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你是我呼吸的痛免费阅读全文

2018/1/11 21:08:11 来源:网络 []

小说:你是我呼吸的痛

第一章 婚礼上的疯狂

“真的很抱歉,”张医生低垂着脑袋,不管怎么样,未能保住孩子都是他们医护人员的失职,“不过,你现在还年轻,以后,你还可以当妈吗,你还可以有更可爱的宝宝……”

出乎全体医护人员的意料,在听到噩耗之后,张舒涵的反应十分的平静。163女性网她手抚着自己的小腹,曾经有着强烈生命反应的地方,这时再无任何的动静。

那个寄托着她无限期翼、憧憬的小生命,在她体内住了五个月之后,就这样消失了?

这残忍的老天啊,连她和薛慕白之间最后一点的牵连,他也要彻底的斩断吗?

如果,不是自己不顾一切、只想和他厮守,会不是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太过炽热的爱,在伤害到他的同时,也会伤害到自己。

曾经,她以为只要自己的坚持不放,他们仍能回到以前,现在她才明白,彼此之间的裂痕是绝难修复的。

她不顾一起去爱的最终结果,就是那个她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走上婚姻的殿堂。而他要娶的女人居然就是害她失去孩子,还号称她好姐妹的林悠然!

她绝不甘心,不甘心在自己伤痕累累的时候,看着他们两个安享甜蜜。无边的恨意,侵蚀了她每一根神经,一咬牙,她拨通了薛慕白的电话。

“慕白,孩子不在了,”想到失去的小生命,张诗涵悲从中来,“那是我们俩的孩子……”直到此时,她还幻想着孩子能够打动那个已经变了心的人。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那为什么你还在?”他语音冰冷,如切冰断玉一般,让张舒涵心在刹那间坠入深渊!

电话那头,传来优雅欢快的婚礼交响曲,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婚礼是怎样的盛大、奢豪。她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嘴里小声说:“慕白,你当真如此恨我,宁愿我死,都不愿来看我……”

薛慕白冷冷的说:“你说错了,我恨的不是你,我恨我自己,恨我一次次被你虚假的可怜所蒙蔽,收起你的眼泪吧,我不会再被你的表演欺骗。”

挂断电话,张舒涵眸光中泪光连连,薛慕白,我一定要你后悔。

市中心广场,薛家婚礼现常

作为本地最具名望的商业世家,薛家大婚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政府要员、 社会贤达、商界大亨等,但凡在本地有点名望,都有出席。而作为今天的主角,薛慕白燕尾礼服,风度翩翩,周旋在这些社会显要人员中泰然自若,举重若轻。

张舒涵支撑着孱弱的身子盛装而来,唏嘘之余也满是鄙视。

当初因为张氏企业的困顿,她曾和常遇轩也在这里举行过类似的婚典,而薛慕白将婚礼场地选在此处,用意不言自明。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薛公子,恭喜你今日抱得美人归。”对着举止优雅的薛慕白,张舒涵话里带刺的说,“只是,抱着一个浑身都是刺的女人,不知道薛公子往后还能睡得着吗?”

怒火从薛慕白清亮的眸光中一闪而过,她身后的林悠然,忽然一闪而出,“舒涵姐姐,你、你刚刚流产,身子还很虚弱,干嘛还要撑着过来……”

她假惺惺的模样,让早已看穿她为人的张舒涵,阵阵作呕,特别是薛慕白清眸中的冰寒,彻底激怒了她压抑心中很久的怒火,“你们两个大婚的热闹场景,我怎么能不来呢?我不光要来,还要闹事!”

她嘴角忽然绽出一个诡异的弧度,下一刻,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张舒涵“啪”的一巴掌抽在林悠然粉嫩的脸颊上,一霎之间,无数双惊愕的眼睛齐刷刷盯着张舒涵。

“舒涵姐姐,你、你……”林悠然手扶着火辣辣的半边秀脸,眉眼微红,一幅泫然欲泣、娇弱堪怜的样子,和颇显飞扬跋扈的张舒涵呈明显对比。

“张舒涵,你是来撒泼的吗?”薛慕白反手一巴掌,抽的张舒涵头脑发昏。

“对,你说对了,我就是撒泼来了!”她仰着脸,嘴角上扬,“以前我处处退让,这臭狐狸却步步紧逼,事到如今,我已经失去了我最看重的一切,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说着,一巴掌将楚楚可怜的林悠然掀翻在地。

“疯婆子,你就是疯婆子!”他额头青筋暴跳,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张舒涵白嫩的脖颈。

出其意料的是,张舒涵竟然没有反抗,自从爱上薛慕白的那一刻起,她整个人就已经不再正常了,甚至丧失了自我,现在看到他即将属于别人,早已经心如死灰。推荐163woman.com

如果能够在他手中获得了结,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第二章 那个孽种是谁的?

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众人错愕非常,竟然忘记上前将薛慕白拉开。慢慢的,张舒涵呼吸困难,脑海中的意识不断减弱,眼中的薛慕白越发的模糊,不过她并不后悔,眼中、嘴角满是笑意。

然而就在这时,薛慕白却松开了掐着她脖颈的手, 并一把将她扛上肩头。

“慕白,这是我们的婚礼,不要抛下我……”林悠然哭着哀求,薛慕白却置若罔闻,再将张舒涵塞进保时捷豪车后,便驱车离开。

“你到底想干什么?就算你阻止我结婚,又能改变什么?”

“改变什么?”张舒涵嘴角上扬,“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张舒涵,还在傻傻的、不顾一切的爱着你?告诉你,我做着一切就是想要你恨我,恨我恨到深入骨髓!”

“你果然疯了!”这一刻,薛慕白对她所有的印象都彻底颠覆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她会和会变得让他如此陌生,还是她将本来面目隐藏的太深?

张舒涵将稍显凌乱的丝发理顺,嘴上淡淡的说:“我是疯了,从我陷在你身上开始就彻底的疯了,可你呢,自己的儿子死了,你却看都不看一眼,难道你就不冷血吗?”

薛慕白猛踩刹车,张舒涵始料未及,身子猛地晃荡,差点磕到额头。他额角青筋暴跳,几乎是在质问:“你说我冷血,我还没有问你,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野种?你居然会称你自己的孩子是野种?”张舒涵双目微红,原来他从未相信过她。无删节你是我呼吸的痛免费阅读全文

曾经互许终生的两个人,此时竟然只剩下猜疑和仇恨。

“难道不是吗?”薛慕白双目中满是暴戾之气,“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没有林悠然推你那一把,我也不会让那个孽种降临世上,只要是你张舒涵的孩子,我都不会让他来到世上……”

泪痕从她白皙的面庞无声滑落。

他对她的恨,居然已经铭刻于心。这时回头看看自己一切的努力,真的值得吗?究竟要她如何做,才能再换回他的温柔?

如果两个人之间只剩下互相伤害,是否真的应该结束?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及时的从感情漩涡中抽身,可她实在不甘心!他就是她心中永远的疤痕,一辈子都无法拔除的疤痕!

就在这时,薛慕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薛慕白无奈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不好了,林悠然、林小姐忽然昏倒了,好像是她的心脏病发作了……”

“哈哈……”张舒涵忽然放声大笑,“老天有眼,那个女人、臭狐狸、骚婊子总算得到她应有的报应了!”

曾经的优雅千金,居然变得如此恶毒,薛慕白怒火万丈,当即将她赶下了车。

看着他的豪车往医院方向疾驰而去,张舒涵再也无法忍耐,双手抱胸,当街痛哭。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跳动着“常遇轩”三个字。网站163woman.com

她接通电话,那边便传来一个极为关切的声音:“舒涵,你去哪儿了?”张舒涵流产之后,他知道她急需进补,就跑去买些营养品,回来后却发现张舒涵失踪了,他着急忙慌四处寻找,却四处不见踪迹,最后总算打通了她的电话。

“遇轩,对不起,”张舒涵抽泣不止,“我刚刚去了薛慕白的结婚现场,对不起……”她知道常遇轩是一个暖心的好男人,她也不想伤他的心,可是无论如何,她都无法让自己爱上那个为她默默牺牲一切的男人。

“你发定位给我,我马上过去。”常遇轩语气极为平静淡然。

命运注定将四个人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当常遇轩将张舒涵送回医院时,居然在医院碰到了薛慕白。

常遇轩将昏迷中的张舒涵交给护士,同时斜瞥着薛慕白,眸光中似有异样的光芒闪动。

“你是,常氏的常遇轩?”薛慕白冷冷一笑,看到张舒涵躺在他怀中的亲密模样,一团火在他心中燃烧着。

“薛公子真是好记性。”常遇轩冷冷的回应,对这个当初从婚礼上抢走自己新娘的男人,常遇轩可说是恨之入骨。

“听说常氏集团最近也陷入了困境?”薛慕白轻轻一笑,嘴角满是诡异的气息。

“薛公子何必明知故问?”常遇轩几乎是咬牙切齿,可能是出于张舒涵的缘故,这些年薛家处处打压常家,致使常氏企业每况愈下,“不过也请薛公子放心,常氏绝不会一蹶不振。”

紧张、怪异的气氛,在两个男人之间弥漫开来。

看着对方冰冷、凛冽如剑的眼神,常遇轩轻轻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第三章 她这么格格不入

就在这时,忽然从急救室出来的护士,打破了这诡谲的氛围。

常遇轩懒得再和薛慕白纠缠,上前跟护士询问,“张舒涵怎么样了,她不会有事吧?”

薛慕白心头一紧,本来他下定决心补在管她的事情,可这时却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

“大问题没有,”护士摇了摇头,“不过,病人由于流产加心情抑郁,可能会有后遗症,医院的意思是建议留院观察。”

薛慕白皱了皱眉,之前大闹婚礼时,还神气活现的,这会怎么跟陶瓷一样脆弱?

这时护士又扭过头来对着薛慕白说,“林悠然女士并无大碍,留下观察一天就可以了。”

薛慕白有些心不在焉,直到护士提高嗓门,重复了好几遍,薛慕白才回过神来。

张舒涵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夜已经深了。她感到口干舌燥,想要起身去找点水喝,可刚一起身,小腹就一阵钻心的锐痛,两弯秀眉瞬间皱在一起,只好躺回床上。

可等了很久之后,见还没有护士过来,她只好强忍住剧痛下床,手抚着墙壁出门。

在经过一处病房时,就听到里面传出暧昧、淫靡之声,“哎呀慕白,这里、这里是医院啦……不、不要啦……”

张舒涵脸上更加难看,明明已经决定从这场感情漩涡中抽身,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薛慕白衣衫凌乱,脖子上满是朱红如血的唇印,那些显眼、鲜红的唇印,无疑不是一道道穿心利剑,深深的刺痛了张舒涵脆弱的神经!

“想不到,张家大小姐还有偷窥的趣好。”他嘴角绽出玩味的笑意。

张舒涵冷冷一笑,转身就走,既然已经决定抽身放手,就不会再多做停留。

薛慕白却从后面反剪住她的双手,“走?去哪儿?去找常遇轩吗?”

她拼死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得,“你放开我,我去哪,去找谁,都轮不到你薛慕白来管我!”

“这恐怕由不得你!”反手将她抵在墙壁上,双手按住她粉嫩的肩膀,“你永远都休想摆脱我!”

他挑逗似的吹了一口气,吹得她额前秀发飘扬,张舒涵眼中的薛慕白一片迷离。

“张舒涵,你是我的!”他恶狠狠的想,滚烫的唇将她嘴巴封死。

他舌尖温软有力,张舒涵虽然心中屈辱,然而肉体上的渴望,让她不由自主的应和着他的亲吻。

正想彻底的占有眼前这个女人,常遇轩音容忽然浮现在他脑海,他放开她的嘴唇,有意挖苦的说,“看你这一脸的陶醉,我的技术比你们家常遇轩要好的多吧?”想到眼前的玉体,曾在常遇轩身子下百般迎合,他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张舒涵也恼了,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薛慕白,在你眼中,我张舒涵就是这么不堪的存在吗?”

“你也不笨埃”薛慕白双手抱胸,略带玩味的笑意打量着眼前的可人儿,那眼神就像是猎人在看着心爱的猎物。

“哼!”她扭头想走,薛慕白却从后面将她环腰搂住,“想走吗?我说过,你别想逃出我的掌握……”

屈辱的泪,从她眼眶中一点一滴的涌出,“薛慕白,你饶了我吧……”她已经伤痕累累,不愿在他身上继续沉沦,“就当你大发慈悲,高抬贵手吧……”

薛慕白却不理会,直接抱着她进了另外一间病房。放过她?难道他不想斩断这一切吗?可是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指使着他!

缠绵过后,张舒涵深深的睡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时,竟发现自己身处薛慕白的豪宅。

她凄苦一笑,残忍的老天,难道还没将她折磨够吗?

穿上薛慕白为她准备好的衣物,张舒涵支撑着孱弱的身子走下楼,就看到薛慕白、林悠然在共用早餐,薛慕白无比暖心的为林悠然不断夹菜。

张舒涵心头一痛,所有暖心的一切都已经不属于她了,身处薛家,她无疑是多余的。

注意到张舒涵的存在后,林悠然眸光中闪过一丝的恨意,但随即消逝,她站起身来,很礼貌的说:“舒涵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慕白,是你把舒涵姐姐接到我们家里来的吗?”

她语气并无起伏,不过张舒涵还是听出,她在“我们家”三个字上加重了语音,似在提醒。她苦笑了一下,“是哦,我在这里纯属多余,两位继续用餐,我这就离开。”

不管怎样,她都要为自己争取最后一丝的尊严,与其被人赶出去,不如自己识趣一点。

第四章  绝不让你如愿

她一句话说完,就想转身离开,薛慕白将筷子、餐叉放下,沉着脸说,“张舒涵,你当我薛家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张舒涵闻声止步,回头望着他,“那你还想怎样?”

薛慕白冷冷一哼,径直走到她跟前,一把将她横抱在怀。

张舒涵拼命的挣扎,“薛慕白,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我要你放开我。”她心中迷惘,她已经伤痕累累了,难道他还要折磨她吗?在这场爱情游戏里面,她明明是受伤最深的那一个,他却想要继续报复她?

“薛慕白!”林悠然也一改常态,几乎是在嘶吼:“你既然娶了我,为什么还要和她纠缠不轻,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这里!”

薛慕白头也不回,“你如果离开薛家,就去跟你的父亲说一声,答应人家的事情就要兑现,如果他敢食言而肥,我一定要你们林家好看。”

他抱着她回到自己房间,便迫不及待的压在她身上,“你最好乖乖听话,我不会放你的!”

“哦?不会放过我?”她妩媚一笑,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尽量争取一些主动。她瞪大了美丽的瞳孔,“这么说,薛公子还在爱着我吗?”

他冰冷的笑容,带着几分不屑,并抬手给了她一巴掌,“贱女人,你就别痴心妄想了,你不配让我去爱。”

他这一句话,将她最后的、微许的期翼也彻底打破。

说完这句话,他如同发情的野兽,疯狂的亲吻着她的脖颈、锁骨,同时上下其手,在她细软、高耸的酥胸上不断的摸索着。

“薛慕白,你最好想清楚了,”在努力反抗未能成功后,张舒涵开始尝试着言语威胁,“虽然我和常遇轩的婚礼被你搅乱了,可我还是常家未过门的媳妇,我和常遇轩也还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你这样做,是想要将张氏、常氏一起逼入的你的对立面吗?”

她的这句话,正好挑中薛慕白心中的一根刺,那个常遇轩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咬牙说:“你还期望着常遇轩能够赶来救你是吗?实话告诉你,常遇轩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所以,如果你不想被我羞辱,最好乖乖听话!”

“你!”张舒涵瞳孔遽然放大,“你把他怎么样了?薛慕白,我警告你,你如果敢动他一根毫无,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么关心他?”薛慕白狠狠的捏了她柔软胸脯一下,“我的冷酷和手段你是清楚的,你觉得我会让他活着吗?这会,就算他常遇轩没有断气,也该差不多了!”

“薛慕白,”张舒涵目中噙满泪花,“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无情……”

这一刻,她心头充满了恨意,更多的却不是恨薛慕白的冷血,而是恨她自己。如果当初不是为了保全风雨飘摇的张氏,如果不是自己自私的想要争取常家的支持,如果没有那场婚礼,那薛慕白就不会变得如此的残忍的报复常遇轩。

她的自私,不光害了常遇轩的性命,更毁了薛慕白的人格品行!

“残忍?”薛慕白冷冷一笑,“你说对了,常少奶奶,我就是残忍!”

他轻浮的挑起她的下巴,“是你让我变得残忍冷血,现在就该你来承受这一切!”说完努嘴过去,轻咬着她的薄唇。

泪水滴滴滚落,这样薛慕白十分不悦,他警告她说:“收起你的眼泪,以后在我面前,不许再为别的男人流泪!”

“慕白,你放过他吧!”她垂下脑袋,泪水如断线珍珠,“是我背叛了你,这事情完完全全都是我的错,如果你想报复,如果一定有人要死,让我去死吧!”

她默默的闭上眼睛。或许,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心有不甘,如果不是她不顾一切的破坏别人,如果不是她非要争取不属于她的东西,事情可能就不会演变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薛慕白冷冷一笑,同时出人意料的离开了她的身体,“游戏才刚刚开始,张舒涵,你想一死了之,还是想和他到天国相会?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如愿!”

说完这句话,他就摔门而去。

你是我呼吸的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呼吸的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

  • 为什么说养壶巾很重要

    养壶巾对许多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因为有没有养壶巾对泡茶喝茶并无影响。殊不知养壶巾之所以称为养壶巾就是因为其对于养壶的好处以及妙用。在倒茶续水时,壶身会有茶水滴落,用养壶巾擦拭干净,就可避免因不注意而把壶身的茶水滴落到茶杯中。养壶巾一定要每天保持洁净,壶用完后用干净的养壶巾擦拭,不在壶身留下茶渍,保持壶身的洁净,这样养出的壶才不会因为茶渍的影响而光泽不一。有些人手上容易出汗,而且泡茶时喜欢用手摩挲壶身,说这样可以更快养出包浆。其实这样养出的壶会油腻黯淡,没有包浆的润泽。养壶须“内养外护”,常用

  • 香港一毫银币收藏将引市场重视

    香港人一向有使用银毫的传统,他们以毫子作为一毫(10分)的称呼。香港人俗称小银币为银毫(毫银),粤语“一毫”即“一毛”之意,因此称呼二角、一角、五分面值小银币为“二毫、一毫、半毫”银毫。一毫硬币,又称一角硬币,面额为$0.1港元,港币最小面值额硬币。香港一毫硬币是首批发行的港元之一,由1863年起发行,当时以银铸造。1935年,因应港元取消银本位制度,硬币改以镍铸造,1948年则改由黄铜-镍合金铸造。1982年,硬币体积缩小,而背面的中间亦铸了“10”字,原本中间的“香港一毫”的中英文字样移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