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都市最强医圣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19: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都市最强医圣

第5章 意外碰触

“你等我换一下衣服,总不能穿护士服去吃饭吧?”林玉娇说。来自163woman.com

韩磊脱口而出:“护士服,好看啊。制服吗。”

“你说什么?”林玉娇白了韩磊一眼,她不是孩子,自然明白韩磊这句话的意义。

“没有,你快换衣服吧。”韩磊一脸黑线,自己嘴上得有个把门的了。

十几分钟后,正当韩磊以为林玉娇变卦了的时候,林玉娇突然走了过来。在看到林玉娇的时候,韩磊的眼睛都直了了。说明163woman.com

淡粉色的衬衣,高耸的山峰,衬衣的纽扣几乎要被撑开了。一条超短裙下,黑色的打底裤勾勒出修长的大腿,走起路来臀部微微扭动。

“这,迷死人的妖精啊。”韩磊暗赞了一声。

“走吧。”林玉娇走到韩磊面前,大大方方的说道。

“漂亮,真漂亮。都市最强医圣全文在线阅读”韩磊差点流出口水,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林玉娇。

此时的林玉娇一点也不在乎韩磊的目光,反而伸出手,温柔的挎住了韩磊的胳膊:“我们现在就走吧。”

幸福从天而降,韩磊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林玉娇会这样主动,连忙伸手摸了摸她的手,两人相携走出了医院。

不过,在幸福中,韩磊却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一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他回过头却没有发现异常。

走出医院大约一百多米后,林玉娇突然放开了手,韩磊楞了一下,想主动去挎林玉娇,但林玉娇却躲开了。

“请你自重,我们并没有熟到那个程度。”林玉娇冷冰冰的说道。版权163woman.com

“嗯?可是,刚才……”韩磊疑惑的看着林玉娇,这个女孩的态度怎么说变就变,简直比翻书还要快。

“刚才?实在对不起,我刚刚看到了前男友,把你当挡箭牌了。”林玉娇脸色一红,给韩磊道歉。

韩磊终于明白了,原来刚才林玉娇之所以跟自己那么亲密,是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前男友,为了让对方死心,或者说是打击对方,这才假装和韩磊非常亲密,此时那个倒霉的男人已经看不到两人了,林玉娇立即卸磨杀驴。

“怪不得刚才感觉身后有人似乎要杀了我呢。你这不是给我树敌吗。”韩磊埋怨,林玉娇脸上又是一红。推荐163woman.com

“实在对不起,这样吧,今晚我请客,算是给你赔罪。”

“哪能让你破费,还是我请你吧。”韩磊刚刚拿到三个月工资,财大气粗,拍着胸脯说,“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前面有个叫做‘一家人’的小饭店,环境不错,咱们就去那里吧,消费水平也不高,不能让你太过破费了。”林玉娇说。

“一家人”离医院很近,两人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两个熊孩子正在大厅里嬉闹,其中一个踢了脚下的一个皮球一下,皮球嗖的朝韩磊脚下飞来,韩磊没有留意到,脚下拌蒜,正好扑到了走在前面的林玉娇身上。林玉娇哎呀一声,身体前扑,两人以极不雅的姿势摔到了沙发上。版权163woman.com

韩磊连忙撑着身子想站起来,但他的手一动就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一团东西,触感柔软,富有弹性,又十分的坚挺,韩磊马上明白自己抓到了什么。

韩磊整个人压在林玉娇身上,感受到身下一团棉花似的肉感,某些地方突然发生了生理变化。他的脸红了,拼命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越是这样,生理变化越加明显。

一个坚硬的东西顶着自己,林玉娇感觉到了韩磊的异常,她是护士,当然明白身后面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但自己被韩磊压在沙发上,根本站不起来,她扭动了一下身体,结果发现这更加的刺激了韩磊,直接不敢动了。

“你快起来啊。”林玉娇轻声说道,脸色唰的红了。

“喔,喔。”韩磊一边掩饰着身体的变化,一边站了起来。

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他们连忙钻进了包间,好在此时饭店并没有几个顾客,他们的窘态没有被人看到。而那两个熊孩子还不到开窍的年龄。

“你吃什么?”服务员进来询问,韩磊连忙抓过菜单掩饰尴尬。

“你随便点吧,我百无禁忌。”林玉娇回答,一开口,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很快消失了。

韩磊点了四个菜,很快,菜就上齐了,他尝了尝味道不错。两人吃的很是高兴,其间,林玉娇多次问起韩磊医术的由来,韩磊只能胡诌了一番,说这是自己家里祖传的医术,而之所以会用针头引血,那是因为孙宁的病情太紧迫了,他不得已而为之。

“那你怎么会知道他会突然脑出血呢?”林玉娇有很多的疑问。

“因为他曾经走到我身边,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病情。”韩磊还是胡诌。

林玉娇将信将疑:“真的?”

“是啊,你没有发现孙宁当时眼中充满了血色,一条青线直通眼眸吗?这就是急性、重性脑出血的先兆。”韩磊越说越玄虚,最后连他自己都差点相信了。

林玉娇并没有注意到当时孙宁的眼睛,此时见韩磊说的煞有其事,回想起来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于是点了点头。

两人边吃边聊,一个愿意说,一个愿意听,这顿饭直吃了两个多小时,韩磊喝了半斤白酒,林玉娇也高兴,喝了小半杯白酒。

时间过的很快,大约十点钟的时候,两个人吃完饭走出了饭店,刚刚踏出饭店的大门,迎面走来一个矮胖男人。

“哟,原来是我家娇娇啊,你在这里干嘛?”矮胖男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年龄,一脸的横肉,小小的三角眼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缝。

“我认识你吗?”林玉娇堵了一句,掉头就走。

“怎么?认识了一个小白脸就不认哥了?”矮胖男人依旧色眯眯的笑着,同时拦住了林玉娇的去路。

“杜星,你给我让开。”林玉娇脸上罩着寒霜。

“娇娇啊,咋还是那个脾气呢?”杜星伸出手,朝林玉娇脸上抹去,同时嬉皮笑脸的说,“这样可不好,要淑女一点哦。”

第6章 你就是恶霸

韩磊十二分的不爽,他走过去,伸手打开了杜星伸向林玉娇的手。

“靠,你是从哪里蹦跶出来的货?别在老子面前晃荡,识相的马上给老子消失。”杜星没有想到韩磊出头,心中大怒。

“我要是不走呢?”韩磊脸上带着笑,那眼神如同看一个傻子。

杜星愣了一下,他看出韩磊是有意和自己作对了,不过,凭借这几年他在启东市闯下的名头,他不认为韩磊真的敢跟自己作对,现在韩磊虽然表面看着硬,也许只是他不认识自己罢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杜星问。

韩磊摇了摇头:“不管你是谁,在我眼里都是垃圾。”

“你这是找死啊。”杜星说着,突然挥起拳头,朝韩磊狠狠的打来。

这要是一天之前,杜星这一拳肯定会把韩磊打成猪头,但现在的韩磊已经不是以前的韩磊,他扬起手随意挥洒了一下,心随意转,一股强劲的内力附在手上,只轻轻的一碰,杜星就摔出去三四米远。

“怎么样?”韩磊看着艰难爬起来的杜星问道。

“小子,你找死啊。”杜星骂了一句,随即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

“杜星,你要干什么?”林玉娇吓了一跳,一边呵斥杜星,一边往后面扯韩磊,示意韩磊赶快躲开,别招惹这种小混混。

但是,一切都晚了,就算韩磊不想惹事,事情也已经惹上了韩磊,杜星突然大喝了一声手中匕首笔直朝韩磊腰间刺去。

韩磊身子只一闪,又是随手一挥,杜星手中的匕首已经被打落在地。但杜星并不甘心,附身去拾匕首,见杜星如此固执,韩磊脸色沉了下来,他踏上一步,一脚踩在了杜星的手上。

“啊。”杜星惨叫了一声,随着韩磊鞋底一搓,他的手指已经磨掉了皮,变成了血爪子。

“服不服?”韩磊脚上用劲,使劲搓着杜星的手。

杜星疼的差点要掉下泪来,连忙哀求:“哥,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韩磊俯下身,紧盯着杜星:“饶你倒是没问题,不过,你耽误了哥的正事,说什么也得有个赔偿吧?”

“哥,我这里还有点钱,你看够吗?”杜星毕竟是混社会的,马上就明白了。

“也不用太多,有五千块钱就够了。”韩磊说,“毕竟也不是大事,我不能讹你。”

林玉娇差点笑出声来,这才十几分钟时间,把人打了一顿还要人赔自己五千块钱,天下也就只有韩磊这么不讲理了。

杜星连忙从口袋里摸出了钱包,哆哆嗦嗦塞给韩磊五六千块钱,韩磊点也没点,就装进了口袋中。

“哥,你看我能走了吗?”杜星小心翼翼的问。

韩磊摇了摇头:“咱俩的事情倒是结了,不过你得罪了我家娇娇,你看怎么办吧?”

“我道歉,我道歉。”杜星连忙点头,随即看着林玉娇,说道:“娇娇。”

“娇娇是你能叫的吗?”韩磊照着杜星屁股就是一脚。

杜星苦着脸:“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算了,让他走吧。”林玉娇给杜星求情,韩磊又踢了杜星屁股一脚,杜星如获大赦,跌跌撞撞的跑远了。

“行啊你,打了人家一顿,还讹了人家5000块钱,你就是一个恶霸。”林玉娇看着韩磊,似乎在看一个外星人。

韩磊笑而不语,他拽着林玉娇往前走,林玉娇嚷嚷开了:“哎,怎么不敢说话了吗?刺激着你了?”

韩磊还是不说话,一直走到了道路拐角,路边有一个乞丐,在这如水的夜色中,乞丐依旧辛苦的“工作”着,看到韩磊走过来,他晃了晃手中的破碗。

韩磊手一挥,那五六千块钱已经丢进了破碗中,在乞丐惊异的目光下,他已经走远了。

“你……”林玉娇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出手这么大方的人,如果让陈光标这种富豪去捐款,不管对方捐多少,林玉娇都不会吃惊,但韩磊不同,今天下午,他还在跟周治平商量先预支工资,上午的时候还因为没钱治病被孙宁奚落,这样的人,突然丢给乞丐五六千块钱,虽然那些钱来的太容易了,林玉娇依旧吃惊不已。

在这个世界上,比刚才韩磊弄钱更容易的事情太多了,包括一夜暴富的买彩票,自己也没有见过有人将钱全部捐出去的。

林玉娇伸手摸了摸韩磊的额头,嘴里嘀咕:“你不会是犯病了吧?”

借着酒劲,韩磊顺势亲了林玉娇的手背一下,这让林玉娇如同受惊的兔子,尖叫着倒退了好几步。

“韩磊,你,不能胡来啊。”林玉娇说,她的胸膛一鼓一鼓的,似乎是紧张,又似乎是生气。

路灯很昏暗,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韩磊看不清林玉娇的表情,他也不在意林玉娇怎么想,一个箭步已经冲到了林玉娇身边,双手熊抱,把林玉娇紧紧的抱住了。

“哎,你……”林玉娇只挣扎了一下就不再有任何动作了,长二十多岁来,还是第一次有男孩抱着自己,她感觉很奇妙。

闻着韩磊身上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林玉娇一阵眩晕,似乎不胜酒力,她的身体软绵绵的,缓缓瘫在了韩磊的怀抱中。

韩磊两只手臂使劲抱着,他把林玉娇的头按在肩膀上,自己闭着眼,呼吸着温暖的夜风和淡淡的体香,尽量克制着别让自己心猿意马,任凭时间流逝,似乎这一刻成为了永恒。

“很晚了,我们走吧。”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玉娇靠在韩磊的肩头,轻轻提醒。

“哦。”韩磊并没有任何行动,他只是轻轻的回答了一声,随即问道:“娇娇,你有男朋友吗?”

林玉娇不说话,但韩磊感觉她的头在自己肩膀上摇动了一下。

“以后,我就是你男朋友了,你不许和别的男人来往。”韩磊命令道。

林玉娇终于将头抬了起来:“你就是一个恶霸,根本不顾及别人感受的恶霸……唔。”

第7章 身体出了问题

韩磊的嘴巴堵住了林玉娇的嘴,她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韩磊趁这个机会灵巧的施展绝技,舌头像是一条活蛇,一股强烈的冲动让林玉娇放弃了抵抗,她嘤咛一声,也勇敢的迎了上去。

“记住,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韩磊含糊的说道。回答他的,是林玉娇柔软的吻,他们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

纠缠了好一阵,韩磊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林玉娇满脸通红,喘气声很重,韩磊淡然笑了笑,伸手给林玉娇理了理头发,随即说道:“娇娇,我送你回家吧?”

已经是半夜了,尽管林玉娇没有表现出厌烦,但韩磊却克制了自己,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万一自己提出来而林玉娇方案,将会破坏自己的美好形象,自己再和林玉娇深入交往就很困难了。

“要放长线钓大鱼。”韩磊告诫自己,“火候到了后,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林玉娇点了点头,她的家就在不远处,韩磊一直送到楼下,看着林玉娇走上楼,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韩磊摸黑回到般西小区的是时候,大概是凌晨一点多,他刚想躺下睡觉,手机响了起来,居然是陈氏中医会所的老板陈颖。

陈颖只有二十七八岁,之所以能够当上陈氏中医会所的老板,主要得益于自己是个富二代,她对会所管理很严格,虽然员工们平时难得看到她的身影,但员工的一举一动她都了若指掌。

就在白天,一整天的时间,她没有看到韩磊的影子,经过询问带班经理,经理告诉她,自己给韩磊打了好几个电话,韩磊却没有任何回应。韩磊没有请假而失踪,这让她多少有些担心,本来她想晚上打电话问问的,但因为一个应酬耽误了时间,直到大半夜才想起这件事来,于是问带班经理要了号码,给韩磊打了过来。

“韩磊,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没有客套,陈颖冷冰冰的问。

“对不起……”韩磊刚要说自己准备炒陈颖的鱿鱼,陈颖却突然训斥了起来:“你眼里还有没有会所的管理制度?不来上班为什么不请假?”

“等一下。”韩磊对着手机大叫了一声,这让陈颖吓了一跳,自己的员工什么时候敢这么和自己说话的?

“没什么好等的,如果不想干,明天就可以辞职,但是我事先提醒你,你现在还没过试用期,辞职是不会领到一分钱工资的。”陈颖打算吓唬一下韩磊。

韩磊此时已经不怕陈氏中医会所拿工资来说事了,因为那点实习期的工资只有区区的一千二百块钱,他干脆利落的说道:“我正要说这件事情,从今天开始,我将不再是陈氏中医会所的员工,至于试用期的工资,我不要了。”

“你。”陈颖气的手发抖,但是韩磊却挂断了电话。

在这接近三个月的实习期内,韩磊只见过陈颖两次,他不相信这个美女老板会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好心的在大半夜给自己打电话,她给自己打电话,多半是为了训斥自己,所以三言两句就把陈颖打发了。

夜深了,韩磊却毫无睡意,这完全得益于他得到了玄虚子的真元,已经成为了一名修真者,他现在已经不需要睡觉,而是应该利用修行来提升自己。

韩磊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手心朝天,脑海中一个练功的法门显现了出来,稀薄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他的面前,被他吸收进了身体。

地球上的灵气太过稀薄了,韩磊练了两个多小时,自己的功力也只是得到了一点点的增长,不过,因为修炼的缘故,他的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清醒。

“不行啊。”韩磊对自己说,照这样的修炼速度,自己体内玄虚子的功力已经达到大乘后期,但因为自己本身功力不够,一直没法进行融合,所以就不能完全使用玄虚子的功力,甚至连百分之一的功力也使用不出来。

如果照现在这种毫不见进境的修炼,恐怕猴年马月自己也没法使用玄虚子的功力。

“哎,怎么办呢?怎么办呢?”韩磊很着急,他暗中运了一下气,突然感到丹田处一道热气直冲入脑海中,他的头一阵眩晕,差点就要昏厥过去,连忙躺回了床上。

“不好。”刚躺下,韩磊就大吃一惊,体内突然多了一股内气到处乱窜,所到之处,他感觉如同刀割一般的难受,韩磊屏住气,拼命将内气压制了下去,但是脑子却如同被人搅合着一般,粘稠而混沌。

“身体出问题了。”大约半小时后,身体的异常症状才慢慢平静了下来,他利用自己的所学和玄虚子的知识,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就是一只蚂蚁,而玄虚子就是一头大象,蚂蚁把大象吃了,肯定会撑死。

而现在自己没事,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命格和玄虚子极像,无形中抵消了玄虚子部分的内气,加上他真元并没有在他的体内完全融合,所以他才侥幸活了下来。

但是,这病不代表自己没有事了,那股强大的真元依旧在韩磊的体内乱窜,既然融合不成,就想找个地方宣泄出来,所以才在韩磊的体内乱窜,让他浑身难受。

“不行,只有一个月了,如果一个月之内找不到融合的办法,我就死定了。”韩磊愁眉苦脸,满以为自己得到了天大的好处,没想到却还有这样的坎需要跨过去。

韩磊想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不过,他的心脏很大,在想得头疼后,他突然莞尔一笑:“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找到办法的。”

第8章 这事儿有点难

在安慰了自己一番后,韩磊放下心来,修炼没有进境可以慢慢想办法,不过现在不能耽误的就是,怎么想办法把林玉娇扑倒。

“对了,我似乎可以找点药材来帮助自己修炼呢。”在来到启东市医院门口的时候,韩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材味道,灵光一闪之间,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开心的笑了起来,虽然地球上的珍惜药材极少,但他是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同学极多,而且他们平时都跟药材为伍,让这些中医们帮助自己找点药材,应该不算困难。

“你来了?”林玉娇已经等在院门口了,见到韩磊,她连忙迎了上去。

“你怎么也上班这么早?”时间刚刚才六点钟,离上班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韩磊原打算是先来熟悉一下情况,没想到居然碰到了林玉娇。

林玉娇脸色有点憔悴,似乎是没有睡好。韩磊关心的问道:“你的脸色不好看啊。”

“没事。昨晚上睡的太晚了,没睡好。”林玉娇说,但韩磊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他盯着林玉娇看了足有一分钟。

林玉娇被韩磊看的发毛:“你看什么,难道我也病了?”

韩磊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脸的严肃:“对,你确实是病了,而且非常的严重,严重到无药可解啊。”

“这……”林玉娇差点哭出来,她焦急的看着韩磊:“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怎么会这么严重?”

“你得的是相思病。”韩磊学着老中医的样子虚捋了一下下巴,摇头晃脑。

“滚吧,你才得了相思病呢,就你这个样子,我会想你?”林玉娇这才明白过来,韩磊在调侃她,于是抬手捶了韩磊一下。

“我只说你是得了相思病,又没有说是因为想我而得病,你这可是心虚啊。”韩磊还在调侃林玉娇。

“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不搭理你了。”林玉娇气鼓鼓的扭过了头。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吃早饭了没有,我请你吃大蒸包吧,前面那个小店的大蒸包很好吃的。”韩磊见火候差不多了,正色说道。

“这还像句人话,我正饿呢。”林玉娇点头。

两人很快来到了蒸包店,看着面前长长的队伍,林玉娇正在犯愁,韩磊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他抽了抽鼻子,眼睛四处踅摸,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陈颖此时也正在为买包子的人太多而发愁,偶然一回头,她就看到了韩磊,当她看到林玉娇在韩磊跟前东张西望的时候,她的眉头皱了起来。

韩磊也正在看着陈颖,陈颖干脆转身朝门外走去,在走到韩磊面前的时候,她轻声说了一句:“韩磊,我有事找你。”

看着陈颖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韩磊只好吩咐林玉娇自己出去一趟,然后跟着陈颖走出了蒸包店。

韩磊背后没有长眼,他不知道,背后的林玉娇露出了幽怨的眼神。

“韩磊,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昨天没有上班,又突然辞职的原因?”走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陈颖停住了脚步。

“也没有什么,只是因为我的业绩太差了,再干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韩磊解释,他还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医术非常好。

“业绩差不应该是你离开的原因吧,而且我也不会因为一个人业绩差就把他辞退,你的工作态度非常端正,我正想把你调到更重要的岗位呢。”陈颖的话语中透着真诚。

韩磊摸了摸头,他看着面前这个美女圆鼓鼓的胸部:“你,说的都是真的?”

“怎么,我作为堂堂陈氏中医会所的老板,你认为我会随便和你开玩笑?”陈颖一脸的认真,“怎么样?我刚刚在启动医院旁边开了一家针灸会所,你如果愿意,就替我把会所管起来。”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韩磊看了看天气,蔚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初夏的暖风让人感觉飘然欲醉,他正要点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你不愿意?”陈颖疑惑的问,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就可以替陈氏中医会所独当一面,这绝对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这件事情有点难办啊。”韩磊长长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难处你说出来,看能不能帮你解决。”陈颖非常真诚。

韩磊还是摇头,他斟酌了一下后,才吞吞吐吐的说:“我以为自己在会所没有前途了,自己又不争气,所以就想跳槽,昨天晚上,我已经和启东市医院急救科签了工作合同,在他们这边工作三个月。”

“启东市医院?急救科?”陈颖张大了嘴巴,这事情有点扯啊,谁不知道启东市医院是启东市最大的医院,要进入医院工作,没有响当当的关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现在,韩磊不仅进入了启东市医院工作,而且是进入了最重要的急救科,要知道,急救科的医生全都是医院里医术最高超的人,他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凭借自己丰富的医疗经验救治病人。

“你不是在骗我吧?”陈颖不相信。

“没有。”韩磊只说了两个字。

陈颖点了点头:“能辞掉吗?要不要我找找医院的负责人?”

韩磊摇头:“我想试试,毕竟,这份工作不是随便一个人可以得到的。”

陈颖看着韩磊,就像看一个外星生物,她闹不明白韩磊究竟有多么高超的医术才得以进入启东市医院工作,她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点担心,如果韩磊因为医术不够,在启东市医院跌了跟头,那以后他的医生生涯也就基本结束了。

“哎,我买上包子了,快来吃。”蒸包店门口,林玉娇扯着嗓子对韩磊喊道。

韩磊歉意的对着陈颖笑了一下:“对不起了,我没法接下你这份工作,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没事,针灸会所经理的职位我会给你留着的。”陈颖笑眯眯的点头。

第9章 她还是高中生

陈颖没有再回到蒸包店,或许是认为自己再进去会引起尴尬,她直接开车离开了。

看着陈颖走远,林玉娇嘟囔了一句:“很漂亮啊,她究竟是谁?”

“哦,是我原来工作的老板,刚才跟我谈辞职的事情呢。”韩磊解释。

“行了,快吃吧,吃完了咱们就去上班,我也是第一天去急救科上班呢。”林玉娇不想再听陈颖的事情,这让韩磊松了一口气。

不过,韩磊的心里却满是疑惑,自己虽然在陈氏中医会所干了接近三个月,但是和陈颖见面总共也不过三四次,自己业绩那么差,这种会所经理的事情怎么会轮到自己头上?

韩磊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想,因为林玉娇很快就吃完了饭,催促他马上去急救科,韩磊因为练功现在饭量也小了许多,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见林玉娇催促,于是就和她一起来到了急救科。

刚刚走进急救科门口,韩磊就看到前面一堆人正在推着一个担架车朝急救室跑,同时大声嚷嚷着:“医生,快来救命啊。”

“怎么了?”一个护士连忙迎了上去。

“我妹妹突然肚子疼,你看都晕过去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着急的说道。

“快,赶快进急救室,我现在就去叫医生。”护士说着,连忙跑去护士站找医生,但很快她就傻眼了,急救科夜班一般是两名医生值班,现在已经是七点钟,其中一名医生刚刚出去吃早饭,而另一名医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正蹲在卫生间拉肚子,而且拉的非常厉害,别说救人了,及差找人救自己了。

“怎么办?”护士很着急,她拨打外出吃早饭的医生手机,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名医生并没有接听。

“医生呢?怎么还不来?”那个汉子已经非常着急,额头青筋突出。

护士结结巴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我,这……”

“我过去看看。”韩磊对林玉娇说,随即拨开人群走了过去,“我是刚来的医生,大家让一让。”

围着病人的人群听到医生过来,马上让出了一条道,韩磊走上前,病床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此时双目静闭牙关紧咬,已经因为疼痛昏厥了过去。

“嗯?”透视眼一开,韩磊发现女孩的肚子有异,他连忙抓起女孩的手腕诊脉,一试之下就明白了。

“马上通知妇产科,病人是畸胎,要流产了。现在性命垂危。”韩磊命令那个护士,护士虽然不认识韩磊,但此时有人来救急,也只能慌忙的答应了,连忙去联系转诊。

“你放屁。”那个汉子不愿意了,他圆睁着眼,伸手就抓住了韩磊的领口,“我妹妹还在上高中,怎么可能……”

“她还是高中生?”听汉子说女孩是个高中生,韩磊有那么一点时间以为自己真的诊错了,他轻轻的推开了汉子的手,又一次用透视眼看去,这一次他非常肯定的确定了,女孩肚子里确实有个畸胎。

汉子瞪着眼看韩磊再一次诊断完毕,尽量压制着怒气:“你怎么说?”

“我没有看错,她确实是畸胎,而且已经七个月了,突然流产,非常危险。”

“你……”汉子又要扯韩磊,但一个跟着的中年妇女却拦住他了。

“刘磊,你要干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你妹妹,不是你胡闹的时候。”

刘磊讪讪的缩回了手,此时,妇产科的医生也赶了过来,他们马上把女孩转诊到了妇产科,在离开急救科的时候,刘磊回头狠狠的看着韩磊:“如果你诊断有误,我一定饶不了你。”

韩磊根本不把刘磊的话放在心上,做医生的都遇到过形形色色的病人,如果动不动就跟病人发火,这个医生一天也做不下去。

“哎,我说,你真的有把握吗?要是不行就先躲躲,别吃眼前亏。”林玉娇担心的问韩磊,虽然经历了昨天救孙宁的事情,但她对韩磊依旧心存怀疑。

“你就算不相信别人,也要相信你的男票吧?你认为我会轻易就瞎结论?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韩磊解释。林玉娇听韩磊这么说,才点了点头。

“周院长,你来了?”护士站那边响起了问候声,韩磊连忙回头,周治平倒背着手来到了急救科。

“刚才怎么回事?”周治平黑着脸,问那个护士。

“周院长,刚才来了一个重症病人,咱们两个值班医生,一个出去吃饭了,一个拉肚子,差点没人给病人诊治。”那个护士说着,伸手指了指韩磊,“多亏他了,说是刚来的医生,发现病人是畸胎要流产,我已经连续了妇产科,现在病人已经转入了妇产科。”

周治平这才注意到韩磊:“你来的这么早呢?”

“年轻人精神好,反正在家也无所事事,于是就过来了。”韩磊笑着说。

周治平点头赞许,不过,他的话语中还是带着疑问:“刚才的病人,你怎么知道她是畸胎要流产的,难道这也是诊脉发现的?”

韩磊马上点头,又开始了胡诌:“当然了,我是中医毕业,这中医对于诊脉可是拿手的活,你不相信?”

周治平只是笑,也不说话,韩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周治平自己却很明白,诊脉虽然说着简单,却是易学不易精的绝学,就凭韩磊这点年纪,除非是天纵奇才,否则绝对不可能通过简单的诊脉就能发现病人是畸胎并且面临流产。

但这些话,周治平并没有明说,从昨天第一次见到韩磊开始,周治平就发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不光是他匪夷所思的医术,更在于他的眼神,那里面透露着一种深不可测的沉着,就好像泰山崩于前也无动于衷。

就算医术可以凭借天赋学好,但这份眼神,绝对不应该出现在韩磊这么年轻的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出去买了点饭。”正在这时,一个中年医生气喘吁吁的从门外跑了进来。

第10章 这就是经验

“老杜啊,你是咱们科室的骨干医师,应该知道医生在值班的时候不能离开岗位吧,怎么还敢跑出去吃饭?”周治平一脸的严肃。

“我,我……”四十多岁的老杜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出去了十几分钟,就差点耽误了病人急救,无巧不巧的是,他是拿着手机的,但手机突然出现了问题,自动关机了。

“先问一下妇产科那边急救的情况吧,等这件事情过了后,我再处理你。”周治平严肃的对老杜说,老杜只好唯唯诺诺。

“不用问,如果诊断有误,一会儿那个叫刘磊的病人家属就会来找我算账。”韩磊叹了口气。

“刚才是你帮咱们解围的啊,多谢,多谢。”老杜走到韩磊面前道谢。

韩磊大大咧咧的一挥手:“没有什么好感谢的,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同事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同事?”老杜疑惑的问。

周治平刚要解释,就听到一个汉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大喊:“那个医生呢,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林玉娇吓了一跳,过来的正是刘磊,她连忙拽了一下韩磊:“不好,人家找你算账来了,你快躲躲吧。”

韩磊一动不动:“躲什么躲,他是来感谢我的。”

果然,刘磊看到了韩磊,紧走了几步,双手使劲的握住了韩磊的手:“谢谢你了,医生,要不是你,我妹妹就没命了。”

在刚听说还在上高中的妹妹怀孕的事情时,刘磊打死也不相信,为此还差点要打韩磊,最终被自己的二姨拦住了,后来,妇产科对妹妹进行了急救,刘磊这才知道急救科的医生医术高超,他们根本就没有诊错,自己的妹妹确实怀孕了。

而且更让他感激的是,妇产科的医生告诉刘磊,要不是急救科诊断得当,他的妹妹再耽误一会儿就会有生命之忧。

“医生,你的医术真是神了,看了看脉就知道了我妹妹的病情,真是太感谢了。”刘磊一连串的说着感谢。

“好了,你妹妹刚刚做完手术,你还是先去照顾她吧,这感谢的事情,你以后尽可以来找我,我还要在这里工作三个月呢。”韩磊好说歹说,才把满怀感激的刘磊劝走了。

“不好了,司马医生拉肚子很厉害,在卫生间昏过去了。”一个护工突然跑了过来,对周治平等人说道。

“啊?”周治平吓了一跳,他也顾不上在这个时间处理延误救治这件事了,连忙吩咐老杜:“老杜,赶快安排急救。”

周治平朝急救室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对韩磊说道:“小韩,还有小林,你们都过来帮忙。”

韩磊和林玉娇听周治平这么吩咐,连忙跟了过去。

急救室里,那个姓司马的医生面色发紫,嘴唇发白,紧闭着眼,已经昏迷了过去,他的嘴巴还残留着白色的沫状呕吐物。

周治平看了几眼,说道:“好像是食物中毒,立即化验。”

“不错啊。”韩磊在心中赞叹周治平眼光毒辣,从司马医生的症状看,他确实像是食物中毒。

急救工作马上开始了,韩磊是中医科班生,对西医这一套急救方法并不熟知,他看着司马医生满身的管子犯怵,回过头就想开溜。

“小韩啊,你看司马医生是中了什么毒?”周治平脑后长眼,叫住了韩磊。

“究竟中了什么毒是需要化验才能看出来的,我没有那个本事可以搭眼就看出来。”韩磊摇了摇头,确实,虽然他现在有了玄虚子的一身功夫和医术,他也不可能把什么病都看清楚明白。

周治平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韩磊:“其实司马医生所中的毒非常容易判断,他是吃了变质食物导致的中毒。”

韩磊不相信,但这是化验结果正好出来,司马医生真的是食物中毒。

“问题不大,你们组织抢救就行。”周治平将抢救任务交给了老杜,自己朝韩磊挥挥手:“小韩,你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急救室,在走廊里,周治平一边走一边问韩磊:“你知道我是怎么看出司马食物中毒的吗?”

韩磊摇头,这正是他疑惑的事情,难道周治平医术非常高超,已经达到了见到病人就能判断病情的地步吗?这样的本领,就连玄虚子也不可能拥有。

“其实非常简单。”周治平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早上八点钟,而司马发病是早上七点钟左右,他是昨晚的当值医生,从晚上八点半开始就一直在急救科值班。”

韩磊没有接话,周治平说的都对,但这些和中毒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有人给他下毒?

周治平不知道韩磊正在胡思乱想,他依旧平静的说了下去:“在这接近十二个小时内,司马并没有离开急救科,也没有接触具有传染性或者危险性的病人,而他发病的症状却极像是中毒,这就排除了其他中毒原因。”

“我只是关心你究竟怎么发现他是食物中毒的。”韩磊不耐烦。

周治平笑了,他突然问韩磊:“你吃早饭了吗?吃的什么?”

韩磊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吃了,就医院门口那大蒸包。”

“你既然都吃过了早饭,而司马已经值班十几个小时了,他肯定也会吃饭。他发病正是早餐之后的时间,由此,我判断他是因为早餐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而中毒的。”周治平终于说到了重点上。

“原来如此。”韩磊恍然大悟。

“这就是经验。年轻人,医术好包括很多方面,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你必须要学会细致入微的观察,有时候,我们一个小小的疏忽都会发生误诊。”周治平说完,不再搭理韩磊,径自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来,我做医生的经验还是太欠缺了。”韩磊由衷的感激周治平跟自己说的这段话,他有了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都市最强医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都市最强医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最强狂兵在都市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强狂兵在都市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最强狂兵在都市第十章那是我的妞“没说什么,就是说什么时候办婚礼领证酒席之类,听岳父这语气,挺急的,要不然咱们明天去民政局办了吧,正好可以早点生北鼻”叶南嘿嘿一笑,表情十分欠抽。林芳菲翻了个白眼,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他,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我会信啊?我爸究竟跟你说什么了?”叶南无奈,“好吧!我实话实说,你爸问我家世怎样,又问我干什么。”“就这些?”“对啊!”林芳菲黛眉微蹙,看着叶南,“等下我需要你配合我。”“配合?”“嗯,今天我玩得比较好的一

  • 小说美女领导太刁蛮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领导太刁蛮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美女领导太刁蛮第10章恶性事件顾正扬就在雪地里行着,陈凌三人亦步亦趋的跟着,巧妙的落后顾正扬半步。顾正扬忽然道:“我刚才看了你们两人打斗,虽然我不懂武术,但是也感觉出了其的凶险,很精彩,这才是真正的武术,不像体委搞的那些劳什子比武,我这个门外汉都看的出来,全是花架子。”顿了顿,道:“我曾经学习过简单的军体拳,不过不得要领。在你们看来,军体拳如何”跟长官说话,自然是不敢胡乱搭腔。铁牛从来都是不善言辞,所以只有陈凌来回答,陈凌思忖一瞬,措词道:“军

  • 小说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第十章不欢而散的饭局周琴一直想要个女儿,却偏偏连着生了两个儿子,这才对从小看着长大的苗温晴异常喜欢,如今听到大儿子的劝慰,到是突然认真想了起来。以老二那脾气,真娶了小晴,说不定还真会害了小晴。“阿姨,我是真心喜欢邶辰哥的,你一定要帮我。”苗温晴见状,适时从周琴怀中起来,哭诉道,“而且,就算邶辰哥不喜欢我,也不能娶这个蒋黎。”赫建国虽然一直挺喜欢苗温晴的快言快语,只是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她还不知道进退,却是有些

  • 小说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第10章:要滚的是你闻言,屋内的两个女人表情不一,林米娅心里一喜,得意洋洋的看着地上的女人,就差没有嘲讽出口。这个贱人,就算巴着修言哥哥又怎么样,她才是修言哥哥心里最重要的人!而楚染,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眼底划过一丝黯然,头顶上的视线越发凌厉,撑着身子缓慢的爬了起来,就准备离开。“你干什么?”蓦地,慕修言拉住了她,冰冷的眼底怒火更甚,“米娅滚出去。”楚染傻了眼,林米娅也傻了眼。“修言……修言哥哥……”林米娅反

  • 小说艳色女股东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艳色女股东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艳色女股东第010章给她的翘臀按摩陈斌还拦着,黄莺莺敏感的意识到什么:“瞧把你紧张的,别是家里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绝对没有。”“瞧把你紧张的,额头都冒虚汗了,还说没有。”陈斌急忙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是天热出的汗的,黄总监,你看都这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要不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人家喝了酒,你放心我独自开车回去?”陈斌心里直焦急的,自己就不该坐上这个贼车,现在搞的自己骑虎难下。“陈斌,你好人做到底,干脆让我去你家坐会儿,我保证就坐

  • 小说危情交易:名门佳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危情交易:名门佳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危情交易:名门佳妻010章遗嘱内容吹了一夜冷风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果断的感冒了。丁薇起床后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当时只当是没睡足的原因,也没想起来吃药。结果抱着笔记本忙碌了半天,等到中午的时候,病情就已经加重了。丁薇顿觉后悔不迭。她身体一向还好,也很少生病,但最怕的就是感冒。不仅是痊愈的慢,更因为症状。下午两点,当秦钧到达约定好的地点时,见到了一个两眼通红,不断用纸巾擦拭着眼泪的女人。他愣了愣,又往左右两侧看了看,确定店里除了她并无符合特征的年轻

  • 小说禁欲总裁宠上瘾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禁欲总裁宠上瘾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禁欲总裁宠上瘾第10章签约跟着莫沉言进了他的办公室,冷色的装修符合他的风格,但也把这间办公室显得更加清冷压抑了许多。季谣也不客气,找了个地方自己坐下,低头仔细的看起来手里的那份合同。莫氏在去年收购了一家娱乐公司,投资了一两部卖座的电影,也签约了两三个赚钱的歌手,是个不错的去处。合同里清楚的写了对于她签约之后的一些职业规划,还有收益的分成之类,条条清楚,没有一点儿模糊。“你真的要签了我?”她抬起头,望着对面的莫沉言。“你也可以不签这份合同。”

  • 小说幸得遇见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幸得遇见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幸得遇见你第10章上来踩背事已至此,我也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我用公司的号码拨通了李老板的电话,却转接到了李老板秘书的手机上,十分好听的女人声音问道:“请问您找谁?”我耐着性子小心翼翼的开始说明自己的致电的来意,“我是云图公司的许欢颜,我想找……”对方还没有听完就‘啪’的一声挂了我的电话,只留下一串盲音,‘嘟,嘟——’拿着电话,我的心是冷的,一个秘书尚且如此,更别说李老板本人了。瞬间,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冷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得面对,我只能继续

  • 小说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第10章我要谢赫万劫不复我松开咬合的牙齿,咬住自己的舌头,感觉那钻心的疼痛袭来,眼前一片眩晕,嘴角有鲜血流出来。“该死的女人,你敢寻死?”晕过去之前,我听到身后的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我觉得那个时候,我笑了!“沈小姐酒后服药有过那种事,本来就体虚,又泡在冷水里溺水,后来又伤了手,这些因素加起来,导致她感发烧,伤口感染,您刚才那样,沈小姐咬了舌,这还真要好好养一阵子。”“废话少说,给我把她治好,她少一根头发,我让你这家医院

  • 小说契约男友被偷种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男友被偷种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契约男友被偷种第十章沦为服务生的洛柒晨暧昧的语气传来,洛柒晨猛的抬起头,看见顾北枕已经将墨镜摘下来,那张帅气的脸又出现在她眼前。慢慢朝她靠近,看着她有些害怕地往后躲,心情非常不爽,当年直接睡了他的女人现在却这么怕他?!他找了她整整五年,有时候自己都快被逼疯!可是她倒好,居然睡了自己之后一走了之,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小可怜。“洛医生,董先生助理的电话麻烦你去接一下。”这时候杰绅出现在门口,一双眼睛怒视着顾北枕。他又在欺负她!洛柒晨慌乱地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