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与空姐的那些事11章(第十一章 百年乌石)

2017/10/27 10:12:4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与空姐的那些事
第十一章 百年乌石

就在江则天服下那丹药的时候。原文163woman.com他的神色一滞。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的一般。

江则

边上的江怀远夫妇和江思颖看见自己父亲的神色,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望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父亲,你怎么样了?”

“神奇,真神奇……”江则天喃喃自语的说。

江怀远夫妇看着江则天如此,都有些奇怪。不知道父亲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说胡话了。

“爸……您怎么了……别吓我……”江怀远握着江则天的手,关切的说。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江则天闻言。看着江怀远说道:“怀远啊!你难道没有发现,我的神色比以往更好了么?”

江怀远闻言,有些迷惑。仔细的看了江则天的神色。发现,江则天原本苍白的神色,看起来变的红润了一下。气色好了许多。

“爸……你?”江怀远看着江则天如此,当真是大为的惊奇。

“没错,云浩的药还是有效果的,我现在感到好多了……”江则天笑容满面。163女性网

“有效果?”江怀远听了,着实有些的奇怪。这药效即使是再快,也不可能在刚刚吃下药,就有效果。不过看着父亲吃了药后,没有再咳了以后。江怀远又不得不相信。

不单是江怀远,就是边上的那些宾客,此时也都有些的吃惊。这简直就是神药啊!对楚云浩,他们的态度一下转变了。谁家没有个头疼脑热的。推荐163woman.com万一,楚家还有这些神药的话。那和他拉好关系也有很大的好处。

风无忌简直有些难以相信。但看着江怀远如此,又由不得他不信。

“狗屎运!”风无忌暗暗诽腹。

在此时江怀远夫妇对楚云浩的态度已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江则天可以说是江家的定海神针。版权163woman.com只要他多存在一天,对江家来说,意义都是重大的。

在宴会结束后,风无忌走到江思颖的身边,对江思颖道:“思颖,下个月我生日,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宴会!”

江思颖对风无忌淡淡的笑道:“我有空,一定会去的!”

没得到江思颖明确的答复,风无忌有些失望。但他也知道,这事情欲速则不达。看着站在江思颖身边的楚云浩。风无忌的心头暗恨。今天楚云浩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了。原本是想让他在江思颖的身边丢脸。说明http://www.163woman.com/却不想,事与愿违。

“楚兄,我们后会有期!”风无忌对着楚云浩淡淡的说。

这“后会有期”风无忌咬的很重。显然是意有所指。楚云浩可以从风无忌的眼神中,看到他对自己的怨恨。

楚云浩当然听出了味道。对着风无忌说道:“希望如此!”

在风无忌离开后,江思颖对着楚云浩歉意的说道:“云浩,谢谢你!你的‘神清丹’确实有效,我感觉爷爷的气色好了许多!”

“不用,这是我该做的!”楚云浩淡淡的道。

“你说,我爷爷的病能好么?”江思颖对楚云浩幽幽的问。通过刚才的事情,江思颖对楚云浩的信赖,无疑是深了一层。

楚云浩沉默了,江则天的病情,楚云浩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要治好江老的病,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但他现在的灵火还很弱。很多的丹药根本无法炼制。也只有到了第一层的高阶,他才能炼制一些对楚老有用的丹药。当然,这些楚云浩不好说出来。

看着楚云浩沉默了,江思颖有些失望。在她看来,楚云浩的表情,说明他也不看好爷爷的病情。

“这几天你留下来吧!我知道你还要考试。但我可是航空航天学院的高材生,我可以帮你补习……”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甜甜的一笑。那笑容如万花绽放一般的美丽,看的即使是如楚云浩,这般的定力,也不由一愣。

“嗯,你不用考虑了,我已帮你请好假了。爷爷也让我带你在闽江待几天!”江思颖虽然话是在商量,但语气却是一副不容否定的样子。

楚云浩想了想,对江思颖道:“那我和妹妹商量下!”

“你不用打了,我已和瑶希打过了!”江思颖有些得意的说。

楚云浩:“……”

楚云浩摸了摸鼻子苦笑!看来自己还非得住下来。不过楚云浩倒也不太抗拒。在到了闽江以后,楚云浩觉的自己好像有突破的征兆。这让楚云浩有些惊喜,虽然火灵功是一种先易后难的功法。但楚云浩提前有这种突破的感觉。还是有些诧异。看来,换个环境,也许对自己还是有些好处的。虽然楚云浩,不知道这环境和自己突破有什么太大的必然联系。

江思颖带着楚云浩在拜访了江爷爷后。就带着楚云浩在江家内参观。

不得不说,江家虽然不是四大家族,但论豪华奢侈也是不遑多让。这中西结合的别墅的设计豪华却不庸俗,看起来还是颇为的赏心悦目。

“思颖,我还是住外面吧!”楚云浩微微的考虑了一下,对着江思颖说道。

江思颖闻言,显然颇为的惊讶,看着楚云浩问道:“为什么?”

楚云浩淡淡的一笑,对着江思颖道:“我这人,比较喜欢清静,所以……”

江思颖深深的看了楚云浩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和爷爷商量一下!给你在附近找一个住所……这样在这几天,你每天可以多多来陪陪爷爷!我看的出来,他老人家,似乎特别喜欢你!”

楚云浩听出了江思颖话头中的酸味。那感觉,就好像是心爱的糖果忽然被人抢去的一般。想到这,楚云浩苦笑。

两人沿着别墅内的小道,正要返回的时候。在路过假山的时候,楚云浩忽然停下了脚步。神色间,有些讶异。他的目光凝视在假山上的一颗石头。这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石头色彩斑斓,有些透明。倒不是太显眼。

“怎么了?”江思颖看着楚云浩,发现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有些奇怪。

楚云浩没有说话,而是走向那假山,拿起上面的一块石头,放在手上把玩着。

“这石头,你是哪里来的?”楚云浩漫不经心的问着江思颖。

江思颖看着楚云浩竟然对这么一个乌石有兴趣,倒是有些奇怪。看了楚云浩手中的那块乌石,淡淡的对着他说道:“这是我在闽江的一个古玩市场上买来的!它在黑夜会闪闪发光,我看着好玩,就将它摆放在这里!”

“古玩市场?有空能带我去么?”楚云浩对着江思颖问道。

江思颖点了点头,看着楚云浩神色有些诧异,但那还是说道:“当然可以!”

看着手里的石头,这是乌石,在修真界是一种很普遍的炼器材料。当然,楚云浩手里的这个乌石论成色,远远不及他在修真界看到的那些。但是用来炼制一些普通的器具,还是足够了。只是没想到,这乌石竟然会被人当成了装饰品。倒有些浪费了。

看着楚云浩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石头,江思颖满不在乎的对他说道:“如果你喜欢的话,这东西就送你了吧!”

楚云浩闻言,自然不会退却,将那乌石收了下来。

当晚,江思颖为楚云浩在江家附近找了一个颇有档次的宾馆。让他住了下来。

“这里是我能在附近找的到最好的宾馆了……虽然有些简陋,但你将就一下吧!”江思颖似乎还颇为有些的歉意。

楚云浩看了一下环境,觉得已算是颇为的不错了。对着江思颖笑道:“这里不错了……”

“嗯,那你早点睡吧!忙了一天了!”说着,江思颖对楚云浩淡淡的一笑,转身而去。

这一夜,楚云浩并无睡意。而是盘膝的坐在床上。修炼火灵功。丹田中的那小火苗,在楚云浩运转功法的时候。顽强的显现了出来。

虽然楚云浩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机。可是经过无数次的冲击,他仍然以失败告终。好像就差一股助力。就是欠缺这最后一股助力,将楚云浩冲击中阶的势头被卡住了。

楚云浩有些无奈的停了下来。

他知道,这股助力在天心宗的时候,完全不是问题。天心宗的弟子在突破的时候,都有丹药配合。不然就是拥有一些法器也能帮助你冲击更高一层。最不济的,身边也有一个师门的长辈,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你一臂之力。但楚云浩这三个条件都没有。

楚云浩闭目浏览了一下天心宗传承的功法。楚云浩现在所能修炼的功法不多,只有五六个。其中一个功法引起了他的注意。

合体鸳鸯功

这是一个双修的功法。而且是一个很初级的双修功。

楚云浩心头一喜,对一个一心修炼的修真者来说,并不排斥双修。而且这功法正适合他。双修功,是一个借助女体阴气提升实力的功法。只是这功法唯一的要求,就是需要处子。

楚云浩微微一笑,心头作出了决定。只是现在去哪里找这个双修的对象,倒是有些麻烦。双修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对方必须是资源的,否则很难有效果。

不过这还得走一步,看一步。

悠然,楚云浩发现房门外有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扔进来了。

我与空姐的那些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与空姐的那些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