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情深不知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12 15:35:37 来源:网络 []

书名:情深不知处

第1章 谁的孩子

曲依依流产了。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她满心欢喜挺着三个月肚子的时候,被人一把推下了楼梯。

身下鲜血汩汩,触目惊心。

她是池家的少奶奶,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助她。

她清楚地明白,是池家内部的人,故意为之!

军官世家培养了这么多警卫,居然通通不在场,连一个孕妇都保护不好,何其可笑!

她绝望地倒在血泊中抽泣,下面失去知觉,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最珍贵的小生命,逐渐从体内流失……

她颤抖着,用沾满鲜血的右手拨通了急救电话。

但也没能挽回匆匆而去的小生命。

这天晚上,久未归家的池言得知妻子滑胎的消息,千里迢迢从国外赶了回来。

门被“嘭”地一声猛烈推开,曲依依登时心底发紧,见着来人是自己的丈夫,喉咙一哽。《情深不知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她疾呼一声,未说出口的话全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截住。

结婚五年的丈夫,竟在用陌生人的口音朝她厉喝。

“曲依依,你果然是小三的女儿!注定天性浪荡,恬不知耻!说,你肚子里的种到底是谁的?”

小三的女儿?

一语道出她的出身,来自地狱最恶毒的诅咒,像一张滚烫的烙印,在胸膛里熊熊燃烧。

池言竟然喝得满身酒气。

他狠戾地攥紧曲依依的下巴,将她抵在床头,两眼滚烫烧红,分不清是熊熊怒火还是欲火焚身,带着不容拒绝的侵犯意味袭来。

“阿言,我们的孩子才刚去世,你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你为什么会怀疑自己的妻子出轨?”

绝望的呐喊回荡在池家大院,撕心裂肺。

“你还敢提妻子两个字?曲依依,你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当我很好玩是不是?你以为打掉孩子,我就查不出父亲是谁了吗?你以为从此就能顺利地瞒天过海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是嫁给池家的媳妇,身上注定只能有我的烙印!只能被我禁锢!”

说完,便紧紧扣住她的双手,将两只手腕一转,用皮带严严实实地和床头绑在一起,再用膝盖钳制住她的下面。163女性网

曲依依面色苍白,吓得六神无主,她的丈夫现在喝得七荤八素,要做什么,显而易见。

恐惧让她无助地抽泣。

她才刚流产不过一周,池言就要对她做这种事,完全不顾及她的痛苦和感受。

到底他听信了谁的谣言?居然怀疑她和别的男人有染!

曲依依声泪俱下:“孩子、孩子就是你的!阿言,我求求你,相信我好不好,不要这么残忍,不要对我做这种事。我刚流过孩子,还没……啊!”

接下来的声音全部被淹没在狂风暴雨中。

“残忍?你也配说这个词?”

池言不由分说,像头饿狼一般疯狂地攫取着她的每一寸呼吸。

她还没来得及准备好,就被对方强势侵略。163女性网

曲依依半阖着眼眶,看着上方剧烈动作的男人,痛觉几乎埋没了一切感官。

以往都是温柔与幸福的体验,此刻却遭受着不堪的酷刑,徒留痛楚与煎熬。

她的脸上逐渐失去血色,大脑也变得混沌不清。

迷迷糊糊中,曲依依听到了丈夫的声声激情呐喊,心头猛地一揪。

“雨涵、雨涵!”

池言挥汗如雨,奋力驰骋,嘴里却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昂贵的花式地毯上歪倒着一排的限量版红酒瓶,全是他以前花高价买来送给她的礼物。

而现在,全变成了他思念其他女人的慰藉。版权163woman.com

那个女人,是曲氏从前的佣人。

曲依依嘴角略过一抹嘲笑,心底一丝苦涩开始泛滥,直到洪水决堤。

第2章 滚出池家

曲依依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长睡不醒,在她梦到即将被池言折磨到死的时候,耀眼的晨辉透进窗户,她一下子惊醒了,猛地坐起身,头痛欲裂。

隔夜的记忆如翻江倒海般涌入——池言狠厉的表情,冰冷的语气和嗜血的眼眸,还有如同暴风骤雨的掠夺,挥之不去……

她不由自主地摸向床的另一边,果然,一如既往的空荡。

池言一定又去找林雨涵了……

再转过身,顶尖的私人医生和护士,正精心精力地询问她的状况。

她竭力地扯开一抹嘴角,想对医生露个笑脸,一股刺痛袭来,原来池言竟将她的唇吻破了。

池言恨她,身体却依然残留着一个丈夫对妻子最原始的欲望,她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情深不知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身为池家大少,怎会允许妻子红杏出墙?也许他下一次回来,池太太就要易主了。

真是见鬼!到底是谁在池家散播谣言,污蔑她故意流产,又与别的男人私通?

毫无疑问,这个人的地位,在池家举足轻重。

曲依依发现,不知何时开始,佣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地传她故意流产。

“哎,听说了吗?少奶奶肚子里的那个,竟然不是大少爷的!”

“可不是吗?我也听说了,少奶奶故意流产,就是为了保护奸夫!真是最毒妇人心,不惜害死自己的孩子,也要坚守富家少奶奶的地位!我们这位少奶奶可真不是一般人!”

“说不定呀,她的奸夫还不止一位呢!我们少爷也太可怜了,早知当初,就该让林小姐嫁过来,让这个小三的女儿得了便宜还卖乖……”

“长得一脸狐媚样,难怪见到男人就贴!我们池少多少女人排长龙等,还不够满足她的呀?”

“我看,再这样发展下去,池家的警卫们都要被她勾魂了,没看到私人医生匆匆忙忙地离开她的房间吗?一定是这个女人又使什么狐媚功夫了!哼,真是水性杨花!”

一群肆无忌惮的佣人!

曲依依躲在厨房门口,安静地听完了所有的八卦,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一脚撞开大门。

满屋的佣人们纷纷噤声,凝神屏息。

“说,怎么不继续说了?刚才,不是挺大声的吗?”

曲依依步步紧逼,眼底狠厉地扫视一圈。

就算主人再怎么不堪,也轮不到一帮佣人说三道四,肆意诋毁!

“你,给我过来!”

她抓住其中刚才声音最狂妄自大的小佣人,扬手就要打下去一个巴掌,未曾想还没碰到对方,就被另一个佣人推倒在地。

“啊——!”

被冷不防一推,她一不留神没站稳,倏地撞倒了身后一排餐车,锅碗瓢盆噼里啪啦地散了一地,数只尖利的餐具和破碎的瓷片刺在身上,将娇嫩肌肤划出若干个淤青和伤口。

一阵骚乱后,厨房内瞬间寂静,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敢动,那小女佣更是吓得手不住地发抖,生怕下一秒少奶奶就要割破她的喉管。

“你竟敢对我出手,不想活了吗?滚出池家!再也不要出现我的面前!”

“该滚出去的人是你!”

第3章 恨不得死

满屋的人皆是一惊。

“夫人!”

不知何时,门外走进一位精致妆容的妇人,霎时佣人们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齐齐埋首,鞠躬问好。

而曲依依则像个落魄的乞丐,楚楚可怜、脏污不堪地瘫在地上。

池夫人十几厘米的细高跟猛踹了曲依依几脚,满脸讽刺和高傲。曲依依吃痛地闷哼了几声,有鲜血从细碎的伤口汩汩流出。

“曲依依,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也敢对我的人出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现在有没有分量,阿言好心让你躺着养病,你就该安分守己,不要不知廉耻,还把自己当池家少奶奶供着!”

池家最大的掌权者!

曲依依可以确定,当初将她推下楼梯的,便是这位自恃高贵的池夫人。

池言是H市所有豪门小姐肖想的梦中情人,即使曲依依嫁到池家,也不乏爱慕者摩肩接踵而至。更令她难以置信的是,曲依依逐渐发现池夫人异于常人,对儿子的爱慕迷之执着,几近痴狂,现在,竟不惜代价,害死自己的孙子,手段毒辣,令人发指。

曲依依竭力克制住颤抖的身体,沉声质问道:“池夫人,当初是你将我推下楼梯的吗?”

池夫人不屑地昂起下巴:“曲依依,你算个什么东西,值得我亲自动手?你自作孽,不可活,背着与外人私通,间接害死亲生骨肉,这是老天给你的报应。”

曲依依握紧双拳,牙关节打着颤:“池夫人,你这样对我,就不怕你儿子回来质问吗?”

池夫人得意地大笑:“哈哈哈!曲依依,你大脑当机了吧?你有没有搞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和地位?你现在颓废的模样,连池家任何一个佣人都不如!阿言质问我?真是笑掉大牙!你乱搞让他戴了绿帽子,又对林雨涵暗下痛手,他恨不得你死!知不知道?”

面前倨傲尊贵的妇人踩着高跟鞋,眼神尽是不屑。

为了林雨涵,池言竟恨不得她死?

曲依依瞳孔猛然一缩。

她不信!五年的夫妻感情,哪是说完就完的?何况前天他也碰了她!如果真恨她入骨,大可将她逐出池家大院,永不回来。

想到这,曲依依的眼皮俱是一沉。

“池夫人,我每天待在池家大院安心养胎,哪儿来的神通去害林雨涵?你不要含血喷人!”

“我有没有含血喷人,曲依依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她对林雨涵下手?

什么时候?

想起前天疯狂的一幕,池言嗜血的眼神,冰冷的语气……果然是在为林雨涵对她发火?

池言,你何必对我至此?你对我们的孩子就一点也不关心吗?

曲依依心底凉了半截。

不再理会那疯女人,曲依依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一步一步蹒跚着走回了房间。

期间没有一个人来帮助她,没有一个……

她流产才一周,没有一个人关心她,却都在怀疑她要加害无关紧要的女人,到底谁才是池言的妻子?谁是池家的少奶奶?

第4章 她在哪里

林雨涵……

曲依依咬紧嘴唇。

当初她代替林雨涵嫁给池言,也是破釜沉舟。

那时候林海偷取曲氏商业机密,锒铛入狱,池言不顾一切舆论要娶林雨涵,哪知林雨涵偷偷逃往国外,渺无音讯。

婚期如约举行,新娘却换成了曲依依。

曲氏的司机林海犯了事,她的女儿却妄想嫁进豪门,简直是个笑话!

池老爷子在H市只手遮天,哪愿意让罪犯的女儿嫁进来做儿媳妇?

此举虽合了池老的心意,却逆了池言的本意。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林海再如何,也不该让林雨涵连坐,更何况是他的初恋情人。

但池言是明事理的,深知奋不顾身会带给池家莫须有的麻烦,便暗下心底的厌恶,假装接受曲依依。

何况曲依依一直爱慕着池言,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池言很满意她的乖巧听话。

曲氏虽然落魄,但曲依依贵为千金,论身家、论外貌和才华,处处比林雨涵优秀,可那又如何?他池言就是爱上了一个低微的女人,尽管那个女人曾经是曲氏的佣人。

而曲依依自信满满:初恋又如何?哪里抵得过漫长岁月的煎熬?

可她错了。

池言一直放不下林雨涵,他们结婚多久,池言就找了她多久,他发誓无论经历多少年,迟早将林雨涵接进池家。

池言和她终究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何况曲氏已经败落了。

曲依依花了半个钟头,才从偌大的池家大院走出来,虚弱地躺在洋房的花园草坪上,闭目养神。

真想逃离这里……逃离池言的身边……

可舍得吗?

“你在这里做什么?”

熟悉又幽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曲依依被冷不防惊到,心里咯噔了一下,忙整理好慌乱的思绪站起来。

池言铁青着脸,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原来她睫毛上的泪珠尚未干涸,身上遍布数道刮痕,他禁不住皱起了深眉。

对上这样一个俊美强悍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疯狂地倒贴上去。

本来她也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他们之间不知横着多少条深渊沟壑。

冗长的安静过后,对方沉声问道:“别以为自虐,就会换来我的同情。曲依依,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行为。”

池言鹰隼的眸子盯着她,眉宇间都是厌恶之色。

自虐?

好,这也是池茵的计划之一,池言会更加嫌弃她。

曲依依心底无限厌烦,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对方一把按住。

池言凑近她的脸,强大的威严压得她胸口沉闷。

“曲依依,关于雨涵,你是不是得给我个说法?”

果然是为了林雨涵而来!

曲依依拍掉他的手,怒火中烧:“池茵,我人在池家,好端端地被推下楼,怎么没人给我个说法呢?”

曲依依气愤地抬起头,对上池言冷沉的一张脸,他语气中略有不悦。

“曲依依,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也别想跟我讨价还价!雨涵是你以前的佣人,你不可能不知道她的下落,害她也是轻而易举!趁早告诉我她的行踪,或许现在还能放你一马。”

曲依依怒极反笑了。

“你也知道她是我的佣人,她的父亲私自盗取曲氏的商业机密,害得我家破人亡你知不知道?你贵为池少,居然看得上这样卑贱男人的女儿!”

第5章 侮辱母亲

池言轻蔑冷哼一声,眼底尽是嫌恶之色:“好意思提商业机密?H市谁不知道你妈为了重振曲氏,十几岁就做了前市长的小三,偷了多少机密了?你有脸侮辱林锋?你连雨涵的一根寒毛都不如!至少她不会凭空污蔑不相干的人!”

又提小三!

曲依依心脏猛地抽搐。

他竟然当着她的面侮辱她的母亲,侮辱自己!

“抱歉池大少,这是我们家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评头论足,请你立刻对我母亲道歉!”

“道歉?可以!但曲依依,当初本该嫁给我的女人是雨涵,结果你代替了她,害她有爹不能认,有家不能回。可想当年,你妈生下你就是个错误!她也不可原谅!”

呵,原来自己的出生都不被允许?

“抱歉池大少,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个佣人的事,你为什么要来问我?我们的关系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没那么坏,你不可能不知道啊。”

“哼,你想狡辩?曲依依,她好歹也服侍了你十几年!你怎么下得了手?”

“池大少,你简直不可理喻!你有什么证据来怀疑我、质问我?”

“那你又有什么胆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有了种?”

池言暴戾地怒喝,一拳打碎女人身后的花房玻璃,如同虎豹豺狼般凶恶狠厉,压得她喘不过气。

曲依依扯了扯干涸的嘴角:“你既然怀疑我会害你的初恋情人,又怎么会相信我对你一往情深……”

池言怔了怔,难道他真的误会曲依依了?

可那段视频又如何解释?他的女人,和陌生男人赤身裸体躺在一张大床上,翻云覆雨!

“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曲依依满不在乎地推开他,心里却满是苦涩。

池言面颊阴沉,擒住曲依依的下巴,不让她离开。

“你干什么!”

“从实交代!雨涵她究竟在哪里?”

林雨涵,林雨涵……

真是阴魂不散!

曲依依咬牙切齿。

不甘心。

那个女人的失踪跟她有什么关系?居然要被自己的丈夫审问另一个女人的下落!

池言,你的心里,根本一点都没有我吗……

曲依依试图挣脱对方的束缚,无济于事。

池言的力气奇大,掰着她的下巴,脖子动弹不得。

她吃痛地闭上了双眼,昂首的模样像极了索吻。

池言心底更加烦躁不安。

他承认,曲依依是个美到不可方物的女人,是他池言的囊中之物。

他的女人,怎么能被其他男人染指!

眼睛上下扫射了几回,曲依依闭眼仰头的姿态,让下面莫名其妙地起了兴致。

不容片刻思考,他迅速圈住了对方的腰。

“刺啦”一声巨响后。曲依依惊愕地张开眼睛,池言已经扯掉她的丝质睡袍,露出嫩白如玉的大片肌肤。

“不说是吧?曲依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下一秒天旋地转,她已经被迫跪在草坪上。

曲依依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霎时视野空白,被丈夫抵着,昂起头承受着。

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她做这种事?

不是恨她入骨吗?

不是要林雨涵吗?

池言,你究竟置我于何地?

第6章 离开池家

“你不是怀疑我出轨吗?不是爱林雨涵吗?为什么要……唔、唔!”

池言如同一头猛兽,无穷无尽地索取着她,将戾气和欲望尽数发泄,她就像抓不住支撑物的浮萍,在池言锐不可当的攻势下,被俞涨俞高的浪潮吞没得一干二净。

狂风暴雨后,曲依依瘫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不知睡了多久,她才回醒过来。

干净的睡衣,新换的床单,和贴身佣人。

池言从不会让佣人近她的身,难道亲自给她洗澡了?

回想起方才翻覆云雨中,那张不带温度的脸,那节奏狂乱的动作,她自嘲地摇了摇头。

池言没让她死,已经足够仁慈了。

掀开袖管,上次被划破的伤口已经结痂了,虽然皮肉相绞的模样十分难看,但也看得出来是尽心上过药了。

她又不争气地开始幻想,抬头看见给她送饭的佣人,便下意识问:“池言呢?”

佣人立刻涨红了脸,搓着衣角嗫嗫嚅嚅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这个……听说少爷一早就去赶飞机了,至于去哪里就……”

去美国找林雨涵。

曲依依喉咙一哽,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对佣人温和地笑笑:“你是新来的吗?以前没看过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双颊更红了:“我、我叫方希,是西苑的打扫佣人,来池家已经有半年多了。”

曲依依愕然。

西苑?那不是池家老宅吗?竟然派打扫卫生的照顾她?

曲依依收敛笑容,冷冷地说道:“你先下去吧。”

方希着急地说道:“等、等一下,曲小姐,我是来接你去西苑的!”

“你、说、什、么?”

曲依依屏住呼吸,仿佛在听一个笑话。

“接我去西苑?谁的命令?”

“是我的!”

曲依依猛然一惊,池夫人站在门口,一声令下,穿戴整齐的警卫毫无预兆地闯进,铐住了她的双手。

“曲小姐,得罪了。”

曲依依脸都白了,尖锐着嗓音冲她道:“池茵,你疯了!逼我去西苑也不要用这种手段!”

“闭嘴!”

池夫人呵斥着,上去就是一个响亮耳光,众人的眼皮都跳了跳,暗暗感叹池夫人下手也太干脆了。

“带走!”

池夫人手一扬,警卫架着曲依依离开了大院。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她奋力挣扎着,歇斯底里地喊了几声,警卫们置若罔闻,完全没有给她解开的意思。

这些人带她去西苑究竟要做什么?

心底莫名地恐慌,她试图挣脱束缚,却纹丝不动,蹭得皮都出血。

“快看呀,池少奶奶的样子好狼狈!”

“什么少奶奶,人家现在是曲大小姐,哦不,是已经破产的曲家千金才对!”

“哈哈哈哈哈……”

曲依依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此时她像极了出轨女人在接受惩罚,被铐了一路,也被围观了一路,佣人们纷纷指点,嗤之以鼻。

所有人都巴不得她走,所有人都在肖想她这个身份,池夫人洗脑果然有一套!

曲依依咬牙切齿,才不会让你如愿!

情深不知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深不知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妈咪宝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4章国外产子阳光渐渐的折射进来,落在那美妙白皙的人儿身上,仿佛要将她心里的阴霾驱除……晴朗的周末,林墨歌拿着几本刚借的书从图书馆出来,阳光刺在眼上,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娇俏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刚想享受这难得的日光浴。可是瞬间,笑容僵硬在嘴角。因为在树荫下,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人。心里瞬间一惊,已经三周了啊。今天,就是那个宣判的日子么?明明是烈日炎炎的正午,她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脚步僵硬的,向着那个

  • 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四章巧舌如簧痛苦的熬了一夜,秦风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有些头晕脑胀的。略懂一点中医的秦风把了一下脉,知道自己是落水受寒了。这时候如烟不在身边,秦风没有使唤的人,略一思索就自己去药房拿药,却被药房里面的下人用各种理由搪塞,当下面色有些难看。“发生什么了?”林如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军这两天一直宿在杨姨娘的屋里,林如特地来药房里面拿些人参一类的东西炖汤讨好将军,没想到居然会看到秦风的身影。想起前两天被秦风摔到地上的事情,她就一肚子

  • 小说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宠妻无度:邪性总裁赖上我第四章:N线明星御园内很大,稍有不慎,对史玉镜这种刚踏入的陌生人,肯定会在里边迷路。所幸西思没走几步都会回头看他们跟上了没有,不敢怠慢的史玉镜领着史荷东紧随其后,经过九曲十八弯,终于来到了一间房间门前。“我只带到夫人这儿,里边是老板安排好的人,请进。”客气的西思给史玉镜说明了里边的情况以后,不待他们开口,就像鬼魂一样飘走了。这里头虽大,但人少,一路走来,除了几个负责打扫的佣人,史玉镜看不到感受不到太多的人气儿

  • 小说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夺爱:总裁请克制第4章婚姻解除她非常享受的泡着,感觉时间都静止了,突然那个男人抱住了她,另一只手把紧紧握着她的胸,在她的脖子上肆意的亲吻着,亲着一边往下,依旧冷冷的说道:“可以,这很36d。”楚梦瑶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到了,抓着他的手臂想要推开他,但是男人早已把她的各个地方都照顾了一边,胸在他手里被捏的胀胀的,耳朵被舔的又痒又酥,这一切都让她无力反抗,楚梦瑶的欲望全都被激发了出来,不时的发出呻吟。可他停了一下,低沉的问:“你是谁

  • 小说腹黑王爷别惹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王爷别惹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腹黑王爷别惹我004他的羞辱一路上的颠簸,舟车劳顿,让洛殇倍感困倦。晋王府同洛府的百位精兵骑士,牢牢护送轿子中的女人,不敢有一丝疏忽。西城门上阙,烽旗四荡,一黑衣男子双手背后,腰间一把长剑肃然长立,他微眯着眼眸,深邃的双眼看不出他此刻在打量什么,直到送亲迎亲的队伍渐行渐远……将军府在京都的西城,而晋王府却在远远的东城,两地相隔甚远。直到鸿鹄归去,日落天边,才到晋王府。“王爷不适,暂且不能来接王妃,老奴扶王妃进去吧。”一句话便是打发了她,还未等

  • 小说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鲜妻嫁到:总裁大人请温柔第4章被陷害关于创世公司的报表她看过了,根本就是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明显是针对她,但她难道去申诉,去叫喊。木堇兮自嘲不已,她完全可以评选年度被催人物,婚前男友背叛,老板欺辱威胁,上司栽脏,同事排挤。她在这个城市连个道苦的人都没有。创世公司出的事故,是她这个小职员能左右的了的吗?明明是一些部门操作出了问题,到头来却让自己一个小职员背黑锅。越想越委屈,呆在这里实在没什么意义。木堇兮默默地收好自己的私人用品,将辞呈交

  • 小说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第4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喂,妈,怎么了?”卢颀爽接起电话听到母亲的啜泣声,担心的问。“你爸早上又去做了一次透析,医生说再找不到合适的肾源,活不了多久了,我们的医药费今天刚用完,颀爽,你的工资发了吗,或者能不能找你的同学去借点?”卢颀爽的母亲李丽一开口就说了一连串的坏消息。卢颀爽对刚上来的炸酱面没有了胃口,筷子拨了拨,刚转好的心情一落千丈。“妈,你先别哭,午餐吃了吗,先照顾爸爸,钱的事我来想办法,我的工资还有几天就发了

  • 小说总裁绝宠契约妻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绝宠契约妻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总裁绝宠契约妻第4章定下婚约已经是夜里凌晨三时多,北海的黄金地段的豪宅区依然灯火通明。门口有敬业的保安把守,保证绝对的隐私以及安全。一辆黑的发亮的劳斯莱斯悄无声息的进入大门,保安队长看着敞开的车窗里熟悉的面孔,狗腿的问好:“赫连总裁晚上好。”赫连天凉散漫答应一声,加速驶进去。他身后的几个小保安看着劳斯莱斯拐过弯,开始兴致勃勃的谈论:“哎呀,赫连总裁又换车了,听说这个车要上千万呢?”“而且这个车没有身份的人还买不来,这个颜色听说只有贵族可以买呢

  • 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冷王的千金毒妃第4章:已经准备好了房门缓缓地推开了。身后的青衣小侍分别散到两旁走廊,一股寒气扑门而入,随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定格在房门外,在身后的耀眼白雪映衬下,楚逸暄仿佛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许柔止点点头,这个出场方式很赞!碧苏不敢多看,低下头紧张地福了一礼:“王爷。”楚逸暄淡淡地点了点头:“王妃的伤怎么样?”“原来,王爷是来探望伤员的呀?”许柔止悠然地道,“这一番好心,贱妾可承受不起。”楚逸暄伫立在门口,望着许柔止,默默地,一言不发。碧苏忙

  • 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4章学校异事我将杨娟叫到教室的走廊处询问这个事情,杨娟一脸莫名的看着我。“这个事情是学校决定的,你应该去问老师,问我做什么。”我没有办法只能去找老师询问,老师看着我过来,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倒也没有说什么,把我叫到一旁。“现在没人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着急道:“老师,这助学金的评选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老师的眼里闪过一抹了然,随后温和道:“瑶瑶,是这样的,助学金的评选是学校选定的,根据学社是那个家庭情况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