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凤还朝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8/1/9 9:23: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重生之凤还朝

战场?

天色渐晚,忍冬上前说道,“小姐,天色不早了,奴婢给您传膳吧。阅读163woman.com

苏千羽看着书没有抬头,“不急,等王爷回来再说,吩咐厨房把饭菜热着。”

“是,小姐。”忍冬有些不解,小姐明明是不愿嫁给王爷的,怎么现在却……忍冬没有多嘴,下去做事了。

半夏却是个急性子的,心里藏不住事,“小姐,您真要等王爷一起用膳?”

“怎么?不行么?”苏千羽挑眉有点不乐意,半夏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心直口快,这毛病要是不改过来以后她要吃不少苦。

苏千羽放下手中的书看看天色,确实不早了,想必这件事对于永安帝来说也是十分棘手的吧。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稳健有力。苏千羽眸中一亮,独孤轩尘回来了!心中不免有些欣喜,她这才明白为什么母妃每每见到父王回来会那么高兴。重生之凤还朝小说txt全文阅读

独孤轩尘身着白色亲王朝服,腰系玉带,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好簪以玉冠,长身玉立,华贵典雅。苏千羽知道独孤轩尘容貌出众,但这猛然看到还是有些失神。

独孤轩尘早就看到等在门口的苏千羽了,心里暖暖的,朝中那些事好像也不那么烦心了。

从他进来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定在门口女子的身上,自然没有错过苏千羽看到自己后的失神和眼中的欢喜,凤眸中的笑意更深,加快脚步走到苏千羽身边,“王妃怎么在门口站着?也不加件衣服。”

“臣妾不碍事的,王爷这么晚才回来想必一定是饿了,臣妾已经吩咐厨房了,王爷前去用膳吧。”

“好。”他顺势牵住苏千羽的手一起走向内室。重生之凤还朝小说txt全文阅读

饭菜都已经摆好了,苏千羽盛了一碗汤递给独孤轩尘,“王爷先喝碗汤暖暖胃,再用其他的。”

独孤轩尘略微有些诧异地接过苏千羽递给他的碗,也顾不得烫赶紧喝了下去。这顿饭两人你给我盛汤,我为你夹菜,吃得好不温馨。

用过饭之后,独孤轩尘略微斟酌了一番,还是决定把今天的事告诉苏千羽,“王妃,你可知今天父皇找本王所为何事?”

苏千羽当然不会说她知道,顺着独孤轩尘的话答道,“臣妾不知。”

“是这样的,三年前昭华公主嫁给北靖皇为妃,前不久传来消息北靖皇后身怀龙种却无故小产,后被查出是昭华公主派人下的手。

北靖人认为昭华公主胆敢谋害皇嗣肯定是受人指使,要找天圣给未出世的小皇子讨个说法,派兵二十万攻打边境。边境守将宁涛是个无能之辈,接连失了几座城池,父皇大怒。推荐163woman.com

父皇的意思是此次让太子领兵,然后从我们兄弟几人中再选一人前去从旁协助。朝中近半数提议让本王和太子领兵出征,三哥也附议,父皇倒没说什么,只说明日早朝再做决定。”

苏千羽猜得到为什么永安帝要等到明日早朝,怕是他看到今日近半数的大臣提议独孤轩尘有所疑心了吧。

皇子是可以有自己的势力,但这势力要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内,估计这会儿他正在查今天这些大臣有多少是独孤轩尘的人呢吧。苏千羽想了想开口道,“王爷,您想去吗?”

“嗯?”独孤轩尘笑了笑,“本王当然想去,本王读了那么多兵书,习得一身武艺,为得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上阵杀敌。”

“王爷的意思臣妾明白,只是王爷应该知道今天提议王爷前去战场的都是谁的人,如果这场仗好打那他们怎么不去。

这眼看就要入冬了,北靖人在这个时候进攻天圣想必是做足了准备,一时半会儿恐难分胜负,拖得时间久了,父皇难免会责怪。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再者如今翼王身体欠安,王爷若这时上了战场,朝中翼王一人支撑怕会吃力,而且王爷不在的这段时间也足够泽王他们做些什么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王爷三思啊。”苏千羽一直观察着独孤轩尘的脸色,见没什么变化,才放下心来。

苏千羽所说的独孤轩尘都考虑过,此番太子和泽王如此推举他,无非是想给他找点麻烦,最好能让父皇一怒之下撤了他的王位。

如果随军前去边境,就正好中了他们的算计,也正是因为如此独孤轩翼才会在朝堂上不停冲他使眼色。

可是他还是想去,成婚几日以来苏千羽对他的态度令他很头疼,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他可以确定他爱她,那么她呢?她好像很厌恶他,所以他想离开一段时间,好好想一想,到底要怎样处理两个人之间的事。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本来他已经想好明日早朝答应父皇,随太子领兵出征,而且对他走后朝中之事也有所安排。却没想到,苏千羽会劝自己不要走,而且分析地头头是道。

苏千羽脸微红,“臣妾认为,若明日早朝再提起此事,王爷可以推说自己年龄尚小,未曾领过兵,兵法谋略又不精通。此次太子领兵必能大获全胜,自己去了恐怕会给太子添乱,北靖这场仗至关重要,王爷不能为了建功立业而不顾全大局。”

“嗯,这到是个好办法。”独孤轩尘点了点头,“明日上朝,本王就按王妃这番话回绝父皇。”

“还有王爷可曾想过,如果父皇问起其余皇子中谁可代替王爷前去出征,王爷要如何作答。”

听到独孤轩尘这样说,苏千羽也放下了心,“如此便好,臣妾猜测父皇最后可能会派六皇子随军出征。”

独孤轩尘也明白苏千羽为何这样猜测,永安帝当初也是从众皇子中杀出来的,自然知道自己儿子们之间的争斗。他不管儿子们怎么斗,只要皇权牢牢在他手里就成。

所以既然派了太子,他必然不会再派和太子一党的四皇子和七皇子,五皇子体弱不能去,剩下的只有自己和六皇子未曾带过兵。

自己又推脱不去,那就只能派六皇子去了。呵,看来自己还真是娶了个宝啊。

“是嘛,那明日本王可要好好看看是不是如王妃所说。”独孤轩尘面带微笑,抬头看了眼窗外。

“王妃,时辰不早了,咱们该歇息了。”说着勾了勾苏千羽的手指。

苏千羽满脸通红,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上一世苏千羽不愿嫁给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和他同房,现在她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值得她付出真心,可是真的要行周公之礼,她还是有些羞怯和紧张。

独孤轩尘自是将苏千羽的反应看在眼里,笑着说:“王妃不必担心,没有王妃的同意本王不会对王妃做什么的,好了,时辰真的不早了,明日本王还要早起上朝呢。”

“好。”迟早要到那一步,又听到了独孤轩尘的承诺,苏千羽也就不再推辞,起身同独孤轩尘一起去卧房了。

第二天早上苏千羽醒来的时候,独孤轩尘已经去上朝了,昨晚独孤轩尘真的什么也没做,只是搂着她一夜好眠,或许岁月静好就是这样吧。“半夏,忍冬。”

“是,小姐。”两人端着洗漱用物推门进来。

“都到这个时辰了,怎么不叫醒我。”

“小姐,是王爷吩咐的,说昨夜小姐累了,让小姐多睡会儿。”忍冬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苏千羽听完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什么叫累了,不就是帮忙出谋划策嘛。看忍冬和半夏的样子怕是她们两个误会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服侍我起来吧。”

尘王府内一派祥和,朝堂之上可就不平静了。永安帝端坐在龙椅之上,不怒自威,“此次北靖来犯,众位卿家觉得朕该派哪位皇子同太子前去平乱?”

话音刚落,梁太傅便走出来说道,“启禀皇上,微臣认为尘王可担此重任。尘王殿下天资聪颖,熟读兵法,此番前去必能有所建树。”

紧接着独孤轩泽也站了出来,“父皇,梁大人说的有理,八弟虽通晓兵法却从未带兵打仗,这次正好也能锻炼锻炼他,好让他能更好的为父皇分忧。”

“太子,你觉得呢?”

“回父皇,儿臣认为梁太傅和三弟说得有理,八弟一向期许能够冲锋陷阵,此番征讨北靖八弟可说是不二人选啊。”太子也跟着随声附和。

永安帝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才开口道,“尘儿,你认为呢?”

独孤轩尘不慌不忙站出来说道,“承蒙众位皇兄和大人的厚爱,儿臣本不应犹豫,但三哥也说了儿臣未曾带过兵,儿臣对兵书也只是一知半解,离熟读还差得远。”

没等永安帝开口独孤轩尘又说道:“这么贸然随军出征儿臣怕到时不但不能建立功勋,反而拖累了太子哥哥。战事紧急,这可是有关民生国计的大事,儿臣万万不敢视为儿戏,仅凭一腔热血而弃百姓于不顾。”

不准再唤王爷

太子和独孤轩泽一听,面露疑色,平时争着吵着要上阵杀敌,这会儿有机会了反而不去了,这小子越来越看不懂了。

独孤轩翼听后心中十分满意,他本以为独孤轩尘会立刻答应下来,没想到他推辞了。不错,这到底是成家的人了,越来越稳重了。

永安帝知道这几个儿子中独孤轩尘性子最像自己,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他也最喜兵法,常常自诩打仗无人能敌。

没成婚时恨不得跑到边关去。这次他不愿去恐怕是真的没把握,怕去了以后添乱。永安帝点了点头,不错,能有自知之明。独孤轩尘瞥到永安帝点头,心中暗喜,父皇没有生气。

“尘儿,既然你说你不能去,那你觉得谁去合适呢?”永安帝又发问了。

“回父皇,儿臣不知。北靖天寒地冻,战场上刀剑无情,要让儿臣送自己兄长上战场,儿臣实在,实在于心不忍。儿臣只恨自己无能,不能替父皇和众位皇兄分忧。”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

独孤轩泽气死了,好一个于心不忍,那他成什么了,巴不得送自己弟弟上战场?

永安帝看向独孤轩尘的眼神更为柔和了,到底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孩子,一心为他的兄长们着想。

“罢了,你年纪还小,上战场也不急于这一时,再说你刚成婚,这时离去南越恐怕会有不满,好了父皇知道你心系兄长,此事不用你管了。”

“儿臣谢过父皇。”独孤轩尘恭恭敬敬行过礼,站回原位,看到独孤轩翼冲他使眼色,夸他做得好。

永安帝扫过站在下方的儿子们,说道,“轩琅,这次就你同太子一起去吧。”

“啊?”独孤轩琅愣了愣,显然没反应过来。这不是独孤轩尘的事儿吗?怎么落自己头上了。

永安帝见他半晌不回话,脸色愈发不好看。独孤轩琅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是父皇,儿臣定当不辱使命。”

下朝之后,独孤轩尘和独孤轩翼一起走出大殿。独孤轩翼说:“轩尘,今日做得不错,比平时稳重多了。”

“嘿嘿”独孤轩尘咧嘴一笑,“这是王妃告诉我的,昨晚回去和王妃商量了一番。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今日上朝就顺着说了,没想到就成了。”

“哦?南越的灵羽郡主,她怎么对你说这些,她可靠吗?”独孤轩翼有些怀疑,毕竟苏千羽是南越人,多份心思总是好的。

“五哥说什么呢,什么灵羽郡主,她现在是尘王妃,自然是向着我了。”独孤轩尘有些不满,为了想对策昨晚王妃可费了不少力。“对了五哥,昨天你冲我使眼色是不是也不想让我去?”

见独孤轩翼点头,独孤轩尘像个孩子一样冲独孤轩翼抱怨,“嗨,那你昨天回去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瞎猜了半天。”

“八弟,我不跟你明说是怕你误会我不想你建功立业,你也知道我身子弱,许多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怕你走后太子和三哥联手起来对付我们,到时候我一人恐难以应对。”

“我怎么会误会五哥,我们是一母同胞,若是连五哥都不能信,那我真的不知道该信任谁了。”独孤轩尘急着说道。

“好了,五哥知道。”独孤轩翼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不是没去嘛,接下来三哥他们肯定会还有动作,咱们要多加小心。”

“嗯,我知道了。那五哥,我先回去了啊。”

独孤轩翼点点头,看着独孤轩尘远去的背影,独孤轩翼心里想着该抽空见见这位弟妹,若她真心为轩尘好,他会接纳她为家人;若她存有二心,那就别怪他无情了。

辞别独孤轩翼,独孤轩尘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尘王府,他已经等不及要告诉苏千羽这个好消息了。

“王妃,王妃。”独孤轩尘一进门就到处嚷道,四处找苏千羽。

“呦,王爷啊,瞧您急得满头汗的,王妃在花园侍弄花草呢。”管家莫叔笑着迎上来,王爷和王妃好好地就成,最好赶紧给府里添个小主子。

“本王知道了,莫叔您忙吧。”独孤轩尘快步往花园走去。

刚到花园就看到花丛中苏千羽一袭青色衣裙,纤腰不盈一握,乌发没有梳成妇人发髻,只是绾了个侧髻斜簪一枚玉簪,简单大方。他一直都知道苏千羽是极美的,却还是看呆了。

苏千羽本来在修剪花枝,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抬起头就看到独孤轩尘呆呆愣愣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

“臣妾见过王爷,王爷刚下朝想必是饿了,臣妾已经吩咐厨房做了些点心,王爷先用些吧。”

“好,王妃陪本王一起吧。”独孤轩尘欣喜地上前拉着苏千羽去了凉亭。

“王妃果真料事如神,我推脱不去前线,父皇还真的就派六哥去了……”独孤轩尘手舞足蹈地给苏千羽叙述了一遍今日早朝时的事,一字不落地讲给苏千羽听。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王妃你是没看到,三哥的脸都黑成锅底了。还有六哥,父皇说让他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哈哈哈哈,太逗了。”独孤轩尘笑得没有一点形象,苏千羽看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臣妾哪里是料事如神,没给王爷添乱就是好的。”苏千羽含笑递给独孤轩尘一杯茶。

“王妃不必谦虚,本王说的是事实。”独孤轩尘接过茶杯,专注地看着苏千羽,“对了,王妃,昨晚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嗯?做恶梦?”苏千羽完全没有印象。

只见独孤轩尘略微有些欣喜地说道,“昨天半夜,王妃一直唤着本王的名字,紧紧抓着本王的衣服,还说有血。”

独孤轩尘或许能猜到苏千羽梦到了什么,他心里很高兴。成婚那天,他掀开盖头的那一刻就喜欢上她了。

可是当时苏千羽连看都不愿意看他,更不要说和他讲话了,他当时还以为苏千羽讨厌他,不过现在看来恐怕未必是这样。

苏千羽听到独孤轩尘的话不由得浑身颤抖起来,她眼前又浮现出独孤轩尘瘫倒在血泊之中,身首异处。

苏千羽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眼看就要哭出来了。独孤轩尘察觉出不对劲,赶紧转移话题。

“王妃,本王想跟你商量个事。”独孤轩尘浑厚的嗓音唤回了苏千羽的神智。

“啊?什么事?王爷请讲。”苏千羽快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依旧笑靥如花。

独孤轩尘眼中闪过一抹心疼,直觉告诉他苏千羽身上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和他有关。

“王妃,咱们都已经成亲了,还王爷王妃的叫,不免太过生分了,咱们还是换个称呼吧。”

“换个称呼?不叫王爷,王妃,那叫什么呢?”苏千羽有些反应不过来。

“嗯……让我好好想想啊,叫什么呢?羽儿?小羽?夫人?娘子?卿卿?叫什么呢?”看着独孤轩尘一脸认真地说出这些称呼,苏千羽嘴角一抽。

“那个王爷,臣妾觉得不必这么麻烦,王爷直接叫臣妾千羽好了。”苏千羽赶紧提议道,不然还不知道他会叫出什么来呢。

“好啊,就叫千羽。那千羽要叫本王什么呢?相公还是夫君?又或是尘郎?”独孤轩轩尘一脸玩味的看着苏千羽。

“……”苏千羽嘴角猛抽,这是在逗她吗?虽说她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夫君,可这真的要叫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独孤轩尘看着她红透的小脸,心情大好,“好了,不逗你了。你唤本王名字就好,轩尘。当然千羽也可叫本王相公、夫君、尘郎。”说完还扬了扬眉。

“呵呵”苏千羽干笑两声,“我知道了,王,轩尘。”

“嗯,这样便好。忙了一早上,还真有点饿了,千羽陪我一起吃吧。”

“好,这些都是厨房新做的,快尝尝。”苏千羽拿起一块点心递给独孤轩尘。

忍冬和半夏看着亭子里的这对璧人,相视一笑。尘王和小姐很配,看得出小姐对尘王也是有情的,只要小姐幸福就好。

用过午膳,下午独孤轩尘没有什么事,就拉着苏千羽到书房下棋,刚下了一会儿,下人进来通报说翼王来了。“五哥这时候过来干什么?”独孤轩尘有些不解。

“轩尘,五皇子找你怕是有要事相商,我先去把茶准备好。”苏千羽转身离开书房,现在她是王府的女主人,有些事是她必须要做的。

“五哥,你怎么来了?”

“呦,怎么着我还不能来了,果然是娶了王妃连五哥都不要了啊。”说着独孤轩翼捧着心口,做出一副心疼的样子。

“五哥,你尽取笑我,我哪能不要五哥呢?”独孤轩尘赔笑道。

两兄弟正笑闹着,苏千羽端着差走了进来,“弟媳见过翼王。”

“嗯,弟妹不必多礼,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啊。”独孤轩翼笑着说道,只是这笑并未映入眼底。她甚至略微感觉到独孤轩翼对自己有些敌意。

太子出征

苏千羽没有在意这些,给两人倒好茶后,便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

两人并没有谈什么重要的事,只是说三日后太子和六皇子领兵出征,他们需要前去相送。

喝了一会儿茶后,独孤轩翼说道,“八弟,我有些话相对弟妹说,你先回避一下。”

“什么话?发生什么事了吗?”独孤轩尘疑惑地看着独孤轩翼,有些不情愿。

“只是有些话想问弟妹一下,我又不会吃了她,你急什么。”独孤轩翼打趣着。

“王爷,没事的,翼王殿下找臣妾只不过是说几句话罢了。”苏千羽开口解围,独孤轩翼眼中划过一丝赞赏。

“那好吧,我先出去了。”独孤轩尘不情不愿地转身出去。

“弟妹,你是聪明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本王今天找你是想问你,现在你是灵羽郡主还是尘王妃?”独孤轩翼没绕什么弯子,直接问苏千羽。

苏千羽没想到会这么直接,略微一怔,“只要我还在尘王府一天,我便是尘王妃。只要我还是尘王妃,我便会拼尽全力保护尘王府的一切,包括尘王。”苏千羽眼中的坚定无法比拟,饶是独孤轩翼也没看出什么破绽。

“有弟妹这句话我便放心了,轩尘是我唯一的亲弟弟,我不能让他出一点差池,还望弟妹多加体谅。轩尘性子急,平日里还要劳烦弟妹在旁多多提点,免得他出什么差错,惹父皇生气。”

“翼王放心我既已嫁给尘王,定会做好本分,从旁好好协助王爷。”苏千羽满口应下。

独孤轩翼满意地点点头,“如此便好,弟妹既然咱们是一家人,你就和轩尘一样,叫我五哥吧,省得听上去怪生分的。”

“好了弟妹,咱们出去吧,免得轩尘那小子着急,还以为我找他王妃的麻烦。”独孤轩翼打趣道,上扬的嘴角透露出他现在心情不错。

坦白说独孤家的人相貌都是极为不错的,相对于其他皇子或张狂、或邪魅,独孤轩翼大概由于身子不好,总是给人一种温文尔雅,更容易与之亲近的感觉。

但是苏千羽知道独孤轩翼的坚强不输给任何一人,上一世为了独孤轩尘,他拖着破败的身子与独孤轩泽斗,想尽一切办法要保住独孤轩尘的命,最终竟被独孤轩泽活活烧死在王府。

所以即便苏千羽知道独孤轩翼怀疑自己,她也没有生气,毕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独孤轩尘。

苏千羽和独孤轩翼刚从书房出来,独孤轩尘就赶紧迎了上来,上下仔细打量着苏千羽。

苏千羽不禁哑然失笑,“王爷这么看着臣妾,难不成臣妾和五哥说几句话就胖了几圈不成?”

“呵呵,王妃说笑了。”独孤轩尘尴尬地挠挠头,“王妃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美的,五哥,你们都说了些什么啊?”

独孤轩翼白了他一眼,“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告诉弟妹,以后如果你小子犯浑,欺负了弟妹,就让她来找我,我定会帮着她好好教训你。”

“我怎么会欺负王妃,五哥你想多了,我就是欺负你也不会欺负王妃啊。”独孤轩尘冲着独孤轩翼做鬼脸,一副小孩的模样。

独孤轩翼气息有些不稳,“咳咳,瞧你那傻样,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吃药了。改日到我府上,我让你五嫂给你做好吃的。”

“好,五哥路上小心。”独孤轩尘语气里尽是担忧。

独孤轩翼点点头,转身回去了。看着独孤轩翼消瘦的背影,苏千羽若有所思地问道,“王爷,你可知五哥得的是什么病?”

独孤轩尘无奈的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母妃怀五哥的时候受了惊吓,五哥从小就体弱多病,宫里的太医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病,只能就这么养着。”。

“王爷且放宽心,五哥吉人自有天相,咱们也私下寻寻看能不能找到名医圣手为五哥诊治,也好尽一份心。”苏千羽柔声安慰。

“王妃说得对,五哥肯定不会有事儿。”独孤轩尘收起了担忧又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挑眉笑道,“这事儿先不说,王妃,你刚才叫我什么?”

不知怎的,苏千羽觉得此刻独孤轩尘的笑有些奸诈,便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刚才叫了什么?臣妾初来天圣还有些不习惯,记性也不好了,这实在是想不起来。”

“是嘛,千羽。”独孤轩尘越靠越近,眼看就要把苏千羽圈进怀里,温热的气息洒在苏千羽耳畔。

苏千羽不争气的脸红了,伸出手推拒着,“我,我记起来了。可是我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直呼王爷的名谓?这样不合礼法。”

“什么礼法不礼法的,我说行就行,再说五哥也不是外人。”独孤轩尘霸气的说道。

苏千羽红着脸,微微点了点了点头。独孤轩尘看到苏千羽乖巧的模样,心情大好,想想逗逗她,“千羽,你说一个人做错事要不要罚?”

苏千羽自然是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迟疑了半天才开口,“你,你不是想打我吧?”

“呵呵,傻千羽。打你心疼的还不是我自己。”独孤轩尘大喇喇的说道,苏千羽睡下眼眸,不去看他。

独孤轩尘俯身,在她耳畔缓缓说道,“不过还是要罚你,嗯……就罚你唤我一声相公。”

苏千羽诧异地抬起头,对上他充满希冀的眸子,上一世直到他死自己才唤他一声相公,苏千羽不禁有些懊悔,吸了吸鼻子,小声说道,“相,相公。”

“娘子!”独孤轩尘长臂一伸,猛地将苏千羽按进怀里,死死抱住她,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里一般。

一声娘子,让苏千羽听得想流泪,她伸出手环住独孤轩尘,将头埋在他的怀里,贪婪的吸取他身上的气息。

这一世,阴险狠毒怎样,手染鲜血又怎样,她只要独孤轩尘一世平安,哪怕为他负尽天下人,她也甘之如饴。

三日很快就过去了,十月十四,天圣太子独孤轩诺和六皇子独孤轩琅率领三十万大军奔赴北靖边境,永安帝率领百官亲自为其壮行。,

三十万天圣儿郎身着铁衣铠甲,手执长枪盾牌,齐刷刷地站在校场上,庄严肃穆,还未奔赴战场,这气势就令人热血沸腾。

太子独孤轩诺和六皇子独孤轩琅身披战袍,骑着上好的战马在队伍的最前端,一样的英气逼人,耀眼夺目。

校场前方正在进行出征前的祭祀,苏千羽跟随皇后站在后宫女眷所在地方,她只要稍微侧过头就能看到站在对面的独孤轩尘。

太子出列,亲自将三牲血淋在军器上,面色沉着冷静,不见一丝慌乱,的确有一国储君的风范。

皇后眼里满是欣慰与自豪,苏千羽暗地里叹了口气,这恐怕是皇后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吧。

苏千羽猜测上一世太子在班师回朝的途中重伤不治身亡应该是独孤轩泽的手笔,不仅除了太子,还嫁祸到独孤轩尘身上。

这次独孤轩泽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独孤轩诺出了京城,他独孤轩泽就有的是办法让他回不来。

苏千羽侧过头向对面看去,却不想迎接她的正是独孤轩尘毫不掩饰满含深情的眼神。苏千羽俏脸微红,略微有些愠怒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收敛一点。

他亲哥哥要出征了,他不担心兄长安危,反倒盯着他的王妃看,这算怎么回事,要是被御史逮到参他一本,有他受的。

独孤轩尘收回停在苏千羽身上的视线,转而投向校场前方的太子身上。

嘴角的浅笑消失不见,耷拉着脸,眉头紧蹙一副担忧到不行的模样。苏千羽嘴角微抽,呵呵,论演戏她还是比不过她家尘王爷。

祭祀结束,太子重新回到独孤轩琅身边。永安帝看着意气风发的儿子和将士们,朗声说道,“北靖欺人太甚,杀我公主,夺我疆土。尔等此去,务必将北靖小儿赶出天圣,扬我国威,待尔等凯旋归来,朕亲自为尔等接风洗尘。”

“是。”三十万大军齐声应道,震撼人心。

“吉时到。”

“出发。”太子手持宝剑,一声令下,三十万将士带着使命奔赴战场,永安帝直到看不到大军的影子才转身走下城楼,带着后宫嫔妃们回宫了。

今日不用上朝,苏千羽自是等着独孤轩尘一起回府。突然苏千羽觉得背后凉飕飕地,好像有人在瞪着她一样。

苏千羽回头,果然看到泽王妃慕容婉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苏千羽敏锐地捕捉到慕容婉眼中一闪而过的嫉妒、怨恨、不甘。

说实话,虽然上一世她毁了自己的脸,但是苏千羽对慕容婉除了怨恨,还有一丝的可怜。

身为天圣四大世家慕容家的嫡女,她没有资格做出选择,没有资格说不,更没有资格为自己而活。她必须无怨无悔的为自己的家族付出,像颗棋子一样任人摆布。

慕容婉注意到苏千羽在看自己,带着侍女转身就走了,摆明了告诉苏千羽她慕容婉就是不待见她。

重生之凤还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凤还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滨州黄河大桥封闭施工2个月 请注意绕行公铁大桥或浮桥!

    记者从滨州交警、滨州高速滨州黄河大桥管理处获悉:因G205黄河大桥封闭施工,请绕行公铁大桥和浮桥,封闭时间:4月17至6月17日,为期两个月。通告因G205黄河大桥封闭施工,请绕行公铁大桥或浮桥封闭时间:2018.4.17——2018.6.17滨州市交警支队山东高速滨州黄河大桥管理处

  • 雕刻文玩核桃,集大千世界之妙

    雕刻文玩核桃,集大千世界之妙文玩核桃由来已久,它起源于汉隋,流行于唐宋,盛行于明清。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盛传不衰,形成世界独有的中国核桃文化。古往今来,上自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下至官宦小吏,平民百姓,无不为有一对玲珑剔透,光亮如鉴的核桃而自豪。其中,雕刻核桃就是文玩核桃的一个重要分支。在玩核桃的圈子里有一句口头禅“不雕不贵,一雕翻倍”。明朝天启皇帝朱由校不仅把玩核桃不离手,而且亲自操刀雕刻核桃。故有“玩核桃遗忘国事,朱由校御案操刀”的野史流传民间。清朝乾隆皇帝不仅是鉴赏核桃的大家,据传还曾

  •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曹丕《九日与钟繇书》中载:“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重阳节是我们中国特有的老人节,而且尊老爱幼也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我们礼仪之邦的完美体现。重阳节历来也被许多诗人勾勒在笔下。比如王维笔下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又如李清照笔下的“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又说王勃笔下的“九月九日望乡台,他席他乡送客杯”;再看卢照邻笔下的“九月九日眺山川,归心归望积风烟”……从这些诗句中我们都能体会出一种思乡思亲的深情,所以我们能

  • 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图)!

    人类社会的世俗与超脱人类社会一直有两个方面,如同一枚硬币有它的正反面一样。一个方面,就是世俗的发展,包括科学、技术、经济、政治,人类全部的生产、生活、享受。另一方面,就是宗教,它表现为对世俗的超脱与逃避。前者是人类的追求,后者是人类的安慰。人类社会的“超社会因素”人类社会是宇宙的一部分。宇宙在演化,在“燃烧”;人类社会也在演化,在燃烧。那横流的物欲,那利益的竞争,力量的较量,生存的角逐,弱肉强食的残杀,都是人类社会的生命。都是人类社会的新陈代谢。都是人类由童年走向青年,再壮年,再老年,再衰亡的生

  • 山东济南禅修中心:马克思与佛教的底层因缘

    “辩证法在佛教中已达到很精细的程度。”(马克思语)“佛教徒处在理性思维的高级阶段,人类到了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成熟。辩证法最初来源于佛教。”(恩格斯语)下层人民在历史上总是处于受苦、受难、受屈之中和希求生存、渴望自由和正义的天空。给以下层人民帮助、观注下层人民命运的力量主要是佛教和马克思主义。佛教观注下层人民生活。佛教的“佛”的本意就含有“正觉”,“等觉”“圆觉”三个方面,释迦牟尼在公无前六世纪提出的平等思想与十九世纪《人权宣言》中的平等思想具有同样的伟大意义。佛教思想在“四圣谛”中的“苦

  • 大头儿子独家授权IP空降新理想广场,更有小红帽动画人偶剧免费看

    马上要五一了你是否已经在蠢蠢欲动了?是不是在计划飞去哪里?不用想了!!!因为你无论去哪里都只有一个结果人人人人人人人松江的小伙伴们为什么舍近求远呢?新理想5月时尚季从五一开始让你嗨翻5月满足你的所有需求!惊不惊喜小编这里有独家资料先给你们过过眼瘾↓↓↓新理想广场5月时尚季SP活动4.29-5.6春夏靓装1折起4.29-5.11元招牌菜吃不停4.29-5.6运动装备抢先折4.29-5.6中国黄金—黄金铂金克减50元PR活动4.29-6.3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大型IP展4.30小红帽-大型童趣人偶剧4.

  • 徐州第二届最美诗词朗诵大会启动

    4月18日,2018中国工商银行徐州分行诵读户部山·徐州第二届最美诗词朗诵大会启动。本次活动由徐州云龙区委宣传部指导,徐州户部山(回龙窝)历史文化街区管理中心主办,云龙区教体局、云龙区文化旅游局协办,主题为“共享阅读新时代”,旨在凸显徐州的文化优势,引领市民开展阅读活动。户部山是徐州科举文化、帝王文化、商业文化、军事文化、建筑文化、地方文化、民俗文化的荟集地。2000多年来,文人墨客为它留下了诸多精彩诗篇,为它注入了丰富的文化内涵。今年的全民阅读系列活动内容包括“诵读户部山”、“向徐州人推荐好书

  • 如来被蛰疼痛难忍,观音:也没办法,公鸡只叫2声,蝎子精就死了

    如来被蛰疼痛难忍,观音:也没办法,公鸡只叫2声,蝎子精就死了《西游记》里有些剧情看似离奇难懂,细品却又合乎常理。比如,“源易缘”的小伙伴读到蝎子精将如来佛祖蜇疼以了以后,竟能在如来佛祖的眼皮子低下逃跑。灵山是什么地方,如来佛祖的修行道场。如来佛祖又是谁,多么厉害的神仙。三界之内能惹得起的基本上没有。可是,一个听他讲经的蝎子精,为何就敢去蜇佛祖,且能逃跑。从灵山如来佛祖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又置众佛、菩萨和罗汉、天王、金刚等尊面于何地?这不是显得佛教神仙多无能吗!通读《西游记》后,“源易缘”再看蝎子精

  • 这十条天规,千万不可破!

    1流水不争先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无常形,顺势而为,为而不争,方达所愿。“不争先”不是不求上进,而是尊重自然规律,不破坏均衡,不因小失大、迷失自我。做事不能靠一时性急,而要脚踏实地。就像流水一样,水慢慢地流淌,它不去争先后,而是在一点一点地积攒自己的力量。到时候,有力量了,还在乎什么先后呢?细水长流,以待迸发。经验要靠经历才能获得丰厚的积累。智慧不是一蹴而就,通过思考感悟后,循序渐进,拥有发现细微的慧眼,待到力量充足,一击而破。2嗜欲深者天机浅一个人的欲望过多,就会相应地缺少智

  • 白话地藏菩萨本愿经卷下(称佛名号品第九)

    这时候,地藏菩萨对佛陀说:“世尊!我现在为未来的众生,来演说利益,在生死之中,皆能得大利益。唯愿世尊听我说说。”佛陀告诉地藏菩萨:“你现在欲发起慈悲的大愿,救拔六道中一切的罪苦众生,演说此不可思议的法门,现在正是到了这时间,应当快说出来。我即将进入涅槃,使你早了此心愿,我也可以不必再为现在未来的一切众生而忧愁了。”地藏菩萨对佛陀说道:“世尊!过去无量阿僧祇劫,有佛出世,号无边身如来。倘若有男子或是女人,听闻此佛的名号,即使暂时的生出恭敬心来,也能得到超越四十劫的生死重罪。何况塑画其形像,并供养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