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原创| 《日日是好日子》257、炼道先行孝

2018/1/14 0:10:55 来源:陈全林 []

张玉仙老师气脉手诀灵应诗上部法诀第八首里有句“炼道先行孝,五气自朝元”。来自163woman.com说明修道与行孝是分不可开的。

首先,修道的一个核心技术是修德。而行孝是修德的最基础的内容。这是我们能理解的一个方面。古代仙道家本身就很重视孝道。晋代流传的净明派,谌姆、许逊为创教者,净明派的立教基础是提倡孝道,此派传自“孝道明王”。

这一派的影响极大,与儒学的孝道结合,也使世人容易理解、接受。说明163woman.com到了金元时代,肖抱珍创立的“真大道”教派,也大力提倡孝道。王重阳创立的全真教,也把《孝经》作为修学功课。

孝道是修身做人的基本原则。但行孝,还有微妙的作用,是隐形的一面的作用,一是涉及血缘的无形的信息的传导;一是涉及到祖灵的护佑。

前者,我们以严新先生的故事为例子。在《严新气功众心说》的第五章《生命科学问路》里,第一篇是《传递信息绝路逢生》,我选两则故事:

在内蒙讲课,内蒙自治区精神病医院,有一位叫巫桂兰医生的听众,她在大前年,8月22号,我在内蒙体育馆讲课,她早晨走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老父亲,已经85岁了,一段时间来瘫痪在床上,大小便失禁,言语不清楚,就是说,不能清楚地说话,大概是脑血管意外。(微信公众号:陈全林)

由于她带有为她父亲治病的这种良好愿望来听讲,当天早晨走的时候,她老父亲不太清楚地说,要求穿寿衣了,也就是说不行了。原文http://www.163woman.com/这位巫桂兰医生,想到买票也不容易,她也想试一试,为她老父亲传递信息治病。所以,当天尽管在家里的亲人为她老父亲,穿寿衣,准备后事了,她仍然到会场参加听讲。

那天,就在内蒙举行了一整天的带功讲座,从上午讲到下午。过后,24日,她在第二次听讲的时候,写了一个条子给主席台,主持会议的领导同志反映,她要领导同志当场宣读她的条子,说她22日听讲,她85岁瘫痪在床上的老父亲,大小便失禁,而且要穿寿衣这种情况,出现了奇迹,就在她当天听讲的过程中,下午3点钟的时候,她老父亲突然从床上起来了,自己爬起来,撑着一个弯弯手拐,这间屋走到那间屋,晚上还看了电视,还看了报纸。

而且给家里人讲,他的病彻底好了。大小便失禁的情况纠正了,言语吐字不清楚的情况也清楚了,而且他讲,以后不要家里人再照顾他了,他生活完全能够正常自理了,第二天一大早,她这位长时间瘫痪在床的85岁的老父亲,就起床,提着一壶水,从厨房到他的房间,自己冲牛奶吃早点。

我想在这里,可能有医生同志讲,医生老师们都清楚,这种脑血管意外的情况,全身瘫痪了,在床上大小便失禁,而且85岁,要突然完全恢复正常,是没办法用简单的心理疗法来解释的。原创| 《日日是好日子》257、炼道先行孝

而且他当天是要求穿寿衣,在迷糊当中,他也不知道,他的女儿干什么了,就没有心理疗法,而出现了这种意外的巧合,当然不能够排除有一点带功讲座,远距离通过亲人,借用亲人与亲人之间,有直接的、或者间接的遗传密码的联系,借用空间传递信息场。

比如象空间有传递无线电磁波这种物理场似的,电台发射电磁波,我们在远地方的电视机打开开关,就能收到图象,收到声音似的,这种远距离传递信息。这是远距离产生效应的典型例子了。

还有在辽宁讲课,有一位辽宁省气功研究会,姓黄的教练,他在3-4年以前,也就是87年4月15日,在沈阳体育馆带功讲座,听讲前,突然收到一份远在福州市老家的电报,福州离沈阳是很远很远的了,好几千里路,电报说,他的祖母100岁,已经瘫痪在床上一段时间了,不能起床,不能吃饭,已经消瘦不堪,衰弱不堪了,已经穿寿衣,准备后事了,全家人都在悲伤之中,通知所有亲戚回去安顿了,就是去告别了。

结果当天,由于我要在沈阳体育馆举行带功讲座,这位黄教练拿着电报来问我,怎么办。我说,你自己作主,气功不能包治百病,远距离传递信息是否能治病,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结果他再三考虑以后决定留下来,要参加听讲,他说,“我今天把这场带功讲座听了,明天再回福州”。推荐163woman.com我说,“随便你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拿着另外一份电报,喜气洋洋地来给我反映说,“严医生,这就出现了怪事了”他说,“我今天早晨又接到一份电报,您看电报上说,就在昨天下午,您在带功讲座期间,老祖母突然好了,坐起来,一下子起床了,要求吃东西,当时吃下了二碗馄饨,老祖母叫他不要回去了,她现在没事了”,这也是非常典型的巧合例子。

以上两例子里,本质是亲人之间可以通过功夫作用而传递信号,这信号的传递,以血缘关系最好,当然,夫妻之间、朋友之间也能传递信息。

严新先生经常教育大家练功,观想父母的形象、子女的形象、有血缘关系者的形象,就可以借助修炼的信号与血缘关系传递微妙的信号、能量。严师说,有血缘关系,直接或间接的血缘关系,本身就会相互影响。

这个影响常常是看不见的信息场的层面。就如以上两例所揭示的。原创| 《日日是好日子》257、炼道先行孝在《严新大师在北美》一书里,严师讲到了练功的人给有血缘关系和没血缘关系的治疗的不同。严师说:“我的方法都是不能想病。给亲人调理身体没关系,要想他最健康的形象,加一点愿望他越来越健康就行了。一般说,练功时间不长的能量不够的,如果是对亲人,愿望想与不想,都会有帮助,你有意识地去想,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本人练功,在亲人当中会自动调理,不会超过你的负荷量,……对外人,不是亲人的人,没有遗传密码的联系,你练功有意加功给他调整,他接受不好,浪费得多。所以,古代练功,有五眼六通的功夫,古人告诫人们是慧而不用,慧而慎用,慧而少用。一般说,对亲人调理身体没关系,练功时间短的人,不要轻易给别人调理。”

修炼的人,经常要观想父母、祖父母健康的形象,就会真的给他们带来健康,也会给自己带来福气。能行孝的人,就会获得福气。健康是福气,智慧是福气,修行的觉悟与成就都是福气。

修道的行孝,会促进血亲间的信息场的良好的相互影响,也就能激发祖宗万代的遗传密码里的很多能量、信息、智慧。这也是严师经常讲的道理。张紫阳丹诀里说:“劝君穷取生身处,返本还源是药王。”修炼的大药,也与来自祖辈的遗传信息有关,至少包含了来自遗传系统的物质、能量、信息。

另外一重行孝。就涉及灵性的护佑、祖灵的沟通。正好,应心讲到这样的例子。

她的祖父辞世了,她父亲因为当年家里有困难,外出打工很多年。她父亲老弟兄不是很和。父亲外出后,伯父一家不仅没有帮助侄儿们,还经常欺负自己的侄儿们,应心小时候有次被伯母打得满面流血。她自述:“在爸爸不在家的日子,(伯父一家)故意挑衅;打了妈妈、我和弟弟,还打坏了家里的门、柜子、各种农用家具。人家心中充满了恶气,得不到就毁掉。”

还有,应心祖父辞世后,伯父他们竟然把自己的后妈赶出家门了。这自然是不孝顺的。应心父亲外出打工十年。回家后他知道了哥哥一家对自己一家人不友好的事实,很不高兴,有次在喝酒的迷惑状态,应心的祖父附体在这个心怀怨愤的儿子身上,应心这样描述:

爸爸以前喝醉酒常常被人附体,那年大爸大妈趁他不在家闹的那些事,爸爸知道了,一直耿耿于怀,有一年回家就准备修理他们。后来被爷爷附体,说“他知道这件事,阴灵一直在老家路口等,生怕爸爸与大爸他们家闹事,说一旦闹了事,会出人命。有人会进监狱,这家人就完了”。

就这样,爸爸就忍下来,我们两家后面十年未有来往,倒也相安无事。冥冥之中的因缘牵连,让我充满敬畏。以后要多回向爷爷,希望他老人家早日离苦得乐。

应心的父亲就没有再去“修理”自己的哥哥嫂子,听了自己父亲亡灵附体的嘱咐,这也是“行孝”。我对应心复信说:

对于你的爷爷,那个附体的故事很感人,即便你爷爷辞世了,阴灵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儿辈相互伤害。正好可以借这样的故事给自己的父母讲因果,讲生死轮回与血缘关系的意义,讲不结怨、不斗争的道理,相互斗争、伤害,祖灵不安。

一家人彼此谦让,彼此帮助,祖灵就高兴,都会护佑。这是真的。你学佛修行,应该在诵经修持时,行善积德时,回向给你的祖父。愿他早日投胎转世,愿他来生福寿双全。

大家于这里想想“炼道先行孝”的真义。虚与实、显与隐、生与死、阴与阳,都要关注到。应心的父亲听了亡父附体之教诲,没有跟兄长闹事,这就是大孝。应心是博士,丈夫也是博士,应心的弟弟也是大学生,这对于农村人家是很不容易的。谁能说这里没有祖父亡灵的护佑?没有应心父亲不报复兄长的善报?应该有。

大家要明理而不迷信,就把孝道落在实处,就容易悟道了。

上月,有位贺先生来访,谈到他母亲精神方面的疾病。他发现,自己静心、诚心给母亲祈祷的时候,母亲的精神状态就会好起来。如心也讲过,母亲生病的时候,她在身边伺候,一心安静地修药师法回向给母亲,母亲的病情就稳定了好转了,结合医疗,就痊愈了。这之中有冥冥中的信息作用,你的心越诚,定越深,回向后的作用就越好。

在《心湖上的倒影》一书里,欧洲瑜伽师丹津·巴默说,她一位女弟子自述母亲身体里有一个葡萄大的肿瘤,准备做手术。她就为母亲祈祷,观想那个肿瘤消失了。到了约定的做手术的日子,做术前检查,那瘤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里的道理,和严新老师讲的血亲传递信息的道理是契合的,还有观想的力量在冥冥中生发力量。

炼道先行孝,先从自我做起,从点点滴滴做起,积功累德,“五气自朝元”,不修而修,非常微妙、玄妙。你在灵性、功德、心性的层面,通过行孝而做了很好的修行。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情深深,爱沉沉7章(第7章 接吻)

    原标题:情深深,爱沉沉7章(第7章接吻)小说名:情深深,爱沉沉第7章接吻莫衍推开门,看到这一幕稍稍愣了一下,目光停留在沈知夏的身上,随即一闪而过。“这是在做什么?”他唇角挂着一抹招牌性的邪笑,“怎么,知道这是我回国的第一天,所以特地给我安排了场大戏?”见莫衍进来,立马就有人站起身来,哈哈笑道:“莫少,你可来得正是时候,正好赶上这一场好戏。”“看见没,这个侍应生不小心把酒都给打翻了,又赔不起,宋恒说只要她吻他,或者从他胯下钻过去,就帮她赔了这些酒钱,这不,她这正准备钻呢。”“哦?”莫衍挑了挑眉,“

  • 与君共白头7章(第7章 又湿了,真贱。)

    原标题:与君共白头7章(第7章又湿了,真贱。)小说书名:与君共白头第7章又湿了,真贱。“唯皓,我喜欢这款。”唐月一脸幸福的指着一款婚纱说到。“月月真有眼光,这款是限量版,全世界只有这一套,你要是喜欢,就这款吧。”季唯皓宠溺的捏了捏唐月的鼻尖。“可是这款也不错,完了,唯皓,我挑花眼了。”唐月又道。“那就两款都订,到时候,你想穿哪一款就穿哪一款。”“唯皓,你对我真好。”唐月转头,微仰小脸脉脉深情的看着季唯皓。季唯皓大掌轻轻一扣,就吻住了唐月。“不要,姐姐在呢。”唐月欲迎还拒的说到。“她擦她的地板,我

  • 何以念情深7章(第7章 你怎么这么色)

    原标题:何以念情深7章(第7章你怎么这么色)小说名字:何以念情深第7章你怎么这么色公交车停在福利院附近的公交站点前,林依下了车,头有些晕,她才要往福利院那边去,一下子被人拉住了,。“林依,你怎么来了?慕先生已经打过电话到福利院了,只要你来了,就要福利院把你扣了,等他的人来把你带走呢,你到底犯了什么罪呀?。”是福嫂,福利院里的老人了。林依深吸了一口气,拉住福嫂的手快步走到一旁僻静的角落,“福嫂,小南呢?”“小南早就被慕先生接走了,林依,你和慕先生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林依身子一颤,眼前

  • 今夜与谁同眠7章(第7章 她和他的爱情)

    原标题:今夜与谁同眠7章(第7章她和他的爱情)书名:今夜与谁同眠第7章她和他的爱情她娇软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皮,此时半梦半醒间的她就把这一刻当成了从前,还以为慕时北的心里只有她呢。“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了白想想的脸上,也瞬间就打醒了白想想,“白想想,别叫得那么肉麻,你真让我恶心,你这样的女人,我上你不过是想要玩弄你,你也只配被男人玩弄,根本不配再拥有真爱,不配。”慕时北冷冷的说着时,米色墙壁上已经倒映起了两个人一起的影子,他的在上,她的在下,人影浮动间,仿佛一切还是从前,从来也没有变过。

  •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7章(第7章 我不是故意的)

    原标题:你是人间荒唐一场7章(第7章我不是故意的)小说名称: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第7章我不是故意的“二位先去拍照,拍好结婚证的照片,就可以了。”一旁,办事员正微笑的与顾南非与杨楚芝说话。千许将填好的离婚申请表格递给自己这边的办事员,眼角的余光里全都是杨楚芝的笑容,杨楚芝要嫁给顾南非了,他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既然这样,顾南非为什么还要招惹她?“陌小姐,这里没有签名。”办事员拿过她填写的表格检查了一下指出了问题。“我不想离婚了。”千许倏然站起来,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好好好,不离,不离。”洛景天瞟了一眼顾

  • 不如不遇倾城色7章(第7章 没死)

    原标题:不如不遇倾城色7章(第7章没死)小说名称:不如不遇倾城色第7章没死诧异之余,司空心格外兴奋激动,大步走了过去,“杜鹃。”拓跋星和杜鹃听到声音,放开了彼此,转身看向门外。俩人面对面之后,在看到眼前的女子的确是真正的杜鹃后,司空心瞬间激动得红了眼眶,上前抱住了她,“杜鹃,真的是你……你没死,太好了!”拓跋杰眯着眸子冷冷地看了司空心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鄙夷地冷哼。杜鹃却冷冷地推开了她,一脸的厌恶憎恨,“小姐,你还真能装。当年你赶我走,就是为了代替我嫁给将军,没想到你真的如愿了!”司空心僵住,

  • 爱你缠绵入骨7章(第7章 怀孕)

    原标题:爱你缠绵入骨7章(第7章怀孕)小说书名:爱你缠绵入骨第7章怀孕“这么说你爱我?”陆正南嘲讽地冷笑一声,“你要是我爱我的话,会在联姻之后,到处散播消息说我靠你上位,说我是吃软饭的,恩?”当初,公司确实有点困难,双方家族便提出了联姻。没想到,结婚之后,不管他走到哪,都有人在背后议论他,说他的公司全是靠夏晚晴!闻言,夏晚晴一怔,“我什么时候散播过那样的消息?”“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陆正南伸出食指指着她心脏的位置,“你的爱,太让我恶心!”夏晚晴被他指得后退两步,大声反驳,“我没有!我什么也没

  • 两情若是久长时7章(第7章:心机婊)

    原标题:两情若是久长时7章(第7章:心机婊)书名:两情若是久长时第7章:心机婊孟铁城次次抓不到桑柠,知道她故意,她越是故意躲,他偏要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个女人,曾经跟他表白,说喜欢他,可知道孟家的继承权都在孟钢川的手里后,竟然上了孟钢川的床。一个为了钱财权利费尽心机的女人,居然要跟一个瘫货演恩爱。那他就要好好成全这个心机婊。———一个月后桑青和孟铁城即将举行订婚仪式,桑青到孟家做客,所有人都在花园里喝茶。桑青挽着孟铁城的手臂,看到被鲜花点缀好的绿色草坪,桑青害羞的倒在孟铁城的肩头,“铁城,下个

  • 来不及说恨你7章(第七章 衣冠禽兽)

    原标题:来不及说恨你7章(第七章衣冠禽兽)小说名:来不及说恨你第七章衣冠禽兽苏亚楠抬起头,望向男人漆黑的双眸,却未在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可悲啊!即使两个人之间亲密接触,他也不曾多看自己一眼。男人近乎残暴地在她身上驰骋,而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咬紧牙关,竭力阻止那些羞耻的声音从唇间溢出。恍惚中,像是置身于一望无际的深海,她这叶扁舟,随着巨浪翻滚,无处依靠。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噩梦宣告结束。压在身上的重力陡然消失,苏亚楠挣扎着站起身,娇嫩的肌肤上,到处是青紫色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衬衫已被糟蹋得不

  • 一遇慕少误终身7章(第7章 遗书是假的)

    原标题:一遇慕少误终身7章(第7章遗书是假的)小说名:一遇慕少误终身第7章遗书是假的“莫暖,你这个贱人!”莫暖诧异的话刚问出口,病房门外气势汹汹走进来一抹身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陆衍和莫暖下意识转眸看去。封雪儿满脸怒气地进来,还未走到床边,伸手就朝莫暖的脸打了一耳光。“啪——”莫暖被打得脑袋偏向一边,脸上顷刻间出现一个红红的掌印。封雪儿还要出手,被陆衍及时按住了她的手,怒斥道,“雪儿,你发什么疯?”“表哥,这个贱女人怀的是慕白的孩子,我现在才是慕白的未婚妻,她肚子里的野种必须做掉!”封雪儿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