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今日20180213推荐小说之《一生挚爱》在线全文阅读

2018/2/14 3:18: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一生挚爱
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

“不是我,你相信我。说明163woman.com”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

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

“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简童刚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清冷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他的味道。

“什么?”简童有些蒙了,她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另一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这个男人问她“冷不冷”。

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说道:“简童,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说,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阅读163woman.com

“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

“对,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奸污薇茗。”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大手“刺啦”一声,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

“啊~!”

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

“简童,简大小姐,你怎么对薇茗,我就怎么对你。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

唰!

简童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人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简大小姐,我现在很累,你请回。”

“沈修瑾!你听我说!我真的……”

“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扫了简童一眼:“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或许我心情好了,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车门豁然关上,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

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

车,驶进了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在她的面前,毫不留情的关上。

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了好一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一声,膝盖就砸在地上。

她跪!

不是因为赎罪!

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

身上的衣服被撕坏,破烂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的直直的,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

她倔强的跪下,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版权163woman.com她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

可,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

真的,能够解释清楚吗?

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吗?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

一夜过去

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

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

清晨终于来临,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

封尘一夜的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

“简小姐,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来自163woman.com”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都有专人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

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哆哆嗦嗦的穿上。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我要见他。”

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的存在,污染了庄园的环境,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

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了她受伤的心。

简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雨水,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说明http://www.163woman.com/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不管您心里怎么想,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无论如何,您的恨意,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

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的女人。

老管家终于有了“漠视”以外的反应,一对灰眉拧了起来,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薇茗是我的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

简小姐,我们查过她的通讯,事发之前,她给你打过一通电话,给你发了一条短信息,短信息的内容是:我已经到了‘夜色’,小童你人呢。”

老管家盯着简童的目光,恨毒了她:“简小姐,你害死的不是猫猫狗狗,是活生生的人!人都已经死了,你还在狡辩!谁都知道简小姐痴缠沈先生,而沈先生心中只有我的女儿薇茗,对你万般痴缠厌恶至极,你分明是嫉妒薇茗,又对沈先生求而不得,才想要毁了薇茗的清白。简小姐的恶毒,让人不敢恭维!”

简童无言以对,夏薇茗是夏管家的女儿,是沈修瑾的挚爱,而她简童,是单恋沈修瑾的女配。现在好了,夏薇茗死了,她简童不仅是女配,还是恶毒女配。

“简小姐请你离开。”老管家说道,“对了,沈先生让我转达简小姐一句话。”

简童豁然看向老管家。

“沈先生说,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简童跪在地上的身体,支撑不住的摇晃起来,心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老管家转过身,干瘪起褶子的嘴角,冷冷勾出一个刻板的弧度,让那张古板的脸孔看起了冷漠又残忍。

薇茗被简童害死了,他不痛快,他恨简童的恶毒。

简童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刚站起来,腿脚发麻的一屁股摔坐在冷硬的柏油地上,自嘲的一笑……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确实像那个男人会说的话。简童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薇茗啊薇茗,你这一死,我成了千夫所指。”

沈家庄园二楼,男人身躯修长,宽肩窄臀,黑色睡袍随意的罩在身上,赤着脚,性感高大的身躯静立在落地窗前。冷漠的注视着庄园外,雨中那道背影。

“沈先生,您交代的话,已经一字不落的传达给简小姐了。”老管家驱散走了简童,悄然站在了主卧的门口。

沈修瑾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听到老管家的话,才淡漠的收回落在简童身上的视线,一双薄唇冷漠的下达一串命令:“通知简家人,想要简童就没有简家,想要简家,从此以后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

“是。”

“第二,通知S大,S大没有简童的档案。通知一高,简童因在校时期滥交打架,被开除。她的最高学历,初中。”

“是。”

“最后一点,”沈修瑾凉薄的说道:“送她进监狱。”

老管家听了猛然抬头,一阵愕然:“沈先生?”

“杀人偿命,收买他人,蓄意谋害人命。让她进监狱,吃三年牢饭。怎么?夏管家认为我做的不对?”三年这个时限是沈修瑾给简童订下的,现有证据并不足,但沈修瑾愤怒地认定。

“不,沈先生做的很对。……谢谢沈先生,呜呜呜,”老管家泪泪纵横,竟然哭了起来:“要不是先生,简童对薇茗犯下的过错,根本就得不到惩罚。简童身为简家人,我根本就拿简童没办法。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呜呜呜~”

沈修瑾转过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泊油路上那道背影消失在转角,眼底一片阴霾,修长指骨捏紧酒杯,仰头,猩红的酒液一滴不落,吞噬腹中。

“夏管家,我出手教训简童,不是因为薇茗是你的女儿,而是薇茗是我看中的女人。”沈修瑾缓缓说道。

……

简童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简家。

再也没能跨进简家的大门,为简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管家带来了沈修瑾的原话,简童就被委婉的“请”出了简家。从始至终她甚至没有见到生父生母的影子。

就这么畏惧沈修瑾吗?简童扯了扯嘴角……收回了视线,那道铁艺大门,划清了她和简家的关系,划清了过往属于她的一切。

简童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一转身,就有两名穿警服的男人拦住了她:“简小姐,鉴于你花钱买通教唆他人毁坏夏薇茗小姐清白,导致夏薇茗小姐意外死亡,现在请你跟我们走。”

在被送进监狱前,简童见到了沈修瑾,那个男人,伟岸身姿就站在窗户边。

简童摇着头坚定地说道:“我没有害过薇茗。”

沈修瑾硕长的身躯不紧不慢地走到简童身前。简童告诉自己不要怕,她是无辜的,她没犯罪。

精致的小脸无所畏惧的扬起,力持保持镇定,但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的紧张……这一切都被一双犀利的眼睛捕捉到。

第二章 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

沈修瑾眼底划过一丝诧异……事到如今还要努力维持她尊严吗?

也是,她是简童嘛,这个女人向来张扬肆意一身傲气,连告白被他拒绝都不损丝毫。

沈修瑾迅雷不掩耳,捉住她精巧的下巴。

“唔~疼!”捏住下巴的那只手,像是铁钳,加注在简童下巴上的力道,似乎是要捏碎她的下巴,简童痛的眼泪溢出。

对方却一点都不怜惜,越来越用力的掐住她的下巴:“谁能够想到这张漂亮的脸孔下藏着的恶毒心肠?”

“我真的没有害过薇茗!”简童咬着嘴唇,疼的脸色发白:“你不可以就这么把我送进监狱,没有证据。”

“不,我可以。”沈修瑾冷笑着,一字一句残忍的说道:“那么,简童简小姐,今后就请你在这里面愉快的享受监狱生活。”沈修瑾松开她的下巴,转身挥挥手:走的十分洒脱。

他在报复她。简童脸色煞白,一个字都说不出。

女子监狱并不如表面的太平。她到监狱的第一夜,睡梦中被人拽起。

“你们,要干什么?”简童防备的看着面前将她围了一圈,不怀好意的狱友,“你们别乱来,否则我就喊狱警。”

四周的女囚犯听了她的话,非但没有害怕,一个个相视一下,“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领头的大姐大,指着简童的脸:“你说什么?叫狱警?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你要叫狱警?”话说着,一巴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重重甩向简童,“喊呐!你不是要喊狱警的吗?”

简童被这一巴掌甩的站不稳脚跟,耳朵“嗡嗡”作响。

简童一只手扶着墙面,堪堪站稳之后,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手。

“啪!”

这一巴掌落下,牢房中片刻的安静,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女人有胆量反手反击。

这个壮硕的女人被简童这一巴掌打的发狂,红着眼暗吼:“草~你个臭娘们儿,姐妹儿们,给我打!打残打废都没关系,反正沈先生吩咐了,不用客气,好好招呼这臭娘们儿,只要不玩儿死她就行!”

简童震惊,一股尖锐的疼痛,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沈修瑾!沈修瑾!!沈先生吩咐了……沈修瑾!!!

简童双手双脚都在颤抖,心脏冻结成冰!

难怪,这么大的动静,没有狱警来。难怪,围堵着她的这些彪悍魁梧的女囚犯们有恃无恐!

抬头看向那几个女囚犯,她站起身,拔腿就往狱门的方向跑,她勒紧了狱门上的铁窗户栅栏,大声的求救:“来人啊!打人了!救命!快来人啊!”明知道不会有狱警来,她却只能做着完全无用的求救!

她在赌,赌沈修瑾并没有让这些女囚犯“好好关照”她,即使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她也还存有幻想——沈修瑾对她简童没有下狠手,依旧留有余地。

“啊……!”头发被人用力的拽下,她被扯的一个趔趄,狗吃屎的摔在地上。简童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下一秒,简童被人拽着头发拉起来,又打又踹,狼狈的在地上呻吟:“唔~”

简童没有盼来“沈修瑾的留有余地”。

她不喊了,任由这些人拳脚相加,耳边只有一声声欢快的笑声。

她求救不是害怕被打害怕疼痛,只是因为还相信心里那一点点期盼和幻想。

那些人打累了,径自爬上床去睡了。

简童痛的摊在地上,眼泪,顺着眼角,糊了一脸。

她从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从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她不过就是爱上了沈修瑾这个不该爱的男人!

为什么夏薇茗一出事,她就必须承受来自沈修瑾的怒火和恨意?

夏薇茗出事后,简童向周围所有人解释过,“我没有害过薇茗。”

任她费尽力气解释,无人愿意相信。

她拼命的解释:不是她约薇茗去“夜色”,是薇茗好奇“酒吧”是什么样子,约她去“夜色”。

在别人的眼中,她简童简家大小姐张扬而肆意,夏薇茗单纯乖巧又胆小,怎么会主动要求去酒吧这样三教九流的声色场所。

她说路上车子坏了,所以才晚到了“夜色”。

但没人信,都说她在狡辩,她是故意让夏薇茗一个人在“夜色”,方便那群被她花钱买通的小混混羞辱夏薇茗,毁掉夏薇茗的清白。

可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夏薇茗经常和她说:“简童姐,我对瑾哥哥没有那种感觉。”

夏薇茗如果是沈修瑾的女朋友,她简童绕开沈修瑾走!但薇茗并不喜欢沈修瑾不是吗?

所有人的眼中,她简童是恶毒的女配,坏事做尽。

大概知道出大事了,几个混混跑的不见踪影,谁知道他们跑到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中国那么大,廖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一躲十几二十年的杀人犯也不是没有。简童比谁都希望赶紧抓到这群混混。

她任由眼泪流下,事发之后,一直到进了监狱的那一刻,简童都坚信:她是无辜的她没有犯罪。

但是现在,她懂了,只要沈修瑾认为她有罪,她就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而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

简童不知道,这今后的牢狱生活中,还有无数个“沈先生的意思”在等着她。

没了简家,没了档案,没了学历,坐过牢……沈修瑾抹杀了所有的简童活过的证明!如今的简童,只是一串数字“926”的罪犯!

简童想通了一切,抱着膝盖,将自己蜷缩的更紧。……沈修瑾,彻底的抹杀了她存在的痕迹!

清晨

“喂,醒了。去洗马桶……”一个女囚粗鲁的推了简童一把,却吓得尖叫起来:“啊!死人了!”

旁边一个胆大的女囚冲过来,手指放在简童鼻子下面,半晌才察觉到一股微弱的呼吸:“别吵!人还活着!快叫狱警!”

简童命大,抢救回来。这未必是好事,漫无止境的羞辱,暗无天日的折磨,会把人逼疯,会……彻底改变一个人。

第三章 出狱

三年后

S市女子监狱的大门打开,不多时,里面慢吞吞走出一个女人。

女人瘦的离谱,身上是她三年前被送进女子监狱时候穿的白裙子。现在穿在身上,就跟套了一个大麻袋一样。

她走的很慢,一步一步朝着百多米处的站台走过去。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三十一块五毛钱,还有一张身份证。

炎热的夏季,走在砂石路上,路面肉眼可见的,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今天的温度至少三十三四度,女人走在大太阳底下,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

苍白的肌肤上有着青青紫紫的伤痕,就连脸上,靠近发际线的地方,额角处,一道长约三厘米的疤痕,盘横在那里,十分碍眼。

巴士来了,女人上了车,小心翼翼从黑色塑料袋总掏出一枚硬币,投入巴士投币箱中。巴士上没什么人,司机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厌恶的视线……在这里上车的,都是监狱里的囚犯,犯过罪,能是什么好人?

女人仿佛没有看到司机的眼神,往车后座走去,她走到最后面,挑了车尾的角落坐下,尽量不想惹人注目。

车子在开,一路上,她看着窗外……三年,变化真大。

嘴角轻扯出一道弧度……是啊,三年,变化真大,何止是监狱外面的世界?还有她。

巴士开到繁华的地段,她突然一震……出狱了,她要回到哪里去?

恍然之间,她发现一个迫在眉睫的事实——她没有地方去。

把黑色塑料袋打开,里面剩下的三十块五毛钱,她仔仔细细的数了三遍……今后,怎么办?

路边不远处,商家的招聘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

“司机,我要下车,麻烦你开开车门。”三年的牢狱生活,磨掉了她身上的傲气,说话对人,总是底气不足。

司机满嘴的抱怨,开了车门,她道了谢,下了车。

走到了那块招聘信息的大版图前,看了半会儿,视线落在了“清洁工”三个字上,又落在“包住包一餐”的字样上。

她没有家没有档案没有学历,坐过牢……恐怕就是清洁工,也不会有人要吧。但是……捏了捏手里仅剩的三十块五毛钱,女人咬牙发狠,走进了这家名叫“东皇国际娱乐会所”的夜总会,一进去,简童就打了一个哆嗦,中央空调的冷气让她全身都冻的发抖。

……

“名字。”那人不耐烦地开口。

“简童。”粗噶的声音慢吞吞响起,把拿笔记录她信息的艳丽女人吓了一哆嗦,手中的中性笔差点儿掉桌上,不满问她:“你声音怎么这么难听?”

经历了三年地狱生涯的牢狱生活,简童习惯了温吞,即便别人已经当着她的面直言了断地批评她的声音难听,她还是温吞地像是没有脾气的人一样,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被烟熏的。”

长相艳丽的女人微微吃惊,探究的眼神落在简童脸上,“火灾?”

“嗯,火灾。”说完淡淡垂下眼睑。……只不过是有人故意纵火的火灾。

艳丽女人见她不愿多说,性子无趣,也不再上心,只蹙着眉啧啧嘴:“不行啊,东皇不是一般的娱乐会所,来的也不是一般的客人。”又上下扫了简童一眼,不加掩饰厌恶,显然十分看不上穿着麻袋一样的简童,身上的白裙子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白色都发黄了。

东皇国际就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地方,这里就算是个普通的服务生也必须长相标致,身材火辣。简童这样的,怎么就敢来应聘。

艳丽的女人站起,挥了挥手,十分了当地否定了简童:“不行,你这样的不行,就算是服务生也不行。”转身就要离开。

“我应聘的是清洁工。”

粗噶的声音闷闷地在这间小办公室响起来,成功地阻止了女人的脚步。女人脚下一顿,转身,挑着眉,探究地又把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狐疑起来:“没见过20多岁的肯屈就吃苦当个清洁工的。”

她们这里的保洁阿姨最小的也四十好几岁了。这个女孩额头上破了相,瘦的跟竹竿一样,但也至多才20岁。她们这里20岁的多了去了——都是女模和公主!当然,还有服务生。

就没听说20多岁的清洁工。

以为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儿会急着诉苦,跟她说世道艰难,生活不易,如果她真的和自己说这样一堆屁话的话,自己立刻就会把她赶出去了。

世道艰难,呵呵,东皇里头这样的故事多到出版成故事会,能把一座图书馆装满。谁会管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活得怎么样?

没料到粗噶得有些过分的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能出来卖的话,我也愿意张开腿说欢迎光临。来之前,我看过我自己,没有卖身的资本,那就卖劳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她只是一串数字“926”的罪犯而已,进了那个地方,再出来,还要尊严干什么?简童眼底一抹自嘲的笑。

艳丽女人微讶,再次上上下下地把简童打量了一通,重新走回办公桌后拿起笔准备填表:“简童?简单的简,童话的童?”

“对。”

“不该吧,”那女人上下打量简童,“会给子女取这个名字,你的父母应该很爱你。”

简童那双眼睛,木讷的只剩下一潭死水……很爱吗?

嗯,很爱。如果她没有心肠恶毒的害死夏薇茗的话,没有给简家招来灭顶之灾的话。嗯,大约,很爱吧。

“我没有家人。”简童平静的说着。

艳丽女人拧着眉心看着简童一眼,也不再多问,站起来说:“行了,你把身份证复印一下。”

从椅子上站起来,踩着十五厘米的恨天高走到门口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简童做出警告:“简童,你知道我为什么破例收下你吗?”

女人就没指望简童回答,径自接着说:“简童你有一句话说的好。能卖的话肯定卖,卖不了,就认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

多少人是你双倍的岁数了,还不明白这个道理,钻牛角尖,拼命钻营,自以为与天争锋,其实就是眼高手低,其实就是从来都看不清自己到底算是哪根葱。

你肯正视自己,明白你自己能做什么。一个明白自己能做什么的人,我相信,她也明白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做的。”

说到这里,艳丽女人眯了眯眼:“简童,东皇不是一般的娱乐会所。”

简童依旧不缓不慢:“知道了,我声音难听。不会随意开口的。”不会随意开口,就不会乱说话。

艳丽女人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平时她是不会提点新人的,敢到东皇混的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没想到今天会为一个清洁女工破例。

虽说她在东皇地位不低,可是这迷离的大都市中,权贵富豪,又有哪一个是她能够得罪的起的。……进了东皇,就该学会“规矩”。

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做的不该做的。

“那经理……”简童有点难以启齿:“我没有住的地方。”

艳丽女人说道:“以后叫我梦姐,”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小江,你来一下,我这里刚招进一个清洁工,你带她去员工宿舍。”说完挂了电话,丢给简童一句:

“明天来上班。”

就把简童一个人扔在了这里。

简童看着手中的入职报告,心里松了一口气……今晚,不用睡大街了。

一生挚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生挚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百个河南葫芦娃,陪你看花灯闹元宵

    商会界(朱颜北)传承葫芦艺术,弘扬葫芦文化,打造葫芦产业。由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新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新乡县文化广电旅游局、新乡县大召营镇政府主办,新乡县大召营村委会承办的首届葫芦文化精品展,正月十六将在中国葫芦小镇大召营(南濠圃金玲美术馆)举办。首届葫芦文化精品展,这也是河南首次举办大规模的葫芦文化衍生品展览。大召营村位于新乡市西郊,是民国海瑞、同盟会员郭仲隗,原石鲁画派掌门人王金岭的故乡,是一处极具魅力、名人辈出的美丽乡村。葫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农作物之一。大召营土地肥沃,非常适宜葫芦

  • 现代人喝茶的误区,有你吗?

    (注明:本文原创出自锦木工坊公众平台,欢迎关注!)中国可以称得上“茶之国”,但很多专家们表示,人们对喝茶目前还存在两个误解。一是觉得越贵的茶越好茶的价格由品质和级别决定。品质主要指茶的产地和树种,“比如大家都知道西湖的龙井好”。级别主要和采摘时间、采摘部位有关,嫩芽、一芽一叶、一芽两叶价格就相差不少,同样是龙井,清明前采摘的明前茶就是最贵的。”大家在购买的时候,重品质、轻级别。有些级别高的茶采摘时间太早、太嫩,而茶的一部分营养恰是在茎里,有些便宜的茶养生效果更佳。二是只喝茶不品茶茶有两种,一种是

  • 雲氣軒吟稿(系列之一八四)文/陈仁德

    夜至岳阳赖有风云助壮游,群山如在雾中浮。兴来何止驱千里,朝发渝州暮岳州。泛舟洞庭湖细雨微风一叶舟,烟波渺渺洞庭秋。重来逸兴原无异,只是匆匆白了头。游君山风景依稀似旧时,柳郎井接二妃祠。难忘三十年前事,独立君山自咏诗。岳阳楼洞庭湖畔已千秋,赖有雄文记此楼。过客但夸风景好,有谁忧乐到心头。过鄱阳湖洞庭一路下鄱阳,微雨霏霏气转凉。大野遥连天尽处,湖光山色衹茫茫。过石钟山早缘苏子识名山,千古文章锦绣般。江畔停车还借问,路人遥指水云间。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hi/

  • 我在春风里歌唱(文/张超我)

    开春了我必须去花园一趟寂寞的田野多么空旷我顺手抓起一片白云做成白帆和翅膀乘着春风去放声歌唱风和我一起唱歌田野升起一层绿色苍茫阳光和田野明显肥胖春天真的来了我要到花园里去去探望那一窝小鸟尽管漫长的寒冷冻走了小鸟我也要看看那座空空的鸟巢因为我曾经想住进去孵一窝梦想让它们盘旋在我的故乡暧昧的春风让我想起了青春还有初恋的羞涩迷茫花园的枝头绽放嫩绿的生命和我的梦想一起生长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合唱鸟儿在天空也打开了音响我的歌声像野狼歌词却被我遗忘粗砺的喉咙春雷一样辽远空洞而苍茫这是我和春风的对话风像一把刀我被雕

  • 《远行》两首 文/龚佳

    《远行》远行是一条五彩缤纷的路总以为远行的路很远过完了新年转眼初六才发现远行又是那么的近如果远行请一定带上几件驱寒保暖的衣裳记得抚齐胸前锃亮的钮扣那是父母赶夜定制的寄托当迈开脚步的姿势在前行的时候你会发现远行也是另一个家的方向远行客不应理会片刻的寂寞还有那沿途的风景穿梭在一处等待和契约中衍息总以为未见过的地方就是远行远行客请别轻易列出定义带好攀行的手脚此刻你就会懂得远行如果远行的路途感到疲惫请找一个灵魂修养的地方歇息哪里有两处美丽的远行一处叫诗意的远行一处叫现实的远行终究你我都在这远行的路上《祝

  • 美女住酒店一晚,经理说的这番话出乎人意料

    1、智慧美女住酒店一晚结账时账单800元,她抱怨太贵。经理说这是标准收费,酒店附设泳池、健身房和wifi。美女说自己完全没使用,经理说饭店有提供,是她自己不用。女客人打开皮包掏钱付账,但说要扣除经理和她共度春宵的700元,只拿出100元。经理急呼:“我哪有?”女客人:“我有提供,是你自己不用!”2、习惯乞丐到小王家乞讨,他给十块,第二天乞丐又去,又给十块,持续两年。一天只给五块,乞丐:以前给十块,怎么现在给五块?小王:我结婚了。乞丐一巴掌打过去:妈的,你竟拿我的钱去养你老婆?——当提供免费服务让

  • 扶刚:财宝天王满您财富大愿

    扶刚:财宝天王满您财富大愿!财宝天王职掌人世间功德与福报之转化,散发人间财富。他护持佛法,消除魔障之挑战,净化天人成就大光明境地,修持此法将可立得福报。财宝天王属四大天王之一,为帝释天之外臣,以能护持世间故,又称护世者,梵名毗沙门。其福德之名,闻于四方,居须弥山北,率月叉诸部。又依藏密中所述,财宝天王名南通谢,乃五方佛之南方宝生佛所化现,周边围绕八路财神为部属,协助财宝天王救渡众生,以满众生之愿。凡曾受财宝天王法权顶者,若於本尊面前祈求,并精勤持诵其咒语,常行慈悲喜舍善行利乐一切众生,藉由本尊财

  • 新年从极简主义之父,学习“断舍离”的最高境界

    总以为拥有的越多就会越幸福,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繁杂而无序。在人们陷入无穷尽的占有带来的疲惫时,越来越多人开始呼吁“断舍离”的生活态度和由华转朴的极简主义。什么是“断舍离”?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泛滥的杂物离=脱离对物品的执念“断、舍、离”最早是由崇尚极简主义的日本作家山下英子提出的生活哲学。当然,减少物品只是手段,减少生活中无益的事情,节省时间精力留给更有益的事情,是极简主义生活的核心。什么是“极简主义”?极简主义,简单而言就是“LessisMore”,在设计中的表现就是,摈弃堆砌或是

  • 殷寻:放开那骄傲的爱情,有什么期待,冲感情来

    新年伊始,很多年轻人将告别老家,再次回到一二线大城市,开始在都市中打拼,同时也期待收获一份美好的爱情。但很多年轻人发现,能够获得一份渴望的爱情,其实并不容易,有时甚至要几年。这里,作家殷寻给出了一个观点,先放开那骄傲的爱情,有什么期待,冲感情来。殷寻是畅销书作家,目前也是中国作家协会成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成员,掌阅文学签约作家。作为公认的新派悬疑言情女神,殷寻的作品将言情与悬疑、推理结合创作,形成独一无二的风格。对于都市感情,她认为:别说你不相信爱情,因为你的爱情可能还从没来过;

  • 可媲美籽料 价格却高于籽料 因为这点 让不少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