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七年之痒15章(第15章 借钱)

2017/10/29 2:37:57 来源:网络 []

书名:七年之痒

第15章 借钱

  不过我没想到,这事竟然很快有了转机。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这天我跟小表妹提起这事,小表妹给我支招:“找旸表哥啊!他什么都不多,就钱最多!”

  我眼前一亮,可随后又摇摇头。

  “我跟他其实……以前关系是挺好的,但是这都这么多年没见了,而且也就偶遇过两次,跟陌生人没什么差别。在他借钱,不太好。”

  “哎呀,你是我表姐,他是我表哥,其实你们也能算是表兄妹的关系嘛!你要实在过意不去,我去替你借!”小表妹无所谓的说。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要以往我肯定就拒绝了。生意嘛,不做就不做了,横竖孙恩桥不会缺我钱花。但是此时,我脑子一抽,同意了小表妹的做法……

  我不仅同意了小表妹的做法,我还觉得小表妹真是我的幸运小天使,她一来,就解决了我好多难题!

  不过当我接到寇旸的电话的时候,我真是有点儿懵。163女性网

  “孙太太,我是寇旸。有空吗?如果有空能否赏脸见个面?”

  寇旸的声音特别冷淡,冷淡中仿佛还压抑着一股怒意。上次见面的时候,寇旸说话都不是这语气,而在我印象中,他也一直是个挺温和的人。

  说白了,就是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寇旸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心里有点儿忐忑,寇旸找我能有什么事?无非是因为小表妹,而小表妹前两天刚说过要替我去找寇旸借钱……

  我说有空。

  寇旸立马拍板:“那好,我在人民街这边,天一广场life咖啡厅等你。”

  然后电话就挂了。原文163woman.com

  等到了咖啡厅,见到寇旸不太好的脸色,我几乎想要落荒而逃。心里简直要哭出来了,平时觉得小表妹可靠谱了,可是这借钱的事,她说要去跟寇旸说,之后就没有音信,我以为她忘了。

  现在看来,她肯定找寇旸了,只是不知道说的什么?

  寇旸看到我,打量了我一眼,说:“坐。”

  孙恩桥有一句话说的真不错,寇旸不愧是世家出来的,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气势。嗯,就是那种天下尽在我手,轻松掌控全场的气势。

  他话音一落,我心里抖了抖,却是自觉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寇旸也不跟我打花枪,直奔主题:“昨天小余来找我了,孙太太知道因为什么事吗?”

  我脑子一抽,脱口而出:“咱俩好歹做了三年同桌,你说话别这么客气啊,我感觉挺奇怪的……”

  寇旸冷笑一声,他长得帅,又轮廓分明,即使冷笑也挺好看的。说明163woman.com

  我刚花痴完人家的长相,就听寇旸说:“小余找我借钱,也不多,就五十万。我问她原因,她说你要跟人做生意,缺钱。”

  寇旸说到这里还顿了顿,审视的看着我,似乎要看清我每一个表情。

  “我想孙总肯定不缺这点钱,更何况还是给老婆投资做生意。小余这孩子虽然看着聪明,但从小就单纯。她来这边后跟我联系也不多,一直都是在孙太太那儿住着。如果孙总和孙太太平日里太忙,不妨让小余跟着我,不然这孩子哪天被什么心怀不轨的人骗了都不知道。163女性网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这么严厉的看着我,是觉得我没看好吴周余,让她被有心人骗了?

  可惜真不是啊,真实原因就是孙恩桥没钱投资给我,我想找他借钱啊。

  而且心怀不轨什么的……

  我咽了口唾沫,心想都这样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说:“寇旸,那什么……真的是我想借钱。我想跟朋友合资收购一家美容会所,孙恩桥资金周转不过来,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我那天随口跟周余说了那么一声,我没想到……她是我小表妹,我肯定不会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骗的,这您放心。”

  说完我眨巴着眼看寇旸,心想,我都这么说了,你能否挥挥大手,借我五十万?

  我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被刺激狠了,竟然对那家美容会所的事,如此上心,竟然有点儿非要不可的那种感觉。

  寇旸满脸惊讶,似乎有点儿不可置信。反正他端着一杯咖啡,看了我半晌。

  最后他又把咖啡放下,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周樱,抱歉。七年之痒15章(第15章 借钱)小余从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她长这么大很少找我要过钱,这一要即使五十万……我对她比较在意,难免多想,这事是我太紧张了。实在不好意思。”

  我赶紧摆手,听他这话,觉得这五十万估计没戏了。

  “没有,没有。我知道,小余虽然看着聪明,但是一直都比较单纯,她要是哪天突然跟我提这事,我也跟你一样会觉得她是被人骗了。”

  寇旸低声嗯了一声。

  我俩沉默了一会儿,我刚想站起身告辞,就听寇旸说:“孙恩桥他……真的五十万都不给你?”

  我深吸一口气,虽然很不想承认,可这就是事实。

  我说:“是,他公司最近接了个新工程,资金周转……”

  寇旸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打断了我的话。

  他说:“周樱,这么多年,你变了,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我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听他的口气,似乎很惋惜。他惋惜什么呢?不过不等我想明白,寇旸已经掏出一张卡递到我面前,说:“这五十万你先拿着,密码是六个六,不够再给我打电话。女人嘛,有自己的事业总比没有好。”

  我总觉他最后这两句话都话里有话,可惜寇旸没给我机会问,他看了一眼手表,说:“我约了人谈生意,先走一步。周樱,刚刚的事你别介意,咱们是老朋友了,你有什么事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但凡是我能帮把手的,我很乐意帮你。”

  这话前半句说的我挺不好意思的,脸上有点儿烧,不过最后一句,说的我心里暖暖的。

  我说:“寇旸,谢谢你。”

  寇旸对我笑了笑,蓝色的眼睛里泛着细碎的光,温柔得要把人灵魂都吸进去。我晃了下神儿,心想寇旸真是个妖孽,这么多年了,时间似乎特别眷顾他,他比以前更吸引人了。

  等我回过神,妖孽寇旸已经走了。

  手里有钱了,我赶紧给温姐打电话,约她见面。

  正巧,温姐竟然就在这附近逛街。我也懒得挪地方,就给温姐报了地址。

  温姐没一会儿就到了,寇旸的杯子服务员已经收了,重新上了糕点和果茶。

  温姐一点儿不含糊直奔主题:“多少钱啊?我刚刚都没来得及细问。”

  我告诉温姐:“五十万。”

  “行啊周樱!你家老孙是真疼你啊!五十万不眨眼就给你了!”

  我笑了笑,没说这钱是我找人借的。

  温姐说:“那咱俩就能把它拿下啊!其实一般美容会所哪有这么贵?只是他们家地理位置好,占地又广,房租就几十万。再加上生意也好,今年又新进一批仪器,最主要的是他们家那些方子。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家跟一般加盟的不一样,平日里客户用的面膜泥什么的,都是自个儿调制的,这次老板娘把方子也拿出来卖了。”

  其实温姐说的这些,是一窍不通的。

  “温姐,大概要多少钱?”

  温姐伸出几根手指,低声道:“如果是旁人,没有一百五以上是拿不下来的,以前我给老板娘搭过手,一百万她就给咱们了。

  温姐跟我约定了时间签合同,又聊了会儿天,就回家了。

  我搞定一桩事,心情挺好的。晚上饭都多吃了两碗!

  小表妹见我心情好,偷偷问我:“搞定了吗?旸表哥说不放心我,要亲手把钱给你,给你了吧?嘿嘿嘿,我就说找他没错啦,他最不缺钱了!”

  她不提还好,一提我就想起寇旸一开始产生的误会,没好气的说:“是呀,也不知道你怎么说的,人家说你被有心人骗了,还责怪我没看好你来着。”

  “啊?怎么这样啊?他答应得好好的……”小表妹惊呼了一声说到,说着说着反应过来:“不对呀,事情要是没搞定,你怎么心情这么好?”

  我叹了口气,把下午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表妹。

  小表妹感叹:“哎呀,有钱人嘛,就是心眼有点儿多嘛!你不要介意,钱到手就好。”

  我点点头。小表妹突然问我:“不过我说姐,你找旸表哥借钱的事,姐夫知道吗?”

  我顿了顿,不是很想提这事。以孙恩桥的脾气,知道我找别人借钱,肯定很不爽。

  “这事回头再说吧。”

  “所以他不知道吗?姐,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其实就我看来,姐夫应该不缺那五十万的……”

  小表妹声音越说越小,大概是看我脸色实在太差。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孙恩桥的话,简直就像是在敷衍我。孙恩桥做生意好几年了,虽然比不上寇旸这样的富二代,但也不至于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

  一开始我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可这几天仔细一想……人啊,还是糊涂点好。左右现在事情已经搞定,那些不愉快的,还是忘了。

七年之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年之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校园纯情仙少10章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10章书名:校园纯情仙少第10章整人“对了,婷姐,我看你家挺有钱的啊,你妈怎么还一个劲想把你加入豪门啊。”半路上宁逸有些不解地问道。“我家哪有钱了,我就一普通小老师。”“骗人,没钱住别墅。”宁逸撇了撇嘴。“哦,你说那栋别墅啊,那是我租的房子。”“租的?多少钱?”“不要钱。”“什么?不要钱!”宁逸瞪大了眼睛,“出租房子不收房租,简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擦腚非要用手指,这人真是太傻了!”“……”苏婉婷无语:“你这什么烂比喻?前后压根没联系好吧!”“我排比句用的不好?”苏婉婷手一抖,

  • 我的纯情校花10章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10章小说:我的纯情校花第10章校花要倒追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牧寒觉得自己要是不好好伺候他一下的话,真对不起那张开口就喷粪的嘴。于是,牧寒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夏小沫突然发飙了:“大姨妈克星,你少放屁,本美女什么时候是你的了?也不看看你那长相,整个一半成品,你有多远就给本美女滚多远。”魏生晶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在全班同学面前接连被本班两个大美女指着鼻子骂,特别是夏小沫还是他一直追求的对象,这让魏生晶直接就暴走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站在一边,脸上露出无辜表情的插班生。

  • 不灭丹尊10章

    原标题:不灭丹尊10章小说书名:不灭丹尊第10章尾随面色晦暗,看前来就像是营养不良,灰色长衣,灰色长发,用宋星的话来说,就是这家伙气场好足,看起来就是个高手。“三叔祖!”李若曦有些惊喜的道。果然是一尊大神啊,宋星暗暗舒了一口气。他现在实力太弱,在灵士面前要不是使出一些压箱底的保命手段,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他还真怕一不注意被这个宋易抓住机会给重创了。现在好了,这个老头子刚才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那漫天的冰针,实力那是不用说的了。“小丫头,我老头子就是想寻一个安静的所在睡个懒觉,这都被你给搅合了!几年没

  • 神医杀手特种兵10章

    原标题:神医杀手特种兵10章小说名称:神医杀手特种兵第10章抓流氓敢情最后一句才是实话啊?林峰无奈将事情的本末说了一通,老头子才是放下心来道:“啊,原来不要钱啊。行,那行,我帮你办,周一你就去报到吧……”“老头子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津贴……”林峰笑嘻嘻的道。“说来说去来是要钱。没门,你的津贴我都给你攒着娶媳妇呢,你别打主意呀。我可是为你好呢。别提这事了再说我翻脸了。”老头子不悦的说道。“老头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我的钱干嘛了!”林峰直接揭穿的道。“那个啥。我该睡觉了。老人家要早睡,再聊哈……”

  • 女神的逆天高手10章

    原标题:女神的逆天高手10章书名:女神的逆天高手第一卷隐身都市第10章继续演戏大力金刚指?天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旁边的张雨欣惊愣的看着姜豪。当看到旁边美女花容失色大为吃惊的表情之时,姜豪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显露武功,尽管自己已经很克制了,力道还是大了点,万一闹出人命来就遭了。不过,那小子的确该揍,竟然敢侮辱自己的名字和长相,哥真的长的有那么不堪吗?一想到这里,姜豪看了一眼旁边的张雨欣,一本正经的问道:“美女,问个问题,我长的真的是个歪瓜裂枣吗?”“啊?”正沉浸在惊诧之中的张雨欣听到姜豪这句话

  • 制霸苍穹10章

    原标题:制霸苍穹10章书名:制霸苍穹第一卷东霖道剑第10章狩猎游戏“等等,老三,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那道击碎雷光的长剑虚影会不会是人为?凭我们三个实力过去恐怕不够。”走在最后,有些疑虑的少年显然才是这三人中真正的老大。“大哥,怎么可能是人为的啊?屠林山脉中除了我们这些人,就只有那些凶兽和天材地宝,你觉得凭我们这些人能够发出那么逆天剑影?绝对是什么不得了宝贝出世了。”被叫做老三的少年嘟囔着,又回过头来朝自己两个兄弟游说一番。他们虽然距离林同还有段距离,但是渡过雷劫之后,林同实力强大,对方所说话语一

  • 我的极品女上司10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10章小说名字:我的极品女上司第10章瞎掺合沈林风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对徐子柔说道:“好,子柔妹子,我们现在就去。”“你先把手松开啊,要是被娜依主管看到你拉着我的手,非但不会答应你的请求,而且还会惩罚你的。”徐子柔用力的拽动着被沈林风紧握的小手。沈林风也是一时兴奋,忘记还紧握着徐子柔的小手,此刻,经过徐子柔的提醒,沈林风急忙松开,并嬉笑着说道:“你看我开心的,差点惹上大麻烦了。”徐子柔轻揉着微微发红的小手,督促的说道:“快走吧,就要下班了。”“砰!砰!砰!”随着敲门声的响起,

  • 火爆医仙10章

    原标题:火爆医仙10章小说:火爆医仙第10章淬体感受到微弱的灵气,王伟开始新的身体的第一次修炼,努力引天地灵气入体。修炼的境界有很多,从低到高分为淬体、练气、金丹、元婴、出窍、返虚、窥天、渡劫和合道九个境界,而每一个大境界,又可以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新身体当然从最低开始。有前世的修炼经验,王伟很快就进入修炼状态,捕捉天地灵气淬炼身体。作为修炼的最基础阶段,淬体阶段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一个人日后修炼的最终成就,前世他因为淬体阶段急于求成,以至于到后发现隐患的时候,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弥补。

  • 媚术师10章

    原标题:媚术师10章小说书名:媚术师第一卷第10章出山苏媚扶着向阳的肩膀喘了半天气,气息才稍微平稳了一下,问向阳:“向阳哥哥,那个大家伙有那么厉害么,你这么害怕?”“当然,那可是实打实的四阶魔兽!”向阳很无语,以小丫头鲁莽的程度,能够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苏媚吐了吐舌头,猛然想起来什么,张开手说道:“向阳哥哥,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嗯?”向阳凑过去一看,小丫头手中躺着一枚做工十分精致的戒指,戒指的造型样式很是古朴,外侧雕刻着一个小巧的“皓”字。“帝都皓月城?”向阳将戒指翻来覆去检查了一

  • 至尊帝妃:狂夫难驯10章

    原标题:至尊帝妃:狂夫难驯10章小说名:至尊帝妃:狂夫难驯第10章圣旨到了十多日过去,凤玲珑在清雅别院得到凤家下人的悉心照顾,再加上月清尘每日给她送来新鲜调制的生肌玉露膏,身上的鞭伤就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凤玲珑倒是从每日月清尘来给她送生肌玉露膏的神情中,看出月清尘对待在凤府里是极为不情愿的,不过她也知道,赫连玄玉的命令,月清尘不会违抗。所以,一直等到她身上的鞭伤差不多痊愈后,她才谢了月清尘,然后说道:“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回去向玄王复命吧。”月清尘扫了一眼她手背上残留的鞭痕红印,淡淡一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