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剑出巫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9: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剑出巫山

第三章;焰双飞

“你就好好休息,你身上蜘蛛的猛毒并不会那麽快就散去,我以黔悉草治你的毒病很有效,但是如果再以内力打通你的任督二脉,那~~”老妇迟疑了。阅读163woman.com

“你~~老伴,你真要这麽做?”老伯惊讶的神情。

“这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为了我们的鹿儿。”老妇对老伯说。

“鹿儿?这儿还有其他人吗?我已羞身残璧,死了倒也好,但在死之前我还是要感谢两位前辈搭救之恩,这世无法偿还,留待下世为两位做牛做马。”坦莉说罢一阵啜泣。

“你快别这麽说,会救你也是因为缘份,既然相遇了,我们又岂能见死不救?鹿儿是我们所生的女儿,她也是中了白虎蜘蛛的毒,只怪当时没有黔悉草,而我们内力也不够深厚,无法救活自己心爱的女儿使我们终身遗憾啊!”老伯感伤的说道。

老妇握住坦莉的手,一脸充满希望的笑容:“你过去的种种我们就别再提起,只要你专心在这儿养病,等病好了之后再回去你的地方,人应该要好好活着,何况,你肚子里的女娃不久就要出世了。163女性网

坦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终于一阵微笑,她低着头说:“前辈,我本是杏江村人,但已无地方可去,这条命也是您给的,无法报答大恩,可否就让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永远在这儿侍奉两位前辈?”

“啊?这~~”老伯张口惊讶。

“我~~真是求之不得,你真长的太像我们失去的鹿儿,我心里还想着如果你能一直在身边那该多好,看来我的痴心妄想竟然实现?!真是多谢老天爷啊!”老妇兴奋的紧握坦莉的手。

“我名叫坦莉,孩子的爹在一次比武中跌落黑谙崖,至今仍不知是生是死,没有他,杏江村我也待不下了,本来想跟他一起上黄泉,但想起腹中他的骨肉,实不忍心,于是我离开了杏江村,想找个良地独自栖身,却~~”坦莉娓娓道来,说到伤心处又是两泪纵横,她接着说:“却被一行人追杀至黄溪镇。”

“追杀?是谁?原来你身上的伤害另有其人。”老伯说。

“那人是杏江村人人知晓的花花大少,我和他并无婚订,但他始终认为我命与贞节都是他的,尽管我随时随地躲避他,也逃离不开他眼线,所以才决定离开杏江村。”坦莉说。说明163woman.com

“原来如此!莉姑娘,我们生活的这地方非常隐密,屋外是山绵树丛,一般人没两三下功夫是找不着这儿,你可以安全在这儿养病。”老伯说。

“我喜爱这地方,香味透心,屋外又一片寂静....敢问两位前辈大名。”坦莉发现自己还不识眼前两位救命恩人。

“我们~~”老妇沉静了一会儿,她也娓娓道来一段往事:“我们在年轻时候各自有着自己的武馆,江湖上也算名声远播,当时兴盛武馆这一业,却也因同行相忌而产生许多敌手,在某年的比武大会中,我北凌武馆刀剑不甚误杀了西南武馆刀剑,因此结下深仇大恨成为世仇,但是,错就错在人的缘份无理,我爱上的男子,竟然发现他是我世仇的掌门人,在万般心碎与无奈之下,我将武馆寄予爱徒,独自到这地方深修,然~~却巧遇他也在这儿徘徊。”

“老伯也在这儿?为何?”坦莉疑问的眼神。

老伯与老妇眼神交会,他们互视的笑了,老伯说:“我~~失去了爱人,彷佛失去自己灵魂,当下决定将武馆交予我的大哥,我跟大哥说再也无心看理武馆,一心一意只想潜心修行,事实上是无法忘记那位心所深爱的女子,在断然离开世俗红尘之后,早已决定要往黄溪镇最灵气的地方修行,竟然就在这遇见心中朝思暮想的女人,你说,这缘份我们还能拒绝吗?是老天安排我们排除万难归隐红尘后,才能得到永远的幸福。剑出巫山小说txt全文阅读

坦莉惊讶的张大嘴巴:“这故事~~这故事我听说过,莫非两位就是人称出剑不见影的焰双飞?”

“哈哈哈~~是啊!他是人称焰双飞的风焰,我是人称焰双飞的鸿燕,当时年轻,我们重出江湖后除掉了许多恶人,那些江湖上发生的事,你应该多少有听闻,恶人虽恶,却也有子有孙,冤冤相报何时了,最后我们决定不再插手江湖事,真的从此洗手归隐山林。”老妇说。

“好动容的一段往事,两位前辈请先受小女子一拜,感谢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坦莉起身拜谢老伯与老妇。

“哎呀!别言谢,刚才我们已经说定,你就已经算是这里的一份子,还有你肚子里的女娃儿,依我看你就在这儿将这女娃生下,一切不必再见外。”老妇说。

“你有想过到黑谙崖寻找你的丈夫吗?”老伯说。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坦莉苍容又现,她几近失望的说:“在黑谙崖比武之人,跌落谷底的,至今没有人能生回,我手无寸铁,又拿什麽去寻回我的丈夫,该是凶多吉少。”

“嗯!黑谙崖的险峻居群山之首,一般人跌落谷底是不可能活命的。”老伯说。

“焰双飞前辈,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服侍您两位,将小女生下来,也服侍您俩。”坦莉说。

“莉姑娘,你也该修许护身功夫,生下女娃之后,你就放心交给我俩好好调教调教。”老伯说。推荐163woman.com

“啊~~多谢前辈!”坦莉惊声的说。

不知有多少江湖中人想拜焰双飞为师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坦莉可是求之不得。

“别再前辈前辈这样叫了,你无爹无娘,我们近百的年岁也足够当你爹娘,如果你不介意,就喊我们一声爹娘吧!”老伯说。

“是~~多谢爹娘。”坦莉说。

第四章;山中古刹

清山钟声袅袅,山峦远近层层相叠,白云在其间辽绕,位于高山上的怀竹寺正在做着早课,阳光洒下金黄在大殿,殿外种植的松柏树被落下的云柔穿越,庄严礼佛仪式不久之后便要开始。

石竹师父是位德高望重的住持,他选择深山修行,却因法力深厚,为人仁慈,终究抛不开俗事尘嚣,黄溪镇居民不顾翻山越岭,其它乡镇的信徒也长途跋涉到怀竹寺,只为请石竹师父解开心中疑问。

大殿外广场,一群武僧正勤练基本武功招式,武孟师父正指导着武僧在繁样招式中攀越武术最高境界--“顶天立地”。

“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别说刚柔是女人家的权力,在武术中刚柔并济才是至胜的道理。喝~~”武孟师父吆喝着武拳劲力。

“武功是用来强身,不是用来树敌;武功是用来活命,不是用来相残自尽;武功着重修行,不是用来臭屁!”武孟师父双手交握在臀后边走边说。

“师父,武功的臭屁是什麽意思?昨晚大师兄睡觉时放了一个臭屁,好臭啊~~害我们都睡不着。”叶竹师弟说。

“昨晚谁放臭屁?”枝竹师兄左右猜看所有武僧。

“不就是你吗?还问别人!放臭屁也没什麽大不了,顶多就是蕃薯吃太多,谁没放过臭屁?每个人都会放臭屁,师兄你也就别隐瞒了,我们知道是你,昨晚棉被里面像被臭鼬给放气一般。”绿竹师弟说。

“我没放过臭屁,我屁是香的,因为我从来不吃肉,青菜叶子进我的肚中,混和出一种香味从体内排出,谁闻到我的屁可以强身。”叶竹师弟说。

“叶竹你是说来唬人的吧?香屁只有从前的香妃放的出来,我们也持斋,为什麽单单你的屁是香的?”绿竹师弟说。

“我也没吃肉,为什麽屁是臭的?”枝竹师兄说。

“哈哈~~你自个儿承认了吧!”叶竹师弟说。

“好啦~~别吵!练武之地大声嚷嚷什麽?”武孟师父大声斥喝。瞬时,他又平心静气说:“习武之人要懂得修心收性,即使胸怀绝技,若不是为了正义或是帮助他人,绝不轻易外露武技,更不应随意出手,江湖中有些武林高手,有了两三下绝技便开始行打天下,见人便出招,胜了不亦乐乎,败北含恨在心,你们想这样习武有什麽用处?天地日月嗤之以鼻,一山还有一山高,深山绝顶之处比的了天空绝顶吗,你们是否懂得?”

“师父,是不是很多事都可以用臭屁来形容?例如:大师兄念经时东张西望,敲木鱼心不在焉,真是有够臭屁!”叶竹师弟蹙眉看了枝竹师兄一眼。

“你说的是枝竹吗?念经不念经,心中杂乱思绪打千万结才会不专心,这样子还当什麽和尚,练什麽武?在怀竹寺里修不了身养不了性,不如卷铺盖走路,这是什麽臭屁之人?该说可怜之人来的恰当。”武孟师父沉稳的说。

枝竹发现今天的气氛好像都冲着他来,马上转换气势如虹的口气说:“师父,我立志要当一个武功高强的和尚,等我学成上层武功,我一定要下山帮助疾苦世人。”说罢便勤奋打拳,发出喝~~喝~~声。

“嗯!希望你说的到做的到,不过你还未学会炊饭,所有武功的基本都是从生活杂事开始,杂事能将它做的不杂才是上等,等会练完功别忘了多研究前师兄留下来的食谱,煮一些可口菜肴,你的大锅汤已经煮了快半年,我们大家都吃腻了。”武孟师父说。

“是!师兄。喝~~喝~~”枝竹勤奋的打着拳套。

另一处石竹大师已开始了一天的释意时间,寺庙中涌入各方信徒,在打开那扇释意大门之前,石竹大师盘坐在石椅上,深沉静谧,他低声独自说:“我佛慈悲,愿以渺小之力助众生开脱尘俗琐事,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说罢,便打开了释意大门。

第一位入内是身着绫罗绸缎的仕女,她手提香橘作揖行礼:“阿弥陀佛,感恩石竹大师上一次的开示,红尘多扰,多情总被无情伤,我已看破俗世,今天特意为出家而来。”说罢便跪在大师面前。

石竹大师沉静的看着眼前双唇朱红,两颊胭脂的仕女,在她刻意悉心妆扮的外表之中,那颗心还悬在红尘,他扶起仕女,缓缓说:“这位女施主,可是上次说你的丈夫另觅怀香,弃你而不顾使你产生轻生念头?”

“是的!大师,这姻缘一路走来备感艰辛,两人要一起生活是件很辛苦的事,我和丈夫除了经常口角,却也貌合神离,平日言谈不出十句,直到我发现他和隔壁张家女子私通,才恍然大悟,缘份早该已经了结的,拖延只是伤害更深,不仅使我痛苦,也造就了他的罪孽。”仕女说。

“缘份不在你说怎麽来去就得怎麽来去,出家不是唯一解决的办法,尤以为情执意出家,在一意孤行之后,往往之后多是还俗之人,那也是”我执我见“的一种行为,奉劝施主返回静心思考,当有一方出错,就必需打开你的智慧,知道事情始末,消除烦恼才是最好的办法。”石竹大师说。

仕女知道自己心中想出家的念头,是一股冲动又自以是宿命的心情,经过大师指点迷津,她才明了,出家还得看造化与缘份,立即打消念头。

“多谢大师指点,小女告退!”仕女说。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坏事的发生是业障的消除,对你对他都算是好事。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石竹大师说。

接着走进一位身穿马皮大衣的武林中人,蓄着一脸大胡,说话粗声粗气,他一进门便喊着:“老和尚,有人说你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远从玄山翻山越岭找来这地方,花了我十天九夜的行程,只想恳求你一件事,答不答应你没得选择。”他有求于人却也不良于言。

“这位施主请问贵姓大名?”石竹师父深沉的看了这位江湖老粗一眼。

“我~~哈哈~~不怪你每天躲在深山不知江湖中事,我乃名声响彻玄山境内的夜断子,名虽旺在玄山,不过,走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夜断子说。

“阿弥陀佛,施主有何事相求?”石竹大师并不在意夜断子的粗言粗语,更毫无思索夜断子名气远播之事。

夜断子背上背了一件重物,以布巾包着,他自背取下在石竹面前将布巾打开说:“这两把剑要交给你保管。”

布巾里包裹的是一把透着寒气,剑柄雕刻着灰白雪山,剑套上镶满透明水晶,一丝一丝白暟暟的雪河水在其间流动,此剑阵阵寒气直逼两人的视线,屋内渐渐起了冷雾。

另一把闷着火气,剑柄雕刻着烈焰似的火球,剑套上镶满火红水晶,如灰岩熔浆慢行在剑套上缓缓流动,此剑火焰般的热气直扑石竹大师双眼,形成一阵焰围,屋内双剑的双气正因布巾打开慢慢交流。

“施主,怀竹寺除了我佛与修行的用品之外并无贵重物品,我寺也不曾专设为江湖侠士保管物品的仓库,你还是将这两把剑器取回吧。”石竹大师转身说。

“我说过你只得答应,没有选择的权力。”夜断子自剑套抽出了双剑,剑声犀利的划过,双剑剑身薄亮修长,彷佛是以白雪冰砖及火山熔浆烈焰打造而成,他又说:“大师,就算我求你!听我的名号你也知道我无子,这两把剑正是我的命根子,它也是我镇山之宝,玄山的存亡只看这两把剑了,剑在山在,剑亡山亡啊!”夜断子放下姿态,恳求的说道。

“施主,你还将双剑取回吧,我这儿并非当舖,无法收受你的剑器!”石竹大师说,他眼看着双剑气势渐渐扩涨。

“你这老秃驴,看你一把年纪怎麽还那麽食古不化?我找到这里来就表示我看的起你,你还敬酒不吃吃罚酒?”夜断子怒气大发,说完双手随即将桌子掀翻,他在一旁做出了出拳的招式,“我说过你不能不答应,要想不答应帮我保管这两把剑,就先吃我拳招,除非把我打死,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看我的落断拳。”夜断子叫声连连,摆出了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双手在空中交叉的备战姿势。

众弟子闻风随至赶到释意大厅,武孟先行进入厅内,他见一粗人妖里妖气的眼神,大声斥责说:“哪来的刺客,竟想伤我师父?”

“武孟,退下!”石竹大师站的挺直,他并不在意夜断子摆出的招式,静思半晌后沉静的说:“该来的躲不过,夜断子你就将剑摆着吧!我会将双剑安置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假以时日,你想什麽时候取回,随意,你请回吧!”

夜断子听闻石竹大师一番说话,他马上收起落断拳,跪在地上大声的哀声说:“多谢大师相助,多谢大师相助!”

夜断子说罢又豪迈的转身离去。

“师父...”武孟在一旁露出担心的眼神。

石竹看着桌上的双剑剑气逼人,“这两把剑分称太阳剑与太阴剑,人称双剑,不少江湖中人都是剑下的亡魂,莫非这一切都是天意?双剑杀人太多,现在已到了清洗罪孽的时候,双剑自己选择在我们怀竹寺中修行。”

“师父,刚才那个人好臭屁啊!”叶竹师弟说。

“住嘴!出家人不打妄语。”石竹师父说。

武孟视意叶竹住嘴,他转身对石竹师父说:“师父,方才那位江湖中人只为保管双剑而来?”

“没错!我看~~你先将双剑交给云离保管,他是带发修行之人,江湖剑器就交给未断红尘之人保管吧。”石竹大师说。

“是的,师父!”武孟说。

第五章;降生

春风吹过,山丘上的花田繁花景簇,焰双飞夫妇正背着竹篓步入花田赶着采收这一春季的万紫嫣红,不同以往的是,身边多了一个帮手坦莉,时过数月,她已经大腹便便,走起路来略显吃力的模样。

坦莉衣着也将自己包裹成密不透风的采花妇,鸿燕娘看了笑着说:“莉儿,你过不久就要生产了,我看你就旁边歇着吧,这采花的工作很繁重还要出力,对胎儿不好。”

“娘,这点小事不算什麽,最近越接近临盆之日,我越觉得神清气爽,身体里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我腹中的女娃儿想必会是个有力的女孩儿家。”坦莉笑着说。

“我猜这该是你爹传授与你的心经佛手起的效用,这武功在于增强你自身的内力,你领悟越高,内力越深厚,希望你腹中胎儿下来是个健健康康的胖女娃儿,我跟你爹已经决定把这一生的所有独门功夫全授与她,只希望她未来能以此强身自保,要知江湖险恶,行走江湖若不会几招武功,那性命可就难保呦。”鸿燕娘说。

“老伴儿啊,你别吓唬莉儿,江湖也有很多持有善心的高手和正义之士,我相信我们莉儿跟她的女儿定是福星高照,常遇贵人帮忙,别怕!别怕!”风焰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坐在径边的岩石上。

“娘,这女娃要是不乖就打,不听话就罚她,甭对她宠,宠坏了只会让她更不知世面险恶,爹,我赞成娘说的让女娃儿习武,我不会武功才落的被人掷石的下场,这世态,防身是必须的。”坦莉头头是道的说着。

“莉儿啊,我们从未听你提起过女娃他爹的事情,这事你可别闷在心里,成为日后女娃儿的性情,若是真开朗那可就得了。”鸿燕娘说,她边收拾着一捆黔悉药草,这一大捆黔悉可是今年最值价的花田收入。

“娘,不瞒您说,女娃儿的爹自从跌落黑谙崖之后,我就有轻生的念头,若不是因为你和爹相救,我或许已经命丧黄泉,女娃儿他爹名叫柳之平,也是一位习武之人,在杏江村,习武之人平日切磋方式便是竞争,比武擂台大赛随处可见,上了擂台谁赢谁输都关系着武林地位的高低,女娃儿的爹平日人缘极佳,武功也算上层,于是有许多武夫找他比武,最后一次是一位神秘自称牙沙喀什尔的老夫,他说想在黑谙崖和柳之平一较高下,还发放了武林帖邀请几位武林中人到黑谙崖观武赛,我曾劝阻他不要接受不明人士的比武,更何况我们都未曾到过传说中的黑谙崖,他却说一句自己一定会赢的话,毅然决然上了黑谙崖,谁知...”坦莉说到伤心处又两泪纵横。

“黑谙崖地势险恶,那座山的杨林黑枝彷佛绝境,尤其在正午时刻会刮起阵阵连环风沙与天齐高,在风沙中伸手不见五指,不熟悉地理位置的人一定会在那时刻坠崖,你夫婿比武时辰可是正午时刻?”风焰爹蹙眉的问坦莉。

“距正午时刻前几刻钟,但如爹所说,之平是在正午时刻刮起风沙被引到一处险恶之地而坠入崖底。”坦莉说。

“那定是有心人士使的计谋,他平日跟人可有冤仇?”鸿燕娘说。

“他~~并没有,即使平日比武竞争之人,也都是熟稔的邻家,之平诚心善待周围人这是众所皆知,我并不知道为何有人想陷害于他。”坦莉说。

“为何又会被追杀?你并非习武之人,不在武林中行走怎会与人结仇?”鸿燕娘说。

“我~~追杀我的人也不是什麽武林中人,玩袴子弟花心大少,如此而已,正因他有钱有势,所以手底下养了不少啰啰,每个都为他做事,只要丢出银两,很多人就会拼了命的去讨好他,他垂涎我的姿色,用尽方法想占为己有,我却从未臣服于他,他变本加厉的对付,直到之平坠崖后,我再也没有防护能力,在那天想逃离杏江村,却被他追赶至破屋。”坦莉忆起当时,不免再度心生忧伤,她又说:“凑巧的是,他的名字柳之松,我的夫婿柳之平,不知道这两个名字之间有什麽关连。”

“原来如此!柳之平与柳之松,世人名字相似之人不胜枚举,但或许也是兄弟之名,无论如何,你已摆脱这前尘梦靥,福日将至不该虚度,更何况女娃儿即将出世,我想,谅柳之松也不敢逞凶到黄溪镇的花田。”风焰爹说,他露出了当年征战武林的雄纠纠眼神。

坦莉擦拭了眼泪,笑着说:“爹,我受您和娘的保护,这恩真还不起,将来定叫女娃儿为您搥背背花篓。”

“哈哈哈~~好好好~~真期待女娃儿的降临。”鸿燕娘说。

三人在岩石上谈笑风生,过了半晌,坦莉露出痛苦的表情。

“娘,我这下真感身体不舒服了,她正踢着我的肚皮........”说罢,坦莉一股脑儿蹲下地,她蹙眉紧闭双眼的喊叫着:“娘~~我~~要~~生了~~”

“哎呀!老伴儿,莉儿要临盆了,快~~快~~莉儿要临盆啦,快点背回咱家屋里吧!”鸿燕娘大惊的吆喝着。

风焰爹背起了呻吟中的坦莉,鸿燕娘又惊又喜又紧张,三人回到了居屋内,风焰爹烧着热水,鸿燕娘在房内忙进忙出,双手鲜血淋漓,夜空下满是坦莉的险叫声。

当夜,坦莉生下一个健康的胖女娃儿,坦莉爹娘看着手中的女娃儿,眼中泛起了泪光,鸿燕娘说:“这女娃儿长的真漂亮,好似我们鹿儿刚出生那模样。”

“是啊!真可爱,我已等不及要教她武功了。”风焰爹说。

“老伴儿啊,你想为她取什麽名字呢?”鸿燕娘说,她的双眼露着幸福的眼神。

“娘,女娃儿的名字要请您跟爹费心了。”坦莉额头满是汗水,她看着鸿燕娘手中抱起的女娃儿,心生慰藉。

“她即将传承我们的独门功夫,我想~~她的名字就叫飞铁玲。”风焰爹深沉的思考后说。

“飞铁玲?嗯!玲儿~~哈哈~~玲儿乖~~”鸿燕娘乐的不可开支。

坦莉在床上沉沉的睡去,那一夜,满屋子的玲儿哭声和焰双飞的笑声。

剑出巫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剑出巫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广州,一个比抖音套路都要多的城市!长点心,千万别被骗了...

    在广州,有成千上万人口中有一半是容易被骗的宝宝,而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广州,一个不断挑战人类智商的城市,对于一个不是广州本地人的我只能说: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们!想当初来到广州的时候,也曾问过广州人该注意什么,也得到一些很“贴心”的忠告:一入坑,海底针,自己长点心。套路深深,且看且小心。千万别被骗了。加油,希望你活下去??...听完,都感觉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了?有冇搞错啊!.......1别在靓仔、靓女中迷失了自己刚开始到广州的时候,听到别人一直称呼靓仔、靓女,但对方并不是长得好看的,就觉得这个人

  • 影讯 | 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4月20日

    2018.4.20影讯中国电影资料馆海淀区小西天文慧园路3号朝阳区百子湾南二路2号1《沙漠之茶》现场售票:18:00百子湾影院大厅票台开售网络售票:暂无票价:30元放映时间:4月20日19:00放映地点:百子湾厅=影片信息=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编剧:马克·派普罗/贝纳尔多·贝托鲁奇/保罗·鲍尔斯主演:德博拉·温格/约翰·马尔科维奇/坎贝尔·斯科特/吉尔·班尼特/蒂莫西·斯波类型:剧情/冒险制片国家/地区:英国/意大利语言:阿拉伯语/英语/法语上映日期:1990-10-25片长:138分钟又名

  • 95岁岛国传奇尼僧濑户内寂听专访——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听完恋爱大师的箴言茅塞顿开|日本·时人物

    濑户内寂听这五个字或许对于国内的网友们来说还有些陌生。那么,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日本95岁僧侣濑户内寂听,专听现代人的烦恼!“若い時にしたいこと全部してください!”“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就去做!”“何をすればいいか”“做什么呢?”“恋と革命”“恋爱和革命”这位年近100岁的老人是出版过400多本书的小说家,至今还有2个新闻连载在继续,三言两语却能“语出惊人”的她格外受日本年轻人的喜爱。以上这几句话或许存在逻辑漏洞,但是对于那些正在被恶言相向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自我“救赎”的好思路。濑户内寂听,19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