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极宠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38:1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极宠娇妻

10 第11章 脚踏两条船

夏景轩是男人,他应该不会八婆的把她早上讲出去的电话当成新闻四处散播吧。163女性网

有些忐忑,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回去了学校。

下了公车,仲晚秋快步的步向学校的大门,门前,开始传来窃窃私语声。

“真不要脸。”

“是呀,夏景轩甩了她就对了,原来她是脚踏两条船,一边要做有钱男人的情`妇,一边与夏景轩拍拖。”

“听说,还上床了呢。”

“是的,我听理工系的一个男生也这样说的,她还亲自打电话告诉了夏景轩呢,你说,多不要脸。”

仲晚秋的火腾的就上来了,抬眼看向那个才说过话的女子,“你闭嘴,我没有。来自http://www.163woman.com/”她根本没有要做冷慕洵的女人,她昨天晚上才认识冷慕洵的,到现在为止还不足二十四小时呢。

“仲晚秋,是你自己打电话自己说的,夏景轩那电话可是按了免提的,他们宿舍的人都听到了,你还要人家负责,八成是想要做冷家的少奶奶吧。”

女同学的话就那么嘲讽的送到她的耳中,她真的没想到夏景轩会把电话开成免提,他是故意的,可现在,什么都无可挽回了,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失`身了,因为,那句话是由她自己亲口说出来的。

电话是私人的,夏景轩他怎么可以当着别人的面按下免提呢?

仲晚秋转身就走,她直奔夏景轩的宿舍,有些话要当面说清楚了,这样的他她这辈子也不想与他再有任何瓜葛。

气冲冲的走到那间熟悉的宿舍门前,眼看着门是虚掩着的,仲晚秋气极的一推门,然后吼道:“夏景轩,你给我出来。”

“哎哟,这不是已经做了女人的仲晚秋吗?你来干什么?还想脚踏两条船来缠着我们阿轩吗?”可迎接仲晚秋的不是夏景轩,而是漂亮可人的靳若雪,此刻,正满脸不屑的看着她呢。

“夏景轩呢?你出来。极宠娇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仲晚秋,你不是又想来要分手费的吧?你妈已经拿走了阿轩五万块了,你瞧瞧,你昨晚上把自己卖给了冷大少,今天又想再来榨阿轩的钱吗?”

“你……你说我妈怎么了?”仲晚秋傻住了,什么五万块,她听不懂。

“你妈昨晚上来找你,找不到就来找景轩了,我告诉她说你们分手了,她就跟景轩要分手费,而且狮子大开口一口气就要了五万快,你也知道景轩那人最心软了,可他拿不出,这不,是我把我攒的零花钱拿去供养你母亲了,不然,她死活不走的赖在T大的校园里,仲晚秋,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呢,景轩怎么那么傻的就找了你这么一个前女友呢,切,不要脸……”

仲晚秋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梁淑珍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以前,都是她挡着,却不想这一次她妈居然向夏景轩要了五万块,这真的是太过份了,血往上涌,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人也开始摇摇晃晃,她明明什么错事也没做,可是为什么这么多的麻烦一齐的压向她呢,“我,我去问问我妈,若是真有这五万块,我会还给你们。”

11 第12章 乱了的夜

“仲晚秋,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别告诉阿轩说是我逼你的。”

“不会。”踉跄的转身,仲晚秋只好匆忙离开了。

她本来是要来找夏景轩算帐的,可现在,她又无缘无故的理亏了,倒霉,仲晚秋觉得她现在就是喝凉水也能塞牙了。

游魂一样的回到宿舍,一下子就栽倒在床上,她不想上课了,拉着被子盖过头顶,“小靖,下午帮我请下假。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仲晚秋,你怎么了?该不会那些人说得都是真的吧?”

她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她现在头痛,啊,她还没有给梁淑珍打电话确认呢,虽然她觉得确认了也没用,以她对梁淑珍的了解,那五万块也许就是真的。

“仲晚秋,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真的是脚踏两条船?我不相信,以前从没听你说过那个冷大少的事。”

“别说了,我没有我没有。”她吼着,精神就要崩溃了,又是掀起被子,飞快的按下梁淑珍的电话,响了半天,电话也没人接,仲晚秋气坏了,“小靖,记得帮我请假。”她躺不住了,她要去见梁淑珍,不接电话本身就代表着心虚。

“仲晚秋,你没事吧。”小靖算是她的好朋友了,见她如此,不由得担心了。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没事,我去见我妈,那五万块的事我压根不知道。”没好气的,这世上估计再没有比她更倒霉的了。

“你妈昨晚上来找你找不到,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后来她就走了,谁知道竟是找上了夏景轩。”

仲晚秋的头开始嗡嗡作响,昨晚上,她手机关机了,因为,她实在是不想听到夏景轩的声音,昨晚上,太乱了,乱得分明就是她人生中的一个劫难。

不是第一次去白家,可每一次去,她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之所以报考T大,就是因为这是母亲的要求,母亲已经在白家做了四年的保姆了,其实,她比谁都清楚母亲在做什么,可她,却无力去阻止。

市中心的别墅区,独门独院,院子里开满了薰衣草,那透紫的颜色让她每次来时都忍不住的看了又看,太喜欢这薰衣草了,尤其是一大片的,看起来是那么的美。

“仲小姐,你来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门卫还是从前的那个门卫,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妈在吗?”

“在。”小门开了,仲晚秋便踏了进去。

径直的走向佣人房,白家的佣人房比外面的出租房还干净整洁,更是漂亮。

佣人房的窗前是一小片的葡萄架,翠绿的枝叶上是一串串的还未成熟的绿色葡萄,仿佛已沁出了葡萄的甜,“仲晚秋,你来做什么?”骄傲的女声随着主人上下打量的目光一起送给了仲晚秋。

是白慧。

仲晚秋理也不理,大步的走到母亲的门前,可她的手指才要敲下去,虚掩的房间里已传出了女子低低的呻吟声,那声音让她不得不止住在房门前,手,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下`贱,你妈来勾`引老爷子,你就来勾`引白家的少爷,是不是?”抱着膀子,白慧不屑的看着仲晚秋。

12 第13章 冤家路窄

“阿珍,谢谢你的五万块,若不是这五万块,只怕我真的撑不过这个月。”房间里,忽而传来白展楼低沉的男声,却让仲晚秋听着隔外的刺耳,原来,母亲要的那五万块是给了白展楼。

气不打一处来,“妈,你给我出来。”她不好意思进去,可不代表她不敢喊出来。

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窸窣的声音,紧接着,梁淑珍还有些衣衫不整的打开了门,“晚秋,你怎么来了?”似乎是有点没想到,梁淑珍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大概是怕仲晚秋说出那五万块钱的来历吧。

“还给我。”一伸手,冷冷的目光看着梁淑珍,她真想一巴掌掴过去,这就是她妈吗?她怎么有这样的一个妈。

梁淑珍急忙就踏出了房间,然后随手合上了房门,生怕被仲晚秋看到屋子里的白展楼,扯着她的手走向葡萄架,一路跃过白慧,梁淑珍也顾不得打招呼了,硬按着仲晚秋的肩膀坐在葡萄架下的一个双人木椅上,这才急匆匆的道:“晚秋,妈也是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白叔叔的公司出问题吧,等妈妈有了钱立码就还你。”

“不是还我,是还夏景轩,妈,你怎么能随便骗人家的钱呢。”火大了,仲晚秋“腾”的站起来,一张脸也气涨得通红通红。

“晚秋,你小声点。”

“要怎么小声?你是来打工的还是来贴小白脸的?还给我……””

“呜……”梁淑珍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一串串的晶莹着呢,“晚秋,妈真的只是心软呀,妈看不下去,就象当初也看不下去你在孤儿院里被人欺负着一样……”

得,梁淑珍一用这招仲晚秋就知道自己完蛋了,她的确是梁淑珍花了两万块从孤儿院里收养的孩子,一说起这话她就想起自己曾经是欠了梁淑珍两万块了,虽然,她已经不知道给过梁淑珍多少钱了,但现在,她跟梁淑珍之间根本就说不清楚。

“妈……”心肠软了下来,梁淑珍永远知道什么是她仲晚秋的软肋。

“晚秋,就这一次,等妈有了钱立刻就拿给你。”

她还能说什么,不住的摇头叹息着,走出白家大门的时候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既为着梁淑珍而难过,可是那五万块呢?她总不能一直被靳若雪戳着脊梁骨骂她不要脸吧。

一边走一边踢着石子,“晚秋,是你吗?”突如其来的,身前就多了一个身影,也替她挡住了火辣辣的阳光,白墨宇正安静的站在她的面前。

“走开。”她不喜欢白墨宇,明明是他总要缠着她给她电话的,可是白慧却总说成是她要高攀他们白家,白家有什么好,现在已经没落了,没落的还要拿她母亲的五万块来救急,现在,五万块于他们也是好的了,从前,五百万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风水轮流转,这就是从云端跌到泥泞的感觉吧。

“晚秋,那五万块我会替我爸还给你的,再给我几天时间就行了,可以吗?”

13 第14章 腿流血了

“不用。”大步的越过白墨宇,她一点也不想与白家的人有什么交集,如果不是因为梁淑珍,她真的不会来。

“晚秋……”轻轻的唤她,身后的男子语意中都是歉然。

“再见。”撒腿就跑,她最怕这么帅的帅哥那么唤她那么看着她了,那双眼睛深情如水一样,可她总是觉得那是假的,绝对不是真的,第一次看到白墨宇望着自己的眼睛时,她就仿佛坠入了梦里一样。

可她不喜欢男人那么文雅那么漂亮,孤儿院的老师说她从前的父亲也是这样的,温文尔雅,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倾心的男人。

她不喜欢,如若不是父亲的那双眼睛太勾魂的被女人给勾了去,母亲就不会跳楼自杀,她也就不会因为父亲的悔之晚矣殉情而死而被送入孤儿院了。

一辈子,她也不会爱上象父亲那样的男人。

仲晚秋跑得飞快,仿佛,身后的那个男人是毒蛇猛兽一般。

“咔咔……”

紧急刹车声和汽车喇叭声突兀的响在耳边,身子一晃,剧烈的撞击让仲晚秋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痛,腿上传来刺痛,让她皱起了眉头。

一道影子很快就站在了她的身前,冷冷的却也是熟悉的男声在这一天里再度传来,“仲晚秋,你还不死心吗?”

天,冤家路窄,居然是冷慕洵。

怪不得他说的话那么刺耳,他以为她这是在勾引他吗?

手拄着地,顾不得腿还痛着,仲晚秋倔强的站了起来。

“晚秋,怎么这么不小心?”白墨宇已经追了上来,伸手就要扶她起来,“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么好的一个接近仲晚秋的机会,他直接无视那个撞了仲晚秋的男人了。

“谢谢,我们走吧。”没有看冷慕洵,而是任由白墨宇扶着她一跛一跛的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注视着是不是有的士车经过。

腿,真痛,她与白墨宇谁也没有发现地上正有一滴滴的血在轻轻滴下,冷慕洵看着那鲜红的血色,却是那么的刺眼,由头至尾,仲晚秋都没有看他一眼。

难道,他刚刚的话太重了吗?

忽而想起她转身离开他办公室时的样子,就象是一只受伤的小鹿,那神情真的与从前那些想方设法接近他的女人有些不一样。

也许,真的是他错怪了她。

手机响了,冷慕洵眼看着仲晚秋就那么的与那个扶着她的男子上了的士车,“小张,什么事?”是他的秘书,这么急打来一定是有什么事。

“总裁,美国那边你要的诊断书已经拿到手了。”

“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应该没多少日子了。”

他的心一沉,“我知道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还有一个会议,赶完了才能闲下来,爷爷的事,他要早做打算了。

甩甩头,冷慕洵重新又跳上了车子,既然那女人有男人照顾她,也就不必他操心了,那晚上,他是疯了才会吻上她。

真象,那唇那眸眼都象,可惜,她不是敏秋。

车子如飞一样的驶向会展中心,他今天会是那里的一个主角,所以,再也不能耽搁了。

14 第15章 温柔的男声

仲晚秋坐在车上,眼看着车子转弯,她便松开了白墨宇的手,然后向司机道:“前面停车,谢谢。”

“晚秋,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下车。”

“不下。”那么漂亮的眸子看着她,若是换个女孩子一定会心动吧,说实话,白墨宇就象是一幅画一般的清俊。

“你不下我下。”她就势的向车门处移了一移,一副准备下车的样子。

“晚秋,你的腿出血了。”就那么一移,白墨宇终于发现了状况,伸手就要拉她。

“不用你管。”甩手一挥,她这两天真的是超级超级的倒霉,居然又让她遇上了冷慕洵。

“晚秋,别这样敌视我,我说了过两天我就会还你那五万块的,这事,是我爸他过份了。”

不是因为钱的事,她是压根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既是不喜欢,那便不要给他留有余地吧,“我不喜欢你,所以,请你下车。”虽然他人很好,可她必须要狠下心来,一按车门的把手,仲晚秋便推开了车门,随即的,有风汩汩的吹了进来。

司机吓坏了,急忙的一个刹车,车子便停了下来。

“下车。”她冷声道,一定要让白墨宇下车,想起白慧阴阳怪气的话她就生气,既是没有想过要与白墨宇有什么关系,她又何必要担了那个虚名呢。

白墨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轻声道:“晚秋,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小姐,要去哪个医院?”

仲晚秋看着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致,轻声道:“T大。”不过是小伤而已,她真的不想去医院,她现在缺钱,梁淑珍拿的那五万块她说什么也要想办法还给靳若雪,哪怕是卖血也要还了。

晚上的家教要上了,然后,她要再想办法找份工作,只要能配合她的上学时间就好了。

那司机看了她一眼,“小姐,你的腿伤了怎么能不去医院呢,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谢谢。”虽然是陌生人,不过也好过冷慕洵,那男人撞了她不但不道歉,居然还说她是勾引他,想想,她就生气。

“姑娘,小两口吵吵架是正常的,你男朋友好象真的很紧张你,刚刚我车了开走了他还看着这车的方向呢。”

她知道,四年了,白墨宇追了她四年了。

“摇摇头,我不喜欢他。”

“哦。”她落寞的语气让那司机再没有说什么了,只是把她载到了T大。

下了车,仲晚秋一蹦一跳的向宿舍的方向走去,腿已经不流血了,想也是没什么大碍吧,无视所有人的目光,谁爱说什么便说什么,她当没看见就好了,她做她的人,别人说别人的话。

前面就是那条通往宿舍的林荫小路了,从前,她曾无数次的与夏景轩走过这里,这里,也饱含了她无数旖旎的梦,可现在,她的梦想破灭了,那男人,再也不属于她。

他们分手了,他居然还美其名曰的给了她什么分手费,大概,就是怕她再缠着他吧。

痛,腿上又传来刺痛,仲晚秋再也忍不住的跳到了路旁的草坪上坐了下来。

15 第16章 不会有将来

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裤管,血已经凝了,红肿了一大片,怪不得那么痛呢,那一撞,委实不清。

“晚秋,怎么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就这么片刻的功夫,头顶有影子照射下来,夏景轩的声音仿如从前般的温柔的响在她的耳边,可她的心却痛了起来,比她的腿还痛。

他的手白皙而修长的就在她的面前,曾经,她是多么喜欢他弹吉它时的样子呀,那么的潇洒漂亮,又是那么的青春,可此刻看着他的手,她却再也没有了往时的心跳和激`情。

别过脸去,她无视他的眸光,吃力的站起来,然后还是一蹦一跳的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晚秋,对不起。”突然间,男声又是骤然响起,让她的身子一滞,那样的画面,只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诠释得了的吗?

摇摇头,她什么也没有说的继续向前面跳去。

“晚秋,那钱是靳若雪故意给阿姨的,我后来才知道,晚秋,不用你还。”

他知道,他已经猜到她的心了,呵呵,他是这么的了解她,却也是那么的伤了她的心,咬咬牙,她轻声道:“我会还你的。”一分不差的全部还给他,只是,五万块真的不是小数目,她一个月的家教才一千多块。

有些愁,可她必须要赚到要还给靳若雪。

“晚秋,我并不喜欢她,可是,我想留在T市。”想了一想,他还是说了。

没有再回应,她与夏景轩现在除了那五万块钱的关系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关系了。

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宿舍,小靖立刻就迎了过来,“仲晚秋,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哦,一不小心摔伤了腿,小靖,上回你表姐介绍的那个酒吧推酒的工作现在还缺人吗?你帮我问问。”

“行,晚秋,那五万块是真的了,是不是?”小靖立刻就联想到了她要赚钱的原因了。

她没有回应,那是她心底的一道疤,谁的一问洒上的都是盐,让她活鲜鲜的疼,“小靖,明天帮我请假,就说我的腿伤了。”

“晚秋,你明天要去干什么?”

“去医院。”她一笑,这回,她是真的去医院了,她要卖血,她总会流鼻血,那样白白流了还不如卖了呢,还能换些钱还债。

“那就好,晚秋你终于懂得珍惜你自己了,行的,明天我一定给你请假,记得好好看看腿哟。”

换了衣服,就那样的去家教了,走出宿舍的时候她看到那条林荫路旁她之前坐过的位置上正坐着夏景轩,他的身旁没有靳若雪,她听他唱起了那首老歌,也是他从前最喜欢唱给她的歌。

莫名我就喜欢你深深地爱上你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莫名我就喜欢你深深地爱上你

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又怎会让无尽的夜陪我度过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

谁在等着谁?

谁又真的爱着谁?

过眼的云烟,她与他,再也不会有将来。

转身,她绕过那条林荫路再也不想听那已经开始刺耳的歌声了。

16 第17章 卖了血

转身,她绕过那条林荫路再也不想听那已经开始刺耳的歌声了。

连赶了两份家教,回来的时候,仲晚秋累得快吐血了,别人失恋了还有时间去哀叹去伤心,她没有,她要赚钱,她要还了梁淑珍欠下的那五万块。

她连悲伤的资格也没有。

好在,这一天她终于等来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消息,那就是小靖的表姐说了,酒吧里还需要推酒员。

去吧,这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据说,那样的工作抽成很高,来钱也特别的快,只是,经常会被客人揩油,所以,她才一直都没有去,现在,却顾不得了。

洗了洗就躺下了,劳动的报酬其实不止是人民币,还有躺下时最为踏实的睡眠,头一沾枕头,她就睡着了。

清晨,宿舍里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舍友们也终于都去上课了,晚秋这才慵懒的起来,然后梳洗完毕瘸着一条腿去医院了。

三百CC的血,当看着红色的血液铺满透明的袋子时,她的神情那么的淡然,仿佛,那袋子里流着的不是她的血,而是清澈的水一样。

从医院里出来,仲晚秋去了公园,坐在一株棕榈树下晒着太阳,她的腿还是少走些路的好,小靖说得对,她也要懂得爱惜她自己。

那一坐就是一整天,只买了一个干馒头吃了,却也是香甜,其实,人只要知足了就会快乐,如果没有梁淑珍,说不定她现在就是街头流浪的一个小太妹呢。

第一次发现时间是那么的难捱,终于等到快要天黑,她这才起身去向她的目的地:风尘酒吧。

酒吧才要开始营业,根本没什么客人,

“你是……”迎面一个打扮入时光鲜艳丽的女子上下的打量着她。

“哦,我是仲晚秋。”

“你就是晚秋呀,快进来。”

女子引着她坐到了酒吧一角的一组沙发前,扬了扬手,便有侍者送上了托盘,女人笑着向她道:“茶还是咖啡?”

“咖啡,不加糖,谢谢。”她突然很想要尝尝那苦涩的味道,其实,那才是原滋原味的真正的咖啡。

“不客气,叫我红姐就好,你的腿怎么了?不碍事吧?”

“没事的,不小心从楼梯掉下来伤了,皮外伤而已,一两天就好了。”她笑着轻描淡写的说着她的腿,可是说着时她的腿还在痛着。

“那就好,你要来推酒?”

“是的。”

“看你外形倒是不错,不过,做我们这一行你也知道的,要应付各种各样的客人,有时候难免会……”

“我懂得的,我不介意。”苦涩的一笑,她早知道,若不是因为早知道,她早就来这里上班了。

“既是你什么都知道了,那就过两天过来上班吧,那时,你的腿也好了,走路才能方便些,不然,伤了腿走得多了也不好,不容易好。”

她知道红姐的意思,坦诚的看着红姐,一咬牙,她低声道:“我缺钱,所以,我想尽快上班,还请红姐通融下。”

17 第18章 酒吧推酒

啜饮了一口茶,红姐笑了笑,“好吧,那就上班吧,我们一起去更衣间,我拿工作服给你。”听了她的话,红姐倒是没有为难她,居然就直接让她上班了。

那是一件超短的天鹅裙,当红姐递给她的时候,有一瞬间她真的很想要拒绝这份工作。

眸光紧盯着的这件白色天鹅裙,记得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裙子是在电视里,那时的感觉就是好美。

那是芭蕾舞的经典服装。

可此刻,看到这件超短天鹅裙她却只剩下了厌恶。

可这是她的工作服,她必须要穿。

“晚秋,这些酒,只要你每天保证卖掉三瓶,你的保底工资就可以拿到了,而超出三瓶之外多卖的就是你的抽成,会抽一半的利润给你。”

她笑,她早就知道了,那个所谓的一半抽成根本就是假的,这洋酒的利润有多少还不是老板说了算吗?

所以,一半的利润从他们口中说出来时根本就是很少很少。

“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你没有什么异议,那就去换上工作服吧。”

“好。”她低应,很快就在更衣室里换上了那件白色的天鹅裙。

很美的裙子,却可惜了它的生存环境,当那短而薄的布料挂在身上的时候,仲晚秋甚至觉得自己亵渎了天鹅的美。

扯着裙角,却怎么也掩不住暴露在外的大腿。

不是已经看过别人穿过了吗?

看了那么多次,她依然不适应这么短的裙子。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仲晚秋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就必须要适应了。

推开了门,才营业的酒吧里已经涌入了人潮,她早就听说这里的生意一向都好,也便是因为如此,她才会选择这里吧,因为人多,才有生意。

“先生,需要红酒吗?”站在更衣间的门前她看了许久,最终决定迈出自己推酒生涯中的第一步,却是瘸着走过去的。

男子摆摆手,“不要,我要威士忌。”

“好。”她示意侍者送来了威士忌,可是老板精明的很,这种客人最常喝的酒不算在她们的推销之列。

鼓起了勇气,仲晚秋接连走过了三个客人,可换来的都是他们口中的“NO”。

闷闷的穿着天鹅裙,她就象是一个宠物般的游走在酒吧内,蓦的,手臂上一紧,一个男子抓住了她白皙的裸`露在外的手臂,那猝不及防的力道让仲晚秋身子一晃,手中拖盘上的红酒顷刻间便栽倒向地,她想要伸手去接,却被身侧扯着她手臂的男子越扯越远。

那瓶酒,落了地就是上千块钱没了。

她要赔的。

这是刚刚不久前签约的时候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的。

天,她还没有赚到一分钱,可现在,她要倒赔钱了。

骇然的眼睁睁的看着那瓶红酒坠落着,她的心也仿佛随着红酒而坠落,沉重的连呼吸也困难了。

可是突然间,就在仲晚秋哀叹的时候,一只优雅而修长的手竟然神奇般的抓住了那瓶红酒,“小姐,小心些。”

极宠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宠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2018首届中国书画春晚广西会场

    人人书画网讯:农历大年初六,在温暖的春风里,南宁孔庙的春节庙会活动依旧热烈的举办着,唱民歌,唱地方戏、舞龙舞狮、体验中国古代科举考试等等各种传统文艺活动一场接一场地精彩上演,热闹非凡;市民们扶老携幼来参加庙会,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快乐,连空气中都仿佛漂浮节日的喜庆气氛。值此新春佳节之际,2018中国首届书画春晚广西分会场在南宁孔庙举行了书画获奖者揭晓仪式。此次活动得到了全国十多个省市书画爱好者响应,经过组委会的辛勤评选,共选出十大书法家和十大画家。上午十一点,南宁电台主持人主持了本次活动。首先,20

  • 潮州大桥:客户爸爸口中五彩斑斓的黑

    闪闪发光的潮州大桥自建成以来就频频出现在潮州人的朋友圈里。自「潮州大桥」通车以来,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都被这座“网红桥”刷屏了。作为潮州市新的标志性建筑,仅此一点,就足以引起人们的关注。兜里也第一时间去感受韩江上第四座跨江大桥,并制作了下面一小段视频📹▲兜里独家原创视频然鹅这篇原本展示潮州大桥恢弘气势的文章拖到了今天,并做了大幅改动因为到了夜里,潮州大桥亮起五颜六色的灯光,emmm…无不让我跳戏,让我陷入了沉思🌚这不就是客户爸爸口中「五彩斑斓的黑」?…不禁想问潮州大桥本身很low吗?不,一点也不

  • 春节假期中国人都把钱花哪了?

    数说中国人春节假期:今年过年你把钱花哪了?为期一周的春节假期已经画上句号。买年货、出境旅游、体验文化大餐……这个假期,民众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消费也更多元化。今年春节,大家把钱都花在哪了?一组数字揭晓答案。资料图:一家餐厅推出的半成品菜品。冷昊阳摄老字号餐饮企业年夜饭预订率达95%以上民以食为天。在春节假期,吃出新高度更是国人十分看重的消费需求。年夜饭、团圆饭、亲朋宴成为春节餐饮市场主角。商务部数据显示,各地年夜饭预订火爆,一些老字号餐饮企业年夜饭预订率达95%以上,秦皇岛各大酒店年夜饭上座

  • 命好的女人才能嫁得好 你做到吗?

    1谁说命好是别人给你的?是你有好父母、有好老公,有了贵人就能打包票你一生好命、幸福?好运气或许是天生的,但真正的命好靠的还是你的后天努力。每天打开微博微信,我们总能看到很多名媛名人不断登上头条、封面、上电视广告,她们有多美满的家庭生活、她们永远保养得宜比明星还要美丽,她们总是提着最新款的包包,穿上你不会念的品牌衣服,她们让许多女孩羡慕又嫉妒,希望自己也能变成她。许多女孩看到她们完美生活的报导后,总是叹了一口气说:唉,为什么我的命没她那么好?但其实,你看到的也只是表面,别人快不快乐,你又怎么知道呢

  • 去NiMaDe过年!

    NiMaDe在哪里?打开谷歌地图,输入NiMaDe找到两个地方,去这两个地方过年如何?是什么样的体验?我很好奇,请跟我一起来探究竟。1欧洲荷兰的NiMaDe这个NiMaDe看起来不错噢,绿油油的一片田野,大片的农田,是一个农场吗?它在哪里?位于荷兰中部,如果要去怎么去呢?找到附近的两个机场,最近的是埃因霍温机场,看看有没有飞机到达,嗯,去携程查一下机票。发现不合适,中转太麻烦,携程推荐是北京直飞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经过查询确认,这确实是最方便的路线。南航和厦航在大年三十都有直飞,还赶得上。价格不

  • 关于“人养玉,玉养人”,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答案

    玉石是一件有“灵气”的物件,自古就有“玉养人”的说法,所以,玉石一直是众人追捧的一件灵物。那么,自古流传下来的“玉”对人体有什么影响呢?古人云:"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玉乃通灵之物,得之,养之,爱之、信之,久而久之,玉因人而润泽,人因玉而忠厚。人玉合一,相得益彰。和田玉黄沁挂件“人养玉,玉养人”的说法,是指玉石饰品经长期佩戴和把玩后,玉石本身的品质和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改善。人养玉,是指玉饰品经人们长期佩戴会“越戴越透,越戴越亮,越戴越绿”,其中“透”,“亮”,“绿”分别指其透明度、光泽和颜色的变化

  • 书单 | 治愈你的假期综合症

    年饭吃好了么?红包收好了么?在外玩好了么?醒醒!要上班了!赶快收收心吧~一份轻松治愈假期综合症的书单献上!Part1《你的努力必定成就更好的自己》内容简介:本书主要叙述了14岁的“学霸”、班长、让老师垂爱、令家长骄傲的女生“宁小静”发挥特长、帮助同学提高学习成绩、克服心理障碍,最终共同进步,同时收获纯真友谊,共同面对生活学习挑战的故事。宁小静懂事、乖巧、人缘好,是深受同学和老师喜欢的好学生,她用自己的善良和热心帮助着身边的人,她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努力就会有回报,神奇的是,所

  • 谈判中最顶级的技术——学会与“蜥蜴脑”对话

    说服,是沟通的艺术,是谈判中最顶级的技术。在社会交往中,你总会遇到一些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每当意见出现分歧或冲突的时候,你更希望能够说服别人。然而,因为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一方,或总习惯于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所以说服别人便显得格外困难。那么,如何更好地说服别人呢?说服的两大挑战:一是说服别人做他们本不想做的事;二是说服他们不做他们本来想做的事。人类的天性就是模仿跟从,因为模仿跟从在古代是最有利于生存的策略,所以人类天然的渴望找到领袖倾向、山寨倾向。因为这是植根在心智程序里,并且

  • 小叶紫檀之中医养生

    人是依赖自然万物而生存的,与自然界有着天然的联系,人体小环境与宇宙大环境丝丝相通,许多花花草草、树根树皮都可以做为“药”祛病疗病、防病抗病。红木是非人工种植的大自然产物,吸取日月之精华,收山水之灵气,形成了重、硬、细、少的名贵木材特性。不仅是制作高档家具的好材料,也是人类养生保健的宝物。紫檀药效众多,成百上千年后可成材,从古中医的角度理解,是集日月之精华,平衡阴阳的佳品。在《本草纲目》中记述小叶紫檀有镇心,安神,舒筋活血,消炎止痛等功效。佩带小叶紫檀饰品,可具有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及感应,如增强免

  • 建盏如何挑选:茶不挑盏,但是人挑盏

    “茶有百种,盏有千样”,都说建盏是最佳的茶器,但是那么多的茶,那么多的盏,究竟要怎么搭配才是最合适的呢?相信这是大多数的盏友都会有的疑惑。今天就带大家详细来了解一下。1、喝茶的技法不同,选择的茶盏不同点评茶的方式不同,选择的茶叶也会有所差异,不同的茶盏在这个过程中也起到了点缀的作用。如果说,雨前龙井讲究观看茶叶的沉浮,选用的肯定是琉璃或者是玻璃杯。如果说,红茶选择什么杯子比较好,自然是白瓷更能够看出红茶的色泽。为此,好茶要配好杯子。近几年来,建盏发展颇为迅速,以建盏为器皿的喝茶风潮风靡起来。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