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强者游戏12章

2018/2/9 16:12:2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强者游戏
12、武器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对于早上多久起来修炼,罗门一向没有强求,一切看他自己的意愿,所以,他也没有像那些军人般早上六点准时起的生物钟。说明163woman.com

来到大堂,慕子墨才看清客栈的布局,一楼是大堂,摆满了木桌,二楼是房间,住宿的地方,而楼梯、走廊等全是木质结构的,古色古香的就如古代客栈一般无二。

现在吃早饭的人并不多,只有两桌,慕子墨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招来颇为帅气的小二哥,点了些馒头、粥和小菜,边吃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大堂里的人。

在他不远处也是靠窗那桌坐着两个男人,不,应该说一个男人和一个男孩,年长那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穿着白衬衣和西装裤,戴着金框眼镜,一副斯文的样子。旁边的男孩大约只有十二、三岁,穿着牛仔背带裤,脸圆圆的挺可爱的。

看起来像是来古镇旅行的父子。

大堂中间坐的的是三个差不多一米九的彪形大汉,容貌均有相似之处,应该是三兄弟,虽皆穿着普通的T恤和迷彩裤,但身上均有不同的伤疤,一脸蛮横之气,一看便知是不好惹的角色。

慕子墨将目光放回眼前的小菜上,这时,凤羽和罗门一起走了过来,白梅也在其中,三人挨着慕子墨坐下,一人一方,正好将桌子坐满。版权163woman.com

点好各自的早餐,与慕子墨不同的是,三人都点了一碗面,这让慕子墨有些想不通,因为刚才小二哥告诉他的早餐中根本就没有面食。

与慕子墨同样愤愤不平的人还有那大堂中间的三兄弟,当看到小二哥端着三碗香喷喷的面食从他们面前路过时,其中手臂上翻卷着一道十厘米长的疤痕的大汉当即站了起来,将小二哥拦了下来,语气不太好的说到:

“怎么会有面条,刚才问你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说?”

小二哥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客官,这是特供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那为什么老子没有?”

小二哥笑着,解释道,“因为我们老板规定,只有强者才有随意点除了菜单之外的食物的权力。”

不远处的慕子墨嘴角一抽:这真的是解释,而不是挑衅吗?

那大汉果然生气了,猛拍了一下桌,“嘭”的一声桌面陷了下去,一道巴掌印赫然出现在眼前,“你这是在说本大爷太弱了吗?”

只见那小二哥看了看那巴掌印,依然笑着的看着大汉,没有丝毫害怕之意的说道,“客官,你损坏了一个上好的桃木桌,请照价赔偿,两千元。”

那大汉显然没有想到小二哥会如此说,恼羞成怒之际,摆好作势就要向小二个打过去架势,怒道:“你TMD再说一次!”

慕子墨皱了皱眉,那三个大汉看起来不好对付啊,那小二哥要吃苦头了,“我们不管吗?”毕竟那面食是你们三位点的呀。

罗门撇了一眼慕子墨,勾起意味深长的一笑,“不用,你看着就好。”

那小二哥一手稳稳的端着放有三碗面条的木盘,一手自然垂在旁边,看着那大汉,依旧是那副见了谁都一样的笑容,再一次说道:“客官,你损坏了一个上好的桃木桌,请照价赔偿,两千元。版权163woman.com

那职业的微笑在大汉眼中看起来就像是嘲讽,这显然惹怒了他,只见他二话不说,“啊”的一声抬手便向小二哥挥了过去,慕子墨当即心里一紧,眼看就要打到了,却见那小二哥缓缓伸出一只手直接将那呼呼作响的巴掌夹在了两指之间,看似很慢却很快的动作一瞬间就完成了,那大汉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

“高手!”这是慕子墨此时的想法,在看看罗门、凤羽和白梅,都见他们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情,显然早已知道了。

看自己的巴掌被挡了下来,那大汉羞怒的脸涨的通红,刚想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二哥,却发现自己的手收不回来,越使劲往回收,那被两指夹住的手掌就越疼。

看着大汉痛的脸都有些扭曲了,一旁的额上有疤的大汉嚯的一下站起来,喊道:“老三?”,随即又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小二哥,“你做了什么?”

见已被他人发现了的小二哥两指一松,那被叫做老三的大汉的手一下子就收了回去,由于太用力,惯性使然的一下子就坐了下去。

小二哥伸手拍拍那老三的肩膀,“记得照价赔偿哦。”

那额上有疤的人应该是老二,只见他愤怒的看着小二哥想要说什么的样子,被一旁一道疤从眉心直接划过鼻梁的大汉一个眼神止住了,那老二纵有不甘也不得不坐了回去。

小二哥依旧是那副笑,对着那应该是老大的人微微弯了一下腰,然后便往慕子墨这边来了。163女性网

将三碗面条放在各自的面前,又是一个三十度的鞠躬,动作举止不似那些跑堂的小二哥般,而是如执事般的优雅,“不好意思,各位,请慢用。”

“等一下。”罗门叫住作势要走的小二哥。

小二哥走在罗门的面前,微低着头,笑着问道“请问客官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只见罗门站起身来,一手搭过小二哥的脖子,一手挑起小二哥的下巴,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帅哥,要不要跟我呀?”

小二哥英俊的脸上依旧是那副泰山崩于顶,我自面不改色的笑容,“客官你说笑了。”

“哦~是吗?”罗门挑起小二哥的下巴,脸越靠越近,看样子就要吻上了小二哥的脸。

“罗门,你够了!”这时,一声惊天的咆哮从二楼传了下来,随后便见一个一身红裙偏偏的妖艳女子从楼梯上噔噔噔的几下跑了下来,一把拉过罗门毒手下的小二哥藏在身后,狠狠的说道:“别打我的人主意!”

“哈哈哈哈哈……”看着妖艳女子如母鸡护小鸡般的动作,罗门再也忍不住发出哈哈大笑声,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

旁边的几人也发出不同程度的笑声,就连那身后的小二哥也是捂嘴偷笑,看到这,那妖艳女子还没发现蹊跷那就真笨了,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眼前的几位,

“好啊,你们合伙戏弄我是吧,你,你,你,你,还有你,好你个许默,老娘供你吃供你穿,你居然还和别人戏弄我。网站163woman.com

妖艳女子越说越生气,高挺的胸脯起伏不定,那叫许默的小二哥显然也知道不能太过了,对于生气的女人就得哄,一把拉过妖艳女子靠在自己怀里,

“好了,我错了,别气了,气坏了我会心疼的。”

“哼!”妖艳女子撇了一眼许默,没有那么生气了,显然对他的甜言蜜语很是受意,推开许默,看着笑眯眯的罗门,走过去,和罗门挤在一根长凳子上,一把揽住和她比起来显的有些小巧的罗门,“怎么有空到我这来?”

罗门笑着,没有抗拒这个亲密的动作,看了看慕子墨,“我徒弟,带他来找铁老三的。”

妖艳女子顺着罗门的目光看向慕子墨,上下打量了番,随后点点头,“看起来不错。”

随后对慕子墨点点头,自我介绍到:“我叫花鸢,是这家店的老板,”随后又指了指小二哥,说道,“那是我家许默,这家客栈唯一的小二哥兼厨师兼后勤。”

慕子墨点点头,从花鸢介绍许默的幸福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她和许默的关系,应该是夫妻吧。不过,罗门看起来和他们还挺熟的样子,难怪会开那种玩笑。

“咦?这位是?”花鸢看着一旁安静的白梅疑惑的问到。强者游戏12章

“白梅。”白梅向花鸢点点头,淡淡的自我介绍道。

“哦~”花鸢显然也是从这名字联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手弯下的罗门,“血夜里的白梅花?”

罗门点头。

这时,“呀”的一声,花鸢一下子被从罗马身边拉了开,一看,原来是许默不知何时移过来一根板凳,就坐在花鸢旁边,手一拉,霸道的将花鸢直接抱在怀里坐于他的大腿上。

花鸢撇了笑眯眯的许默一眼,也没有说什么,看在这软软的肉垫上,她就原谅他好了。

“铁老头那,需要我们陪你去吗?”

罗门摇摇头,“不用,这点事我还搞不定吗。”

“也对,那老头一向都挺喜欢你的。”

罗门笑笑,没有否认,放下吃完面条的筷子,掏出纸巾抹了抹嘴,“好了,我们该过去了,回来再找你。”

花鸢点头,从许默怀里站起来,长袖一挥,“好叻,几位客官,你们慢走哟。”

出了客栈,可以看见外面还颇为热闹,大路的两边都摆着一些小摊,卖些特色物品,而那些店家也是纷纷开了门的,来来往往的游客虽不是很多却也不少。

慕子墨一路四人走了好一段,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来到一个院子前,罗门直接推开门,几人赫然就看见早上找过茬的三兄弟坐在那青石地板上,而前面的房屋紧闭着,见有人进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慕子墨他们也只是诧异了一下,便又移开了目光。

慕子墨始终不知道他们来这着干什么,他没有问,罗门也没有说。看着来的地方,除了那紧闭的房门和那三兄弟外,小院里有着一颗碗口大的桂花树,四周种着些奇花异草,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花香。

其他,看不出什么特别的。

这时,吱呀一声,房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面带怒色的老人,皮肤黝黑,满脸沧桑的皱纹,看起来起码已有六十了。

“铁老。”那三兄弟一见老人,立马从地上站起来齐齐喊道。

然而那被叫做铁老的老人直接无视那三兄弟,向慕子墨这边看了过来,目光扫过慕子墨和白梅,在凤羽那顿了一下,最终在罗门处停住了。

罗门走了出来,熟稔的向铁老挥着手,笑道:“嗨,老头,好久不见。”

铁老看着笑嘻嘻的罗门“哼”了一声,随即转身进入屋内,门却是没有再关上。

慕子墨一行人跟着罗门走近屋内,最后一个进来的时候啪的一声又将房门关上,将那欲跟进屋的三兄弟关在了门外。

跨过客厅,进入另一个侧门,眼前出现的是墙上那挂着的一把把或霸气或精致或奇特的各种武器,还有那一旁不可忽视的大火炉和风箱。

看到这些,慕子墨有些明白他们来这里干嘛了。

铁老看了看他们四人,“说吧,谁要?”

片刻之后,铁老看着慕子墨和白梅说道:“就是你们两个需要武器?”

还没说话的慕子墨不知道为何铁老会这么说,看了看两边,才发现罗门和凤羽不知何时已往后退了一步,一下子就把他和白梅显示出来了。

“是的,我需要一把死神镰刀。”白梅点头说出了自己需要打造的武器。

“小子你呢?”

“我……我想要一把特制的匕首,造型奇特,很薄但很坚硬,能贴身携带,最好是连安检都检查不出来的。”慕子墨想了一下,越说越兴奋,仿佛自己已经拥有了这样一把匕首,全然没看见铁老已经沉下来的脸色。

“你跟罗门那小妮子什么关系?”

“罗门是我师傅。”慕子墨对铁老突然问的这个问题很少不解,但还是恭敬的回答。

“难怪,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哼。”

慕子墨皱眉,他有得罪他吗,为何要这么说?不解的看向罗门,却见她正捂嘴偷笑。

“老规矩,东西带来了吗?”

“什么东西?”慕子墨有些尴尬,早知道他就先问清楚了。

“当然!”一旁的凤羽答道,随后递给铁老一袋东西。

铁老打开后,惊讶的看了凤羽和罗门一眼,有些兴奋的感叹道:“没想到你们能弄来这些东西。”然后又看着慕子墨说道:“真是好运的小子。”

“你呢?”

“我要一把玄铁打造的死神镰刀,材料你出,用这个换。”说着,白梅摸出来一颗拇指大小通体红色的珠子。

铁老双眼一亮,一把拿过珠子,对着阳光看了看,晶莹剔透,里面似乎有红光在缓缓流动,当即说道:“好!”

“我先打造这小姑娘的镰刀,你们先出去等着。”

被铁老赶出来的慕子墨、罗门和凤羽来到客厅坐了下来,随后便听见那屋里传来沉重的打铁声,一下一下的,尤为规律。

而这下得空了的慕子墨忍不住对罗门问道:“我有武器了为何还来这里再打造一把?”

罗门鄙夷的看了慕子墨一眼,“就你那匕首,轻轻一折就断了,还好意思拿出来,别让人家见了说我罗门的徒弟连把好点的武器都没有。”

慕子墨抽了抽嘴角,那把匕首是他以前买的,质量也是不错的,但是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差了些,就算现在的他想要折断那把匕首也是没问题的。

“那为何又要专门到这里来?”

“别看铁老头一副糟老头的样子,他打造出来的武器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但是呢,他有一个规矩,就是材料自己出,打造完后剩下的材料归他。不过呢只要你出得起材料,他就能打造出你想要的武器,无论什么。”

“这么厉害!那我刚才说的那种匕首可以打造出来吗?”想着刚才自己所描述的匕首,慕子墨就心动不已。

罗门笑笑,没有说话,而是在身上摸索起来,只见她从衣服里摸出了一大把薄如蚕翼的飞镖,样子有些像剑,却比剑更为精致小巧,然后又不断从双袖滑出十几把,从鞋子里摸出一大把放在桌子上,几十把飞镖叠起来竟然只有大约一厘米高。

拿起其中一把飞镖,随意向慕子墨扔了过去,在出手的那一刻,飞镖像是凭空不见般消失在人眼前。慕子墨一愣,还没来得及惊讶,那飞镖又凭空出现在他眼前并向他飞来,两指一夹迅速将飞镖夹住,生生停留在离他鼻子三指宽的地方。

这是慕子墨第一次看见罗门的武器,手中的飞镖是淡蓝色,很淡,单个的看根本就不容易看出颜色,而是看起来像白色一样,由于很薄,所以很容易被忽视。

慕子墨拿着飞镖快速晃动着,要不是手上的触觉,他都以为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拿着飞镖的两端,慕子墨小心翼翼的折着,想试试飞镖的韧度,可是用力之后飞镖却没有弯曲的迹象,再用力,依然没有,继续使劲的折弯飞镖,却发现根本不可能,飞镖虽然很薄却不是一般的硬。

这时,他突然明白了铁老那句“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的意思。

将飞镖扔回去,半路中仍是一个盲点,看不见飞镖的轨迹,就直接被罗门手一挥接了下来,然后素手一挽,飞镖就不见了。

沉重的打铁声一直持续到下午,当白梅拿着和她一样高的霸气的死神镰刀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三人不禁都愣来了一下,一个长相可人的呆萌少女拿着把黑色死神镰刀,那震撼场景可想而知。

强者游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者游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