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景秀江山我做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2 6:56:57 来源:网络 []

书名:景秀江山我做主

第1章 夫君又残又瞎?

天色略沉,风倒灌进窗,撞得窗户纸沙沙的响,颇有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阁楼里软榻上苍白着脸,额头上冷汗津津的人突然眉头紧蹙,像是被梦魇束缚无法挣脱!

“哐--”的一声巨响,阁楼的门被人从外面霍然踢开。

软榻上的人惊醒两眼惶惶然睁开,不过转瞬便掩去惶然,双眼凌厉的朝门口望去,“谁!”

“君拂妩接旨!”门口冰冷尖锐的太监嗓音响起。

整个相府一阵骚动,乌压压跪在门口听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君府二小姐恃宠而骄,不学无术,心肠歹毒,不堪为太子良配,特此解除太子与其婚约,从此男婚女嫁两不相干!钦此!”

还没等君拂妩晃过神来,那人已经自顾自的念了一大连串。

等君拂妩环顾四周片刻才明白过来,自己没被姐姐炸死在应酬路上,却穿越到古代。

那老太监刚刚念完退婚圣旨,再次展开一份圣旨,尖锐的嗓音再次响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君府二小姐才貌双全,恭谨端敏,可堪良配,特将君拂妩许配给楚国闲王为妃,二十日之后完婚!钦此!”

前一刻被退婚,下一刻被赐婚?

君拂妩唇角冰冷,她堂堂化生科技总裁的人生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被他人肆意掌控了?

“接旨罢?”太监讥诮的看着君拂妩。

太监见她一动不动,便将圣旨随手丢在君拂妩的面前,神态倨傲:“闲王虽又残又瞎,可再怎么说也是皇家血脉,你呀!就安心和亲去罢!这样既解决你的终生大事,又能让楚朝退兵,确是两全其美呢!”

又残又瞎?和亲退兵?君拂妩眯着眼,脑子里的记忆涌现,那些记忆真实得竟似亲身经历一般鲜活!

原来那闲王是个残瞎废人,还喜爱男子!这样的人可堪良配?

这时,却听那太监继续落井下石道:“让你和亲,正是太子殿下提出,丞相大人附议的!二人为了大义的所作所为,实在为天下人的楷模。网站163woman.com你呀!就认命罢!”说完一甩袖子带着一行人远去,只剩下君拂妩一人在冰冷的阁楼内。

君拂妩眸光一冷,这么悲催的处境,竟然是她亲生父亲和未婚夫联手造就?

难道她两世为人,都要被最亲的人背叛?

前世,她为了家族事业拼死累活甘之如饴,终日为了应酬把酒当水喝,三天两头胃出血进急救室!自己的姐姐却为了家财,勾结下属用一包炸药将她炸死在应酬路上!

今生,为了巩固权势地位,她的未婚夫将她同一件礼物一般拱手他人。她的父亲,为了讨好无能帝王,将她无情舍弃!

亲情?

血肉至亲?

全他令堂的去屎!

既然他们不仁不义,那就不要怪她无情无义了!

君拂妩闭着的眼陡然睁开,墨色的眼珠子里寒意闪现!

晌午过后,流云斋中便人满为患,各色姨娘小姐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诶呦……当初许给太子殿下时,她那是何等威风啊?现在呢?不过是许给一个断袖王爷……”

“就是!嫡出又如何?横竖到了那边也只是守活寡!”

“到了大楚,没有丈夫的喜爱,没有娘家的支持,看她怎么耍小姐威风?”

几个姨娘说的来劲,远远看见一抹烟色的身影缓缓而来……是君拂妩!

几个姨娘有点尴尬,悻悻然的闭了嘴。唯有背对着君拂妩的三姨娘还无知无觉:“平日里刁钻跋扈歹毒成性,成天抠着不肯叫我们花银子,现在呢?真是现世报呢!”

“今日我流云斋倒是热闹!”君拂妩面含冷笑,笼在袖子里面的手,却已经忍不住握成拳头了。

“哟!我说这谁呢?”三姨娘回头看见君拂妩也不害怕,掩唇一笑,那笑带着几分讥诮,“原来是咱们府上的待嫁嫡小姐。”

言语间,三姨娘瞥见君拂妩发间的暖玉白发簪,那莹润的色泽让她目光一闪,贪婪之色流露:“话说起来,待嫁之人最忌讳发间戴白,这发簪不合适!姨娘替你收起来!”

三姨娘说着,竟等不及君拂妩反应便伸手过去,要拔走君拂妩发间的暖玉簪!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三姨娘有一瞬间发蒙。在场的诸位姨娘们全都吓得心肝一跳!

“你敢打我……”被打耳光的三姨娘反应过来,张牙舞爪的就要扑上去将眼前这个肆无忌惮的女子撕碎!

“怎么不敢打你?”君拂妩不屑的撇嘴,明媚的眼一点点的扫过在场所有人的脸,讥诮道:“姨娘在府中也不过是个半主,说难听了就是个奴婢!我嫡出小姐还打不得一个奴才?”

看着那一张张恼羞成怒的脸,几乎要喷火的暴怒的眼,君拂妩一字一句:“还是你们以为父亲会因为你们这些个半主,而处罚我这个身系北韩全国安危的和亲之人?”

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那也要看看这些犬有没有本事欺辱她君拂妩!

诸位姨娘面面相觑,哪怕她们这样妇孺之辈也知道,君拂妩的将来注定是个悲剧,可现在还是惹不得的,闹大了对她们可没有好处!

想通此节,原还在耀武扬威的姨娘们便早作鸟兽散……

看着姨娘们散尽,君拂妩轻抚手中的红色长鞭,叹息:“这样就散了么?真是胆小,让它都没有用武之地了。163女性网

“吱呀……”开门声响起,门外站着一个枚红色高挑女子。

那女子小麦色的脸庞上一双活灵活现的硕大杏眸,加上小巧的鼻子和红润的丰唇,虽算不上多美,却胜在那股‘小辣椒’的活力,叫人眼前一亮!

“月妩?”君拂妩挑眉看向来人,也就是她的庶妹君月妩,眸中闪过一丝欣慰。

总算有个真正贴心的人,她记得原主对这个庶妹很是怜惜,两个人关系还是不错的。

君拂妩含笑将君月妩迎进门:“今夜你就不要走了,咱们姐妹俩彻夜谈心吧!往后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为何要陪你彻夜谈心?”君月妩冷笑一声推开君拂妩的手,在屋子里转悠起来。

君拂妩看着自己落空的手一愣,有点不明所以的看向君月妩。

君月妩看看摆设的那些奇珍异宝,用手轻轻抚摸,脸上带着笑意。

她们这样庶出的小姐哪里配用这般的好东西?也只有君家嫡女的流云斋能有这样的摆设!平日里她们都得小心翼翼的绕开这些古董瓷器,生怕不小心砸碎了被罚,可是现在……

君月妩修长的手指抚到一个八宝瓶子上,她单手托起瓶子,特意在君拂妩眼前欣赏片刻。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哐当”一声,八宝瓶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啊……失手!失手!”君月妩抿着唇吃吃的笑,又拿起一方墨玉果盘,口中啧啧称道:“好东西啊……”

“哐当--”一声,墨玉果盘和八宝瓶子在地上作伴了!

君拂妩察觉到不对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君月妩哈哈大笑:“什么意思?要不是之前想从你那里多拿些银子,想利用你太子妃的权势谋一个好夫婿!你以为我对你虚以委蛇,对你表现万般喜爱?”

张扬的笑颜很适合君月妩,似乎她天生就该这么笑似得!可那色彩鲜明的笑容看在君拂妩眼中却是那么刺眼……

这就是她在这座丞相府中唯一交心的姐妹?

这就是她日夜砥足相对、共赏秋月的好姐妹?

这就是她费尽心力为其筹谋好夫婿的好姐妹?

呵!重活一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满目琳琅在君月妩的张扬笑声中化为飞灰……

君拂妩捏紧手中的艳色长鞭,抬眸望着君月妩:“砸够了没?”

“当然没有--啊!君拂妩你做什么!”君月妩狼狈的摸着自己被长鞭打裂的长裙,皮肤的痛感深深震住了她!

就差那么一点儿……她的一身好肌肤啊!

“啪--啪--”又是两鞭落下,打的君月妩鬼哭狼嚎。

“滚!”君拂妩冷厉的呵道!

君月妩哆哆嗦嗦的往外跑,不小心还在门榄绊了一跤!可她顾不得其他的了,连爬带滚的往外跑。

跑出一段距离了,才吁了口气,想起现在君拂妩也不过是个被送给楚国断袖王爷的弃子!

恶从胆边生!她破口大骂:“君拂妩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未来太子妃么!哈……也是,你若不趁着现在多嚣张一下,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越想心中恨意愈甚,君月妩摸着身上的三道鞭痕破口大骂。

围观的丫鬟小厮将整座流云斋包围起来,指指点点好不热闹!

曾经多阿谀奉承现在的嘴脸就有多丑恶!

君拂妩怔怔然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眸色摇曳幻灭,却在下一瞬间爆发出极致的火焰!

她长身而立,桀骜不羁:“前世今生我拼尽全力为亲人,却再三遭遇背叛,那么我凭什么要屈从?凭什么要委曲求全?重活一世,我要活出自己。不要再压抑自己的天性!”

不就是个伤残加性取向不正常的王爷么!她君拂妩何惧!

第2章 新婚夜,戏美人儿!

静谧偏远的院落,难得灯火通明。

院子外百来名护卫分两列排开,个个脸上布满庄严肃穆。全然没有大喜之宴该有的喜庆,反而像看守犯人一般面带晦气。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院子里三十六个喜娘一字排开,个个不情不愿的守着喜房,喜房里九个穿红的嬷嬷心高气傲的围着喜床,每个嬷嬷身后跟着个桃红色宫装的丫鬟,丫鬟手里托着托盘,上面是镶金的吉祥物。

床上侧坐着一袭绯色绣了腾龙盘凤的长裙的纤细身影,头上罩着绣着龙凤呈祥的喜帕,一双素手交握在身前,端的是秀雅端庄。

新娘身边跟着一名枚红色衣裙、眼角缀着一枚血红色朱砂痣的秀丽丫鬟。

床上坐着的新娘突然晃了晃身子,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翠儿,什么时辰了?”

根据穿越扮猪吃老虎定律,虽说她是北韩相府不学无术,心肠歹毒的小姐,可楚朝的人不知道呀!装也得装得端庄贤惠些,好多赚点同情分不是?

跟在她身边的丫鬟看了眼门边的滴漏,低声道:“已是亥时了,小姐可是饿了?”

新娘犹如惊弓之鸟连连摇头,将脑袋上的喜帕摇得飘舞起来,露出一只精致的玉白色下颌和小巧殷红形状如花瓣般美好的唇瓣。看得那些嬷嬷心中一动,这么些年来也没见过几个这般精致的人儿了!

可想到那怯懦的行径,她们心中又是鄙视:尊为王妃又如何?不过说白了,不过是战败国送上来的玩物罢了!加之王爷又是个不喜女色的,说起来还不如她们这些当奴才的呢!

瞧瞧分到的这院子,摆明儿了是废弃已久的!几乎所有的嬷嬷对这位王妃都抱着轻视的态度。

门外一男子的声音响起:“王爷说,夜已深了,让王妃自己歇着吧!”语气轻佻半点不尊重,说完,脚步声渐渐变小,竟是不辞而别!

这算是对新进门的王妃一个下马威么?

屋子里九位嬷嬷看向新娘的眼神一变再变,领头的桂嬷嬷冷冷说道:“既然如此,王妃便洗洗歇下罢!老身也回宫给太后交差。”

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着也不等新娘反应过来,便领着一堆人退出屋子,走在后面的嬷嬷宫女悄声抱怨:“还以为有些油水捞捞没想到是个空心炮竹!真是晦气!”

领头的嬷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微微上挑略显讥诮的眼尾却出卖了她的恭谨。推荐163woman.com

等待人群散去,新娘便一把将喜帕抓下来,丢在地上

“艾玛!可闷死本小姐了!”君拂妩转向翠儿:“饿死我了!翠儿快看看有没有好吃的?”她可是一整天水米未进了!那些嬷嬷也真是的,连早上本该有一顿辞家饭都不许她吃……

翠儿看向供桌上的食物,说道:“这些东西中看不中用,要不小姐将就将就?”

新娘凑过去看了看,嫌弃道:“这些东西给猪,猪都不要!不行!我得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说着已经推门,跑出去了!

“哎!小姐……”翠儿来不及阻止,自己家主子便跑的不见影子了。

红色的身影一溜烟跑进主院,轻手轻脚的钻进膳房。

折腾了半晌,她端了托盘拐进一间屋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鼻子嗅了嗅,笑逐颜开:“真香!”说着便将托盘上的一盅血燕粥凑在唇边喝起来。

血燕粥的香味充盈了整间屋子,等她心满意足的放下手里的碗,却发现屏风边坐着一名俊美无比的男子。

那男子面如冠玉,鼻梁高挺,唇瓣泛粉,唇角无意似得勾着,不笑也带着明媚的弧度。一双浓墨重彩聚于那双眸子,可若是仔细看又似乎那双眼中什么也没有。也许是嫌这双眼太媚人,飞扬的剑眉让整张脸都阳光硬朗起来……

她双眼睁大:“好美的人儿啊!”

要知道,她君拂妩平生最大的乐趣便是调戏美男子,没有之一!

第3章 王爷的屁股,被打了!

话音刚落,整个人都已经扑上去,将那美男抱个满怀!

“你是谁?如何进了这丹若院?”美男清喝。

君拂妩嘟着嘴答非所问:“我都要饿死了!所以就来啦,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真是不虚此行啊!”

说着,小手往男子脸上一摸,惊喜道:“真是细腻光滑!美人儿保养得不错!”

男子黑了脸,朝外面叫喊:“来人!将她拖下去!”

君拂妩不乐意了,好歹她也是北韩第一美人儿呀!被‘拖下去’这么没范儿的事儿怎么能发生?就是说说也不行!

侧耳,根本没有人进来,君拂妩笑着又摸上男子的脸颊:“你叫啊叫啊!没人来吧?我说美人儿,要不你就从了本小姐罢?”

“放肆!”男子推开身上的女子,温软的手感让他心中微微一动,再一想到此女毫无廉耻之心的举动又是一怒:“滚开!”

君拂妩一骨碌跳下来,火大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虽说在北韩的时候人见人骂,几乎每日不听几次“滚”便不自在,可莫名的她不愿听见那个刺耳的字眼从这个清风朗月般的男子口中吐出!

这般的男子,不就该谦和温润持一卷诗书,傍着晓风残月唇角含笑眉眼弯弯么?

眼珠子一骨碌转,伸手一捞便将那男子捞过来面朝下放在腿上,煞是严肃道:“叫你骂!叫你骂!”

说着一巴掌拍在男子的,屁股上!

“啪--”

顿时,美男惊呆了!

美男眼眸睁大,连挣扎都忘了,臀部传来的火辣疼痛清晰的告诉他:他楚瀛辰,堂堂楚朝一字并肩王,妗贵的屁股被一个女人打了!

君拂妩也睁大了眸子:此男臀部的手感当真不错!看来是个保养得体的!

“喵--”一声猫叫将两人的注意力拉回,男子大力的挣扎起来:“混账东西还不将本王放了!本王要将你杀了!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可惜君拂妩天生大力,一只手便将他的身子压下来,另一只手便毫不犹豫的朝那手感颇好的屁股拍了下去--接连打了四五下,君拂妩心满意足的收手了,将脸色涨得通红的楚瀛辰随手一丢丢在软榻上!

这才发现,一身月白色的长袍的男子已经脸色惨白了,两瓣绯红色的唇颤微微抿着,形状美好的眸子微微熏红却失焦,修长笔直的双腿也是无力的搭在软榻上,一双玉白色的素手捉着衣襟,竟是个弱柳扶风的美人儿!

看着这般凄凉的模样她心里竟也有了几分愧疚,刚想上前安抚却见楚瀛辰捉起身边的靠枕就抛过来--君拂妩惊异的发现--他丢的方向完全不对!

“你……不会是瞎子罢?”君拂妩凑过去仔细看了看他的眸子,很是可惜的摇摇头再看那双颓然的腿:“腿也瘸了?”

双眼望向方才他坐着的椅子--紫檀木精雕细镂镶金边儿,椅子两侧各镶着大轮子,借着月光还能看见轮子中央位置上镶嵌着两枚成人巴掌大小的碧玉这轮椅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她嘴角一扯:“还是个有钱的瘸子……”

楚瀛辰怒了,他的眼他的腿向来是楚朝的一大禁忌!却被这女人大大咧咧的点出来,这叫他如何不怒!

可君拂妩却对他的怒容视而不见,自顾自的说:“真可怜!和我那传说中的夫君一样是个瞎子兼瘸子!不过上帝关了你一扇门,定会给你开一扇窗的!你看看你长得这么花容月貌的是不是?”

君拂妩见他面色不郁,便拍拍他的肩膀:“你看我都这么认真安慰你了,笑一个呗?”

楚瀛辰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了!这女子一个劲儿往他痛脚上戳是怎么回事儿?

还笑一个?没给她一耳光泄气已经很不错了!

“罢了!罢了!不笑就算了!”君拂妩也觉出他的不情愿,意趣阑珊的起身:“吃饱喝足我也该回去了!美人儿也快些睡吧!”

说着也不管身后的人是不是行动不便、自己能不能坐回轮椅上,便自顾自的就出了院子,回自己那偏远的院子了!

她走得急,没看见男子手里捻着一枚精雕细镂的彼岸花玉雕,形状美好的薄唇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这是他方才在推攘中‘不小心’摸下来的,君拂妩贴肉佩戴的玉佩!

翠儿站在院子门口,远远的就看见自家小姐大大咧咧的提着一抬食盒回来,连忙迎上前接过食盒:“吓死翠儿了!还以为小姐不回来了呢!”

君拂妩点了点她的鼻子:“不回来我还能去哪儿?”说话间俩人已经进了屋子,色泽张扬的红绸像是在笑话她这个新娘一般,君拂妩却毫不在意。

“姑爷太过分了!洞房花烛夜,却将小姐一个人丢在喜房!”翠儿跟在身后碎碎念。

君拂妩却笑:“翠儿忘了来的时候说的话了?”

翠儿一怔,想起小姐收拾包袱背井离乡时的笑语:“翠儿,随我去楚朝祸害闲王罢!”

翠儿一笑,放下手里的食盒,过去将喜床上的花生红枣全扫进袋子里,又铺了铺被子:“小姐先歇着吧!明日还得接见这闲王府中上下女眷呢!”

虽说闲王府上下女眷并不多,但旧例还是要遵循的。

君拂妩点点头,换下喜袍随手丢在地上,爬上了床。

君拂妩看着床顶,双眸冷清:未婚夫为了稳固地位送她和亲又怎样?和亲王爷瞎眼残疾又怎样?洞房花烛,新郎片影不见又怎样?

她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想起方才遇见的那明月般的美人儿以及那鲜嫩的富有弹性的臀部,她脸上再次露一抹猥琐的笑意:也许王府里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无趣呢?

第4章 这是给她下马威呀!

翌日。

君拂妩是被外面唧唧喳喳的喧闹声吵醒的,她眯着眼望向外间进来的翠儿:“谁呀这么吵……”

话音刚落,便有一豆蔻年华的丫鬟带了一众女子浩浩荡荡的进来,倒是气势汹汹,临到屏风了才盈盈一拜:“王府一等大丫鬟柳沁,携众姐妹拜见王妃--”

虽说是拜见,但语气中却带着显而易见的轻佻不屑,明摆着只是过来做做样子走个形式罢了!君拂妩慵懒的伸了个腰,像没听到柳沁的话一般,也不搭理外面还屈膝行礼的一群丫鬟,朝翠儿招招手:“洗漱罢!”

翠儿会意端了水进来给她洁面,君拂妩绕过檀木桌子坐在红木雕琢的梳妆台前,翠儿便执着象牙梳现将那泼墨似得长发梳顺了,这才十指翻飞穿梭如云绾了一束长发高高束起,盘旋着如飞凤之尾翼。

梳洗,盘发,上妆。须臾功夫,屏风外一干人等已经被那半屈着膝的行礼姿势累得小脸涨红,银牙紧咬!

大丫鬟低垂着的脑袋,眼睛却看向怡然自得悠闲自在的主仆二人,目光灼灼恨不得扑上去咬她们一口!

想她柳沁自七岁起跟随在王夜身边,王爷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带着身为贴身宫女的她身价倍增,宫里宫外谁不给她柳沁三分薄面?

莫说这么一个小国和亲过来的公主,便是王爷的长姐长公主殿下对她也是礼让三分!这么想着,柳沁屈着的腰肢渐渐挺直起来,屈膝礼也不做了,直接站起来!

后面跟着的那些丫鬟们也是有样学样,丫鬟们再也没有行礼的,个个精神倍儿爽趾高气昂……

君拂妩分帘而出,见到的便是如此一幕。

跟在后面的翠儿见状不由嗤笑一声:“小姐你瞧,堂堂楚朝的礼节与咱们北韩果真大不相同!主子片语未出而丫鬟却自行起身,且神态倨傲骄纵,也不知是楚朝的礼节本就如此,还是闲王府的规矩如此……”

君拂妩抿唇而笑,绕过柳沁一行人行至上首檀木椅上落座,抬手捻着茶杯微微缀了一口。

君拂妩含笑望着柳沁一行人,淡然开口:“柳沁是吧?这大清早不过卯时,你领着这一群婢子是作甚?”

这架势若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君拂妩前世也就白活了一世了!这明摆着是看她初来乍到,给她下马威来了!

柳沁见到她无双容色的那一瞬间,心底便被激起无限羡慕嫉妒恨,不由得面上倨傲更甚,出口轻挑:“闲王家法规定,卯时起点卯。任何人都不可违拗,我领着府中众姐妹过来与王妃相识点卯而已!不曾想王妃竟还未起身,实在是柳沁考虑不周……”

此话一出,君拂妩便笑开了:“既然你通晓府中家法,可记得家法第一十八条,但凡以下犯上者如何?”

前世做生意见多了大风大浪,这样的小场面她总是hold得住的!

“杖毙!”柳沁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便白了容颜。

她本想着这位所谓王妃嗓音稚嫩,不未及笄,说难听了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

未曾想那张嘴竟如此凌厉,当下便愣住了!

但凡有名望的府中必有家规,主子未许之下奴仆不可言不可嘻不可妄动,否则视为以下犯上!方才她妄自起身已是犯了家规……耳边隐约听到门外由远及近轮子滚动的声音,柳沁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阴狠,一咬牙挥手自扇一巴掌:“柳沁知错,还请王妃责罚!”

说话间左右开弓且下手不轻,不过两三瞬的光景,面上已是伤痕累累,红肿不堪,尤其那白皙的肤色衬得五指印子格外醒目骇人!

她身后的丫鬟们也都是人精,看着柳沁的模样便会意了,跟着自扇巴掌,甚至齐齐跪下哀求:“还请王妃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过我等,我等蒲柳之姿万万不敢与高贵的王妃相比,万万不敢挡王妃的路,求王妃高抬贵手放过我等性命……”

言语间,竟似生死相逼!

君拂妩眸色深深,半晌哈哈一笑刚要言语,便闻门外轮子轱辘声进了门,低沉的嗓音讥诮的响起……

第5章 一女两男,滚一团

“王妃果真是好威风!动则打杀我王府中人,谈笑间,鲜活生命飞灰湮灭!”

只见一驾紫檀木轮椅被推进门,阳光懒懒的洒进来,恰恰在那人身上度了一层金边。

“拜见王爷!”一众惨不忍睹的婢子,全数朝闲王的方向拜下,额头触地虔诚不可方物。

君拂妩晃过神来,便看清轮椅后面还站着一墨衣男子,俊秀淡漠的容色,修长健硕的身影。

她只觉又是眼前一亮:“好一个绝尘俊秀,雅逸不凡的美男子!”说着就要迎上前--

“王爷仙人之姿,岂是尔等凡俗可以玷污的--”小厮被君拂妩的反应吓了一跳,下意识上前呵斥。

闲王也是眉尖若蹙眸色中透着嫌恶,左手已经无意识的挡在身前。

可君拂妩压根没注意到轮椅上的王爷,一个纵身上前便掐住后面推轮椅的男子的脸颊:“好一个美男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嗯……手感也不错!”

翠儿站在后面手心湿了湿,小姐这荒诞的言辞,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节奏啊!

果然在场众人皆是呆住!

轮椅上的闲王额上青筋跳了跳,这声音这腔调这台词怎的这般耳熟?

地上众女下巴都掉了!这年头竟还有人当着王爷这个天下第一美人儿的面,调戏别的男子?

谁说那人姿色上佳,却怎么也比不过王爷去好吧?

“放放放--放肆!”后面的小厮口齿不清的上前,打算解救下那被掐住脸颊的男子。

可君拂妩脚下不知被谁一拌,倒向轮椅。

小厮见状连忙去推开轮椅,自己却免不了被君拂妩一撞连带着轮椅往前面撞去--

“啊--”前面跪在地上的众女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起身躲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个个被撞得头昏眼花满眼星星!

轮椅被这么一拌,闲王整个人脱椅而出,直扑扑的往地面上摔!

被君拂妩掐住脸颊的那人见势不好。连忙追上去接住王爷,可君拂妩的手一直未松开,跟着那人笨手笨脚被拖过去,连带着三个人眼看着就要摔作一团!

一直站在那边的翠儿突然往前一扑,将自家险些摔得四仰八叉的小姐解救出来!

“呼呼!”君拂妩拍了拍小胸脯,再看地上闲王已经被抱起来坐在轮椅上,地上众婢女还在乱作一团……

呼了口气出来,闲王才开口:“看来王妃这是闲坏了?”

他眸色深深,朝身后跟着推轮椅的人道:“端木,即日起王妃贬为王府书房侍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端木颔首:“是!”

“还有地上这些侍女!全都罚入暴室三日!”闲王气定神闲的指着地上一派指点江山的模样!

君拂妩很想说:王爷你指错方向了……可想到今后生活掌握在那人手中,便随口一叹,眼巴巴的目送闲王一行七人出了这锦厢苑的门,绝尘而去!

“诶!小姐你看看你!王妃当了一天,就便被贬成了区区一介侍女……”翠儿嘟嘴。

君拂妩扶额娇嗔:“这些都是谁害的?还能怪我不成?说得好像我不想美美的睡上一觉似得!”

翠儿气不过,眼珠子一转看见地上穿金戴银的侍女。翠儿贼兮兮一笑竟似未见过金银珠宝的土包子:“这些姐姐带着这么重的东西去暴室也不舒服,不若翠儿帮你们先收着如何?”

要知道寻常人在暴室里待上三日不死也脱层皮!

这些个身娇肉贵平日里当小姐一般养着的丫鬟进去了,也不知还有没有出来的机会!这些金银珠宝还不如留下,补贴自家小姐家呢!

话说回来,那闲王果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这么些个温香软玉放在眼前视而不见也就罢了,竟然还罚入暴室!不过她翠儿喜欢!

说话间,翠儿已经将所有金银钗环搜罗下来,然后将这些吓昏的丫鬟拖出去……

小包裹往桌子上一砸,君拂妩拂袖而起:“走吧,咱们现在是书房侍女。”

翠儿哭丧着脸:“都被贬了小姐怎么还如此淡定?”

君拂妩含笑点了点她的鼻子:“书房重地本就是奸情的发源地,多少丫鬟是借着书房魅惑主上爬上软榻,最后一步步走上宠妾的巅峰?这可是王爷给的一大机会啊!”

翠儿恍然大悟:“果真如此?那咱们快走吧!”

书房分三层,有八十八座金丝楠木做的书架,高丈余,满满的都是书籍。墙壁上零零散散的挂着古话佳作,随便一件都是难求千金不换的好东西啊!

“王爷寻常时候是不来书房的,你们只要将书房打扫干净便是。”领头的管事不卑不亢的将她们引进来,简单的介绍一番便走了。

翠儿都快哭出来了:“小姐啊!这样可怎么借着书房魅惑主上,然后一步步走上宠妾的巅峰呀?”

君拂妩听而不闻,素手覆在千金不换的书籍画卷上笑:“翠儿,这里的笔墨纸砚画卷无不价值连城,你说若是贩卖出去如何?”

于是乎新晋侍女旧任王妃大人开始了她贩卖书房用具的生涯……

“小姐!快看这不是你遍寻天下都找不到的《琅琊秘史》?”

“啧啧连这等上古遗本都有……翠儿你看看有没有本小姐藏书阁里没有的,全搬了去!”

“小姐你看这本《苍茫》是不是你师父那本的下半部?”

“留下,留下,后头孝敬他!”

一夜之间闲王府书房空了!

君拂妩躺在书房楼顶上晒太阳,面上还覆着一本图册睡得正香。

要知道她和翠儿可是花了整整一夜才将这座书房里的一字一画一摆一设一书一椅全都搬出去卖掉,卖得的金子简直就要将俩人的小身子骨压坏了!

饶是君拂妩活了两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子!

好在这世间还有个叫‘钱庄’的东西!

否则那么一大座金山银山可往哪里放诶?

阳光懒洋洋的洒在身上,像一床暖烘烘的被子,君拂妩蜷缩成一团睡得香甜。

楼下翠儿端了满满放着糕点粥食的托盘,朝屋顶喊:“小姐?下来吃饭啦!”

“咕噜噜--”素手摸了摸唱空城计已久的肚腹,不情不愿的起身手脚并用的爬下屋顶。

期间还险些摔下三层楼高的屋顶,君拂妩一脸迷蒙的趴在桌子上,一鼓作气将薏仁黑米粥咕噜咕噜喝了,倒在椅子上又要睡,翠儿只好将自家小姐搬上书房旁边的卧房床上。

没办法,昨夜卖了那些字画古董所得的金额实在太过庞大,俩人数钱数了一夜,当真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啊!

十步开外,一名素衣男子缓步而来,身前点头哈腰的跟着一名将脸笑得菊花似得的管事,正是前日领君拂妩主仆二人来书房的那位不卑不亢高贵冷艳的刘管事。

“素锦公子此次欲借何书?上次的《北隅典籍》这么快就看完了么?当真不愧是我楚朝第一国士……”

景秀江山我做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景秀江山我做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