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剑出巫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9: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剑出巫山

第三章;焰双飞

“你就好好休息,你身上蜘蛛的猛毒并不会那麽快就散去,我以黔悉草治你的毒病很有效,但是如果再以内力打通你的任督二脉,那~~”老妇迟疑了。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你~~老伴,你真要这麽做?”老伯惊讶的神情。

“这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为了我们的鹿儿。”老妇对老伯说。

“鹿儿?这儿还有其他人吗?我已羞身残璧,死了倒也好,但在死之前我还是要感谢两位前辈搭救之恩,这世无法偿还,留待下世为两位做牛做马。”坦莉说罢一阵啜泣。

“你快别这麽说,会救你也是因为缘份,既然相遇了,我们又岂能见死不救?鹿儿是我们所生的女儿,她也是中了白虎蜘蛛的毒,只怪当时没有黔悉草,而我们内力也不够深厚,无法救活自己心爱的女儿使我们终身遗憾啊!”老伯感伤的说道。

老妇握住坦莉的手,一脸充满希望的笑容:“你过去的种种我们就别再提起,只要你专心在这儿养病,等病好了之后再回去你的地方,人应该要好好活着,何况,你肚子里的女娃不久就要出世了。剑出巫山小说txt全文阅读

坦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终于一阵微笑,她低着头说:“前辈,我本是杏江村人,但已无地方可去,这条命也是您给的,无法报答大恩,可否就让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永远在这儿侍奉两位前辈?”

“啊?这~~”老伯张口惊讶。

“我~~真是求之不得,你真长的太像我们失去的鹿儿,我心里还想着如果你能一直在身边那该多好,看来我的痴心妄想竟然实现?!真是多谢老天爷啊!”老妇兴奋的紧握坦莉的手。

“我名叫坦莉,孩子的爹在一次比武中跌落黑谙崖,至今仍不知是生是死,没有他,杏江村我也待不下了,本来想跟他一起上黄泉,但想起腹中他的骨肉,实不忍心,于是我离开了杏江村,想找个良地独自栖身,却~~”坦莉娓娓道来,说到伤心处又是两泪纵横,她接着说:“却被一行人追杀至黄溪镇。”

“追杀?是谁?原来你身上的伤害另有其人。”老伯说。

“那人是杏江村人人知晓的花花大少,我和他并无婚订,但他始终认为我命与贞节都是他的,尽管我随时随地躲避他,也逃离不开他眼线,所以才决定离开杏江村。”坦莉说。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原来如此!莉姑娘,我们生活的这地方非常隐密,屋外是山绵树丛,一般人没两三下功夫是找不着这儿,你可以安全在这儿养病。”老伯说。

“我喜爱这地方,香味透心,屋外又一片寂静....敢问两位前辈大名。”坦莉发现自己还不识眼前两位救命恩人。

“我们~~”老妇沉静了一会儿,她也娓娓道来一段往事:“我们在年轻时候各自有着自己的武馆,江湖上也算名声远播,当时兴盛武馆这一业,却也因同行相忌而产生许多敌手,在某年的比武大会中,我北凌武馆刀剑不甚误杀了西南武馆刀剑,因此结下深仇大恨成为世仇,但是,错就错在人的缘份无理,我爱上的男子,竟然发现他是我世仇的掌门人,在万般心碎与无奈之下,我将武馆寄予爱徒,独自到这地方深修,然~~却巧遇他也在这儿徘徊。”

“老伯也在这儿?为何?”坦莉疑问的眼神。

老伯与老妇眼神交会,他们互视的笑了,老伯说:“我~~失去了爱人,彷佛失去自己灵魂,当下决定将武馆交予我的大哥,我跟大哥说再也无心看理武馆,一心一意只想潜心修行,事实上是无法忘记那位心所深爱的女子,在断然离开世俗红尘之后,早已决定要往黄溪镇最灵气的地方修行,竟然就在这遇见心中朝思暮想的女人,你说,这缘份我们还能拒绝吗?是老天安排我们排除万难归隐红尘后,才能得到永远的幸福。163女性网

坦莉惊讶的张大嘴巴:“这故事~~这故事我听说过,莫非两位就是人称出剑不见影的焰双飞?”

“哈哈哈~~是啊!他是人称焰双飞的风焰,我是人称焰双飞的鸿燕,当时年轻,我们重出江湖后除掉了许多恶人,那些江湖上发生的事,你应该多少有听闻,恶人虽恶,却也有子有孙,冤冤相报何时了,最后我们决定不再插手江湖事,真的从此洗手归隐山林。”老妇说。

“好动容的一段往事,两位前辈请先受小女子一拜,感谢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坦莉起身拜谢老伯与老妇。

“哎呀!别言谢,刚才我们已经说定,你就已经算是这里的一份子,还有你肚子里的女娃儿,依我看你就在这儿将这女娃生下,一切不必再见外。”老妇说。

“你有想过到黑谙崖寻找你的丈夫吗?”老伯说。说明163woman.com

坦莉苍容又现,她几近失望的说:“在黑谙崖比武之人,跌落谷底的,至今没有人能生回,我手无寸铁,又拿什麽去寻回我的丈夫,该是凶多吉少。”

“嗯!黑谙崖的险峻居群山之首,一般人跌落谷底是不可能活命的。”老伯说。

“焰双飞前辈,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服侍您两位,将小女生下来,也服侍您俩。”坦莉说。

“莉姑娘,你也该修许护身功夫,生下女娃之后,你就放心交给我俩好好调教调教。”老伯说。163女性网

“啊~~多谢前辈!”坦莉惊声的说。

不知有多少江湖中人想拜焰双飞为师却不得其门而入,如今,坦莉可是求之不得。

“别再前辈前辈这样叫了,你无爹无娘,我们近百的年岁也足够当你爹娘,如果你不介意,就喊我们一声爹娘吧!”老伯说。

“是~~多谢爹娘。”坦莉说。

第四章;山中古刹

清山钟声袅袅,山峦远近层层相叠,白云在其间辽绕,位于高山上的怀竹寺正在做着早课,阳光洒下金黄在大殿,殿外种植的松柏树被落下的云柔穿越,庄严礼佛仪式不久之后便要开始。

石竹师父是位德高望重的住持,他选择深山修行,却因法力深厚,为人仁慈,终究抛不开俗事尘嚣,黄溪镇居民不顾翻山越岭,其它乡镇的信徒也长途跋涉到怀竹寺,只为请石竹师父解开心中疑问。

大殿外广场,一群武僧正勤练基本武功招式,武孟师父正指导着武僧在繁样招式中攀越武术最高境界--“顶天立地”。

“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别说刚柔是女人家的权力,在武术中刚柔并济才是至胜的道理。喝~~”武孟师父吆喝着武拳劲力。

“武功是用来强身,不是用来树敌;武功是用来活命,不是用来相残自尽;武功着重修行,不是用来臭屁!”武孟师父双手交握在臀后边走边说。

“师父,武功的臭屁是什麽意思?昨晚大师兄睡觉时放了一个臭屁,好臭啊~~害我们都睡不着。”叶竹师弟说。

“昨晚谁放臭屁?”枝竹师兄左右猜看所有武僧。

“不就是你吗?还问别人!放臭屁也没什麽大不了,顶多就是蕃薯吃太多,谁没放过臭屁?每个人都会放臭屁,师兄你也就别隐瞒了,我们知道是你,昨晚棉被里面像被臭鼬给放气一般。”绿竹师弟说。

“我没放过臭屁,我屁是香的,因为我从来不吃肉,青菜叶子进我的肚中,混和出一种香味从体内排出,谁闻到我的屁可以强身。”叶竹师弟说。

“叶竹你是说来唬人的吧?香屁只有从前的香妃放的出来,我们也持斋,为什麽单单你的屁是香的?”绿竹师弟说。

“我也没吃肉,为什麽屁是臭的?”枝竹师兄说。

“哈哈~~你自个儿承认了吧!”叶竹师弟说。

“好啦~~别吵!练武之地大声嚷嚷什麽?”武孟师父大声斥喝。瞬时,他又平心静气说:“习武之人要懂得修心收性,即使胸怀绝技,若不是为了正义或是帮助他人,绝不轻易外露武技,更不应随意出手,江湖中有些武林高手,有了两三下绝技便开始行打天下,见人便出招,胜了不亦乐乎,败北含恨在心,你们想这样习武有什麽用处?天地日月嗤之以鼻,一山还有一山高,深山绝顶之处比的了天空绝顶吗,你们是否懂得?”

“师父,是不是很多事都可以用臭屁来形容?例如:大师兄念经时东张西望,敲木鱼心不在焉,真是有够臭屁!”叶竹师弟蹙眉看了枝竹师兄一眼。

“你说的是枝竹吗?念经不念经,心中杂乱思绪打千万结才会不专心,这样子还当什麽和尚,练什麽武?在怀竹寺里修不了身养不了性,不如卷铺盖走路,这是什麽臭屁之人?该说可怜之人来的恰当。”武孟师父沉稳的说。

枝竹发现今天的气氛好像都冲着他来,马上转换气势如虹的口气说:“师父,我立志要当一个武功高强的和尚,等我学成上层武功,我一定要下山帮助疾苦世人。”说罢便勤奋打拳,发出喝~~喝~~声。

“嗯!希望你说的到做的到,不过你还未学会炊饭,所有武功的基本都是从生活杂事开始,杂事能将它做的不杂才是上等,等会练完功别忘了多研究前师兄留下来的食谱,煮一些可口菜肴,你的大锅汤已经煮了快半年,我们大家都吃腻了。”武孟师父说。

“是!师兄。喝~~喝~~”枝竹勤奋的打着拳套。

另一处石竹大师已开始了一天的释意时间,寺庙中涌入各方信徒,在打开那扇释意大门之前,石竹大师盘坐在石椅上,深沉静谧,他低声独自说:“我佛慈悲,愿以渺小之力助众生开脱尘俗琐事,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说罢,便打开了释意大门。

第一位入内是身着绫罗绸缎的仕女,她手提香橘作揖行礼:“阿弥陀佛,感恩石竹大师上一次的开示,红尘多扰,多情总被无情伤,我已看破俗世,今天特意为出家而来。”说罢便跪在大师面前。

石竹大师沉静的看着眼前双唇朱红,两颊胭脂的仕女,在她刻意悉心妆扮的外表之中,那颗心还悬在红尘,他扶起仕女,缓缓说:“这位女施主,可是上次说你的丈夫另觅怀香,弃你而不顾使你产生轻生念头?”

“是的!大师,这姻缘一路走来备感艰辛,两人要一起生活是件很辛苦的事,我和丈夫除了经常口角,却也貌合神离,平日言谈不出十句,直到我发现他和隔壁张家女子私通,才恍然大悟,缘份早该已经了结的,拖延只是伤害更深,不仅使我痛苦,也造就了他的罪孽。”仕女说。

“缘份不在你说怎麽来去就得怎麽来去,出家不是唯一解决的办法,尤以为情执意出家,在一意孤行之后,往往之后多是还俗之人,那也是”我执我见“的一种行为,奉劝施主返回静心思考,当有一方出错,就必需打开你的智慧,知道事情始末,消除烦恼才是最好的办法。”石竹大师说。

仕女知道自己心中想出家的念头,是一股冲动又自以是宿命的心情,经过大师指点迷津,她才明了,出家还得看造化与缘份,立即打消念头。

“多谢大师指点,小女告退!”仕女说。

“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坏事的发生是业障的消除,对你对他都算是好事。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石竹大师说。

接着走进一位身穿马皮大衣的武林中人,蓄着一脸大胡,说话粗声粗气,他一进门便喊着:“老和尚,有人说你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远从玄山翻山越岭找来这地方,花了我十天九夜的行程,只想恳求你一件事,答不答应你没得选择。”他有求于人却也不良于言。

“这位施主请问贵姓大名?”石竹师父深沉的看了这位江湖老粗一眼。

“我~~哈哈~~不怪你每天躲在深山不知江湖中事,我乃名声响彻玄山境内的夜断子,名虽旺在玄山,不过,走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夜断子说。

“阿弥陀佛,施主有何事相求?”石竹大师并不在意夜断子的粗言粗语,更毫无思索夜断子名气远播之事。

夜断子背上背了一件重物,以布巾包着,他自背取下在石竹面前将布巾打开说:“这两把剑要交给你保管。”

布巾里包裹的是一把透着寒气,剑柄雕刻着灰白雪山,剑套上镶满透明水晶,一丝一丝白暟暟的雪河水在其间流动,此剑阵阵寒气直逼两人的视线,屋内渐渐起了冷雾。

另一把闷着火气,剑柄雕刻着烈焰似的火球,剑套上镶满火红水晶,如灰岩熔浆慢行在剑套上缓缓流动,此剑火焰般的热气直扑石竹大师双眼,形成一阵焰围,屋内双剑的双气正因布巾打开慢慢交流。

“施主,怀竹寺除了我佛与修行的用品之外并无贵重物品,我寺也不曾专设为江湖侠士保管物品的仓库,你还是将这两把剑器取回吧。”石竹大师转身说。

“我说过你只得答应,没有选择的权力。”夜断子自剑套抽出了双剑,剑声犀利的划过,双剑剑身薄亮修长,彷佛是以白雪冰砖及火山熔浆烈焰打造而成,他又说:“大师,就算我求你!听我的名号你也知道我无子,这两把剑正是我的命根子,它也是我镇山之宝,玄山的存亡只看这两把剑了,剑在山在,剑亡山亡啊!”夜断子放下姿态,恳求的说道。

“施主,你还将双剑取回吧,我这儿并非当舖,无法收受你的剑器!”石竹大师说,他眼看着双剑气势渐渐扩涨。

“你这老秃驴,看你一把年纪怎麽还那麽食古不化?我找到这里来就表示我看的起你,你还敬酒不吃吃罚酒?”夜断子怒气大发,说完双手随即将桌子掀翻,他在一旁做出了出拳的招式,“我说过你不能不答应,要想不答应帮我保管这两把剑,就先吃我拳招,除非把我打死,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看我的落断拳。”夜断子叫声连连,摆出了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双手在空中交叉的备战姿势。

众弟子闻风随至赶到释意大厅,武孟先行进入厅内,他见一粗人妖里妖气的眼神,大声斥责说:“哪来的刺客,竟想伤我师父?”

“武孟,退下!”石竹大师站的挺直,他并不在意夜断子摆出的招式,静思半晌后沉静的说:“该来的躲不过,夜断子你就将剑摆着吧!我会将双剑安置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假以时日,你想什麽时候取回,随意,你请回吧!”

夜断子听闻石竹大师一番说话,他马上收起落断拳,跪在地上大声的哀声说:“多谢大师相助,多谢大师相助!”

夜断子说罢又豪迈的转身离去。

“师父...”武孟在一旁露出担心的眼神。

石竹看着桌上的双剑剑气逼人,“这两把剑分称太阳剑与太阴剑,人称双剑,不少江湖中人都是剑下的亡魂,莫非这一切都是天意?双剑杀人太多,现在已到了清洗罪孽的时候,双剑自己选择在我们怀竹寺中修行。”

“师父,刚才那个人好臭屁啊!”叶竹师弟说。

“住嘴!出家人不打妄语。”石竹师父说。

武孟视意叶竹住嘴,他转身对石竹师父说:“师父,方才那位江湖中人只为保管双剑而来?”

“没错!我看~~你先将双剑交给云离保管,他是带发修行之人,江湖剑器就交给未断红尘之人保管吧。”石竹大师说。

“是的,师父!”武孟说。

第五章;降生

春风吹过,山丘上的花田繁花景簇,焰双飞夫妇正背着竹篓步入花田赶着采收这一春季的万紫嫣红,不同以往的是,身边多了一个帮手坦莉,时过数月,她已经大腹便便,走起路来略显吃力的模样。

坦莉衣着也将自己包裹成密不透风的采花妇,鸿燕娘看了笑着说:“莉儿,你过不久就要生产了,我看你就旁边歇着吧,这采花的工作很繁重还要出力,对胎儿不好。”

“娘,这点小事不算什麽,最近越接近临盆之日,我越觉得神清气爽,身体里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我腹中的女娃儿想必会是个有力的女孩儿家。”坦莉笑着说。

“我猜这该是你爹传授与你的心经佛手起的效用,这武功在于增强你自身的内力,你领悟越高,内力越深厚,希望你腹中胎儿下来是个健健康康的胖女娃儿,我跟你爹已经决定把这一生的所有独门功夫全授与她,只希望她未来能以此强身自保,要知江湖险恶,行走江湖若不会几招武功,那性命可就难保呦。”鸿燕娘说。

“老伴儿啊,你别吓唬莉儿,江湖也有很多持有善心的高手和正义之士,我相信我们莉儿跟她的女儿定是福星高照,常遇贵人帮忙,别怕!别怕!”风焰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坐在径边的岩石上。

“娘,这女娃要是不乖就打,不听话就罚她,甭对她宠,宠坏了只会让她更不知世面险恶,爹,我赞成娘说的让女娃儿习武,我不会武功才落的被人掷石的下场,这世态,防身是必须的。”坦莉头头是道的说着。

“莉儿啊,我们从未听你提起过女娃他爹的事情,这事你可别闷在心里,成为日后女娃儿的性情,若是真开朗那可就得了。”鸿燕娘说,她边收拾着一捆黔悉药草,这一大捆黔悉可是今年最值价的花田收入。

“娘,不瞒您说,女娃儿的爹自从跌落黑谙崖之后,我就有轻生的念头,若不是因为你和爹相救,我或许已经命丧黄泉,女娃儿他爹名叫柳之平,也是一位习武之人,在杏江村,习武之人平日切磋方式便是竞争,比武擂台大赛随处可见,上了擂台谁赢谁输都关系着武林地位的高低,女娃儿的爹平日人缘极佳,武功也算上层,于是有许多武夫找他比武,最后一次是一位神秘自称牙沙喀什尔的老夫,他说想在黑谙崖和柳之平一较高下,还发放了武林帖邀请几位武林中人到黑谙崖观武赛,我曾劝阻他不要接受不明人士的比武,更何况我们都未曾到过传说中的黑谙崖,他却说一句自己一定会赢的话,毅然决然上了黑谙崖,谁知...”坦莉说到伤心处又两泪纵横。

“黑谙崖地势险恶,那座山的杨林黑枝彷佛绝境,尤其在正午时刻会刮起阵阵连环风沙与天齐高,在风沙中伸手不见五指,不熟悉地理位置的人一定会在那时刻坠崖,你夫婿比武时辰可是正午时刻?”风焰爹蹙眉的问坦莉。

“距正午时刻前几刻钟,但如爹所说,之平是在正午时刻刮起风沙被引到一处险恶之地而坠入崖底。”坦莉说。

“那定是有心人士使的计谋,他平日跟人可有冤仇?”鸿燕娘说。

“他~~并没有,即使平日比武竞争之人,也都是熟稔的邻家,之平诚心善待周围人这是众所皆知,我并不知道为何有人想陷害于他。”坦莉说。

“为何又会被追杀?你并非习武之人,不在武林中行走怎会与人结仇?”鸿燕娘说。

“我~~追杀我的人也不是什麽武林中人,玩袴子弟花心大少,如此而已,正因他有钱有势,所以手底下养了不少啰啰,每个都为他做事,只要丢出银两,很多人就会拼了命的去讨好他,他垂涎我的姿色,用尽方法想占为己有,我却从未臣服于他,他变本加厉的对付,直到之平坠崖后,我再也没有防护能力,在那天想逃离杏江村,却被他追赶至破屋。”坦莉忆起当时,不免再度心生忧伤,她又说:“凑巧的是,他的名字柳之松,我的夫婿柳之平,不知道这两个名字之间有什麽关连。”

“原来如此!柳之平与柳之松,世人名字相似之人不胜枚举,但或许也是兄弟之名,无论如何,你已摆脱这前尘梦靥,福日将至不该虚度,更何况女娃儿即将出世,我想,谅柳之松也不敢逞凶到黄溪镇的花田。”风焰爹说,他露出了当年征战武林的雄纠纠眼神。

坦莉擦拭了眼泪,笑着说:“爹,我受您和娘的保护,这恩真还不起,将来定叫女娃儿为您搥背背花篓。”

“哈哈哈~~好好好~~真期待女娃儿的降临。”鸿燕娘说。

三人在岩石上谈笑风生,过了半晌,坦莉露出痛苦的表情。

“娘,我这下真感身体不舒服了,她正踢着我的肚皮........”说罢,坦莉一股脑儿蹲下地,她蹙眉紧闭双眼的喊叫着:“娘~~我~~要~~生了~~”

“哎呀!老伴儿,莉儿要临盆了,快~~快~~莉儿要临盆啦,快点背回咱家屋里吧!”鸿燕娘大惊的吆喝着。

风焰爹背起了呻吟中的坦莉,鸿燕娘又惊又喜又紧张,三人回到了居屋内,风焰爹烧着热水,鸿燕娘在房内忙进忙出,双手鲜血淋漓,夜空下满是坦莉的险叫声。

当夜,坦莉生下一个健康的胖女娃儿,坦莉爹娘看着手中的女娃儿,眼中泛起了泪光,鸿燕娘说:“这女娃儿长的真漂亮,好似我们鹿儿刚出生那模样。”

“是啊!真可爱,我已等不及要教她武功了。”风焰爹说。

“老伴儿啊,你想为她取什麽名字呢?”鸿燕娘说,她的双眼露着幸福的眼神。

“娘,女娃儿的名字要请您跟爹费心了。”坦莉额头满是汗水,她看着鸿燕娘手中抱起的女娃儿,心生慰藉。

“她即将传承我们的独门功夫,我想~~她的名字就叫飞铁玲。”风焰爹深沉的思考后说。

“飞铁玲?嗯!玲儿~~哈哈~~玲儿乖~~”鸿燕娘乐的不可开支。

坦莉在床上沉沉的睡去,那一夜,满屋子的玲儿哭声和焰双飞的笑声。

剑出巫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剑出巫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麻辣悍妻:这个总裁是我的15章(第15章 善于哄人)

    原标题:麻辣悍妻:这个总裁是我的15章(第15章善于哄人)小说书名:麻辣悍妻:这个总裁是我的第15章善于哄人三十分钟后,车子稳稳停在豪华的别墅门口。“凌太太,咱们到了。”司机优雅地走下轿车,为唐小甜和甜爸甜妈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还体贴地扶着上缘防止他们碰到头。此情此景,让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唐小甜不禁有些感叹。连一个普普通通的私家司机都要找帅哥来做,不得不说,凌家的品味可真不是一般的高呢!“谢谢你啊小伙子。”甜爸冲司机笑了笑,下一秒,目光便落在了凌家恢弘的府邸上。精美的雕花木门,偌大的前庭花园,

  • 陆总溺爱:柳小姐一惯放肆15章(第15章 再次被吃)

    原标题:陆总溺爱:柳小姐一惯放肆15章(第15章再次被吃)书名:陆总溺爱:柳小姐一惯放肆第15章再次被吃最终,陆祁墨还是转身离开了,只不过,在转身之后,陆祁墨脸上的那抹玩味的笑容,柳清苑却没有看到。“夫人,你感觉怎么样了?”程勋走了进来,看着那个坐在床上发呆的女人,客气地问着。“我没事了,放心吧。”柳清苑笑笑,回答道。对于她来说,她想摆脱的,也只有陆祁墨而已,对程勋,她也没有必要给他脸色看。“那就好。夫人,有些话,我想对你说明白。少爷他虽然看起来冷漠,但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而且,少爷真的很关心

  • 霍少的闪婚甜妻15章(第15章 他挺细心)

    原标题:霍少的闪婚甜妻15章(第15章他挺细心)小说:霍少的闪婚甜妻第15章他挺细心尹浅夏的脑子完全被那个吻给搅乱了,如果醉酒那天晚上他没有亲的话,这还是她的初吻!张羽杭没跟她这么亲热过,最亲密的还是吻她的额头!她的心里一万只神兽在奔腾,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个疯子?那天之后她都没拿好脸色对过他,随时都是一副看他不爽的样子,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她就算气得抓狂也没再听见她骂人。周末轮到她休假,霍司琛也就没严苛的让她起床了,只是把早餐给她放在微波炉里,自己去了公司。怀孕之后特别嗜睡,上班的时候被霍司琛折腾

  • 盛嫁:命中注定就是你15章(第15章 藏龙 卧虎)

    原标题:盛嫁:命中注定就是你15章(第15章藏龙卧虎)小说名:盛嫁:命中注定就是你第15章藏龙卧虎避开张鹏,岑青禾去茶水间的时候,碰见了吕双。她对吕双的印象不错,所以主动笑着打招呼,“喝咖啡?”吕双站在自动咖啡机前面,闻声,转头看了一眼,随即淡笑着回道:“哦,是你埃你喝咖啡吗?我顺道帮你弄。”岑青禾说:“没事儿,我进来倒杯饮料。”说完,她又对吕双嘱咐了一句,“咖啡困的时候喝点儿还行,平时尽量少喝,省的以后产生抵抗力,那就只能头悬梁锥刺股了。”吕双‘扑哧’一声笑出来,觉得岑青禾很有意思。茶水间里面

  • 两亿宠婚15章(第15章 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原标题:两亿宠婚15章(第15章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书名:两亿宠婚第15章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果不其然,没一会儿,许诺就心不甘情不愿的兜回到去洗手间的路线上。拐角处,许诺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她正欲道歉,望见男人的面容,脸色立马冷了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李明旭一双狭小的眼睛不怀好意的朝餐厅里打量了一番,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呵,许诺冷笑一声,懒得跟他废话,径直朝洗手间而去。李明旭看她要走,忙出声道,“是从楼上的宾馆下来的吧,听说你昨天去找张总了。”昨夜在夜总会的事,李明旭只知道许诺确实出

  • 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15章(第15章 转账成功了)

    原标题: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15章(第15章转账成功了)小说:沈先生:听说你心悦我?第15章转账成功了在外边坐了一会儿,倒是没有刚刚在病房那么闷了,侧头看了看阳光,不禁笑了笑,今天的阳光真好,也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坐在外边晒着这么温暖的阳光,她以前最喜欢阳光了,现在一定坐在医院的院子里,和自己一样,享受着温暖的阳光。这样一想,凌悦薇忽的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低头看了看平坦的小腹,笑着看了看沈家的管家,“我能不能去那边走走?”“当然可以了。”管家微笑点头。“我可以自己吗?”凌悦薇有些

  • 宫廷小御医15章(第十五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原标题:宫廷小御医15章(第十五章三个女人一台戏)书名:宫廷小御医第十五章三个女人一台戏刘宇在月光的照射下,仔细的打量着陈蓉。陈蓉穿着一件连衣裙,身材高挑,长发飘逸。完全没了以前乡下姑娘的那种气质,现在的他就是一个生活在都市的女性。三年多没有见面,今天突然的重逢,让刘宇感慨良久。看到陈蓉手中拿着大包,刘宇上前帮她拿着。两个人就这样在乡村的小路上走起。刘宇一只手提起陈蓉的行李包,一只手不老实的抓着陈蓉的手。陈蓉并没有介意,因为他们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手里拉手。一阵清风吹过,陈蓉的秀发中散发出沁人的香气

  • 秀色可餐15章(第十五章 理想)

    原标题:秀色可餐15章(第十五章理想)小说名:秀色可餐第十五章理想此时火锅里面有一大堆蔬菜,刚刚放进去正在那里煮着。王大贵、杨强、黄舒珊的爹黄建国现在都坐在一起,一边抽烟一边闲聊着什么。席晓东和阳晓波带着两个美女来到之后,王大贵顿时深深的看了一眼黄舒珊还有陆小英,接着笑道:“舒珊,小英,你们想考什么大学啊!”黄舒珊坐在凳子上说道:“还没想好。”陆小英则说道:“我肯定是考最好的大学的。“这时王大贵对黄建国说道:“如果家里有困难,想要助学贷款,我可以帮你们,现在农村每年都有无息贷款,你要贷的话,没问

  • 校园重生超级兵王15章(第15章 扶不起的烂泥?)

    原标题:校园重生超级兵王15章(第15章扶不起的烂泥?)书名:校园重生超级兵王第15章扶不起的烂泥?当众人从林风第二次背身投篮的并且空心入网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林风和杨涛已经走出篮球场了。打篮球,林风的确不会,不过,修炼之后,要控制篮球大小的东西的飞行轨迹,林风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老大,听见没,篮球场那边都在给你喝彩呢,嘿嘿,不知道郝壮有没有吃篮球……”杨涛跟上来,一脸得意的笑容。今天林风的出风头,也是让他长了不少脸面。“以后你肯定也是江州1中有点名气的学生了,喜欢你的女生肯定不少,先说好

  • 贴身男秘有春天15章(第十五章:你美的让人想犯罪)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15章(第十五章:你美的让人想犯罪)小说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五章:你美的让人想犯罪凌菲儿坐在办公桌后边,只露出胸部以上的部分。今天的凌菲儿穿着一件黑色束身小西服,包裹着身前的滚圆,衬得如玉的脖颈更加修长。朱红的小嘴,秀挺的鼻梁,如画的眼眸,两条柳眉似蹙,白皙的耳垂透着淡淡的粉,秀发披肩……身体无论那一处都是造物主的杰作。看着凌菲儿张合的鼻翼,微闭的小嘴,还有随着呼吸欺负的胸部,箫连赫的身体忍不住又热起来。虽说,箫连赫的脑子面对凌菲儿生不出一丝的邪念,可是面对着一个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