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凤还朝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8/1/9 9:23: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重生之凤还朝

战场?

天色渐晚,忍冬上前说道,“小姐,天色不早了,奴婢给您传膳吧。163女性网

苏千羽看着书没有抬头,“不急,等王爷回来再说,吩咐厨房把饭菜热着。”

“是,小姐。”忍冬有些不解,小姐明明是不愿嫁给王爷的,怎么现在却……忍冬没有多嘴,下去做事了。

半夏却是个急性子的,心里藏不住事,“小姐,您真要等王爷一起用膳?”

“怎么?不行么?”苏千羽挑眉有点不乐意,半夏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心直口快,这毛病要是不改过来以后她要吃不少苦。

苏千羽放下手中的书看看天色,确实不早了,想必这件事对于永安帝来说也是十分棘手的吧。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稳健有力。苏千羽眸中一亮,独孤轩尘回来了!心中不免有些欣喜,她这才明白为什么母妃每每见到父王回来会那么高兴。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独孤轩尘身着白色亲王朝服,腰系玉带,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好簪以玉冠,长身玉立,华贵典雅。苏千羽知道独孤轩尘容貌出众,但这猛然看到还是有些失神。

独孤轩尘早就看到等在门口的苏千羽了,心里暖暖的,朝中那些事好像也不那么烦心了。

从他进来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定在门口女子的身上,自然没有错过苏千羽看到自己后的失神和眼中的欢喜,凤眸中的笑意更深,加快脚步走到苏千羽身边,“王妃怎么在门口站着?也不加件衣服。”

“臣妾不碍事的,王爷这么晚才回来想必一定是饿了,臣妾已经吩咐厨房了,王爷前去用膳吧。”

“好。”他顺势牵住苏千羽的手一起走向内室。163女性网

饭菜都已经摆好了,苏千羽盛了一碗汤递给独孤轩尘,“王爷先喝碗汤暖暖胃,再用其他的。”

独孤轩尘略微有些诧异地接过苏千羽递给他的碗,也顾不得烫赶紧喝了下去。这顿饭两人你给我盛汤,我为你夹菜,吃得好不温馨。

用过饭之后,独孤轩尘略微斟酌了一番,还是决定把今天的事告诉苏千羽,“王妃,你可知今天父皇找本王所为何事?”

苏千羽当然不会说她知道,顺着独孤轩尘的话答道,“臣妾不知。”

“是这样的,三年前昭华公主嫁给北靖皇为妃,前不久传来消息北靖皇后身怀龙种却无故小产,后被查出是昭华公主派人下的手。

北靖人认为昭华公主胆敢谋害皇嗣肯定是受人指使,要找天圣给未出世的小皇子讨个说法,派兵二十万攻打边境。边境守将宁涛是个无能之辈,接连失了几座城池,父皇大怒。重生之凤还朝小说txt全文阅读

父皇的意思是此次让太子领兵,然后从我们兄弟几人中再选一人前去从旁协助。朝中近半数提议让本王和太子领兵出征,三哥也附议,父皇倒没说什么,只说明日早朝再做决定。”

苏千羽猜得到为什么永安帝要等到明日早朝,怕是他看到今日近半数的大臣提议独孤轩尘有所疑心了吧。

皇子是可以有自己的势力,但这势力要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内,估计这会儿他正在查今天这些大臣有多少是独孤轩尘的人呢吧。苏千羽想了想开口道,“王爷,您想去吗?”

“嗯?”独孤轩尘笑了笑,“本王当然想去,本王读了那么多兵书,习得一身武艺,为得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上阵杀敌。”

“王爷的意思臣妾明白,只是王爷应该知道今天提议王爷前去战场的都是谁的人,如果这场仗好打那他们怎么不去。

这眼看就要入冬了,北靖人在这个时候进攻天圣想必是做足了准备,一时半会儿恐难分胜负,拖得时间久了,父皇难免会责怪。重生之凤还朝小说txt全文阅读

再者如今翼王身体欠安,王爷若这时上了战场,朝中翼王一人支撑怕会吃力,而且王爷不在的这段时间也足够泽王他们做些什么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王爷三思啊。”苏千羽一直观察着独孤轩尘的脸色,见没什么变化,才放下心来。

苏千羽所说的独孤轩尘都考虑过,此番太子和泽王如此推举他,无非是想给他找点麻烦,最好能让父皇一怒之下撤了他的王位。

如果随军前去边境,就正好中了他们的算计,也正是因为如此独孤轩翼才会在朝堂上不停冲他使眼色。

可是他还是想去,成婚几日以来苏千羽对他的态度令他很头疼,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他可以确定他爱她,那么她呢?她好像很厌恶他,所以他想离开一段时间,好好想一想,到底要怎样处理两个人之间的事。网站163woman.com

本来他已经想好明日早朝答应父皇,随太子领兵出征,而且对他走后朝中之事也有所安排。却没想到,苏千羽会劝自己不要走,而且分析地头头是道。

苏千羽脸微红,“臣妾认为,若明日早朝再提起此事,王爷可以推说自己年龄尚小,未曾领过兵,兵法谋略又不精通。此次太子领兵必能大获全胜,自己去了恐怕会给太子添乱,北靖这场仗至关重要,王爷不能为了建功立业而不顾全大局。”

“嗯,这到是个好办法。”独孤轩尘点了点头,“明日上朝,本王就按王妃这番话回绝父皇。”

“还有王爷可曾想过,如果父皇问起其余皇子中谁可代替王爷前去出征,王爷要如何作答。”

听到独孤轩尘这样说,苏千羽也放下了心,“如此便好,臣妾猜测父皇最后可能会派六皇子随军出征。”

独孤轩尘也明白苏千羽为何这样猜测,永安帝当初也是从众皇子中杀出来的,自然知道自己儿子们之间的争斗。他不管儿子们怎么斗,只要皇权牢牢在他手里就成。

所以既然派了太子,他必然不会再派和太子一党的四皇子和七皇子,五皇子体弱不能去,剩下的只有自己和六皇子未曾带过兵。

自己又推脱不去,那就只能派六皇子去了。呵,看来自己还真是娶了个宝啊。

“是嘛,那明日本王可要好好看看是不是如王妃所说。”独孤轩尘面带微笑,抬头看了眼窗外。

“王妃,时辰不早了,咱们该歇息了。”说着勾了勾苏千羽的手指。

苏千羽满脸通红,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上一世苏千羽不愿嫁给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和他同房,现在她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值得她付出真心,可是真的要行周公之礼,她还是有些羞怯和紧张。

独孤轩尘自是将苏千羽的反应看在眼里,笑着说:“王妃不必担心,没有王妃的同意本王不会对王妃做什么的,好了,时辰真的不早了,明日本王还要早起上朝呢。”

“好。”迟早要到那一步,又听到了独孤轩尘的承诺,苏千羽也就不再推辞,起身同独孤轩尘一起去卧房了。

第二天早上苏千羽醒来的时候,独孤轩尘已经去上朝了,昨晚独孤轩尘真的什么也没做,只是搂着她一夜好眠,或许岁月静好就是这样吧。“半夏,忍冬。”

“是,小姐。”两人端着洗漱用物推门进来。

“都到这个时辰了,怎么不叫醒我。”

“小姐,是王爷吩咐的,说昨夜小姐累了,让小姐多睡会儿。”忍冬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苏千羽听完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什么叫累了,不就是帮忙出谋划策嘛。看忍冬和半夏的样子怕是她们两个误会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服侍我起来吧。”

尘王府内一派祥和,朝堂之上可就不平静了。永安帝端坐在龙椅之上,不怒自威,“此次北靖来犯,众位卿家觉得朕该派哪位皇子同太子前去平乱?”

话音刚落,梁太傅便走出来说道,“启禀皇上,微臣认为尘王可担此重任。尘王殿下天资聪颖,熟读兵法,此番前去必能有所建树。”

紧接着独孤轩泽也站了出来,“父皇,梁大人说的有理,八弟虽通晓兵法却从未带兵打仗,这次正好也能锻炼锻炼他,好让他能更好的为父皇分忧。”

“太子,你觉得呢?”

“回父皇,儿臣认为梁太傅和三弟说得有理,八弟一向期许能够冲锋陷阵,此番征讨北靖八弟可说是不二人选啊。”太子也跟着随声附和。

永安帝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才开口道,“尘儿,你认为呢?”

独孤轩尘不慌不忙站出来说道,“承蒙众位皇兄和大人的厚爱,儿臣本不应犹豫,但三哥也说了儿臣未曾带过兵,儿臣对兵书也只是一知半解,离熟读还差得远。”

没等永安帝开口独孤轩尘又说道:“这么贸然随军出征儿臣怕到时不但不能建立功勋,反而拖累了太子哥哥。战事紧急,这可是有关民生国计的大事,儿臣万万不敢视为儿戏,仅凭一腔热血而弃百姓于不顾。”

不准再唤王爷

太子和独孤轩泽一听,面露疑色,平时争着吵着要上阵杀敌,这会儿有机会了反而不去了,这小子越来越看不懂了。

独孤轩翼听后心中十分满意,他本以为独孤轩尘会立刻答应下来,没想到他推辞了。不错,这到底是成家的人了,越来越稳重了。

永安帝知道这几个儿子中独孤轩尘性子最像自己,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他也最喜兵法,常常自诩打仗无人能敌。

没成婚时恨不得跑到边关去。这次他不愿去恐怕是真的没把握,怕去了以后添乱。永安帝点了点头,不错,能有自知之明。独孤轩尘瞥到永安帝点头,心中暗喜,父皇没有生气。

“尘儿,既然你说你不能去,那你觉得谁去合适呢?”永安帝又发问了。

“回父皇,儿臣不知。北靖天寒地冻,战场上刀剑无情,要让儿臣送自己兄长上战场,儿臣实在,实在于心不忍。儿臣只恨自己无能,不能替父皇和众位皇兄分忧。”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

独孤轩泽气死了,好一个于心不忍,那他成什么了,巴不得送自己弟弟上战场?

永安帝看向独孤轩尘的眼神更为柔和了,到底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孩子,一心为他的兄长们着想。

“罢了,你年纪还小,上战场也不急于这一时,再说你刚成婚,这时离去南越恐怕会有不满,好了父皇知道你心系兄长,此事不用你管了。”

“儿臣谢过父皇。”独孤轩尘恭恭敬敬行过礼,站回原位,看到独孤轩翼冲他使眼色,夸他做得好。

永安帝扫过站在下方的儿子们,说道,“轩琅,这次就你同太子一起去吧。”

“啊?”独孤轩琅愣了愣,显然没反应过来。这不是独孤轩尘的事儿吗?怎么落自己头上了。

永安帝见他半晌不回话,脸色愈发不好看。独孤轩琅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是父皇,儿臣定当不辱使命。”

下朝之后,独孤轩尘和独孤轩翼一起走出大殿。独孤轩翼说:“轩尘,今日做得不错,比平时稳重多了。”

“嘿嘿”独孤轩尘咧嘴一笑,“这是王妃告诉我的,昨晚回去和王妃商量了一番。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今日上朝就顺着说了,没想到就成了。”

“哦?南越的灵羽郡主,她怎么对你说这些,她可靠吗?”独孤轩翼有些怀疑,毕竟苏千羽是南越人,多份心思总是好的。

“五哥说什么呢,什么灵羽郡主,她现在是尘王妃,自然是向着我了。”独孤轩尘有些不满,为了想对策昨晚王妃可费了不少力。“对了五哥,昨天你冲我使眼色是不是也不想让我去?”

见独孤轩翼点头,独孤轩尘像个孩子一样冲独孤轩翼抱怨,“嗨,那你昨天回去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瞎猜了半天。”

“八弟,我不跟你明说是怕你误会我不想你建功立业,你也知道我身子弱,许多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怕你走后太子和三哥联手起来对付我们,到时候我一人恐难以应对。”

“我怎么会误会五哥,我们是一母同胞,若是连五哥都不能信,那我真的不知道该信任谁了。”独孤轩尘急着说道。

“好了,五哥知道。”独孤轩翼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不是没去嘛,接下来三哥他们肯定会还有动作,咱们要多加小心。”

“嗯,我知道了。那五哥,我先回去了啊。”

独孤轩翼点点头,看着独孤轩尘远去的背影,独孤轩翼心里想着该抽空见见这位弟妹,若她真心为轩尘好,他会接纳她为家人;若她存有二心,那就别怪他无情了。

辞别独孤轩翼,独孤轩尘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尘王府,他已经等不及要告诉苏千羽这个好消息了。

“王妃,王妃。”独孤轩尘一进门就到处嚷道,四处找苏千羽。

“呦,王爷啊,瞧您急得满头汗的,王妃在花园侍弄花草呢。”管家莫叔笑着迎上来,王爷和王妃好好地就成,最好赶紧给府里添个小主子。

“本王知道了,莫叔您忙吧。”独孤轩尘快步往花园走去。

刚到花园就看到花丛中苏千羽一袭青色衣裙,纤腰不盈一握,乌发没有梳成妇人发髻,只是绾了个侧髻斜簪一枚玉簪,简单大方。他一直都知道苏千羽是极美的,却还是看呆了。

苏千羽本来在修剪花枝,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抬起头就看到独孤轩尘呆呆愣愣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

“臣妾见过王爷,王爷刚下朝想必是饿了,臣妾已经吩咐厨房做了些点心,王爷先用些吧。”

“好,王妃陪本王一起吧。”独孤轩尘欣喜地上前拉着苏千羽去了凉亭。

“王妃果真料事如神,我推脱不去前线,父皇还真的就派六哥去了……”独孤轩尘手舞足蹈地给苏千羽叙述了一遍今日早朝时的事,一字不落地讲给苏千羽听。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王妃你是没看到,三哥的脸都黑成锅底了。还有六哥,父皇说让他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哈哈哈哈,太逗了。”独孤轩尘笑得没有一点形象,苏千羽看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臣妾哪里是料事如神,没给王爷添乱就是好的。”苏千羽含笑递给独孤轩尘一杯茶。

“王妃不必谦虚,本王说的是事实。”独孤轩尘接过茶杯,专注地看着苏千羽,“对了,王妃,昨晚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嗯?做恶梦?”苏千羽完全没有印象。

只见独孤轩尘略微有些欣喜地说道,“昨天半夜,王妃一直唤着本王的名字,紧紧抓着本王的衣服,还说有血。”

独孤轩尘或许能猜到苏千羽梦到了什么,他心里很高兴。成婚那天,他掀开盖头的那一刻就喜欢上她了。

可是当时苏千羽连看都不愿意看他,更不要说和他讲话了,他当时还以为苏千羽讨厌他,不过现在看来恐怕未必是这样。

苏千羽听到独孤轩尘的话不由得浑身颤抖起来,她眼前又浮现出独孤轩尘瘫倒在血泊之中,身首异处。

苏千羽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眼看就要哭出来了。独孤轩尘察觉出不对劲,赶紧转移话题。

“王妃,本王想跟你商量个事。”独孤轩尘浑厚的嗓音唤回了苏千羽的神智。

“啊?什么事?王爷请讲。”苏千羽快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依旧笑靥如花。

独孤轩尘眼中闪过一抹心疼,直觉告诉他苏千羽身上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和他有关。

“王妃,咱们都已经成亲了,还王爷王妃的叫,不免太过生分了,咱们还是换个称呼吧。”

“换个称呼?不叫王爷,王妃,那叫什么呢?”苏千羽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让我好好想想啊,叫什么呢?羽儿?小羽?夫人?娘子?卿卿?叫什么呢?”看着独孤轩尘一脸认真地说出这些称呼,苏千羽嘴角一抽。

“那个王爷,臣妾觉得不必这么麻烦,王爷直接叫臣妾千羽好了。”苏千羽赶紧提议道,不然还不知道他会叫出什么来呢。

“好啊,就叫千羽。那千羽要叫本王什么呢?相公还是夫君?又或是尘郎?”独孤轩轩尘一脸玩味的看着苏千羽。

“……”苏千羽嘴角猛抽,这是在逗她吗?虽说她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夫君,可这真的要叫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独孤轩尘看着她红透的小脸,心情大好,“好了,不逗你了。你唤本王名字就好,轩尘。当然千羽也可叫本王相公、夫君、尘郎。”说完还扬了扬眉。

“呵呵”苏千羽干笑两声,“我知道了,王,轩尘。”

“嗯,这样便好。忙了一早上,还真有点饿了,千羽陪我一起吃吧。”

“好,这些都是厨房新做的,快尝尝。”苏千羽拿起一块点心递给独孤轩尘。

忍冬和半夏看着亭子里的这对璧人,相视一笑。尘王和小姐很配,看得出小姐对尘王也是有情的,只要小姐幸福就好。

用过午膳,下午独孤轩尘没有什么事,就拉着苏千羽到书房下棋,刚下了一会儿,下人进来通报说翼王来了。“五哥这时候过来干什么?”独孤轩尘有些不解。

“轩尘,五皇子找你怕是有要事相商,我先去把茶准备好。”苏千羽转身离开书房,现在她是王府的女主人,有些事是她必须要做的。

“五哥,你怎么来了?”

“呦,怎么着我还不能来了,果然是娶了王妃连五哥都不要了啊。”说着独孤轩翼捧着心口,做出一副心疼的样子。

“五哥,你尽取笑我,我哪能不要五哥呢?”独孤轩尘赔笑道。

两兄弟正笑闹着,苏千羽端着差走了进来,“弟媳见过翼王。”

“嗯,弟妹不必多礼,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啊。”独孤轩翼笑着说道,只是这笑并未映入眼底。她甚至略微感觉到独孤轩翼对自己有些敌意。

太子出征

苏千羽没有在意这些,给两人倒好茶后,便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

两人并没有谈什么重要的事,只是说三日后太子和六皇子领兵出征,他们需要前去相送。

喝了一会儿茶后,独孤轩翼说道,“八弟,我有些话相对弟妹说,你先回避一下。”

“什么话?发生什么事了吗?”独孤轩尘疑惑地看着独孤轩翼,有些不情愿。

“只是有些话想问弟妹一下,我又不会吃了她,你急什么。”独孤轩翼打趣着。

“王爷,没事的,翼王殿下找臣妾只不过是说几句话罢了。”苏千羽开口解围,独孤轩翼眼中划过一丝赞赏。

“那好吧,我先出去了。”独孤轩尘不情不愿地转身出去。

“弟妹,你是聪明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本王今天找你是想问你,现在你是灵羽郡主还是尘王妃?”独孤轩翼没绕什么弯子,直接问苏千羽。

苏千羽没想到会这么直接,略微一怔,“只要我还在尘王府一天,我便是尘王妃。只要我还是尘王妃,我便会拼尽全力保护尘王府的一切,包括尘王。”苏千羽眼中的坚定无法比拟,饶是独孤轩翼也没看出什么破绽。

“有弟妹这句话我便放心了,轩尘是我唯一的亲弟弟,我不能让他出一点差池,还望弟妹多加体谅。轩尘性子急,平日里还要劳烦弟妹在旁多多提点,免得他出什么差错,惹父皇生气。”

“翼王放心我既已嫁给尘王,定会做好本分,从旁好好协助王爷。”苏千羽满口应下。

独孤轩翼满意地点点头,“如此便好,弟妹既然咱们是一家人,你就和轩尘一样,叫我五哥吧,省得听上去怪生分的。”

“好了弟妹,咱们出去吧,免得轩尘那小子着急,还以为我找他王妃的麻烦。”独孤轩翼打趣道,上扬的嘴角透露出他现在心情不错。

坦白说独孤家的人相貌都是极为不错的,相对于其他皇子或张狂、或邪魅,独孤轩翼大概由于身子不好,总是给人一种温文尔雅,更容易与之亲近的感觉。

但是苏千羽知道独孤轩翼的坚强不输给任何一人,上一世为了独孤轩尘,他拖着破败的身子与独孤轩泽斗,想尽一切办法要保住独孤轩尘的命,最终竟被独孤轩泽活活烧死在王府。

所以即便苏千羽知道独孤轩翼怀疑自己,她也没有生气,毕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独孤轩尘。

苏千羽和独孤轩翼刚从书房出来,独孤轩尘就赶紧迎了上来,上下仔细打量着苏千羽。

苏千羽不禁哑然失笑,“王爷这么看着臣妾,难不成臣妾和五哥说几句话就胖了几圈不成?”

“呵呵,王妃说笑了。”独孤轩尘尴尬地挠挠头,“王妃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美的,五哥,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啊?”

独孤轩翼白了他一眼,“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告诉弟妹,以后如果你小子犯浑,欺负了弟妹,就让她来找我,我定会帮着她好好教训你。”

“我怎么会欺负王妃,五哥你想多了,我就是欺负你也不会欺负王妃啊。”独孤轩尘冲着独孤轩翼做鬼脸,一副小孩的模样。

独孤轩翼气息有些不稳,“咳咳,瞧你那傻样,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吃药了。改日到我府上,我让你五嫂给你做好吃的。”

“好,五哥路上小心。”独孤轩尘语气里尽是担忧。

独孤轩翼点点头,转身回去了。看着独孤轩翼消瘦的背影,苏千羽若有所思地问道,“王爷,你可知五哥得的是什么病?”

独孤轩尘无奈的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母妃怀五哥的时候受了惊吓,五哥从小就体弱多病,宫里的太医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病,只能就这么养着。”。

“王爷且放宽心,五哥吉人自有天相,咱们也私下寻寻看能不能找到名医圣手为五哥诊治,也好尽一份心。”苏千羽柔声安慰。

“王妃说得对,五哥肯定不会有事儿。”独孤轩尘收起了担忧又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挑眉笑道,“这事儿先不说,王妃,你刚才叫我什么?”

不知怎的,苏千羽觉得此刻独孤轩尘的笑有些奸诈,便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刚才叫了什么?臣妾初来天圣还有些不习惯,记性也不好了,这实在是想不起来。”

“是嘛,千羽。”独孤轩尘越靠越近,眼看就要把苏千羽圈进怀里,温热的气息洒在苏千羽耳畔。

苏千羽不争气的脸红了,伸出手推拒着,“我,我记起来了。可是我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直呼王爷的名谓?这样不合礼法。”

“什么礼法不礼法的,我说行就行,再说五哥也不是外人。”独孤轩尘霸气的说道。

苏千羽红着脸,微微点了点了点头。独孤轩尘看到苏千羽乖巧的模样,心情大好,想想逗逗她,“千羽,你说一个人做错事要不要罚?”

苏千羽自然是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迟疑了半天才开口,“你,你不是想打我吧?”

“呵呵,傻千羽。打你心疼的还不是我自己。”独孤轩尘大喇喇的说道,苏千羽睡下眼眸,不去看他。

独孤轩尘俯身,在她耳畔缓缓说道,“不过还是要罚你,嗯……就罚你唤我一声相公。”

苏千羽诧异地抬起头,对上他充满希冀的眸子,上一世直到他死自己才唤他一声相公,苏千羽不禁有些懊悔,吸了吸鼻子,小声说道,“相,相公。”

“娘子!”独孤轩尘长臂一伸,猛地将苏千羽按进怀里,死死抱住她,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里一般。

一声娘子,让苏千羽听得想流泪,她伸出手环住独孤轩尘,将头埋在他的怀里,贪婪的吸取他身上的气息。

这一世,阴险狠毒怎样,手染鲜血又怎样,她只要独孤轩尘一世平安,哪怕为他负尽天下人,她也甘之如饴。

三日很快就过去了,十月十四,天圣太子独孤轩诺和六皇子独孤轩琅率领三十万大军奔赴北靖边境,永安帝率领百官亲自为其壮行。,

三十万天圣儿郎身着铁衣铠甲,手执长枪盾牌,齐刷刷地站在校场上,庄严肃穆,还未奔赴战场,这气势就令人热血沸腾。

太子独孤轩诺和六皇子独孤轩琅身披战袍,骑着上好的战马在队伍的最前端,一样的英气逼人,耀眼夺目。

校场前方正在进行出征前的祭祀,苏千羽跟随皇后站在后宫女眷所在地方,她只要稍微侧过头就能看到站在对面的独孤轩尘。

太子出列,亲自将三牲血淋在军器上,面色沉着冷静,不见一丝慌乱,的确有一国储君的风范。

皇后眼里满是欣慰与自豪,苏千羽暗地里叹了口气,这恐怕是皇后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吧。

苏千羽猜测上一世太子在班师回朝的途中重伤不治身亡应该是独孤轩泽的手笔,不仅除了太子,还嫁祸到独孤轩尘身上。

这次独孤轩泽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独孤轩诺出了京城,他独孤轩泽就有的是办法让他回不来。

苏千羽侧过头向对面看去,却不想迎接她的正是独孤轩尘毫不掩饰满含深情的眼神。苏千羽俏脸微红,略微有些愠怒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收敛一点。

他亲哥哥要出征了,他不担心兄长安危,反倒盯着他的王妃看,这算怎么回事,要是被御史逮到参他一本,有他受的。

独孤轩尘收回停在苏千羽身上的视线,转而投向校场前方的太子身上。

嘴角的浅笑消失不见,耷拉着脸,眉头紧蹙一副担忧到不行的模样。苏千羽嘴角微抽,呵呵,论演戏她还是比不过她家尘王爷。

祭祀结束,太子重新回到独孤轩琅身边。永安帝看着意气风发的儿子和将士们,朗声说道,“北靖欺人太甚,杀我公主,夺我疆土。尔等此去,务必将北靖小儿赶出天圣,扬我国威,待尔等凯旋归来,朕亲自为尔等接风洗尘。”

“是。”三十万大军齐声应道,震撼人心。

“吉时到。”

“出发。”太子手持宝剑,一声令下,三十万将士带着使命奔赴战场,永安帝直到看不到大军的影子才转身走下城楼,带着后宫嫔妃们回宫了。

今日不用上朝,苏千羽自是等着独孤轩尘一起回府。突然苏千羽觉得背后凉飕飕地,好像有人在瞪着她一样。

苏千羽回头,果然看到泽王妃慕容婉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苏千羽敏锐地捕捉到慕容婉眼中一闪而过的嫉妒、怨恨、不甘。

说实话,虽然上一世她毁了自己的脸,但是苏千羽对慕容婉除了怨恨,还有一丝的可怜。

身为天圣四大世家慕容家的嫡女,她没有资格做出选择,没有资格说不,更没有资格为自己而活。她必须无怨无悔的为自己的家族付出,像颗棋子一样任人摆布。

慕容婉注意到苏千羽在看自己,带着侍女转身就走了,摆明了告诉苏千羽她慕容婉就是不待见她。

重生之凤还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凤还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真爱趁现在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真爱趁现在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真爱趁现在目录预览:第五章相亲遇极品第六章红色小裤裤第七章口水第八章老爷子逼婚第九章踢中要害第十章尴尬的一夜第五章相亲遇极品“抢抚养权?你抢得过吗?你拈花惹草,喜新厌旧,不守夫纲,你以为法官会把孩子判给你吗?做梦去吧!”苏百乐一口气说话,猛然发现自己失言了,不禁脸上一红。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怨妇一样?蔺梵微微皱了皱眉,突然又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嚷嚷道:“你终于承认了吧,豆豆就是我的孩子。”苏百乐最后一根弦也被崩断了,把豆豆放在地上,叉起腰愤愤地道:“蔺梵,老

  • 第三种爱情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第三种爱情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第三种爱情目录预览:第五章一无所有第六章陪傻子睡觉第七章将计就计第八章你要我做什么工作第九章你真丑第十章正式进入MS公司第五章一无所有看着照片上的女人,要不是看过东南卫视的明星脸,她还真的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淡淡一笑,她把钱包还给了男人。“那你是怎么分辨我不是她?”冯小小很好奇的问。把钱包放回怀中口袋的他,嘴角挂上一丝温柔的笑意,“你和她的眼神不一样,你眼中透漏着坚强,她却像一只容易就被伤害的金丝雀。”你妹,感言说她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他的敏

  • 且行且珍惜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且行且珍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且行且珍惜目录预览:第005章医院里的纠缠第006章本该属于她的第007章你有知道的资格么第008章被关傻了第009章阿狸小台灯第010章亲自做早餐第005章医院里的纠缠“俞睿珉你放手!”蓝澜也是恼羞成怒,对这个男人仅存的一丁点情愫顿时灰飞烟灭,一个劲的想要摆脱他的钳制!听到这边的动静,医院的护士和医生便都开始围观了上来。蓝沛儿见状,便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怜兮兮地哭诉着:“小澜,我都和睿珉结婚了,你为什么还不死心?险些害的我流产,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啊,你为什么

  • 前妻,请留步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前妻,请留步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前妻,请留步目录预览:第五章黎家千方百计送你来的目的第六章你怎么睡在我床上第七章传说中的男朋友第八章作为丈夫的责任第九章又是哪个男人给你的第十章这是你作为妻子的义务第五章黎家千方百计送你来的目的“我看过你们工作室的设定,十分的简洁大方,却不失夺人眼球的元素,我总是以为,能够做出这么优秀的设计的,应该是年纪大一点的设计师,没想到黎小姐你这么年轻!”两个人聊得还算是好,黎倩瞳把款式敲定下来之后,这才送走了崇苒苒。“小瞳,这还有一个最新的合作案,是嘉姐负责的!

  • 再见了我的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再见了我的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再见了我的爱目录预览:第5章神父的葬礼第6章撒玛利亚第7章恶名第8章黑灯舞第9章无处可逃第10章向你要个人第5章神父的葬礼“若兮,给你!”顾小川从床头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的面前,“密码是你生日。”“这是?”我有些错愕。“苏阿姨不是住院吗?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不够了咱们再想办法。”“我不能要你的钱。”我不能地拒绝,我不大习惯去花男人的钱,何况顾小川也没多少钱能给我花。他直接把卡塞到我的手里:“当我借你的,等你有钱了,慢慢地还,还一辈子都行。”我推托不过顾小川,最

  • 缺失的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缺失的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缺失的爱目录预览:第五章:你坐谁车回来的第六章:人渣第七章:男人都是贱骨头第八章:把我当空气第九章:给我滚出去第十章:醉酒第五章:你坐谁车回来的我撞到的是我们财务室的经理陈子栋,他这个人平时仗着自己经理的身份没少调戏办公室的小姑娘们。小姑娘们脸皮薄,对他的行径敢怒不敢言,不过他的名声早就臭了,谁对他都避让三舍,生怕跟他沾上半点关系。这次把咖啡洒在他身上,我可真是够倒霉的。“这可是我新买的衣服!”陈子栋有些怒气的开口,眼神却色迷迷的扫向我的胸口。“陈经理,我也

  • 初恋这件小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初恋这件小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初恋这件小事目录预览:第5章当作垃圾一样处理掉第6章回不到从前第7章她的初次第8章冤家路窄第9章萧先生,欢迎来做客第10章她不是包子第5章当作垃圾一样处理掉对顾小妤的反抗,慕北宸不予理会,而眼神发直如同一匹真正的野兽,被战火点燃。慕北宸内心尚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在面对顾小妤的光洁如玉的身体时,已经全部土崩瓦解了。该死的!这女人竟让他停不下来!顾小妤在一声伴着一声的尖叫过后,眼前的那张俊脸变成黑幕,跟着她便彻底昏死过去……看着身边已然不省人事的顾小妤,慕北宸

  • 云巅之上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云巅之上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云巅之上目录预览:第5章霍少庭抢人第6章男人是魔鬼第7章拿出证据证明清白第8章甄珠哭过第9章拍摄广告遇见第10章风波不停第5章霍少庭抢人“霍少庭,请你放开甄珠!他是你的太太!你到底懂不懂尊重女人?”慕云凡气的脸色发白,冲过去就要揍打对方。霍少庭见女人涨红了脸,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不由得心下一软。他知道昨天她晕倒了,但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所以他连夜派人找,一大早就赶来了慕云凡家里,他还有一大推的公事要处理,却急着要将她找到。因为,他得到一个天大的噩耗,

  • 花容瘦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花容瘦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花容瘦目录预览:第5章大家可真会演第6章假装恩爱夫妻第7章一把火烧了书房第8章最好安分点第9章管家是最大嫌疑人第10章王妃嫌疑最大第5章大家可真会演宁挽歌感觉到四周涌动的杀气,她偏不愿妥协。微微使力,又把被子扯回来了一点。“放手,快点!”她承受了穿越而来的痛苦,身子可是极为疲惫。白天的事情,大抵是已经看明白过来了。原本这个宁挽歌,是被丞相府的嫡女三小姐宁嫣然给弄死的,她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条细痕,应该是被什么线给勒死的。她现在活过来了,那位宁嫣然,指不定在某个

  • 色戒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色戒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色戒目录预览:005抢男人006浓情1007浓情2008男人与狗009痴梦010苦果与甜果005抢男人我端着保姆递上来的果汁,喝了一口,不经意问她,“这是新出的钻石美甲吗。”崔婕的目的就在于让我问,如果我们都视而不见冷了她的场,她就不知道还要拿出什么宝贝来显摆,她见我问了非常高兴,靠在沙发上歪着头说,“对,五十分的钻吧,不大,一个指甲上能贴两个,十个贴满了要价五万多,只有金街那家美容院的二楼美甲店打出这一款,每天只接待三个客户,要提前预约,许多富太太都过去做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