此导致我从车上跌下,这种鲁莽的过错,三妹妹可有什么要替车夫辩解的?”

安夕桦连续被两次质问,脑子险些打结,好在安夕秀没有继续说下去,也就给了她犯点小聪明钻空子的机会,“车夫脑袋后面又没有长眼睛,他怎么知道你没坐稳?你这摆明了就是强词夺理,将自己不小心跌倒赖在车夫的身上。”

安夕秀一侧的嘴角上翘,然后以一种‘你没救了’的眼神很同情的看着安夕桦,“三妹妹这样说也不无道理,不过他就算是见不到我是否坐稳,可他的耳朵没毛病吧!如果连声音的远近都分辨不出来,这种奴才,安家留他何用。”

魂穿之异世妖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魂穿之异世妖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重生之惑国鬼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惑国鬼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重生之惑国鬼妃第五章骗小梅下水如今,夫人又不在了,这二姨娘母女便更加的嚣张了起来。小梅虽说只是个丫头,但平日里也狐假虎威惯了,此时逮住机会,还不更得寸进尺?她真的不想招惹这个泼妇。“小姐,我看还是算了吧…”翠儿还是有些担心。“怕什么?你只需跟着我就行了。”说完,朱子欣便抬头向前而去。“哟,这不是大小姐吗?怎么,刚死了娘,您居然还有心情来逛园子?还真够没心没肺的。”果然,小梅刚看见朱子欣,便冷嘲热讽了起来。朱子欣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去,翠儿跟在

  • 小说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娇妻鲜嫩:总裁消停点第五章强势的男人才是真爱无声的对视,白小柠与肖何的眼神在半空中相遇,似乎火花迸射,又仿佛悄无声息。白小柠咬牙,她真的坚持不住了。肖何的眼神太冷,太可怕……哪怕是再多看一会儿,也许她就会直接晕过去也说不定。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肖何忽然沉了沉眼眸:“给我一个不报警的理由,否则的话,你的下场也许比白睿还要惨。”他的话很直接,不是威胁,而是结论。白小柠只觉得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她眨了眨有些发疼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 小说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第5章敢叫他大叔!“霍……霍总?这份名单,有什么问题吗?”站在霍庭衍身后的秘书,战战兢兢的看着霍庭衍。“这个人,我亲自面试。”霍庭衍冷冷的看了秘书一眼,修长的手指,叩击着桌面道。“是。”秘书的心底有些奇怪,却不敢表现。霍庭衍在秘书离开之后,拿出手中的照片,狭长的眸子,透着丝丝的冷光。哼,女人,你以为,得罪了我之后,我会让你逍遥快活吗?男人修长的手指,带着一抹轻佻和邪魅的摸着照片中的叶梓,就像是在摸着真人一般,

  • 小说第一宠婚:纯禽老公要抱抱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宠婚:纯禽老公要抱抱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第一宠婚:纯禽老公要抱抱第五章你不喜欢他夏安柠神情有些怪异,狠狠地擦了一把,才若无其事的开口,“没事儿,大概是刚才游泳的时候不小心咬破的,你刚才去哪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见?”“遇到了几个合作商,聊了几句。”温辞唇间带笑,继续说道,“虽然AT在国外根基很稳,但是到了国内,还是得靠这些人,总得打好关系。”听了温辞的话,夏安柠撇撇嘴,这些她当然知道,也就不细问可,而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你认识战临谨?”“大名鼎鼎的战少,想必整个N市的人

  • 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校草大人万万岁第五章:全校唯一一个贫困生二年级E班。席小童草草地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之后,就被安排到最后面的一个位置上。“哎……”圣德保学院,自己以前有听过,是一个皇家级别的贵族学院,但是……自己却偏偏被北奕宸弄了一个那么格格不入的身份进来,感觉真的是太过分了!席小童刚坐下来,就看到有不少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不停地小声说着什么。“你好,我叫宋泽瑞,请多多指教。”坐在席小童旁边的男孩子开口说道。席小童问声看过去,那个叫做宋泽睿的男人看起来斯斯文

  • 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五章更改的协议五更改的协议喧嚣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生活着。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忘初心的向前奔跑着。安朝阳的办公室大门被人推开了,安于枫走了进来。“爸,你找我?”“把门关上吧。”安朝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安于枫关上门,走了过来,站在他的面前。“坐吧。”安朝阳一副认真的样子。“好。”安于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继续问到“爸,你找我什么事呀?”“于枫……”安朝阳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安于枫

  • 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五章相亲宴会管家走了没多会宁婉仪就带着丫鬟过来,气势简直嚣张到不行。“你说你不愿意走?”宁婉夜点点头。“为什么?”宁婉仪很奇怪她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勇气反抗。宁婉夜看看宁婉仪,微笑道:“我跟二姐一样的,都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北边是下人住的房间,如果我去了哪里,那就是贬低的的身价,二姐如果有一个身价低的小妹难免也会拉低自己的身价吧?”宁婉夜看着宁婉仪走近几步“还有,大家都知道是你让我去北园住的,好歹我也是这个家的三小姐,二姐你就

  • 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5章状况一个接一个苏棠这才意识到她情急之下,态度十分不礼貌,她咬唇致歉:“不好意思,师傅请尽量开快一些,我真的有急事。”坐在车上,她前后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越发地不安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慌乱感,席卷了她全身心。她想起,妈妈挂电话前,抬高了声音让她千万别冲动。奇怪,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苏棠仔细思量半响,确定她之前听到的汽车鸣笛声,就是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可是,她家住在六楼,且楼也不靠大门路,不论白天黑夜,在家里

  • 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傲娇鬼夫夜夜袭第五章死者为大,夜半鬼敲到了警局,便看见余温和他同事正在往解剖室搬运尸体,心里有些奇怪,即使出车祸,正常死亡,是不需要送警局的,这是干什么?“淼淼,你可来了,一会儿你要有心里准备。”余温见到我,急急忙忙给我敲了个警钟。准备?看尸体还有准备什么?我随手拉开离我最近的白布,心里一凉。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整个五官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似乎受到了重创,但是四肢却完好无损。我心一横,拉开附近几具,都是一个鬼样。“草,淼淼,你胆子可真大,

  • 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五章应了婚事冬芝已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杨老爷,杨老爷自然不愿意,因此婉言拒绝了这门婚事。刘管家走了之后第三天,事情变了。先是定好的生意被对方无故解除,又是有官府来查验质量。杨家的生意一下子不好做了。杨昭君心里直叹气。她本想赌一下,那苏君墨看不上她,这个婚事便那么罢了。但这种行为表示,苏家对她势在必得。她倒是不懂了,自己什么地方惹苏家和苏君墨了,看着架势还非她不娶啊。当然,她自己是知道的,那是因为苏家不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