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散文】刘维斗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

2018/1/14 5:34:55 来源:兴凯湖文化在线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

黑龙江鸡西 刘维斗

A字三角马架房

背靠山脚面朝阳

五根柱子一付梁

泥坯苫草斜坡墙

一扇小门没有窗

又黑又湿没火炕

冬寒夏酷春秋雨

北大荒人情难忘

东北人的陈年旧事挺多,一时半响也说不完。版权163woman.com2017年里我撰写的东北《陈年旧事》系列十几篇文章发表在家乡网络媒体之上。2018年伊始,我陪您继续走进东北人的陈年旧事里,去寻觅、去发现、历史碎片的回忆。

我的家乡鸡西地域文化的源于兴凯湖畔新开流肃慎文化,肃慎人7000多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活着。肃慎这一称谓有一种公认的说法是指“海冬青”,是鹰的一种;也有的专家指出是“穴居人”。后来的女真人及满族诸部落都是肃慎氏族的后人。东北些少数民族奇特的民居“马架子”、“地窨子”和“窩棚”,在新开流古文化遗址中可以寻找到一些文字与文献的遗存。

马架子、地窨子和窝棚是北大荒人最熟悉、最喜受、最难忘、最应感谢的时代功臣!是尘封已久的奇特的满族民居名称。【散文】刘维斗 | 陈年旧事 ——北大荒人的马架子情怀虽然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却留下了永恒的历史印迹。在北大荒的一些角落里还流传着《马架之歌》:“小马架不寻常,不用檩条不用梁,不分顶盖不分墙,里面还有弹簧床……”。

马架子在东北是介于民居正房与窝棚之间的一种居住形式,既是正式又不是正式的临时过渡性的房子。我听老一辈人说是1927年,山东、河北等省闯关东的大批人员來到了完达山脉脚下,开荒、挖参、伐木、淘金时建的临时住房,山里人都称马屁股房。在山上砍几根檩子,七、八个人用半天功夫就搭起了马架子,呈三角形。北方居民的正房是东西走向,东西是墙,南面开门开窗;而马架子是南北走向,只有南面是一座山墙,其三面都是房墙,苫几层洋草,南面开门。在关东地区有许多地名,从一到十二都可以叫马架子名称、如四马架子村、七马架子村、十二马架字村等,但是没有叫二马架子村的,都叫双架子村,因“二”字东北人是指"虎超超的“,有“彪”的意思。网站163woman.com马架子从正面看,形状呈A形,像一匹趴着的骏马,在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回来。我对马架子房比较熟悉,少年时,在平阳镇那些岁月里,常到我的姑夫的父亲崔爷爷住的马架子瓜窝棚去吃瓜,他住的一座小马架子似的瓜窝棚,窝棚的前面有一条小河,崔爷爷在小河上下个鱼亮子,我常在这里钓鱼,旦钓不着鱼,就偷偷地到鱼亮子里摸几条。老崔爷爷是百年平阳古镇有名的木匠,平阳镇著名的八角楼戏园子就是他和评剧新派表演艺术家刘晶霞的爷爷一起兴建的,有关八角楼兴建的的故事我还是听崔木匠老爷爷讲的。

我真正走进马架子房,还是随着黑龙江省音协采风小组走进了北大荒农场,走进了赫哲族村寨的马架子房。在密山兴凯湖畔的各个小角落里,都能看到当年北大荒第一代垦荒人居住过的简陋的马架子空房,这些马架子可是当年向地球开战,开发北大荒中起到了关健性作用,立下了汗马功劳!马架子是第一代北大荒人的第一个家。今天说起马架子的名称是比较陌生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十万垦荒官兵、几十万知青,他们刚来到北大荒时,是一片亘古荒原,是一片片大草甸子湿地,真是地无一垅,房无一间。来自http://www.163woman.com/他们在广袤的黑土地上,进深山伐木、大甸子割草、和泥脱大坯、挖坑埋木桩子、钉横梁,抹上一层层泥巴墙,铺洋草,苫房顶,一排排简易的小马架子屹立在北疆大甸子上。搭马架子是用剝了皮的桦木杆,当地老乡说:“桦木剝了皮,赛过老黑榆,桦木不剝皮,三年烂成泥”。刚开始搭建的马架子屋里没有火炕,垦荒者穿着棉衣,戴棉帽穿棉靴,冻的半夜睡不着。好容易等到开春,冻土融化了,小马架子也变成了泥塘,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不下,屋里滴哒,蚊虫叮咬,野兽出没,垦荒人虽然过着艰苦清贫的日子,却不离不弃,在这片沃野里躬耕着,以马架子创业精神,用智慧和汗水,发扬北大荒的的精神,创造了世界垦荒史上的奇迹!北大荒人收获着无尽的丰收与喜悦。华年似水,几十年马架子一幕幕的风花雪月,留下了一代代北大荒人的青春年华;留下了一段段北大荒人美好动人的故事;留下了小马架子的创业精神;造就了一代代英雄的北大荒人!那时期艰辛的生活是可想而知的,当你看到了现存的马架子房上长满了杂草,桦树板的门上留下的斑驳印痕,仿佛看到了第一代北大荒人用双手用双肩拉开了北大荒第一犁的壮丽画卷,不禁对第一代北大荒人肃立起敬!他们是北大荒的真正英雄!北大荒的创业精神永存!北大荒小马架子精神永存!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有幸走进了赫哲族四排村寨,看到了赫哲人居住的古老马架子房,在奇特园形的马架子里,听到了赫哲老人演唱的伊玛堪,那是我听到的最美好的歌声。听说最早的赫哲人、鄂伦春人、达斡尔人都居住马架子房,因为马架子搭拆十分简捷,方便游牧民族的迁移。

我亲自看到了搭马架子房的过程,与马架子有过近距离的接触。阅读163woman.com那还是在1970年4月间,随着干部插队落户的热潮,我走进了兰岭公社N大队,开始了扎根农村、改天换地、改造世界观、广阔天地炼红心的生话。当年插队落户时,我住在远方亲戚三婶家,亲眼看见了三婶家的邻居小周家,在靠山坡上搭起一处马架子小房。周家是从关内肓目流入的,那时统称叫“盲流”,他刚入户不久,没有宅基地,只好在山坡旁,临时请几位老乡帮工,一天就搭成了一处小马架子,晚上做了一桌子家常菜,喝着小烧酒,酬谢大家。后来我也经常去周家串门,还在他家小马架子屋里喝过几次小酒。我调回城里几年后的一天,在和平大街上碰见了周家俩口子在摆烤肉串的滩床,听他们说前年后山滑坡冲毁了马架子,他们只好进城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

说起地窨子东北人更熟悉,是东北人喜欢的一种低碳民居,好像与大西北窖洞相似,冬暖夏凉。地窨子是展示关东人适应自然环境的最佳创造。来自163woman.com地窨子是北方赫哲、鄂伦春、鄂温克等少数民族常年居住的房屋,一般是夏天住马架子,冬季住地窨子。赫哲族语叫“胡日布”,是在地下挖个二、三米的长方形土坑,再立起柱脚,架上高出地面的尖顶或平顶,铺上兽皮或苫草而建成的穴式房子。在几千年前,最早的东北人的祖先肃慎氏是渔猎少数民族,就有“夏则剿居,冬则穴处”的习俗。所谓“剿居”是在树林中的高地处搭房子居住;而“穴处”是指穿地为穴。在古籍中记载女真人“无室庐,负山水,坎地梁木其上,覆以土”,说的就是地窨子,这种方式一直沿至到民国的满族。地窨子不能算建,准确的说是搭地窨子,是在两块固定的木板中间夹黏泥土而建的平顶房。平顶房选择背风向阳,离水源要近,地上地下各一半,屋内高二米,或砌炕,或搭铺,门一般向南开,房顶有的与地面平行,四周用一米高的土墙或板杖子围着,防止大牲畜踩踏。东北人常说:“抬腿迈房顶”,说的就是地窨子。住地窨子也有些说道,小字辈的住东、西两侧,老一辈住北面。这个规矩不能破。我在1970年与鸡西市图书馆刘信馆长参加黑龙江省文博图会议,在文化厅副厅长纪树德带领下,赴大庆参观学习,当时大庆刚开发,没有一栋楼房,4万多名石油工人涌进了萨尔图,用最快最短的时间建起了地窨子式的干打垒住房,所有油田人,不分干部工人律都住干打垒,都穿工作服,戴狗皮帽子,分不清男女,免费斤身乘车,免费住宿。我们参观团也都吃住在干打垒式的地窨子里,一些外宾也住干打垒招待所。我们参观了油田的地宫(展览馆),重点参观了1205王进喜建井队和第一口油井,油井旁有一处地窨子是工人的住处。我们走在大庆广阔的油田里,望着那一座座似蒙古包的方形白色小採油房,仿佛听到了当年王进喜建井队唱的歌声:“嘿吆嘿,拿起你的铁锹,抡起我的铁锤,挖好地基,打好木桩,我把那土坯叠起来呀……干打垒,干打垒……。"一座座干打垒,一处处地窨子是大庆油田发展的里程碑!如今大庆变成了百湖名城了,油田工人都搬进了楼房,住上了别墅,不过今天萨尔图区还有个地方,名字还叫地窨子。可以看出当年地窨子对油田的贡献有多么大,多么重要!大庆的六大精神之一的“干打垒精神”,永远铭记在大庆人的心中,永不忘怀!

说起地窨子不应该忘记东北抗联战士爬冰卧雪,在深山密林中建立的一处处地窨子宿营地,打击日本侵略者的英雄事迹。抗联歌中唱道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就是抗联在宿营地的真实写照。

在线编辑:林兆丰

【作家档案】刘维斗昵称斗爷,1941年生于鸡西市鸡东县平阳镇。1961年参加文化艺术工作,副高职称。曾任鸡西市群众艺术舘文艺部,创作部主任,党支部书记。任刊物《新芽》,报刊《鸡西文化通讯》,《艺术窗口》副主编。市艺校校长,市演出公司经理,市京剧团书记兼团長,市评剧团书记兼团長,市文化局文化科科長,艺术科科長,办公室主任。鸡西市剧协副主席,市音协常务副主席,省音协理事。创作发表歌曲300余首,其中《毛泽东思想放光芒》,《读书要读毛主席的书》,《歌唱解放军》,《歌唱矿山五大员》,《山山水水红旗飘》,《咱村妇女有志气》参加1965年哈夏音乐会,选入创作歌曲集出版发行。歌曲《公社的山河咱亲手绣》被中央电台选用。为鸡西话剧团的《煤海朝阳》谱曲,1972年参加省专业剧团汇演。参加午蹈《硬骨头採煤队》的音乐创作,拍成纪录片全国播放。发表文化论文,文艺评论文章近百余篇。被列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

主编:瑞雪 制作:腊梅 微信号:13115477919

欢迎关注 欢迎原创 欢迎来稿

3、稿件须为原创作品,切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请作者修改校对好,平台人手不够,请谅解!

--------------------------------------------------------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原来我爱你6章

    原标题:原来我爱你6章小说书名:原来我爱你第六章同桌的你叶静也没想到何开心的朋友会是林新,上次见面匆匆说了几句就遇上了聂与江,这次再见叶静多少有些尴尬,因为她对林新是愧疚的。大排档的菜确实好吃,色香味俱全,她从来没有吃过,结婚之后聂与江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结婚之前因为穷,她也从来没在外面吃过。何开心点了一道绝味鸭脖,特别好吃,就是有些辣,但她吃了不少,嘴唇都辣红了,林新递给她一颗大白兔奶糖,他说:"吃了辣之后吃点甜的对胃好。"上学的时候,因为叶志强好赌的原因,一家人经常都会搬家,叶静高二那年叶志强

  • 时光与你同悲喜6章

    原标题:时光与你同悲喜6章小说书名:时光与你同悲喜第06章一个笑话贺靳南盯着那玻璃瓶里浅褐色的物体,俊朗的脸猛然一僵,眼底急速变化出2万千种颜色。“啊……”顾若溪惊恐的叫了,小鸟依人般的朝贺靳南身边紧紧靠过去,脸上满是我见犹怜的恐惧。“这,这……林楚,你怎么能把这么晦气的东西拿到饭桌上来?”话说着,她就一捂胸口,作出了呕吐的样子,剧烈的咳嗽起来。这声音将贺靳南的心思拽了回来,复杂的目光扫了林楚一眼,他立即抬手环住了顾若溪的后背,掌心在她背上轻轻安抚。“靳南……”顾若溪好不容易缓过来,白着一张脸,

  • 爱就大声说出来6章

    原标题:爱就大声说出来6章小说名称:爱就大声说出来第六章羞辱顾宇阳揪住了他的衣领:“宁静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折磨她?你要是心里还一直住着宁夏那个女人的话,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娶她!”他以为静静嫁给他一定会幸福,他永远也忘不了秦江答应娶宁静的时候,她脸上甜密的笑容,她的一脸幸福,造就了他的千疮百孔,所以他才会远走他乡,只为成全她们两人。长达五年的自我疗愈终于使他接受了现实,可是他没有想到,回国后看到的却是这样的宁静,她没有了一点当年的光彩,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五年之间,过着非人的日子,而这一切,都

  • 听说后来你哭了6章

    原标题:听说后来你哭了6章小说名称:听说后来你哭了06她心底只有欧津言乔笙最落魄的样子萧湛没看到过,这次她也不想让他看到,抬起头,笑着说,“是啊,我回来了。”“这五年怎么样,在哪里工作,过得好吗?”萧湛恨不得马上知道乔笙的状况,五年前乔笙说她出国了,从此以后没有再和他联系,他以为乔笙这一走就是一辈子。“我很好。”乔笙实在逼不出更多的话,淡淡的一句我很好诠释了在萧湛眼里的她。萧湛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开,乔笙也没拒绝,她有点醉,也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扶着萧湛的手臂,不知谁撞了她一下,她没站稳直接跌入

  • 一生遇你长相思6章

    原标题:一生遇你长相思6章小说名:一生遇你长相思第6章我不想说第二遍我被打的有点懵,对于顾逸铭冲上来就是一巴掌的行为,我是一头雾水。“什么,什么许氏?”我捂着脸,奇怪的问了一句。“你就那么恨我,恨到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啊?苏棋!”顾逸铭明显气得不轻,他捏着我的手腕,力气大的我觉得手腕的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吧,平白无故给我扣那么一大顶帽子?”我被他捏的眼中有泪,但我真的不明白顾逸铭在说什么。可是我本能的畏惧,我畏惧他的怒火。“苏棋,你还真是装的一脸傻白甜啊。”是林思思的声音,我

  • 遇见你以后6章

    原标题:遇见你以后6章小说:遇见你以后第六章他的挑衅“明先生,你既然都已经要订婚了,又何必要纠缠着我不放呢?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对不起希如吗?”她一字一顿说完,又想挣开他,可是他却忽然把她抵至墙上,咬牙切齿道,“你没有资格对我的做法妄加评论,云朵,你既然惹了我,就休想我再放过你!”说完,他就低头想要吻她,却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云朵的。她拿出手机,却被他抢了过去,深邃的目光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死死地盯住,怒气一发不可收拾。“原来是攀上了林氏集团大少爷,所以才敢对我这么没有礼貌,云朵,你觉得

  • 别说你爱我6章

    原标题:别说你爱我6章小说名字:别说你爱我第六章她的骑士霍念晴不知道他们究竟做了多久,或许是太过劳累,她竟有些记忆模糊。猛然醒来,屋里一片漆黑,她躺在男人怀里,适应了黑暗后,隐约看清他安睡的脸庞,不似白天的冷酷与霸道,像个漂亮的大男孩儿。她摇摇头,小心翼翼的从男人怀里钻出来,身下的不适感传来,她咬着牙捡起地上礼服裙往身上一套,蹑手蹑脚的逃了出去。走廊上站着一个人,一个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吴亦泽。她就像被抓奸在床一般,忐忑不安,深更半夜的走廊极其安静,她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吴亦泽闻声抬

  • 我在等风也等你6章

    原标题:我在等风也等你6章小说:我在等风也等你第6章:同意,听话就好秦紫说完,然后小心地望了他一眼。他便坐到了床边,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借着外面的月光,秦紫可以看见他的身影,但看不清楚他的脸。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沉默了,难道是不高兴了吗?是因为她说错了话?秦紫心里很忐忑。终于等到他抽完那一支烟以后,他才开口说道:“好,我不限制你,只要你听话就好。”他说完以后,便转身离去了。房间里面,又恢复了一片宁静,如果不是还有他残留的烟味儿的话,她甚至怀疑他根本没有来过

  • 缘来还爱你6章

    原标题:缘来还爱你6章小说名称:缘来还爱你第六章:后悔吗?秦司衍看着她的笑容,神情有片刻的恍惚。不过那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瞬间的恍惚过后,眼中的厌恶就更加明显了:“你真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女人了!”他连和她待在一个空间里都感觉到自己浑身都不自在,这个自私又恶毒的杀人凶手,偏偏还生了那么一副单纯无辜的脸,简直是白瞎了这么好的面孔!‘砰!‘秦司衍走了,重重的摔门离开了,从转身到关门,甚至他都没有再给床上坐着的姜曲时任何一个眼神,他已经厌恶她到如斯地步。他也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那还没有出生就已经失去生命

  • 请在唇边说爱我6章

    原标题:请在唇边说爱我6章小说:请在唇边说爱我第6章你的床戏还是省省吧!沈君泽走到浅忆床边坐下,看着药瓶里的点滴一点一点落下,伸出手为她换了更凉的水袋。浅忆感觉到床边有人在照顾自己,闻到他衣衫上一丝淡若阳光的味道,她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却只有皱眉的力气。沈君泽的手一顿。又做噩梦了么?是否她的心,也会痛,也会不安,也会无处可逃?沈君泽一夜无眠,盯着点滴,换着冰水袋,直到凌晨两三点,摸了摸浅忆的额头,才觉得已经退了烧。她漂亮的柳眉轻蹙,眼角无声无息滑落一滴清泪。他心里一疼,伸手轻轻拭去那滴泪水。浅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