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七年之痒15章(第15章 借钱)

2017/10/29 2:37:57 来源:网络 []

书名:七年之痒

第15章 借钱

  不过我没想到,这事竟然很快有了转机。原文163woman.com

  这天我跟小表妹提起这事,小表妹给我支招:“找旸表哥啊!他什么都不多,就钱最多!”

  我眼前一亮,可随后又摇摇头。

  “我跟他其实……以前关系是挺好的,但是这都这么多年没见了,而且也就偶遇过两次,跟陌生人没什么差别。在他借钱,不太好。”

  “哎呀,你是我表姐,他是我表哥,其实你们也能算是表兄妹的关系嘛!你要实在过意不去,我去替你借!”小表妹无所谓的说。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要以往我肯定就拒绝了。生意嘛,不做就不做了,横竖孙恩桥不会缺我钱花。但是此时,我脑子一抽,同意了小表妹的做法……

  我不仅同意了小表妹的做法,我还觉得小表妹真是我的幸运小天使,她一来,就解决了我好多难题!

  不过当我接到寇旸的电话的时候,我真是有点儿懵。版权163woman.com

  “孙太太,我是寇旸。有空吗?如果有空能否赏脸见个面?”

  寇旸的声音特别冷淡,冷淡中仿佛还压抑着一股怒意。上次见面的时候,寇旸说话都不是这语气,而在我印象中,他也一直是个挺温和的人。

  说白了,就是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寇旸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心里有点儿忐忑,寇旸找我能有什么事?无非是因为小表妹,而小表妹前两天刚说过要替我去找寇旸借钱……

  我说有空。

  寇旸立马拍板:“那好,我在人民街这边,天一广场life咖啡厅等你。”

  然后电话就挂了。网站163woman.com

  等到了咖啡厅,见到寇旸不太好的脸色,我几乎想要落荒而逃。心里简直要哭出来了,平时觉得小表妹可靠谱了,可是这借钱的事,她说要去跟寇旸说,之后就没有音信,我以为她忘了。

  现在看来,她肯定找寇旸了,只是不知道说的什么?

  寇旸看到我,打量了我一眼,说:“坐。”

  孙恩桥有一句话说的真不错,寇旸不愧是世家出来的,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气势。嗯,就是那种天下尽在我手,轻松掌控全场的气势。

  他话音一落,我心里抖了抖,却是自觉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寇旸也不跟我打花枪,直奔主题:“昨天小余来找我了,孙太太知道因为什么事吗?”

  我脑子一抽,脱口而出:“咱俩好歹做了三年同桌,你说话别这么客气啊,我感觉挺奇怪的……”

  寇旸冷笑一声,他长得帅,又轮廓分明,即使冷笑也挺好看的。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我刚花痴完人家的长相,就听寇旸说:“小余找我借钱,也不多,就五十万。我问她原因,她说你要跟人做生意,缺钱。”

  寇旸说到这里还顿了顿,审视的看着我,似乎要看清我每一个表情。

  “我想孙总肯定不缺这点钱,更何况还是给老婆投资做生意。小余这孩子虽然看着聪明,但从小就单纯。她来这边后跟我联系也不多,一直都是在孙太太那儿住着。如果孙总和孙太太平日里太忙,不妨让小余跟着我,不然这孩子哪天被什么心怀不轨的人骗了都不知道。163女性网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这么严厉的看着我,是觉得我没看好吴周余,让她被有心人骗了?

  可惜真不是啊,真实原因就是孙恩桥没钱投资给我,我想找他借钱啊。

  而且心怀不轨什么的……

  我咽了口唾沫,心想都这样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说:“寇旸,那什么……真的是我想借钱。我想跟朋友合资收购一家美容会所,孙恩桥资金周转不过来,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我那天随口跟周余说了那么一声,我没想到……她是我小表妹,我肯定不会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骗的,这您放心。”

  说完我眨巴着眼看寇旸,心想,我都这么说了,你能否挥挥大手,借我五十万?

  我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被刺激狠了,竟然对那家美容会所的事,如此上心,竟然有点儿非要不可的那种感觉。

  寇旸满脸惊讶,似乎有点儿不可置信。反正他端着一杯咖啡,看了我半晌。

  最后他又把咖啡放下,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周樱,抱歉。版权163woman.com小余从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她长这么大很少找我要过钱,这一要即使五十万……我对她比较在意,难免多想,这事是我太紧张了。实在不好意思。”

  我赶紧摆手,听他这话,觉得这五十万估计没戏了。

  “没有,没有。我知道,小余虽然看着聪明,但是一直都比较单纯,她要是哪天突然跟我提这事,我也跟你一样会觉得她是被人骗了。”

  寇旸低声嗯了一声。

  我俩沉默了一会儿,我刚想站起身告辞,就听寇旸说:“孙恩桥他……真的五十万都不给你?”

  我深吸一口气,虽然很不想承认,可这就是事实。

  我说:“是,他公司最近接了个新工程,资金周转……”

  寇旸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打断了我的话。

  他说:“周樱,这么多年,你变了,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我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听他的口气,似乎很惋惜。他惋惜什么呢?不过不等我想明白,寇旸已经掏出一张卡递到我面前,说:“这五十万你先拿着,密码是六个六,不够再给我打电话。女人嘛,有自己的事业总比没有好。”

  我总觉他最后这两句话都话里有话,可惜寇旸没给我机会问,他看了一眼手表,说:“我约了人谈生意,先走一步。周樱,刚刚的事你别介意,咱们是老朋友了,你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但凡是我能帮把手的,我很乐意帮你。”

  这话前半句说的我挺不好意思的,脸上有点儿烧,不过最后一句,说的我心里暖暖的。

  我说:“寇旸,谢谢你。”

  寇旸对我笑了笑,蓝色的眼睛里泛着细碎的光,温柔得要把人灵魂都吸进去。我晃了下神儿,心想寇旸真是个妖孽,这么多年了,时间似乎特别眷顾他,他比以前更吸引人了。

  等我回过神,妖孽寇旸已经走了。

  手里有钱了,我赶紧给温姐打电话,约她见面。

  正巧,温姐竟然就在这附近逛街。我也懒得挪地方,就给温姐报了地址。

  温姐没一会儿就到了,寇旸的杯子服务员已经收了,重新上了糕点和果茶。

  温姐一点儿不含糊直奔主题:“多少钱啊?我刚刚都没来得及细问。”

  我告诉温姐:“五十万。”

  “行啊周樱!你家老孙是真疼你啊!五十万不眨眼就给你了!”

  我笑了笑,没说这钱是我找人借的。

  温姐说:“那咱俩就能把它拿下啊!其实一般美容会所哪有这么贵?只是他们家地理位置好,占地又广,房租就几十万。再加上生意也好,今年又新进一批仪器,最主要的是他们家那些方子。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家跟一般加盟的不一样,平日里客户用的面膜泥什么的,都是自个儿调制的,这次老板娘把方子也拿出来卖了。”

  其实温姐说的这些,是一窍不通的。

  “温姐,大概要多少钱?”

  温姐伸出几根手指,低声道:“如果是旁人,没有一百五以上是拿不下来的,以前我给老板娘搭过手,一百万她就给咱们了。

  温姐跟我约定了时间签合同,又聊了会儿天,就回家了。

  我搞定一桩事,心情挺好的。晚上饭都多吃了两碗!

  小表妹见我心情好,偷偷问我:“搞定了吗?旸表哥说不放心我,要亲手把钱给你,给你了吧?嘿嘿嘿,我就说找他没错啦,他最不缺钱了!”

  她不提还好,一提我就想起寇旸一开始产生的误会,没好气的说:“是呀,也不知道你怎么说的,人家说你被有心人骗了,还责怪我没看好你来着。”

  “啊?怎么这样啊?他答应得好好的……”小表妹惊呼了一声说到,说着说着反应过来:“不对呀,事情要是没搞定,你怎么心情这么好?”

  我叹了口气,把下午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表妹。

  小表妹感叹:“哎呀,有钱人嘛,就是心眼有点儿多嘛!你不要介意,钱到手就好。”

  我点点头。小表妹突然问我:“不过我说姐,你找旸表哥借钱的事,姐夫知道吗?”

  我顿了顿,不是很想提这事。以孙恩桥的脾气,知道我找别人借钱,肯定很不爽。

  “这事回头再说吧。”

  “所以他不知道吗?姐,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其实就我看来,姐夫应该不缺那五十万的……”

  小表妹声音越说越小,大概是看我脸色实在太差。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孙恩桥的话,简直就像是在敷衍我。孙恩桥做生意好几年了,虽然比不上寇旸这样的富二代,但也不至于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

  一开始我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可这几天仔细一想……人啊,还是糊涂点好。左右现在事情已经搞定,那些不愉快的,还是忘了。

七年之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年之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董卿和陈数同框上热搜:什么都不怕的女人一个人就活成了一支队伍

    闲来无事,翻看微博,一组董卿和陈数的同框照,完完全全惊艳了我。特别是当两个人推开门,步伐一致,笑容浅淡地走到观众面前,我这些天的不安、焦灼都被卷在了空气里,随着她们的落脚站定,再无踪迹可循。被她们身上那种极其笃定淡然的气质所感染,由是,去看了最新一期的《朗读者》。除了全程眼睛根本无法从陈数和董卿脸上移开之外,她们两个的对谈让我很有触动。陈数讲述了一段自己再中戏读书时的经历,说她在表演上开窍,源于老师让他们用一件物品串联起人生的四个阶段。她想到的是口红。说童年的时候,是好奇,会走进妈妈的化妆间,模

  • 王铎草书《唐人诗九首》 绫本 首都博物馆藏

    王铎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开创出自己独特的书风,有神笔王铎之美誉。其书法具有四美的特点:一、纵中有敛(形质美);二、草中有楷(情性美);三、错落有致(节奏美);四、今中有古(韵味美)。王铎雨加雪(草中有楷)的章法和错落有致的体势,对后人书法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释文:1)岑参《寄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2)王维《送刘司直往安西诗》绝域阳关道,胡烟(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

  • 从照片到工笔

    罗寒蕾,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县常乐镇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广州市美协常务理事。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8年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任专职画家。

  •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当垆卖酒, 卓王孙无奈下赠送百万钱财

    司马相如是汉朝的大才子,写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汉大赋的代表。司马相如到临邛大富豪卓王孙家中做客,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从窗户后面看到了司马相如的潇洒,就很喜欢司马相如。当时卓文君刚刚成为寡妇,司马相如就命人递消息给卓文君,说自己的相思之意。卓文君于是就和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里特别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大富豪的老丈人,日子会过的非常爽。没想到卓王孙勃然大怒,不承认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关系,反而说:“我一分钱都不会分给这个女儿!”没过几天,卓文君就挽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从小含着

  • 西晋大臣贾充的女儿贾午偷偷约会, 成为偷香典故的来源

    贾充是西晋时期的大臣,权势很大。他的大女儿贾南风,是晋惠帝的皇后,更是专权一时。贾充的小女儿贾午长的挺漂亮,不过还没有嫁人。当时有一个年轻帅哥,叫做韩寿,是贾充的手下文官。贾充每次会见宾客,贾午就偷偷躲在窗户后面偷看,当她看到了大帅哥韩寿之后,就瞬间心动了。贾午就问婢女说:“你们谁认识这个帅哥呢?”有一个婢女说出了韩寿的名字,还说韩寿是她的旧主人。贾午就派这个婢女去当说客,让她去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韩寿。婢女对韩寿天花乱坠,说贾午多么多么漂亮,韩寿这个单身汉立刻就动心了。韩寿的力气很大,到了晚上的时

  • 溥仪出宫夹带大量宝物,无数文物流失民间,今有大爷200万卖玉碗

    大家都知道,古代文物的交易在国内是有严格限制的。来历不明的文物是不可以公开出售的。但是在河北有一位老人却跑到文物局,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一只清朝玉碗要出售给文物局。而且要价不高,只要200万就可以了。这可惊坏了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据老人说,自己这只玉碗可是有些来历的,上面还有“宣统御制”四个字呢。这是祖上花了真金白银从清朝皇帝溥仪手里买来的。人们听了都觉得奇怪,溥仪使用的玉碗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这东西应该收藏在故宫博物院才对啊。原来在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还是一直让溥仪住在紫禁城的。后来冯玉祥将军攻入

  • 老人拿出副字画,文物局出1万,老人:800万,最终国家1980万拿下

    中国的古玩市场可以说非常兴盛,就是因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非常久远,再加上古代很多能工巧匠打造的很多精致东西,这也使得后人对文物非常重视,不管是私人还是国家,都对这些文物格外的小心,很多私人家庭,因为祖上是古代的一些文人墨客,因而有的东西就成为了传家宝流传下来给子孙后代,因为这些都是艺术的结晶。我们知道古代文物有瓷器花瓶,有文人字画,还有珍珠翡翠,而且样样价值都不菲,很多人们都会花大价钱进行收藏,古董就是越老越精致越值钱。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所拿着的这个文物则是让人们震惊,老人开口

  • 清代风格小叶紫檀深浮雕群仙祝寿画筒赏析

  • 黄庭坚的这两句诗,是古诗词中最美的诗句,太惊艳了!

    对于一个英语总是过不了四级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的语言的好坏,对于一个中国经典读得不算多的人,也不敢妄谈汉语有多么的了不起。然而,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是每每被汉字的艺术魅力所惊艳。譬如我们今天读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一个令人沉醉的意境,让人不由来感叹,汉语,真的是太美了。这两句诗,出自黄庭坚的《寄黄几复》。寄黄几复宋·黄庭坚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