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今日20180112】推荐《情深不及白首》在线阅读

2018/1/12 17:59: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情深不及白首

第1章 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

“你今天去医院了?”男人半靠在沙发上面,手里夹着一支烟,目光冷冷的看着叶清歌。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慕战北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叶清歌打颤,她缩在衣袖里的手有些抖,只是竭力的控制住自己:“是。”

“干什么?”男人吐出一个烟圈,深邃的眼神透过烟雾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就去找医生检查了一下。”叶清歌心跳得慌。

她怀孕了,却不敢告诉慕战北。

因为她知道,告诉慕战北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打掉。

和慕战北在一起三年,她一共流掉三个孩子。说明163woman.com

医生说她流产太多,子宫壁非常的薄,如果再做流产手术她这辈子都可能不会有孩子。

而叶清歌是多么的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做梦她都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和慕战北的孩子。

可是她也知道,慕战北是不会让她怀住他的孩子的。

他是那样厌恶她,怎么可能会让她生下他的孩子呢?

叶清歌每次来大姨妈时候总会疼得死去活来,慕战北大概是相信了,没有再问,只是安静的抽着烟。

叶清歌松了口气,挤出一个笑容:“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慕战北没有回答,继续保持着一个姿势抽烟,烟味呛鼻的难受,叶清歌退后一笔,带着商量的语气:“要不,我做你最喜欢吃的粉蒸肉?”

话音落下,男人突然嗤笑一声,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很缓慢的吐出一句话:“明天去医院做了她吧!”

叶清歌愣了一下,僵硬的看着他的脸,嘴唇抖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慕战北缓缓的站起来:“紫凝身体不好,我不想让她因为这个病情恶化!”

他这是算是在解释么?

一股愤怒从叶清歌的胸腔里冒出来,她第一次直着脖子瞪着慕战北:“你这样一心为她着想,我算什么?”

吼出这句话叶清歌就有些后悔,她问慕战北这样的话不是在自讨苦吃么。

果然下一秒他冷冷清清的怼回来:“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啊?”

叶清歌眼睛有些湿润,是啊,她对于慕战北来说一直就什么都不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呢?

她把眼中的雾气逼回去,“慕战北,就算我什么都不是,但是你不能否认她,她是你的孩子。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男人脸上不带丝毫表情,“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才配为我生孩子。”

所以他是直接说她不配为他生孩子么?

叶清歌不想哭的,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沙哑着嗓子:“慕战北,我求你留下她吧,求你了好不好?”

“不好!”

“医生说了,我不能再流产了,如果再流产,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男人的声音依旧是冷冷清清的,仿佛在谈论一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就这样,明天早上去医院吧!”

第2章 出车祸

慕战北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叶清歌怔怔的站在客厅,心里空落落的。

她爱慕战北,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爱得完全没有自我,可是慕战北不爱她。

慕战北爱的是她姐姐叶紫凝,叶紫凝是她伯父的女儿,温柔美丽又多才,和慕战北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而她叶清歌有什么?既不温柔也不多才,还不要脸。

她明明知道慕战北不喜欢她,还上赶着倒贴,虽然成功爬上了慕战北的床,可是慕战北却一直不把她当回事。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想睡就来找她睡上一晚,不想睡就十天半个月不露面,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可是就算是慕战北对她这样冷淡绝情,叶清歌还是甘之如饴。

这三年来慕战北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怀孕了,他让她打掉,她一个字也不敢反抗。

可是今天,当在知道自己可能打掉这个孩子以后再也没有当妈妈的机会后她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不要打掉这个孩子!她要留下这个孩子!

但是叶清歌也知道慕战北的脾气,他说了让她做掉,她就必须执行。

他对她那么狠,她是铁定逃不掉的。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叶清歌正是六神无主的思绪纷乱,听见外面传来汽车声音,离开没有多长时间的慕战北去而复返了。

他进来就一把揪住叶清歌的衣领,声音带着气急败坏:“叶清歌,你都对紫凝说了什么?”

“慕战北你发什么疯?你弄疼我了!”脖子被他勒得生疼,叶清歌用力的去扯慕战北的手。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慕战北没有理会她,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她质问:“叶清歌,你是不是把怀孕的事情告诉紫凝了?”

“没有,我没有告诉她。”叶清歌否认。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紫凝会一声不吭的离开医院?”

“我哪里知道?也许她是有别的事情呢?慕战北,叶紫凝她是一个成年人,不是三岁小孩?你这样一天到晚的盯着她累不累?”

“叶清歌,你这是人说的话吗?难道你不知道紫凝她现在生着病啊?”

看慕战北那副心急如焚的样子,叶清歌心里刺痛的难受,“所以她不见了你就来问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她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你没有关系,叶清歌,紫凝是因为你才这样的,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

当年因为她和慕战北的事情,叶紫凝气得重病了一场。

慕战北是铁了心认为叶紫凝的失踪和叶清歌有关系,“我告诉你叶清歌,你别想用你肚子里的孩子耍幺蛾子,立刻马上去做了她!”

叶清歌心里冷到极致,他为了叶紫凝失踪这样心急如焚,却独独对她冷漠如斯。

心里难受到极致,强烈的愤怒让她反驳回去:“慕战北,你到底是不是人?她也是你的孩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绝情?”

叶清歌一直唯唯诺诺,这样愤怒的反驳越发惹得慕战北生气,他冷笑,“叶清歌,我知道她是我的孩子,可是我不会让我的孩子生下来有这样一个恶心的母亲。”

恶心?他竟然说她恶心?叶清歌看着慕战北愤怒的眼神,突然不想说话了,真是可悲,她不就是爱上了慕战北,不就是无意间爬了慕战北的床吗?

怎么就变成十恶不赦了?她是女人,闹出那样的丑闻对她来说已经名誉扫地,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同情她?

为什么在所有人眼中她就是罪魁祸首?

心里的悲哀从心底里蔓延出来,叶清歌看着这个自己爱了五年的男人,“慕战北,原来在你心里我这样不堪吗?”

看着她悲痛欲绝的样子,慕战北心莫名的一颤,就在这个时候他手机响了,接通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慕总,紫凝小姐出车祸了!”

第3章 抽血

慕战北吓一跳:“人呢?紫凝现在人怎么样?”

“人已经送医院去了,情况不是太好……”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他恶狠狠的看着叶清歌:“你最好祈祷紫凝没有事情,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急促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叶清歌无力的瘫倒在地毯上面。

慕战北的绝情她不是第一次领教,可是没有一次有这样心寒。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他是绝不会放过她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过她。

想着这个孩子有可能会和从前的孩子是一样的命运,叶清歌就不寒而栗。

她是那么喜欢孩子,她是那么想做一个母亲,这次她不能听慕战北的,她得想办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先逃到国外去,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叶清歌想到做到,马上去收拾行李,行李刚收了一半,慕战北的特助带着保镖来了。

特助永远是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叶小姐,慕总让我送您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刘特助,你放我走吧!我求你了!”叶清歌没有想到慕战北竟然会这么快,完全不给她溜走的机会。

“叶小姐,请您不要为难我!”特助对她的哀求视若无睹。

“我要给战北打电话。”见叶清歌伸手去拿手机,特助不紧不慢的跟着加了一句:“慕总现在在紫凝小姐那边,紫凝小姐情况不是太好。”

一句话绝了叶清歌的心思,她很清楚的知道规矩,只要慕战北在叶紫凝旁边是绝不会接她电话的。

叶清歌绝望的被保镖押着上了车,押着去了妇产科,刚刚走到手术室门口,特助的电话响了,他接通说了几句话,目光看向叶清歌:“慕总说手术先不做了。”

“真的?”叶清歌一脸的惊喜。

“紫凝小姐大出血要输血,叶总让你现在过去……”

只要不弄掉她的孩子,让她输再点血完全不是问题,这一刻叶清歌竟然没有丝毫的抗拒,心里反而无比的欣喜。

只是她似乎想得美了些,这输血并不是普通的输血,取200cc或者400cc就好。

叶清歌被绑在床上,接连被医生取走了1000cc的血。

正常人献血最多600cc,而叶清歌还怀着孕,被取走1000cc的血可想而知,当场就休克了过去。

叶清歌昏迷了四天,第五天的晚上,她才有了一些意识。

头晕沉沉的,浑身没有力气,只是依稀听见有人在说话,带着一丝焦躁:“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醒来?”

这是慕战北的声音,叶清歌拼命的睁开眼睛,看见慕战北背对着她站在病房内,在他面前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慕总,叶小姐输了太多的血,需要恢复。”医生回答。

“不就是输点血吗?至于这样?”

“不只是输血的问题,叶小姐她还怀着孕,正常人输这么多血都会休克,何况是孕妇。”医生的声音带着同情,“她身体这样,这个孩子恐怕……”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男人冷清的声音,“紫凝身体那样,等不起,等她醒来,就让她去做掉孩子吧!”

第4章 我们不欠你什么

这话叶清歌从头凉到脚,还以为输血就能逃过一劫,可是没有想到慕战北是铁了心要弄掉孩子。

她抽抽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叶小姐醒过来了!”医生看见她睁开眼睛马上提醒慕战北。

慕战北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到床边定住身形。

“感觉怎么样?”他的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还是那样冷漠,叶清歌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脸。

她认识的慕战北一直都是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可是现在站在床边的慕战北却看起来很憔悴。

眼眶深陷,下巴上满是青色,看起来像是几天没有睡的样子。

看见这样的慕战北,叶清歌竟然没有骨气的心疼起来。

明知道他对自己绝情,明知道他的憔悴是因为叶紫凝,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慕战北见她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声音凶巴巴的,“我问你话来,你哑巴了吗?”

“我没有事情,多谢慕总关心。”叶清歌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伤痛和绝望。

她这声慕总叫得慕战北烦躁不已,“叶清歌,别他妈装一副别人欠你的样子,我们不欠你什么!”

我们指的是他和叶紫凝吧,叶清歌感觉心头凉凉的,原来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人,原来从头到尾她都是被排斥在外的。

门突然被推开了,慕战北特助进来了:“慕总,紫凝小姐找你呢。”

听说叶紫凝找他,慕战北没有停留就大步离开了。

叶清歌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大颗大颗的滚出眼眶。

晚上的时候叶紫凝被佣人扶着来了叶清歌的病房,关上病房门,佣人退了出去。

叶紫凝一改刚刚的娇弱,大步走到叶清歌病床边:“啧啧啧,你看你这小脸,怎么白成这副样子?被抽了那么多的血竟然还能醒过来,我说叶清歌你还真是命大啊!”

叶清歌震惊的看着叶紫凝,她不是车祸大出血昏迷么,怎么会这么生龙活虎的?

“很吃惊吧?我啊,压根就没有什么大出血,只不过是出了一个小车祸而已,你看就把战北担忧成那样,都差点把你抽干了。”

“你怎么这么歹毒?”叶清歌气得发抖。

“歹毒吗?这才是一个开始呢,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我会怎么还回来的。”叶紫凝阴冷冷的笑。

叶清歌心里凉飕飕的,她这个堂姐怎么突然间变得这样可怕了。

“叶清歌,听说你怀孕了?”

“没有!我没有怀孕?”叶清歌否认。

“你就不要装了,我都知道了,你怀孕三周了!”叶紫凝目光落在叶清歌的身上。

“这三年来你一共打了三个孩子,这是你怀上的第四个,我知道战北怕我不高兴,要逼着你做掉孩子,我还知道你的子宫很薄,要是做掉这个孩子,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叶清歌震惊的看着叶紫凝,她知道,她竟然都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叶清歌,你肚子里的这个孽种很快就要被做掉,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做母亲的资格,多可怜啊?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叶清歌是太想要这个孩子了,以至于忽略了叶紫凝眼中的阴冷。

“你跪下求我,我就会饶过你和你的孩子。”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只要能够留住孩子,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叶清歌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紫凝姐,从前是我不好,我给你下跪,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第5章 流产

看着她缓缓跪下去,叶紫凝脸上闪过一丝怨毒,突然抬起脚恶狠狠的一脚对着叶清歌的肚子踹过去。

叶清歌猝不及防,被她重重一脚踹在肚子上面,她身体本来就虚弱,控制不住的像后倒了下去。

见叶清歌倒在地上,叶紫凝并没有准备放过她,又冲过来对着躺在地上的叶清歌的肚子恶狠狠的又是几脚。

这样穷凶极恶的叶紫凝让叶清歌大骇,只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叶紫凝。

叶紫凝是存了心要踹掉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下脚极狠,不过也低估了叶清歌为了保护孩子的决心,。

脚被叶清歌抓住一推,叶紫凝控制不住身形像后摔倒,一声惨叫,门被推开了,慕战北出现在门口。

看着躺在地上的叶紫凝和叶清歌,他吓一跳,只是瞬间就直奔叶紫凝而去,“紫凝,紫凝你怎么了?”

“疼……好疼……”叶紫凝说完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慕战北抱起叶紫凝,用杀人的目光恶狠狠的看向叶清歌:“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叶清歌,你怎么可以这样歹毒?你等着,要是紫凝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叶清歌躺在冰冷的地上,肚子钻心的疼痛着,感觉下身有温热的液体在流出,她绝望的看着慕战北抱着叶紫凝离开。

心疼得无与伦比,身下暗流涌动,叶清歌眼角一滴滴的滚出泪水,那是她的孩子没有了,她知道。

意识逐渐朦胧,很快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手术室,明亮的灯光刺激得她的眼睛生疼生疼的,耳旁听到器械相碰发出的清脆声音。

脑子逐渐清晰,病房内的一幕慢慢浮现。

在那样危急的关头,她深爱了这么多年当是生命一样爱着的男人,不顾她的绝望和疼痛,他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只是担忧别的女人,不管她和她的孩子……

孩子!她的孩子!叶清歌困难的抬手摸了摸肚子,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别动!”

“我的孩子!”

“叶小姐,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们在给你清宫,你忍着点,很快就好。”

“啊!”叶清歌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尖叫,她没有孩子了,她再也不能当母亲了!

叶清歌在医院躺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没有人来看过她,她的父母亲在她爬上慕战北的床那天就和她断绝了关系。

她为了爱情义无反顾,最后失去的是所有亲人。

父母,孩子,还有那个当初她不顾一切爱上的男人!

慕战北没有来看过她,但是叶紫凝却来过,她站在叶清歌的病房内,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清歌,“叶清歌,这是你的报应,你当年拆散我和战北,现在我弄死你的孩子,是老天对你的报应。”

看着这样恶毒的叶紫凝,看着害死自己孩子的罪归祸首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炫耀,叶清歌忍不住笑起来:“叶紫凝,你说得对,这是我的报应,可是你呢?你想想你自己,你要是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

情深不及白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深不及白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地坛庙会:庆祝第4715个农历新年

    天子拜地神远古为农耕乾隆兼祭祖百官呼礼成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莫过于农历春节,欢度春节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冒着严寒逛庙会。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和考古学家倾向认为,中国的农历年起始于公元前2697年(黄帝元年)。据此推算,2018年应当是第4715个农历年和第393个狗年。至于欢度春节的习俗,普遍接受的说法是,始于4000多年前的尧舜时期。据说,公元前2000多年的某一天,舜即天子位,带领部属祭拜天地。从此,人们就把这一天当作岁首,后来称之为元日,再后来称之为春节。

  • 年下串亲戚,吃饭和压岁钱才是重头戏丨豫记

    串亲戚,在中国,无论东西南北,应是春节期间最大的民俗了。有的地方叫“走亲戚”或“瞧亲戚”。但我觉得还是叫“串”的好,一是乡土味很浓,二是“串”更形象,正如一个人一家家地走过瞧过,三是比“走”、“瞧”显得更有亲情味,由于“串”在古时就有“亲近”的意思,如“亲串”、“戚串”等。赵呆子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二舅家的菜和三舅的压岁钱是我串亲戚最主要的目的串亲戚算是小孩子们的最爱。小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缺吃少穿的,串亲戚正好可以大快朵颐,另外,见了长辈的,还能得到压岁钱。但小孩子串亲戚也有自己的偏爱,比

  • 怀念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多少?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不仅有快乐的假期还有吃不完的零食和美美的新衣服最重要的是:有大大的红包(虽然从来都是上缴给爸妈的)那时候,迫切地想着过年总会每天数着日子每每烦着母亲母亲总是笑着说“快了,快了还几天就到了~”那时候,放寒假了孩子们不用上补习班也没有写不完的作业没有WiFi、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在一块疯玩放烟花、打炮竹淘气的男孩子爱打陀螺活泼的女孩子喜欢跳房子,踢毽子那些童年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喝过腊八粥吃完地灶糖过年,就要开始了年味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们开始放炮竹了女孩子们吓得捂着耳朵心慌

  • 润物甘霖,今日雨水

    今日,我们迎来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个节气——雨水。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公历2月18-20日),太阳到达黄经330°。雨水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都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这天通常出嫁的女儿要回家探望父母,要给母亲送一段红绸和炖一罐肉。雨水·三候獭祭鱼雨水之日“獭祭鱼”,獭,水獭,又名水狗,鱼感水暖上游,水獭捕食,往往吃两口就扔于岸上,古人认为是陈列祭水。候雁北雨水后五日,“候雁北”,雁为知时之鸟,热归塞北,寒去江南,它感知到春信,即刻北飞。草木萌动再五日,“草木萌动”,雨媚风娇中,莺飞草长了。

  • 【年味】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小编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

  • 中国|阿尔贝蒂

    ∞《中国在微笑》,2009河北教育出版社|伊比利亚文丛中国用各种各样的颜色在薄薄的纸张或者闪光的丝绸上,我只见过你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描绘你朦胧的形象。我所了解的你只是在书法家的颤抖中:一个植物标本,一个花的长廊。你对我总是美丽的。你的诗人们,无论是僧侣、朝臣或武士,每日清晨,用阳光将你浇灌,你隐蔽的城市,沐浴着雪白的碧桃,将那瓷器的娇嫩展现在我眼前。我原以为你是围墙圈起来的天堂,爱的笼子,在歌的湖面上荡漾,在碧绿与蔚蓝的屋顶悬挂着巨龙金色的纱帐。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平静的粮仓,洁白精细的蔬菜在园内

  • 【二十四节气】关于雨水

    关注我们雨水,是二十四节气之中的第2个节气,位于每年正月十五前后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中国节气雨水节气意味着进入气象意义的春天。雨水节气的涵义是降雨开始,雨量渐增,在二十四节气的起源地黄河流域,雨水之前天气寒冷,但见雪花纷飞,难闻雨声淅沥;雨水之后气温一般可升至0℃以上,雪渐少而雨渐多。可是在气候温暖的南方地区,即使隆冬时节,降雨也不罕见。雨水后,春风送暖,致病的细菌、病毒易随风传播,故春季传染病常易暴发流行感冒。每个人应该保护好自己,注意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雨水节气中,地湿之

  • 让步,是尊重,更是涵养

    新年快乐父亲要儿子上街买酒菜招待客人,却久久不见儿子回来。父亲便上街找人,看到儿子正跟人僵持。儿子对父亲说:“这个人不肯让路,我就跟他对着,看谁让谁!”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先拿酒菜回去,让我跟他对着,看谁让谁!”一步不让就是胜吗?儿子不让,客人等不到饭吃,是一输;父亲不让,客人没有主人招呼,是二输;父子皆不让,失去教导儿子谦让的良机,是三输。一步不让,全盘皆输。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让步,大多是心胸狭隘的人,也是不可与之深交的人。试问,一个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怎么值得你对他掏心掏肺?有些人,年龄不小

  • 正月初四接灶神

    免责声明:凡经注明文章来源的作品,系本公众号通过网络渠道转载,为网络信息非商业目的分享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者证明其信息的真实性,转载作品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著作权人如不愿意在本公众号发表内容,请通过咨询电话或咨询及时通知我方,收到即予删除。凡著作权人认为注明来源有误或转载未注明来源,请及时通知我方,予以核对纠正!

  • 【早安·童诗 】Vol.51|会飞的花朵

    阅读巴学园会飞的花朵作者:金波朗读:葛丽梅配乐:儿时的夏日蝴蝶,蝴蝶,你飞过田野,飞过山冈,在我们春天的土地上,到处有鲜花开放。红的花,黄的花,紫的花,汇成了鲜花的海洋,蝴蝶从这里飞过,张开了五颜六色的翅膀。蝴蝶,蝴蝶,你像会飞的花朵,你飞呀飞,飞向远方,远方也是鲜花的海洋……▎作者简介金波,出生于1935年,原名王金波。河北冀州市人。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出版了童话集、散文集、诗歌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