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你的天涯我的海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9 9:50: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你的天涯我的海角

第11章只有她才能刺激他吗?

唔唔,秦思柔疼的倒吸了口凉气,下意识的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163女性网

“你是?”卫云景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突然从自己办公室跑出来的女人。

“我……我是来找李医生的。”秦思柔回道。

“李教授?他的办公室搬到三楼去了。”

三楼?

秦思柔眼底滑过一丝异样,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随即冲他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谢谢。”

说完便直接绕过他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门口的牌子。

副院长,卫云景?

天啊,这么说来,还当真是她走错了门?

所以说刚才那个人也真的是在治病?

秦思柔心底涌上一丝难堪,这个误会还当真是闹大了。163女性网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轻薄自己,所以,就算他真的是病人,那也可能是个下流的病人。

这么一想,秦思柔心底那才刚刚升起来的一抹愧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卫云景挑了挑眉,也没过多在意,只当是走错了的病人家属。

不过他想起宫辰珏还被他留在里面进行“治疗”,随即快步上前。

宫辰珏已经穿好衣服了,正在整理领带。

“刚才……我看到一个女人从这里跑出去,你们?”卫云景眼神有点探究。

“我们什么都没有。网站163woman.com”宫辰珏冷冷回道。

“是吗?咦,你的唇上怎么有血迹,还有你的手,怎么也受伤了?”卫云景上前抓过他的手,“咬痕?该不会是刚才那妹子咬的吧?”

卫云景的语调变得有点意味深长了:“你是不是对人家做什么坏事了?”

宫辰珏“唰”的一下收回了自己的手:“你这医院需要加强一下安保了。”

“我医院的安保那可是顶级的,你知道有多少权贵住在我这里吗?”而且他可是副院长,没有他的允许,他的办公室是禁止旁人进入的。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安心放宫辰珏一个人在里面,刚才那个女人应该是纯属走错。

哼。

宫辰珏冷哼一声,并不认同他的这个命题。

“你这‘哼’是什么意思?”卫云景挑眉。你的天涯我的海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他不仅是宫辰珏的发小皆死党,还是他的主治医生。

因为我们被万千少女惦记的宫大少,可是有个不曾公开的隐疾。

“意思就是你的营业执照可以吊销了,庸医。”宫辰珏丝毫不掩饰的自己的毒舌。

“不是吧?你还没反应?要知道我刚才给你看的那可是我花了大功夫才找过来的新片啊。”卫云景惊呼。

“所以说你是庸医,今年的雇佣费减半。阅读163woman.com”宫辰珏整理好衣服就准备离开。

“喂,你等等。”卫云辰随即喊住他。

“就算你现在求我,费用也不会再涨回去。”

“谁跟你谈钱了,你的手被咬伤了,得处理一下,不知道牙齿都是人体携带病菌最多的地方吗?别这个病还没治好,等会你又生个什么其他的病。”

宫辰珏低头看了一下手背上的牙印,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几乎每一个齿印都破皮了。

虽然不在流血了,可这么一看,还是有点狰狞。你的天涯我的海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脑海里不由的跳出秦思柔的脸,看来她不仅唇甜,牙也挺利的。

“话说你到底对人家妹子做什么了?居然对你下这么重的口?”卫云景一脸给宫辰珏处理伤口,一边企图打探些八卦。

奈何某人却只字不提,最后只得作罢。毕竟宫辰珏不想说的话,没人能撬开他的嘴。

“不过刚才你看完那些片子当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吗?”卫云景总算是把注意力拉回到了正事上。

“没有。”宫辰珏冷冷回道。

“看着这个办法也不行呢,要不我们下次试试真人好了。”卫云景提议。

“你可以试试。”宫辰珏扫了他一眼,语气带着浓浓的威胁。

卫云景轻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这怪癖是怎么来的,明明你身体什么问题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再对女人提不起兴趣,伯父伯母就要怀疑你和我是一对了!”

“就你?我眼光还没那么差。”宫辰珏薄唇轻启。

卫云景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想着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交了这么个损友。

“真想刚才那妹子再咬的深一点!”卫云景磨牙。

宫辰珏没在看他,眸光沉了沉,其实他刚才并没有骗秦思柔的,他确实是过来看病的。

虽然他并没觉得这是个病。

不过在其他人眼里,特别是他爸妈,都绝对他已经病入膏肓了。

毕竟作为一个不到三十,且各项指标正常男人,却对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趣,甚至连女人的碰触都会让他觉得恶心,不舒服。这种症状也确实有点不太正常。

卫云景说他这是“异性过敏症”,不过他爸妈觉得他这是不正常的,他本人倒是没有任何感觉,毕竟他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只是面对女人的时候没有兴致。

所以之前他的身体因为秦思柔的碰触而不同的时候,他还以为他的病症好了,所以今天才会过来找卫云景检查一下。

可结果却显示,他依然没有半点好转。

所以,他怀疑昨天晚上那只是一次巧合。

可刚刚秦思柔却又突然出现了,吻她的时候,他居然又与昨天晚上一样了。

所以,只有她才能刺激他吗?

“好了,明天再过来换药。”卫云景的话打断了宫辰珏的沉思。

“嗯。”宫辰珏动了动手,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对了,三天后是伯父的生日宴,你到时可一定要出现,伯父这次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说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给过去。”卫云景突然那想起这件事。

因为宫辰珏身体的问题,他的父母每次见到他总会以各种办法往他房间里塞女人,所以他基本不回家。

“知道了。”然而这一次宫辰珏却答应的异常爽快。

“啊?”这倒是让卫云景有点不适应了,“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宫辰珏没有再理会,起身离开。

卫云景也早就习惯他这个任性肆意的性子了,只耸耸肩,也没有再说什么,缓步跟了上去。

而宫辰珏现在想的是,既然秦思柔是乔少羽的妻子,那么三天后的宴会,她一定会出现。

这么一想,他似乎多了点兴致。

第12章 喜欢你这张脸

秦思柔从卫云景的办公室逃出来以后,并没有马上去回去病房,而是先冲进了洗手间。

她现在的样子有点狼狈,唇上还沾染了一丝血迹,发丝也乱了,这么出去一定会让人想入非非。

秦思柔接了捧水覆在脸上,那冰凉的感觉让她清醒了不少。

秦思柔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尝试着牵动了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那个变态有句话说的很对,只有先爱自己,才能让别人爱你。

她要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那两个人面前!

秦思柔从洗手间出来后,先去找医生了解了一下秦正国现在的情况,然而结果却很不尽人意。

医生的意思是秦正国现在的状况虽然没有恶化,但是也并没有好转,隐晦的表明他未来的时间可能会一直在病床上度过。

秦思柔放在膝盖上的手蓦然握成了拳头,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想起昔日父亲对她的疼爱,秦思柔只觉得心口一揪一揪的疼。

“谢谢医生。”秦思柔冲医生弯了弯腰,随后转身离开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快就再遇上了乔少羽和秦诗灵。

她回到秦正国病房的时候,他们正守在病房里。

那样子看上去并不像是在照顾秦正国,更像是再等她。

“姐姐,你真的回来了啊?之前听少羽哥说你出来了,我还不相信,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秦诗灵一看到她,随即兴奋的跑上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嘴里喃喃说道,“真的是太好了,爸爸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

看着那含着水光的眸子,秦思柔只觉得恶心。

“是吗?我还以为你见到我回来会不开心呢。”秦思柔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怎……怎么会呢?你回来我当然是开心啊,我们可是一家人啊。”

呵呵,一家人?

因为是一家人,所以她就睡了她的丈夫?还怀上她丈夫的孩子?这是不是太一家人了点?

秦思柔真的很想直接戳穿她这一副伪善的面孔,可是她现在还不能。

她如今才刚刚出狱,这三年来她什么都不了解,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她倒是不怕他们,可她爸爸还躺在这里,她再也不能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思柔,我找了你晚上,你到底去哪里了?”乔少羽也适时上前,一副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和昨天不一样的是,她今天穿了一条蓝色的裙子,高腰的设计将她身体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柔顺的长发就这么披散在身后,让她多了性感和慵懒。

或许是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她的皮肤很白。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只让人移不开视线。

毕竟当初,乔少羽就很喜欢她这张脸。

“是吗?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和别的人玩的很尽心呢。”秦思柔脸上涌现出一丝嘲讽。

“思柔,你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昨天晚上是我有点冲动,回去后你听我给你解释,好不好?”乔少羽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秦诗灵现在还在这里,他生怕秦思柔会直接捅破他昨天晚上的事,到时候他要解释的对象就又多一个了。

看着乔少羽那眼底的情绪,秦思柔只冷冷一笑,她当初到底是眼瞎到什么程度,才会觉得他是真的爱她?

“我现在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在这里好好陪陪我爸爸,你们要是没事的话,就走吧。”秦思柔真的一点都不想他们这幅嘴脸。

“思柔,我……”乔少羽还想要说些什么,秦思柔却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乔少羽,你要是坚持留下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好好聊聊昨天晚上的事。”

一听她这么说,乔少羽哪里还敢开口,随即看了一眼秦诗灵:“诗灵,思柔才出来,一定有很多话想要和秦叔叔说,我们先走吧。”

“哦,好,那姐姐我们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这戏做了就要做全套,秦诗灵现在还需要扮演一个好妹妹的角色。

其实秦诗灵和她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她的母亲是秦思柔的后妈,她跟着她妈妈过来后,便改姓了秦,算是秦家的二小姐。

秦思柔的生母死的早,她也不忍心看着秦正国一直孤苦一人,所以当初他要再娶妻的时候,她也没有拒绝。

而且结婚后,秦诗灵母女也算安分,所以秦思柔虽然没有多亲近她们,但也没有很讨厌她们,大家也算是相安无事。

可现在看来,她们可远没之前表现的那么安分。

秦思柔是从小被秦正国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性子直爽,敢爱敢恨,喜欢的就去争取,讨厌的就直接无视。

她虽然看上去娇弱可人,不谙世事,可只有真正了解她的人才会知道,她比谁都倔,也比谁都果决。

有时,宁可头破血流也绝不屈服。

从昨天撞破乔少羽找小姐,到今天知道他弄大了秦诗灵的肚子,她就已经彻底看明白了。

她曾经心心念念要嫁的人,是个妥妥的人渣!

好在一切还不算太晚。

被秦思柔赶出来后,秦诗灵脸上袭上了一丝不悦,随即攀上了乔少羽的手臂,软语道:“少羽哥,你看姐姐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凶啊。”

“她就那脾气,你知道的。”乔少羽稍稍安抚了她一句,脑海里却莫名的浮现出了秦思柔的身影。

昨天晚上他没来得及思看,刚才见面他才惊觉,她居然比三年前更有魅力了,难不成监狱那地方还能让人越住越美?

身体也不由的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她亲吻她时的感觉,霎时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出了医院大门,直接给秦诗灵拦了一辆的士:“好了,你自己先回去,我公司还有点事,晚上再联系你。”

“你不送我回去吗?”秦诗灵有点诧异。

“乖,先自己回去,我处理完事情再来找你。”乔少羽说着便顺势把秦诗灵推进了车里。

随后跟司机付了车费,报了地址。

“少羽哥……”秦诗灵还想要说什么,司机却已经在乔少羽的示意下,直接驱车离开了。

第13章 想着的都是你的脸

呼呼,看着那消失在街角的车子,乔少羽才长叹口气,总算是把她给打发走了。

随后转身对着玻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确定没什么异样后,这才重新返回了医院。

要知道,他现在首先要搞定的可是秦思柔。

秦思柔刚刚给秦正国擦完身子,出来倒水的时候,却正好碰上了去而复返的乔少羽。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秦思柔现在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思柔,你不要生气了,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一个人跑出去有多担心,我开着车子找了你整整一夜。”乔少羽故作深情,哄女人向来是他最拿手的。

“是吗?”秦思柔冷哼一句,如今她是连他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当然,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和除了你之外的其他女人有牵扯。可是我发誓,不管我作什么,我脑海里想的都是你的脸,你要相信我。”乔少羽急切的解释。

想着她的脸?

秦思柔真的是要被气笑了,难不成强奸犯说自己在强奸的时候说自己想的是他老婆的脸,未必就不用坐牢了?

看着秦思柔沉默不语的模样,乔少羽心中一喜,觉得她被说动了,随即继续开口:“思柔,我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但是我保证,仅此一次,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说着,乔少羽还冲她伸出了四根手指头。

那发誓的神情说不出来的虔诚,只差没给秦思柔跪下了。

要不是秦思柔刚才听到了他和秦诗灵的对话,说不定这会还当真要被说动了。

乔少羽,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你这么会演戏呢?

“思柔,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乔少羽说着就准备上前。

然而秦思柔却冷冷一笑,端着手上的水,直接朝着乔少羽的脸上泼去。

“诶呀,真是对不起,我的手不知怎么突然抖了一下,你没事吧?”秦思柔假装道歉,心里却巴不得能再多几盆水的好。

乔少羽被当面泼了个正着,几乎是从头湿到脚。

说不气愤是假的,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啊。

可以想着对面的人是秦思柔,火气莫名的就降下来了。

“没事,我让人送套衣服过来就好。”乔少羽柔声,抬起手抹了把自己的脸。

“哦,都忘记告诉你了,这个水可是我刚刚给我爸擦身体用的,想来你也不会嫌脏吧?”

秦思柔这话一出,乔少羽的身子立马僵住了。

难怪他总觉得这水有股怪味,一时间差点没呕出来。

秦正国可是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年了,虽然一直有人照顾,可是……

一想到这里,乔少羽只觉得心底那股恶心再也按捺不住。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们的事情之后再说。”乔少羽随意交代了句,转身就离开了,那步伐可要比来的时候快多了。

哼,看着他那背影,秦思柔只扯出一丝冷笑。

抖了抖手上的盆子,转身进了病房。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全都被站在拐角处的那个身影尽收眼底。

宫辰珏单手插在口袋,视线一直跟都随着秦思柔,幽深的眼底滑过一丝异样。

看来她这性子不管是对谁,都一样烈。

“这女人还当真是有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她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说手抖了一下?”卫云景有点玩味的说道。

“走吧。”宫辰珏没做评论,只转身离开。

“不过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还是说,你和那个女人真的有点什么?”卫云景好奇地看了一眼宫辰珏。

他们本来是要出去吃饭的,宫辰珏却在路过这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还完完整整的把这一出戏看完了,这不得不让人多疑啊。

“你不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吗?”宫辰珏淡淡开口。

男人?

卫云景挑眉想了一下,随后惊呼:“那个男人不就是你……”

在宫辰珏的眼神下,卫云景后面那两个字硬生生的收住了,随后又有点不解:“他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啊?被这么羞辱都没生气,不像他的性格啊。”

只是他的疑惑宫辰珏并不打算解答,脚下的步子不由迈的快了些。

……

秦思柔并不能一直都住在医院里,她不回乔少羽的公寓,不代表她也不回秦家。

当天晚上,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秦家大门口。

“小姐,请问你找谁?”秦思柔摁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佣,可在秦思柔的印象里,她家可没这么一号人。

“这里是我家,你说我找谁?”秦思柔开口。

“啊?你家?”佣人似乎是被惊到了,“小姐,请问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找错地方?

秦思柔眸光闪了闪,随后出声:“王叔呢?让他出来。”

“王叔?我们这里没有王叔。”

佣人的人让秦思柔的眉头一蹙,没有?这怎么可能。

王叔是在他们家干了三十多年的老管家,怎么可能没有。

“谁啊?”或许是动静有点大,房间里随即传来一道询问的声音。

“夫人,是一位小姐,她说……”那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思柔便直接绕过她,进了屋。

“小姐,你不能就这么进来。”佣人随即想要阻拦。

“思柔?你……你怎么回来了?”蒋新兰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人。

我怎么回来了?秦思柔冷笑一声,要是她再不会来的话,这个家估计就要改姓蒋了吧。

“刑满了,自然就回来了。”秦思柔说的随性。

“这样啊,那你怎么都没事先通知我呢,我也好去接你啊。”最初的惊讶过后,蒋新兰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

“我怕我受不起。”秦思柔幽幽说道。

“你看你这话说的,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受得起受不起的。”蒋新兰可不是一般女人,虚情假意的本事那和秦诗灵是如出一辙。

秦思柔懒得听她这些客套话:“王叔呢?为什么刚才佣人说她不知道王叔?”

“王叔啊,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前段时间就跟我辞职了。”蒋新兰眸光闪了闪,笑着说道。

第14章 掀不起什么风浪

身子不好,辞职了?

秦思柔眼底滑过一丝异样,王叔以前是军人,身体硬朗的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身体不好了?

这中间只怕是有别的隐情吧。

“思柔,你饿不饿?要不要我让人去给你准备些吃的?”蒋新兰又怎么会不知道秦思柔的想法,却硬是装作看不懂。

“不用了,我有点累,想回房间休息。”说完,秦思柔便转身上楼了。

听到她这话,蒋新兰眼底随即滑过一抹异色,立马上前:“思柔,你看你都好久没回来了,房间也很久没住人了,我先让人给你打扫打扫,你就在客厅休息一下,很快的。”

秦思柔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她殷勤的有点过了,随后拒绝了这个提议:“那我上去看看总没事吧。”

“思柔……”蒋新兰无奈,只能快步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当她推开门的时候,还当真是好一个惊喜。

“蒋姨,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啊?”秦思柔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蒋新兰,“我的房间什么时候变成一间储物室了?”

而且看这些东西的样式,应该都是秦诗灵的。

“这……前段时间我请人来重新装修了一下家里,正好你这个房间空着,我就先拿来存放东西了,这几天正准备给你收拾呢。”蒋新兰笑着说道。

“是吗?”

“当然,你别生气,我这就让人给你收拾,要不今晚你就先将就下住客房?”蒋新兰试探的说道。

客房?她回自己的家居然还要客房?蒋新兰,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好欺负了?

“秦诗灵还住在原来的房间吗?”秦思柔淡淡问道。

“嗯,是啊。”

“既然这样,我今晚就先借住在她的房间了,应该没问题吧?”秦思柔定定地看着她。

“啊,当然没问题,诗灵一定很乐意你去陪她的。”

“我不喜欢和别人共住一间房,今晚就委屈诗灵住客房了。”秦思柔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蒋新兰脸上的表情随即一愣,不过很快又重新恢复了正常:“不委屈,都是自己家,那你先好好休息。”

“嗯。”秦思柔应了一句,随后转身朝着秦诗灵的房间走去。

秦思柔一进屋,就是满眼的粉红色。

好好的一个房间硬是被秦诗灵装修出了一种三岁小女生的感觉,她的还眼光还当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好。

秦思柔没有上床,谁知道乔少羽有没有和她在上面睡过。

转身坐到了一侧的沙发上,她回来才不过短短的一天,就已经弄的身心疲倦了。

秦思柔双手环着腿,只将脑袋埋在膝盖间,整个人都卷缩成了一团。

其实她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乔少羽的背叛对她来说,就好像是一把利刃,斩断了她所有的幻想。

更让她觉得,以前的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秦思柔现在不仅身累,心更累,无助和疲倦压的她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她现在迫切的需要睡一觉……

而楼下的客厅里,却热闹的很。

秦诗灵已经回来,在得知秦思柔霸占了她的房间后,气的恨不得马上去把她给赶出来。

“凭什么?她凭什么住我的房间?”秦诗灵气愤不已。

“还不是你,非要把东西都堆在她的房间。”蒋新兰冷声。

“我那是……”秦诗灵被堵的说不上话来,随后只愤懑的坐到了沙发上。

“好了,你别气了,如今这秦家都在我手上,她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你就先让她舒坦几天。”看着自己的女儿生气,蒋新兰缓声安抚。

“之前在医院里把我赶出去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我的房间都要霸占,她简直就是欺负人。”秦诗灵愤愤不平。

“你说什么?你之前就已经见过她了?”蒋新兰从她的话里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

“是啊,我今天和少羽哥去医院检查,正好碰上她了,她貌似昨天晚上就回来了。”

“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蒋新兰气急。

要是她事先知道,也不至于被秦思柔弄个措手不及。

“我是要回来告诉你的啊,可你人不在家,手机又打不通,我就只好去外面找你,哪知道她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蒋新兰眼神闪了闪:“好了,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要先想办法对付她。”

“那妈你有什么办法吗?”

“别急,容我想想。”蒋新兰眼底滑过一丝狠毒。

“你可要快点,不然指不定明天我们就全要被她给赶出去了。”

“放心,如今秦正国躺在医院里,乔少羽已经被你拿下,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丫头片子,掀不起什么风浪。”蒋新兰满脸得意。

“算了,我今晚去少羽哥那,秦思柔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秦诗灵起身,她可一点都不想和秦思柔住在一个房子里。

“嗯,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住乔少羽的心,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我知道了,少羽哥他是真心爱我的,心自然在我身上。”秦诗灵说完便拿起包包出门了。

秦思柔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蜷缩了一夜,脚都已经麻了,稍稍一动就觉得刺骨的疼。

然而这个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秦思柔只得忍着痛,一圈一拐的去开门。

可能是她的表情太过于狰狞,门外的佣人只被她吓的一愣。

“找我什么事?”秦思柔哪里顾得上安抚她,她的两只脚都已经快站不住了。

“哦,是有人打电话过找您。”佣人随即回过神。

“谁啊?”

“对方说是您的朋友,叫……白暖心。”佣人想了一下,说道。

“暖心?”听到这么名字,秦思柔惊呼出声。

“是。”

见她点头,秦思柔随即快速跑下楼,这会连脚上的刺痛都顾不上了。

“喂。”拿起电话的时候,秦思柔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秦思柔,真的是你!”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白暖心只差点没哭出来。

“嗯,是我。”秦思柔浅浅一笑。

“秦思柔,你个没良心的,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要不是有人告诉我你回来了,你是不是还不打算跟我联系啊?”白暖心吼道,只是说道最后,声音却有点哽咽了。

你的天涯我的海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的天涯我的海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年味满满】黄村镇村民们收到的这些春联可不简单!

    速读一幅幅承载美好祝福的对联,在三九寒冬的天气里,为黄村镇后辛庄的村民带来了浓浓的暖意。近日,由黄村镇组织书法爱好者们开展的"迎新春送春联送福字进万家"主题活动第一站在后辛庄村拉开序幕。这些书法爱好者来自大兴区老年大学黄村镇分校的师生们。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坚持练习书法十余年,挥毫泼墨,龙飞凤舞,有的经过十个月的培训,一开笔,书法有章,象模象样。寓意吉祥,承载着美好祝福的对联,一“出品”,就遭到了村民的“哄抢”,让他们体验了一把“明星”般的待遇。村民拿到喜气盈盈、写满了吉祥话儿的对联,乐得合不拢嘴。

  • 时代肖像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来源:中央美院艺讯网“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

  • 温其彪 中国著名书法家

    艺术简介温其彪,字华杰,戌子年生,湖南南县人。毕业于辽宁大学,受教于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創办的书法大学。享受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团职待遇,工程师。书法作品隶书六条屏诸葛亮诫子书被沈阳市美术馆收藏。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沈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作品欣赏

  • 这两部剧,承包2018年的所有甜蜜

    最近的朋友圈被两个内容给刷屏了。即使没有去看,或者没有玩过,但也会听说过它们的名字——《前任3:再见前任》和《恋与制作人》《前任3:再见前任》是“前任”系列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在上映之前,没有多少人看好这部电影。但这个影片却打破了所有票房分析机构的认知,成为了2018年的第一个票房黑马,票房也已经突破了13亿。《前任3》之所以能成为爆款,在于这部电影戳中了观众的情感经验,激发出了无数观众的前任情怀。不少观众在观看电影时已是痛哭流涕。情感故事总能引发观众的共鸣。于是就不难理解《恋与制作人》这款恋爱养

  • 腊月至,欲还乡

    今天2018年1月17日丁酉年腊月初一一进腊月门便有过年来腊月是农历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一进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辛苦工作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家的温暖故乡的一切随风而至归心似箭这时侯冬季田事已经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已“闲”但人们生活的节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而是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加快了向春节迈进的步伐腊月·由来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自上古时起人们就在腊月祭祀祖先参拜神灵依照传统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猎祭”猎杀野兽,拜神敬祖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腊”,通“猎”因此“猎祭”后来

  • 意大利华商总会举行新年年会 分享“学习十九大精神”心得

    2018年1月15日,意大利华商总会在福海大酒店举行新年年会。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吴冬梅参赞,华商总会会长团成员及家属出席了活动。会长何焕龙致辞,秘书长陈建明主持活动。会长致辞2017年意大利华商总会在使馆的指领下,与兄弟侨团一起,做了多项实实在在的工作,特别是在维护侨胞合法权益、帮助困难侨胞等方面。去年9月,一位青田侨胞在意大利不幸溺水身亡,使馆启动领事保护机制,但还是找不到死者家属。华商总会积极协助使馆多方宣传,发动侨胞寻找,与其他兄弟侨团一起捐款,最终找到家属并助其在意大利圆满解决此事。参赞

  • 一部网络上四十年代北平中产家庭生活视频背后的故事

    在网络上看到了这个视频,很好奇,完整的看了,也深挖了一下后边的故事。发出来大家看下。这期视频被推送之后,视频中那位教授的后人,看到了久远之前家人的影像。拜他们所赐,我们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个纪录短片的有趣细节。视频中出现了两位老人,被全家人谦恭地对待,也带孩子们去游园。解说称他们为孩子们的祖父祖母。实际上,这两位是他们的邻居,被临时找来扮演长辈的角色。而“祖父母”的生日,自然是配合剧组所做的演出,寿桃和长寿面,也是为拍摄而准备的。也许,导演是为了将当时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和礼节习俗都在一个影片中展现,才

  • 《无问西东》被禁六年原因,查遍网络都找不到,面壁三天悟出三条

    《无问西东》作为一部表现清华大学传承的电影,应该系上安全绳,平安落地公映才是常理,但这部电影却被封存了六年。六年有多长?电影里表现的抗日战争,按照过去的说法,也就是八年。八年抗战的一大半时间都过去了,那么,实在令人好奇,《无问西东》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封存了?在网上寻找原因,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常见的隐约其辞的说法,说是这个电影里有“政治敏感”的原因,而迟迟没有公映。那么这个电影里的政治敏感表现在哪里呢?查遍了网络,动用了所有搜索引擎,都找不到只言片语。无奈之中,自己来想答案吧。面壁三天,果然有收

  • 省级非遗项目“傈僳族祭天古歌”获央视传统文化纪录片《原声中国》关注拍摄

    央视传统文化纪录片《原声中国·傈僳族祭天古歌》拍摄侧记《武萨古》(祭天古歌)是傈僳族文字文献和口传文献并存的最长的叙事长诗,流传于迪庆州维西县澜沧江流域。至哇忍波时期,《武萨古》祭天活动已经流传二十代,其源流可以上溯至中国的唐宋时期。《武萨古》(祭天古歌)叙事长诗的搜集、抢救、整理工作自“文革”结束时即已开始,迄今已有30余年的抢救保护历程。“祭天古歌”手迹历届维西县委政府高度重视此项工作,包括原迪庆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灿光先生、原维西县政府县长李自强先生,现任迪庆州委副书记余胜祥先生、州人民政府

  • 最极品的毛笔竟然是它!央视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为您揭秘

    号外!!!您可能很擅长书法,但您知道毛笔为啥能写字?毛笔的笔头又是怎么做成的?最极品的毛笔是哪一种?即将登陆央视纪录频道和安徽卫视的4K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将一一为您揭晓。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宣传片1毛笔笔头:万中选一的“锋颖”毛笔为什么能写字?毛笔的笔头是用什么做的?在看《中国文房四宝》之前,很多人可能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更没有“锋颖”的概念。传统毛笔的笔头,是用动物的毛制作的,而最重要的毛叫做“锋颖”,也就是动物身上毫毛尖端最坚硬锐利、书写最能出锋的部位,数量很稀少,颜色比较深。在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