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今日20180213推荐小说之《叔叔,我们不约》在线全文阅读

2018/2/14 3:17:4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叔叔,我们不约

第一卷_初心 第一章 我有个秘密

风和日丽的周末午后,妙北北仍旧套着睡衣蒙着被子刷着微博。163女性网

上面的趣闻逗得她不断,“哈哈哈哈!!”大笑着!

可伴随笑声过后,是如旧的空洞感。

“唉…好无聊。”

她翻身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望着屋顶,眼神中透出几分呆木。

随即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翻身回来,抓起手机打开微信,点开‘摇一摇!界面,随手甩了一下。

‘叮……’一阵震动与熟悉的声音传来。

‘墨,相距10公里。’蓝色的男士图标,头像是一副水墨画。今日20180213推荐小说之《叔叔,我们不约》在线全文阅读

点开他的信息,地区:安城。

妙北北随意打着招呼“嗨……小哥儿。第一、我不约;第二、听我说说满心的惆怅辛酸史好么?”

“没问题的,宝贝儿。”水墨头像很快回了一个笑脸说道。

妙北北欣喜的笑了笑,温柔的声音渐渐吐槽她隐藏在心中的秘密。

然而水墨头像的另一边……

“臭小子!用你自己手机钓妹子去!”身穿黑色西服英俊帅气的男子,卷起一本杂志,砸向慵懒靠在沙发上表弟南笙的头。

“哎……麒哥,我可是在帮你钓妹子啊!三十来岁的人了,权势都有了,怎么能没女朋友?”南笙一只手挡着雅麒的攻击,讨好的笑意,绽放在脸上。163女性网

见雅麒动作稍缓,乘胜追击道“你看,我刚才帮你摇了十几个妹子。凭表哥你的魅力,我相信,一个P十个都没问题!”

谁知雅麒根本不甩他,抢过手机随手放入口袋:“臭小子,很闲是不?今天负责收账的小李正好有事休假,那个妙永辉家的帐,你给我收去。”

“呀呀呀,表哥收账这种粗鲁的事,哪是我这种高贵公子干的?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南笙嬉皮笑脸的凑上去讨好道。

可雅麒直接甩了一个没得商量表情,他只好颤颤的接下,可那双漆黑的眼珠子微动,就使出他的磨人功夫道:“表哥,您今天不也很闲吗,不如陪我一起?正好收完帐,一起去嗨一下。”

本以为对方会拒绝,不料雅麒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竟然点头同意了。

就这样二人离开公司,南笙调整好了导航,开着宝马X6做起了收账任务。

坐在副驾驶上,雅麒拨弄着手机准备处理掉这些无聊的年轻人。说明163woman.com

“哎……表哥,别删呀!”南笙企图伸手夺过手机上来之不易的新资源。

结果雅麒抬起手机挪右一边阴冷道:“专心开车。”

“哎!我知道了”。想让雅麒接触新的女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车子启动了,雅麒一个个点开对话框,然后,一个个的删掉看似花枝招展的女人。

自觉魅力非凡,晒满了朋友圈的看似奢侈生活,谁知道这些奢侈从何而来?当然他没兴趣知道。

雅麒点开最后的对话框,本想按照熟悉的路数删除她的存在。163女性网

可她发来很长的一段语音,他翻了翻上面的聊天记录。不约,要告诉自己秘密?

略有丝好奇,或许只是年轻人的无病呻吟,不过还是点开了她发来的语音消息。

“我有一个秘密,从未告诉别人。你是否有一直暗恋着的人?抱歉,我这样问有些唐突。但是,我喜欢着暗恋着一个人整整十年。其实,我并不是想让你同情或是可怜我,不过是这份秘密潜藏在心底,它成了一根温暖的刺,时刻的扎着,又时刻的温暖着。你,能明白吗?请不要嘲笑我,如果不想回应也没关系。版权http://www.163woman.com/反正我们都不认识彼此,呼……说出来感觉好多了。”

温柔稚嫩的声音,让雅麒本想删除的指尖顿了顿。

回应道:“呵,有些东西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好,不得到也就不会失去。”

车子渐渐远离了公司。

另一边的妙北北听到信息传来的回应,立即点开。

还不知道危险来临的她,正处在神游状态。

“是啊,可是又很不甘心着,然后就喜欢自我纠结。”

“如果他也喜欢你,你不用等,不用追的。男人大部分都是猎豹,想要的绝对会想尽办法争龋”

妙北北瞬间醒悟:“也对,或许他只拿我当妹妹吧,他对每个人都很好。”

“暖男?”雅麒撇了撇嘴角,不屑于回应小孩子的纠葛“恩。”

“其实你也可以卸下伪装的,这里我们都不认识彼此,你的心声也可以告诉我,我们彼此交换秘密。”

看到这句话的同时,雅麒冰冷许久的心,忽然有些微微触动着。

也对,这里没人知道我们是谁,更不会为了有目的的交往。

“表哥,到妙永辉的楼下了。”南笙停好车,提示道。

“我还有点事,回头再说吧。”雅麒回复完消息,直径下车,可走了好几步也不见南笙跟上来,回头瞥了他一眼正欲说话。

“表哥你就饶了我吧,让我泡妞还行,收账就算了吧!”南笙双手合在胸前求饶着。

雅麒眉头微挑,也没有继续勉强,自行一人走上去。

看到回复,妙北北回了一句:“好的!”就放下手机,起床去洗漱。

才走入洗手间,忽然门口袭来一阵敲门声“咚咚咚!”

这时候谁会来?可能是父亲忘记拿钥匙了吧。

“来了。”妙北北若无其事走向门边,打开了屋内所,拉开把手打开屋门,屋外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用力将门推开,直接走入屋内,不容许拒绝的气势,眼神中说不出的凶恶。

“哎?你谁啊!”她表示抗议:“小心我告你私闯民宅!”

瞥了眼妙北北,雅麒表情沉着冷冷说道:“妙永辉在么?”

“我爸他不在,你到底谁啊,找他有什么事!”妙北北暗自咬牙,突然冒出来个这么没礼貌的人?大早上真是倒胃口。

雅麒左手中握着的几张白纸摊开在她面前道:“我是圣麒证券公司的,你父亲妙永辉把这个房子抵押了股票,股票跌了,我来收房子。”

糟了…父亲赌博的毛病真是…这次连房子都输了。

妙北北有些慌张道:“不可能的!我爸爸不是这样的人!我给他打电话,这一定是个误会!你等等。”

这样的事情见多了,也麻木了。雅麒没什么感觉,一副请您自便的坦然。

靠在墙壁的一边,望着只穿睡衣梳着俩个马尾的少女走向客厅的座机。拨打着铭记于心的号码。

“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冷漠的声音,妙北北有些难以接受。怎么会不接电话呢?一定是有急事!焦急的挂断电话再次拨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不可能的!妙北北没经历过什么大事,此时被父亲的电话拒绝,心中顿时没了底。

“不可能,昨天爸爸还在呢。”妙北北转身,走向雅麒身边。

瞪大双眼望着他不甘道:“这一定是个误会!”

雅麒可顾不了那么多,各自的位置有各自的做法。

此时仍旧冷漠道:“我限你三天内搬出去。不然,想被砸或者上法庭赔款可以给我个简讯。 毕竟,现在这个房子的所属权已经属于我。”

“别!这间房子是我妈妈留下来的,我父亲绝不可能把这里给你们。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我一定!”

很讨厌这种感情牌,明明事已至此,还不肯接受现实仍然活在梦里的人。白纸黑字的合同写的清清楚楚,这货还在梦游?

雅麒一把手掐住妙北北下颚,阴冷的目光,清秀的五官俯视妙北北,妙北北被逼得不断后退直至靠在墙壁。

“咚!”

第二章 百万欠款

“你,你想干什么?!”

一副捍卫节操誓死抗争的模样。

“我告诉你,你一字一句的给我听清楚。你父亲,妙永辉炒股跌了,一百万还不起,房子抵押了。他跑路不负责任的把你丢了,这就是现实。”

轻冷气息重喷在耳边,距离如此靠近,让人不敢直视的墨黑的瞳,微皱起的眉头,高挺的鼻梁下微抿起的唇。

妙北北此时觉得很委屈。

眼底忍不住噙着晶莹的水光,双手紧握成拳,内心知道,这件事情逃不过去的。

“我父亲,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还以为她会胡搅蛮缠,拼命虚伪的袒护真相。可她的话让雅麒陷入沉默。

望着妙北北倔强的不肯服输的表情,雅麒思虑自己是否说重了话?本想再安抚下,可被她眼中的敌意所取缔。

“三天内,我会想办法。现在,请你离开!”

如果改变不了现实,就要给自己留有一丝尊严。

雅麒默然点了点头,不再多说,放下手拿出带来的合同放在她身边的柜子上沉声道:“协议和我的联系方式都在上面,我等你消息。”

随后侧过妙北北身边,离开这里。

一百万,就算三天的时间,她也凑不出来埃因为父亲常年赌博,亲戚们都不愿意与他们有所来往。

妙北北靠着墙壁无力的坐在地上。

‘北北收。’

是父亲留下来的,仍存有一丝希望的妙北北急促拆开信封。

“对不起北北,爸爸最近的运气一直很好,十几万块投到股市已经翻了三倍了!三倍啊,这个股一直不错,我本想多捞点。这样,我们的生活能过的更好些。可我没想到,老天这次没站在我这边。对不起北北,爸爸也不想的!爸爸一定会赚够了钱回来的。近期,你就去朋友家去住吧。爸爸一定会赚到钱赎回房子的。近期就不要联系爸爸了。你要好好学习,学费我给你汇到银行卡里了。不要多想埃 北北。”

每一个赌民都不甘心自己输得事实,从而越陷越深,得到便宜想得到更多。

所以,就会造就更大的悲剧。他赚钱?他去哪儿赚呢?

藏起内心磅礴的无助感,妙北北深吸了几口气。

现在只能依靠自己。

恰巧此时手机铃声响起,妙北北看了眼显示的‘琪北鼻’接起电话。

“喂,大北鼻,在干吗?”

“喂,琪琪。帮帮我,我要没有家了。”

本一本正经开玩笑的王琪听妙北北的语气就知道,她绝对发生大事了。

“怎么了?北北,你好好说,凡事有我呢埃”

她们是上学时的好室友也是好闺蜜,王琪趁着假期在酒吧做酒品销售赚取学费,据她显摆月工资上五位数。

妙北北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琪,因而王琪让她来酒吧试试,销售好的话三天赚个万把的,尽量申请个分期付款也行埃

绝望时只要有一点星火便是希望,两人很快达成共识相约酒吧见面。

挂断电话,妙北北重新打起精神,双手拍了拍脸站起身,进行简单洗漱与打理。

屋门并未关闭,以至于屋门背后的黑影悄然躲避着一道年轻的身影。

夜间的酒吧,妙北北被王琪悉心打扮画好妆容,暴漏的蕾丝衣服,红色的嘴唇,望着镜子内的自己,妙北北暗叹道:“好一个妖精!”

为了赚钱,妙北北握紧拳头望着里面的自己打气道:“加油加油加油!”

走出洗手间忽然听到不远处豪华包间门口,站立的南笙与大堂经理。

伴随噪杂的音乐,妙北北缓步路过,听到二人远远传来的交谈声。

“哎,哥们儿,有干净的妹子介绍介绍。就算花个百八十万的都无所谓。”南笙叼了根烟与经理称兄道弟,看来已经很熟悉。

经理脸上几分苦涩:“当然,您招呼的我肯定留心,有钱大家当然都想赚,有的话我一定第一个给你留着!”

信誓旦旦的卑微语气,让妙北北听得一阵恶心。

“恩,记得就好。这是我名片,记得有了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递过来的名片被经理身子前倾笑盈盈的双手接过,以示礼貌道:“是,南少。”

南笙转身重回包房,经理在屋门关闭的刹那撇了撇嘴,一副嫌恶的模样,转身走向大堂,随手将手中的名片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内。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早已形成为古往今来的社会风气。

酒吧内的垃圾桶经常清扫所以始终保持着干净,妙北北恰巧路过多看了眼那张名片。

人在困境时,亦容易做出无奈的选择,妙北北下意识拿出名片未等查看上面的内容,身后传来的门声惊扰了妙北北。

妙北北迅速离开与王琪会和。

南笙的豪华包间内一个中年男人拎着南笙的脖领子走出,沉声道“臭小子你再给我随便找公主,我就宰了你!”

雅麒本是和下属来这里聚会,南笙总是不放过任何往自己身边塞女人的机会,屋内的公主一人一个,雅麒这竟然放了俩。

南笙讪讪笑道:“表哥,我这不是为你好么?你看那身材、那脸蛋、那气质,和表哥多配啊!”

“少胡说八道!给你两个选择:1叫她们出去;2我走!”

听到雅麒这番话,南笙不敢不从奉承道:“行行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表哥你好好尽兴玩着,就维持你平日内的高冷形象就行了!”

雅麒这才放过南笙,略沉了口气,眼底深处似是一头沉睡的猎豹。

转身重回包间内,南笙望着雅麒的背影暗叹:“迟早有一天让你打开心扉,变回以前的样子!”

二人走回包厢内,王琪与妙北北的交谈声袭来:“今天我先带你,你看好我怎么做。”

妙北北用力点头,站在第一个包间门口挺起胸膛深呼吸!

下一刻,还是好紧张埃

推开屋门,两种叠加而起的喧闹。

王琪率先走入屋内,对几位已在别处喝醉的老板们热切介绍道:“请问几位老板想点什么酒?高端酒或是中端?”

微笑的表情,换来面前大叔猥琐的挑衅,一只手抓住王琪的胳膊醉醺醺道:“我们不要酒,就要你。”

恶劣的本性,王琪讪讪笑着小步后退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只是推销酒的。您需要的话一会有很多公主。”

“不,我有的是钱。”

“那你买几瓶人头马吧先生?”敬业的王琪不放弃一丝一毫推销高档酒的机会!

妙北北有点害怕,不禁往王琪身后躲了躲。

“装什么装?在这种地方工作的哪有好人?”男人先是怒叱王琪。

随后目光转向她身后的妙北北身上痴笑道:“我看这妞也不错。”说着用力拉住妙北北的手。强行将她拖到近前。

王琪一看这形势,顿时恼了脸色骤变怒道:“别动我姐妹儿!”

形势渐渐乱了起来,王琪下意识抄起一边的酒瓶磕向桌角。

“啪!”

王琪握着碎剩半截的尖锐酒瓶,指着动手动脚的男人厉声道:“你给我放开她!”

男人吓得一哆嗦,王琪趁势将妙北北拉了回来。

下一刻,男人身边的一群带着刀疤,纹身的兄弟们缓慢站起身,怒视着王琪与妙北北。

见势不妙,王琪一声厉喝:“快跑!”拉着妙北北转身撞出了门,此时不跑一定会死的很惨。

第三章 这个大叔是恶魔

身后的怒喊声不断袭来:“站住!别跑!!”

而站在包厢门口抽烟的雅麒扫了眼这边的乱战,觉得无聊,毕竟这种事见多了,尤其酒吧内更为寻常。

看到两个女郎逃跑的背影,雅麒并未多想。

穿过人群中,嘈杂的气息隐隐隔绝那些似乎追杀的脚步。

远离了酒吧,王琪拉着妙北北窜入熟悉的胡同,巧妙躲过了那些人的追击。

二人在阴暗的角落中大口喘着粗气。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妙北北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感觉人生之长,无奇不有。

王琪冷叱了声:“还能怎么办?找别的工作呗,这的工资当给他做贡献了。就当我拉着你出来探险了。”

“琪琪,对……”

似乎料到妙北北的话,阴暗之中,王琪看不清的脸沉声打断道:“我们是朋友,不要说这么多废话。太矫情了让人觉得好恶心。这样,我们先各回各家,这两天我也会帮你想想办法。”

能想什么办法呢?妙北北无奈点头道:“恩,我知道了。”

打开屋门,妙北北看着黑暗的屋内,妙永辉没有回来的迹象。

“睡了么?”

手机上亮起的屏幕,传来墨的消息。

“还没有,刚才有点事,才回家。”

“你有什么难事么?”

敏锐的男人,妙北北一语被戳中骨子里,其实很想面前有个人,自己能够对他诉说自己此时所有的不安。

可是,当悲伤到了一定的限度时,只有说都不想说的疲 惫。

“没什么,一点小事。我身心坚硬分分钟就可以摆平。”说的是一副坚挺模样,实际上脆弱非常。

妙北北不想将自己的家庭问题转移到别人身上。

“你很可爱。”

“可爱?是可怜没人爱吧。”

雅麒离开酒吧,独坐在黑暗寂寞的房间中,少许酒精的刺激,让他感觉到阵阵寂寞。

删除掉了所有新加的好友,唯独留下了与自己青春时类似的她。

现更多的时候只想一个人静静。年纪越大,越不太喜欢喧闹的场所。

看着女孩可爱的回答,仿佛,是一种情绪寄托。

“你一定年纪很校”

“21,你呢?感觉你说话的语气,好像很成熟的样子。”

21,很不错的年纪,雅麒蓦然苦笑道:“呵,我快大你一轮了。你都可以叫我叔叔。”

“那我可要叫你大叔咯。不过,现在很流行有魅力的大叔哦。人呐,主要还是要心里年轻!人呐,总有一辈子都追寻不完的事物哦。”

虽然现在被现实打压着。

不过,妙北北仍相信。

每走的一步,都在为未来,成为更好的自己而积淀。

总有一天,自己一定会用更开阔的目光看待所有生命中愧待自己的残酷现实。

次日,再完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妙北北度过浑浑噩噩的一天,没有救赎,没有光明,似乎拥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而这黑暗,让妙北北拿出那张被丢弃的名片,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

因为,不想失去这里,失去自己的家和等待母亲的希望。

所以,黑暗之中,妙北北拨通了南笙的电话。

“嘟嘟……”

“喂,你好,哪位。”年轻沉练而客套的询问。

妙北北抿了抿唇,本想挂断电话,不想自己这么没出息。可最终仍旧微弱道:“喂,你好。”

“请问你是?”南笙此时正在打英雄联盟,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似乎不是卖保险的。

“请问,你要花一百万买干净的女孩子嘛?”

一听此话,南笙顿时来了兴趣道:“恩,你满十八岁了吧?还有我要看到你素颜的样子。”

纵横花都多年,南笙看女人的表现,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大致了解她的为人。

长得清纯又青春的少女一定符合表哥的口味。

“恩,好,我21岁。”

话音将落对方弹来了视频窗口。

妙北北手指有些颤抖,接通了电话。对面人清秀的脸与自己幼嫩的表情映衬在同一个屏幕中。

“你叫什么名字?”南笙是个极为敏锐的人,阅女无数凭借第一眼可以看穿一个女人。

“妙北北。”

关闭屏幕,入选合格妙北北深吸了口气。

很快南笙发来了地址。

“格森五星级酒店,608房。”

此时的南笙扔掉打了一半的lol,走向临边的总裁办公室边道:“雅麒哥,喝一杯呗。”

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刻是不是会有莫名的缘分,下一刻我们会见到谁,会成为谁的命中注定。

独自走入酒店,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阵阵声响,608房间,看似普通,妙北北刷着房卡推门而入,屋内一片黑暗。

如果现在伺机逃跑也是好的选择,电话选择关闭,让任何人找不到自己,就会变回以前的模样。

可是就算现在逃了也无法躲避房子被收走的命运。

等待的时间变得尤其漫长,心脏跳动的频率不断增强。

“噗通噗通。”

直到两个小时后传来敲门声,妙北北打开屋门,望向额上挂着汗水的南笙。

“妙北北小姐是么?”南笙沉言道。

妙北北极为紧张,双手握紧垂在裙上安静点了点头。

随后南笙沉言道:“跟我来。”

说完拉着妙北北的手臂转身就走,妙北北一阵汗颜,这是什么情况?不敢多问的她乘坐电梯被带到最高端的总统套房边。

“这次做好了,我不会亏了你。这张卡里有三十万的订金,今晚你不许出来,不然金额扣一半,没意外的话明天我会如数照付。”

一张VIP银行卡,落在妙北北手中,与此刻的心情一般沉甸甸的。

南笙推开屋门道:“进去吧。”

屋内一片灰暗,妙北北点了点头收好银行卡,悄然走了进去。屋门悄然关闭,暗淡的月光下只有一道身影似乎蜷缩在床上。

他就是自己要服务的对象吧?妙北北深呼了口气,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缓步走向床边,每一个脚步异常的沉重,寂静的气息,心跳声都能听得到。

“谁?”距离面前人不到一米的距离,男人冗沉的声音袭来。

“我……”

未等妙北北说太多,雅麒怒声道:“滚!”

雅麒痛苦的扯着领带,身体的灼热感,充斥着他的理智。

“可是?”

妙北北本就害怕,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南笙的警告就在耳边。

忽然,雅麒的理智似被吞灭,起身一把拉住妙北北的手臂直接摔到床上。

“啊!”

妙北北手臂被勒的通红,暗道他不会是个变态吧?

粗重的喘息传在耳边,妙北北很害怕,他如同野兽侵蚀着自己的意识。“你,你快走!快离开!!”

恐惧占满了意识,妙北北暗自猜想,这里面不会有诈吧?这男的不会是有传染病吧?

那样的话,一百万?二百万自己也不能答应啊!当时怎么没问清楚呢。

见男人松开了她的的双手,妙北北鞋子都没穿,摸着黑迅速跑向门边。

可是不断的扭动门锁,发现完全拧不动。糟了,从外面锁死了。

而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他不会是真的要毁了自己吧?

自己这大好年华可还没有享受好青春呢!

身影忽然自黑暗的屋中打开洗手间的门,跄踉的走进去。

冰冷的水,自头上往下浇灭着难耐的火焰。

妙北北站在那整整看着他这么冷冷的淋了十分钟,不敢动,也不知该怎么做。

恢复意识的雅麒随之关闭水龙头,转身,走出浴室,并打开屋内的灯光。

此时,白色的光线照亮了彼此的模样。

二人相视而望

叔叔,我们不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叔叔 或 我们不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百个河南葫芦娃,陪你看花灯闹元宵

    商会界(朱颜北)传承葫芦艺术,弘扬葫芦文化,打造葫芦产业。由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新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新乡县文化广电旅游局、新乡县大召营镇政府主办,新乡县大召营村委会承办的首届葫芦文化精品展,正月十六将在中国葫芦小镇大召营(南濠圃金玲美术馆)举办。首届葫芦文化精品展,这也是河南首次举办大规模的葫芦文化衍生品展览。大召营村位于新乡市西郊,是民国海瑞、同盟会员郭仲隗,原石鲁画派掌门人王金岭的故乡,是一处极具魅力、名人辈出的美丽乡村。葫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农作物之一。大召营土地肥沃,非常适宜葫芦

  • 现代人喝茶的误区,有你吗?

    (注明:本文原创出自锦木工坊公众平台,欢迎关注!)中国可以称得上“茶之国”,但很多专家们表示,人们对喝茶目前还存在两个误解。一是觉得越贵的茶越好茶的价格由品质和级别决定。品质主要指茶的产地和树种,“比如大家都知道西湖的龙井好”。级别主要和采摘时间、采摘部位有关,嫩芽、一芽一叶、一芽两叶价格就相差不少,同样是龙井,清明前采摘的明前茶就是最贵的。”大家在购买的时候,重品质、轻级别。有些级别高的茶采摘时间太早、太嫩,而茶的一部分营养恰是在茎里,有些便宜的茶养生效果更佳。二是只喝茶不品茶茶有两种,一种是

  • 雲氣軒吟稿(系列之一八四)文/陈仁德

    夜至岳阳赖有风云助壮游,群山如在雾中浮。兴来何止驱千里,朝发渝州暮岳州。泛舟洞庭湖细雨微风一叶舟,烟波渺渺洞庭秋。重来逸兴原无异,只是匆匆白了头。游君山风景依稀似旧时,柳郎井接二妃祠。难忘三十年前事,独立君山自咏诗。岳阳楼洞庭湖畔已千秋,赖有雄文记此楼。过客但夸风景好,有谁忧乐到心头。过鄱阳湖洞庭一路下鄱阳,微雨霏霏气转凉。大野遥连天尽处,湖光山色衹茫茫。过石钟山早缘苏子识名山,千古文章锦绣般。江畔停车还借问,路人遥指水云间。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hi/

  • 我在春风里歌唱(文/张超我)

    开春了我必须去花园一趟寂寞的田野多么空旷我顺手抓起一片白云做成白帆和翅膀乘着春风去放声歌唱风和我一起唱歌田野升起一层绿色苍茫阳光和田野明显肥胖春天真的来了我要到花园里去去探望那一窝小鸟尽管漫长的寒冷冻走了小鸟我也要看看那座空空的鸟巢因为我曾经想住进去孵一窝梦想让它们盘旋在我的故乡暧昧的春风让我想起了青春还有初恋的羞涩迷茫花园的枝头绽放嫩绿的生命和我的梦想一起生长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合唱鸟儿在天空也打开了音响我的歌声像野狼歌词却被我遗忘粗砺的喉咙春雷一样辽远空洞而苍茫这是我和春风的对话风像一把刀我被雕

  • 《远行》两首 文/龚佳

    《远行》远行是一条五彩缤纷的路总以为远行的路很远过完了新年转眼初六才发现远行又是那么的近如果远行请一定带上几件驱寒保暖的衣裳记得抚齐胸前锃亮的钮扣那是父母赶夜定制的寄托当迈开脚步的姿势在前行的时候你会发现远行也是另一个家的方向远行客不应理会片刻的寂寞还有那沿途的风景穿梭在一处等待和契约中衍息总以为未见过的地方就是远行远行客请别轻易列出定义带好攀行的手脚此刻你就会懂得远行如果远行的路途感到疲惫请找一个灵魂修养的地方歇息哪里有两处美丽的远行一处叫诗意的远行一处叫现实的远行终究你我都在这远行的路上《祝

  • 美女住酒店一晚,经理说的这番话出乎人意料

    1、智慧美女住酒店一晚结账时账单800元,她抱怨太贵。经理说这是标准收费,酒店附设泳池、健身房和wifi。美女说自己完全没使用,经理说饭店有提供,是她自己不用。女客人打开皮包掏钱付账,但说要扣除经理和她共度春宵的700元,只拿出100元。经理急呼:“我哪有?”女客人:“我有提供,是你自己不用!”2、习惯乞丐到小王家乞讨,他给十块,第二天乞丐又去,又给十块,持续两年。一天只给五块,乞丐:以前给十块,怎么现在给五块?小王:我结婚了。乞丐一巴掌打过去:妈的,你竟拿我的钱去养你老婆?——当提供免费服务让

  • 扶刚:财宝天王满您财富大愿

    扶刚:财宝天王满您财富大愿!财宝天王职掌人世间功德与福报之转化,散发人间财富。他护持佛法,消除魔障之挑战,净化天人成就大光明境地,修持此法将可立得福报。财宝天王属四大天王之一,为帝释天之外臣,以能护持世间故,又称护世者,梵名毗沙门。其福德之名,闻于四方,居须弥山北,率月叉诸部。又依藏密中所述,财宝天王名南通谢,乃五方佛之南方宝生佛所化现,周边围绕八路财神为部属,协助财宝天王救渡众生,以满众生之愿。凡曾受财宝天王法权顶者,若於本尊面前祈求,并精勤持诵其咒语,常行慈悲喜舍善行利乐一切众生,藉由本尊财

  • 新年从极简主义之父,学习“断舍离”的最高境界

    总以为拥有的越多就会越幸福,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繁杂而无序。在人们陷入无穷尽的占有带来的疲惫时,越来越多人开始呼吁“断舍离”的生活态度和由华转朴的极简主义。什么是“断舍离”?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舍弃泛滥的杂物离=脱离对物品的执念“断、舍、离”最早是由崇尚极简主义的日本作家山下英子提出的生活哲学。当然,减少物品只是手段,减少生活中无益的事情,节省时间精力留给更有益的事情,是极简主义生活的核心。什么是“极简主义”?极简主义,简单而言就是“LessisMore”,在设计中的表现就是,摈弃堆砌或是

  • 殷寻:放开那骄傲的爱情,有什么期待,冲感情来

    新年伊始,很多年轻人将告别老家,再次回到一二线大城市,开始在都市中打拼,同时也期待收获一份美好的爱情。但很多年轻人发现,能够获得一份渴望的爱情,其实并不容易,有时甚至要几年。这里,作家殷寻给出了一个观点,先放开那骄傲的爱情,有什么期待,冲感情来。殷寻是畅销书作家,目前也是中国作家协会成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成员,掌阅文学签约作家。作为公认的新派悬疑言情女神,殷寻的作品将言情与悬疑、推理结合创作,形成独一无二的风格。对于都市感情,她认为:别说你不相信爱情,因为你的爱情可能还从没来过;

  • 可媲美籽料 价格却高于籽料 因为这点 让不少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