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双界山8章

2017/10/26 21:47: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双界山

第8章 第八回重返两界山

“有可能,我们快过去看看。来自163woman.com”李筱雅道。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那片漆黑的树林走去,此时月残星暗,没什么光亮,一路上又坑坑洼洼极其难行,李筱雅走了没多远,脚下一滑,“哎呦。”一声被一根树枝绊倒。

“怎么了?”高原关切地问道。

“滑了一下,没事。”李筱雅柔声道。

高原走过来把她搀起,又俯下身去,“我背你吧。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不……不用了。”想起就在不久之前自己还依偎在这个男孩怀里,脸上顿时觉得发烧,好在黑夜掩饰住了她通红的双颊。

高原见她低下头,那双漆黑的眸子晶莹透亮,也不由得心中一荡。“那你小心点。”

“嗯,”李筱雅点了点头,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个人关心自己,至少让她觉得没那么孤独。她很感激上天安排了她在这和高原相遇,不管过去和未来如何,至少现在有人相伴。

“你们俩是谁?”一个老汉忽然从树丛里窜出来。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高原将李筱雅挡在身后,仔细看了看那位老者,头顶发髻高挽,穿着一件粗布麻衣,外面罩着件兽皮坎肩,腰间系着两根麻绳,手里拿着一杆猎叉,背后背着长弓,下身穿着肥肥大大的暗红面的裤子,脚下是一双草鞋,左脚的半个脚趾还露在外面,这身打扮分明就是一个古代穷苦人的打扮。高原心中暗想:果然我们已经身处在另一个世界了。

“我们是过路的,你想干什么?”

老汉也在仔细打量着高原,见他头发不长,浓眉大眼的相貌堂堂,身材健硕高大,穿着一件黄色僧衣,手腕处还有个什么东西隐隐放光。身后站着一个美貌的富家小姐,那富家小姐胆子似乎他胆子还大,黑夜里见到生人非但不显得如何害怕,反而从小伙子身后探出头,眨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不住地望着自己。

“两位不要惊慌,老夫非是强人,乃是这两界山的猎户,姓贺,名叫贺全,适才见一红一蓝两道神光从天而降,故此前来一探究竟。不知前方还有什么异象出现?”

高原暗想:若是告诉他实情不把他吓死才怪?

为了避免引起他人的不安和怀疑,高原决定隐瞒身份,所以扯了个谎道:“我们路过的时候也看到了,只不过是两颗星星掉到山谷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贺全的话似乎半文半白,高原怕他听不懂自己的话,又学着他说话的样子道:“不必惊慌。说明163woman.com”贺全半信半疑,点了点头。

李筱雅探出头来问道:“老伯,这里是五行山吗?”

“什么?”老汉贺全似乎没听清楚。李筱雅只好又问道:“请问此处可是五行山?”

贺全这才答道:“此处是两界山。”

李筱雅大喜,抓住高原的手,笑道:“听到了吗?我们到了两界山。”两界山其实就是五行山,这在《西游记》原文里是有记载的。

高原自然也喜不自胜,不管怎说万里长征已经踏出了最关键的一步,以后找到三藏就有机会改写历史。

“既然前方无事,老朽回去了。双界山8章”贺全不知为什么忽然把脸一沉,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转身就走。

李筱雅还有些问题要问,见贺全走了,便喊道:“老伯等等啊,我还有事要问您的。”

贺全却头也不回地向前奔去,一边跑一边叹道:“世风日下!”

“等等啊,”高原拉着李筱雅的手向前追了两步,但贺全是山里人,走这样的夜路比高原快得多,眨眼工夫就已经不见踪影。

可他最后的句话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究竟错在哪里了呢?

李筱雅一看高原穿着的那件僧衣就全明白了,要知道当时还是封建年代,虽然唐朝相对开放,可是和尚肆无忌惮地牵着个妙龄少女的手,多少还是要惹人非议。贺全的话虽然不太响亮,可李筱雅还是听到了,赶紧把手抽回,“我自己能走。”说着抬起一双美目羞涩地看了高原一眼。

“对不起,我一时……忘了。说明163woman.com”高原笑道。

他不说还好,这一回答分明就是说他也知道为什么贺全生气了。

李筱雅更觉得不好意思,紧走了两步,赶到高原前头,又微微侧身,用余光偷偷瞟了他一眼,她不知道高原是否也在看她,便习惯性地摆弄了下自己的腰带,装作把玩的样子。

高原觉得这个女孩挺有意思的,此时她是古人装束,那眉宇间含羞带臊的模样,却有些王府千金般的大家闺秀气质,让他不禁心中又是一荡。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李筱雅的腰间,只见那里斜插着一根漆黑发亮的东西,两头稍稍有些弯曲,周围有许多螺旋,就仿似一根撬棍一样。

“这是什么?”高原手指着那根撬棍问道。

李筱雅低头一看,这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腰带中穿着这么一件东西,把它拔出来仔细看了看,似乎在传送时刘老师给的装备里没有它,究竟它是从何而来李筱雅自己也搞不清楚,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啊。”

高原道:“不会是刘老师给你的什么法宝吧?”

“好像没见过。难道你有法宝?”

“有啊,”高原得意地笑了笑,“他说我是孙悟空转世,所以传送的时候给了我一件可以凝水成冰的戒指,叫做急冻光线发射器,它可以把水或者水蒸气瞬间变成我需要的形状。这样就等于我有七十二般变化了。”

李筱雅瞪大了眼睛,“给我看看?”

高原伸出右手,中指上果然有一枚镶着蓝宝石的戒指。

“怎么用呢?”李筱雅问道。

“等会儿给你演示,我们先去找刘思洋吧。刘老师没说你这根撬棍怎么用吗?”

李筱雅摇摇头,疑惑地看了看手中那件不知名的东西,又把它插回腰间,“他只给了我一点药和一部普普通通的智能手机。”说着又抬起左手,“还有这个。”手环上的生命值已经变成了100。

高原也看看了自己左手的手环,对比一下李筱雅的数据,道:“你没什么攻击力呀,防御力也近乎是0了。”

李筱雅轻轻点了点头,“我是女孩子的原因吧,所以没攻击力。”

高原笑道:“没事,我保护你。”

李筱雅心里觉得微微一甜,对着高原笑了笑,“嗯,我们走吧。”

向前又走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听到树林中人声嘈杂,似乎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两个人往树林深处又走了一段路,前面豁然开朗起来,林中是一大片空地,不过周围的土地极不平整,就好像用掘土机挖过似的。在空地上有一群古代装束的人手提灯笼围拢在一起议论纷纷。

两人慢慢向人群靠近,越走便越觉得这个地方眼熟,李筱雅猛然惊道:“我想起来了,我在梦中见到山上的树木被黑风连根拔起,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你看,这地面不是和新翻过的一样吗?”

高原一皱眉,道:“对,就是这里。”

李筱雅忽然看见贺全也站在人群的最末,正垫着脚尖,伸长了脖子向里张望。便打招呼道:“老伯好。又见面了。”

“哼!”贺全也不回答,继续向人群里张望着。

李筱雅只好继续问道:“贺老伯,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呢。”

“快讲,快讲。”贺全不耐烦地说道。

“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代?”

贺全摆摆手,怒冲冲道:“老朽什么也不知!什么叫年代?不知所谓。”

高原见这老汉对李筱雅语气不善,心里就不太痛快,忍不住问道:“你这老伯也真是莫名其妙,我们向你打听一点事情,你不想说也就算了,干嘛无端指责我们?”

贺全冷笑一声,摇摇头道:“你们这些佛门弟子,平素里吃斋念佛,口口声声讲什么清规戒律,与人为善,表面上规规矩矩地和我们这些俗人宣扬佛法,可背地里却尽做些偷鸡摸狗、男盗女娼之事。”

李筱雅闻听,抿嘴一笑。见高原穿着僧袍,剔着小平头,还真像是个和尚。忍不住道:“小和尚,你以后可得规矩些,不然惹人误会你。”

贺全斜睨一眼李筱雅,“你这小妮子长得唇红齿白与这和尚勾勾搭搭,也不是什么良家女子。”

李筱雅听他这么一说,粉面飞霞,不知说什么才好。

高原替她辩解道:“她哪里不是良家女子?我们本来是兄妹关系呀,拉一下手难道也不可以吗?”

贺全又把两人打量一番,“你们俩可不像兄妹。”

高原见老汉戳破,便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也没有兄妹一定要长得像的道理。”

贺全这才点点头,“这话也有理,算了,不与你争吵,两界山出了大事,也不知道里面情形如何。”说着又垫脚向人群里张望。

李筱雅心中一动,道:“不用看我们也知道,里面应该是死了个和尚,和尚的旁边还有一只无头的死老虎。”

“呵,你懂占卜之术吗?”贺全一脸不屑,回头问道。

高原道:“我们略有些手段,你若不信,我便施个法术给你看看,建座高台叫你看得清楚些。”说着摸了摸手上那枚戒指。刚才他还没来得及给李筱雅演示急冻光线发射器,正好趁此机会叫她也见识一下。他虽然没用过这东西,但是他想就算它不能冻结空气,可突然发起光来,量这些古人也会以为神奇。

三个人说话的时候,早有一些村人听到,便也都三三两两地围拢过来。突然这么多人站在旁边观看,弄得高原倒有些紧张了,哆哆嗦嗦把手抬起,叫众人闪开一点,他也不知道这件法宝究竟有多大威力,可不要把人冻住才好。

贺全不知道他要弄什么手段,此刻也有些惴惴不安:刚才一番言语可别得罪了这两个外乡人,万一这小和尚真有什么法术,不就惹祸上身了?所以他的言语中便客气了许多,退开了一点道:“那高僧请施法吧。”

高原装模作样地掐诀念咒,手向地面一指,口中叫声:“封!”

一道蓝光从袖口射出,刹那间在他指的那个方位照出一朵紫云,紫云瞬间收敛,变作一尺来长的冰块。周围看热闹的齐声惊呼,贺全自然也是目瞪口呆。

其实高原害怕这东西不管用,心想它只要能发出一道光柱来就已经足以唬人,想不到它真的可以随心所欲,这时见众人齐声喝彩,高原抖擞精神,左手食指、中指交叉,学着电视里道士做法的模样,在面前来回晃动,口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李筱雅自然知道他是在装蒜,心中暗暗好笑,只是此时也不便说破。

“封!”高原右手向上微微抬起,蓝光射出,便又多出一块坚冰,冰块稍微错开一点正搭在原来的冰块之上,高原右手向上移动,冰块便如同阶梯一样一块一块地长了起来。不到片刻,已经造好一座冰梯。所有人都惊呼神奇,李筱雅也不禁感叹这宝贝的威力,虽说是急冻光线发射器,但谁能想到结冻的速度这样快?

高原一时忘乎所以,不住喊道:“封、封、封、封……”果然在冰梯后面冻起一座高台,恰好与冰梯相连。他正得意洋洋,精神有所分散,手一抖,一不小心竟把一个提灯笼的猎户也给冻住。灯笼里的的火光又从冰里照射出来,就如同一座冰灯相仿。

高原赶紧又道:“解”,哗啦一声,猎户身上的冰化成冷水,淋得他满身都是。猎户眨眨眼睛,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个来回。

高原也惊出一身冷汗。除了李筱雅有些担心外,其他人却都以为这和尚故意展示法力,非但没有责备,反而齐声叫好。唯独那猎户如落汤鸡一般还在原地发愣。

高原走到猎户跟前深鞠一躬,“这位大哥,多有得罪。”

猎户半晌才哆哆嗦嗦地道:“不妨事,只是有些冷。”高原见他没事,也就放下心来。

众人见高原有这么厉害的手段,都以为是神灵下凡,之前出言冷漠的贺全冲着高原拱了拱手:“小老儿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冰神下凡,惭愧惭愧。”

高原微微一笑,“老伯说得哪里话,我可不是什么冰神。”

其他人见贺全这么说,突然一齐拜伏于地,“冰神在上,受我等一拜!”高原连连摆手:“别这样,别这样,你们这不是要折煞我了?””

贺全回头看看那座坚冰筑成的高台,忽然笑道:“多谢你为我搭了这座高台。不过人全都到这边来了,那高台已经无用,还请撤了去吧。”

高原哈哈大笑,右手一指,叫了声“解”,那高台瞬间融化成无数水滴跌落尘埃。众人忍不住又齐齐跪拜,“冰神!冰神!”高原招呼了好半天,这些人才似乎感恩戴德地站起来。

他这边意气风发,李筱雅那边却叹了口气,心中不知怎么便想起那句至理名言来:没文化,真可怕。

没想到贺全忽然舍了高原,来到李筱雅面前,抱拳拱手问道:“不知仙姑有什么法术?也叫我等见识一番才好。”

“啊?……”李筱雅吓了一跳。

双界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双界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宋氏三姐妹的爹妈,才是中国最牛父母

    提起“倪桂珍”,大约有些陌生。但提起她养育的三个女儿宋蔼龄、宋庆龄和宋美龄,这个名字的知名度就陡然升高了。(倪桂珍和三个女儿)她系出名门。其祖父徐光启曾担任过崇祯皇帝的礼部尚书,兼任东阁大学士;1601年,徐大学士在著名传教士利玛窦的介绍下,正式皈依基督教;后来他离开北京,返回上海定居。上海天主教最大的教堂,便设立在徐家汇徐光启的故居。(传教士利玛窦)承蒙祖荫,到了倪桂珍的父母这代人,皆是美国圣公会的教徒。倪桂珍能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是一种幸运。因为她的父母十分民主,不重男轻女;这让倪桂珍从3、4

  • 夜读: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托尔斯泰有名句“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句话写尽世间的悲欢喜乐。生活诚然如此,充满苦难、悲伤,抑或苦闷、无聊,从来都没有永恒的幸福,而只有对幸福的永恒追求。究竟是什么时候,幸福变成一个不敢轻易提及的词语?也许,是时候,听一听托尔斯泰带给我们的关于幸福的思考与箴言。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一懂得生活为了好好度过一生,必须明白,生活是什么以及在这一生之中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历代贤哲都曾教给人们这些道理,在所有民族中都有人教导如何过善的生活。这些哲人的教导在根本上都归

  • 千万美少妇被这款油壶征服!自动开合,一滴不漏

    加拿大Trudeau油瓶,除了价格不是免费(很多家庭确实使用免费塑料瓶),我没挑出来什么毛病,也许您可以试试来挑挑毛病,哈哈。极方便,健康,干净,容量正好,还能普通防摔。是家庭厨房保持整洁干净的利器之一。不小,500ml。美树嘉价格也好(当然我都懒得去看去比较某宝是否有仿品,请自行选择)。这是个引子,其实特别想说的是锅。我好像对锅有特别偏好,精选推荐了好多锅,但售卖效果不太好,后来想:大概是因为家家都必定已有锅?所以才不着急换和买。尽管如此,仍旧不服,相当不服。趁着新年将至,请点击页末“阅读原文

  • 现代人如何缓解焦灼和不安——来自卡拉哈里沙漠的启示

    本自具足人类对自然、对自身的那种绝无怀疑的自信随着农耕时代的来临消失了除夕夜在老家遭遇突发“事故”,煤气因管道泄漏突然停供抢修。所有人束手无策,一些人甚至心理崩溃。除了洗澡和年夜饭成了问题,煤气停供算不上什么大事。如果一座城市突然停电,甚至仅仅断离网络24小时,崩溃的人会更多。从前不是这样,就拿我妈妈或者外婆来说,她们有100种方法能做出年夜饭和让孩子们洗上澡。这么说并非是偏执到认为我们应该回到“一无所有”的古老过去,但人类社会看似更强,实际上已经缺乏“本自具足”的天然能力,这是事实。在狩猎时代

  • 适者生存,何以突围?今天这本书将给你答案!

    (一)1832年2月底,贝格尔号到达巴西,一位自称博物学家的人上岸考察,向船长提出要攀登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舰长吃了一惊,急忙说道:“这山又高又长,您怎么走得过去?”“我就是要走前人没走过的路!”这位博物学家坚定地说道。舰长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答应了他的要求为了安全起见,又派了向导和骡马一同前往。到了安第斯山的最高峰,他俯瞰山下,突然发现山脉的两边,植物的种类并不相同。再仔细一看,即使同一种类,样子也相差很远。它们为什么会有明显的差别呢?博物学家脑海中一阵翻腾,对自己的猜想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物种

  • 送给老同学( 看完泪奔 )

    一朝一夕一种情,三言两句说不清,时过境迁人不同,流年似水情谊浓。有一种情,像玻璃透明,像月光恬静,有一种情,像大海宽容,像白云轻松,这是同窗几载的依恋,这是青葱岁月的证明,这是世界上最纯最真的感情——同学情!天之涯海之角的距离,看不见摸不到的惦记,我们从毕业的依依不舍,到今日的联系稀少,流泪的场景只能从照片中寻求,久违的感情唯有在聚会上相诉,那段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敷衍利用的岁月,真的成为我们一生中不可再来的梦。老同学,我们不再年轻,我们多了忧愁,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变得大不同,也许你有了资深背景

  • 精足不思淫,气足不思食,神足不思睡!

    精足以鹿为代表,鹿一年只交配一次。气足以乌龟为代表,乌龟整年不吃仍可生存。神足以鹤为代表,鹤飞千里后,只稍为一休息又可翱翔千里。鹿因精足,所以从幼鹿到成鹿样貌都很年轻可爱。乌龟因气足,生命力特强,所以为长寿之表征。鹤自古至今似乎不曾有人发现其尸体,故有「千年龟,万年鹤」之一说。鹿、乌龟、鹤这三种动物都不是肉食动物,所以欲求长生,仍须以蔬菜为主。天地万物都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本能,就是「必须传宗接代」的潜能!譬如一棵竹子面临枯死之前,才大量开花,以求后代延续。人类和所有动植物也都一样有这种本能,所以当

  • 它被称作“天下第一床”,雕花竟用上了黄金!

    在重庆渝北区巴渝古床博物馆发现“天下第一床”,这个床名叫六柱五檐满金雕花大床,是系巴渝古床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听说此床出自清代同治年间,是作为“嫁妆”特制。据说,当时在渝北悦来地区的徐家坝有一戴姓大户人家,其主人重金招募工匠来制作这张六柱五檐满金雕花大床,整床装饰黄金达200克以上,这张床一共花费了三年时间。床高2.9米,宽2.8米,这张大床“浑身”上下金碧辉煌,由内向外看,共有五层,每层檐板上雕刻着梅、兰、竹、菊的图纹,其中还交叉着蝙蝠、蝴蝶、牡丹、寿桃、石榴等多种寓意吉祥的图案。编辑丨朽木可雕

  • 2018年萝卜•元宵•糖球会:用传统文化叩响新春之门

    ▲青岛萝卜•元宵•糖球会开幕现场的传统民俗表演踩高跷、扭秧歌、划旱船、舞龙舞狮、锣鼓……近40支文艺团队在长约200米的林荫大道上巡游,到达中心广场舞台后,21支队伍进行展演。在舞台正对着的108级台阶上,还分布着6支锣鼓队,呈现出一番热闹景象……2月24日,“走进新时代、文化大踩街”暨“咬春”活动——青岛萝卜•元宵•糖球会以多姿多彩的文化活动叩响了青岛新春之门。每至传统节日,总有一股温暖的气息萦绕心头。有对亲人和故乡的依恋,还有对世代传承的传统文化的珍视。尤其2018年萝卜•元宵•糖球会,以“

  • 撤回的消息,是不能再说第二次的

    02我突然想起那时候喜欢的一个女生。她很喜欢玩“撤回”的游戏。我去洗澡,或者睡着的时候,她会发好几条消息给我,然后又很果断地撤回。而无论事后我怎样问她,她都会很调皮地说:“撤回的消息,是不能再说第二次的。”我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不断地吐槽微信的撤回功能,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所以某天深夜我假装自己睡着了,偷偷盯着手机。屏幕前发来一句:“你是猪吗,天天比我早睡,天天不陪我多聊几句。”这句话在屏幕上存在了不到十秒,却让我开心了很久。但这个有些调皮而温馨的撤回游戏只持续了两个多月,某一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