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2:20:51 来源:网络 []

书名: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

第008章 出现的弟弟
    这段时日里白天围猎,夜晚篝火晚宴。网站163woman.com皇上渐渐忙了起来,有着宫中送来的折子,有着这边大臣觐见,这边木栏围场靠近一边关小镇,有时候他也同两三个大臣便衣去巡访小镇内部。

    为避人闲话,我自那日痊愈后也已搬回自己原本的帐篷。转眼已快过了旧历十月,绿茵跟我说起悄悄话来,说是在太后那边可能不日就将启程回朝。

    绿茵经常过来陪我说话,因为她只需要伺奉皇上起居就可,所以空闲的时间很多,经常一来就同念叨起皇上来。

    令我不禁疑惑,“怎么你好像都是专程来向我报备皇上的每日行程的?”

    绿茵小脸一红,“可不是,奴婢见皇上对小姐你很特别好哦,他对你这么好,小姐难道不想知道皇上都在做什么吗?”

    “为什么要知道?”我疑问道。

    “皇上对你这么好,肯定是喜欢你啊,小姐你不喜欢皇上吗?”绿茵小脸更红了,不过却还是嗫嚅地问着我。

    我顿时一怔,皇上这么关心我,是因为喜欢我?

    “小姐若是喜欢皇上的话,应该会想知道皇上每天都在做什么的吧?”绿茵眨着好奇的眼睛看着我。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我不禁想,我想知道吗?最后一笑,“小绿茵,你天天来跟我说皇上去哪里做什么了,我都知道了,还用去想吗?”

    绿茵不禁脸更加红了,“是哦……”

    这日的晚宴,我粉色裙装衣着,围着见同色系的披风。刚刚等着太后一起去的,不过太后因着身体乏累,就没参加。可我听着皇上指名要我参加的,若是不去,不是违了圣命。

    座上首,皇上与三位宫妃端坐。此刻从人群中走出一队五人组的姑娘,其后还有些拿着筝琴鼓萧的。

    不想太过显眼,趁着混乱,我坐到尾端一不是很显眼的地方。观赏着已经开始在舞台上纷纷起舞的表演。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怎的?今日一人溜这里来了?”

    我一转头,一双打趣的眼睛,瞧着我。

    未想他就在这,心里咯噔了下。

    “怎的?就不行我一人来了?”我咬唇回话过去。趁着夜色,大胆怒目相对。

    “哟,今日可是吃了火果子了,这一瞧人还冒火呢。呵呵,有趣有趣。”只见他人乐呵着,饮着酒,手上的折扇也摇得正正潇洒。小说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见那折扇,我转怒为晴,“你不知道吧,皇上说要赏赐我件物件,只要我说得出,他便能给我。这下我可想到了。”不去看余继雅的表情,我自个儿嘻嘻地笑着。

    月光之下,我并不知道余继雅那时候看呆了,他说我那时有如粉衣仙子,我只认为那是打趣的话语。

    还未得到余继雅的什么回应。一阵骚动,皇上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一抬头,笑容敛去,徐徐站起。说明163woman.com不必行大礼,我只微微服了个身,说着吉语。

    “爱世随朕来。”皇上两手背在身后,平目望向前方的路,吩咐着身边的近侍,“小德子,让这些个都散了去,良妃,婉嫔,卫常在,派人送她们各自回营早些休息。”语罢,跨步往前走去。

    那名叫小德子的近侍对我使了使眼色,示意我跟上去,急匆匆地往宴席主位走去,三位宫妃正不明所以的往这边望着。

    我也不及多想,也忘了去看余继雅,跟着皇上走去的路追了上去。

    今日夜色挺不错的,可惜了,我一路狂走,这样的走法都赶不上皇上,更别说有空暇去看这周边美丽的景色了。163女性网一路走到皇上的营帐前,稍稍喘息,抚顺衣裳,容得侍卫通报了声,便轻巧地走了进去……

    下一秒,我的肩膀被钳制住,那股熟悉的龙诞香,涌进我的鼻腔内,一阵晕眩不已。

    “你难道不知自己是何身份?竟和卿臣说笑?”一声怒斥,惊醒了我。

    我不敢抬头去看皇上的脸色,低着头,右臂上被捏得生疼,我暗忍着。不敢吭声叫痛。

    “你的无知行为可能带给很多人灾难,你当真一丝一毫都未醒目,是不是得受点惩罚,你方能收敛起这些无知行为?”一声声斥责直击打着我的心房,“若你还是不自知,就算是朕也无法保你,太后并不甚至于你都惩治不了。你好自言行律己,没有一条路可平步青云的,站不稳,跌下来,牵扯的是沐王一家还不止,你可想过?可别到时候连累他人。”

    惊愕的话,令我抬头看向皇上,怔怔地却不知开口说些什么。

    他一撤手,拂袖离去,我怎么都忘不了,刚刚他那个眼神,恼怒且十分凌厉的眼神。

    直到绿茵跑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的我,尖叫起来,“小姐,你的手臂流血了!”

    我侧头一看右臂上粉色的袖上已沾染点点红色血渍,绿茵赶忙又是扶起我,又是跑出帐外,请来了李太医给我处理伤口,好不容易拆了的包扎,这下又裹了上去。

    早晨早早地一人坐于帐篷外,秋天的晨光很带亲切感。看着风吹草低的模样,心内压抑感松了再松,几个夜里一直是恶梦连连,干脆趁着如此舒服的时刻闭目养神。

    “姐。”一声熟悉的叫声,我睁开眼睛,便瞧见了,初阳之下的那张跟我有些相似的脸上,欣喜盛满。

    对于出现在这里的胞弟田于亮,我很是惊讶,他不是随着一名老先生游山学识去了吗?这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郊野之地?“弟弟怎么会在这里?”

    “回姐姐的话,我们正在附近镇上的书塾游学,师傅来看他的大徒弟了,我是最小的徒弟也算是小师弟,刚入门还没见过大师兄,师傅抓着我来拜见大师兄,呵呵,可姐怎么会在这里呢?”弟弟脸上稚气未脱,说话却是成熟得很。

    “自然弟弟能来,姐姐怎么就来不得了?”我亲近地牵起他的手,一起坐到桌旁,想仔细问问他这段日子过得怎样呢。

    弟弟田于亮才十二岁,十岁那年害一场大病,那时候娘亲在榻前亲自喂药,不忍得天天以泪洗脸的,可都不见好。我也奇怪着这么一场大病怎么就把之前可爱活泼的弟弟拖得如此在床榻上奄奄一息的模样。

    直至一日,府院门口一老先生经过。说是他能治得弟弟的病症,但从此到弟弟二十岁之期得随着他游历。

    娘亲当时虽是舍不得,但眼见自己无能去救治好弟弟,便掷骰子似的答应了老先生的话。

    在家一年,老先生住在府里头为弟弟调养生息,隔年弟弟十一岁年刚过,全家依依不舍的跟着弟弟道别。要说起初娘亲还不甚是习惯,最后将弟弟那份关注似乎转到了我的身上,便也算是过去了,因着看着那老先生一年,对弟弟的教导可不是假意的。

    我故意询问着,“你不是未听你师傅的安排,随意在这围场里走动吧?”

    “姐,怎么可能呢,是师傅让我出来找件这郊野的专属东西,日落之前未找到,便不得归营,我已经大概锁定位置了,所以走着偏道,想说快点,才会遇到姐的。”

    我和笑地点着头,“那亮弟抓紧点去寻了来吧,行事散漫不得,那可也是对师傅大不敬呢。”

    “嗯,亮弟谨听姐所言,这就速去。回来在见姐。先告辞了。”弟弟果然是懂事了不少,看来母亲去年年初狠心是正确的。

    想着不禁轻笑一声,看着弟弟远去的身影,低头看着脚下的青草如何扬曼,我想我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能以保田家万全了。
第009章 应约余继雅
    未曾忘记抚过你眉间的川字,抚挲过你黑如墨的粗眉,俊挺的且光滑的鼻翼,白洁如华妆的无瑕脸庞,就算我再怎么踮起脚也只到的,那完美的下颚,偶尔会因为我的小小搞笑方式,因无奈的笑而牵动着一个完美的轮廓。丝毫也未曾敢忘记,一个个你要我记住的,我都在小心翼翼地从记忆里抽出来。

    旧历十月半从木栏围场回来已又过一月有余,未出府院的大门及后门,这一月余就呆在自己院中,作了一幅图,便是那日午后刚过,亮弟突然出现在宴席上。

    弟弟拿着一只蓝色玫瑰。

    西装黑裤早已不是早上那一件了,满是泥巴黄色黑色交浊。

    唯独手上那蓝得纯粹,淤泥不曾染。

    心里一阵骄傲起来,看来弟弟已完成他师傅布下的任务,嘴角一抹微笑扬起。

    “皇上,这就是在下的关门最后一位弟子沐王府小少爷田于亮。”坐于皇上旁桌的一位衣着长衫的老先生站起,躬身说着。他正是弟弟的师傅。

    “哦,师弟田于亮可上前来。”皇上一副欣然的神情,手一挥,弟弟便严谨地一躬身,起步稳当地走到御前,“哈哈,看来田家小少实力倒是不错,不到日落,便完成了任务,可为难了?”

    皇上忽然的大笑起来,令我的心提了老高,往皇上那儿瞧去,又听着皇上所言,因而想到原来皇上就是那位大徒弟,难怪宴会开始就见着老先生与皇上十分熟识地谈话,方才宽了心看向弟弟。

    “尊师言,行孝道,草民定当力行,无所难。”听得弟弟答得顺溜,我心内自豪感倍升,看得出老先生也甚是满意,频频点着头。

    画中的弟弟,眉宇之间,英气隐现。我就知道了弟弟前途不可估量了。此事我并未详尽地告知母亲,父亲那日虽有出席,不过他并未知全部内情,只知弟弟面圣,得圣上欢颜大笑,详尽之事,归功于那罕见的蓝玫瑰。

    他们师徒二人并未久留,待第二天天刚明便已离开围场,往小镇方向而去。

    正望着画出神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

    “小姐,适才守门那小侍说有人送了封信说是给你的。”容妈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信?”我将信接了过来,封面上题着八字,呈田爱世小姐亲启。

    这字迹,从未见过,还以为是秀禾送回来的,话说秀禾自去了那异国之地,还未有任何消息回来,我不免挂念。随口问着容妈,“那送信人可还在?”

    “走了,那人是急急忙忙的样子,一上马,勒绳就朝城外方向去了。”容妈还记得很清楚,门口那小侍不敢自主接收物件,只好叫了容妈出去接收。“看着是小厮模样打扮,应当是受主人之托送来的。”

    “哦,那好,您先去忙吧。”待容妈出去了,我撕开灯口,取出信笺,一股墨香扑鼻,我一愣,是上好的墨砚才有这样的墨香吧?

    信的内容极短,一句话,一个署名:明日城郊福寿寺,望能赴约。余继雅。

    明日又不是什么上香的日子,也赶不上什么许愿佳期,不过还是让容妈去禀了爹爹,明日出门。

    拳拳闷意,忏翼不以为蝉。

    怀风并不缓慢的步伐,乘着微暖柔曦。

    蒙蒙张开双眸,淡淡的细雾,挥洒余下每一方。

    福寿寺,是一间供有弥勒佛的寺庙。住寺庙的不过一名主持,三四名打扫接待的小弥。来往这寺庙的都是初一十五上香来的,平日里,甚少见人前来这城郊之地。

    让府里跟来的两小丫鬟自去游玩,便踏步走在林木一桩一桩的道上,闻闻这之间的清新绿草香,鸟叫声真真叫得欢雀。

    “真真小姐气,梳妆得如此精美。”身前几分调笑声。

    我抬头怒目一瞪,“我可不是物件,什么精美……不过说,今儿个你个大少爷是怎么穿着这等破败衣裳,何时兴得的这款式了?”真让我大大不解呀。

    “呵,这叫事前准备,着装第一。”余继雅用手故意拨了拨额迹撇下的长长刘海,满是神秘地说着。

    “得,那可以说说约我到这儿来,不只是来看你这身破败打扮的吧?”粗鲁地想翻个白眼给他,不过我可还不会,只能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他。

    余继雅跑到树下扛着一个大包袱朝我招了招手,“走吧,大小姐。”

    只见他朝着寺庙方向走去,在一个角落停下,伸手往大包袱里抓出一团布就朝我丢来。“这个给你去那里面换上,等你出来我再告诉你为什么,不要在这里问我为什么,动作快点,你时间不是很急迫,别磨蹭!”

    我捧着衣物,皱眉抗议。看着这衣物的颜色竟然是大红色,有点反感地想排斥,我喜爱穿戴得清淡点的,无奈插不上话,不情愿地进去换上。

    余继雅这人行事作风真真奇怪,很无秉性的样子,实在让我琢磨不透,他真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一会儿温柔,可那只是一瞬间,一会儿他有对着我大吼小叫地,存不着一丝丝公子气息。

    例如现在,他正把我满头珠钗拿下,是拿下,不是卸下!再把我一大早就起身让容妈精心梳好的发髻打散,打散!正当我想反应时,他又一手轻巧地将我的一头长发全部盘起,全部盘起?又从怀里变法似地掏出一只木色簪子斜插,将一头长发挽定,以一双带满深情的眼睛看着我,“若是可以,让你我做对贫贱夫妻,可好?”

    我一个愣怔,探索似地看向他,心想这少爷脑子又怎么的了?挥开他还放在我头发上的手,“余少爷是不是还记挂着欺负人的把戏?我这次可不会上当了。”

    “记得那次晚宴吗?你就坐在我旁边,那晚的夜色很明亮,月光照耀和那些火把明艳的火光下你就那么笑着,我真的感觉你那时有如粉衣仙子……”他继续说着,让我真是好奇他什么时候说得出这样的话,这个人真的是余继雅吗,是他没错,但是这话……

    我听不完就打断他的话,“行了行了,就别在打趣我了吧,余少爷?”

    他顿了下,似乎吞下还要说的话,转眼换了一脸鄙夷地转过身,“走吧,瞧你换个衣裳的速度都让本少爷好等,真磨蹭。”说完自行扛着包袱走在前头。

    我莫名其妙加愤怒地追上去,狂猛解释一番。我哪儿速度慢了,说一个姑娘家磨蹭?

    一路越走越荒凉起来,就算秋天到了吧,可这四周尽看不见一丝绿意。

    待到一处类似村口处,我完全无法镇定了,这还是我活了十七年第一次看到的场景。

    唇瓣有些颤抖地张合着,就是说不得一句话来。

    “还愣着呢,快来帮忙,这位大婶喂点水给她喝。”余继雅扭过头对我说了这一句话,有转过身去扶着其他一位大伯。

    这是什么地方?其实我是想问的,不过暂时还不是疑问的时候。

    余继雅从包袱里拿出很多他准备的药草和粮食,及衣物。

    陆陆续续从一些草棚内走出三三两两的人出来拿着余继雅拿来的东西帮着地上躺着的那些老弱病残的人来,这些人看起来应该是难民,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难民,待看着其中有幼儿,妇女,年迈之人是居多的。

    后头余继雅又从包袱里拿出些铲子,锤子什么的,我疑问地看着,待到这村落里,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男子扛着一个箱子出来,那里面也满是手柄工具。

    便可瞧见余继雅等人有的在棚顶,有的在棚里棚外修修补补,敲敲打打,而我正在和一群妇女,姑娘们和泥土……

    当夕阳斜下的时候,终于每个人都停下手来,收工了。我抬头看着这一批难民们终于皆有屋棚可卧,跟他们同样脸露出满足的笑意。“为什么他们会流落到这里?”

    “这是朝中的事情了,他们都是逃难而来的,只是不知道有几人能够给像这么好,终于有个屋棚可住,虽然我无法撒着大钱帮助他们,可建立这样一个村落,每人互相帮助,扶持,我想这就是最华丽的宫殿了。”

    本来我还悲悯着这些难民过得如此落魄,听得余继雅如此一说,不禁侧过头看着他,他握着的真的是一把自信。

    “这也是我回朝,经常会到处去采风,没想到就遇着很多居无定所的人,本来凭我之力肯定是力量不足,可是,你看他们愿意彼此帮助,连你也加入帮忙,这其实需要的是大家,但好像就我一人之力就足以啊。”

    “呵呵,是这样的说法,凭你余继雅一人之力,方能成得。”

    我对着夕阳灿然一笑,可随即又是一阵失落感,“可是我可能要进宫,到时候就连这样帮忙可能是奢侈的吧。”

    怅然地看着这夕阳,听说在深宫内院是看不到日出日落的,这样的绝美自然之景,只在无争扰之地才有罢。

    “你说的可也只是可能,不是吗?”余继雅沉吟片刻,对上我的眼睛说道。

    那一刻我看见他眼里闪亮的异光。

爱恨纠葛:弑皇的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恨纠葛 或 弑皇的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一见陆少误终身15章(第十五章 婚姻是牢房,是坟墓)

    原标题:一见陆少误终身15章(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小说名:一见陆少误终身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素质真差!陆叙瞧了一眼,自动过滤,刷新页面继续等待。等了好久都没见再有新的回答,陆叙索性将悬赏再提高了三倍,继续守着电脑等。果然肉多了好钓鱼,不一会儿就见五花八门的回复滚满了屏幕,嘲讽当中也有不少实实在在的在回答。其中一个说:“你是从哪一方面看出来她不爱你的?如果是她不愿意和你有夫妻生活,可能是你平时太粗鲁了,不能带给她愉悦的感受。”是这样吗?陆叙想了想就最近一段时间二人的床上生活……怎么感

  • 赶尸人15章(第十五章 第一个鬼儡)

    原标题:赶尸人15章(第十五章第一个鬼儡)小说:赶尸人第十五章第一个鬼儡“日月轮转,开!”一声厉喝,师傅脸色沉如冰,他眉心那只葫芦眼,彻底打开!一阵阵足以让人大小便***的鬼哭狼嚎,由此发出!不可一世的厉鬼看到这一幕,突然就好像受惊的柴犬,夹尾狂逃,师傅却依旧冰冷着双眸看着他的背影,他的“第三只眼”爆出万丈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天地无极,召!”又是一声厉喝,这一声吼就好像魔鬼的呼啸,我只感觉一股绝强的大风从师傅那第三只眼中刮了出来,下一秒,数以万计的鬼怪,居然就这么从师傅的眼睛里面冲了出来!它

  • 爱在西元前15章(第十五章 被强加吻戏)

    原标题:爱在西元前15章(第十五章被强加吻戏)小说名字:爱在西元前第十五章被强加吻戏女人穿着旗袍,大红色的口红,配着一头卷发,妖艳无比,靠着柳树,微微扬起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约我出来就不怕你大哥看见吗?”女人话音落下的时候,便被男人狠狠的掐住脖子。“李玉,我大哥说是你把消息透露给秦浩的,真的吗?”男人咬牙切齿,死死的捏住女人的下巴。李玉笑着,眼底没有丝毫的畏惧:“对,是我做的。”“不可能,你不可能背叛我的。”男人痛苦的摇着头,觉得不可置信,尤其是被自己爱的女人背叛。李玉看着远处随

  • 与你的咫尺光年15章(第015章 董事会上的逼迫)

    原标题:与你的咫尺光年15章(第015章董事会上的逼迫)小说书名:与你的咫尺光年第015章董事会上的逼迫“我不同意!”陆子涵沉声反对。余光瞥见沈悦然一脸的委屈,那一副绿茶婊的样子,看的她有点儿想吐。陆子涵的声音很冷,许是头昏沉沉的不舒服的缘故,她看着沈悦然的视线都变得通红起来……她死死的攥着手,对上那楚楚可怜又愧疚的眼神,恨不得上前扇的她现了原形。“爸……”沈悦然垂眸抿了唇,那一副娇弱的样子,简直将柔弱表达了最高的境界。陆子涵暗暗冷嗤一声,对于陆莫淮的想法她看不懂,也不想懂。“关系到陆氏股份,我

  • 前夫再见15章(第15章 暴风雨前夕)

    原标题:前夫再见15章(第15章暴风雨前夕)小说名:前夫再见第15章暴风雨前夕好友苏晓还是想帮裴淼心介绍一份工作,说她在学校学的是设计专业,若是能做服装,就可以到本城有名的时装设计品牌“Alice?Aimee”去应聘新锐设计师。裴淼心轻声婉拒了,“我在学校就没有好好学习,设计也学的并不专业,至少是这两个月内,我不想再做其他的事情。”苏晓一听就开始冷笑,“这话说得你好像之前做过多有意义的事似的。你说你这大学几年都干了些什么事情,除了追着一个男人东奔西跑,除了学了一手根本就没得发挥的厨艺,成天把自己

  • 蜜汁娘亲萌宝宝15章(第15章:误会萌生)

    原标题:蜜汁娘亲萌宝宝15章(第15章:误会萌生)小说名字:蜜汁娘亲萌宝宝第15章:误会萌生站在原地发愣了很久很久的冷祥,久到了莫玄都在犹豫了该不该上面看看主子到底怎么了,微微的上前一小步疑惑的喊道,“主子……主子……”冷祥这才慢半拍的回过神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消落,又回到了冷淡平静的样子,“什么事?”莫玄立刻低着头道,“属下不知主子下一步要做何事?颜姑娘为何突起尖叫?现在已经没事了吗?”冷祥这才忆起自己是因为柔儿的叫喊,以为她出事了才骤然的闯进屋去,没有想到居然会看到……却忘记询问刚刚到底发生

  • 下堂贵妃的悠闲生活15章(第十五章 就好好享受惊喜吧!)

    原标题:下堂贵妃的悠闲生活15章(第十五章就好好享受惊喜吧!)小说名:下堂贵妃的悠闲生活第十五章就好好享受惊喜吧!天黑了,宴会结束了。慕容千轻仍旧是低着头,她还沉溺在刚刚的震惊之中不能自拔,所以她没有注意到,抬着她前行的两个小太监,已经走到了另外的方向。等到她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一处早就荒凉衰败的殿宇。小太监对她毫不客气,驾着她也不去管她的双腿就这样的在地上擦出了血丝,径直的来到了大殿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慕容千轻知道这一处地方,人迹罕见,自己就算是大呼小叫,也根本就不可能引来人们前来

  • 大小姐的金牌男友15章(第15章 好大一个拜金女)

    原标题:大小姐的金牌男友15章(第15章好大一个拜金女)小说名:大小姐的金牌男友第15章好大一个拜金女他,他怎么会对李十三,摆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呢?“哎呦,保镖哥,您叫我飞鸿就行了,对了,您怎么在这里呢?我的小弟怎么得罪您了,我替您好好教训他们!”这人正是龙帮段飞鸿,在这平阳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黑道人物。董青青和林月面面相觑,可是过了半晌,却马上想明白了,兴许,他身上那些奇怪的伤势,和李十三有关。难道,这李十三刚才竟真的将这个黑社会大哥给制服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还用问吗?他们手上拿着武器

  • 女配扶正攻略15章(0015:初见谢雅容)

    原标题:女配扶正攻略15章(0015:初见谢雅容)小说名:女配扶正攻略0015:初见谢雅容宁夏这小身板儿来初潮,居然把北宫荣轩都惊动了,这让宁夏老脸一红。不过就是来个大姨妈,为什么感觉像是要了她半条命?才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这下地才三天,又得在床上躺着了….“王妃如何?身子可是有损?”北宫荣轩象征性的问着太医,要不是采莲院弄的鸡飞狗跳的,他也不知道宁夏来个月事把太医都请来了。“回王爷,王妃前些日子身子有损,气血两亏,此时再来初潮,自是受不得了。”说话间,太医开了方子给秋怡“按这方子三碗水煎一碗药服

  • 我让校花喜当妈15章(第十五章 中了会缩短的毒)

    原标题:我让校花喜当妈15章(第十五章中了会缩短的毒)书名:我让校花喜当妈第十五章中了会缩短的毒这娘们傲气得很,而且性格古怪,一会儿犹如烈火一样骚到春水荡漾,一会儿又冰冷得像是雪山冰封千里。我特么的活到现在,就只有过一个女人,就是我苦苦用真心拼了命猛追才到手的小菲,结果还一颗真心喂了狗,遇到的是个绿茶婊。我回头望了一眼我租的房子,仰头看向四十五度天空,眼角有翔划过,房东,对不住了!“发什么呆?上车!”红蜘蛛忽然在前面喊了一句。我定睛一看,她站在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边上,车门已经打开。不得不说,这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