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2:20:51 来源:网络 []

书名: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

第008章 出现的弟弟
    这段时日里白天围猎,夜晚篝火晚宴。说明http://www.163woman.com/皇上渐渐忙了起来,有着宫中送来的折子,有着这边大臣觐见,这边木栏围场靠近一边关小镇,有时候他也同两三个大臣便衣去巡访小镇内部。

    为避人闲话,我自那日痊愈后也已搬回自己原本的帐篷。转眼已快过了旧历十月,绿茵跟我说起悄悄话来,说是在太后那边可能不日就将启程回朝。

    绿茵经常过来陪我说话,因为她只需要伺奉皇上起居就可,所以空闲的时间很多,经常一来就同念叨起皇上来。

    令我不禁疑惑,“怎么你好像都是专程来向我报备皇上的每日行程的?”

    绿茵小脸一红,“可不是,奴婢见皇上对小姐你很特别好哦,他对你这么好,小姐难道不想知道皇上都在做什么吗?”

    “为什么要知道?”我疑问道。

    “皇上对你这么好,肯定是喜欢你啊,小姐你不喜欢皇上吗?”绿茵小脸更红了,不过却还是嗫嚅地问着我。

    我顿时一怔,皇上这么关心我,是因为喜欢我?

    “小姐若是喜欢皇上的话,应该会想知道皇上每天都在做什么的吧?”绿茵眨着好奇的眼睛看着我。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我不禁想,我想知道吗?最后一笑,“小绿茵,你天天来跟我说皇上去哪里做什么了,我都知道了,还用去想吗?”

    绿茵不禁脸更加红了,“是哦……”

    这日的晚宴,我粉色裙装衣着,围着见同色系的披风。刚刚等着太后一起去的,不过太后因着身体乏累,就没参加。可我听着皇上指名要我参加的,若是不去,不是违了圣命。

    座上首,皇上与三位宫妃端坐。此刻从人群中走出一队五人组的姑娘,其后还有些拿着筝琴鼓萧的。

    不想太过显眼,趁着混乱,我坐到尾端一不是很显眼的地方。观赏着已经开始在舞台上纷纷起舞的表演。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怎的?今日一人溜这里来了?”

    我一转头,一双打趣的眼睛,瞧着我。

    未想他就在这,心里咯噔了下。

    “怎的?就不行我一人来了?”我咬唇回话过去。趁着夜色,大胆怒目相对。

    “哟,今日可是吃了火果子了,这一瞧人还冒火呢。呵呵,有趣有趣。”只见他人乐呵着,饮着酒,手上的折扇也摇得正正潇洒。小说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见那折扇,我转怒为晴,“你不知道吧,皇上说要赏赐我件物件,只要我说得出,他便能给我。这下我可想到了。”不去看余继雅的表情,我自个儿嘻嘻地笑着。

    月光之下,我并不知道余继雅那时候看呆了,他说我那时有如粉衣仙子,我只认为那是打趣的话语。

    还未得到余继雅的什么回应。一阵骚动,皇上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一抬头,笑容敛去,徐徐站起。网站163woman.com不必行大礼,我只微微服了个身,说着吉语。

    “爱世随朕来。”皇上两手背在身后,平目望向前方的路,吩咐着身边的近侍,“小德子,让这些个都散了去,良妃,婉嫔,卫常在,派人送她们各自回营早些休息。”语罢,跨步往前走去。

    那名叫小德子的近侍对我使了使眼色,示意我跟上去,急匆匆地往宴席主位走去,三位宫妃正不明所以的往这边望着。

    我也不及多想,也忘了去看余继雅,跟着皇上走去的路追了上去。

    今日夜色挺不错的,可惜了,我一路狂走,这样的走法都赶不上皇上,更别说有空暇去看这周边美丽的景色了。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一路走到皇上的营帐前,稍稍喘息,抚顺衣裳,容得侍卫通报了声,便轻巧地走了进去……

    下一秒,我的肩膀被钳制住,那股熟悉的龙诞香,涌进我的鼻腔内,一阵晕眩不已。

    “你难道不知自己是何身份?竟和卿臣说笑?”一声怒斥,惊醒了我。

    我不敢抬头去看皇上的脸色,低着头,右臂上被捏得生疼,我暗忍着。不敢吭声叫痛。

    “你的无知行为可能带给很多人灾难,你当真一丝一毫都未醒目,是不是得受点惩罚,你方能收敛起这些无知行为?”一声声斥责直击打着我的心房,“若你还是不自知,就算是朕也无法保你,太后并不甚至于你都惩治不了。你好自言行律己,没有一条路可平步青云的,站不稳,跌下来,牵扯的是沐王一家还不止,你可想过?可别到时候连累他人。”

    惊愕的话,令我抬头看向皇上,怔怔地却不知开口说些什么。

    他一撤手,拂袖离去,我怎么都忘不了,刚刚他那个眼神,恼怒且十分凌厉的眼神。

    直到绿茵跑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的我,尖叫起来,“小姐,你的手臂流血了!”

    我侧头一看右臂上粉色的袖上已沾染点点红色血渍,绿茵赶忙又是扶起我,又是跑出帐外,请来了李太医给我处理伤口,好不容易拆了的包扎,这下又裹了上去。

    早晨早早地一人坐于帐篷外,秋天的晨光很带亲切感。看着风吹草低的模样,心内压抑感松了再松,几个夜里一直是恶梦连连,干脆趁着如此舒服的时刻闭目养神。

    “姐。”一声熟悉的叫声,我睁开眼睛,便瞧见了,初阳之下的那张跟我有些相似的脸上,欣喜盛满。

    对于出现在这里的胞弟田于亮,我很是惊讶,他不是随着一名老先生游山学识去了吗?这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郊野之地?“弟弟怎么会在这里?”

    “回姐姐的话,我们正在附近镇上的书塾游学,师傅来看他的大徒弟了,我是最小的徒弟也算是小师弟,刚入门还没见过大师兄,师傅抓着我来拜见大师兄,呵呵,可姐怎么会在这里呢?”弟弟脸上稚气未脱,说话却是成熟得很。

    “自然弟弟能来,姐姐怎么就来不得了?”我亲近地牵起他的手,一起坐到桌旁,想仔细问问他这段日子过得怎样呢。

    弟弟田于亮才十二岁,十岁那年害一场大病,那时候娘亲在榻前亲自喂药,不忍得天天以泪洗脸的,可都不见好。我也奇怪着这么一场大病怎么就把之前可爱活泼的弟弟拖得如此在床榻上奄奄一息的模样。

    直至一日,府院门口一老先生经过。说是他能治得弟弟的病症,但从此到弟弟二十岁之期得随着他游历。

    娘亲当时虽是舍不得,但眼见自己无能去救治好弟弟,便掷骰子似的答应了老先生的话。

    在家一年,老先生住在府里头为弟弟调养生息,隔年弟弟十一岁年刚过,全家依依不舍的跟着弟弟道别。要说起初娘亲还不甚是习惯,最后将弟弟那份关注似乎转到了我的身上,便也算是过去了,因着看着那老先生一年,对弟弟的教导可不是假意的。

    我故意询问着,“你不是未听你师傅的安排,随意在这围场里走动吧?”

    “姐,怎么可能呢,是师傅让我出来找件这郊野的专属东西,日落之前未找到,便不得归营,我已经大概锁定位置了,所以走着偏道,想说快点,才会遇到姐的。”

    我和笑地点着头,“那亮弟抓紧点去寻了来吧,行事散漫不得,那可也是对师傅大不敬呢。”

    “嗯,亮弟谨听姐所言,这就速去。回来在见姐。先告辞了。”弟弟果然是懂事了不少,看来母亲去年年初狠心是正确的。

    想着不禁轻笑一声,看着弟弟远去的身影,低头看着脚下的青草如何扬曼,我想我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能以保田家万全了。
第009章 应约余继雅
    未曾忘记抚过你眉间的川字,抚挲过你黑如墨的粗眉,俊挺的且光滑的鼻翼,白洁如华妆的无瑕脸庞,就算我再怎么踮起脚也只到的,那完美的下颚,偶尔会因为我的小小搞笑方式,因无奈的笑而牵动着一个完美的轮廓。丝毫也未曾敢忘记,一个个你要我记住的,我都在小心翼翼地从记忆里抽出来。

    旧历十月半从木栏围场回来已又过一月有余,未出府院的大门及后门,这一月余就呆在自己院中,作了一幅图,便是那日午后刚过,亮弟突然出现在宴席上。

    弟弟拿着一只蓝色玫瑰。

    西装黑裤早已不是早上那一件了,满是泥巴黄色黑色交浊。

    唯独手上那蓝得纯粹,淤泥不曾染。

    心里一阵骄傲起来,看来弟弟已完成他师傅布下的任务,嘴角一抹微笑扬起。

    “皇上,这就是在下的关门最后一位弟子沐王府小少爷田于亮。”坐于皇上旁桌的一位衣着长衫的老先生站起,躬身说着。他正是弟弟的师傅。

    “哦,师弟田于亮可上前来。”皇上一副欣然的神情,手一挥,弟弟便严谨地一躬身,起步稳当地走到御前,“哈哈,看来田家小少实力倒是不错,不到日落,便完成了任务,可为难了?”

    皇上忽然的大笑起来,令我的心提了老高,往皇上那儿瞧去,又听着皇上所言,因而想到原来皇上就是那位大徒弟,难怪宴会开始就见着老先生与皇上十分熟识地谈话,方才宽了心看向弟弟。

    “尊师言,行孝道,草民定当力行,无所难。”听得弟弟答得顺溜,我心内自豪感倍升,看得出老先生也甚是满意,频频点着头。

    画中的弟弟,眉宇之间,英气隐现。我就知道了弟弟前途不可估量了。此事我并未详尽地告知母亲,父亲那日虽有出席,不过他并未知全部内情,只知弟弟面圣,得圣上欢颜大笑,详尽之事,归功于那罕见的蓝玫瑰。

    他们师徒二人并未久留,待第二天天刚明便已离开围场,往小镇方向而去。

    正望着画出神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

    “小姐,适才守门那小侍说有人送了封信说是给你的。”容妈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信?”我将信接了过来,封面上题着八字,呈田爱世小姐亲启。

    这字迹,从未见过,还以为是秀禾送回来的,话说秀禾自去了那异国之地,还未有任何消息回来,我不免挂念。随口问着容妈,“那送信人可还在?”

    “走了,那人是急急忙忙的样子,一上马,勒绳就朝城外方向去了。”容妈还记得很清楚,门口那小侍不敢自主接收物件,只好叫了容妈出去接收。“看着是小厮模样打扮,应当是受主人之托送来的。”

    “哦,那好,您先去忙吧。”待容妈出去了,我撕开灯口,取出信笺,一股墨香扑鼻,我一愣,是上好的墨砚才有这样的墨香吧?

    信的内容极短,一句话,一个署名:明日城郊福寿寺,望能赴约。余继雅。

    明日又不是什么上香的日子,也赶不上什么许愿佳期,不过还是让容妈去禀了爹爹,明日出门。

    拳拳闷意,忏翼不以为蝉。

    怀风并不缓慢的步伐,乘着微暖柔曦。

    蒙蒙张开双眸,淡淡的细雾,挥洒余下每一方。

    福寿寺,是一间供有弥勒佛的寺庙。住寺庙的不过一名主持,三四名打扫接待的小弥。来往这寺庙的都是初一十五上香来的,平日里,甚少见人前来这城郊之地。

    让府里跟来的两小丫鬟自去游玩,便踏步走在林木一桩一桩的道上,闻闻这之间的清新绿草香,鸟叫声真真叫得欢雀。

    “真真小姐气,梳妆得如此精美。”身前几分调笑声。

    我抬头怒目一瞪,“我可不是物件,什么精美……不过说,今儿个你个大少爷是怎么穿着这等破败衣裳,何时兴得的这款式了?”真让我大大不解呀。

    “呵,这叫事前准备,着装第一。”余继雅用手故意拨了拨额迹撇下的长长刘海,满是神秘地说着。

    “得,那可以说说约我到这儿来,不只是来看你这身破败打扮的吧?”粗鲁地想翻个白眼给他,不过我可还不会,只能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他。

    余继雅跑到树下扛着一个大包袱朝我招了招手,“走吧,大小姐。”

    只见他朝着寺庙方向走去,在一个角落停下,伸手往大包袱里抓出一团布就朝我丢来。“这个给你去那里面换上,等你出来我再告诉你为什么,不要在这里问我为什么,动作快点,你时间不是很急迫,别磨蹭!”

    我捧着衣物,皱眉抗议。看着这衣物的颜色竟然是大红色,有点反感地想排斥,我喜爱穿戴得清淡点的,无奈插不上话,不情愿地进去换上。

    余继雅这人行事作风真真奇怪,很无秉性的样子,实在让我琢磨不透,他真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一会儿温柔,可那只是一瞬间,一会儿他有对着我大吼小叫地,存不着一丝丝公子气息。

    例如现在,他正把我满头珠钗拿下,是拿下,不是卸下!再把我一大早就起身让容妈精心梳好的发髻打散,打散!正当我想反应时,他又一手轻巧地将我的一头长发全部盘起,全部盘起?又从怀里变法似地掏出一只木色簪子斜插,将一头长发挽定,以一双带满深情的眼睛看着我,“若是可以,让你我做对贫贱夫妻,可好?”

    我一个愣怔,探索似地看向他,心想这少爷脑子又怎么的了?挥开他还放在我头发上的手,“余少爷是不是还记挂着欺负人的把戏?我这次可不会上当了。”

    “记得那次晚宴吗?你就坐在我旁边,那晚的夜色很明亮,月光照耀和那些火把明艳的火光下你就那么笑着,我真的感觉你那时有如粉衣仙子……”他继续说着,让我真是好奇他什么时候说得出这样的话,这个人真的是余继雅吗,是他没错,但是这话……

    我听不完就打断他的话,“行了行了,就别在打趣我了吧,余少爷?”

    他顿了下,似乎吞下还要说的话,转眼换了一脸鄙夷地转过身,“走吧,瞧你换个衣裳的速度都让本少爷好等,真磨蹭。”说完自行扛着包袱走在前头。

    我莫名其妙加愤怒地追上去,狂猛解释一番。我哪儿速度慢了,说一个姑娘家磨蹭?

    一路越走越荒凉起来,就算秋天到了吧,可这四周尽看不见一丝绿意。

    待到一处类似村口处,我完全无法镇定了,这还是我活了十七年第一次看到的场景。

    唇瓣有些颤抖地张合着,就是说不得一句话来。

    “还愣着呢,快来帮忙,这位大婶喂点水给她喝。”余继雅扭过头对我说了这一句话,有转过身去扶着其他一位大伯。

    这是什么地方?其实我是想问的,不过暂时还不是疑问的时候。

    余继雅从包袱里拿出很多他准备的药草和粮食,及衣物。

    陆陆续续从一些草棚内走出三三两两的人出来拿着余继雅拿来的东西帮着地上躺着的那些老弱病残的人来,这些人看起来应该是难民,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难民,待看着其中有幼儿,妇女,年迈之人是居多的。

    后头余继雅又从包袱里拿出些铲子,锤子什么的,我疑问地看着,待到这村落里,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男子扛着一个箱子出来,那里面也满是手柄工具。

    便可瞧见余继雅等人有的在棚顶,有的在棚里棚外修修补补,敲敲打打,而我正在和一群妇女,姑娘们和泥土……

    当夕阳斜下的时候,终于每个人都停下手来,收工了。我抬头看着这一批难民们终于皆有屋棚可卧,跟他们同样脸露出满足的笑意。“为什么他们会流落到这里?”

    “这是朝中的事情了,他们都是逃难而来的,只是不知道有几人能够给像这么好,终于有个屋棚可住,虽然我无法撒着大钱帮助他们,可建立这样一个村落,每人互相帮助,扶持,我想这就是最华丽的宫殿了。”

    本来我还悲悯着这些难民过得如此落魄,听得余继雅如此一说,不禁侧过头看着他,他握着的真的是一把自信。

    “这也是我回朝,经常会到处去采风,没想到就遇着很多居无定所的人,本来凭我之力肯定是力量不足,可是,你看他们愿意彼此帮助,连你也加入帮忙,这其实需要的是大家,但好像就我一人之力就足以啊。”

    “呵呵,是这样的说法,凭你余继雅一人之力,方能成得。”

    我对着夕阳灿然一笑,可随即又是一阵失落感,“可是我可能要进宫,到时候就连这样帮忙可能是奢侈的吧。”

    怅然地看着这夕阳,听说在深宫内院是看不到日出日落的,这样的绝美自然之景,只在无争扰之地才有罢。

    “你说的可也只是可能,不是吗?”余继雅沉吟片刻,对上我的眼睛说道。

    那一刻我看见他眼里闪亮的异光。

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恨纠葛 或 弑皇的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2018年1月20日:大寒

  • 古代哪个朝代人最喜爱大寒?

    大寒最冷的日子,却被古人吟成了诗……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最后一个节气。每年1月20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300°时为大寒。《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十二月中,解见前(小寒)。”《授时通考·天时》引《三礼义宗》:“大寒为中者,上形于小寒,故谓之大……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按我国的风俗,特别是在农村,每到大寒节,人们便开始忙着除旧布新,腌制年肴,准备年货。在大寒至立春这段时间,有很多重要的民俗和节庆,如尾牙祭、祭灶等。因此民间一直有“过了大寒,又是一年”的说法。有人说越冷的地方,越能体会冬天的美。大寒作

  • 女性如何佩戴玉饰?不是迷信,请认真记住!

    你必须知道戴玉的规矩,不是迷信,请认真记住!1.不是你的玉,你就不要带在身上。自己的玉才能保护自己2.有人说古玉会挡灾,有的人遇到了一些意外,但人没事,只是玉碎了,这就是玉在帮你挡灾3.最好不要戴古玉,特别是玉上有血沁的。玉是有记忆的,他上面可能记载着许多恩怨情仇,有的人就是戴上古玉后开始长病不起,甚至会有梦魇。所以说古玉一般不要佩带,这是规矩.带古玉出现各种情况的事情太多了4.古玉是不需要开光的,所以不要被骗5.玉和人在一起是要看缘分的,有缘玉就能养人,无缘人就会有灾6.玉可以送,可以买,但不

  • 【古氏和田玉】新疆和田玉和韩国玉的鉴定方法,玉友,快收藏吧!

    最近,有不少刚刚开始研究新疆和田玉的新手找到我说;“懵了,懵了,我刚刚分辨出什么是新疆和田玉和俄罗斯玉、青海玉,这几个月又突然蹦出来些另类的玉,既不像新疆和田玉,又不是俄罗斯玉,更不是青海玉模棱两可的,让我糊涂了,它到底是什么玉?开始忽悠我是俄罗斯玉,问急了卖玉的就说是韩国玉,什么时候韩国也出玉了,我怎么区分啊?”新疆和田玉矿藏已很难采掘到品位高的好玉,即使有也数量稀少。新疆和田玉由于存世量稀少,而收藏赏玩的人越来越多,每年价格都在上涨,导致替代品不断出现。前几年有俄罗斯白玉替代新疆和田玉,后来

  • 小说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第十四章防不胜防“安小姐!”突然响起的一道男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抬头,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好巧,我正想给你母亲检查身体,一起去吧。”安柔点点头,在医生的带领下,抄近道折回病房,刚好避开那几个人。只是,她一颗心刚落下,刚走到病房门口便被人一把扯到一边。几个年轻的小护士正面色不善的盯着她,一个个目含怒气。“你是不是那个勾引陆君霆的妓女?”“呸,真不要脸,以为设计了陆君霆就可以飞上高枝、当上阔太太了吗?”“……”

  • 强者,都是含泪奔跑的人!

    十年前你是谁,一年前你是谁,甚至昨天你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你是谁?人生是很累的,你现在不累,以后就会更累。人生是很苦的,你现在不苦,以后就会更苦。唯累过,方得闲;唯苦过,方知甜。趁着年轻,大胆地走出去,去迎接风霜雨雪的洗礼练就一颗忍耐、豁达、睿智的心,幸福才会来。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没有谁可以真正帮到你。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人生亦是,从外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是成长。相信人生不会亏待你,你吃的苦,你受的累,你掉进的坑,你走错的路,都会练就独一无二成熟坚强感恩的你。心简单

  • 自从发现自己老了……(读到心酸)

    自从发现自己老了,懂得了:路一步一步走着,留下的脚印自己最清楚;事一点一点做着,其间的艰辛自己最明白。自从发现自己老了,看透了:这个世界,对着你笑的人,太多太多;真心包容你的,太少太少。任何事情,总有答案,与其烦恼,不如顺其自然!自从发现自己老了,多渴望:有一个自己的窝,不到死千万别丢;有一个老伴,好好相伴;有一个身体,自己保重;有一个好的心态,自己快乐!自从发现自己老了,学会了:好好爱自己,困了,早点去睡,累了,好好休息,不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日子一天天过去,容颜一天天衰老,人生在睁眼闭眼之间,

  • 莫言:生活本该如此(深度好文)

    文莫言⊰深夜十点,品读经典⊱多年前我跟一位同学谈话。那时他太太刚去世不久,他告诉我说,他在整理他太太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条丝质的围巾,那是他们去纽约旅游时,在一家名牌店买的。那是一条雅致、漂亮的名牌围巾,高昂的价格卷标还挂在上面,他太太一直舍不得用,她想等一个特殊的日子才用。讲到这里,他停住了,我也没接话,好一会儿后他说:“再也不要把好东西留到特别的日子才用,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以后,每当想起这几句话时,我常会把手边的杂事放下,找一本小说,打开音响,躺在沙发上,抓住一些自己的时间。

  • 俯身去做事,用心去做人

    没有人能烦恼你,除非你拿别人的言行来烦恼自己;没有放不下的事情,除非你自己不愿意放下。真正痛了,才知道心有多累;真正懂了,才明白放下也是一种美。可以不被认同,但需要一份尊重;可以不被重视,决不能让人视为废物。演好自己的角色,活着,就要活出尊严。人生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皆系于心,心态若安好,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昨天再好,也走不回去;明天再难,也要抬脚继续。俯身去做事,用心去做人。经营好心情,你就拥有了生活的全部!人与人之间,可以近,也可以远;情与情之间,可以浓,也可以淡;事与事之间,可以繁,也可以

  • 人生之难,难在不知足......

    人的眼睛可以看到,百米以外的东西,却看不到自己的眼睫毛。人可以发现他人的错误,却发现不了自己的不足。喋喋不休指责他人的时候,想想别人到底给自己,带来哪些困惑。愤愤不满于他人的付出时,想想自己又做了什么。人生之难,难在不知足,人心之难,难在不自省。以挑剔心看人,人人可恨。以友爱心看人,人人美丽。以喜乐心看人,人人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