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夜半尸语9章(第9章 被看光了)

2017/10/28 23:40: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夜半尸语

第9章 被看光了

  秦以越在外面急切地敲着门,每一下都像是敲在我的心口,我拿着手机得手越发的不听使唤。163女性网

  我打开手机,去点那个对话框,可是根本没人回应我。

  这人是不是故意的,跟我说了有问题,结果我发现了异常却反倒不理我了。

  王八蛋!我把气全撒在了他身上,想转移注意力,可外面秦以越却一声声得叫着我的名字。

  门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脑子里闪过我跟秦以越相识过往,太多巧合,真的是因为他注意我,所以才每次都从天而降帮我么?

  我想信他,可那枚玉坠又要怎么解释,初见时,他就为我亲手戴过,不会没印象吧。

  敲门声还在继续着,我咬着牙,捂着耳朵不想听,身子却忍不住颤抖。

  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可是现在偏偏又让我发现这份好别有企图,我的心像是被插了一个针管,想要硬生生得把他抽离出去,可是我根本做不到。

  我早就喜欢他了……

  我僵着身子站起来,蹭到门口刚把门打开,就看到秦以越焦急的神色,正要敲门的手收了回去,哑着嗓子喊我的名字。163女性网

  他下身还是围着浴巾,上面则套了件白衬衫,扣子都系错了,可见刚才过来得有多着急。

  秦以越就和我这样站着,半晌,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陆涟,我刚才以为你睡了,以后我洗完澡会注意的,我真的不会欺负你……”

  他就那样笨拙得解释,想触碰我,却又怕我生气,几次三番将手缩了回去。

  这个傻瓜,他以为我是看了他的裸体害羞,而我却仅仅因为一个玉坠在心里给他判了死刑,把他当成一个心机深重的人看。

  我真是坏……

  秦以越看我不说话,习惯性得想揉我的头发,手悬在半空却没有落下来。

  我摇摇头,主动握住了他的手,定定得望着他,“你会骗我么?秦以越,你是不是不会骗我?”

  秦以越顿了一下,桃花眼里的光彩渐渐暗了下去,而我的心跟着沉了下去。

  你,还真是不会演。

  在他开口之前,我堵住了他的嘴巴,“好了,我相信你。来自http://www.163woman.com/”缓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愿意骗我也是好事,起码说明在乎,就怕哪天你骗我都懒得骗了,突然的,就不要我了。”

  我刚说完,秦以越突然将我一把拽进了怀里,我撞在他的心口,听到他强烈的心跳,他吻了下我的额头,“不会有那么一天!陆涟,我远比你想象中要在乎你。”

  他抱了我好久才舍得放开,我瞄了一眼玉坠,真的和那枚很像。

  我的小动作被秦以越注意到了,他恍然大悟得感叹了一声,问我刚才该不会是因为这个跟他闹脾气呢吧。

  他问得这么直白,我反而不自在了,闷闷得说不是。

  秦以越大方地解下来,说既然我那个丢了,这个就送我了。

  我拒绝了,告诉他第一次见面时,他看见的那个玉坠不是我的。163女性网

  秦以越看我是真的不要,又说改天带我去挑个我喜欢的。

  他说的那么坦荡,看来真的是我自己心里有鬼误会了。

  我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但没想到的是,过了几天,我发现自己身上的尸斑开始蔓延了。

  早上我刚洗完澡,发现胸口出现了好几块那种东西,吓了一大跳,急得退后了几步,却踩着水渍摔到了地上。

  “陆涟!”秦以越听到动静立刻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还没等我说什么,就冲进了浴室。

  而更要命的是,我因为害羞,第一时间捂住了脸,却忘记了自己身上光光的,什么都没有。

  当我想起遮身子的时候,手放下去,却发现秦以越此刻正盯着我看,眼睛都直了……

  “秦以越,你,背过身去!”我气恼得喊了一句,急急得想换衣服,却发现自己因为刚才那一摔,想找到什么支撑点,反而把衣服和浴巾都扯了下来。阅读163woman.com

  散了一地,沾了水,肯定是不能穿了。

  秦以越已经走到了门口,我赶紧喊住,叫他帮我拿衣服进来。

  “好、”秦以越清越好听的声音,此刻却浓重得不成样子,“你等等。”

  “先别!”我又想到自己衣服跟内衣裤是在一起的,如果他看到的话,我不是更窘了。

  “你把你衬衣脱下来先,女孩子的衣服,你男生去拿不合适。”我低低得说完这个话。

  秦以越含糊不清得嗯了一声,开始解扣子。原文163woman.com

  他是背着我的,但饶是这样,我还是觉得脸烫烫的,甚至有那么一点想再看一下正面,上次根本没来得及仔细看,只隐约记得他的身材是极好的。

  凛沥的锁骨,好看的人鱼线,瘦而结实……

  “陆涟?”秦以越叫了我一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发现他早就脱好了,衣服伸着我的方向,而我刚才却在发呆?!

  我整天都在想什么啊!我咳嗽了一声,接过衣服,秦以越主动出去了,临走前告诉我,他去熬药。

  言外之意,他不会偷看我,让我放心回房间换衣服。

  我用毛巾擦了下身子,套上了他的白衬衣,草木清香的味道真是好闻。

  我很快回到房间,换了自己的衣服就去找秦以越,想问一下他那个尸斑的事儿。

  可是到厨房门口,我就又忍不住停了脚步,晨光打在秦以越的侧脸上,轮廓分明,美好的不真实,勾勒出一个暖色的梦。

  他骨节分明的手正在忙碌着,男人要有多爱,才会心甘情愿为一个女孩洗手作羹汤?

  这几天,他一直都亲手为我下厨,还都是我爱吃的……

  就在我对着他发痴的时候,秦以越突然回过头,薄唇轻抿勾起一个笑,“去外面等。”

  我收起了花痴,走过去,指着药锅,问秦以越,这药会不会有问题。

  秦以越弹了一下我的脑壳,“想什么呢,又怕苦了?客厅茶几的右抽屉有糖,都是你喜欢的。”

  “不是。”我摇了摇头,“我没有怕苦,我就是,怎么说呢。”

  尸斑蔓延到了胸口,我总不能拉衣服给他看吧?

  不对,他刚刚在浴室,我是光着的。

  “秦以越,你刚刚不是看过我的身子了么?”

  我刚问完,他的身子僵住了,猝不及防得扭过头,把我壁咚在了后面的墙上,“陆涟,你天生就是来折磨我的。”

  秦以越一手捧住我的后脑勺,一手抬起我的下巴,薄唇压了下来,草木的清香在我的口腔里横冲直撞,极富有侵略性。

  我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天外,而这个吻却还在加深……

  不知过了多久,秦以越气喘吁吁得放开了我,暧昧得咬了咬我的耳朵,沙哑着嗓子,“以后别诱惑我了,我对你,没多大抵抗力的。”

  我羞红了脸,一把将他推开,“谁诱惑你了?之前我看了你,现在还了你,不行吗!”

  “行行行!”秦以越从身后抱着我,下巴讨好似的蹭蹭了我的肩膀,“刚才有没有摔疼。”

  “没有。”我气呼呼得回了一句。

  可是心里又忍不住打鼓,刚才他不是看了好几眼么,到底看哪儿了?还是说我遮脸的时候,胳膊挡住尸斑了?

  我知道自己如果再扯刚才的事儿,可能真的说不到重点了,手不自觉得伸向了衣服上的扣子。

  秦以越吓了一跳,赶紧按住我的手,让我别乱动。

  “不是。”我转过身子,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是有正事跟他说。

  我解开最上面的两个扣子,让他看那里的尸斑,秦以越起先不自在,脸色微微红了一下,像个可爱的大男孩,就连耳朵上细细的绒毛都泛着柔软的光泽。

  但下一秒,秦以越的面色就凝重了下来,他的手在尸斑那里轻按了一下,我浑身一颤,像是被电了一下似的。

  秦以越问我是不是疼了,我摇了摇头,又赶紧点头。

  难道我要说自己是第一次离男生这么近,被他这么一碰,就不争气得抖了一下?宝宝说出来肯定会被笑的。

  我绕开话题,说跟脖子那里的尸斑一样的,没别的不同,可我不是每天都在老实吃药么?为什么还会这样?

  秦以越帮我拉好衣服,清俊的眉宇拧成了一个川字,看着他发愁的样子,我挤出一个笑,让他别想了,大不了下午去找王伯看看情况,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秦以越面色突然沉了下来,冷得不可思议,“到时用李可的血泡脚还是泡澡,随你高兴。”

  什么?那血泡澡?这是秦以越说出来的话么?我猛地愣住了……

夜半尸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夜半尸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逼欢小宝贝15章(第十五章 睡觉为什么要穿衣服)

    原标题:逼欢小宝贝15章(第十五章睡觉为什么要穿衣服)小说名:逼欢小宝贝第十五章睡觉为什么要穿衣服粥很美味,宋初吃的恨满足。她除了性格呆一点,直一点,其实还是个小吃货。有了美味的东西吃,很多事情都会被抛之脑后。所以她就把大魔王叶少擎给忘了。叶少擎很惊讶,不过就是一碗普通的粥而已,小东西竟然吃的格外认真满足。眉眼弯弯的小模样说不出的可爱,哪怕冷酷如他,心也因此软了许多。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怪不得自己会上心。“好吃吗?”“好吃。”回答完宋初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叶少擎这个混蛋,几口把剩下的粥吃完,极力摆出一

  •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15章(第15章 我让你喂我)

    原标题: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15章(第15章我让你喂我)小说书名: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第15章我让你喂我伊澄萱知道她这是在警告自己,但是肚子痛的她已经没有力气跟她多说:“我知道了,谢了。”只是简单的应了句就挂了电话,然后开始起床洗漱。看着镜子里那脸色发白的自己,显得是那么的疲惫,伊澄萱简单的画了个淡妆,尽量将自己看起来跟平时无恙。收拾好一切,伊澄萱就准备出门了。可是没想到刚下楼梯,就看到戚梓瑜在客厅坐着看文件,认真的模样让人有些移不开眼。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帅,伊澄萱今天在戚梓瑜的认证下不可否认的

  • 我的女鬼老婆15章(第十五章黑衣人)

    原标题:我的女鬼老婆15章(第十五章黑衣人)小说书名:我的女鬼老婆第十五章黑衣人我两个小时都没敢睡着,一直是清醒着的,生怕自己一个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撑着两个小时没睡觉,我的眼皮子居然都在打架了,我叫醒了还在熟睡之中的赵大宝,跟着赵大宝出去把房退了之后,我们两个人便回到了学校里面。一靠近宿舍的那段路,我和赵大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装起了瘸子,要是被朱大妈看到我两健健康康地出现在她面前,朱大妈肯定会用其他法子整死我和赵大宝的。不过恰好,朱大妈罚了我和赵大宝,我两就有理由可以正大光明的翘课了,我打

  • 与婚有染15章(第十五章:你逃都逃不掉)

    原标题:与婚有染15章(第十五章:你逃都逃不掉)小说名字:与婚有染第十五章:你逃都逃不掉15:你逃都逃不掉谁能告诉她,她刚才看到了什么!刚才那呈现在她的面前的让她差点鼻血喷出来的是什么?谌彦航就这样未着寸缕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她还真真切切地从上到下全部都看了个遍!她觉得自己差一点就疯了!她以为自己向来淡定的,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她如此不淡定的,可是事实证明,她此刻是真的不淡定了!而当她赫然出现在谌彦航面前的那一瞬间,谌彦航也好死不死地转过脸来了。这种时候,真的是无比地尴尬!严森诺这才意识到自己

  • 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15章(第15章体贴的未婚妻)

    原标题: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15章(第15章体贴的未婚妻)小说名称: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第15章体贴的未婚妻“总裁,盛小姐约您今晚一起吃饭。”助理林安上前汇报。“今晚没空……算了,告诉她,我会赴约。”林安点点头走出去,靳少琛摩挲着手中的银色钢笔,俊美的眉头微蹙,薄唇紧紧抿着,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神情一会儿充满怒意,一会儿又带着一股莫名的欣喜。不知过了多久,靳少琛才重新把视线转回文件上,只是他还没有看完一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少琛,你今晚是不是要加班?我没关系的,我就在饭店等你。”盛语蝶温柔体

  • 男神不好惹15章(第15章 阿森哥哥)

    原标题:男神不好惹15章(第15章阿森哥哥)小说书名:男神不好惹第15章阿森哥哥“小妩啊,你别整天赖在家里,你吉阿姨家的哥哥回来了你去相个亲又咋滴啦。”奶奶整天都在给她准备各种相亲,她才二十一岁好不好!“哎,说起吉阿姨家的阿森哥哥,小妩啊,你哥哥也有好久没打电话回来了,他联系到你时记得让他给我们打个电话啊,那孩子光顾着工作连家都不要了。”正在看电视的爷爷碎碎念着。“奶奶,我一会有事要外出,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吧。”神色诡异的罗云妩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每次只要他们一说起哥哥来,她都坐立不安。她回到家才

  • 恋了爱了15章(第十五章 母女)

    原标题:恋了爱了15章(第十五章母女)小说:恋了爱了第十五章母女“呕……唔……”顾正祁沉黑着脸,看着扶着大树不断呕吐的女人,心里怒气升腾,他的话就那么让她无法忍受吗,居然当着他的面就吐!“对不住啊顾总,我,呕……”唐语欣抱歉的说,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想必顾正祁早就气坏了吧,看看他的脸色,唐语欣就知道了。但是道歉的话还没说完,胃里翻涌的难受感又让她忍不住回过头去呕吐起来,呕得太厉害,眼泪都差点出来了。直到确定肚子里真的没有能吐的东西了,她才再次回过神来。“喝口水簌簌口。”“谢谢啊。”接过顾正

  • 女不强大天不容15章(第十五章 婚姻是牢房,是坟墓)

    原标题:女不强大天不容15章(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小说名:女不强大天不容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素质真差!陆叙瞧了一眼,自动过滤,刷新页面继续等待。等了好久都没见再有新的回答,陆叙索性将悬赏再提高了三倍,继续守着电脑等。果然肉多了好钓鱼,不一会儿就见五花八门的回复滚满了屏幕,嘲讽当中也有不少实实在在的在回答。其中一个说:“你是从哪一方面看出来她不爱你的?如果是她不愿意和你有夫妻生活,可能是你平时太粗鲁了,不能带给她愉悦的感受。”是这样吗?陆叙想了想就最近一段时间二人的床上生活……怎么感

  • 对不起,我爱你15章(15:我没有报警!)

    原标题:对不起,我爱你15章(15:我没有报警!)小说名字:对不起,我爱你15:我没有报警!“没有。”我坐在地上,看着窗外的星星,感觉自己就像笼子里的鸟,好想能有一双翅膀,可以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洛珍呀,你快乐吗?”我呐呐自语,沉寂在空寂的世界里。突然,洛珍推我了一把,我手下一滑,差点躺在地上,她开心的冲我笑,“你瞎想什么呢?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很快乐。你看,我们有吃的,有喝的,有穿的,多好啊。”是啊,一个人只满足于吃穿用,那么她活着,就是满足于最基本的东西,不可悲吗?或许,我没资格思考这样的

  • 春光乍泄15章(记015 你是我的女人)

    原标题:春光乍泄15章(记015你是我的女人)小说名字:春光乍泄记015你是我的女人我已经迷失在这濡湿侵占的吻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抱起我,扔在了宽软的大床上。紧接就欺身而上,紧紧与我贴合在一起。逐渐的,我已经变得一丝不挂,他精壮的胸膛烫的我浑身燥热不安。当他手触碰到底线的时候,我倏然睁开眼,满是惊恐;他眼底似有绿色火光摇曳,声音性感的沙哑。“薇儿,戈薇...你说过,你喜欢我?“我迷惘点头,他就似已得到占有我的全部理由。野性不再压抑,而是被彻底释放。他霸道的将我双手摁在发梢,濡湿的唇瓣一路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