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阳光下的纯爱15章(第15章 魔鬼训练过后的温情)

2017/10/27 14:29:52 来源:网络 []

小说:阳光下的纯爱

第15章 魔鬼训练过后的温情

岳淑能走了过来看着冷环成吃痛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对任岸雪说:“岸雪,你难道还不懂吗?他们两个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算你再怎么阻止还不是一样的?”

任岸雪恼怒地走了。来自163woman.com冷环成保持那个姿势一分钟,关于形体的动作,个个都可以要了冷环成的命,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等到了冷环成去了那边儿这些形体动作还会再来一遍,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冷环成会痛成什么样子。萧晨雨递了瓶水给冷环成说:“疼吗?”

冷环成还是摇头。萧晨雨和冷环成来到了琴房,萧晨雨搬来了凳子让冷环成把腿踏在了椅子上,然后萧晨雨给冷环成按摩了一下,好让冷环成放松放松,刚才那种酸痛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萧晨雨说:“平时也上过形体课,你恐怕也太没有锻炼了吧,就这么一点儿你也会觉得疼。”

“哎哟!我一个人怎么练?不过你真的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老师,如果你当老师的话,我觉得那些学生统统都要完蛋了。”

萧晨雨锤了一下冷环成说:“那你还说不疼。”

“其实我是不想让你看着我疼成的那个样子。”

“嗨!难怪,你终于撑不下去了。163女性网

这就是冷环成硬撑的结局,不过被萧晨雨揉一揉,感觉好多了,萧晨雨又恢复到了先前的严格说:“晚上还要练唱,要把你所有唱的歌曲都要练习一遍。对了,环成,你恐怕不可能只唱这一曲吧。”

冷环成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最后一首歌曲,如果我有幸能够进入十强的话,我会把那首《太阳雨中的你》唱给你听。不管你是在家里,还是在哪里,我都会唱给你听。”

萧晨雨看到冷环成十分深沉的双眸,似乎能够看得到他的真心。另一方面任岸雪十分不服气,为什么萧晨雨做的事情都是对的,而她做的事情,都是错的,或者更确定的就是,自己所做的事情就好像是有目的一样的。任岸雪十分气愤地捶打着墙,冷血无情的岳淑能居然会为了任岸雪这么一个小举动,而心里一动,有一种想要抢救她的手的冲动,不过他并没有上前,“太过分了!我做什么都是错的,萧晨雨这么整冷环成,冷环成居然还替她说话!”

“喂!你犯得着为这样的人生气吗?不过萧晨雨这么做,我觉得是因为好像在帮助他。阳光下的纯爱15章(第15章 魔鬼训练过后的温情)

“怎么连你也替她说话?”任岸雪十分愤怒地转过头来,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失态了,“这也对,你是打算娶她的人,你当然会替她说话了!”

任岸雪十分愤怒地离开了。而岳淑能好像挺在意任岸雪是否生气的样子,有一种想要去跟她解释的冲动,但是很快岳淑能马上用拳头锤着那墙说:“我这是怎么了?”岳淑能从来都不会动情的,可是却唯独任岸雪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突然变得好像很在乎。

冷环成因为运动了以后,吃的饭就更多,可是萧晨雨一个电话就让所有的保镖和佣人都非常吃惊,最近冷环成的饭菜越吃越少,到了最后只好迫不得已才跟冷环成打电话,冷环成却只是扔了一句,“就按照萧小姐所说的去做就行了。”萧晨雨却吃着好吃的,让冷环成眼馋,这还是第一天的训练,已经让冷环成够累的了,一直到了晚上,冷环成还在那里练歌,听上去比白天的时候真的好多了。萧晨雨边吃着边点头说:“嗯,不错。”

萧晨雨就这么陪着冷环成练习了一天又一天,转眼间就要期末考试了,冷环成要考试的内容就是他从里面的歌曲里面随便挑一首,然而冷环成形体练习依然没有断,不过在萧晨雨努力的监督之下,冷环成比先前好多了,也没有那么的疼了。冷环成靠着墙下着一字,萧晨雨就用腿夹着,看到冷环成没有疼得大呼小叫的,心里就感觉爽多了。163女性网萧晨雨对冷环成说:“嗯,好多了。”

“晨雨,这次就只练习那么多吧,待会儿还有形体考试。”

“你弄错了吧,今天是歌唱考试,明天才是形体考试,后天就是乐理和中外音乐史的考试,大后天就是视唱练耳的考试,大大后天就是琴法考试。你最近都练习了没有?”

“都练习了。”

萧晨雨看着冷环成的表情就知道根本就没有练习,这人完全都是靠着自己那点儿惊人的记忆。考试考完了以后,王元心疼地看着冷环成,“嗨!环成,你终于算是解放了吧。”

“哪里解放啊?你以为萧晨雨会这么容易放过我?”

“那你不是还要继续进行那种魔鬼式的训练吧?”王元十分吃惊地看着冷环成。阳光下的纯爱15章(第15章 魔鬼训练过后的温情)

“是我要答应下来去参赛的,我必须要接受萧晨雨给我的训练。”

王元和冷环成来到了篮球场打着篮球说:“喂!大哥,你这是什么训练啊?这个到底是折磨人还是什么,看着你每天都这么练习,人都要抽搐了。”

王元是亲眼看到冷环成每天凌晨五点被特别的闹钟给叫醒,叫醒了以后就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的去穿衣服和洗漱,很有可能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就下楼了跟萧晨雨一起去跑步,一直跑到了早餐时间的到来,然后就是各种形体累得冷环成像一头牛一样,然后就是唱歌,中间还要上课的时间几乎是忽略过去了,就这么样子度过了这么几个月,从十月一直到了元月,都是这么坚持过来了。终于盼到了寒假,没有想到萧晨雨要冷环成到别的地方找排练厅练习,这个寒假一定是一个十分痛苦的寒假了。不过冷环成的声乐已经很不错了,然后还要做点儿兼职,随时都有指导老师指导。冷环成一直都希望把自己那首《太阳雨中的你》制作成唱片的,可是都在忙着参赛的事情,就耽误了。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季,柳思成回到了厦门,其实他的家在海口,只是听说冷环成和王元他们都在厦门,所以就来到了厦门,没有回去。网站163woman.com可是这次来接的依然是王元,没有看到冷环成,柳思成说:“看来还是你够哥们儿,冷环生怎么又没有来?”

“他呀,忙着呢,又是制作新唱片,又要为自己的比赛做准备的。”

“比赛?什么比赛?”

“十大青年歌手大赛,是国内举行的。”

“哦,不错啊,可惜在国外收不到国内的频道,是什么台?”

“广告最多的台,你知道的,一个综艺节目都可以每二十分钟就是一个广告,看得郁闷死了。不过听说那是岳淑能的陷阱。”

“岳淑能?”两个人边走边聊着。

“就是那个垂涎萧晨雨好久了的那个,我在想他是故意把那邀请函送到了冷环成的桌子上看到,让冷环成参加,等冷环成走了以后,岳淑能就可以趁机去追萧晨雨了。”

“等等。”柳思成几乎觉得自己的听力有问题,王元在叫什么?冷环成?冷环成是谁?

“冷环成是谁?”

王元捂着嘴巴,关于在厦门的一切,柳思成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王元于是在车上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得经过全部告诉了柳思成,柳思成终于知道了个大概。两个人来到了王元所租住的地方,王元给柳思成倒了一杯水,柳思成说:“真的没有想到,我没有在的日子里居然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不过岳淑能这人真够狠的,那冷环生,不应该是说冷环成还是答应去?”

“是的,他依然相信萧晨雨会跟着他的。”

这三个人到底是个学生,根本就不知道岳淑能要做什么,“那么现在冷环成在哪里?”

“他唱歌红得不得了了,还能够自己买一座别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大概他是想金屋藏娇了。一直等到他和萧晨雨出事以后,我才知道他住在哪里,还是任岸雪告诉我的,大概任岸雪是偷偷地跟踪冷环成吧。”

“嗨!这人还不死心。”

“任岸雪好像跟岳淑能在一起,两个人路过,真的超像是一对情侣,只是真的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会对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十分在意,真的搞不懂。”

冷环成刚训练完,累得气都没有喘匀,萧晨雨对佣人说:“倒杯温开水来。”

佣人马上倒了一杯温开水过来了摆到了冷环成面前,冷环成喝了点儿温开水,突然想起了柳思成今天要回来,他都忘记了。现在按照时间计算的话,柳思成是应该已经到了王元所住的地方了,正在想什么时候去的,突然看到门外站着两个人在那里。不用猜就知道自己住在这个地方一定是王元所说的,这个人就是什么都瞒不住,柳思成刚好看到了两个人十分暧昧的画面,萧晨雨切了个水果塞到了冷环成的嘴巴里。可是冷环成的额头上还有汗水,这冬天的还出汗,“我说你们两个人也未必太卖力了吧!”

冷环成说:“你说什么呢?”

柳思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失态,因为萧晨雨额头上没有汗珠,柳思成走了过来坐在了沙发上,“你不打算告诉别人你现在住在哪里,难道害怕别人知道你在这座别墅里金屋藏娇吗?”

冷环成说:“这座别墅是为我们结婚的时候准备的,谁说我一定要依靠我父亲才能买得起这套别墅,没有他,我冷环成照样也可以。”

突然觉得冷环成自己失态了,因为柳思成刚从国外回来,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柳思成看了看王元说:“看来你还是不相信你的哥们儿,其实你的事情,王元都告诉我了。你们这样一路走过来不容易,你真的打算去参赛吗?”

“嗯,我去,我一定要去的!”

“可是你知道,这是岳淑能为你设下的陷阱。”

“我不怕,我相信晨雨,”然后十分深情地看着萧晨雨说:“我相信她一定会永远跟着我的。”然后又看到了柳思成说:“思成,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海口,你总不可能永远在这里呆着。”

“我这次回来只是看看你,大约三天后就要去海口了,这里还是比海口冷。对了,环成,你什么时候去比赛?”

“3月1日,嗨!刚好到那个时候我却偏偏开学了。”

“在哪里比赛啊!”

“我是报的是福州唱区。”

“我看收视率一定不高,听王元说那个台是广告最多的,二十分钟一个广告,那还要看什么?”

冷环成也表示无能为力,反正又不是自己要那个台播放的。

在路上的时候,王元还把萧晨雨描述得十分恐怖的样子,可是在柳思成看来并不是那样子,于是真的怀疑王元是不是在撒谎。“王元,你不是说萧晨雨正在给冷环成做一些很恐怖的训练的吗?怎么他们好像还是和以前的那样子。”

“哎呀!最恐怖的时候,你是没有看到,我是亲眼路过看着冷环成练习的。”

于是回忆起冷环成那些受罪的经历,那还是在学校里训练的第二天,萧晨雨监督冷环成训练形体,可真的不像是他的女朋友,倒是一个十分严格的老师,不,连老师都不算,好像是对他有仇一样的,不含一点点私情。冷环成双腿几乎都快要被萧晨雨给弄成了残废。尽管很疼很疼,可是不要王元救出来。当时候还为了冷环成,两个人几乎吵起来的,就在那个校园的那个转盘边“喂!晨雨,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这是做的什么训练?”

“如果现在不让他做这样的练习,冷环成就会到了那里是一样要练的。你以为就不要练了吗?”

两个人的眼神就这死死地盯着对方,有一种想要砍人的姿态,冷环成走了过来把他们两个人分开,“喂!王元,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萧晨雨要我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可是你知道吗?她那是在折磨你!”王元愤愤的。

“住嘴!我愿意让她折磨,又怎么样?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要管!”冷环成向王元咆哮着说。

王元咬牙切齿地盯着萧晨雨,“以后你们两个人得事情,我再也不要管!”

说完就走了,因此他们两个人闹得很僵。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二次吵了。柳思成好像恍然大悟,“怪不得在冷环成家里,你是一声不吭。”

“你才比我更丢人呢,一到了人家的别墅,就说他们两个。。。。。。”王元实在没有办法说下去。

柳思成微笑着说:“冷环成愿意听从萧晨雨的安排,萧晨雨自然有着萧晨雨的办法,你呀,真的是太多管闲事了!”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了王元一个人在那里一愣一愣的,不是吧?又是他的错。柳思成知道萧晨雨为什么要冷环成这么做,在国外也有人参加一期比赛的节目,那个地方的魔鬼训练比冷环成这样的魔鬼训练更加恐怖,所以柳思成也是见怪不怪了。

阮陈晨来看望萧晨雨,却看到了十分让人吃惊的一幕,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腿直一点儿,手也直一点儿,好了。”阮陈晨看着冷环成这样的姿势,佣人看了都心疼,这个萧晨雨到底在做什么?佣人上前劝萧晨雨,反倒被冷环成给吼了出去,她们再也不劝了。冷环成下腰,用手撑着地板,萧晨雨边看边给他调整姿态。

“哇!不错啊!”阮陈晨感到十分吃惊。

萧晨雨说:“好了。”

冷环成站了起来,然后笑了笑说:“陈晨,你可要知道,这可是我这几个月以来辛苦练的,这还要感谢你的那宝贝妹妹。”

“我还倒是奇怪,哎,晨雨,你可真忙啊,又是当冷少的辅导老师,又是当冷少的女朋友的,你这是为什么那么努力呀?”

萧晨雨微笑了一下说:“他要去参加一个选秀的节目,虽然后台也会给他们练习,可是如果在之前没有放松好的话,去参加选秀节目的话,依然还是会痛的。这也是给他所做的成功的第一部,十大青年歌手大赛,主要是唱歌,所以他有可能会用到边唱边跳,不把形体练好的话,他一上台就是这样的。”萧晨雨做了个驼背的姿势,把两个男生逗得哈哈大笑,就连佣人都看了都笑。

“还在笑什么?快去倒水!”冷环成说。佣人马上去倒了杯水送到了阮陈晨面前,冷环成笑了笑对萧晨雨说:“嗨!晨雨,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我这么受苦的,看来我想对了。”

萧晨雨宠溺地笑了笑,然后塞了一块苹果到了冷环成得嘴巴里,“好冷!”冷环成被刚刚塞进去的苹果,冷得牙齿都要掉了。

“对厨房里说的,今天中午的鸡汤里面加点儿枸杞子。”

冷环成差点儿把苹果吐了出来,“你准备做什么?”

“你不是说牙齿冷吗?给你多补一补。”

冷环成感到汗颜,阮陈晨捧腹大笑,笑得不行了。“嗨!晨雨,你太可爱了!”

萧晨雨十分淡定地看着这两个人,阮陈晨还是爆笑不止。萧晨雨知道这些天让冷环成辛苦了,而且每天都是一样的,凌晨五点起来,只是他们现在跑步的地方不是校园跑道了,而是从小区一直跑到了桥上,萧晨雨的体力真的很好,冷环成是无论跑不过萧晨雨,大概真的是养尊处优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真的不适合,现在只盼望比赛结束了好。冷环成突然看到了萧晨雨跑到了桥上停了下来,开到了太阳慢慢地升起,冷环成说:“晨雨,你怎么就停下来了?”

萧晨雨说:“再过几天就要过春节了,当时候你还不知道身世,可是现在你已经知道,你并不是冷忠诚的儿子,今年你打算在哪里过?”

冷环成说:“我去年是在我表妹家过的,今年你总不能让我再去我表妹家过吧。”

“那是你的别墅,你愿意呆多久就呆多久。我总不可能跟着你一起过吧,而且我们还没。。。。。。”萧晨雨说到这里脸绯红了,突然她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对了,郑姐,她是你的亲生母亲,所以你今天要去陪她过。”

如果不是萧晨雨这么一说,冷环成几乎都忘记了,这些天事情太多了,于是萧晨雨领着冷环成来到了郑雨霖的租住的房子里。郑雨霖这些天想了很多的事情,现在孩子都大了,虽然冷忠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要挽留冷环成,可是冷环成是不愿意回到了那个“冰窖”里去的。当郑雨霖看到了冷环成来了以后,百感交集,可是她却觉得冷环成瘦了,冷环成扑向了郑雨霖的怀里,“妈!”

“孩子!”然后看了看冷环成,“你长大了!”

两个人泪眼相迎,萧晨雨看到这么感人一面,她也流泪了。“环成,这么多天没有见面,你好像瘦了。”

萧晨雨说:“他要去参加十大青年歌手大赛,所以他在饮食方面必须要非常注意,不能吃太多。”

郑雨霖曾经也参加过相类似的歌唱比赛,可是到了五强就被刷下去了,郑雨霖感觉自己看破了红尘,因为他们的歌唱比赛根本就不是靠实力,而是靠着某种关系,所以就算郑雨霖唱得再好,也不会让她拿到冠军的,可是她不想让冷环成铺她的后尘,可是冷环成那么小就能够唱红了半边天,不如要他去试一试。“孩子,你真的想要去参加那样的歌唱比赛吗?”

“是的,妈,其实早在高中的时候就想去参加的,可是当时候正要高考所以我就没有去成。”

“可是环成,你也唱了那么多的歌曲,你应该知道,去比赛是很残酷的,而且他们根本比的不是实力,而是关系,如果谁会有很深的关系的话,就算你有再好的歌曲,你都会这么筛下来,从此你永远都会翻不了身。”

“妈,其实比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你,还有晨雨,就够了,其实这场比赛,我知道后果的,如果没有得冠的话,我就很有可能真的去接任祖业,可是我真的不想去接任祖业。那不是我想要的,就算没有成功,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红起来,再说,我现在已经向公司签约了,所以他们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好吧,好吧,那我一定会支持你的。”然后对沉默已久的萧晨雨说:“晨雨,你在这里吃饭吗?”

萧晨雨只是微笑了一下说:“其实这些天我都和冷环成在一起。”

冷环成连忙解释说:“她因为被伯父赶出家来了,没有房子,所以暂时住在了我买的那座别墅里,我们两个人是分开睡的。”

看到冷环成紧张兮兮的样子,反而十分淡定,“那晨雨就在这里吃完饭就走吧。”萧晨雨感到很窘的样子看了看冷环成,冷环成也看了看萧晨雨,虽然郑雨霖是冷环成的亲生母亲,可是二十年都没有见过面,就留在这里吃饭感觉的确很窘的样子。而萧晨雨给冷环成使了个眼色,因为她觉得冷环成有义务在这里留下的,这里才是他的家。

“好吧。”

看着这租房就只有这么一点儿大,一点都不像大款住的地方,冷环成说:“妈,你怎么租得那么小?而且空气也不怎么好,你应该换一个大一点儿的房子住才行。”

“我一个人住,也不需要太大,一个人住着浪费,你如果搬过来住的话,我才愿意换间大的。”

“不如你来我这里来住吧,再说那么大的一座别墅,就这么空着实在太浪费了。”

萧晨雨对郑雨霖说:“郑姐,不如你就听从冷环成的安排,这样也对你好。”

“好吧。”

阳光下的纯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阳光下的纯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明月江南4章

    原标题:明月江南4章书名:明月江南第一卷第4章受伤的地方“等等,放下枪!”秦琛一看不对,忙出声阻止。这群四肢发达大脑简单的保镖,简直是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怪不得只有自己,能成为最靠近太子爷的男人。保镖相互看看,齐刷刷收回了手里的枪。顾非衣这才缓过神来,几秒后才反应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羞愤的小脸涨红,手忙脚乱地从战九枭怀里退了出去,“对,对不起……”“你是对不起我。”他静静看着她,那目光直勾勾,让顾非衣脸有些烧,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听到男人如同冰川雪山般冷冽的声音又响起,“你要怎么赔我

  • 你的爱太烫4章

    原标题:你的爱太烫4章小说名字:你的爱太烫第4章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暮色四合、灯火阑珊。俞桑婉从公司出来,乘坐地铁,回到和朋友合租的小公寓。“来了、来了。”裴珮脸上贴着面膜,小跑着过来开门。看到俞桑婉,吓了一跳,“艾玛呀,这脸色煞白的……撞鬼了?昨晚去哪儿了?不会是回安家了吧?”俞桑婉疲惫不堪,绕过她往里走。裴珮手扶着面膜,跟在她身后碎碎念。“不是我说你,可千万别心软,安子皓太不是东西了!不能因为他们家对你有恩,你就什么都忍着啊!”俞桑婉捋了捋头发,打开冰箱,拿了瓶水喝,默了默没说话……俞桑婉的记

  • 阔少的宝贝4章

    原标题:阔少的宝贝4章小说名称:阔少的宝贝第4章权少承,你要干什么洗完澡后,权少承一把将她抱出了浴室。他穿着黑色宽大的睡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进来给她穿衣服。”话音落下之后,权少承眸色一沉,直接离开了卧室。等到权少承离开后,凝欢的坚强和伪装顿时全部都垮了,她垮下双肩,无力的叠在大床上,伸手紧攥着床上那一盒避孕药。她的眼眶渐渐泛红,但是却将眼泪硬吞下去,她不能哭,在这个男人的恶势力下,她绝不能落泪。屈辱、卑微,这一切的一切,为了慕飞,她都必须要去承受。已经脏了,那么脏一次和脏十次……又有什

  • 强宠娇妻生包子4章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4章小说:强宠娇妻生包子第四章何必为难一个女人冯铮坐在那里,将段漠柔上上下下看了遍,随即,他挑起一丝邪笑,口气暧昧说了句:“段小姐……身材不错……”这话的意欲再明显不过了,段漠柔自然也明白,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几分,她站在那里整理着话语,不知道该怎么回他。突然间地,寂静的房间响起了麻将推倒的哗啦声,随即听到低魅慵懒的声音缓缓响起。“冯铮,何必为难一个女人?”冯铮没想到商君庭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说话,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他忙嘿嘿笑了声:“商先生这是哪里话,我怎么会为难一个女人?

  • 余生之爱4章

    原标题:余生之爱4章书名:余生之爱第4章你有老婆吗从小在法国长大,会走路之后就跟着舅舅学习生活的凌琦阳在巴黎幼儿园就非常出名,他不仅会说三国语言,还是心算能手,对数字非常敏感,并练过几招擒拿格斗术。照他舅舅的说法就是没有父亲的凌琦阳得到了老天眷顾,天赋异禀,凡事一学就会。这样很好,他走出去可以保护自己和妹妹。可不,跟着爱好武术的博士生舅舅刻苦锻炼了三年,让凌琦阳对付起年龄不相上下的米容星来真是绰绰有余。“放手,你放手!”米容星挣扎,小手臂疼得要落下泪来。他后悔死了,真不该一个人跑到三楼去玩,爸爸

  • 倾城一恋4章

    原标题:倾城一恋4章小说名: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4章新年伊始那一年的春节,我在那个异时空度过,张灯结彩的楚家,让我分外的想念不知道在哪里的父母和燕宇。也是在那个异时空的春节,我第一次遇见了他。全家正在热热闹闹的吃年夜饭,宫里面忽然来了传旨的公公,一脸严谨。爷爷和爹爹紧忙将那太监迎进了府内,那太监火急火燎,一迈进屋子就冲着爷爷一躬掬到底:“隐太子口谕,楚太医,快随咱家进宫。”他说着,小眼睛瞥了满屋子的人一眼,然后用手遮了嘴巴凑到爷爷耳边轻声说了句话,别人离得远,可是我就在爷爷身边,却是听

  • 阴缠阳错4章

    原标题:阴缠阳错4章小说: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4章碟仙我感觉陈雨婷是疯了,它变成鬼以后,都希望别人变得和它一样。怀孕?我怎么可能怀孕,我和简烨还什么都没做过呢。我根本就不相信陈雨婷说的话,“你在开玩笑吗?怀孕……我怀孕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做过那种事情,难道还能是无性繁殖?”“你狡辩这些做什么!今天晚上你们都得死,都得下来陪我!”陈雨婷的语气变得尖利刻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和它生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你对我寝室里的人做了什么?她们都是无辜的,你要想报复,可以去找害死你的人!”我把话

  • 老婆乖一点4章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4章小说名: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4章他叔叔霍正霆曾经想过很多种再次遇到夏紫溪的情形,她有可能躲在人群当中,被他的下属找到,也有可能在街角的某一个咖啡店被他碰到……面对这些情形,他都想好了他的说辞,怎么样说服她跟他回家,怎么样求的她的原谅。可是他唯一没想到的是,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她的这种出现打乱了他先前全部的规划,杀的他措手不及,以至于当他知道她忘了他的时候,他除了呆在那儿死死地盯着她,想不出任何办法。人真的是不能做坏事的,霍正霆想,五年前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弄丢了她,五年

  • 请再爱我一次4章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4章小说名字:请再爱我一次第4章警告容浔的车刚刚驶出车库就接到了樊以航的电话,樊家家大业大,他从来不认为樊心能够脱离樊家的掌控,但至少他能见她一面,他重重捶了一记方向盘,俊雅斯文的脸上布满阴鸷,“如果樊心出了事,我不会放过樊家。”电话那头的樊以航沉默片刻,他是樊雅樊心的兄长,也是容浔大学时代相交颇深的好友,但因为樊心樊雅的关系,他跟容浔的关系也宣告破裂。时间如果可以倒流,他绝对不会带小雅参加那场聚会。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再后悔也无济于事。半晌,他叹了口气,“你放心,樊心也是

  • 我的花心老公4章

    原标题:我的花心老公4章小说书名:我的花心老公第4章一无所有“叮铃铃……”唐心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跳动的是一个本地座机号码。唐心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这才按下了接听键:“您好。”“是唐心小姐么?”“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您好,我是正奇人力资源部的HR,现在正式通知你,经过公司决议,您不再适合行政主管的岗位。按照劳动合同,公司将赔付你三个月薪水作为解约违约金,您方便的时候可以来公司办理一下离职手续。”HR的声音里带着鄙夷和梳理,也难怪,一个给自家总裁带了绿帽子的女人,还有什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