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太古武神 最新章节

2018/1/22 14:41:01 来源:网络 []

书名:太古武神

第1章 最强王侯重生

“沧夜,你这个孽障,竟敢对你嫂子下药,这次绝饶不了你!”

愤怒的咆哮隐隐回荡在沧夜脑海。网站163woman.com

他头痛欲裂,浑身疼痛。

他心中更是有惊涛骇浪在翻涌。

“我沧夜,重活了……”他低喃,惊骇欲绝。

沧夜!

百年后青花皇朝第一王侯!

青花皇朝第一代女皇,扶瑶女皇手下的最强斗战王侯!

在出征敌对皇朝神徽时,遭到数十位神秘强者攻杀,最后战死沙场。

是功高震主,扶瑶女皇要他死……

还是神徽皇朝忌惮他之恐怖战力,布局杀他……

他想不通,随着他的死,也是一切成空。

但让沧夜没想到的是,死后竟是回到了少年时期。

他愣愣想着,本已深埋心底的往昔岁月也开始浮上心头。来自163woman.com

这一年他十二岁,并未展现皇朝第一王侯的锋芒。

他生在苍玄城,位于青花皇朝九州之一凉州地域。

凉州千城,苍玄城名不经传。而此时的沧夜,也只是一个恶名在外的纨绔。

沧家是苍玄城四大家族之一,而他爷爷沧战青则是沧家之主。

他恃宠而骄,平日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

这一次更是惹出大祸。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他堂哥沧纪有一个未婚妻,名为赵清怜。

他觊觎有苍玄第一美人之称的赵清怜美色,色胆包天的对其下药。

但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赵清怜废了灵脉……

沧夜睁眼,入目是森冷的沧家牢房。

他的眼中满是怒火,因下药之事纯粹是子虚乌有。

他年少时是对赵清怜有极大地欲望,但还没蠢到去给赵清怜下药。

整件事情从发生到结束,他都是毫无记忆,明显是被人陷害。

“赵清怜,我不信此事与你无关!”沧夜话语冰寒。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下药之事等他有实力查清时,已是被彻底掩盖,没有丝毫破绽。

但他知道此事定与赵清怜有关,因这女子绝美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令人畏惧的蛇蝎心肠。

上一世百年岁月沧夜高歌猛进,成为了青花皇朝第一王侯!

而赵清怜则是以一己之力搅动皇朝风云,逼得扶瑶女皇都是亲自出手对付她。

但让整个青花皇朝震惊的是她不仅没死,更叛出青花,成为神徽帝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等女子岂会给他下药的机会?

沧夜冷笑,无疑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出征神徽,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要抓住赵清怜!

阴冷漆黑的牢房中,沧夜想着那百年岁月,眼神复杂到极致。

但渐渐地,这复杂都是化为执着与坚毅。

那一生他负了太多。太古武神 最新章节

呵护了他一生的爷爷郁郁死去,只为他绽放倾城笑颜的绝代佳人如花儿般凋零,与他肝胆相照的兄弟死不瞑目……

“这一世,我沧夜宁负自己,宁负苍生,也不负你们!”他发誓,铿锵有利。

上一世沧家消亡于他卑微时,但这一世他要沧家崛起,辉煌万代!

上一世他负了为他付出一切的倾城佳人,但这一世他要为她再修百载,不负美人恩!

……

这一世,他怎能再让悲剧重演?

许久,沧夜双腿盘膝,重重呼出一口气。

他心无杂念,开始感受这具还未踏上修行的弱小身躯。

修行灵脉,按品阶分为下品,中品,上品,超凡……

当年沧夜觉醒上品灵脉,在苍玄城已是属于顶尖!

但因赵清怜,他的灵脉被废了。

不过没人知道沧夜因祸得福,在被废掉的灵脉上又觉醒了神秘的御皇灵印。

“诸天万灵,一念奴之!仙皇圣帝,一念御之!”

这是一道极其恐怖的灵印,拥有逆天的奴役之能,只要被他沧夜打下烙印,任何生灵都会受他奴役。

沧夜能成为青花皇朝第一王侯,也是因为这御皇灵印。163女性网

他心无杂念,开始施展神秘的灵印引气法。

这是当年他受尽磨难觉醒御皇灵印后,才得到神秘引气法。

但现在,知道引气法的他完全可以此觉醒灵印。

他的身躯开始狂颤,那断裂,开始消散的灵脉竟是慢慢凝聚,化为一点璀璨的光芒。

一道模糊的灵印在他胸口成形。

“轰!”

一夜后,沧夜身躯狂颤,一道粗大的灵气开始在他体内乱窜。

灵气似流水,顷刻间便是转了一个肉身周天。

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这是沧夜踏上修行路的征兆!

寻常之人最少需要十日,但他沧夜却仅仅用了一夜,这足以证明灵印的强大。

沧夜拉开上衣,看向胸口。

一道明显是女子背影的模糊印记,出现在了沧夜右胸口处。

沧夜看到,顿时重重呼出一口气,眼中满是振奋惊喜。

这变化与当初觉醒御皇灵印时一样。

良久,他眼中惊喜散去,眉头皱起。

此地无疑是让他厌恶的,往昔的耻辱开始浮上心头。

当年他不仅受了重罚,更是在这阴暗的地方被整整关了三个月。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是他的叔公和堂哥。

沧战宇,沧纪。

两人因觊觎沧家的家主之位,不顾至亲血脉,将他往死里压。

“当初我稀里糊涂的被陷害,令得我这一脉成为了苍玄城的耻辱,爷爷怒我不争,二叔从此再没有和我说过一个字。之后爷爷的死,沧家的覆灭,苍玄城的毁灭……这一系列惨剧似乎都与此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沧夜咬牙,眼中流露出恨意。

“赵清怜,沧纪,沧战宇……重来一次,我沧夜会和你们好好玩的!”

“砰!”

也就在此刻,铁制大门被一脚踹开,一个魁梧的大汉走了进来。

“沧夜,你罔顾伦理,对你嫂子下药。我奉家主之命,罚你一百鞭刑,关禁三个月!”他低喝,脸上有戏谑与鄙夷。

他手中握着一根猩红的鞭子,其上有干枯的黑褐色血液。

“还不快趴下,承受鞭刑?”大汉大喝,眉头倒竖,凶煞之气隐现。

沧夜眼神冷漠地站起,一股强大的气势自他瘦弱的身躯爆发。

他已不再是当初被打得半死的废物纨绔。

如今的他,心有野望,坚毅如枭。

“大胆狗奴才,给本少爷跪下!”

第2章 沧家男儿!

沧夜的喝声,恍若雷霆般在魁梧汉子脑海中炸响。

他浑身巨颤,愣在那里。

他从没想过一个纨绔能散出如此恐怖的气势。

这等气势可是比沧家之主还来得吓人,只有久居高位的人能够养成。

也就在这时,沧夜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他不顾虚弱的身躯,猛地跳起,一拳轰向大汉。

修行五境,灵脉,灵通,命魂,山河,封皇!

当年他修为达到封皇之境,更是触碰古今罕见的第六境,一身战斗手段自然是恐怖至极。

此刻大汉愣神绝对是最好的攻击时机,沧夜等的也是这个机会。

看到沧夜动手,大汉发愣的眼中流露不可置信。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竟敢对他动手?

直到沧夜的拳头近在咫尺,他才反应过来。

“找死!”大汉暴喝,仓惶抬手向着沧夜的拳头握去。

“砰!”

一声闷响,沧夜的拳头被大汉捏住,再无法移动半分。

大汉狞笑,眼神充满不屑。

“沧夜,你灵脉被废,已经不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沧家少爷了!家主也不会再护着你!”他阴冷低喝,脸上浮现畅快。

暴打沧家少爷!

这绝对是让他舒爽到颤栗的事情!

一想到这,他握着沧夜的拳头猛地用力,骨头碎裂的声音随之响起。

“哈哈……”他大笑,在他想来此刻沧夜定是痛哭流涕。

但下一刻他的大笑就是戛然而止,一股寒气自他脚底升起。

他看到了一张冰冷的面孔,其上没有一丝痛苦,有的只是冷漠。

这眼神恍若凶兽,却出现在了一个纨绔身上!

怎么可能?

他不怕痛么?

大汉惊骇欲绝。

“砰!”

紧接着,他只感觉脑袋一阵轰鸣。

沧夜的身形以极其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在他的太阳穴上。

“砰”得一声,大汉倒地,脑袋砸在门槛上,顿时头破血流。

一股昏沉的晕眩与痛苦顿时涌上心头,让他眼神都是涣散了一下。

“咔嚓!”“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他双目圆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的双腿被打断了,脑袋更是被提起。

他勉强睁眼,看到了一张陌生的冷酷面孔。

“刚才为何不跪?”沧夜一脸冰冷。

大汉浑身发冷,眼神恐惧,看沧夜好似在看一头嗜人的恶魔。

“少…少爷,我…我错了……”他艰难开口。

“本来你要跪下,我或许会放过你。但你一动手,就让我想起你当年整整抽了我一百下,这让我感觉很不好……所以,你可以去死了。”沧夜冷笑。

大汉瞳孔猛地睁大,不懂沧夜的话,但随着“咔嚓”一声,脑袋一歪,他的眼神迅速黯淡了下去。

沧夜看也没看双眼死灰的大汉,眼神冷漠,好似捏死了只蚂蚁。

他拍了拍长袖的灰尘,一步踏出牢房。

头顶骄阳炽热,刺眼的光芒,让他微微眯起双眸。

“男儿,当杀人!”他低语,铿锵有力。

重活一世,他不允许自己有哪怕一丝的退缩!

他眼中有名叫野心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头顶煌煌烈日也无法遮掩其光芒,比拟其炙热!

……

沧家议事堂。

这里是沧家商量家族大事之地。

此刻一个个气质不凡的身影或站立,或端坐,气氛极为沉闷。

坐在大门正前方的,是一个气势极强的魁梧老人。

他一身宽大长袍,头发乌黑,样貌不怒自威。

他,正是沧家的家主沧战青!

此刻他眉头微皱,脸上虽没有表情,但眼中却是有着浓浓的失望。

在他边上坐着一个与他样貌极其相似的老人。

他是沧战宇,沧战青的弟弟。

他的嘴角有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沧夜灵脉被废,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大哥,清怜未过门便受如此羞辱,此事你绝对要给我一个交代!”沧战宇开口,眼神冷漠。

沧夜灵脉被废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要知道此次沧夜觉醒的是上品灵脉,资质极强,若任由他修行,这家主之位十有八九会落到沧夜身上。

此事有沧战青压着,他的孙子沧纪根本没有太多希望。

沧夜灵脉虽断裂,但沧战青若是不计代价,也有可能令沧夜恢复过来。

所以,他要借助此事逼沧战青绝了对沧夜的所有念想。

到时家主之位,家族内的修炼资源,都将是他孙子沧纪的。

沧战青重重叹息。

他看向沧战宇身后器宇轩昂,气质不凡的青年,轻声道:“纪儿,你弟弟年幼不懂事,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希望你勿要再计较……”

青年,正是沧纪!

“伯公,其他事我自然会让着沧夜。但此事,身为男儿的我无法退让!”沧纪微微一拜,面无表情道。

底下也是有轻微喧哗响起,其言语皆是不能轻易放过沧夜。

毕竟侮辱嫂子一事有辱门风,更是罪大恶极!

“大哥,夜儿是我沧家男儿,平日纨绔一点无妨,但此事做的实在太过丧尽天良。我提议严惩之后将他逐出沧家!”沧战宇淡漠道。

沧战青浑身一颤,沉默不言。

“此事诸位有何意见?”看着沧战青变得铁青的神色,沧战宇内心冷笑。他环视四周,轻声问道。

“没有!这等逆子是我沧家的耻辱,驱逐出去最好!”许多人表态。

沧战青猛地握拳,浑身颤抖了一下。

沧纪眼中闪过轻蔑与冰冷。

烂泥,终归是扶不上墙的!

敢动他沧纪的女人,注定要被他整死!

不过下一刻,众人猛地看向门口。

一个身躯消瘦,但脊梁笔直如枪的少年一步踏入,眼眸中带着锋芒。

他环顾一周,最后看向沧战宇和沧纪,冷硬开口。

“我为沧家男儿,谁敢逐我?”

第3章 霸道张狂!

沧夜?

看着这纨绔闯入议事堂,众人顿时沸腾了。

“逆子,你为何会在这里?”沧战宇眉头倒竖,厉喝出声。

明明被关押,此刻出现在此地,明显是逃出来。

此事罪加一等!

沧战青也是大怒,怪沧夜这时候还出来捣乱。

这样下去,沧夜真的要被逐出沧家啊!

“来人,将他拉走!”沧战青大喝,不想沧战宇借机发挥。

两个魁梧的护卫猛地冲出,想要将沧夜拉下。

“停下!”沧夜大喝,眼眸凌厉。

两人一滞,莫名心颤。

而下一刻沧夜猛地跪下,深深一拜。

他的额头抵着冰冷地面,久久不起。

再见沧战青,那熟悉的面孔让他内心狠狠颤栗。

他记起沧战青对他的疼爱,也记起沧战青对以往闯祸的他处处维护。

他的父母在他年幼时就是意外丧生,是沧战青将他养大。

但他纨绔无度,没有尽到应有孝道不说,还屡屡让沧战青失望,操碎心。

而等到他醒悟,已是阴阳两隔。

这一刻再见,他心如刀绞。

“爷爷,孙儿不会再让您失望了,死也不会!”他红了双眸,内心发誓。

而沧夜的跪下,则是让此地众人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小子可是无法无天惯了,不要说下跪了,就是骂一句也可以闹很久。

一时之间,连沧战青都是愣在了那里。

而等沧夜抬头,他已是恢复原样,眼眸坚毅如枭。

沧战青看着那眼眸,猛地一颤。

他感觉自己的孙儿似乎变了不少。

至少…眼神不再轻佻。

连带着那两个护卫,都是示意让他们退到边上。

“知道错了?知道自己惹了大祸?知道下跪了?你之前干嘛去了?”沧战宇冷喝。

一顿之后,他继续道:“沧夜我告诉你,没用!你就是磕破头也没用!”

看着怒气勃发的沧战宇和他身后冷笑连连的沧纪,沧夜眼神变得森冷。

他站起,淡漠道:“我哪里错了,我又什么时候知道错了?”

“逆子,你犯下如此十恶不赦大罪,还敢说没错?大胆,简直胆大妄为!”沧战宇拍桌怒喝,压根没想到沧夜敢顶撞他。

“我没错!”沧夜直视沧战宇,气势丝毫不弱,争锋相对。

沧夜这态度,顿时让众人一惊。

什么时候这纨绔有这等气势了?

“反了你了!来人,给我就地鞭刑一百!”沧战宇怒火冲霄。

“我看谁敢!”看着有人走向他,沧夜转身直视那两人,眼眸变得凌厉。

那两人浑身一颤,竟是停住,被沧夜凌厉的眼眸吓到,不敢再动手。

两人看向沧战宇,不知所措。

“你…你……”沧战宇被气得吹胡子瞪眼。若不是沧战青坐着,铁定亲自动手。

而沧夜则是看向沧战青,大喝出声:“爷爷,孙儿不服!”

沧战青眼神深处有一丝亮光闪过。

他这纨绔孙儿果然不同了。

莫非被打开窍了?

“哦?你凭什么不服,说来听听?”沧战青平淡询问。

沧夜微微一拜,继而环顾一周,胸有沟壑,满眼轻蔑。

这气势让众人一阵恍惚,若不是对沧夜知根知底,还以为是某个大家族的天骄。

沧战宇也是一愣,有些缓不过神。

沧夜甩袖,看向沧战宇,冷冷问道:“叔公,我给赵清怜下药这事尚且不知真假!就算我真做了,你凭什么如此重罚我?”

“她是你嫂子!”沧战宇怒喝。

“沧夜,你欺人太甚!”沧纪也是大怒。

“都没踏入我沧家的大门,她凭什么是我嫂子?”沧夜冷笑。

“一派胡言!清怜很快就会嫁入我沧家,有何区别。”沧战宇怒喝。

“在我眼中,没入我沧家就不是我沧家的人,你管我对她做什么!”沧夜蛮横开口。

“你……”沧战宇语塞。

“我沧家都没承认她,她凭什么在外自称沧家的女人?”

“……”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可有婚约?我沧家可曾光明正大上门提亲?”沧夜继续大喝。

“……”

此事是默认,是传闻,的确无凭无据。

“没有,什么都没有!那她凭什么是我嫂子?既然不是我嫂子,那我上了她又如何,你们凭什么罚我?”沧夜冷笑。

“沧夜!”沧纪怒喝,额头已经青筋暴跳。

“还有堂哥,你可曾在大庭广众说过赵清怜是你女人?”沧夜看向沧纪,低喝出声。

“在这苍玄城,谁人不知赵清怜是我女人?”沧纪死死盯着沧夜。

“我只信我见到的,看到的,我只知…你没有承认,赵清怜也并不是我沧家的少夫人!”沧夜嘴角浮现轻蔑。

“沧夜,你这是在歪曲事实!”有人怒喝。

这人是沧战宇一脉的人,属于叔伯一辈。

“歪曲事实?”沧夜看了那人一眼,冷笑道:“难道那些勾栏之地你上过的女人都是我沧家的人,小爷要一个个嫂嫂婶婶的称呼她们?”

“你……”那人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一句话。

这言辞是何等的犀利毒辣!

众人脸色难看,却也目瞪口呆。

“够了,沧夜你目无尊长!”沧战宇暴喝,脸已经黑的跟锅底一样。

“不够,这事没完!”沧夜眼神冷冽。

随即他看向一脸动容的沧战青,大喝道:“爷爷,赵清怜废我灵脉,这是在挑衅我沧家,不将我沧家放在眼中。我提议,狠狠教训一下赵家!”

倒打一耙!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话实在太狠了。

高堂之上的沧战青猛地一颤,眼神深处有不可置信。

临危不乱!釜底抽薪!气势十足!

这还是他那个纨绔无能的孙子么?

这一刻,沧战青心中竟是有一丝欣慰涌现。

“放屁!沧夜你就是一个废物,在这一派胡言。”沧纪眼眸都红了。

沧战宇则是猛地惊醒过来,不可置信的看向沧铭。

这等犀利的话语,怎么可能是沧夜这个纨绔能说出来的?

一时之间,他脸色阴晴不定,竟是说不出半句话。

“堂哥,你一个大家族少爷,说话之前请过过脑子!”沧夜冷笑。

他在众人眼中的确是废物,但谁敢在沧战青面前说?

此事无疑是在打沧战青的脸!

“无论你说什么,都是在狡辩!你所做之事有辱门风,必须受到惩罚!”沧战宇瞪了沧纪一眼,继而死死看向沧夜。

“可以!”沧夜立马开口,让众人怔住,但他下一句话却是让众人内心一寒。

“把赵清怜抓来,她既然想成为我沧家的少夫人,自然要跟我一起受罚!”他看着沧纪,一脸冷漠。

“你……”沧纪浑身巨颤。

“不舍得?”沧夜冷笑。

“你找死!”沧纪眼眸赤红。

“想杀我?”沧夜眼中露出冷光,接着又说出一句让众人浑身巨颤的话。

“也可以,三个月后你我一战,生死不论!”

第4章 仙衍八脉!

沧夜的话音一落,嘈杂的议事堂就是变得寂静无声。

众人震撼的看着沧夜,眼神极为陌生。

这还是一个纨绔能展现的胆量和气魄么?

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沧夜冷笑一声。

他挑战已下,也不管沧纪答不答应,甩袖就是离去。

沧战青看着沧夜,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今日沧夜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让他都是不知该怎么阻止沧夜。

沧战宇也看着沧夜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

话说到这份上,他还有什么理由惩罚沧夜?

沧夜犀利的话语,让他明白再惩罚沧夜已是不可能。

沧纪自然也在看着沧夜,眼眸几欲嗜人。

“沧夜,你个小杂种!”他内心咆哮,发誓三个月之后定要宰了沧夜。

生死之战在修士之间是极为常见的,当矛盾无法调解之时就可立下生死状。

今日沧夜当众挑战沧纪,只要沧纪答应,谁也不能阻止。

就算沧战青,也不能!

短暂的寂静之后,爆发出了惊天的喧嚣。

他沧夜凭什么挑战沧纪?

一个废物,一个天骄。

这在众人看来,纯粹是找死!

沧夜听着身后的喧嚣,嘴角涌现轻蔑。

的确。

沧纪比此时的他强大太多!

沧纪今年十八岁,自从十二岁打开中品灵脉后,修为稳步提升。

灵脉境为初始之境。

人体有主脉,是觉醒灵脉。

年岁只要达到十二岁,就都有机会打开。

不过人体可不仅仅一条主脉,除了主脉还有七七四十九条灵脉!

每打通一条,灵气就是翻倍。

如今沧纪已是打开二十四条灵脉。

一条灵脉,便是一鼎之力。

沧纪至少身怀二十四鼎之力,一拳足以崩碎一座小山。

这等实力沧夜想要在三个月后与之抗衡,的确是难上加难。

“三月之后,看谁打谁的脸!”沧夜自语,眼中有锋芒。

随后,他回到了独属于他的小院。

他先是吩咐下人找了些食物大吃一顿,接着就是开始修行。

以灵印为引,吸收四方灵气。

这是他上辈子摸索出的修行方法,与觉醒的灵脉无异,也可借此打开全身四十九条灵脉。

“这是我上辈子的修行方法,助我达到了封皇之境,但今世我却要换一种修行方法!”沧夜的眼眸很亮,更是带着激动。

他感受着天地钻入体内的丝丝灵气,开始默念古老口诀。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阴阳骤变,仙衍八脉……”

这是古老的修行功法,仙衍八脉法!

众生灵脉,大抵五十!

以先天觉醒的灵脉,开其他四十九脉。

传闻这暗含天地大道,是最适合众生的修行方式。

但这仙衍八脉法不同,除了觉醒灵脉外,只开八脉。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开八脉,登天路!

以前沧夜偶然闯入一处禁地寻到了这法门,顿时惊为天人。

他曾尝试修行,以仙衍八脉的方法淬炼四十九脉。

而让他震惊的是,四十九脉全部蜕变,比寻常修士强大了不止一倍。

这让他知道,这仙衍八脉法绝对是逆天的修行功法。

而之后的四大境界,沧夜也尝试再次淬炼。但让他遗憾的是,后面的修行法门太过玄奥,他根本看不懂。

他猜测这必须要打开八脉才能领悟。

有时候他甚至想废掉修为重修。

如今重生,他自然要修这神秘恐怖的仙衍八脉法。

他隐隐感觉前世他之所以能触碰到传闻之中的长生第六境,也是因为仙衍八脉法!

修行之中,时间转瞬即逝。

翌日。

“呼!”沧夜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他眼中有一丝光芒闪过,好似星辰。

一夜修行并未让他体内的灵气有增长,但却是变得凝练至极。

这是仙衍八脉法的好处之一,可以最大程度的凝练灵气。

如今他体内这一丝灵气强度,绝对强过等量灵气一倍。

“只要我打开一条八脉,再凭借我百年积累下来的强大灵技,我绝对可与沧纪一战!”沧夜握拳。

不过很快,他就是皱眉。

“按照我前世猜测,要打开一条八脉,需要的灵气绝对是寻常灵脉的十倍以上。”他自语,感到了困难。

想了会儿,沧夜站起,眼中流露精光。

修士修行,可靠自身,也可靠外力。

“修士一途,灵丹,灵物,凶兽血肉,皆可快速提升灵气……”沧夜自语,走出小院。

这些珍贵的修行之物,自然需要海量的灵石购买。

沧夜虽说是沧家少爷,但一月能得到的灵石也不足一百块,根本不够修行。

沧夜思量着快速变强的方法,离开了沧府。

与此同时,在沧府另一处。

沧纪站在窗户前望着外面雅致的小桥流水,脸色却是有些阴沉。

昨日沧夜大闹议事堂,显然是让他丢尽了脸面。

即使一夜过去,也没有让心高气傲的他压抑住体内的怒气。

“吱呀。”

一个俊朗的少年推门走了进来。

“大哥,沧夜离开沧府了。”少年轻笑。

“他还敢出去?”沧纪冷笑,接着阴狠道:“你带几个人去好好教训教训他!”

“沧夜那纨绔竟敢挑战大哥,简直不知死活。今日我就好好教他怎么做人!”少年眼神也是变冷。

他叫沧铭,与沧纪是亲兄弟。

沧夜大闹议事堂一事已是传开,不少人可都是在看他们笑话。

“不要太过,但也别手软。”沧纪叮嘱:“做的时候隐蔽点,别被人察觉。”

“一个废物而已,随便怎么玩!”沧铭冷笑,不以为意的离去。

第5章 灵丹道!

灵丹道是苍玄城最繁盛的两条大道之一,专门贩卖与丹药挂钩的物品。

并不知道沧铭和沧纪在打他主意的沧夜走在繁华的灵丹大道,仔细看着两旁的药铺或者商贩。

“以我如今的实力,是炼制不出灵丹的。不过,差一点的药剂却是可以。”

所谓药剂只不过是将草药单纯的融合在一起,效果比之灵丹差了很多。

药剂的炼制极为简单,只要有药方和药材,就算普通人也可调配。

不过在修行界丹方与药方都是极为稀少昂贵的,尤其是能增加灵气的药方,更是可以当做镇族之宝。

沧夜前世因为用御皇灵印奴役了许多人的缘故,掌握了大量的药方丹方。

增加灵气的药方,他就有好几种。

蓦地,他身子停住,眼中闪过精光。

他看到了一株漆黑的小草。

引灵草!

这种药草蕴含灵气,十年长一寸,但却极其普通,寻常人根本发现不了。

看引灵草与一朵都是有些枯萎的聚灵花绑在一起,沧夜就知道这引灵草的主人并不识货。

而看这引灵草的长度足有十寸,绝对是一株极其珍贵的药草。

他不动声色的靠近,询问聚灵花的价格。

聚灵花的主人是一个脸色有些阴冷的中年人,他看沧夜年幼,直接是狮子大开口,开价三十块灵石。

三十块?

沧夜内心冷笑。

他很清楚这枯萎的聚灵花顶多值十块灵石,中年人如此开价绝对是在宰他。

“我只有二十块灵石,只能下次再买了。”沧夜摇头,欲离去。

中年大汉却是拉住他,道:“就二十块吧,便宜你这小子了。”

“那好吧。”沧夜一脸惊喜。他是真的惊喜,毕竟引灵草此刻的他根本买不起。

中年人眼神深处满是戏谑鄙夷,但还是装成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

沧夜付了二十块灵石,拿过聚灵花和引灵草。

原本他还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占了便宜,但看中年人那德性,也就心中冷笑两声,离去了。

随后,他又将身上仅剩的十块灵石花出去,买了一些辅助草药。

“以引灵草为主,聚灵花等药材为辅,再施展羲皇融灵法,应该能炼制最简单的聚灵液。”

沧夜欣喜,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

羲皇融灵法!

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炼丹手法。

其作用是将属性相同的药材相融,使得药力更强。

沧夜前世炼制丹药,若是药材药力不够炼丹标准,便可使用此法。

“只要让我拥有一条灵脉的灵气,我就敢去苍玄城外的山脉中寻找修行资源。”

他虽为沧家少爷,但修行资源却是极少。如今在外人眼中更是被废了灵脉,沧家哪还会给他资源。

虽说他可以去找沧战青,但沧夜知道此事定会遭到沧战宇的阻扰,让沧战青为难。

而且沧夜有自己的骄傲,也不屑如此做。

他决定去外面山脉历练一番。

而在此之前,自然要让自己变强大一些。

沧夜离开灵丹大道,向着沧府走去。

走在大街上,沧夜想着以后的修行,用独特的身法轻巧避过路人。

不过很快,他就是停了一下。

他看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美丽少女撞向他。

他下意识侧身,但少女却是眼带戏谑的同样侧身挨了过来。

由于离得极近,少女倒在了他怀中

“啊!流氓!”少女尖叫,满脸愤怒的一巴掌朝沧夜脸上打去。

沧夜眼神一冷,知道这少女是故意的。

他毫不客气的抓住少女挥来的手臂,而后用力一推。

少女显然没想到这一点,被沧夜一推,踉跄的退了几步后,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哥,他耍流氓,摸我胸,还打我!”少女一愣,随即便是尖叫。

在她旁边站着两个华服少年。

沧夜看去,眼眸微微眯起。

这两个少年他有些记忆。

范炎,徐林。

徐家和范家的人。

苍玄城最强的势力是四大家族。

而接下来,就是徐家,范家以及赵清怜所在的赵家。

三家同进退,仇敌忾,倒也不比四大家族差。

“徐家,范家,赵家……”沧夜眼眸中有杀意一闪而过。

沧夜清晰记得,两年后他爷爷沧战青徒然暴毙,沧家群龙无首,徐,范,赵三家趁势而起,将沧家偌大家业瓜分。

沧家嫡系族人几乎被杀绝,其余人则是被驱逐出苍玄城。

这场变故沧夜废物一个,没人关注,侥幸逃脱。

但他也流离失所,尝尽险恶。

对于这三家,他心中充满恨意。不仅因三家覆灭了沧家,更因沧战青的死绝对与这三家有关。

他之所以急着变强,不仅为了三个月后与沧纪一战,更是为了两年后沧家的生死存亡。

此时此刻,三家已初露狼子野心,在这苍玄城也是嚣张起来。

“沧夜,谁给你的胆子当街调戏我妹妹,还动手打人?”范炎大喝。

他手指沧夜,满脸怒气道:“别以为你是沧家的少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乱来!我范家是比不过你沧家,但也不是你能随便欺负的!”

围在周遭的人一听,看向沧夜的眼神顿时变得鄙夷厌恶。

很显然,他们都听过沧夜的名字。

毕竟沧夜对赵清怜下药一事,已是传得满城风雨。

“算计我么……”沧夜心中冷笑。

范炎看沧夜愣在那里,以为被吓住了,眼中顿时露出鄙夷。

他内心冷笑,嘴上却是大喝:“沧夜,你辱了我妹妹的名声,今日定要好好教训你!”

他旁边有两人。

一个魁梧的护卫,另一个则是看上去极为刻薄的年轻侍从。

侍从听到范炎所说,眼神顿时变得阴狠。

他三步并两步,快速冲向沧夜,扬手就是一巴掌打下去。

“该死的小子,我家小姐身子金贵,也是你能随便碰的?”他尖着嗓子大叫。

虽是侍从,但这一掌打下来也是力道十足。在侍从看来,沧夜这种纨绔定然躲不了。

这一掌下去,沧夜的脸也算是丢光了。

若是以前的沧夜,确实躲不过。

但现在他已今非昔比,几乎瞬间他眼眸就是变冷。

他猛地一脚踹出,在侍从打到他之前,狠狠将其踹飞。

他直视范炎,眼眸冷厉道:“范炎,看好你的狗,再有下次,我必定打死!”

太古武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太古武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95后也开始被逼婚了?过年妈妈给他排满了相亲!

    过年回家被催婚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是你能想象“95后”已经加入“被催婚一族”了吗?这个春节假期,23岁的小伙王文就经历了家人的“花式催婚”。王文家住贵州,是个典型的“95后”,这个春节,他还没到家,母亲安排的相亲日程已排满了整个假期。王文的亲戚们也是七嘴八舌地催:你都已经23岁了,春节不找平时找不到的。“30岁是个坎,过了30岁还不结婚,想结婚就难上加难了。”但是王文觉得,自己年龄还小,面对家人们的催婚,心里也是很无奈。没想到,王文的经历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共鸣,很多“95后”分享了自己被催婚的经历。

  • 女孩失恋失业,同学却主动邀她入股,网友又主动送来资金

    池瑞跟相恋了多年的男友分了手,男友丢下一个破店铺走了。池瑞坚持再做了半年,生意实在差,很快就亏了个两手空倒了闭。池瑞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原因是太实诚,来店里的人,在池瑞看来就是有缘人。这一有缘,三两句话说的对了路,再赚人家一分钱,都觉得不好意思。如此这般,亏本倒闭也是迟早的事。可池瑞年纪也不小了,再去找工作,又没文凭没技术也没什么工作经验,自然不容易。见此情形,一个做二手车生意的老同学便对池瑞说,要不你放点本钱在我这里,我帮你赚点补贴,然后你再慢慢找工作。池瑞一听,泪就往上涌。这同学根本不缺

  • “虚妄”不是虚幻,是存在而不实在

    【网友提问】阿弥陀佛!师父,过年好!假如世间一切都是虚幻的,那为什么还有因果,这些因果也是虚幻的,对吗?在现实世界怎样理解虚幻与因果的关系?请师父为弟子开示!【学诚法师】佛法说的“虚妄”不是你理解的“虚幻”。仔细观察身边的一切人、事、物,没有任何东西是一成不变、永恒存在的,如今巍峨的高山,几千万年前是深海;多少熟悉的景色,如今再也找不到……这个现实世界看起来真实,其实一直在变化,这就是佛法所说的“虚妄”——存在而不实在。一切无常变化,是遵循某种深刻的规律的,这就是因果法则。“因果”并不是具体的事

  • 家居装饰风水画!山水国画装饰美景财运旺!

    现代家居装饰不仅仅要装饰家居环境舒适雅致,许多人更是重视室内装饰风水,布局合理,选择合适的室内装饰品能够稳定气场调节风水旺财运,让人与环境能够和谐相处,使其二者相融、相宜、相合。家居装饰中选择合适的手绘风水国画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一幅手绘山水画作品,有山有水景色秀雅,青松白云瀑布流水,展现自然山水的魅力,而且山主人丁水主财,有山有水人丁兴旺财源广进,是家居装饰经典的选择!家居风水画欣赏一:鸿运风水聚宝盆刘海青新作山水画《万山红遍》(67*133cm)四尺横幅聚宝盆风水国画,中间绿色的水潭清澈宁静,

  • 情感|欲擒故纵的正确玩法,一招让难追的女生爱上你

    欲擒故纵:擒:捉;纵:放。故意先放开他,使他放松戒备,充分暴露,然后再把他捉住。欲擒故纵是兵法三十六计的第十六计。原文为:“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需,有孚,光。”译义:逼迫敌人无路可走,它就会反扑;让它逃跑则可减弱敌人的气势。追击时,跟踪敌人不要过于逼迫它,以消耗它的体力,瓦解它的斗志,待敌人士气沮丧、溃不成军,再捕捉它,就可以避免流血。按照《易经·需》卦的原理,待敌人心理上完全失败而信服我,就能赢得光明的战争结局。在两性的问题上如何运用欲擒故纵呢

  • 一个人是否大气,就看这4点

    大气是一种气度,更是一种气魄。惟有大气者,方能成大事。无论一个人的地位是高是低,事业是大是小,身份是显是微,一个人的魅力如何,关键看「大气」与否。大气是一个人做人做事的风范、态度、气质、气度,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是一种纳百川、怀日月的气概,一种从容大方、自然天成、胸有成竹的气量,一种成熟宽厚、宁静和谐的气度。大气之人,智慧超脱大气做人,对事,要超脱,不要深陷各种情感、得失的纠葛之中。人的一生,碰到的事太多了。几乎眼睛一闭,一睁,碰到的都是事。猝不及防的打击,始料未及的挫折

  • 训练“心灵警察”,制服内心小偷

    【网友提问】师父,自己有烦恼却不能当场揪斗它们,而是被它们带着跑,自己神识混乱,辨不清烦恼又不敢当众表现出嗔怒。师父,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痛苦的时候,都是自己的烦恼、内心的贼现行的时候?如何当场就认出它们,并制服它们呢?【学诚法师】技术高超的警察才能够一眼认准小偷、制服他们,多训练自己的“心灵警察”吧。

  • 不用质疑,他就是英国最伟大的人!

    温斯顿·伦纳德·斯宾塞·丘吉尔,英国政治家、历史学家、画家、演说家、作家、记者,曾两度出任英国首相。他领导英国人民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亲自揭开了美苏冷战的序幕。是历史上掌握英语单词数量最多的人之一,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在2002年获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国人。1874年,丘吉尔出生在英国牛津郡伍德斯托克镇的布伦海姆宫。如今的布伦海姆宫也被称为丘吉尔庄园,这座庄园是安妮女王为了表彰和嘉奖丘吉尔的祖上马尔伯勒公爵一世赢得了“布伦海姆之战”的伟大胜利之后赐予的。这里被誉为英国最美丽的风景,已经被联

  • 坛经中的两则小故事,折射六祖惠能大智慧!今人得多学精修

    《坛经》,全称《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因记录的都是六祖惠能法师的言行,故又称《六祖坛经》,是佛教禅宗祖师惠能的言论集合,由其弟子法海等集录的一部佛教经典。书中记载了惠能一生得法传法的事迹及启导门徒的言教,内容丰富,文字通俗,是研究禅宗思想渊源的重要依据。《坛经》的中心思想是“见性成佛”或“即心即佛”的佛性论,提倡“顿悟见性”的修行观。所谓“唯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惠能法师所说的“性”,指众生本具之成佛可能性。即“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接成

  • 「浅说易经」浅释戊戌2018年天干地支

    戊戌是2018年的干支纪年。戊戌有很多解读的象(意向):象高山,高原,寺庙。干支读象可能大家都不理解什么意思,读象是预测最为重要的能力。比如戊戌象高山,如果在预测中遇到可能是周围环境有高山或者墓地寺庙等。人体戊戌类象胃肿,胃胀,胃癌。脾胃臃肿,胃炎,胃火。戊戌五行为土,土对应胃腹,戊戌土多就是肿瘤。土也是厚德载物象妈妈,这一年也要注意家里女性长辈。戊戌也是两口子犯口舌,打仗生气。戊戌类象奇石馆,古董,古玩,当铺,所以今年适合投资这方面,但是一定不要在寅卯这俩月,否则可能就有假,上当受骗。以上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