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冷艳妃子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32: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冷艳妃子
第三章 做什么生意

第三章做什么生意

宫未央看着离泪远走的背影,她觉得恍惚,她不知道他为何要接近她,还借给她钱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说是朋友,宫未央还不会自大到自己在穿着这一身在他们眼里看来的奇装异服来和自己做朋友。163女性网

宫未央把筷子用牙齿咬着,她在想那人离泪虽然脸上是带着三月春风般的微笑,但是她觉得他的眼睛里还是在看她时有着淡漠与疏离,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自己还是不会感觉错的,他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宫未央在吃饭她在古代的第一餐饭后,她发现她自己真的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所有财产了。

宫未央在整理时发现自己的包包没有带,唯一带着的就是桌子上的手机了,一个白色的手机还有一副耳机,因为当时要爬山所以她在用手机听歌而没有把手机放在自己的包包里。

宫未央在看见手机的一瞬间,她兴奋的拿起来想打电话,可是在她看见手机上的信号时,她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因为它显示的是一格信号也没有。

宫未央看着它但是随即还是笑出来了,在这无聊的古代自己只能靠这手机过日子了,因为这里面有自己下的几十本长篇的小说和一些游戏,至于手机充电,宫未央就更没心操了,为自己当时不怕苦不怕累的明智之举感到庆幸。

想当初自己为了更好的玩手机,当这手机的生产厂家有研发出了太阳能电池时,自己是天天过着吃稀粥的日子,然后又是从早晨到晚上的排队才拿到了这块太阳能电池的,想想都是一把心酸泪。

然后宫未央的目光又转移到了那五张银票上,不管离泪怎样,他始终是自己来到这里后自己的第一个朋友,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自己。冷艳妃子小说txt全文阅读

宫未央在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后就下楼了,她找到店小二,说:“天字号付钱。”

店小二在看见自己前面的人时,脸上露出了疑惑,像不懂为什么这个女子怎么穿的与他们这里的衣服不同还是她说的话。

催不过作为这里掌柜亲自选出来的人,他的应变能力和做事能力是非常之强的,虽然疑惑但是他知道来这里的客人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所以他献媚的说:“这位姑娘,刚才和您一起吃饭的人已经把钱付了,所以您就不用在给了。”

宫未央在听到他这样说,心里慢慢的都是感动,他们只是一面之缘,他就对自己是这么的好,这要自己如何去回报他呢?

宫未央在走出大门时,发现时间也不是很迟,随即想到离泪他说时间不早了,宫未央笑着无奈的摇头,她随即注意到自己一身的衣服还我就是自己现在也有钱了,所以自己可以先去买一套衣服,然后在找个地方睡觉休息。

宫未央在街上走着,其实这个国家的经济一定是很好的,不过作为第二的国力也应该是这样的,宫未央看着两旁买东西和卖东西的人都是络绎不绝的。

宫未央走进一家裁缝点,是一个女子,她看见了宫未央之后,她连忙的上前说:“不知道这位姑娘想在奴家这儿买一些什么样的衣服呢?”

宫未央觉得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他们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顾客是上帝这个说法,这个女人虽然在看见自己一身的奇葩衣服,她眼睛里迅速的飘过疑惑与不解,但是随即还是释然了。

宫未央看着眼前花花绿绿的衣服,她真的感觉自己不能在看了,这些衣服真的是太美了,宫未央被一件紫色的衣服吸引了,她上前去拿在手里看。原文163woman.com

女老板看见她手里的衣服,她连忙上前说:“这件衣服是最新出来的,也是奴家这里最好的衣服,现在连大家小姐都还没来得及来买,就被小姐你看上了。”

宫未央手里的衣服是淡紫色的,外面是一层白色的莎衣映衬着紫色,上面用针线秀的是一朵朵小小的花。

宫未央看着她,眼睛里有喜欢但是随即她还是放下了,喜欢是喜欢但是……现在却不适合她穿。

女老板看见她放下了手中的衣服,遗憾的说:“怎么,姑娘是不喜欢这件衣服吗?还是对这衣服有看法。”她明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欢喜之情,但是她有为何要放弃呢?难道是没有钱吗?如果真是这样就不能怪自己对她怎么样了。

宫未央没有发现女老板的心思,她只是淡淡的开口为女老板解惑,她说:“这衣服漂亮是漂亮,但是不适合我穿,身上没有那个气质,我怕糟蹋了老板你的东西,还有就是我想要两套我身材的男装,老板你也知道,一个姑娘孤身在外,这样难免有所不方便的。”

女老板在听见宫未央的话,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的僵硬了,看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这个姑娘了,所以在宫未央接下来的事情中。163女性网老板娘是付出了十二分的热情,而宫未央却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改变了女老板对她的看法。

宫未央在出来时,她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男人穿的衣服,把她显得风度翩翩,然而她却毁形象的用手在额头上轻轻的一抹,擦去了并不存在的汗,也长长的透了一口气,那个女老板真的是对她太热情了,热情的她想逃走的冲动,不过现在自己也终于不用在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了,这点是值得高兴的。

随即,她又想到自己刚才用出去的钱时,她原本的笑容又没有了,露出了伤心的面容,刚才的两件衣服用了自己二十两银子,钱虽然少,但是自己现在也只有这么点,而且还是越用越少的,怎么感觉都不好,看来自己要想一些来钱的方法了,还有就是自己这五六年的穿越小说不是白看的。

别人穿越在古代那是混的风生水起,自己虽然没有什么做生意的经验,但是自己在现代时的购物经验还是有的,还有自己在小说的毒害下也有一些想法,所以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相信自己也能在这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宫未央在路上走着,想自己到底是开一间客栈还是……嘻嘻……学那些穿越小说中的穿越女,开一间妓院,真的是好纠结啊,好纠结啊,我要怎么选啊。

宫未央在街上走着,脑海里有两个宫未央在打架,说是选客栈还是选妓院,然后当宫未央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她却看见一间取名非常俗气的名字的楼,三个大字用的是鲜艳如血的眼色。怡红院,听着名子,宫未央就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名字不是一般的俗气,这不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花楼吗?

这难道是老天都在帮她做决策吗?宫未央看着眼前大开的门此时却没有一个人进入,宫未央感到奇怪,如果可以自己就把这件楼买下来,交通位置是上好的,不过就是这价钱就不知怎么样了,希望自己能有这个能力。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在想到的瞬间,宫未央就来到了楼里面,她一进去,就被眼前的红色给震撼了,到处都是红色,然而,还在宫未央被眼前的红色震撼的回过神时,她就被一阵阵香味和女人们的吵闹声给震撼了。

一个女子恼怒的说:“春露,你这个贱人又想来给我抢这个公子吗?上次你也抢这次你又抢,你是不是觉得我夏荷在你眼里好欺负啊。”

那个女子在听到夏荷的话后,也恼怒的说:“放屁,明明是我看到的,你这个贱人来临时插一脚,你说是不是啊这位公子。”

又一个声音说:“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们凭什么来和我抢,你们都让开,这是我的客人。”

夏荷在听到后对那女子说:“你算什么东西啊,我夏荷看上的人你有什么资格来抢,公子,夏荷最会伺候人了,公子就跟夏荷走吧。”

宫未央看着眼前的女人是一个比一比白,她都怀疑她们在说话的时候脸上会不会掉粉下来,而且他们身上的香味真的是很香,香的让人闻而却步。

那个女子在听到夏荷说的话后,她笑着说:“妈妈不是说了吗?以后的客人就各凭能耐了,所以你夏荷就算是四大花魁之一,我冬雪难道不是吗?你有什么意见。163女性网”说完,那个女子又加大了手劲,她们争论的声音完全的覆盖了宫未央的声音。

夏荷在听到冬雪的话后,气的没有了话,她恼怒的看着她,然而就在这时,又一个女人说:“夏荷妹妹,你看,这里有人不把你放在眼里呢?虽说我们是四大花魁,但是也有等级的,像冬雪都敢在你面前这样了,你说你的还有什么脸面啊。”

说完,那个女子就露出了一抹笑容,夏荷虽然人美,但是她却脾气火爆,做事不经大脑,所以只要自己说一两句,她们两肯定会争吵,这样就对自己有好处,但是看着旁边的春露时,她好看的眉毛皱起了,她不知道怎么来和她说,算了,各凭本事吧。

夏荷在听完,瞬间就放下了宫未央的衣服,她大步的走到冬雪的面前,她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脸上,两人就这样的打起来了,春露看见秋红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但是她却没说什么。

宫未央看着眼前打起来的两人,她大声的喊:“我不是来找你们的,我找老鸨。”

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宫未央如狮子吼的声音,她们都惊奇的看着宫未央,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又迅速的放开了自己手中的衣袖。

这是一道声音传来,人未到声先到,她说:“不知道这位公子找奴家可有什么事,虽说奴家现在不比这些年轻的姑娘了,可是奴家却还是风韵犹存的。”

在说的同时,那个老鸨也出了,正如她所说,她虽然是老了一些,但是她还是有货的,身材还是很好,要什么有什么,但是当宫未央在看见她的脸时,宫未央却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真的想说:人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是你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但是宫未央还是没有说什么。

宫未央看着眼前比传说之中的吸血鬼还要白的人,而且在说话的同时,宫未央可以看见那个女人脸上掉落下来的粉,她寒恶的说:“我……我是来谈生意的。”

那个人在听见宫未央这样说,她惋惜的说:“难道公子不是来寻欢的,像我们这儿有什么生意可谈的,公子你莫要诓我啊。”

宫未央在听见她的话,眼睛不忍直视,她真诚的说:“我说的是真的,我想和你做一笔生意。”

那个老鸨在看见宫未央的神情,她就知道他没有说谎,她用手中的扇子遮住了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她笑,说:“那奴家就在这里听听公子来我们这怡红院来做什么生意,我笙歌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是第一次来找我来做生意的,那我就听听公子你想做什么生意。”

笙歌在说的同时,有用手指了指一个板凳,而刚才还是像菜市场的人们却在她的出现下瞬间是泼妇骂街变成了养在深闺的淑女。

很快,就有人把椅子送到了笙歌的面前,那群如狼似虎的你女人也扶风若柳的走到了笙歌的后面。而笙歌也坐在椅子上等宫未央开口说话。

第四章 计划

第四章计划

宫未央看着她的那个架势就知道她是来认真的听自己的生意。

宫未央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凌乱的衣服,然后又好好的把它整理好,她说:“我想把你这怡红院给买下来。”

笙歌在听到她的话后,就痴痴的笑起来了,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宫未央却被她的笑容给打击到了,但是她还是镇定的说:“我用四百俩银子想把你这里买下来。”

这句话一说完,在这里的人都沸腾了,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却只用四百俩银子,这人是在痴人说梦吧!这事如果是一个傻子都不会答应的,更何况是她们。

笙歌在听见后,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严肃的说:“既然这位公子是如此的没有诚意,那我笙歌也不用和你讲客气了,元子送客了。”说完,笙歌就转身离开,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来到宫未央的面前,她显然是笙歌口中的元子。

宫未央看着笙歌要走,她又急忙的说:“我并非没有诚意,我想你们这里的情况你作为一个当家人应该知道,你们这里的生意是怎样的我想你也用不着我在多说什么了,因为这里我们都清楚不是一般的凄惨。”

宫未央的话成功的留下了笙歌,她也知道自己的这怡红院在自己手中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早晚会买,可是……如果把这里买了,在这里的这群人怎么办,她们没有任何的生活能力,出去了要怎么办。

宫未央看着她明显已经动容的神色,她再接再厉,说:“这里的人你可以放心,我是不会让她们走的,如果我接收这里我肯定能把这里再次红火起来,而且我也发现这里的姑娘也是一等一的,我之所以出四百俩只因为我在买了这里后,我还要把这里再次的重新修整,还要重新设计,在添加新的东西,这一桩桩一件件有什么是不要钱的。”

宫未央看着她们都暗自在点头,而她心里却在奸笑,自己是一个现代人,要欺负这群古人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吗?

宫未央又说:“你们这怡红院这情况以后也只能贱卖出去,与其这样,不如就买给我,那样你们不是亏的少一点吗?”

宫未央在说完后,独留一些时间她们去考虑,她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内心却在流泪,亲……你可一定要答应啊,不能拒绝啊,你个贼老天的,你把本小姐我送到这里不能就这样不管了呀,所以你就一定要保佑我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那群人也都看着自己的妈妈,这里都这样了,妈妈能不卖吗?如果卖了自己要去哪里呢?自己从小就在这里。虽然他说不会让她们离开,可是如果他真的把这里卖了,她们的卖身契就到了他手里了,一切都要听他的了。

笙歌在看着宫未央时,她仿佛是经过天人交战,她说:“如果你把这里买了,你肯定不会让她们离开吗?”

宫未央在听见她这样说,就知道一定会有戏,所以她连忙说:“如果你不信我们可以签订契约,这样你可以放心吗?”

笙歌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她看着她身后的人说:“来我们这里的有的是走投无路了,有的是被被自己的丈夫或是父母买进来的,没有什么人想进来这里,可是现在却说要她们离开这里,如果是良家妇女离开这里还有可能生存,可是她们却偏偏不是,有谁会要她们呢。”

宫未央在听到她这样说,这是古代,一个姑娘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一个姑娘失了身,那就相当于没有了生路,更何况她们呢?一张红唇万人尝一双玉臂千人枕,这就是古代,在社会底层的人没有任何的尊严可言。

宫未央说:“我可以答应了,我不会让这群人离开这里的,如果我有口饭我是绝对不会少她们一口吃的。”

笙歌看着她们说:“算了,这地方迟早是要买的,与其卖给一群商人还不如卖给公子你。”

后面的那群姑娘买听到自己所住的地方要买人了,她们急切的说:“妈妈,你不能卖这里啊,不能啊。”

笙歌没有回答她们的话而且看着宫未央,说:“元子,去我房间里把地契拿来。”

此时夏荷却说:“元子,你不要去,不能让妈妈把这里给买了,你一定不能去。”

笙歌看见元子没有动,她大吼说:“我现在还是你的老板,怎么,现在就开始不听话了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的存在了。”

元子在听见笙歌现在是发脾气了,她把眼泪擦了,然后转身就往二楼跑去,在临上楼时,她的脚下没注意一不小心就摔到了,然后又立马的跑上去。

笙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知道这是对这个孩子是一个打击,可是如果现在不卖,以后就碰不见这么好的条件了,钱虽然是少了,可是她真的感觉如果这群人跟着这位公子,一定很好的。

当元子在下楼时,她的手里拿着一张纸,她紧紧的拽在手里,眼睛戒备的看着宫未央,宫未央看到她如此侵略性的目光,她只是低下头用手摸了摸鼻子,显得有点无奈。

笙歌说看着元子说:“把地契给这位公子,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还是你现在是翅膀硬了就敢不听话了吗?”

元子在听见笙歌这样说,她没有办法,她眼睛里落泪,她慢慢的把地契递给宫未央,在宫未央在拿到地契的时候,她还是没有松手紧紧的拽住。

笙歌看她是久久不放手,她厉声的说:“元子,听话,给这位公子。”

元子在听到她的话,才放手,笙歌对宫未央说:“这孩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她母亲是这里的一个女子,只是当时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到最后不管是人还是心,她都没留住,那个女子把她生下来就死了,而我看她可怜就放在自己身边,让你见笑了。”

宫未央看着眼前的老鸨,心里微微的震撼了,她的形象是彻底颠覆了电视上面的人,在电视中有那一个老鸨像她这样的,不管是做什么都为自己手底下的人着想,而且还养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所以说电视也有骗人的。

宫未央看了看地契,其实她也是看不懂,可是却不得不看,不能让这群人把自己小瞧了去,她又重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了银票递给了笙歌。

宫未央说:“还有一件事我想麻烦笙歌。”她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但是却看上去有点羞涩。

笙歌没有说话,她看见他的笑容时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她脸上的笑容也加大了,其余的人却不知所以。

笙歌把她细长的眉毛一挑,示意宫未央说话,宫未央说:“我想您还是在这里继续做老鸨。”

笙歌却说:“那公子又做什么呢,公子这又是何意,奴家真的不明白公子为什么这样做。”

宫未央说:“其实笙歌也看出来了我是一个生手,所以才把这楼卖给我的,还有就是被我说的不让这群人离开,所以才卖给我的,我对这生意是不懂的,所以我想笙歌继续在这里做。”

笙歌听完他的话,有点不知所措,她连忙的说:“好,我就答应公子这要求了,在这里继续的做下去,也不会对外透露公子的任何消息,这就请公子放心吧。”

宫未央说:“那就麻烦把这里所有姑娘的卖身契给我一下吧,我有点事要做。”

笙歌在听到宫未央要卖身契时,她脸上的笑容是瞬间的僵硬了,但是她还是对站在她身边的元子说:“你这丫头,没听见新老板说的话吗?怎么这么的没有耳力劲,还不快去拿。”

然后她又看着宫未央说:“不知公子要这卖身契有何贵干啊。”

宫未央在听到她的问话,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笑了笑,当东西来到宫未央的手里时,宫未央打量这眼前的人,她开口说:“今天这卖身契在我手里了,我现在把它还给你们,你们要走要留就看你们自己的意愿了。”

她们听见了宫未央的话,都不愿相信,可是在下面小声的议论,而宫未央只是在那里坐着,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一下又一下的,她们都注意她的动作,洛大的空间里连一根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此时一个女子慢慢的走向前,她在那里翻找自己的卖身契,由于手在不停的颤抖,她还是找不到她越来越急,纸就剩下最后几张时,她终于拿到了自己的卖身契,连忙转身,当宫未央在次看见她的面容时,却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了。

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甚至会更多,这就是人的个性,只要有一个人做什么她就会跟着做什么,不到一会儿,她们都一哄而上把自己的东西拿走了。

然而,宫未央却看见她们把自己的卖身契拿到手里后,有的人不是哭就是笑,没有一个人的表情是正常的,而笙歌却含笑的看着宫未央。

宫未央又说:“我把这鬼东西还给你们,你们自己爱怎么办就怎么办,还有就是如果你想离开,那我也绝不拦住你们,大门在那边,你们可以去账房拿五俩银子了然后在离开,不过从此,你们就和这里的人这里的东西没有了任何关系。”

夏荷听见她这样说,她高兴的问:“这东西真的随我们处置吗?你说的是真的?”

夏荷这样问,其余的人也都不敢相信,在看到宫未央沉默的点头后,她们才真的相信了。

此时,又一个女子看着手中的卖身契,她说:“以前,自己是做梦都想把这卖身契都拿回来,可是现在它真的回来了,这真的是不敢相信了。”说完,她便把自己的卖身契就旁边的烛火把自己的卖身契给烧了,然而,她的眼泪在这时又留下了。

夏荷在看到她把自己的卖身契给烧了,她说:“春姐姐,你不是说以后如果这卖身契来到自己的手里了,一定会把它吃了的,怎么今天却烧了。”夏荷在说的同时,她也起身把自己的卖身契给烧了,看着那张束缚和毁了了自己一生的薄薄的一张纸慢慢的化成灰烬然后泯灭了,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了笑容。

第五章 救与不救

第五章救与不救

宫未央看着她们或是把自己的卖身契给撕了或是一把火给点了还是自己吃了,她才觉得她们此时才真正的活过来,才是一个人。

宫未央看看外面说:“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件事明天在继续,而且我也是给你们时间考虑考虑,自己是还继续留在这里,还是离开,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就可以了,大家都散了吧。”

然后,宫未央在说散了的同时,他们还是没有离开,她们还是站在那里,笙歌看见他们都不愿离开,她说:“都听公子的,都散了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看公子也要休息了,你们是习惯了这夜生活,可公子还没习惯呢,所以你们现在都都回去想想明天的事。”

她们在最后的看了眼宫未央,就一个个的离开了。

宫未央看着笙歌还没有走,她上前问:“请问还有事吗?如果没有事我就离开的,到了第二天我在来。”身上还有一些银子,自己可以去找一间客栈。

笙歌看着宫未央想要离开的脚步,她轻笑的说:“我还有些问题想问公子,公子能去奴家的房间吗?在那里谈我想还是比较方便的。”

宫未央在听她这样说,也就跟上去了,笙歌说:“这楼也是我从上一个老板那里买来的,以前是自己攒钱,然后自己把自己给……但是这中间出了一些问题这想法就没有了,然后就和这里的人相依为命。”

宫未央在后面跟着,笙歌也许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是这结局不是很好,所以造成了后来的心如死灰,没有离开这里是最好的证明。

笙歌的房间很高雅,在房中可以闻到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房间的布置也很温馨,可以从房间的布置中看出她是一个有才的女子,但是命运却偏偏喜欢捉弄人。

笙歌说:“元子,去弄一些热茶来,现在的老板怎么能和这些冷却了的茶水呢?还有就是把我自己珍藏的碧螺春拿出来给公子尝尝,快去吧。”笙歌在说完了,就看见元子早已离开。

宫未央不知道她为何要元子离开,这茶还是热的冒着热气,这明显是借口,宫未央坐着等待着笙歌开口。

笙歌说:“我们说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公子,不应该是小姐姓什么呢?”

宫未央在听见她说小姐时,宫未央震惊的看着她,她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啊。”

笙歌却笑着说:“虽说笙歌人老了,但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程度,看公子唇红齿白的,皮肤也像女子一样白皙,五官也是比较的温柔,所以笙歌就猜公子是一位小姐。”

宫未央笑着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呢?但是这不是比较秀气的男子都会有的吗?怎么笙歌就那么的确定。”

笙歌看着宫未央好奇的眼睛,完全没有为她解惑的想法,她只是说:“感觉,凭我这么多年混在女子中的感觉。”

宫未央只是点点头,也不知道信不信,她说:“宫未央,你可以叫我未央。”

笙歌说:“你你要求我们保护你的身份吗?”

宫未央在听见她的话,在仔细的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保留自己的身份呢,像自己以前看的小说,女主角一般是有第二个身份的,自己当时不知道是多羡慕,现在自己也可以了,所以自己就还是保留吧。

宫未央说:“保留吧,你们就对外说我公子就可以了。”

笙歌在听到后没有意义,她面带疑惑的看着宫未央,而宫未央也看到了她疑惑的神情,她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笙歌在听到后,她说:“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把卖身契都给她们了,你就不怕她们都走了吗?这样你不是很亏。”没有人会这样做的,她做的这件事自己是真的不懂是什么意思。

宫未央在听到她这样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要的是专门为我做事的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笙歌在听到她的话,只是微微一笑,她想她明白了她为何这么做了,如果那个女子真的是不想在这里继续的做下去了,她在有生意时也不会尽心尽力,如果她有心做下去,那么这生意一定会好的,还有就是把一切不必要的因素都消灭了,这是一石二鸟。

笙歌看着眼前的女子,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对的,理智上她明白把这里交给她是她们唯一的出路,这可以从她把卖身契都还给她们可以看出,但是情感上她却觉得自己做错了,她太理智也太聪明了,她年纪轻轻的就让她感到了危险,但是……现在木已成舟了,没有了挽回的余地了,如果说可以从来,自己还是会把这里交给她的。

宫未央不知道她今天所做的一切在笙歌看来是这么的具有心计,她只是凭借现代人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就是专业精神,这几个从商之道来做,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计在里面。

宫未央说:“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的,明天我在来,等他们的答复,还有就是我今晚回去之后会想一些办法来改善这里,我明天会给一份计划书给你们的。”

笙歌看着她快走到门口了,她忍不住出声问:“可以,这里你是老板了,所以一切都是你说了算,我有个问题就是你就不怕她们在得到契约之后全部走了,一个不剩吗。”

宫未央在听到她这样说,她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说:“如果她们都走了那本公子就开饭馆,反正我本来原先就在想自己到底是开饭馆还是开,最后当我走到这里时,看见这里很冷清,所以就进来了,还有就是……我相信笙歌的为人,能让你这样付出的一群人也不会怎么差的,所以我相信她们。”

宫未央在说完就离开了,留下笙歌一人,当元子进来时,却看见笙歌笑的像一朵花,她忍不住的问:“姨,有什么能值得您这么高兴的,刚才的那个公子说了什么另您这么高兴。”

笙歌在听到她的问话,没有说话她笑着摇头,然后又说:“不可说,不可说。”

宫未央在出来后,发现天真的是很黑了,但是街上却还是有一些做小买卖的人,但是人却不多,今天自己是真的想要休息了,心情大起大落的,还是赶快找一家客栈睡觉吧,然后在睡的时候想想如何把怡红院给扭转乾坤,这毕竟是自己的生活来源。

宫未央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却还是没有看见一家客栈,但是她在白天时却还是看见了很多的,但是到了晚上怎么会没有了呢。

其实宫未央不知道的是她自己是完全走错了方向,她走的是出城的路,不能不说也许宫未央的好运在这一刻是用完了,所以她就离城是越来越远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刀光剑影,而悲催的宫未央在这一刻正面临这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她到底要不要救他。

月光下,一个男子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宫未央的面前,而就在前一秒就是他拿着他手中的剑指着宫未央,而下一秒就晕倒在地,虽然是夜晚,但是宫未央还是凭借她1.5的视力看见了他的伤口,而且空气中也传来了淡淡的血腥味,自己到底要不要救呢。

这是一个问题,如果不救,看着他倒在这里,在幼儿园老师就说要帮助他人,在小小学时老师说要尊老爱幼,在高中时老师就说要助人为乐学习雷锋好榜样。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真的是伤不起啊,希望不会出现农夫与蛇的故事。

宫未央在百般的纠结后,还是认命的把人扶起,她看着他穿的是一身黑衣,而且脸上还是带着面具,所以一定不是一般人,就不要去找大夫了,等他自己醒了看怎么办吧,于是她还是把他扶起来让他在她的背上带他离开了。

在宫未央离开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里有又出现了一些人,如果宫未央在这里,她就会发现他们的领头人就是今天给钱他的那个人的下人,只可惜……宫未央她现在不在。

一个人说:“头,没有看见那个人,我们是一路跟着血迹过来的,但是在这里却没有了,难道他给人给救了吗?”

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四周,然后又说:“回去吧,这七狱公子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然江湖中人早就把他给杀了。”

冷艳妃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艳妃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纯禽妻约15章(第015章、突如其来的求婚)

    原标题:纯禽妻约15章(第015章、突如其来的求婚)书名:纯禽妻约第015章、突如其来的求婚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墨镜,缓步而来。顾瑾熙这一刻的心,是砰砰直跳的,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愤怒!她倒要看看是谁,让她等待了这么久,像是个猴子一般,被人观摩。那人慢慢走近,然后摘下了墨镜,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搜索脑海里的记忆,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是谁!这是她大学社团里的学长,名字叫程浩宇,比自己大两届,一次活动晚会上认识的,后来才知道他竟然是爸爸好友程叔家的儿子。后来程浩

  • 总统爹地,别爱我15章(第十五章 小妖精,你可真紧)

    原标题:总统爹地,别爱我15章(第十五章小妖精,你可真紧)小说书名:总统爹地,别爱我第十五章小妖精,你可真紧如果不是那件事,她怎么会失去自己最深爱的人,怎么会失去自己的父亲,又怎么会全身骂名被迫远走异国他乡?!这几年来,她过的日子,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煎熬!这一切,全部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萧薇薇,别装了。如果你是想用这种方式博得我的注意,那么,你成功了。”偶然有只不听话的尖牙利爪的小猫咪,感觉也不错,“我更想,看你对我求饶的姿态了。”“封权!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萧薇薇咬牙切齿,“让我走,否则

  • 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15章(第十五章:安胎药)

    原标题: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15章(第十五章:安胎药)小说: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第十五章:安胎药“呼……”甫一进门,纪小优就忍不住长呼一口气。穆笙这个人太过危险,尽管他总是那么散漫不羁的样子,但是每每面对他那双幽迷深邃的丹凤眼,纪小优都会生出一股被看透一切的危机感。这是多年的骗子生涯给予纪小优的直觉。于是,她一方面尽职尽责的扮演她该体现出的角色,一方面又警惕着不能被那双眼睛彻底看透,此外还要动用大量的意志力来抵抗穆少爷的假面柔情。想想也是心累!纪小优轻叹一口气,暗道高收入果然永远对应着高风险,不

  • 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15章(第15章他们岂不是间接接吻了)

    原标题: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15章(第15章他们岂不是间接接吻了)小说名字: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第15章他们岂不是间接接吻了展凌含在嘴里的一杯水差点呛住了,感受到空气中的冰冷,他自觉的端着水杯移动到一边阳台上去了。时墨眉梢微跳,淡淡道了句,“我口渴。”“嗯?”安雅有些惊讶。她只有一个自己喝水用的水杯了。安雅看着时墨这身剪裁得体平软的西装就能观察出,他是个无论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略微带着洁癖的人吧?因此她才不敢将自己的杯子拿出来,生怕冒犯了他。可现在……他是没听懂她的话吗?算了,时墨口渴她

  • 裸贷人生15章(第15章 眼熟)

    原标题:裸贷人生15章(第15章眼熟)小说:裸贷人生第15章眼熟穿过舞动着的人群,沈浩宇拉我走到酒架对面的沙发上,他一坐下,立刻有几个美女围过来,旁边坐着一个男人,和他打了打招呼,眼神却停留在我身上,我有些不自在,远远的坐在了沙发的一角。沈浩宇似乎看到了那男人看我的目光,看了看我说道:怎么,喻星烁,对这妞儿感兴趣?那个叫喻星烁的人听到他这样说,拿起酒杯,轻抿一口,道:没,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说完便抬头看着沈浩宇,沈浩宇没有回复,微抬起下巴,一时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推开身边的美女,对我抬了抬下巴,

  • 婚姻保卫战15章(第15章 解放)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15章(第15章解放)小说名称:婚姻保卫战第15章解放“是我。”沈靳城轻轻挑眉,往椅背上一靠,环着手臂,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眼神噙着不屑,整个人一派高高在上和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傲世轻物,“这么说,你想通了,想重新回来上班?检讨呢?”他伸着手索要,那表情是认定了面前女人妥协的得意。林言对他的自以为然感到厌烦,也没卖关子,直接就说了来意。听到女人竟然不是回来上班,而是来问辞职有没有批准的,沈靳城楞了一下,之后便是恼怒。“林言,你耍我玩呢?”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大大的破坏了他的俊美,竟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5章(第15章 我的老婆真是善解人意)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5章(第15章我的老婆真是善解人意)小说名: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第15章我的老婆真是善解人意另一边的薛飞,跟父亲说了一会儿话,就去了早就准备好的酒店里。她想起季如风说得话,虽然觉得很害羞,但是为了让莫沉渊开心,她还是决定实施这些事情。她坐车来到商场,红着脸听导购员介绍店里卖得最好几款性感内衣,想到季如风说穿黑色会比较性感,最终还是买了一件黑色的。再次回到酒店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莫沉渊不知何时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她了。莫沉渊看到她进来,站起身走近她,勾了

  • 祸水红颜15章(第15章 眼熟)

    原标题:祸水红颜15章(第15章眼熟)小说:祸水红颜第15章眼熟穿过舞动着的人群,沈浩宇拉我走到酒架对面的沙发上,他一坐下,立刻有几个美女围过来,旁边坐着一个男人,和他打了打招呼,眼神却停留在我身上,我有些不自在,远远的坐在了沙发的一角。沈浩宇似乎看到了那男人看我的目光,看了看我说道:“怎么,喻星烁,对这妞儿感兴趣?”那个叫喻星烁的人听到他这样说,拿起酒杯,轻抿一口,道:“没,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说完便抬头看着沈浩宇,沈浩宇没有回复,微抬起下巴,一时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推开身边的美女,对我抬了

  • 如果不曾爱过15章(第十五章 我是她男朋友)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15章(第十五章我是她男朋友)小说:如果不曾爱过第十五章我是她男朋友她有些蒙圈的扭头看着陌生男子,刚要开口,却被他抢先一步,“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女朋友,所以呢,我们不合适,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我很喜欢你……”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温凉怔住,左右望望。“你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呀,现在你可以不用喜欢我了!”男子懒懒一笑,神情完全看不出任何歉意。温凉扭头瞥了他一眼,长得一张祸国殃民的脸,看来又是个少女杀手。她有些同情的看了那女孩一眼,忽然间忘了自己还是个莫名躺枪的人。女孩哭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5章(第15章:无端的指责)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5章(第15章:无端的指责)小说名: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15章:无端的指责尽管陆迟彻的语气中充满了嫌弃,但是许言冉却也在里面听到了一线生机,刚想转身回房间,却又被叶沁雨给抓住了衣领。如果不是自己抓的牢的话,估计身上这件仅有的睡衣都要被她给脱下来了,许言冉只好自己捂着胸口转过身来听着她接下来的那些无端的指责。陆迟彻那原本高大的身影现在被站在楼梯上的叶沁雨挡的严严实实,同时似乎也将自己逃离别墅的希望挡的严严实实。许言冉刹那间发现,自己想要逃离的最大阻碍不是陆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