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阴阳鬼事 大结局

2018/1/11 19:05: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阴阳鬼事

闹剧

我叫“胡宇坤”,师傅说我是他喝醉了去上厕所的时候捡来的,可以算得上是天地所生,天为宇,地为坤,我姓胡,你就叫胡宇坤了。163女性网

只是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是个捣蛋鬼,所以,我还有个别的名字,叫“胡闹”。先不说我调皮捣蛋,就光是听我的来历就挺胡闹的。于是就这么闹闹呼呼的被人叫着胡闹过着胡闹的日子,一叫就是十八年。

师傅是十里八村有名的风水先生,从小他也不怎么关我,出去给人“看病”就经常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爬屋上墙,偷鸡摸狗的“良好”习惯。没事儿的时候也会偷偷的看他留在家里的一些古书,不过看过几次之后觉的太简单,没什么意思,就不看了。

师傅虽然口碑极好,但是对我从来都是冷若冰山,只要是喝了酒就会打我,边打边骂我是扫把星降世。原文http://www.163woman.com/我打不过他,小时候只能哭,长大了能挨得住打了,就让他打。我会一动不动的恶狠狠的瞪着他,他看我这样子,就会摇头叹息,借着酒劲大哭。可是他哭都不忘了骂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眼睛,真像,真像啊……

十八岁这年,因为别人骂我是野种,我跟别人打架把别人胳膊折断了。师傅知道后,用刀子狠狠的在我背后划了一条很长的口子后,就把我轰了出来,并且告诉我他没有这种徒弟。我再也受不了这种虐待。就这样,我身无分文,流落街头。

还好,最后我被开烧烤店的刘叔收留,才能有现在的工作。原文163woman.com虽然是打杂,不过不愁吃住,倒也安生。刘叔是个很不错的人,来烧烤店里吃饭的都是老主顾。每晚忙完刘叔都会新开一桶扎啤,新烤一些肉串跟我们一起吃喝。

“胡闹,来客人了。”刘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应了声“奥”就往外面的院子里走。

“小张,看看冷库里的啤酒还有多少,不够再打电话定点,今天挺热的,晚上客人应该不少啊。”还没走出屋,就听见刘叔笑呵呵的对着跟我一起打工的胖子张翔说道。阅读163woman.com

“好来!”张翔是个痛快人,为人好爽至极,跟“张飞”有点像。只是看他满脸的横肉,以及雄壮的身材,刘叔叫他“嚣张”是叫对了。平时没事儿我俩就喜欢瞎扯淡,因为他喜欢吹牛,吹起牛来就像鸟一样,那个动听呦,我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鸟”。

刘叔让我招呼的客人是一个看起来已经年过半百的人,头发多一片了。可是看他左边搂的,右边抱的这两个小姑娘,顶多二十五岁。哎呀,有钱就是好,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那两个女的见我后直抛媚眼,看着他们标致的身材,精美的妆容,以及,胸前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这大热天的,真是让人燥热难耐。原文http://www.163woman.com/再加上这这俩妞儿身上的香味,实在让人迷醉其中,不能自拔。

可惜这老头在这,我也不敢太过分。那老头可能看那俩妞儿不断冲我抛媚眼,冷哼一声道:“一边去,不看看自己是谁,换个人来。”听到这话,那俩妞顿时白眼不要钱似得,冲我狂翻。我心中瞬间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得,爷不跟你这孙子一般见识。

我留下菜单,笑着走开了。如果这不是刘叔的店,我非得打的这老小子满地找牙,只是不能毁了刘叔的生意,我也只能忍。阴阳鬼事 大结局这么多年我都忍过来了,这种事儿对我不算什么。

“老鸟,给你了,奶奶的,这老孙子气死我了。”

老鸟看着我的样子,一脸邪恶的笑着说:“吃哑巴亏了吧,这种货色的你都能看上眼,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是我吹,这种货色……”

“打住,赶紧去,又特么吹牛!”

老鸟听后不理我,笑呵呵的跑了过去。我鄙视的看着口水都快就出来的老鸟,顿时无语。可恨我时不怎么骂人,不然非得骂死这小子不可。看着老鸟跟个孙子似得对着那老头点头哈腰的,我索性把视线转到了别的地方,太扎眼,看他会得迎风流泪的后遗症。

忙起来时间就会过的很快。眼看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客人们吃的都差不多了。只是因为烧烤店里的大屏幕上放的电影还不错,所以很多人都一点点的喝着酒消磨时间。我跟老鸟也闲了下来,看着院子里的人扯淡。

今晚来的差不多都是老主顾,只是有两桌人格外扎眼。一个就是搂着都能当他孙女的那个老头那桌,还有一个,是四个年轻人。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可是我却不同。从小我就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午夜的晚上飘荡着的白色身影,再比如路口那个总是低着头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的老头。

而那四个年轻人中的一个人的额头上,满满的都是黑气。人倒霉的时候,会印堂发黑,可是他的却不一样.根据师傅书上说的,那应该是鬼气。这个人最近应该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时,那人正好往我这看了一眼,看到我正在看他,脸上满是不削跟嘲讽。我瞬间想骂街,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能随便瞧不起人?待会儿老子不救你,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正当我在心里骂街的时候,老鸟跑过来一脸坏笑的对我说:“胡闹,你不行,你看我,今晚上我把那老孙子哄的多开心。而且呀……”他猥琐的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趁那老孙子不注意,我还在那小妞儿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我诧异的看了看他,又撇过头去,发现那个被他摸屁股的女的正含情脉脉的往这看呢。我一脸佩服的看着张翔说:“行啊老鸟,有什么秘诀吗,教教哥们。”

老鸟挑着眉毛,趾高气扬的问我:“你喜欢年轻漂亮的还是老的没牙的?”

我顿时知道了这小子的意思,他肯定是想说:那老头就算再有钱也是老了,那俩妞儿虽然在哥们身上挣不到钱,但是看哥们这一身肌肉,谁不喜欢年轻力壮的呀。

我如果说我喜欢年轻的,他当然有台阶继续炫耀。我嘿嘿一笑对他说:“嘿嘿,我喜欢老的没牙的。”

没想到这孙子拿出手机,一拍我的肩膀说:“我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刚才的话我都录音了,以后的雪糕奶茶钱,你看着办吧。”

我靠,我看着拿着手机一步三颤的走进厨房端菜的老鸟,欲哭无泪。

满满的都是算计呀……

“啪”!

正当我俩闹的时候,一个茶杯迎面飞来,我想躲可是来不及了。本以为我的脸会结结实实挨一下,可是没想到,老鸟一拳就打碎了。我还没来得及赞叹一声厉害,那个印堂缠绕着鬼气的男人就跟同桌上的人就打了起来。

刘叔见状赶紧上去劝架,不料其中一个人看到刘叔过去,直接狠狠的推了他一下。刘叔脚下没站稳,倒在地上,头撞在桌子角,磕出了血。

老鸟一看就急了,刘叔平时那么照顾我们两个,这时候怎么能看着不管。我赶紧扶起刘叔,老鸟撸撸袖子,直接飞奔过去。我担心他会吃亏,把刘叔交给炒菜的王师傅就想上去帮忙。

这时,搂着两个妞儿的大叔不屑的对我说:“哼,就你们?别送死了,穷小子而已。”

我忍。

“你算什么东西,只是个服务员而已,敢来管我的事情!”之前被那个老孙子鄙视,现在又被这小子鄙视,简直忍无可忍。

没等老鸟说话,我冲老鸟吼道:“老鸟,这孙子今天找揍不怪我们,揍他丫的!”

本来老鸟可能是不想给刘叔找麻烦,可是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刘叔头上流血了,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一拳挥了过去。本来打起来的那四个人看到我们两个,竟然同时朝我们过来。

“两个小杂种,都是穷鬼,还敢跟我们吵吵。赵大少爷,你能受得了连两家的狗都比不上的杂种在这乱叫?”

“刚才我就看他们不顺眼,先废了这两个小杂种,咱们的事儿,待会儿再说!”

干就干!能动手,就不BB。虽然我身手不好,可是从小就爬屋上墙,偷鸡摸狗的,再加上整天打架,才不会怂这种事情。而老鸟,看他刚才打碎茶杯的身手,我也是放心。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根本不是面前这两个人的对手。他们应该是受过某种专业训练,对付我简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眼看两个人要牢牢把我锁住,让我动弹不得。我急中生智,一套步法在我脑中浮现。

看师傅那些古书的时候,有一种步法叫“七星步”,是根据北斗七星的位置排列演变出来的一套步法。本来是用来跟鬼打架用的,但我觉得,用在这里应该可以。

不管了,眼看就要无计可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先施展出来再说。

赵家

迈开七星步,我瞬间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把我逼得无计可施两个人,眼看就要置我于死地,此刻却手足无措,眼睁睁看着我灵活的躲开他们一个又一个招式,一下都打不到我。

我虽然没有办法打败他们,可是我有足以牵制他们。再看老鸟那边,他对付那两个人简直是得心应手,就像是刚才围困我的两个人对待我一样。

没一会儿,老鸟已经把他们打的遍体鳞伤,毫无还手之力。看我这边还没结束,老鸟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还没结束?放着我来!”说着,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

我看他解决这两个人比解决那两个还简单,三下五除二就让他们两个瘫坐在地上无法动弹。趁鬼气缠身那个人瘫坐在地上的一瞬间,我默念一声“急急如律令”,划破手指,在他的额头上划了一道。

童子尿,处子血,治鬼防煞必备良药。这一划,把他额头上集中在一起的鬼气划散,消失在天地间。看着这小子幽怨的眼神,我瞬间后悔了,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他。

老鸟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四个人,掐着腰,神气的说:“叫几声爷爷,留下十万块钱的医疗费,你们就可以滚蛋了、了、了……”

“噼里啪啦”一阵电击声从我背后传来,我看到老鸟应声瘫软在地上。借着,我突然感到一阵无力,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昏迷前,我看到搂着俩妞儿的老孙子一脸的惊讶变回了一脸的不屑,可恨我慢慢失去了知觉,无法反抗。

“不要走,至少让我看清一次你的脸啊!”我睁开眼睛,发现又是那个梦。

说来也怪,从小我就经常做同一个梦。梦里有江南的烟雨,烟雨里有一座桥,桥上有个女子。她一袭白衣,长发及腰,身材婀娜,宛若仙子。我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就是不知道她是谁。每次都是在我快要靠近她的时候,她微微一回头,在我快要看到她的脸庞的时候,眼前却又出现一层薄雾,让我看不清。这时,梦也就醒了。这么多年,每次做这个梦,我都会怅然若失好久。

“我不走,我想走也走不了。”老鸟的声音传来。我想动,才发现自己被绑住了,动不了。仔细想想,才想起来,我跟老鸟应该是被人电晕了,之后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鸟,你现在想干什么?”我有气无力的问老鸟。

“来桶扎啤,烤十个腰子。”老鸟比我还有气无力。

“你能先想想怎么逃出去吗?”听了老鸟的话,我不只是有气无力,还有一丝绝望感。

“那也得吃饱了再逃。”

……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这个时候很温馨。想我胡闹这十八年来每天都是为了活下去而挣扎,唯一的亲人每天都是对我拳打脚踢,为了点吃的需要担心会不会被打,会不会被狗追。现在跟老鸟身处同样的情况下,倒觉得终于有人跟我在一起了。

“老鸟。”

“干啥,你有肉吃啊?”

“不是,说说你的过去吧。”

“我的过去啊?我没啥过去,我家是武术世家,我爷爷留着一大把胡子,整天跟我说一些他老人家年轻时候是怎么个豪情万丈。我爹则负责教我练武,我妈整天絮叨个没完没了。哎呀,饿死我了……”

“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一想到那些孙子瞧不起人,我就来气。”

“不管能不能出去,我都不要做饿死鬼。”

“哈哈哈,你个没毛的老鸟,如果真的要死,能有人跟我一起,也值了。”

“是啊,黄泉路上有个做伴的。”

“呸,想什么呢!不能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想想怎么能出去!”

正说着,门被打开,一道刺眼的亮光照的我不敢睁开眼。一个成熟稳重的声音传来:“把他们带去见老板。”

我跟老鸟被蒙着双眼带到一个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大厅里只站着一个满脸忧愁的老者。见我们有些不解的表情,老者有些忧愁的笑着说:“你们别介意,先坐下。”我们依言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后,他拍了拍手,十几个佣人端着盛满美食的盘子,不停的往这送。

看老者的意思,是要请我们吃东西。老鸟看懂了他的意思,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本来桌子上就是些珍馐美味,看老鸟吃的那么香,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看我有些担心,老者笑呵呵的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先吃,吃饱了才有力气说事情。”

算了,我偷偷环顾了一下四周,逃是不可能的,反正被别人扣下了,倒不如坦然的接受。我学着老鸟,不顾任何形象,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玩命的吃。

酒足饭饱,老者慈祥的对我笑着说:“其实我不该这样对你,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那不如说清楚了,这样对我们都好。”我一饮而尽酒杯里的酒,莫名觉得痛快之极。

老者哈哈一笑道:“好,痛快。”他又拍了拍手,昨天被鬼气缠身的那个男人从大厅外走了进来。我看到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我们被带到这里的原因。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先兵后礼呢?

老者仿佛猜出了我心中猜疑,他笑着说:“我知道你现在对我还不信任,为了消除误会,我会跟你说明白的。”他顿了顿说,“之所以会先兵后礼,是因为当时有别的人在,为了消除不必要的麻烦,我只能这么做。”

我没有说话,而是摆出一副很有兴趣得样子。老者见我这个表情,继续说道:“其实说这么多,我只希望能跟你合作。”

“怎么合作?”

“我出钱,你出力,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而且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怎么样?”

“凭什么?”我还没有说话,之前被我用血驱散了鬼气的男人开口道,“凭什么让一个外人参与进来!”

“胡闹!你什么都不懂!”

“算了我不想听你们吵,我只想知道怎么回事儿。”

老者听后,深叹一口气把事情的始末讲了出来。原来老者姓赵,而赵家有一个死对头——钱家。原来两家只是商业竞争,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钱家开始对赵家实施一些见不得的手段。赵家还有一个小姐,就是不知道被施了什么东西,一直昏迷不醒找了很多人看,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昨晚赵家的人赶到后,以为我们是坏人,结果把我们捉了起来。请人看过赵家少爷头上的血之后,才明白,原来我是救人。赵老板想让我帮他,帮他救他女儿的命。

听了他的话,我知道他还是不怎么信任我。想想也是,如果我是钱家派来的人怎么办。看老鸟一脸的茫然,我估计这小子现在很烦,跟他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知道他是个直性子。

看着赵老板有些期待的表情,我笑着问道:“赵老板,我只能帮你看看赵家小姐怎么了,你们两家的纷争我不参与。”

“如此甚好!”赵老板满脸堆笑道。

被我救的那个男的却一脸的不屑道:“我妹妹,我会保护,昨天没能套出钱家小子的话,是我无能。但是,我不需要别人帮忙!”

看着他的表情,我没有生气,反而有些高兴与憧憬。心想,如果我小时候也能有这么个好哥哥或者姐姐多好。真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鸟扯着嗓子说:“不相信我们兄弟俩拉到,我们还瞧不上你们呢!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你个臭要饭的!你、你竟然……”看得出来,赵家公子一直都是自认处在社会上层,对我们是一万个瞧不上。我懒得理他,而是歪歪头看了看老鸟。看着老鸟义愤填膺,撸胳膊挽袖子想要上去猛K一顿赵家公子的样子,心中一暖。

只是我不能失去理智,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用物理结局。我冷笑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妹妹会因为你的原因耽误了治疗?”

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赵家少爷的心头上,他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对赵老板道:“您也看到了,我们就是臭要饭的,如果治不好,我们立刻滚蛋。可是如果我看了贵千金之后,把她给救醒了,我们得要丰厚的报酬。”

“好!跟我来!”赵老板很是豪爽的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带我们走出了大厅。

临走出去的时候,我看到赵家公子偷偷的对着站在门外的人伸出两根手指头挥了挥,微微一笑,心里却发紧。光是看这个大厅就知道,这是个很大的家族,这么大的家族,就一定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恐怕这次,不管能不能治得好,我跟老鸟都不是那么容易走出去的。而且,我十分肯定的是,赵老板,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相信了我们。

救人

赵老板带着我们走的时候,我才真正的体会到赵家是个怎样的家族。

先不说赵家房间里雕梁画栋,装修的多么精美,就单单是面积,就足以大到让我瞠目结舌的地步。很快,我跟老鸟被带到了一个密道。密道有很多房间,在尽头,有两个一看就觉得是精英的人全副武装的把守着。

看到来人是赵老板,他们并没有让开,而是对了句暗号,才让进的。看样子,赵老板的确很爱他的女儿。等走进去,一个留着很长胡须的人迎了过来说:“这两位就是救公子的人吧?”说着,他走到老鸟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说:“一表人才,忠义之士,不错不错。”然后他又走到我的面前,摸着胡子看了好久,只是连连摇头,没有说话。

赵老板奇怪的说:“易先生,怎么了?”

被称作易先生的人紧皱眉头说:“刚才我为这两位小兄弟看了看面向。”他指了指老鸟说,“这位小兄弟,观面相可知是忠义志士,豪情堪比关二爷,乃人中之龙。只是……”他看了看我继续说:“只是我竟然看不透这位小兄弟的面向,真是怪哉,怪哉。”

赵老板没有多问,他像我们介绍道:“这位是易先生,是我的挚友,就是他看出来你们救了我的儿子。”然后他指了指我们说,“易先生,就犬子的就是这两位。我带他们来,就是想让他们看看能不能救小女的。”

老鸟有些不耐烦,他嚷嚷道:“你闺女在哪儿呢,赶紧让我兄弟看,看完能治病就治病,不能治我们就走。这么久了,刘叔肯定很着急。”

赵老板笑呵呵的说道:“好好,跟我来吧。”

我一直在观察他们的言语跟表情,发现确实没有什么破绽,看来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也就没有多想,跟着他们走。密室之中还有一个门,等打开那扇门,我真得大吃一惊。

门里满满的全都是精密的医学仪器,虽然我不清楚都是什么用处,但是价值绝对不菲,而且我敢确定,都是最先进的。有好几个女医生正在操作着各种仪器,看她们的神情,仿佛下一刻自己的脑袋就要跟脖子说再见了。

再自己看看,各种仪器中有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女子。看那些医生这么忙碌,赵老板也有些慌乱。他走到一个医生面前轻声询问道:“怎么了,你们怎么这么慌乱?”

“赵老板,小姐,小姐的生命特征正在下降。”

“混蛋!”一直看起来很沉着冷静的赵老板终于爆发,一声怒喝,吓得那个女医生一哆嗦,险些摔到在地上。

我不敢怠慢,走到病床前,努力的回想着师傅那本书上的知识,希望能有用的。走进了我才发现,病床上的女子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看来已经这样很久了。一个人,只靠仪器维持着自己的生命,不变成这样才怪。

我自己看了看后,发现果然有古怪。赵家小姐的魂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拘禁了起来,让她虽然魂魄与肉身无法联系。就像是遥控器跟电视机一样,虽然都是好好的,并没有什么破损,但是中间隔了一层纸,电视机怎么可能会受控制呢。

我看了看满头大汗的医生,又看了看病床旁心电监测仪上跳动的越来越缓慢的曲线,忙冲赵老板问道:“我能救你的女儿,但是这里不能有别的男性在场!”

原本正圆睁虎目恶狠狠的瞪着医生的赵老板听到这话,二话不说,直接让现场的人撤离,只留下几个女医生。我看到赵老板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除了担心之外,还有一抹阴狠之色。顿时明白,今天我可能真的没有办法或者离开了。但是不管怎样,这条人命在我手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在死之前救条人命,也值了!

我看屋子里只剩下我跟那几个女医生的之后,让那几个女医生迅速把赵家小姐的衣服脱掉。只是我没有想到,赵家小姐身上只盖了床被子,并没有穿任何东西。也好,这样省得我麻烦。

说实话,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多少有些激动。可是,人命在我的手上,让我不能也不敢胡思乱想。我仔细看了看赵家小姐的身体,果然不出我所料。只是让我吃惊的是,她的身上插着足足十根“定魂针”。

所谓的“定魂针”,是用动物或者人死后的灵魂制作成的。所以制作定魂针本身就是个十分损阴德的事情,因此定魂针的数量也就很少,而且邪性十足。不仅如此,定魂针的制作需要先能操控灵魂才行,这本身就需要很高深的道行。更何况把灵魂一点点抽成丝状,再打进人的身体中,这需要的道术,现在的我根本就是望尘莫及。或许师傅,可以做到。

定魂针原本是阴阳先生用来帮助因为中了邪术,魂魄快要离开身体的人稳定魂魄,不让魂魄离体用的。可是它也有弊端,那就是,身上被插了定魂针的人灵魂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魂魄没有办法指挥肉体行动。如果定魂针七天没有拔出来,那这个人就死了。

而且,被定魂针定住了灵魂的人是可以感受到外界的一切的。也就说,你人完好无损的躺在这,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却没有办法做任何动作。如果是老鸟这种急性子,肯定会被活活急死。

我以前只是看过关于定魂针的介绍,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如果在拔定魂针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赵家小姐的灵魂,闹不好就会给她留下个“定魂针后遗症”什么的。

就在我不知道应该怎么下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怒吼。

“让他单独跟我我妹妹在一起?不能有别的男的?放TM的屁,让老子进去!”

“胡闹!你给我滚!”

……

门外吵个不停,我心里突然烦躁不已。救了那孙子他不知道报答,还这么多废话。算了不管三七二十几了。我拿起一个试管,抄起桌子上的手术刀,照着自己的手掌来了一下。

刀子划过手掌的瞬间,血液就流了出来,我拿着试管,接了大半管之后,心疼的用嘴吸了一下手掌。突然一个想法闪过我的脑袋,既然我没有办法确保手能稳定的拔出定魂针,那我可以用嘴。而且我一嘴的血,拔针的过程就就可以削弱定魂针的一部分力量。

说干就干,赵家小姐的额头,胸口,手,大腿,脚上插了足足十根定魂针。我小心翼翼的从头开始,一点一点的把那些定魂针吸出来。定魂针被我吸出来的过程中,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它的邪性在被我的血削弱。

看我把满嘴是血的从赵家小姐身上吸着什么,那几个女医生都满脸作呕状。不怪她们,他们看不到定魂针,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吸到最后一根的时候,我庆幸,还好我救的是个妹子,不然这脚丫子,我真下不去口。在我就要吸出来的时候,门砰的一下被踹开了。我一哆嗦,差点把定魂针吃下去。

不过还好,最后一根定魂针顺利的被我吐到了试管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把被子一拉,遮住了赵家小姐的身体,免得被进来的人看到。可还是晚了一步,应该被他哥哥看到了。

赵家少爷看到后,直接冲我怒吼:“你个变态,对我妹妹做了什么!”我没心情理他,白了一眼。这个表情正好被老鸟看到,他对我点了点头。我心道不好,可是已经晚了,老鸟一拳就把他打晕在地。

我的老天爷,鸟哥,你就给我添乱吧。本来我不确定赵家老爷会不会放过我们,现在我确定了,肯定不会。易先生走过来,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他好像很激动的握住我的手说:“这,这是定魂针?”

“你也有阴阳眼?”

“你竟然有阴阳眼!天呐,你到底是什么人?”易先生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这话把我问懵了,我看着易先生反问了一句:“难道阴阳眼很稀有吗?”

这次轮到易先生发懵了,他眨巴眨巴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不理他,把试管拿给赵老板说:“赵老板,你看不到定魂针,可是我确确实实已经把令千金救活了,放心吧。”

赵老板看了看易先生,易先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冲赵老板点了点头。赵老板的脸瞬间多云转晴,冲我一拱手道:“多谢!”然后冲后面的手下挥了挥手。他的手下拿出一个箱子交给了我,我打开一看,里面是整整一箱人民币,心也稍微放松一点了。

我刚想走,赵老板转过头来幽幽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我的女儿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不像老鸟那样笑的合不拢嘴,而是皱着眉头说:“按理说应该会马上醒过来,怎么,没有醒过来?”

房间中的轻松气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我走过去看了看,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

阴阳鬼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阳鬼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