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20章

2017/10/27 22:02:0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

第二十章:生意上门

“你们说宗无泽是不是看上她了?”一老头摸着山羊胡子在我眼前斟酌着问,一说话狐狸眼便眯一眯。163女性网

身边大大小小的鬼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思考他的话。

“长得也不好看,又没有几两肉,宗无泽能看上她?”一同样岁数的老头摇摇头,我便朝他不愤的看去。

说我不好看,说我没几两肉,他瘦骨嶙峋的,一阵风都能把鬼架子吹散了,他就好了!

老头视若无睹我的不高兴,继续说:“兴许是看上家室了也说不准,她也是驱鬼师的后裔。”

“驱鬼师和驱鬼师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不同凡响。”一旁有个穿青衣的小孩说。

我看了看那孩子,小屁孩知道什么。

似是看出我的想法,小孩说:“我死了四百多年了,我是你爷爷爷爷的爷爷辈的。163女性网

“我还是你奶奶奶奶的奶奶奶奶辈的呢。”正当我忍无可忍要发火的时候,叶绾贞从里面走出来说。

一群鬼魂立刻鸟兽散,都躲了起来。我便想,是个鬼都觉得我好欺负了。

“不早了,我去做饭,师兄在后面等你,他会教你一些驱鬼的基本常识,饭好了我叫你们,去吧。”

叶绾贞拉着我起来,推了我一下,转身便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我站在原处站了一会,这才迈步朝着后面走去。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你说她要进门了,是不是比其他女主人好,我看她脾气不错。”一只鬼看叶绾贞走了,又在背后说起来。

另外的一只也说:“看她刚刚都要发脾气,没发。”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会不会像叶绾贞那个丫头,趁宗无泽不在对我们胡作非为。”一只鬼颇感无奈的说。

声音渐渐远了,我便也到了后面。

进去才知道宗无泽的房子这么大,里面竟然还有很大一个空出来的房间。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我进去,宗无泽正对着墙上的一幅画发呆 ,我便走去跟着看了一会。

画是一副古画,上面是一副男女共赏的场景,后面是大花园式的背景,前面则是一池莲花,男人和女人站在拱桥上面,低头注视着水里的荷花。

样子好不恩爱,一人挽着另一人的手,男子笑的一脸春风得意,女人笑的一脸温婉如玉。

只是这画上明明晴空万里,可也不知道是我糊涂看错了,还是这画也有古怪,眨眼之时竟天空一片阴霾。

天有些阴晴不定,荷花离着的也有些远,先是刮起了一阵风,湖面上出现两道人影,一道是男人,一道是女人。

但很快男子的影子便消失不见,仅剩下女人一个的影子停留在水上。

我正看着奇怪,宗无泽转身朝着前面的书案上面走去,我便也跟了过去,但我总觉,墙上的那幅画有些古怪,就是不知道宗无泽他有没有看出来。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要是他不知道,只当是那是一幅普通的画,里面的鬼怪有一天出来作祟,把他给害了到没什么,断了我的财路可就不好了。

于是我便跟过去提醒宗无泽:“我看那幅画有些古怪,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从何而来?”

宗无泽也不看我,绕过书案把放在书案上的红头毛笔拿了起来,沾了一点书案上的红墨,在一张黄色的符纸上画起符,一边画一边与我说话。

“那画是我祖上留下来的,有什么古怪?”听宗无泽说我我便更加奇怪了,祖上留下来的?

这个祖上,是哪个祖上?

留了副这么古怪的东西。

“上面阴晴不定,一会刮风,一会阴云。”听我说宗无泽才抬头看了我一眼。

“不该看的不看,不该管的不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这画叫阴阳,上面的人一阴一阳。”宗无泽说的我不懂,但他扔给我一支笔,我忙着接住,在看他,已经挪了一步到了别处。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20章

“你试试。”宗无泽说着,看了一眼桌案。

我便走了过去,专心看起他画的那个东西,看了半天,我实在是看不懂,摇了摇头:“不会。”

“不懂就别出来了。”迈步宗无泽朝着门口走去,我刚刚要跟着出去,一本书从天而降,啪的一声砸在我的头上,我忙着抬起手去抓住。

拿下来看了一眼,竟然是符咒的书。

看看宗无泽已经把门关上,我便专心研究起那本符咒的书。

黄色的书皮都快被人翻烂了,必然是很有用的东西。

按照宗无泽画的,又对照书上的符咒,我终于在一个多小时之后画好了一章。

于是我便拿着我画好的符咒去了门口,本打算敲敲门叫宗无泽给我开门,不想门一碰便开了。

门外有些黑,但还是点了灯的。

出去我便去了前厅那边,正看见叶绾贞正在打扫,便走了过去,把自己画好的符咒给叶绾贞看。

结果叶绾贞一看便说我是在没有天分,画了这么久就画了这么个东西,还不如她第一次画的。

“贞贞,我有点饿了,你们吃饭了吗?”

听我问,叶绾贞才想起来我还没吃饭,马上带着我去饭堂吃饭。

而我一进饭堂便看见一只鬼,正在饭厅里偷吃,见了我和叶绾贞也不害怕,直到一根香土吃完,他才灰溜溜的离开。

叶绾贞便说:“那是偷吃鬼,就死在贪嘴偷吃上,来了这里省的他惹事,每天准备了一根。”

叶绾贞说什么我也不感兴趣,只是坐下等着吃饭。

吃饭的时候叶绾贞告诉我,她们巫师以占卜和召唤灵魂为本领的,只不过现在她的能力有限,召唤的灵魂还不能为她所用,以免会受到伤害,她才和宗无泽学了驱邪捉鬼的法术。

一方面可以激发自身潜能,一方面可以赚钱。

知道了这些,我只是好奇,宗无泽到底是个什么角色,这么厉害,不但能抓鬼,家里还养了一群鬼。

他就不害怕,那天被养着的这群鬼给害了!

天色渐晚,我也有些累了,这才说要回去,叶绾贞去和宗无泽说了一声,便和我一起回了学校那边。

回到学校我和叶绾贞便躺下各自睡觉,实在是太晚了,我也想不起来其他。

这一天过得太充实了,自然就忘了其他的事情。

不想刚刚闭上眼睛,便觉得胸口上一凉,一只手无形中已经揽了过来。

借着光我朝着身边看去,身边却空无一人,而被子却是一动一动的。

怕被人听见,我只好不发出一点声音,仰起头咬紧了嘴唇。直到全身汗了都湿透了。

“宁儿,这是什么味道?”欧阳漓在耳边轻轻亲了一下,凉凉的,但我并不排斥。

只是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觉得他也异常辛苦,好似我累的不行,他也是筋疲力尽。

不知道他是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对我干这种事。

难不成鬼都有特别的嗜好!

想不通我便不想了,出过汗他将我带到了一个十分安静的地方。

周围没有人,只有一张十分柔软的大床,他就睡在我身旁,虽然他一身大红,看着着实不舒服,但我还是因为太累一脚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我竟发现人还在他的床上,而他已经一觉睡死过去。

他的身上冰凉,我也是无心,试试他死了没有。

我伸手过去试了一下,竟没想到他连点呼吸都没有,不由得后退了一下。

他这算是马上风?

想想我又过去摸了摸他,已然那么凉。

正奇怪着他是不是死了,结果他便睁开了眼睛,朝着我投来一抹勾人的眼神。

迷离着,媚眼如丝。

很快他从床上起来,看他的起色比昨天好了许多。

他一翻身飞扑而来,肥大的外衣飞出去又落下来,将我和他的身体盖住,我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耳边是他粗重的喘息声,他便问我:“宁儿可喜欢本王这样?”

见他如此讨好,我便说喜欢,结果他便笑的整个地方都是他的声音,直到他翻身将我拉入怀中,盖着他的衣服,就这么躺着,直到我从自己的梦中醒过来。

迷迷糊糊的,也快要起来去洗漱了。

早饭过后叶绾贞又拉着我去外面,说今天有个大声音,听说去抓一只恶鬼。

我一听有些害怕,问叶绾贞危不危险,恶鬼长成什么样?

叶绾贞卖了个关子,说她不告诉我,等见了就知道了。

其实一听是恶鬼我就不想去抓了,大不了不分这份钱了,但一想那么丰厚的报酬,我又动心了。

犹犹豫豫的,我被叶绾贞给带到了阴阳事务所哪里,进了门便看见有个拄着拐杖的男人坐在阴阳事务所里。

男人六十岁左右,是个有点胖的人,对面坐着宗无泽。

看见我,宗无泽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后便听胖男人说起恶鬼的事情。

我这才知道,男人家里最近去了一只恶鬼,恶鬼每晚都会出现,搅和的他家宅不宁,就连她女儿都开始疯疯癫癫,他这才来找宗无泽帮忙捉鬼。

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夜夜欢 或 叫兽的鬼眼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如果不曾爱过15章(第十五章 我是她男朋友)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15章(第十五章我是她男朋友)小说:如果不曾爱过第十五章我是她男朋友她有些蒙圈的扭头看着陌生男子,刚要开口,却被他抢先一步,“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女朋友,所以呢,我们不合适,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我很喜欢你……”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温凉怔住,左右望望。“你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呀,现在你可以不用喜欢我了!”男子懒懒一笑,神情完全看不出任何歉意。温凉扭头瞥了他一眼,长得一张祸国殃民的脸,看来又是个少女杀手。她有些同情的看了那女孩一眼,忽然间忘了自己还是个莫名躺枪的人。女孩哭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5章(第15章:无端的指责)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5章(第15章:无端的指责)小说名: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15章:无端的指责尽管陆迟彻的语气中充满了嫌弃,但是许言冉却也在里面听到了一线生机,刚想转身回房间,却又被叶沁雨给抓住了衣领。如果不是自己抓的牢的话,估计身上这件仅有的睡衣都要被她给脱下来了,许言冉只好自己捂着胸口转过身来听着她接下来的那些无端的指责。陆迟彻那原本高大的身影现在被站在楼梯上的叶沁雨挡的严严实实,同时似乎也将自己逃离别墅的希望挡的严严实实。许言冉刹那间发现,自己想要逃离的最大阻碍不是陆迟

  • 前夫,再也不见15章(第十五章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5)

    原标题:前夫,再也不见15章(第十五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5)书名:前夫,再也不见第十五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5是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兴奋的原因,我竟然有些失眠了,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身边有他浅浅的呼吸,陆泽笙个子很高,身材好,穿什么都很好看,此时他穿着黑色睡衣。因为天气太热,所以没盖被子,侧眸看他,他闭着眼睛,一只手压在额头上,一只搭在小腹上。三年了,我看过他无数次睡颜,每一次都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只敢看着。这些年,和他做过无数次亲密的事,可却从来没有拉过他的手,搂过他的腰。此时我像是着魔了

  • 致我最爱的温凉15章(第十五章 我是她男朋友)

    原标题:致我最爱的温凉15章(第十五章我是她男朋友)小说书名:致我最爱的温凉第十五章我是她男朋友她有些蒙圈的扭头看着陌生男子,刚要开口,却被他抢先一步,“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女朋友,所以呢,我们不合适,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我很喜欢你……”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温凉怔住,左右望望。“你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呀,现在你可以不用喜欢我了!”男子懒懒一笑,神情完全看不出任何歉意。温凉扭头瞥了他一眼,长得一张祸国殃民的脸,看来又是个少女杀手。她有些同情的看了那女孩一眼,忽然间忘了自己还是个莫名躺枪的人

  • 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5章(015章 你抱抱我嘛!)

    原标题: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5章(015章你抱抱我嘛!)小说名字: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015章你抱抱我嘛!说罢,拿过一旁的外套就直接离开。“哎哎,这么晚还出去?”回神过来后,柳真急忙想追上去。哪知道陆擎深迈着长腿走的飞快,等她赶出去时,早已开着超跑离开这里。那种急不可耐的样子不禁让柳真狐疑起来,怪叫道:“哎哟我去!我这孙子,怎么忽然做事有点风风火火了?从没看他这么着急过。”管家老魏犹豫了一下,猜测的说:“会不会那个叫靳颜的小明星有关?”“是吗?”老太太嘀咕着,陷入沉思,片刻,她又仿佛像

  • 南少,请疼我15章(第十五章 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

    原标题:南少,请疼我15章(第十五章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小说名称:南少,请疼我第十五章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南亓哲从小到大还未受过被人嫌弃的滋味,本就罕见的耐心早已所剩无几,“苏然,你一定要这样胡搅蛮缠么?”“对啊,我一直都喜欢这样胡搅蛮缠,尤其对不喜欢的人。”她把最后四个字咬得很重。她的话压崩了南亓哲脑内的最后一根线,他上前,一把扛起她,“你先招惹我的,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人!”她以前那么喜欢他,恨不得绑在他的身上,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他不允许她不喜欢他!“南亓哲,你个疯子,放我下来!”

  • 旧婚新爱15章(第15章 我睡了很久吗?)

    原标题:旧婚新爱15章(第15章我睡了很久吗?)书名:旧婚新爱第15章我睡了很久吗?直到确定她体温恢复正常。他终于松了口气,停止忙碌,坐下来静静端详着她。暧昧的灯光下,沈初七漂亮的小脸更显精致,眉眼鼻唇每一处,都像是精心描画。只是她似乎真的很痛苦,昏迷中依旧秀眉紧蹙,口中喃喃着不知在说些什么。那凄美的样子让唐季风忍不住伸出手,将她的眉头抚平。看着她精致秀美的小脸,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优美动人的身影…………沈初七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第二天中午。“唐夫人,您可算是醒了。唐先生都快急死了。”见她睁开眼,管

  • 唯你,尘埃落定15章(第15章 解放)

    原标题:唯你,尘埃落定15章(第15章解放)小说名字:唯你,尘埃落定第15章解放“是我。”沈靳城轻轻挑眉,往椅背上一靠,环着手臂,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眼神噙着不屑,整个人一派高高在上和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傲世轻物,“这么说,你想通了,想重新回来上班?检讨呢?”他伸着手索要,那表情是认定了面前女人妥协的得意。林言对他的自以为然感到厌烦,也没卖关子,直接就说了来意。听到女人竟然不是回来上班,而是来问辞职有没有批准的,沈靳城楞了一下,之后便是恼怒。“林言,你耍我玩呢?”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大大的破坏了他的

  • 爱到无处可逃15章(第15章 你在怪我吗?欢颜)

    原标题:爱到无处可逃15章(第15章你在怪我吗?欢颜)小说名字:爱到无处可逃第15章你在怪我吗?欢颜“你——”叶欢颜诧异的瞪大眼睛,全然不曾料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伤口不能发炎,需要包扎一下。”苏年华却显得比她镇定多了。他穿着浅蓝色细格的衬衣,手腕处稍稍晚起,不等她反应过来,他便已以极其流畅优雅的动作将她打横抱起。“哇!”在场的年华粉们震惊了。媒体们更是抓住了这个瞬间,拿起相机紧跟着便‘咔嚓咔嚓’的拍了起来,出道这么久的苏年华可谓是零绯闻,如今可是个绝佳的机会啊!叶欢颜不习惯暴露在这么多的镜头

  • 不该爱上你15章(第15章 梦中骂人)

    原标题:不该爱上你15章(第15章梦中骂人)小说名称:不该爱上你第15章梦中骂人“我不知道,嘤嘤我不知道,他说如果我不嫁给况雷霆,就让我哥横尸街头……呜呜,我不要,哥,哥你在哪里,我不再爱况雷霆了,我讨厌他呜哥,我不会再缠着他害你和他打架了,哥……”戴依涵痛苦地哭泣着,声音颤抖,小脸皱得紧巴巴的,两只小手在空中胡乱挥动着想抓住什么东西。该死,戴宗禹,敢设计我?凭你也配?况雷霆愤愤地握紧拳头。可看到戴依涵继续凄怆的哭闹,她在梦中好像醒不过来的样子很痛苦,只是听到她说她讨厌自己时,况雷霆的脸冷得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