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19 17:55: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
第1章 不能人道?

冬天的夜晚,料峭的寒风肆虐着,吹在身上刺骨地冷。163女性网

海边出现一个人影,是个头戴黑色贝雷帽的年轻女子,她身材纤细,身上裹着厚厚的长羽绒服却丝毫不显臃肿。

尹施施是一家不出名的杂志社的助理编辑,刚跟拍完外景和同事分开,独自一人回家。

租住屋就在附近,穿过码头便是。前方路头一转,光线骤然暗了下来。忽然!脚下像被什么缠住了!

“啊!”地一声惊呼。

低头看去,她的小腿早已被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抱住。他像是刚从海里面游了出来,浑身泡了水,身上结了一层薄冰,浑身瑟瑟发抖。最新最热小说《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滚开!不要碰我!”尹施施又是一声大呼。见男人不松手,禁不住朝他狠狠踢了一脚,想要踢开他。

不想她的脚踢在男人的胯间。男人的本就蜷缩的身体因为疼痛蜷缩了一下,原先躺仰的身体趴在了地上蜷缩着。

尹施施抿了抿小嘴,心有些虚,就想着赶紧逃走。

忽然,男人双臂撑着地面爬了起来,尹施施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脖子上一凉,一把冰寒的利刃割上她的脖子。

站起的男人高她两头,施法遮住了的面目像鬼魅一样狰狞。推荐163woman.com尹施施心中顿时慌了神。

“大哥!我兜里只有一百块,除去十块打车费,剩下的九十全给你行吧?”

“不……不需要……”他喉咙里发出一个冷厉刺骨的嗓音。

不要钱?该不会是劫色吧!尹施施的身体一阵剧烈地哆嗦:“我大姨妈来了!”

男人皱眉。这女人脑袋里装的些什么?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咬牙切齿道:“救……我!”

啥?这下尹施施听清了。他要她救他?干嘛是她?

该不会是刚才那一踢,踢出毛病要讹上她了吧。

低头看到刚才男人躺的部位,有一团猩红色血迹。

尹施施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秀眉紧拧。版权163woman.com

硬着头皮询问:“你确定你的……下面受伤了?这样,我送你去医院……男科?”

“去你家!”男人的嗓音越发冰冷,架在脖子上的刀子又推进了几分。“快!”

尹施施痛呼一声,一双杏眼登时眼泪汪汪,急的咬住了小嘴。

额上早已浸满了汗珠。

难道自己真伤到他那个部位,影响到他,不然也不会赖上她呀!

搀扶着他到了小路上,等了好久才拦住一辆出租车,那男人的尖刀已从脖子里落在了尹施施的腰间。

司机回头瞅了一眼尹施施扶住的男人:“小姐,你男朋友怎么了?该不是跳海了吧?”

男朋友?尹施施脸上尴尬,咬牙切齿地说。“是,嫌我甩了他,就跳了。”

黑暗之中,男人长眉微蹙,如鹰隼般的眸子透过湿发瞥了一眼尹施施。163女性网她这算不算诅咒他?

感受到那锐利的目光,尹施施忙转过头望窗外。人说被绑架时千万不要看犯罪分子的长相,否则就会被撕票,所以她自始至终无视身边人。

“啧啧,堂堂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想不开”

后视镜里,司机看到身后男子猛地抬起头,那危险的气息仿佛某种强大的机甲猛兽,能瞬间吞噬一切。

浑身一怵,司机忙改口说:“证明这位先生对你是真爱啊。”

还真爱呢!尹施施真是有泪没处哭。

窗外的风吹进车窗,将她乌黑的长发吹起,一张白皙的小脸显得越发柔美动人。

男子望着她静好的侧脸,因伤痛紧紧咬着的牙缓缓地松了下来。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尹施施的出租房在市中心一个四十平米的小公寓。

进去房间之后,尹施施把自己满床的脏衣服全拨到地上,才把男人扶上床。

期间,她的目光往下移,禁不住看向他下方的部位。

被她踢肿了?心嗖地一下收紧。

这人要真是有了毛病,以后不能人道,自己可负担不起啊!

于是忍着难堪,忍着害羞,硬着头皮说:“我帮你上药!”

这人笔直修长的腿上穿着一条黑色休闲裤,腰间系着黑色皮带。

白皙的小手下意识地伸了过去,颤巍巍地解起皮带扣。

咔嗒!皮带扣开了,尹施施深深吸了口气。

酝酿了很久,她终于鼓起勇气伸手过去解裤子中央的扣子。

顺利地将扣子解开,眼看就要落下裤腰,一只大手握住了尹施施嫩白的小手。

感受到男人身上冰冷的温度,她下意识地把手一缩,小脸早已红成了一片。

抬起头,床上男子的发丝已被室内的暖气烘地半干,面容也显露在灯光下。这男人长得挺好看的呀!可以说,尹施施长这么大,才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他狭长的眸子深邃邪佞,高挺的鼻梁下,是弧度完美的薄唇,整个五官充满了立体感,带着一种高贵冷峻的的气息,让人看一眼便再也难以忘掉。

只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让人不敢靠前。

“看够了?”男人阴鸷的嗓音骤然响起。

尹施施忽然意识到生更半夜不该这样饥不择食地盯着一个大男人看,连连点头。

“拿消毒药水。”

“这个……家里面……没有。”她战战兢兢地低声说。

“买!”男人低喝一声。

“哦。”尹施施拔腿就跑,到楼下药店买了药。

回来后,她看到床单上多了一枚子弹,子弹旁边放着带血的尖刀。

枪伤?他中枪了?尹施施小脸皱做一团。子弹是被他用刀子挖出来的?

嘶地一声,尹施施惊悚地深吸了口气。

“过来!”男人冷戾地命令着。

尹施施一怵。“干……干……干嘛呀。”

“上药”男人紧拧着眉头,声音已十分微弱。

“啊?好好好。丑话说到前面,我第一次给人上药,弄疼了你千万不要恼……”

“女人!你很吵!”男人阴鸷的嗓音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

尹施施慌忙噤声,走上前去,深吸一口气,一把揭开他身上的被子。

赫然看到一具古铜色的男性健硕的上身。深刻的人鱼线如浮雕一般,肌肉纹理清晰。

一侧肩头上有一大片狰狞的刺青,尹施施不敢看。

更令她吃惊的是,他隆起的左胸靠近腋下的位置,有一个躺着血的伤口。

原来子弹是从胸部取出来的!这就是说,他下面没事!

第2章 男友结婚,新娘不是她

谢天谢地!尹施施心中如释重负,小心翼翼地上完药,拿起纱布把伤口包扎好,为他盖上被子。

这时已将近十一点,床上的男子已睡熟,尹施施下意识地准备去洗澡,忽然想到卫生间的门是磨砂玻璃制成的,沾水就透了。

便断了洗澡的念头,抱了一床被子,躺在床对面的懒人沙发上睡下去。

闭上眼睛,她辗转反侧,这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中枪?他又是谁?

一整夜,尹施施睡得很轻,都没敢去厕所,只因为,卫生间是推拉门,没锁。

第二天,天还没没亮,尹施施便从床上爬起来,穿了外套出门,到杂志社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间。

洗了把脸,她从卫生间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隔间前,拿出实现准备好的护肤品往脸上拍。

身旁另一个隔间的杨天晴划着办公凳来到她身边。“这么早,不像你作风啊。”

要知道,尹施施有个外号叫尹踩铃,即她每天上班都是踩着上班铃声坐到位置上的,不到上班的最后一秒,她是绝对不会来上班的。

今天,她却赶到了她这个值日生的前面,真是稀奇。

尹施施又往一张小脸上涂了层面霜,这才收起了包包,无奈地趴在桌面上吐了口气:“别提了,我也不想来这么早,家里面没有我的位置!”

“哦?”杨天晴眼眸一亮:“有人在你家?男的还是女的?”

被这么一问,尹施施才觉不对。

要是让杨天晴知道她大半夜带了个男人回家,今天她这一天就别想安生了。

搞不好晚上还要跟她回家一起瞻仰瞻仰呢,思及此,她嘿嘿一笑:“妹、纸。”

杨天晴顿觉索然无味,一下子摊在办公椅背上,双手抱臂,翘着嘴唇看着她:“又是妹纸你小妹都嫁给韩启京当太太了,你就不捉急?”

“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赶紧回你的设计部去!”

提起韩启京,尹施施心中一阵抽痛。

尹韩两家同为市的显赫世家,两家来往密切,韩家的子女和尹家的子女从小一起长大。因为年龄相仿,韩启京和施施来往最为密切,韩启京自小相貌出众,待人温和有礼,是学校公认的校草。施施一直暗恋着韩启京。

就在去年,韩启京留学归国,施施决定主动争取一把,拜托如夏把自己的心意转告韩启京,希望能和他交往。

满心地等待着韩启京的回应,同意或是拒绝,可是施施等来的却是尹如夏和韩右京正式确定恋爱关系的消息。

那一瞬间,尹施施几乎崩溃!

她不明白为什么到最后是平素和韩启京很少来往的尹如夏成为了韩启京的女朋友,更不明白有男朋友的如夏会和男友分手,选择和韩启京在一起。两个人发展火速,到现在已经谈婚论嫁。

下班后,尹施施想到家里面还窝藏了一个受伤的男人,既害怕又纠结。

要不要报警呢?如果报警,那人万一有同伙,会不会报复她?这样的事情还少吗?她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最终,尹施施没有报警,而是打算回家劝那人离开。

她深吸一口气,用钥匙捅开了门,推门进去。

她的房间,四处空荡荡一片,厚厚的棉被折地四四方方搁放在床头,比她折地整齐。

那人走了?尹施施松了口气。之后,像往常一样朝九晚五地上班,这件事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她淡忘。

不知不觉春节已过,H市的积雪仍没有化去,天气仍然寒冷。

这期间,本市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韩氏董事长的儿子韩启京和尹家三小姐尹如夏举行了空前盛大的婚礼,做为婚礼的伴娘,尹施施心塞至今。

这天是休息日,又困又累的尹施施还在赖床。

咚咚咚!有人敲门,尹施施迷迷糊糊地起身开门,赫然发现笑得灿烂无比的冯玥,不顾尹施施脸上的厌烦和吃惊,直接跨进房间。

往房间里查看了一圈,不觉得皱了皱眉。扭过身,迎上了尹施施的目光,立即展现出一张笑脸,关切说:“施施,住的习惯吗?需不需要添些家具?”

对于冯玥莫名的关心,施施是害怕的。她这个继母是个笑面虎,越是她殷勤的时候,越是她要使坏的前奏,虽说她从小和她过招,练就一身百毒不侵的强大承受力,但看到她的笑脸还是忍不住身上起鸡皮疙瘩。摆了摆手:“家具够用。”

冯玥脸上的笑容更浓:“你呀,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也不知去外面透透气,没有男孩子约吗?”

有的话她还能躲在家里面睡大觉嘛!尹施施心中腹诽,摇了摇头。

“这怎么行?你也该嫁人了!”她满面春风地走到她身边。“你爸一位朋友家境相当了得,是全市有名的企业家富一代。他唯一的宝贝儿子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听说你也未婚,有意让他儿子娶你过门!这不,你爸赶紧让我来通知你一声,施施,人家是要人品有人品要样貌有样貌,这么好的婚事错过以后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呀!”

有这么好条件的富二代冯玥会留给她,而不是给她尹如梦?

尹施施心中打了大大的问号。不过如果结婚能够摆脱韩启京的阴影,她愿意这么做。

那边冯玥还在等她的回答,见她眼中目光渐渐地黯淡了下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面上一喜:“就这么定啦,周末记得回家!”

尹家大宅坐落在新城区一座高档别墅区,尹家的大宅尤其气派,大门前方一大片大理石铺成的空地,但看外围就别家别墅更胜一筹。周日一大早,冯玥特意把市里最著名的造型公司请到尹宅,为尹施施梳妆打扮。

第3章 相亲是一场闹剧

尹如梦看到母亲的房间里,化妆师在为尹施施做造型,脸色陡然一变,把冯玥拉了出来。

“妈对她真好!又打扮又买衣服的,对你两个亲女儿都没有这么下工夫!”尹如梦不服气地冷哼。

“咳,她再打扮还能有你和如夏漂亮,妈只是想让梁家发的少爷相中她,不然咱们尹家的脸往哪搁!日后别人要笑话你和你妹妹呢。”

尹如梦明媚的眼眸眨了眨。“也是,但愿人家肯要她,免得日后她回家祸害我和如夏。”

“嘘小声点!”冯玥紧张地尖叫一声:“让她听见还得了!”

“怎么?她还不知道呀?就梁家少爷那个样子……”

“闭嘴!她出来了!”冯玥挤了挤眼低声说,牵着尹如梦走进大厅。

尹施施早已穿戴整齐,画好了精致的妆容立在了大厅中央。

四周尹远征冯玥和尹如梦看向她,顿时一惊。眼前的美人是尹施施?

只见她及肩的长发染成了浅褐色,在灯光下显得十分华丽和典雅。她发丝从中间分过来,尾部微卷,俏丽而不显得轻浮,一张小脸打上了淡淡的粉底,大大的眼睛,微陷的眼窝,以及高挺小巧的鼻梁经过妆容的修饰,使得她看起来就像个洋娃娃,两片厚薄适中的唇被涂上了鲜艳的红色,却不显得妖艳。身上,穿了件深蓝色的大翻领羊绒大衣,大衣长度及至膝盖,正好露出她纤细的小腿,脖子上的浅蓝色丝巾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使得她整个人就像一位高贵的公主。

尹如梦心中咯噔一声,到口中的惊呼硬是被她给吞了下去。

她在整个尹家,一直是最优秀最受宠的女儿,公主一样的存在,身为著名时尚杂志lofe的编辑,著名的时尚达人,网红美女,网络粉丝无数。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尹施施都不配和她比。

倒是尹远征戴上了一旁的花镜,看着自己的女儿:“恩,不错,早该打扮打扮,这么一打扮,比如梦和如夏还漂亮!”

“爸,她没我高!”如梦听到自己爸爸夸尹施施胜过自己,十分不悦。

她可是知名的网红,尹施施哪里比得上。

“又不是选篮球运动员,要什么高低!”尹施施说着,坐到冯远征身边的沙发上。对于尹如梦,施施实在喜欢不起来,她是那种非常傲慢永远想高人一等的冷艳女人。

“尹施……”

“如梦!”冯玥打断了尹如梦的话,对她使使眼色。冲着尹施施一笑:“施施的底子真不错,人家准能看上。”

尹如梦站起来往房间里走。

暗自撇了撇嘴。

待会儿见到你未来老公,看你还能不能这么拽!

思及此她反倒期待梁家的公子和尹施施赶紧见面了。

突然门铃响起。

“老尹,来人了。”冯玥惊喜,整了整发型起身去开门。

尹施施坐在沙发上,双手紧紧地搅动在一起,到底不是自己真心想嫁的人,怎么都提不起兴致。

门开了。

“启京?今天不用去公司?”

尹施施石化,下意识地扭过头,望向门口。

只见一个穿着麻灰色长大衣的挺拔男子走了进来,斯文俊逸的脸上浮起温和的微笑。“特意向公司请了假。”他眉清目秀,面容白皙,唇边两个梨涡,笑起来便像平静的湖水荡起涟漪,十分好看。

“是吗?皇太子还要请假?”冯玥一脸巴结相。

“妈,韩氏是大公司,制度严格,启京家教又好,哪能随随便便缺勤。”尹如夏揽住冯玥的手臂说。

尹如夏不愧是著名的平面模特,时尚界的名人,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兔绒外套,干净的一尘不染,及腰的长发披在肩上,脸上像往常一样画着精致的妆容,脚上踏一双真皮过膝皮靴,杨天晴让她看过图片,是夏奈尔的新款长靴。她脱去外衣,韩启京自然而然地接过她的大衣挂在了衣架上。这一幕被尹施施看在眼里,觉得分外刺目。

“姐姐要定亲,我和启京都很高兴,这不,专程来家里看看!”和尹如梦的傲慢完全相反,尹如夏脸上永远带着如春天般灿烂的笑容,当年也正是这看似天真无邪的笑容蒙蔽了尹施施的双眼,使得她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了尹如夏,到最后自己不仅成了笑柄,还撮合了她和韩启京。

“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尹施施答。

“对方家世了得,二老又有诚意,行了就让爸妈定下来。”

尹施施摆摆手。“都什么时代了,哪有见一面就订婚。”

韩启京从衣架处走过来,目光将尹施施自上而下打量了一番,一双桃花眼中露出明显的欣赏。

“今天蛮漂亮的,认识这么多年来,都没见你这个样子。”

“谢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她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他还不是娶了尹如夏!

想起大学时代有一年,同样是这样的冬天,女生宿舍流行用毛线为心爱的人织围巾。

尹施施本不擅长做手工,却费劲功夫地学习织围巾,还旷了课,惹怒导师,让她挂了科,期末补考。

丝毫不觉得遗憾,她把围巾织好后送给韩启京。

那一年整个冬天,韩启京都一直把她织的围巾待在身上,连换都不换一条,让她多么欣慰啊。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傻!好好学学习至少工作以后会收到回报,她把所有心思投在韩启京身上,付出了所有的感情,到最后不仅一无所获,还落得满心伤痕。

等待的时间,尹如夏到楼上房中和尹如梦说话,尹远征也陪着冯玥到院子里迎接客人。

尹施施和韩启京单独相处,她自觉无趣,站起身打算离开。

手腕却突然被人握住,尹施施回头,一把甩开韩启京的手。气恼地看着他。“韩少想做什么?”

“施施,你真要和相亲的人结婚?”韩启京唐突地开口问。

“没有意外,是的。”尹施施的口气冷硬。

难以忍受她唇角尖的淡漠,韩启京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得意和优越感:“可你喜欢的是我……不是吗?”

尹施施小脸一片虚白。沉默了许久。“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我早忘了!”

“不喜欢,为什么哭?”韩启京轻易看到了她眼中的雾气。

与君再婚:帝王总裁的契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与君再婚 或 帝王总裁的契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齐风京韵——齐辛民师生写生展4月28日在开元美术馆开幕

    ▲4月26日淄博晚报《书画名家》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淄博市美术家协会淄博书画院承办:淄博市开元美术馆齐辛民艺术馆协办: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展画家:齐辛民、徐德三、刘世书、赵文波、王平、张卫东、刘光辉、史可望、刘金尚、徐小环、李宁、孔鲁、牟琳、李秀萍、成华展览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3日展览地点:淄博开元美术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视到自然中观察、扎根生活体验、写生,进行现场教学,一直是清华大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展览展期:2018年4月25日15点-5月6日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肖文飞湖南嘉禾人,1968年生。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术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曾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刊《东方艺术•书法》的编辑出版工作

  • 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最全的场口区分图文大全,都在这里

    玉分为软玉和硬玉,软玉产自于中国,比如新疆的和田玉。而硬玉即我们常说的翡翠都是产自于缅甸的,今天呢古玥(18318743010)就主要给大家讲一下缅甸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有什么特征。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各有特色,相对的质量也各有不同,只有识别每个场口的原石特征,才能买对更好的料子,‘不懂场口,不玩赌石’这句话是行里的名言。莫湾基场口帕岗场口,开采比较早的名坑,以它为中心形成了老场区,多产山料和水料,帕岗的皮壳一般呈现黄白和灰白色,皮壳比较薄,种好而且细腻,也比较通透明亮,个头也相对较大。帕岗场

  • 清代最有名的秦安县令牛运震文章中出现的西北古道

    在历代吏秦知县中,牛运震是非常有名的一位,牛知县在秦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展示了他的政治、经济、文学等方面的才华,为秦安发展倾注了心血,对秦安文化影响深远。他的诗文中所保存的有关秦安的资料最为丰富,古代道路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牛运震学养深厚,堪称大儒,一生著述丰富。牛运震三十三岁时被选授为秦安县知县。恰遇第一个儿子出生,就将这孩子起名为秦安。儿子出生半月后,他就出发上任,从山东一直步行至秦安。多年后,牛知县的这个大儿子牛秦安因病夭折,他用饱醮深情的笔墨挥笔书写了《祭衡儿文》,衡是牛秦安的大名。在文中,

  • 世界油画经典:那个年代的 美好的歌谣

    那个年代就是文艺复兴时期,下面的画作也大多选自那时。应该将它们视做经典吧,无论你是画什么油画的,都是从它们学习过来的。话不多说,作品在这,自己揣摩吧。

  • 80后书家董晓琪,师从胡崇炜,书作写出了礼器碑的古雅清秀!

    董晓祺,1981年6月生于辽宁省新民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辽宁省书法临帖班辅导教师。现供职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放疗室。董晓祺自幼习书,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胡崇炜先生。他以10年之专、之功、之悟,默默地、踏实地、思辨地临创隶书,终以从容古雅、又不失灵动骨力的韵致于全国书坛脱颖而出。董晓琪上小学时候就酷爱写字,方方正正的中国字在他小小的心灵中仿佛有魔力;到了中学,学校的板报成为他的乐土,播种收获,不知疲倦,就这样一直写到了大学。董晓琪从1999年起,就开始关注以实力驰

  • 自学成才,一年画一幅,有钱不一定能买到他的作品

    看看这位女子,你能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么?就是这样一幅“图片”,竟被拍出了6000万的高价,就是这样的一幅油画,出自于冷军之手!冷军的作品可以让观赏者感受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所有的观者都会对他纤毫毕现、精细入微的画面叹为观止。冷军是中国当代超现实主义油画领军人物,这幅油画《肖像小相——小姜》就是其代表作品。他的画可以逼真到什么程度呢?当他在深圳画展展示出来的时候,受到一位美术老师的投诉:“画家把画拍成照片开展览,画展成了摄影展,这是要欺骗观众?”杜甫曾在诗句中写出,好的作品要有风骨,要“有神”。而

  • 不能忘却的记忆

    历史是昨天的真实,今天是明天的历史。处在相对和平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列强侵略者曾经对我们发动的长达105年之久的侵华战争,更不能忘记国仇家恨、流血牺牲和百年屈辱与苦难!以史为镜,可以正衣冠,明理德,知兴亡!从1840年到1945年的105年间,列强侵略者对我们发动的侵略和战争多达数万次!下面,列出主要的列强侵华战争: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年6月~1842年8月)英国派出远征军侵华,战争前期中国军民奋起抵抗,但是抵抗不住英国的侵略,战争以中国失败并赔款割地告终。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 唐僧投胎不仅仅九世,而且不只是沙和尚吃过他,大鹏鸟也吃过他

    西游记中会有一个误解,就是唐僧投胎了九次,而且每次都是被沙和尚吃了,让人们产生这样的误解是因为沙和尚在原著中对观音菩萨说的这样一段话:“菩萨,我在此间吃人无数,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很多人通过沙和尚的这句话就认定那九个不能沉入流沙河的头颅就是唐僧前九世留下的。这样就推断出唐僧投胎过九世。小编认为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首先原著中并没有说明唐僧投胎轮回过多少次。其次,唐僧的前世还被一个人吃过,而

  • 追思魏源,200多年之后改革开放的思想依然闪光

    第一次知道魏源老先生这个人,那是很多年以前了,还记得是初中的历史课堂上,当时的历史老师讲到近代史时,特意声情并茂、浓墨重笔的讲到魏源,几乎讲了一节课,情绪特别激动,一开始就来一句,“同学们,书上已经告诉你们了,魏源是我们邵阳人,可是你们知道魏源又是邵阳哪里的人么?我告诉你们,魏源不仅是邵阳的,而且还就是我们这里的,离我们这里不过几十里地,同学们,了不起啊,这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我至今依然记得那一堂课,让我第一次认识了魏源老先生,“咦,魏源,开眼看世界第一人,还是我们隆回人!”,非常惊讶,这么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