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嫁给你,半生无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6:13:15 来源:网络 []

书名:嫁给你,半生无欢

第9章 我不会再去求他

会吗?不会。完整版【嫁给你,半生无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他很早就说过,该后悔的人是她。

因为没有结果的婚姻,就是一座坟墓。

隔天。

霍晟北来到霍氏大楼的办公室,秘书把沈染染这段时间在沈氏做出的成绩拿出来,“BOSS,这是您要的资料。”

霍晟北扫了一眼,将一份资料抽出来,手指点在其上,冷道:“从这里开始,拦住沈氏的资金,所有她参与的项目,都截下。”

“明白。”

秘书点头,很快落实行动。推荐163woman.com

但凡是跟沈氏的合作的企业,霍氏都要求他们尽快解约,并且扶持新的供应商,抢走沈氏的生意。

墙倒众人推,短短十几天,沈染染被霍晟北弄得几乎无路可走。

她连着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但她一通电话也没打给霍晟北,更别说像个泼妇,去霍氏大楼闹一场。

她的头脑很清醒,霍晟北要堵她活路,那她就只有不断辟路。

国内贸易不行,就做外贸,断她产业下游,她就去别的地方找,晋城是霍家的天下,但出了晋城,也不是没人敢跟她做生意的。

只是中间的经过辛苦了点,受到的歧视和趟的水多了点。

顾昱一直陪在她身边,看她一天天瘦下去,心里不是滋味。163女性网

“染染,你去跟霍晟北和解吧,这么下去,你扛不住的。”

沈染染正在办公室里间换衣服,听到顾昱的话,若无其事的说:“我不会再去求他什么,霍晟北既然想整我,那我就奉陪到底。”

她沈染染不是什么软包子,谁都可以掐一下。

说完,整理好一字肩的礼服,踩着高跟鞋出来,“走吧,晚宴快开始了。”

十几年前,晋城遭遇了一场地震。

老城区变成了废墟,新城区搬到稍远的平原地带。

此后,每一年年关将至的时候,在晋城,都会举办一个慈善晚宴。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而今年的晚宴在烟水湾的邮轮上,沈染染跟顾昱一起到的时候,整座邮轮灯火通明,金碧辉煌。

侍者领着他们走到下方的位置,但沈染染的目光却停在远处主席位的男人身上。

是霍晟北,他跟沈倾倾坐在一起,姿态一贯的高冷与优雅,将一圈的男人都给比了下去。

沈染染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过去找他,“霍晟北,我记得我们好像还没有离婚?”

她居高临下,一副霍太太的架势。

沈倾倾握住霍晟北的手,转头看了男人一眼,然后笑道:“沈染染,你能不能别来这里搞笑?到底谁跟晟北是一对的,你还看不出来?”

沈染染眯起双眼,小脸看上去温柔的没有任何杀伤力,可话却是狠狠的,“沈倾倾,我在跟霍晟北说话,你一个傍大款的小三,插什么嘴?看清楚,你身边的男人,是别人的老公!”

霍晟北皱起了眉峰,高贵的脸庞变得有些莫测。

他没想到沈染染娇小的躯体会这么坚强。

她一声不吭的把沈氏撑到现在,还能找他的茬,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而沈倾倾闻言,目光尖锐起来,低声骂道:“真正的小三是你!沈染染,一个人坏事做多了,是会遭报应的!”

沈倾倾对沈染染有恨,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不敢表现出来。

第10章 这是你应得的

“确实,那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说着,沈染染冷漠的目光看向男人,“霍晟北,如果你想这样把我打垮,那你太低估我了!我要是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离婚,你做梦吧!”

沈染染已经声名狼藉,她不怕四周非议的目光,也不怕别人的嘲笑。

她的心里有一团怒火,必须要发泄出来才好。

把话说完,她转身就走,但这时候,霍晟北端起酒杯,猛地把杯中的红酒泼在沈染染身上。

一瞬间,四周的人寂静无声。

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染染,脸上的表情有讽刺、有同情、有可怜。

沈倾倾的脸色更是精彩,得意且明媚。完整版【嫁给你,半生无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而沈染染整个人都僵住了,红酒顺着她的脊背,一点点将白色的礼服浸湿。

耳朵里面,响起嗡鸣声,她甚至不用回头看霍晟北,都能想象到他那冷酷的模样。

“为了沈倾倾……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的声音带着细颤。

回想起来,霍晟北对她所有的粗暴,都是因为沈倾倾。

她的眼眶里面,有眼泪在打转。

“这不是你应得的?”霍晟北冷淡的声音响起。

是……是她应得的……她活该!

可她不能让自己看上去像是落难的山鸡,她也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霍晟北面前,当个毫无尊严的女人。

所以,她用了很大的力气转身,忍着眼泪,胸口不断起伏,“霍晟北!”

“你能不能好好想一想,我除了结婚这件事做的过分,其他的,有什么妨碍到你吗?!你就连一个表现的机会都不给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连一点点同情或者可怜的感情,都不给我?”

霍晟北墨眸闪动了一下,很快又被冷意覆盖。

“霍晟北,你听见了吗?我爱你啊!”

沈染染最终还是丢掉了她的尊严,现场有那么多人嘲笑她,看不起她,可她就想告诉他,她爱他!

爱了很久很久,爱的很难很难放下!

沈染染指尖不断颤抖,声音带着一点倔强的哭腔,“我有时候会觉得我眼瞎,但却祈祷你不要瞎,因为我们两个要是都瞎了,就彻底完了!”

她的声音明明不响,听上去却是撕心裂肺!

霍晟北的手攥紧了下,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他的妻子。

她的眼睛里面有眼泪在闪动,像是藏着哀伤的星光,细细碎碎都盛满了她的疼痛。

可她咬着唇,就是不哭出来。

纤瘦娇小的身体在颤,让人觉得她应该是被人放在怀里宠爱,而不是这样被人指指点点。

她好像用了很大的勇气,这样站在自己面前,但随着他的漠然,她的勇气,一点一点褪去,最后只剩下苍白。

沈染染自嘲的笑了,她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个唱独角戏的小丑。

所以,戏唱完了,也该走了。

霍晟北,如果可以,我也想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沈染染躲在休息室里,哭了良久,直到顾昱给她送过来新的礼服,温声劝道:“别哭了,你不是还要找王总谈生意?”

沈染染拿纸巾擦眼泪,笑得比哭还难看。

是啊,她还有生意要谈,怎么能这样垮下?

第11章 长得像他死去的前妻

王总是一位晋城移民的美籍华人,也是她的大客户。

沈染染坐在他身边,陪他喝了不少酒。

“霍太太的性子很有趣,敢爱敢恨,我看着挺喜欢的,只是霍总好像很讨厌。”王灏安俊朗浅淡的笑。

其间,他的手碰了一下沈染染薄凉的手背。

沈染染顿了顿,“让王总见笑了,我之前是有点情绪失控……王总,我今天给你看的设计……”

台上的晚会继续着,歌与舞交织。

酒席里,沈染染已经半醉,但客户迟迟不说重点,就证明她有些地方做的还不够。

“今天我们不谈生意,只谈交情。”

王灏安打断沈染染的话,目光带着点痴迷。

沈染染长得有些像他死去的前妻,所以,只要沈染染离婚,他可以带她去美国生活。

而沈染染,也看出王灏安对自己的心思,但他的举动彬彬有礼,她也不好抚了他的面子。

但是,当王灏安以她的名义,向晋城捐款500万的时候,整个大厅都哗然了!

沈染染愣怔的听着主持人说的数目,半醉半醒的她,目光迷蒙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王灏安已经三十多岁,比沈染染整整大了十二岁,可看上去,依旧年轻俊朗,恰好就像女人的毒药。

“王总,你为什么……”

沈染染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王灏安笑了,眉宇尽是岁月沉淀下的儒雅,“因为看你很辛酸,你母亲没有告诉你,好女孩是应该被人宠的吗?”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沈染染说过话,也从来没有人宠过她。

她这一刻竟觉得手足无措,低下头,说:“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王灏安心疼了一下,眼神里面是浅淡的宠溺,语重心长的说:“嗯,那你就更要明白,女孩子在嫁人的时候,要看清楚你的另一半。因为你没有妈妈,很多时候,你受了委屈,没有人可以说,也没有人可以帮你。”

旁边,听到这番话的人,一脸震惊。

而霍晟北在看到王灏安为了沈染染捐款后,俊逸的脸已经阴沉下来了。

他转头看向沈染染。

此时,他的妻子,像一个小媳妇,坐在别的男人身边。

她的脸上,没有争锋相对,没有苦涩委屈,只有一种呆呆的天真。

对,就是早些年,看着自己时的神情,懵懂天真,不谙世事!

他扯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袖口,神情是他自己都未曾想到的暗怒,一个有尊严的男人,绝对忍受不了别的男人这么讨好自己老婆,尽管他不爱她!

霍晟北这么跟自己说,眼中阴鸷越来越深!

片刻,沈染染在大厅坐不下去了,她意识混乱,跌跌撞撞跑到洗手间。

霍晟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抵在洗手台上,低声冷道:“沈染染,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很可笑?嘴上说着爱我,肢体却跟另一个男人接触,你的爱那么廉价,怎么能配的上我妻子的位置?”

这话就像一把刀,割在沈染染的心脏上。

她顿时就哭了,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不断落在礼服上,她伸手,狠狠捶打在霍晟北的胸口,哀恸道:“霍晟北,一个陌生人都知道心疼我,关心我!而你,你是我的丈夫,你除了伤害我,骂我,还做过什么?!”

第12章 就不能让着我点吗

“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我有那么贱吗?我把我的下半生给你,你却恨不得一脚踢开!霍晟北,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还是你太太,你就不能让着我点?!”

沈染染的情绪爆发了,可她却只是无力的看他,“就不能让着我点吗……”

她是真的很无力啊,她都快撑不下去了……

沈染染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身体像是失了气力,绵软的站在霍晟北眼前。

霍晟北的神情,震惊又晦暗,看着沈染染,回答不上来一句话。

他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过分,因为他还没有用最狠的手段对付她。

他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让她从他的世界里滚得远远,他不想被她烦到,他讨厌她。

可为什么,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他的心脏会颤动,就好像他是一个刽子手,杀了曾经最爱自己的女人。

明明她死也不会认错低头,明明她自私自利,喜欢耍心机,为什么,她还能哭得这么憔悴,这么弱小?

霍晟北握着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松了一些,良久,他声音复杂,“别哭了,我们事后谈谈吧。”

沈染染不吭声,觉得胃很难受。

霍晟北没听到她说话,蹙了一下眉峰,“沈染染,有些话是我说的过分,但你现在名义上还是我的妻子,最好……”

“呕——”

沈染染扶着洗手台吐了。

胃部在痉挛,她整个人吐得瑟瑟发抖,双眼通红。

霍晟北的西装外套被她吐脏了,她一手推开他,跌坐在地上,“你走开啊……”

“沈染染,你到底喝了多少酒?不能喝就不要逞能。”霍晟北一脸恼怒,看了一眼自己的西装,伸手就把女人打横抱起。

这一抱,他才知道她有多轻,心里的怒火,不知为何又猛烈了不少。

沈染染拿手推他,浑身用不上力的模样,就跟撒娇一样。

“我喝酒不关你的事,开放我……”嗓音带点嘶哑,绵软,撩动男人的心弦。

霍晟北不为所动,冷笑,“你喝酒是不关我什么事,但你在我面前一副快死的样子,不找我帮你,还想坐在洗手间一晚上?”

沈染染看着他,酒意朦胧,“你不是嫌我脏吗?”

霍晟北愣了一下,坐电梯到顶层的房间,一脚踹开房门,把沈染染扔在床上。

“你也知道自己脏?”

他一身傲气,不耐烦的说着,准备给邮轮的经理打电话,让他喊个医生过来。

但沈染染闻言,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搂住霍晟北的脖子,把他拉到床上。

霍晟北跌在沈染染的身上,他的肩膀就撞在沈染染的胸口,让她痛得皱眉。

“沈染染,你别发酒疯!”霍晟北一双墨色的眸,转过来瞪着沈染染。

沈染染却是不管不顾,强吻上霍晟北的唇,她闯入陌生的领地,愣了片刻,小心翼翼的舔了一下他的舌尖,青涩不知所措。

霍晟北一刹那就有了感觉,陌生而狂躁,让他没有第一时间起来。

于是,沈染染抱紧他的脖子,温温吞吞,跌跌撞撞在他口中探索……

第13章 晟北,快来救救我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又像是短短的几秒。

霍晟北猛地推开沈染染,浑然不觉自己坐在她身上的姿态,是如何充满进攻性的,他手指掐住沈染染的下颚,粗喘着,眉梢是复杂的情动。

“现在你也脏了,所以你没资格嫌弃我。”

沈染染双眼直直的看着他,哭过的小脸带着醉酒后的绯红,别有风情。

礼服领口大开,露出细腻娇嫩的肌肤,只一眼,就想让人栖身蹂躏。

霍晟北觉得沈染染给他下了迷魂药,让他整个人都烧起来。

“沈染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霍晟北怒道。

“我知道,我亲了你。”沈染染微微眯着眼,突然就笑了,嗓音妩媚,“霍晟北,今天晚上我不光要亲你,还要上你!你跟沈倾倾没做过吧?听说你是想婚后再跟她准备生孩子的,现在你和她没机会,不如跟我试试?”

她说的落落大方,显然还不清楚第一次做情事的人,会有多痛。

她现在想的,念的全部都是她不能吃亏,不管这场婚姻有什么结果,她都要给霍晟北留下最深的印象,祭奠她随时都会死去的爱情!

可霍晟北根本就不要她,即便情动,即便心里憋着一股燥热的火,他还是甩开沈染染,下床!

他扯了扯领带,说:“沈染染,你喝醉了,等你清醒后,再来跟我谈正事。”

沈染染从床上爬起来,一字一句清楚的说:“我现在很清醒,我就是要你!”

霍晟北讽刺的看了她一眼,正想开口,就听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起电话,那边传来沈倾倾的求救,“晟北、晟北,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啊——”

短暂而急促的尖叫声后,沈倾倾的手机好像被谁给砸了。

霍晟北脸色一黑,立刻从沈染染的房间出去。

邮轮大厅外的一间休息室。

霍晟北踹开门,看到往日高贵明艳的沈倾倾,像是这世界上无助的女人,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他瞳孔紧缩,几个拳头就将沈倾倾身边的两个男人打翻,目光阴沉如暴风雨前的云,“你们在做什么,想找死吗?!”

“晟北……”

沈倾倾看到来人,神情一愣,抱着自己快被撕成破烂的礼服,躲在霍晟北怀里,撕心裂肺的大哭。

她刚刚差点被人施暴了!挣扎着手臂都流出了血。

霍晟北抱紧她,深吸一口气,不能想象自己如果晚来一步会怎样,“倾倾,有我在,别害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沈染染,是沈染染让我到这里来的!”沈倾倾回过神,目光恶毒起来,痛苦的说道:“晟北,一定是她嫉妒我,她要害我!我不想再忍她,不想再让她了!”

霍晟北听到这番话,脑袋有片刻空白,然后就有一股滔天的怒在胸口翻涌,带着隐隐的阵痛!

他将自己的西装裹在沈倾倾身上,抱起她,沉声道:“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伤害你的人,我也会处理,你等我的结果!”

说完,霍晟北把沈倾倾送到房间,他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派人去调查这件事,而真相……

第14章 好好享受吧

过不多久。

另一边。

沈染染揉着醉酒的脑袋,从房间里慢吞吞出来。

不知为什么,她眼前又出现了霍晟北模糊的脸,比以往更可怖,更阴沉。

她自嘲了一下,准备从霍晟北身边走过,但下一秒,男人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拖进房间里的浴室。

霍晟北拿起花洒,把大量冷水冲在沈染染脸上,沈染染一个冷颤,骂道:“霍晟北,你想做什么?你不是不要我吗?滚啊!”

“砰——”

霍晟北扔掉花洒,冰冷到阴鸷的脸,凑到沈染染眼前,冷道:“沈染染,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大开眼界?这种程度就让你吃惊了?”沈染染以为他在说她强吻他的事,倔强道:“霍晟北,你的心里承受能力未免也太差了!”

“啪——”

可话音落,一个发泄的巴掌打在自己脸上,让她懵了。

“拖着我上床,找人强女干倾倾,你还以此为荣了?”霍晟北的俊脸不光冷,还带着一种蚀骨的复杂的怒。

沈染染这一刻,在他眼里面目全非。

他觉得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女人,就是个小毒妇,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加害身边任何一个人!

而他,竟会在这段时间里,对她产生一丝欣赏!

沈染染没有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问他,“你说什么?”

霍晟北冷笑:“我说你不要再装了,很恶心!整件事情,我都调查清楚了!沈染染,倾倾这个帐,我现在就跟你算!”

沈染染害怕霍晟北现在冷酷的样子,但她依旧咬着牙关,反驳道:“霍晟北,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人要强女干沈倾倾,就算我再讨厌她,也不会用这个恶劣的方法!”

“你都知道这个方法恶劣,还下得了手,沈染染,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好?!”

霍晟北阴狠的扯下领带,把沈染染的双手绑起来。

他就像是一个魔鬼,捏住沈染染的下巴,在她耳边狠狠说道:“不如我也找人强女干你,怎么样?”

不如……我也找人强女干你……

沈染染听了,整个人都僵住了,脑海里涌上来的第一个情绪是害怕,紧接着,愤怒与羞耻铺天盖地而来。

她睁大眼睛,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霍晟北,你疯了吗……”

霍晟北却冷哼,绝情至极的甩开她,“好好享受吧!沈染染,这是你的报应!”

说完,他将浴室跟房间的灯都关上,出去找人进来。

报应……

沈染染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心都快痛死掉了,她的丈夫竟然喊别的男人来强女干她?!

报应……

四周一片黑暗,她什么都看不见,她的害怕无人知晓,她的慌乱无济于事!

她疯狂的挣扎,却被被绑在浴缸边上,怎么都逃不掉,胸口一层层蔓延的绝望与无助,让她眼泪汹涌如潮!

她像是被剥了皮,鲜血淋漓的直叫:“霍晟北,你出来!滚出来!不要这样对我!我恨你!这一辈子,我都恨你!”

突然,房间里传来闷响,像是有两个人在搏斗,沈染染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对一切声音都产生了莫大的恐惧,之后,一个人影,走到她面前,撕开她的礼服。

她吓得整个人缩起来,剧烈的挣扎,“滚开!给我滚开……你要是敢动我,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好过……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啊——”

嫁给你,半生无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嫁给你 或 半生无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孔子智慧:立足现实不谈虚幻

    文/弓难张《论语》记载,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资料图图源网络)这段对话很有意思,是孔子和其大弟子子路间一段关于鬼神的谈话。子路问老师鬼神之事,孔子很干脆地说:“活人的事还没搞明白,哪有功夫去考虑侍奉死人(鬼)的事情。”子路不满意老师的回答,接着问:“那死亡是怎么回事?”孔子回答:“生的事情还没彻底明白,怎么能懂得死亡?”先考虑近的眼前的事情,而对于不可控的、遥不可及的事情则暂时搁置一边,不要让它去过多分散我们的精力

  • 《与艺术沾边 ·216》“烂伦”艳后

    静笃君按:薄如蝉翼的轻纱遮掩不住古罗马美人萨碧娜·薄佩娅身上千钧之重的性感妖娆。书接前文。为了让情妇薄佩娅当上皇后,尼禄不惜狠心弑母——谁让她是皇后屋大维娅的后盾。公元55年,尼禄毒杀了皇后的亲兄弟布里坦尼库斯。公元59年,尼禄又设计想要毒死母后小阿格里皮娜。您猜,尼禄这个爱投毒的毛病到底是跟谁学的呢?诶!您猜对了——跟TM学的。尼禄的母亲——小阿格里皮娜(IuliaAgrippina,15-59),上届宫斗冠军,手把手教会了爱子用毒药消灭一切挡路之人;却没成想,当她自己成为阻碍尼禄与情人薄佩娅

  • 【收藏马未都】 我之芬芳,你之狐臭

    以嗅觉论,一个深呼吸就可分别一朵玫瑰和一枝茉莉的香味。但若用言语去描述一种花的气味,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传统的审美实践中,如同悦口的甘被识为美一样,悦鼻的香同样被归为美。《说文》中对“香”的解释为:“香,芳也。从黍从甘。”《说文解字注》中的“美”有字义上的呼应:“美,甘也。甘者、五味之一。而五味之美皆曰甘。引伸之凡好皆謂之美。”古人将味觉和嗅觉的愉悦感受统称为“美”,而“香”作为一种美学意境,在文人的笔下以不同的方式氤氲开来。以吟咏自然界的花香为例,有清冷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

  • 观复猫主题店: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哟~

    观!复!猫!主!题!店!几个意思嘞?话说,喵以食为天。当帝都的观复猫馆长们嗅到魔都的喵间至味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地立刻凭借麻条条的穿心盒奔将了过去。叮咚~就是这款中西混搭、可以一次尝遍九大菜式的“九味合一”比萨啦!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为了尽情地大快朵颐,猫馆长们干脆直接在必胜客上海第一八佰店驻扎了下来。当当当,转角遇到猫就这样照进了现实。温馨甜腻萌哒哒,可人舒适宠么么!在享用的同时,猫馆长们没有忘记己身之重任:将传播传统文化进行到底。以下是重点,诸位猫奴、美食爱好者们注意啦:也就是说,吃披萨&

  • 处女翻译 ·258《中国艺术》(55)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

  • 马未都|买豆腐

    豆腐是中国人的发明。相传是汉朝淮南王刘安在八公山上炼丹时,偶然以卤水点豆浆发明了豆腐。但学者们普遍认为豆腐是唐宋之际发明的,普遍食用豆腐则是宋代的事,宋代文人文献多有记载。至于欧洲吃上豆腐就更晚了,也就近三四百年的事。豆腐的发明很大程度上解决中国人的温饱,五谷杂粮稻黍稷麦菽,豆子排在最后是有道理的,豆子极难消化吸收,所以民间有俗语“吃豆攒屁”,豆子吃多了屁一定很臭。可豆腐就不一样,豆腐又好吃又好消化,在物质匮乏的时代算是上佳食品。上个世纪的中国,豆腐凭本凭票供应至少实行了几十年。各地习俗不同,豆

  • 国外分析了3万只狗的基因:攻击性真的会遗传

    狗拥有无与伦比的适应能力,这正是他们的强大之处。我们通过选择特定的行为特征进行人工选育,让他们发挥作用,比如狗的捕猎动力经过适当调整,可以做到只跟踪但不攻击,或只攻击但不杀害的程度。虽然有些特征的选择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但行为及性格特征一直是人们所看重的。不同品种之间的行为差异,以及品种内不同品系之间的性格差异都和基因的变化有关。但是,最积极上进的工作犬也有懒散的后代,最温柔的伴侣犬也可能生出暴躁的后代。这是因为大多数行为是复杂的,不仅是多基因的表达,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当我们想要衡量特征

  • 好厉害!超越北上广,福州人又可以自豪一次了!

    不知不觉间,“无人书屋”的身影早已遍布国内各大一线城市。看着北上广里接连不断的“无人书屋”,心中真是又羡慕又嫉妒!终于,福州也等到了它!不同于传统的书店和图书馆,“无人书屋”内24小时无人值守。读书爱好者们可在店内静下心尽情享受阅读时光,还可以自助付款,将心仪的书籍带回家中。是不是很方便呢?福州的“无人书店”与北上广的“无人书屋”有没有区别呢?跟随小编,我们先来看一组北上广的“无人书屋”!北京东城区无人书屋虽说小而美,但是这也未免太小啦!相信这间书屋专治“选择恐惧症”。上海闵行无人书屋一间可以令

  •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

    大妈晒出“4色玉镯”,炫耀说价值300万,行家却惊呼!一块翡翠,如果是内行人,更多的是看他的种,因为决定一块翡翠价值最基础的,就是这一点。不过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食色性也。没有太多的翡翠专业知识,对一块翡翠最初的印象,大多还是基于它的色彩。一块色彩鲜艳漂亮的翡翠,自然是讨人喜欢的。翡翠的颜色多样,有绿的、白的、紫的、黄的、红的、黑的。有些人喜欢单色的翡翠,欣赏它的纯度,但是更多的人会更喜欢色彩斑斓多样的多色翡翠,比如融合了绿紫两色的春带彩和绿、红、紫三彩的福禄寿。这不,最近网上一位大妈就晒出了

  • 手工DAY下的作品:个个造型独特,设计和实用性达到极端

    美国在刀具销量是最高的一个国家,因为我国是禁止销售管制刀具的原因所以大多数只有偷偷的销售,销量也是有很大的影响。有很多世界著名刀具品牌都出自美国,比如美国卡巴,美国冷钢,美国蜘蛛,美国蝴蝶....等等现在很多大马士革马赛克,羽毛纹...等等,都是在美国那边锻打酸洗处理运回国内进行销售,因为有很多老刀客都喜欢玩DAY,不惜花上几千快购买一块不到30厘米长的钢材,那真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