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晚安,我的猛鬼夫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8 15:14:08 来源:网络 []

书名:晚安,我的猛鬼夫君

第1章 鬼压床

  “唔……嗯……”

  万籁俱寂的午夜,槐树坳小学后面那排低矮的平房宿舍里突然传来一阵模糊的喘息声。阅读163woman.com

  我恍恍惚惚躺在宿舍里的单人床上,被重物加身的感觉压得动弹不得,而那股在睡衣下不断游走的冰冷气息却又让人生出几分欲罢不能的飘然爽快之感来。

  蔓延在胸口和腰腹间的麻痒让我体内的热度跟着不断攀升,我情不自禁地扭动身体迎合着那气息的逗弄,发出含糊的声音。直到那冰凉的气息在小腹上徘徊片刻,又有意无意往下探索的时候,我才突然一个激灵从梦魇中惊醒,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窗外不时传来一声秋蝉高亢的长鸣,屋里的空气却冷得让人寒毛倒竖。

  我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害怕,因梦魇而生出的几分快感也荡然无存。站到冰冷的水泥地上深吸几口气之后,这才扯开睡衣的领口向里望了望。

  果然又有一片青青紫紫的吻痕和牙印出现在我胸前的皮肤上。版权163woman.com

  妈蛋!

  我头皮一炸,一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一边又鬼使神差地想起暑假时在姥姥家碰到的那个疯女人说的话。

  “小女娃子,不是我诓你,你身边有只厉鬼已经跟了你好些年头了……”

  我叫许容,今年二十二岁。自去年从W市的师范学院毕业之后,我就选择了与其它同龄人都相反的另一条路——回到老家所在的槐树坳小学当了一名乡村教师。

  槐树坳是个小得从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山村,全村上下不过二十来户人家,尽是许姓。

  许家人在云朦山的山脚下依山而居,而且为这座山给家里的后辈们立了不少不成文的规矩。听我妈说,就连她和我婶婶都没进过这山,我和许易更是想都甭想了。

  许易是我一奶同胞的双生弟弟,我们几乎从小到大都形影不离,不管好事坏事都是一起干。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那天傍晚,我忘了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而争吵,后来我非常生气。为了让妈妈教训他,我就到房间里随便背了个包向后山跑去。

  太阳快落土的时候,许易终于一脸焦急地追了过来。而我却辛灾乐祸地躲在山下水塘边的芦苇丛里,亲眼看着他上了云朦云。

  再后来,二奶奶家的进诚大伯在山上找到许易的一只鞋。接着,就是爸爸痛苦绝望的脸和妈妈声嘶力竭的嚎哭声。

  我站在黑灯瞎火的院子里,看着奶奶像疯了一样面目狰狞地指着他们痛骂,吓得连口都不敢开。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就在我意识到我真的失去了许易时,爸爸妈妈之间的决裂也正式开始。

  记忆中,爸爸总是一脸痛苦,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样子。而妈妈那一句句‘都是你们许家惹的祸’更像诅咒似的,让他埋在胸前的脑袋越垂越低。

  过后的这些年,我一次次背着家里的长辈们进山寻找许易。直到高中毕业那年夏天,我莫名其妙晕倒在云朦山脚下那片棉花地里,被大奶奶和大爷爷给抬了回来。

  一觉醒来之后,我就发现胸口突然莫名其妙多出些斑斑点点类似胎记的东西来。

  渐渐的,我晚上睡觉时被重物压身的感觉越来越频繁,身上的这些痕迹变得越来越多,位置也越来越隐秘。原文http://www.163woman.com/只是这并没给我身体带来什么其它的不适,于是我就没往心里去。

  直到我上了大学,有一次无意间被室友看到身上这些痕迹,才晓得原来那些竟然是吻痕!

  而今年暑假,我又在姥姥家碰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疯女人,她口口声声说有脏东西一直跟着我。

  起先我是不信的。但后来联想到这些年我夜里总是被压在床上动弹不得,隔天早上还落了满身吻痕的经历之后,我又不得不警觉起来。

  难道我是真的被鬼缠上了?

第2章 事发

  这天晚上被惊醒之后我就再睡不着觉,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天一亮,我就爬起来把自己收拾好,打开宿舍门跑了出去。

  原本是想趁着没上课到办公室里打个盹休息一下的,不想刚走到学校操场边,我就看到一群人骂骂咧咧地堵在我们校门口。说明163woman.com

  早餐时在食堂听刘老师说我才晓得,原来这些人是张家咀村的几个学生家长,因为孩子昨天晚上回家后突然就生了病,所以他们就火急火燎找到学校里来,非说他屋的娃儿是昨天中午在学校吃坏了肚子才搞成这样的。

  校领导和负责守门的郭大爷劝了半天,他们愣是油盐不进,最后校长大手一挥,居然把我和教务处主任冯老师推了出去。

  “小许啊,今日这个事儿还得你跟冯老师走一趟才行啊。那边学生家长硬是一口咬定说娃儿是在学校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搞病的……”

  我满脸瞌睡地站在办公室门口听陈校长这么一说,也感到非常无奈。

  我们这所小学是附近几个村子合力建起来的,位置就在白莲河的河岸边。河对岸是一条柏油铺就的老马路。附近的村子也都在马路两旁依河而建,本着地利的优势,一直是孩子们上学的首选。

  因为山村条件落后,孩子们到现在都是处于走读模式。于是一些住得稍微远些的家长们就要求学校能创造条件让孩子们在学校吃上中午饭,这样就不用辛辛苦苦一天几趟地来回跑了。

  只是让陈校长没有想到的是,这顿为了方便孩子们的中午饭,今天反倒成了引发事故的元凶。

  上完上午第二节课,我就和冯老师领命而去。

  去张家咀村的路并不好走,我骑着自行车跟在冯老师身后,屁股都快颠出花来了才看到那个掩映在山林中的小村子。

  今天早上去学校闹事的几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村口第一户的院子里,看到我和冯老师推着车子走过来也不搭理。

  我忍着伸手去揉屁股的冲动,走过去看着他们讪笑道:“你们好,我们是学校的老师,特意来看望村里生病的几位同学。”

  这表明身份和来意的话是说出去了,可那几个人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就连看都不不我们一眼。

  我讨了个没趣,正皱起眉头求助地望向冯老师,便看到一个穿着灰布衬衫的老人家端着一只旱烟袋子不紧不慢从前面大屋里走了出来,然后站在三尺来高的台阶上朝我们扬了扬下巴道:“你们是学校的老师吧?”

  冯老师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他面前不卑不亢道:“您是张大爷吧,我是张磊的班主任,姓冯。”然后又转头指了指我道:“那个是张轩的班主任,听说孩子们生病了,我们特地过来看看情况。”

  冯老师话才说完,里面光线昏暗的老土屋中忽地又走出个女人来。

  那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灰白色老式的盘扣马褂儿,一条黑色的阔腿裤下是一双穿着黑布鞋的小脚,那双脚看上去比古代女人的三寸金莲只大了那么一丁点。

第3章 疯女人

  我心里正诧异这女人看起来怎么有些眼熟,就看到屋里又追出个大娘,一边走一边朝那女人喊:“四姐儿,我屋的娃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能不能帮我把他搞好咧?”

  “没得什么大事,就是遇到夜叉鬼了,过会子天黑了我帮他叫个黑就得了。”

  “真的啊,那真是谢天谢地了!”

  那女人一边答着大娘的话一边弓着腰手脚轻快地从屋里走了出来,一抬头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我跟冯老师,眼珠子又飞快地转了又转,最后落在我身上。

  我一看她那个闪着莫明光亮的眼神和布满皱纹的老脸,心里就突然咯噔一声。

  我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我在姥姥家遇到的那个说我被鬼缠身的疯婆子!

  真是到哪儿都能碰到,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哟!

  认出这个疯女人是哪个之后,我立即有些不自在地转头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冯老师。

  我是土生土长的白莲河人,对乡亲们惯用的这一套牛鬼蛇神的做派自然是见怪不怪,但冯老师只怕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万一一会儿这个疯女人又开口对着我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不晓得他心里会怎么想咧!

  “小女娃子,又是你呀!”

  正当我心里九曲十八弯想些有的没的时,便看那女人突然咧开镶着两颗金牙的嘴眯着眼睛向我问了一句。

  我一愣,碍于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得不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

  然而那女人复又望着我类似叹息地摇了摇头道:“你们许家就是破规矩多,那些好东西只传男不传女,真是浪费得很。”

  我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正想着那些装神弄鬼的把戏有什么好时,却见那女人突然又咧嘴笑了笑,走到我面前眯眼瞅着我道:“我看你长得倒是极灵精的,么样儿(怎么样)?要不拜到我门下,保证比你呆在许家有出息。”

  听她这一说,我心里不由得嗤笑一声。倘若许家祖传的那些玩意真的有用,许易就不会到现在也找不到了。

  然而还不等我把话说出口,那个女人却突然脸色一变,盯着我的眼神变得又惊又疑:“哎呀呀作孽哟,怎么是这么个命数咧!”

  说着,也不管周围一干人疑惑又好奇的目光便一边摇头一边转身向院门口走了过去。

  真是个疯女人!我一边莫名其妙地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看一边在心里腹诽道。

  直到送走那个女人后,站在屋门口的张大爷和大娘才算有空招呼我跟冯老师了。

  拿烟袋子的大爷正好是张磊的爷爷,我和冯老师跟他进了里屋看到张磊的情况之后也不免有些不安。

  那孩子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怪病,一张小脸煞白,嘴唇青紫青紫的,睡在床上叫也叫不醒,还一直说胡话。后面看到的张轩和张盈的情况也跟他差不多。

  之前张磊奶奶问那个女人的话我也听了几耳朵,虽说这些怪力乱神之说不可尽信,但三个好端端的孩子无缘无故搞成这样,还真不是用简单的理由能够解释清楚的。

第4章 叫黑

  看完孩子们之后,我和冯老师就按校长吩咐给他们每家送了二斤水果,又嘱咐他们要尽早找个靠谱的医生来给孩子看病就打算回学校。

  不想推着自行车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天上乌云罩顶越压越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雨点就像洒豆子似的从天上落下来,打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响。

  我和冯老师都没带伞,再加上冒雨走山路实在不安全就不得不调转身回到了张磊家。

  不想这雨一下就没完没了,我和冯老师吃完中饭正打算从村子里借两个斗笠和蓑衣冒雨赶回学校,却突然听说前面的山路因为一场小型的泥石流被彻底堵住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私下一商量,只得先打个电话回学校跟校长说明情况再作打算。

  等到天刚擦黑的时候,雨好不容易小了些。我一下午都闷在屋里正想着到外面屋檐下去走走,就看到对面那户人家门前的草棚子下站了两个人。

  那男人一看就是冯老师,我和他同事一年多,他站在讲台上的身影我看了无数遍绝对不会认错。

  但站在他身边那个矮个女子人看起来就奇怪了,居然就是今天上午说要收我作徒弟的那个疯女人。

  我正纳闷他们两个怎么会站在一处,便突然看到冯老师抬手从那女人手里接过了什么东西,然后点着头目送她走进了屋子里。

  晚饭还是在张磊家解决的。张大爷和冯老师两人吃完之后就到外面屋檐下聊天,我和张大娘一起收拾碗筷。

  等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张大娘便突然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大捆往生钱出来,又到鸡窝里的把自家公鸡捉出来掐破鸡冠,取了些鸡公血。

  那四姐儿原本端着茶碗翘脚架手坐在堂屋的喝茶,这会子居然指东划西要我拿个碗到角屋里帮张大娘取一碗糯米、一碗绿豆、和一碗新茶出来,过后又点了一柱清香指了几个方位,要我捧着香分别拜上几拜。

  我被她一通指使忙得脚不点地,心里很是不痛快。即便这个女人要给生病的的孩子们做什么法事,这屋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她老叫我一个外人忙进忙出咧?

  心里虽然把她骂得半死,但碍于张家大爷和大娘的面又不得不照她的话去做。

  一边捧着香拜来拜去,我一边还不忘朝黄四姐儿刮上两眼,却意外地发现她正吊着嘴角眯着眼睛望着我笑得一脸得意。然而面前再过个人目光闪了一下后,她又立马又变成了一幅疯疯癫癫惹人厌的老样子。

  真是郁闷!

  我莫名其妙地瞪她一眼,弄完她说的东西之后就退到墙角站着,不再作声。

  那黄四姐儿倒不见外,先是有些嫌弃地看了看我,最后居然指名道姓要我帮着把那捆往生钱搬到外面路口上。

  外面落了一天的雨,路又湿又滑。我摸黑抱着那捆往生钱跟在四姐儿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来到路口才发现那里早就铺了一层干稻草和树枝。

  四姐儿掏出口袋里的火柴,先点了一小叠往生钱,然后又点上她手上拿的一把清香。

  张大娘随后也送来了那一袋茶叶绿豆糯米的混合物。

  看到我自动自发把那捆往生钱一把一把往火里扔,黄四姐儿背着手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正了正神色,一边在周围的路面上洒着茶叶绿豆糯米一边手舞足蹈地念念有词。

第5章 接生

  我蹲在地上竖耳听着,只模模糊糊听出了一句‘稚子无心,有怪莫怪’,便再没听清楚别的话。

  等所有的往生钱都烧完,时间已经过了近半个钟头。

  我踢着有些酸麻的小腿和张大娘一起跟着四姐儿又回到屋里,把先头取的鸡公血兑了开水,喂给张磊和另外两个生病的孩子喝下。

  忙了这一通后,时间已经快到了半夜,我也困得差点连眼睛也睁不开了,正等着四姐儿发话说事情都搞好了时,忽又听到屋外传来一声大喊:“四姐儿快来,我屋的堂客怕是要生得喽!”

  这一声吼像是给满屋子人打了鸡血似的,顷刻间又是一阵忙乱。

  就连张大爷也表现出少有的积极,举着烟袋子一转身就跨出了大门口,张大娘和四姐儿紧跟其后。

  我和冯老师不明所以,互相看了一眼也连忙跟了上去。

  来的人正是住在张大爷对面那一家的,一见我们出来,赶紧两步迎上来扯着四姐儿就嚷开了:“四姐儿,这回你可得帮帮忙,我屋的堂客和娃儿的命就交到你手上喽。”

  他这话听得我眉心直跳,生孩子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不去医院咧!

  心里虽然着急,但我一个外人在这个时候又不好插嘴,只能闷闷地跟着他们进了屋。

  堂屋里已经有几个男人在守着,女人们则在房里和灶屋里忙活。

  我原本当自己是个外人没有进到里屋的,但听到里面的人一遍一遍地催促着要开水时,只得转到灶屋里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开水烧了一锅又和锅,都用脸盆和木桶装着备用。而房间里孕妇的痛呼也开始断断续续传了出来,一声接一声叫得人肝儿颤。

  我从未见过人生孩子,只听长辈说这是件要人命的事,生孩子的女人不亚于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那孕妇的男人听着房里传出的叫声急得在屋的转来转去,一双眼睛憋得通红,大大地瞪着。

  我站在灶屋的听着那女人越来越急促的痛呼声,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被吊了起来。

  “开水咧?开水还有没得呐?”

  这时,屋里又传出接生婆要开水的声音,我一弯腰便端起脚边的一脸盆热水走了进去。

  房里的气温感觉比外面要低些。几个在旁边帮忙的女人看到我这个生人进来都有些发愣,但那接生婆却还是手脚麻利地从我手里把脸盆接了过去。

  我顺着她的动作往床上一看,顿时就吓得屏住了呼吸。

  大片嫣红的血迹从浅黄色的床单上沁出来,将一张床染得湿了大半。

  那个躺在床上的孕妇虽然已经脸色发白,额头上汗珠不停往下流,但脸上还是布满期待的神色,用坚定的目光殷切地注视着自己染得一片湿红的腿间,期待那个融汇了自己血肉的小生命能平生降生。

  我正望着那个女人的脸出神,突然感觉自己额间一凉,接着便见一只枯瘦的爪子从我眼角飞快地划了过去。

  心里一惊,我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边转脸瞪向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身边的黄四姐儿低声吼了一句:“你干什么?”

  但那疯女人却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似的,先是看着我露出一丝古怪的笑,然后才眯着眼睛看着我道:“这个女人原本命中无子,肚子里这个娃儿是花了好大力气求来的,我跟他们袓上有些交情,所以才答应帮她保住这个孩子。”

第6章 女鬼索命

  我原本就有些心疼那女人平白受的这些罪,现在又听她疯言疯语地说这些胡话,心中一股邪火正要发作,却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这味儿实在来得古怪,要是血腥味还说得过去,但那股浓得令人作呕的臭味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耸着鼻子转眼扫视了一下房间里的其它人,却看她们个个神色如常,像是根本没闻到这股恶臭一样。

  这时,黄四姐儿突然凑过来低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往上看。”

  我依着她的话抬头往房顶上一看,顿时惊得全身的寒毛全部都坚了起来,头皮发紧,后背发麻。

  只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正披头散发坐在那孕妇床上的蚊帐顶上,眼睛的位置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洞,脸白得像纸糊的一样,嘴唇乌青,胸口上几个皮开肉绽的大窟窿,正源源不断地往下流着血。

  那腥臭的血液湿透她身上鲜红的衣服然后沁到棉布蚊帐上,接着又顺着蚊帐滴滴答答淌到地上,明明已经流了一地,房里的人却一个也没看出来。

  而比这更让人心惊的是,那个红衣女人的腿居然透过蚊帐伸进了床里面,尖尖的大脚趾正像电钻似的似命往那孕妇高耸的肚脐眼里踩。

  她的脚趾尖朝下一用力,那孕妇就痛得汗如雨下惨烈地大叫一声,脸色变得更白,血也流得更多。

  “这个女人是只厉鬼,今儿肯定是来索命找替身的。你看她一身怨气,死前还特意穿着红色的衣服,今天如果不是我在场的话,张四家的堂客和娃儿怕是一个也保不了。”

  我眼睛看着那只坐在床顶上的女鬼,耳边听着黄四姐儿低沉粗噶的诡异话语,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腿都要开始跟着发软。

  一看我吓得面无人色的惨样,黄四姐儿立即很得意地笑了起来,斜眼望着我道:“先头帮那几个孩子叫黑的时候我已经带你拜过三清袓师,刚才又用鸡公血帮你开了天眼。不管你答不答应,现在已经正式成了我黄凤仙的徒弟了。”

  我原先就奇怪她为什么老叫我一个外人做这做那,现在听她这么一说,才惊觉她的阴谋,顿时又惊又怒。

  “哪个要做你的徒弟了,少在这里自作多情!”

  一听我这话,黄四姐儿立即冷冷一笑,看着我道:“小娃子,我老太婆今天好心提醒你一句,眼前这只女鬼和跟在你身边的那一只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今儿晚上你拜了我作师父,以后少不得救你一命,没想到你倒不识好歹。”

  看着她脸上凉凉的笑意和床上孕妇那惨白的脸,我心里顿时乱得一团糟。

  我们许家五房十多户人家,都是以帮人择阴宅和看风水为生。

  至于为什么要做这个营生,据说是袓上传下来的。许家的男丁,一过了十岁就要开始背《道教敕瘟咒》《阴符经》《葬经》和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然,这些东西我是没有机会看到的。正像黄四姐儿所说,许家的东西都是传男不传女。女孩子生在许家,就连宗族的大庙都是不能轻易进去的。

晚安,我的猛鬼夫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晚安 或 我的猛鬼夫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岁岛国传奇尼僧濑户内寂听专访——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听完恋爱大师的箴言茅塞顿开|日本·时人物

    濑户内寂听这五个字或许对于国内的网友们来说还有些陌生。那么,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日本95岁僧侣濑户内寂听,专听现代人的烦恼!“若い時にしたいこと全部してください!”“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就去做!”“何をすればいいか”“做什么呢?”“恋と革命”“恋爱和革命”这位年近100岁的老人是出版过400多本书的小说家,至今还有2个新闻连载在继续,三言两语却能“语出惊人”的她格外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以上这几句话或许存在逻辑漏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被恶言相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好思路。濑户内寂听,19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

  • 团菏泽市委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助力牡丹文化旅游节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邢婷)连日来,在山东菏泽曹州牡丹园东北门一侧的青年志愿服务岗前,游客络绎不绝。“您好,去国花馆请从往左边走”“您好,这里有免费热水供应”,在该处服务岗服务的志愿者们耐心解答着游客们的咨询和求助。这只是团菏泽市委设立的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的其中一处。为大力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切实为广大市民和来菏游客提供便利、优质的志愿服务,第27届菏泽牡丹文化旅游节期间,团菏泽市委积极协调,在曹州牡丹园、中国牡丹园、高速收费站、汽车站等处设置9个青年志愿

  • 【江西】梦儿诗文选刊

    文梦儿错过花谢了叶依然茂盛还记得那插瓶的栀子花吗?香早已不知道飘向何方枝叶仍旧在原地没动不是不舍得原是我早已经把它忘记了偶然的一天我惊喜的发现枯败的叶下有新芽绽放取出一看已是长出长长的根须培土移植浇水一个崭新的绿视野错过了枯败却迎来了新生◎醉月酒是必不可少的。杯中盛满的,岂是浓淡的滋味。那阅尽千古的月啊,一如既往的穿行在云层之中。眼中的墨色,晕开莲的洁白,如薄纱女子般翩然。一饮而尽,热泪溢出......解忧了吗?愁或许更甚!那幽幽的琴音,是谁在轻诉?斟一杯月色,醉在诗韵中......◎一台老式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