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校园最强】小说在线阅读

2018/1/9 2:12: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校园最强

第一章 猛龙过江

  新学期第一天,市高中高三(六)班转来个新学生。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这新生穿着有点土气,九月的大热天,上面穿着米黄色的长袖衬衫,袖口也不卷起来,下面穿着一个大短裤衩,脚上还是一双拖鞋,抱着一个土黄色的大书包。

  要不是他有一张眉清目秀,略显稚嫩的脸,六班的人都要以为这是一个刚进城的农民工。

  连边上的班主任刘承志都在皱着眉打量这新生。

  从头到脚看了几眼后,他略带嫌弃的往前挥挥手:“你向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少年闻言往前一步,对着大家微微一笑,顿时下面的女生们齐齐眼前一亮。

  这笑起来,真是阳光帅气,瞬息有点把整个形象给扭转过来的趋势。

  “大家好,我叫丁毅,丁当的丁,毅力的毅,从市三中转来的,请大家多多照应。阅读http://www.163woman.com/”说完丁毅向所有人鞠了个躬。

  他声音刚落,班长大美女夏初霍的从位置上站起来,率先鼓掌。

  叭叭叭,接着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丁毅含笑侧目,发现鼓掌的基本都是女生,很多男生都低着头在玩手机,根本没功夫看他。

  与此同时,教室的左后角落里,五六个男生围在一起,正在议论丁毅。

  坐在中间的叫宋吉,宋吉是班上的副班长,老爸更是东宁市城北区教育局副局长,家世好,学习好,长的也帅,在班上有很多男生女生都围着他转,自认为六班男生老大。

  看到丁毅自我介绍,并且受到女生热烈掌声时,宋吉当然不爽了,嘴角不屑的抽了下:“吗的,这小子很受女生欢迎么。推荐163woman.com

  “一个乡吧佬,老大别和他一般见识。”宋吉的四大跟班之一,魏新斜眼看着丁毅:“过几天他就会知道,这个班里谁是老大。”

  “老大,老大---”这时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人,挤到宋吉前面。

  这人是语文学习委员,班主任的心腹徐杰,亦是宋吉的四大金刚之一,低着声道:“我打听到了,这货家里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跟着舅舅住,几天前在三中和人打架,被劝退,后来走了舅舅的路线,才转学到我们这边。”

  “哟,还会打架啊?原来是条猛龙?果然叫‘不是猛龙不过江’,哈哈。”四大金刚之一的朱剑大笑,不过那笑容里,也是鄙视之意。

  朱剑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二百五十六,在他眼中,丁毅那瘦瘦的身材,他一拳就能打趴下去。163女性网

  但宋吉的四大金刚里最猛的不是他,是体育委员陆小方。

  陆小方经常锻练,肌肉发达,双臂不用曲起就能看到鼓起的肌肉,他是宋吉手下最能打的。

  陆小方冷笑:“猛龙?进了我们六班的门,在老大面前,是条龙也得给盘着,是只虎也得跪着。”

  看到手下四大金刚纷纷表态,宋吉呵呵一笑:“别吓着他,你们都是班干部,这是我们的新同学,要以德服人,好好关照他。”

  “老大说的对。”“老大英明。”四人连忙附合:“我们要以德服人”众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正在议论之际,丁铃铃,上课铃声突然响起。

  同学们纷纷跑向自己的坐位。

  班主任刘承志抬手指了下后面:“后面有个空位。”说罢也不理丁毅转身而去。

  丁毅抬起头,等所有人坐到自己位置上,发现中间最后面有三个空位,也不知刘承志说的哪个,便抱着自己的书包慢慢走过去。

  学校桌子都是两张并一排,左边的两张有一张坐了一个男生,身材很高大,也很胖,他边上空着,没有人坐。

  右边的两张全部空着。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那边两张都空着?不合规矩?

  丁毅想了想,对着那胖胖的男生笑了笑,走到他边上。

  他是想坐在这个位置,因为看起来,这胖子比较憨厚。

  没想到这胖子看到丁毅过来,突然抬起脚来,叭,一脚踩到丁毅想坐的登子上。

  “不好意思啊,我习惯一个人坐了。”

  胖子挑衅的看着丁毅,眼神十分嚣张。

  这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宋吉手下的朱剑。

  他不说这位置有人,说习惯一个人坐,摆明了给丁毅难堪,不让他坐。

  丁毅顿时呆在原地,抱着书包,打量了一下朱剑。

  宋吉、魏新他们也都看着丁毅,看着他会有什么反应。

  教室里突然变的死一般的寂静,气氛有点紧张。

  两人对视几秒之后,丁毅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坐这边吧。”抱着书包走到边上两个桌子。

  “什么猛龙,原来是个怂货。”陆小方和宋吉是同桌,看到丁毅不敢坐朱剑边上,立刻扭过头,一口口水吐到地上:“我呸,还猛龙?小蚯蚓还差不多。”众人鄙视无比。

  丁毅这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心中已经变成了怂货,他刚到新环境,放下书包,拿出自己的东西。

  心中想着同桌怎么还没来?都上课了。

  突然间,嗒嗒嗒,安静的教室里,响起密集而快速的高跟鞋声。

  有老师来了?高中在学校里穿高跟鞋的,自然只有老师。

  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的美少女,正从门口往后面狂奔。

  这美女上身是一件白色卡通圆领短袖汗衫,胸前印着一个非常可爱的流氓兔,下面穿着低腰黑色牛仔短裤,短裤只到膝盖之上,露出修长的大腿,分外动人。

  最惹人注目的是,她不但穿着超短热裤,还穿着一双高跟鞋。

  嗒嗒嗒,美少女风风火火跑了进来,一屁股往丁毅边上坐了下去,扑面而来一阵浓浓的香风,熏的丁毅心神恍惚。

  她好像没有看到丁毅一样,翘起一条大腿,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叭,重重的扔在桌子上。

  然后皱着眉头,一手在脚上捏来捏去,似乎这脚不怎么舒服。

  丁毅就坐在她边上,闻着她身上迷人的香味,看她抬起的大腿,距离丁毅的膝盖不到十公分。

  丁毅甚至可以看到她大腿侧一片片雪白,十分诱人。

  “咕咚”丁毅看了半天,忍不住咽了口水。

  少女浑然不在意,丁毅在她身边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她扭了一会脚,又换一只脚,脱下另一个高跟鞋,叭,扔在桌子上,这下扔的重,轻轻一跳,这只鞋子跳到丁毅的桌上。

  少女仍然没管,换了一只腿翘起来,用手捏了捏。

  丁毅看着自己面前的高跟鞋,再回头看看杜依一,心想我是不是坐错位置了?同桌是个女的?

  杜依一坐在位置上有三分钟了,还没看过丁毅一眼。

  完全把丁毅当透明。

  杜依一扭了会脚,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伸手从桌下摸了摸,抽出一双低跟小凉鞋,她轻快的换上,再伸手去拿两只高跟鞋。

  她的手伸到丁毅面前,把丁毅桌上的也拿了过去,看也没看,直接往桌子里面一塞。

  “哎。”换好鞋子后,杜依一一声长叹,右手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前面,眼神呆滞,似乎在考虑什么。

  丁毅就想看怪物一样盯着她看。

  杜依一长的真漂亮,脸庞十分精致,身材苗条修长,唯一要说缺点,大概还没有发育完全,胸部略小。

  不过丁毅坐在她身边,目测一下,35B还是有的。

  杜依一把他当透明,他也乐的大饱眼福,正看的一头劲。

  突然杜依一好像发现了他的存在,扭过头来恶狠狠的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

  “---”我,丁毅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你---新来的?”杜依一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还上下打量了一下丁毅。

  “你好,我叫丁毅。”丁毅连忙道。

  “早听说了,有转校生,我叫杜依一,你叫我依一好了。”杜依一脸上突然阴转晴,对着丁毅甜甜一笑,看的丁毅心跳加速,脸露猪哥相。

  “啊呀,不对。”这时丁毅却跳了起来:“我以为这边是男生,男女不能坐一起吧,我还是坐朱剑那边。”他作势要起身。

  “没关系。”杜依一猛的一把拉住丁毅,将丁毅狠狠的拉了回去,一双眼神媚若桃花:“我们班可以的,班主任不说就没事,你也别把我当女生。”

  还能这样?丁毅半信半疑,现在高中生都不许恋爱,男女更不能坐一起。

  没想到一中比我们以前三中还开放?

  “欢迎你到我们班来。”杜依一伸出一只手掌,主动伸到丁毅面前。

  好热情啊,想不到一中的美女都这么热情?丁毅有点兴奋,连忙也伸出手来。

  两人轻轻一握,杜依一的小手又柔又软,丁毅又有点意乱神迷。

  “晚上下了自习课,我请你吃烧烤。”杜依一称热打铁。

  太热情了吧?丁毅有点难为情,本来想说,我请你吃,不过转念一想,我没钱啊,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别不好意思,下次你请我。”杜依一很大方的拍拍丁毅的肩膀。

  没等丁毅表态,她又道:“就这么说定了,我先会睡会,放学叫我。”说完也不问丁毅同不同意,双手交错,直接就趴到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丁毅扰扰头,莫明其妙的就有人请吃烧烤了,而且还是个大美女,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第二节课上杜依一继续睡,简直就是睡神。

  而且她很厉害,睡到放学铃声一响,不用丁毅叫她,直接跳了起来。

  “哇,放学啦。”杜依一飞快的换鞋子,凉鞋扔进抽屉,拿出高跟鞋换上,一边换一边拍丁毅。

  “快,呆会跟着我,别乱跑。”

  “哦。”丁毅茫茫然点点头。

  下课人流很多,丁毅跟着杜依一,两人走的很快,一会功夫,挤到学校大门外。

  “会开摩托车吗?”杜依一问丁毅。

  “还没开过。”丁毅也不说自己会不会。

  杜依一眉头一皱:“跟我来。”

  带着丁毅往前走了几十米。

  “依一,依一。”前面路口有五个人在大呼小叫。

  五个人骑了三辆摩托车,丁毅走近一看。

  差不多都是十八,九岁,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三女两男,女的都浓妆颜抹,像是社会上的小太妹。

  这明显不是学校的学生,而是社会上的人。

  “给我。”杜依一接过一辆摩托车,熟练的带上头盔,向丁毅努努嘴,上来。

  丁毅莫明其妙,但是没有考虑,坐到杜依一后面。

  “坐稳了,我们去吃烧烤。”轰轰,摩托车开动,众太妹和两个青年大呼小叫,哇吼哇吼,狂驰而去。

  杜依一开车很快,速度很快加到八十码。

  丁毅被风吹的有点眼花,身体也向后倾,他是很想抱住杜依一的,但是有点不敢。

  轰轰,摩托车继续在开。

  狂风吹在丁毅身上,丁毅又有点心神恍惚。

  虽然不能抱着杜依一,但是他可以在后面看到,杜依一腰很细,也很白,夏天衣服本来就少,甚至还能看到杜依一短裙后面的性感股勾。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丁毅心神动荡,没想到自己来到新学校的第一天会这么美好。

  如果可以,丁毅希望这摩托车永远都别停下来。

  不过十分钟不到,摩托车越来越慢,然后在城北区一个商场后面的巷子里停下。

  丁毅知道这里,有很多烧烤摊,每到晚上,生意很好。

  众人纷纷下车,杜依一很自然牵着丁毅的手,众人跟在她身后,走入黑暗的巷子里。

  穿过巷子,仰面就是一个烧烤摊,里面已经坐了几桌人,男女都有,年纪也很轻,其中有两个手臂上还纹着纹身,很像电影里的痞子。

  “小杜,今天又来吃烧烤啊。”老板娘看到杜依一,熟悉的打起招呼。

  丁毅抬头看去,老板娘大概三十岁左右,容貌端庄秀丽,身材曼妙,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的风韵,特别那鼓鼓的胸部让人暇想无限。

  丁毅看的眼前一亮,暗暗咽了口水,没等他看仔细一点,杜依一突然把他身体一扳过来,啵,一口亲在他嘴上。

  

第二章 以德服人

  我晕,丁毅真没想到,杜依一把他拉到这里,直接就亲了一口。

  等杜依一松掉他,他还是迷迷糊糊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至于刚才的成熟少妇老板娘,更是被他忘到九宵云外了。

  “砰”就在这时,不远处吃烧烤的一张桌子被人一下子掀了起来。

  “少他吗跟我装。”一个双臂都纹着龙,满头黄毛的青年爆跳如雷:“当我白痴,全城北都知道你杜依一是拉拉,随便找个人来亲一下,就算是你男朋友?”

  “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别想离开这里。”

  哗啦啦,很多桌子被掀了起来,老板娘满脸惊恐,呆在场中。

  十几个痞子,从四周一涌而上,把丁毅,杜依一,他们五六个人团团围住。

  “你们干什么?别乱来。”杜依一身边的人立刻大叫,接着还纷纷一抽,当当,竟然个个带着棍子和刀。

  我去,丁毅看的要晕,原来我是背锅侠?小黄毛喜欢杜依一,杜依一把我当挡箭牌?

  不对,他说杜依一是------拉拉?我去,好乱?丁毅脑袋有点不够用。

  “还带家伙?我们没家伙吗?”小黄毛一声怒吼,当当当,十几个痞子纷纷拿棍子的拿棍子,举板凳的举板凳:“你个陈世美,见异思迁的狗东西,今天我不教训你,我不姓毛。”

  小黄毛提着一根水管就往前走。

  “你神经病啊,恋爱当然有聚有散,我现在喜欢男人不行?你把毛夏叫出来,我当面和她说清楚。”杜依一气急败坏,还一把搂住丁毅:“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放屁,你见一个泡一个,多少妹子被你祸害了,老子今天,要替天行道。”小黄毛说到妹子被她祸害,简直声泪俱下,估计他自己都没泡到什么妹子,所以特别憎恨。

  “哥,不要啊。”就在小黄毛要冲出去准备教训杜依一时,又一个明艳的少女冲了出来,一把抱住小黄毛。

  这女的,自然就是杜依一的前女友,小黄毛的妹妹毛夏了。

  丁毅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杜依一居然是同性恋?

  这么漂亮的女人,喜欢的居然还是女人?

  在这个美女资源本生就少,而且竞争激烈的世界里,她居然是个专泡美少女的同性恋。

  无耻,真是屎可忍,尿不可忍了,丁毅现在的心情和小黄毛一样,恨不能替天行道。

  特别是小黄毛的妹妹毛夏,长的清新脱俗,身材又好,个子也不小,有一米六二左右,其码也能打九十分,可是被杜依一泡了。

  “毛夏,我们好聚好散,我现在已经明白了,其实我们这样是不行的,不但害了你,也害了我,这个世上,男欢女爱才是世间真理,我现在也找到了我的真爱,我相信你,也早晚能找到爱你的男人。”杜依一说的一往情深,说到动人之际,扭过头看向丁毅,眼中全是片片深情。

  你他吗真会演啊,丁毅发誓,这三八绝对还是喜欢泡女人的。

  不过他今天是倒血霉了,被这三八拉到这里当挡箭牌,不知道一会能不能走掉?

  “你骗我。”毛夏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简直是肝肠寸断,肝胆欲断,伤心伤肝。

  “你以前和我说过,你最讨厌男人的味道,不喜欢男人身上的气味,你和他们亲吻都想呕吐,你骗我,你是不是喜欢别的女人了,故意找他来骗我。”

  “小子,你是哪个学校的?”小黄毛瞪着丁毅:“杜依一的学校,肯定没人敢做挡箭牌。”

  “我是他班上的。”丁毅苦笑。

  “毛夏。”杜依一再次大叫,然后一把又拉过丁毅。

  “啵”当着毛夏的面,又是一口亲在丁毅嘴里。

  这次不但亲了,而且她的舌头伸了进去,哧啦哧啦,翻江倒海,四周看的个个目瞪口呆。

  “这样你信了吧?”杜依一松掉丁毅。

  丁毅呆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满嘴都是杜依一香唇的味道,和柔软的身体。

  “哇”毛夏则痛哭:“她真的喜欢男人了,她绝不会和男人舌吻的,哇呜呜。”

  “吗的。”小黄毛此时勃然大怒:“兄弟们。”

  “在”四周齐齐回应。

  “给老子操家伙,打小三。”

  “打小三。”全场群情振奋。

  “我去。”丁毅要吐血了,不带这么坑人的啊,甩你妹妹的不打,打小三?

  等等,我成小三了?顿时就觉的一点都不好玩。

  “不许打。”还好这时杜依一还比较义气,伸手拦在丁毅面前。

  “双龙哥,你还有没有良心,我这样也是为你妹妹好,我已经回头是岸了,你也要劝劝你妹妹,女人最终还是要嫁给男人的。”杜依一堵住小黄毛(双龙哥)。

  双龙哥提着棍子,愣了下。

  也是,妹妹以前同性/恋,他急的要命,现在好了,女人不可信,以后,她要死心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杜依一也是帮了他妹妹。

  “妹妹,你听到没有,回头是岸,这世上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双龙哥苦口婆心:“呸,不对,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呸,不对,总之,世上同性/恋里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哎呀,好乱啊,双龙哥自己都头痛。

  “呜呜”毛夏听了,越哭越大声,最后狠狠看了杜依一一眼:“杜依一,我恨你。”哭天抹泪,转身狂奔。

  “妹妹,妹妹。”双龙哥连忙追了上去,生怕妹妹有什么想不开。

  “双龙哥,还打不打小三啊?”双龙哥后面有人叫。

  不过小黄毛没顾的上回应,四周众人看了看,‘切’,一哄而散,很快纷纷散去。

  这,这特么的就像一场闹剧啊?丁毅郁闷无比,扭头一看,此时杜依一脸上露出得意,好像胜利了一样开心。

  化了这么多心思,就为了演这么一出闹剧。

  “杜依一,这下你满意了吧。”丁毅笑道。

  “满你妹”刚刚热情如火的杜依一脸色一沉,换了个人一样,用看杀人般的目光看着丁毅。

  “吗的,狗东西,刚才你狗爪放那了?”杜依一身边几个混混和太妹一个个阴沉着脸围了过来。

  哟,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了?你刚才亲我,我称机摸两把没毛病啊。

  丁毅也不生气,很平静的看着杜依一:“你真的要过河拆桥吗?不怕我告诉毛夏我不是你的男人。”

  “嘶”杜依一顿时脸色大变。

  丁毅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杜依一的雪白大腿,有点后悔刚才没借着机会多莫两下。

  刚下只顾上面,这双大长腿却忘了招呼下。

  “要说那毛夏的身材,真是不错,渍渍,不知道是不是几班的?回头找个机会,约她谈谈心比较好。”

  “你---你敢威胁我?”杜依一勃然大怒,一把拎起丁毅的衣领,将丁毅拽到她面前。

  丁毅笑眯眯的看着她,一点也不害怕。

  杜依一突然发现,丁毅的身上再也没有刚才的猪哥样了,那种笃定的神情,好像比她还冷静和沉着。

  “原来你也是扮猪吃老虎。”杜依一眼睛一瞪正想破口大骂,突然余光一扫,好像看到什么,脸上顿时又换了一副笑容。

  她松开衣领,又一把搂住丁毅的肩膀,好像和他是兄弟一样,媚眼如丝,柔道声道:“别这么说,大家都是同学,同学之间,是不是要相互帮忙,呐,今天你帮了我,以后高三六班就是我杜依一罩你。”

  不知道为什么,丁毅看到她笑嘻嘻的时候,总觉的十分阴险。

  这死丫头笑起来,肯定没好事。

  没等丁毅想到说什么,杜依一轻轻拍了拍他肩膀两下:“放心,以后班里有什么事,我罩你,很晚了,我先回家了,再见。”

  说罢很慌忙的大手一挥,带着那几个小弟小妹,像一阵风一样狂奔离去。

  跑这么快干嘛?丁毅正觉的莫明其妙,身后突然就听到有人阴阳怪气的说话:“你就是那小三丁毅?”

  什么小三?丁毅回头一看,一个满头金发的小年青,带着两个光着上身,还纹着身的小年青正慢慢向他靠近。

  难怪杜依一跑的这么快,难道是双龙哥又过来打小三了?“三位大哥,你们干什么?”丁毅脸上露出古怪之色,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小金毛嘴巴一裂,露出笑容,走到丁毅面前。

  “我是城北区的小金毛,大家都叫我金毛哥。”小金毛笑道:“你以前应该不认识我,没关系,从今天开始,你就认识我了。”

  “金毛哥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丁毅不动声色的问,同时眼光四下打量,观察四周。

  “你别跑,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难道你不上学了?不回家了?今天跑了,我们天天堵你。”金毛好像看出丁毅的心思,笑道:“杜依一是不是为了你甩了毛夏?”

  “大哥冤枉啊,我刚转学来的,杜依一硬拉我来的。”丁毅一边解释,一边看向四周,月黑风高,不见人影,在这被人痛打一顿,也没人会帮忙啊。

  “冤枉?”金毛哥脸上带着笑,笑着笑着就阴冷下来:“以前毛夏是我女朋友,后来被杜依一那贱人给泡去了,现在杜依一为了你甩了毛夏,我心很痛你知道吗,我心中很痛,真的很痛,我替毛夏不值。”金毛哥一脸痛苦,摸着胸口说的情真意切。

  “你说毛夏这么好的女生,那贱人说泡就泡,说甩就甩,你说她是不是贱人。”金毛哥声音越说越大,如同在狂吼。

  “贱人,真是贱人。”丁毅觉的金毛哥说的有道理,不停的点头。

  却见金毛哥猛的脸色一沉:“你知道她是贱人,你还帮她打掩护,做挡箭牌?你说你是不是贱人?”

  “我---”丁毅有点郁闷,我特么今天倒了什么血霉,一天之内被人骂小三和贱人?

  “金毛哥,咱们---能不能讲讲道理,好好说话。”丁毅皱着眉道:“你们出来混的,不是应该以德服人么--”

  “我服你妹--”金毛哥一声厉喝打断了丁毅。

  “贱人。”金毛哥左首的小弟,大怒发作:“跪下。”

  这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飞起一脚,对着丁毅双腿侧面就是一下。

  这些小混混,小痞子,打架是家常便饭,动作干净利落,又狠又准。

  “扑”他一脚跺在丁毅后面腿弯处。

  

第三章 谁比谁狠

  丁毅身体一晃,纹丝不动,小黄毛受到阻力,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草。”小混混破口大骂,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草谁呢?”丁毅笑着回过头来,他的表情根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他的眼神非常冷静,根本就没有刚才在杜依一面前的猪哥样,甚至带着一种可怕的冷酷。

  “嘶”那小年青被丁毅这么一看,心神一颤,呆在那里。

  没等他反应过来,砰,眼前一黑,胸口吃痛,整个人就被丁毅一脚踹飞了出去。

  “吗的。”还敢还手?另一个小年青,又惊又怒,他手上正拿着手机,想也没想,嗖,手上的手机直接就砸了过去。

  小痞子们打架就靠一个狠字,几千块的手机,想都没想,对着丁毅头上砸过来。

  丁毅伸手一抓,轻轻松松抓到手机,反手一甩。

  “砰”正好砸大小年青的额头上。

  “啊---”小年青在惨叫声中人仰马翻,血流如注。

  他那是新出的香蕉九S手机,全金属外壳,砸在头上,和被一块砖头砸中没什么区别。

  “嘶”一直气定神闲的小金毛一看,倒吸一口冷气,这货居然是扮猪吃老虎,很能打?

  不过他们出来混的,靠的不是能打,靠的是狠。

  “狗日的。”被丁毅踢出去的小年青,从地上一摸,竟然被他摸到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提着石头就要冲上来砸丁毅。

  “滚。”这时丁毅脸色铁青,一声大叫,三人都没看清楚出他动,砰,又是一脚踢在那小年青毛身上。

  嗖,小年青整个人倒飞十几米,扑通,差点飞到马路上,摔到地上后,半天没有动静。

  这脚丁毅真是用了点劲。

  前面他第一次出手,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劲,没敢出重手。

  看这小年青还敢冲过来,第二脚自然要加点劲,没想到把人踢出去十几米。

  要说这一脚,已经算是惊世骇俗了,但在小金毛眼里,根本没有害怕。

  “铮”小金毛在丁毅一脚踢飞同伴的时候,手腕一抖,摸出自己的瑞士军刀,眼露凶光,死死的盯着丁毅。

  与此同时,刚刚被丁毅手机砸到的另一个小年青,翻身而起,哧的一下,解下腰间的皮带,他皮带前面有个大钢头,挥在空中叭叭作响。

  “小杂种”小金毛怒了。

  三个城北区金牌打手,街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今天来收拾一个高中生,居然被放倒两个?传了出去,我金毛哥颜面何在?

  “弄死他。”金毛哥飞身一步,直冲丁毅面前。

  另一人也是挥着皮带从后夹攻。

  “三个废物。”丁毅冷笑,肩膀一晃。

  拿皮带的都没看到丁毅有动用,崩,突然手腕一紧,皮带一头被丁毅抓住了。

  丁毅微微一用力,小年青手心吃痛,哧啦,被丁毅直接夺了过去,叭,一皮带抽在他脸上。

  “啊---”这下皮带抽脸,剧痛无比,打的小年青捂着脸,抱着头蹲到地上。

  不过丁毅可没停,叭叭叭,一连数下,皮带雨点一样落在这小年青身上,打的小年青满地打滚,惨叫连连。

  就在他狠打小年青的同时,金毛哥已经冲到丁毅身后。

  原本他带把刀,只是想吓唬丁毅一下,但是今天看丁毅这么狠,打起人来,像打猪打狗一样,真是恶向胆边生,目露凶光,一刀捅向丁毅腰后。

  丁毅当然知道他冲过来了,本来想躲的,但是刹那间脑海中出现无数这样的场景,好像他也曾经生经百战,他条件反射般,头也没回反手一抓。

  叭,瑞士军刀被丁毅一把抓住。

  鲜血从丁毅的手上流淌下来,金毛哥整个人呆在原地,无论他多么用劲,军刀不能再往前移动一寸。

  “这么狠?”小金毛也算狠人,终于见识到更狠的。

  丁毅空手抓到,手被刀剌的满是血,眼神却没有一丝变化。

  没等他下一步反应,丁毅手腕一拧。

  “崩”他同样抓不住,军刀脱手,又到了丁毅手上。

  “叭”丁毅一手夺刀,另一手一皮带狠狠抽在他的脸上。

  “啊--”这一皮带力量奇大,抽的小金毛一个跟斗摔到地上。

  就见丁毅一步跟上,砰,又是一脚,左脚像踩一条死狗般,把小金毛的脸,死死的踩在地上。

  “我想和你讲道理,你偏要和我讲拳头?”丁毅笑,单脚用力,在小金毛发脸上狠狠的踩,这感觉真好。

  “我草你吗,有种你弄死我---”小金毛输人不输阵,嘴巴很硬,破口大骂:“你有种今天就弄死我----”

  小金毛见过太多的高中生,还有一些体校的特长生,也很能打,但是出来混,还要狠,能打有屁用,他这句话,可以吓退所有的学生。

  “小子,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你他吗死定了,快放了金毛哥。”另一个小年青,被丁毅头砸破了,脸上抽的血迹累累,但也算是个狠人,捂着脸,摇摇晃晃站起来,眼神四下打量,这个时候,还在找地上有什么能当兵器用的。

  痞子和学生就是不一样啊?丁毅看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狠,普通的学生,真是搞不过他们。

  “嘴挺硬的啊?”丁毅笑了,指着那小年青:“跪下。”

  “什么?”小年青愣了一下,勃然大怒,又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虎视眈眈瞪着丁毅:“我们老大,是城北的黑水哥。”

  “我黑你妹。”叭,丁毅一皮带抽了下去。

  “啊---”小金毛惨叫如狗,脸上到处是血。

  “我们老大,是城北的黑水哥?”丁毅学着他说话,然后狞笑:“一二三四---一共十一个字。”

  “叭”他抡起皮带,对着金毛哥就猛抽下去,一边抽,一边报数。

  “一--二--三---”

  足足抽了十一下,抽的金毛哥头破血流,惨叫连连。

  小黄毛看的完全呆滞,觉的丁毅就是个疯子。

  十一下抽完,丁毅又指向他:“跪下。”

  “--”小年青想说话,想到刚才自己说了十一个字,金毛哥被抽十一下,吓的顿时不敢出声。

  看着自家老大金毛哥的惨状,他又羞又愤,眼神十分不甘的盯着丁毅,最后扑通,扑到地上。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小王八蛋,黑水哥一定会打断你的双手双腿,小黄毛心中狂叫。

  “金毛哥,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不?”丁毅低头问金毛。

  金毛也不是白痴,今天没准备好,弄不过丁毅了,他没想到丁毅就是个疯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装死狗躺在地上,也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丁毅。

  但是他发现,丁毅的眼神,冰冷的可怕,根本不像这个年纪的人。

  “你这眼神,就是不服我?”丁毅又是狞笑,抡起皮带。

  “服了,服了---毅哥我服了你----小金我服了---”金毛哥立刻认怂。

  算你狠,咱们走着瞧,过了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金毛哥心中在滴血。

  被一个高中生欺负到这个份上,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呵呵。”丁毅笑了笑,松开脚,后退两步:“我知道你不服,想着回去之后再找我,不过我劝你,千万不要再来找我了,你会后悔的。”

  “不敢不敢---毅哥你威猛,小金毛我服了---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小金毛能伸能缩,一转眼,从狠人变成了孙子。

  “跪下。”丁毅看他站起来,淡淡的说了一声。

  “扑通。”小金毛很干脆跪到地上,脸上还在笑:“毅哥,我们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一般见识,小金给你磕头了。”

  说到最后,还砰砰,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几下头。

  

校园最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校园最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4章

    原标题: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4章小说名称: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第4章梁子结大了墨水心一路疾奔,耳边风声呼啸作响,隐隐约约间,她却听到了异于风声的细微声响。疾奔的脚步蓦然停顿,墨水心全神贯注细细聆听,这一次,那细微的声响变得十分的清晰起来。这声音,是从衣服上发出来的!衣服,绝对有问题!墨水心天生拥有能听懂世间所有动物语言的能力,为此,她的驭兽能力才会那么厉害!这衣服上的声音,她听出来的,那绝对是蛊虫之类的幼小物种发出来的。当下,墨水心不再迟疑,她将那件白袍脱了下来。细细地检查一遍,最终在衣

  • 化神4章

    原标题:化神4章小说:化神第一卷须弥世界第4章血能疗伤大清早的,赤红霞望着满地的鸡血、鸭血、猪血,一双圆溜溜的水眸,瞪得比铜铃还大。“这还不够?你要这么多血做什么?”“你买来就是了。”“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赤红霞两手抱怀,气呼呼地坐回椅子,翘起长腿架在床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天气炎热,这妮子就穿着一条麻布短裤,那对美腿既修长又匀称,恰到好处。李枫丹见她态度坚决,只能软话解释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活血化瘀?我要用这些血,治疗我身上的伤。”“什么?这些血能治疗你的伤势?”赤红霞眨了眨眼睛,见李枫丹

  • 锦绣嫡女腹黑帝4章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4章小说书名: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4章都是王的女人阮云欢挑眉,问道,“那位大公子呢?”“那位大公子含笑饮茶,连头都未抬!”这是故意刁难啊!阮云欢冷笑。她不想惹事,可不见得怕事!想了想,点头道,“那我便去会会!”依旧戴上帷帽下车,吩咐旁人原地等候,她只带着白芍进店。淳于信见她只带着一个随身丫头,倒也意外,心里暗赞这小姑娘胆儿肥,却只抬眼皮瞅了一眼,又接着喝茶。官道上的驿站,通常比较简陋,却很宽大。阮云欢见淳于信兄弟占了一张桌子,另有八个随从竟然一人占了一张,就是这样还空着四

  • 萌娃的腹黑爸比4章

    原标题:萌娃的腹黑爸比4章小说名称:萌娃的腹黑爸比第4章不可以沉溺的温柔这样子的借口,已经是无数次试用了。王子萌心里面也还是很清楚的,他不过是顾及到自己的顾虑和自尊心罢了。尽管有时候程烨看上去放荡不羁的,但是实际上他是一个十分心细和锐利的人,就好像是现在这样子,轻易就看穿自己的内心,用着自己没办法拒绝的借口。这样子的方式,自然的让自己只会沉溺其中,所以王子萌必须要尽快独立,尽快脱离,不能让自己再一次软弱。“这是什么?”看着诺诺的另外一只手里面抓着的本子,程烨也是好奇地拿了过去。而王子萌顺着他的眼

  • 无上魔皇4章

    原标题:无上魔皇4章小说名:无上魔皇第4章神魔八禁昏厥中的杨东做了古怪的梦,他梦到自己所在的这片天地在破灭,天在崩,地在裂,无数生灵粉碎在天地间。他好似成为了天地间的主宰,在与一群不知底细的强者战斗,最终他胜了,胜的惨烈,浑身鲜血,惨不忍睹。神情恍惚之中,杨东仿佛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响从自己的体内响起,接着一股暖洋洋的力量瞬间将他包裹。下一刻,杨东张开双目。一股久违的元力波动,以气海为中心,铺天盖地的汹涌而出,向着他四肢百骸蔓延,庞大的元力所过之处,所有的经脉、骨骼、血肉都在沸腾,得到滋养,好似在

  • 王妃驾到万万岁4章

    原标题:王妃驾到万万岁4章书名:王妃驾到万万岁第4章本王的妃以后会好好疼爱你君明玉早就被她捆在屋房里,嘴里还塞了棉花,估计正一嘴毛呢。花夫人想借此机会泄恨,让她假扮新娘然后戳穿当众羞辱质问妾出西门莲,从而毁了这场婚事,到时她再趁着混乱脱逃,一举两得的好事儿。她虽答应了花夫人的计策,可这般折腾,好生难受。眼着就要拜堂了,花夫人怎么还不戳穿,凤冠顶的脖子快断了!焦急的不止无欢,贺施更是着急,眼看着帝清绝和新娘子一步步迈进喜堂了,可却还是风平浪静的,难不成那女子半路逃了?花千颜一向阴绝冰冷的面上此刻却

  • 七年之氧4章

    原标题:七年之氧4章小说:七年之氧第4章妈咪负责买杀虫剂虽然没有找到东西堵她的嘴,不过这通电话及时将她的长篇大论打断。我朝她摇摇手机,刚接通电话那端便传来母上大人不满的大吼:“死丫头在干什么呢,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将手机拿远一点,干笑两声:“妈,您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洪亮啊。”“少给老娘打马虎眼,小意昨天回国了吧,快让他接电话。”“妈,你忘了今天不是周末啦,他还要上学呢。”“刚回国就上学,你这死丫头就不知道带他去玩几天啊,累着我宝贝外孙看我怎么收拾你!”“是是是,老妈您就放心吧,等周末一到我

  • 凌天神皇4章

    原标题:凌天神皇4章小说:凌天神皇第4章火龙九脉身为一名下等家丁,唐叶的房间自然无比简陋,只有四五米的空间,除了一张嘎吱作响、快散了架子的木床,一点日常用品,再就什么都没有了。“好吧,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我需要《陋室铭》的崇高境界!”唐叶一身疲惫的躺在木床上,只听咯吱一阵轰响,木床终于散了架子,寿终正寝了。“我靠!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连一张床都跟我过不去。”唐叶怒骂了几声,心情坏到了极点,无心修理木床,爬上屋顶,仰望着清幽的月光与璀璨的群星。唯有这时候,方才真实的感受到,世界还是那个世

  • 极品护花杀手4章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4章小说名称:极品护花杀手第4章假扮男友表妹?苏青雨有些诧异的看着衣着寒酸段风,这就是姐姐电话里说的,值得她托付一生的男人?看起来马马虎虎,有些粗制滥造啊!“谢谢姐夫!”苏青雨的声音甜甜脆脆的,特别是那一声“姐夫”,简直都甜到某人的心窝窝里了。段风带着苏青雨来到林清雪的房间,此时的林女神除了脸色还有一些微红,呼吸有一些喘之外,已经恢复到了往日高贵冷傲的女神形象。苏青雨极富求知欲的目光,不停地在林清雪和段风身上扫荡,胖乎乎的小脸上带着隐晦的笑容。“糟糕!不会被这丫头看出什么来吧

  • 神魂至尊4章

    原标题:神魂至尊4章小说名字:神魂至尊第4章强势的卓文望着缓缓软倒在卓文脚下的壮汉,另外两名壮汉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恐惧之色,为首的壮汉实力比他们两人要强上不少,但却是被卓文一招就解决了,他们知道就算他们联手也不可能是卓文的对手。于是,两人想都不想转身撒腿就跑,不过卓文怎么可能会让两人跑掉呢?只见卓文双腿一弹,犹如炮弹一般直射向逃跑的两名壮汉,身上顿时散发着一股股浓稠的血腥之气,这股血腥之气是凝血境特有的标志,想要调动体内强大的血力必然会散发出血腥味。轰。卓文来到两人面前,目光冷漠的盯着两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