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你是我的不可说】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8 17:25:1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你是我的不可说

第9章 孩子是谁的

唐婉捡起检查单看了一眼,竟然是她那天去医院做检查的检测报告单,也不知道叶明辉是怎么弄到手的。163女性网

不过不管他怎么弄到手的都不重要,她神色不变的看向叶明辉:“是,我的确怀孕了!”

她承认让叶明辉的眼睛瞬间猩红一片,他双手握拳,骨节嘎巴着响,声音阴沉沉的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迸出来:“说!孩子是谁的?”

“你怎么这样问?”唐婉愕然的看向叶明辉,他什么意思?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

“你还装傻,我他妈从来没有碰过你,你怎么可能会怀孕?唐婉,我还是小看你了,你他妈竟然背着我偷人,说!那个奸夫是谁!”

唐婉被叶明辉劈头盖脸一番臭骂气得浑身发抖,他可以不爱她,可以整她打她,但是不能这样无下限的侮辱她的人格,她瞪着叶明辉:“你狗嘴……”

吐不出象牙几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叶明辉手就已经掐上了唐婉的脖子:“贱人,你这个无耻下贱的贱货,竟然背着我偷男人!我掐死你!”

喉咙生疼,唐婉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叶明辉杀气腾腾的脸。

多可笑啊!叶明辉竟然会这样想他,原来在他心中自己竟然是这样不堪。

唐婉什么话都不想说,完全不想解释,而叶明辉也似乎没有想要给她解释的机会,手用力的掐着她的脖子。

空气越来越稀薄,唐婉脑子里的意识越来越薄弱,如果可以这样死了,是不是也就解脱了?

她没有丝毫的反抗挣扎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叶明辉,直到耳边传来一声惊叫,接着叶明辉被人拉开了。

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唐婉缓过来了,脖子疼到极致,叶明辉刚刚的确是存了要杀了她的心思,所以下手极重,唐婉张嘴嘴不停的咳嗦。

耳边传来严欢柔柔的声音:“明辉,你疯了么?”

叶明辉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着不停咳嗽的唐婉,心里有些后怕。

刚刚如果不是严欢来得及时,他一定动手掐死了唐婉吧?

看着唐婉剧烈的咳嗦,看着她单薄瘦弱的身体,他心中竟然疼了一下。163女性网

他不承认是因为心疼怜惜她,那是因为恨,因为欺骗,因为被她这样愚弄。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想方设法嫁给他,故意装一副温柔贤淑善良的样子,到最后却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还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个下贱的东西!掐死她太便宜她了,他不会放过她,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叶明辉怒气冲冲的被严欢拉走了,唐婉靠在病床上,泪珠一颗颗的顺着眼角滑落。

到底得有多不爱他才会这样对自己?才会认为自己不干净背着他找男人?

心头的绝望像是一座山一样压得唐婉喘不过来气来,唐婉想起了那个疯狂的夜晚。

那天晚上叶明辉在夜色喝酒,她接到电话赶了过去。

叶明辉喝得找不着北,把她按到在包厢的沙发上面狠狠的发泄了一通。

他嘴里一直在叫着严欢的名字,她忍受不了这种屈辱,被他折腾完后就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包厢。版权163woman.com

因为叶明辉对她的厌恶,她一直都不敢提那天晚上的事情。

这件事就这样翻篇,叶明辉不知道他碰过她,而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怀孕。

她还在憧憬因为怀孕叶明辉会对她好一点,可是结果却是让她无法承受。

叶明辉迫不及待的要离婚,为了摆脱她的纠缠想方设法的拉她父亲下水。

甚至于还怀孕她的清白,事情到现在唐婉是真的死心了。

唯一期盼的不过是叶明辉能够信守承诺,在和她离婚后放了她父亲,如此以后,天涯海角,两不相欠再也不会交集。

第10章 逼问

唐婉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163女性网

次日早上叶明辉又来到了她的病房,一夜之间,叶明辉看起来憔悴了许多,眼眶深陷,脸上竟然也长出了胡渣子。

唐婉看见这样不修边幅的叶明辉,心里抽着的疼。

不用想他也是为了照顾严欢一夜未睡,她控制住自己:“我都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去民政局吗?”

叶明辉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下来,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不急,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情?”叶明辉的声音太过平静,平静得让唐婉感觉到了危险。

叶明辉把烟放在唇边,缓缓的点火打着,猛的吸一口,吐出一个眼圈,在袅袅的眼圈里,他的声音有些缥缈:“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

“没有奸夫!孩子是你的!”

“唐婉!”他喝住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色,“我有那么傻吗?”

“没有别人,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孩子!”

“我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我会考虑放过你,不然……”

“真的没有别人!是你喝醉了……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在夜色,你不记得了吗?”

叶明辉压根不相信唐婉的话,他在夜色喝醉酒就一个晚上,那天晚上他知道严欢回来了,也知道严欢经历的所有种种,痛彻心扉,于是在夜色狂醉了一场。

醒来时候,陪在他身旁的是严欢,严欢衣衫凌乱,身上都是痕迹,包厢里散发着欢爱的痕迹。

因为这次酒后乱性严欢怀孕了,所以他提出离婚要娶严欢,可笑唐婉竟然想蒙蔽他,真以为他那么好欺骗吗?

“既然你这样冥顽不宁就不要怪我了,唐婉,我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骗,你既然敢这样对我,就必须承受欺骗我的代价!”

“你想怎么样?”

“唐婉,你不会记性不好吧?难道你忘记了你父亲唐明德现在的处境了?”

“叶明辉,你不能出尔反尔,你说过我离婚就会放过我爸的,我已经同意离婚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同意离婚放过你爸的前提可不存在欺骗,唐婉,你给我戴了那么一大顶绿帽子,还期望我会放过你吗?”

“我没有出轨,叶明辉,我真的没有出轨!”唐婉试图解释,可是叶明辉不相信她,只是看着她冷笑。阅读163woman.com

唐婉要疯了:“叶明辉,你并不喜欢我,你一直都那么讨厌我,就算我出轨,那也和你没有关系啊?你何苦要这样呢?”

“你终于承认出轨了?”

“没有,我没有出轨,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还想骗我?”叶明辉重重的吸了几口烟,吐出一串串的烟雾:“唐婉你既然那么喜欢出轨,喜欢男人,那我就送你去一个好地方。”

“你什么意思?”唐婉看着他冷酷的脸,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送你去夜店呀?哪里有很多男人,高矮胖瘦,各有所长会让你欲死欲仙的!”

“你不是人!叶明辉!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唐婉气得浑身发抖,叶明辉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这样让她陌生害怕?

“唐婉,要么告诉我奸夫是谁,我饶过你,要么你去夜店伺候男人,你可考虑仔细了!”

“你怎么这么狠毒?叶明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带走!”男人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很快外面进来几个黑衣保镖,伸手来抓唐婉。

“我不走,叶明辉,你有种杀了我!”唐婉拼命的挣扎。

“杀你?杀你这样恶心的女人会脏了我的手的!”叶明辉冷笑:“唐婉,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等到了那边,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有别人,真的没有别人!”唐婉绝望到极致。

可是没有人听她的,保镖如狼似虎的拎着她把她押上了车。阅读163woman.com

第11章 找人轮了她

唐婉被叶明辉的保镖推搡着进入了夜色,又被推搡着进入了8号包厢。

八号包厢里的情形是那样的熟悉,熟悉得让她心痛。

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叶明辉在这里喝醉了,她过来接他,被他当成严欢强行按在沙发上做了那样的事情。

而现在,叶明辉要在这间包厢里让她伺候别的男人。

叶明辉太狠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恨要让他如此对自己?只是因为严欢吗?可是她真的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严欢的事情啊?

随着唐婉被推进包厢,陆陆续续有人走了进来,形形色色的人男,高矮胖瘦,美丑不一。

那些男人进来后都把目光淫邪的落在唐婉身上,那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让人恶心。

保镖关上了门,包厢里除了叶明辉的保镖还有十二个男人,保镖冷冰冰的看着唐婉:“叶总说了,夫妻一场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说出那个奸夫的下落,他会放了你,反之,你就让他们随便玩弄。”

随便玩弄几个字听在唐婉耳朵里恍若惊雷,叶明辉这是完全不给她留活路啊!

未知的恐惧让她禁不住颤抖起来,“不!叶明辉不能这样对我!你给他打电话电话,说我有话要和他说。”

保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可能,叶总说了,只有一条路,说出实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现在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你仔细的想想吧!”

医院,叶明辉站在窗前脸色阴郁得紧,身后病床上严欢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背影上。

自打唐婉被保镖押走后,叶明辉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已经站了好一会了。

虽然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严欢能看出他心底的波动,他在不忍心。

把唐婉送夜总会去是她出的主意,因为叶明辉铁了心要知道那个奸夫的身份,而唐婉又说不出来,她就给叶明辉出了这个主意,把唐婉送到夜色去,找几个男人吓唬吓唬她,逼着她说出实情。

严欢心里清楚压根就没有什么实情,她之所以这样出主意是知道唐婉说不出所谓的奸夫,而叶明辉一定会认为她在维护那个奸夫,盛怒之下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让唐婉被那群男人给轮了的。

可是现在看见叶明辉这样一幅神态,她倒是有些不那么肯定了,叶明辉好像有些心软了。

如果他心软要放过唐婉,那她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必须得马上应对。

心里想着她拿起手机快速的在屏幕上敲击出一行字:“不能在等了,马上让那群人轮了唐婉!”

包厢里唐婉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看着一群饥渴的男人。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保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还有十秒钟,倒计时开始,唐小姐,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没有别人,真的没别人!”唐婉喃喃的。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保镖的目光冷飕飕的,“我告诉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有什么别的幻想,老实招了,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说的是真的,没有别人!”

“那好,既然你这样冥顽不宁,那就不要怪叶总心狠了,动手吧!”随着保镖一声令下,男人们蜂拥而上。

唐婉拼命的挣扎,但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会是这些发情男人的对手,很快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七零八落。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

看见她如玉的肌肤,娇美的身段,越发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

他们淫笑着褪下衣服疯狂的扑了过来……

叶明辉站在窗前好一会后,手机响了,他拿起看了一眼,是特助打过来的,“叶总,我查过了,一个月前你醉酒的那天晚上夫人的确去过夜色,她在包厢停留了很长时间,凌晨三点才离开。”

“你说什么?”叶明辉眉头一下子皱起来,唐婉去过夜色,这么说来她说的话是真的?

可是既然那天晚上和他在一起的人是唐婉?那严欢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叶明辉突然觉得眉心突突的跳,他挂了特助的电话马上拨打了保镖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叶明辉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保镖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叶总,唐小姐跳楼了!”

第12章 迷惑

“什么?”听着保镖打来的电话,叶明辉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他不敢相信,唐婉竟然会跳楼。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唐婉怎么好端端的会跳楼?”叶明辉的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质问着保镖,语气里带着一丝的怒意。

保镖听到叶明辉的语气不善,也知道叶明辉的脾气,“这是叶总您吩咐的呀,是您发来消息,让那些人对唐婉……”

保镖有些战战兢兢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的颤抖,话还没有说完,叶明辉就挂断了电话。

叶明辉顾不上别的,拿起车钥匙就开车去了夜总会,“唐婉呢?”叶明辉扯着保镖的衣领,脸上的表情有一些恐怖。

保镖被叶明辉的样子给吓到了,哆嗦的指了指窗户外面窗户还是开的,叶明辉快速的来到窗户边向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唐婉的影子。

“人呢?”叶明辉有一些气急败坏的说着,他只是想要吓一下唐婉,想让唐婉说出那个奸夫是谁,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让那么多人去轮唐婉。

现在唐婉不仅什么都没有说,还跳下去了,关键是唐婉的肚子里可能还是他的孩子。

叶明辉第一次觉得事情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他明明不想对唐婉做什么的,但是现在唐婉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从这么高的楼层摔下去,就算不死,受伤肯定严重,何况唐婉的肚子里还有孩子……

叶明辉趴在窗台上,看着下面,眉头紧紧的锁着,眼中闪烁着担忧。

他第一次觉得心很痛,很痛,就算当初面对严欢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心这么痛过,难道自己已经喜欢上唐婉了吗?

叶明辉的手捂着胸口,喃喃着,但是他的心里也没有答案。

不,自己爱的一直是欢欢,不可能是唐婉的,自己,只是对他愧疚罢了,不可能爱上唐婉!

叶明辉突然放下了手,大吼了一声,这一举动让保镖都吓了一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唐婉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跳下去?”叶明辉冷冷的开口问着,语气中带着一丝的不容置喙。

保镖们都哆嗦着身子,看着叶明辉发怒的样子,他们也知道自己这次做错了事情。

“严总,是您发来了消息让他们动手的,所以我们这才让他们对唐婉……但是没有想到,唐婉竟然答应说出奸夫是谁,趁我们不备的时候,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保镖简单的说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叶明辉静静地听着,脸色黑到了极点,他根本就没有发这样的消息,但是保镖也不会骗他,那么这条消息……

“我知道了。”叶明辉淡淡的开口说道,“你们快去查一下唐婉的下落,她现在究竟在哪里。”

叶明辉说完就离开了包厢,剩下的几个保镖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的无奈和不解。

但是他们只是保镖而已,做好他们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们去管,所以即使他们心里疑惑,也抓紧时间去办叶明辉刚才交代的事情。

叶明辉开着车,揉了揉微疼的额头,他总觉得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唐婉的孩子,严欢的孩子,还有那天晚上夜总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叶明辉都在疑惑着。

助理说过,那天晚上唐婉确实是去过夜总会的那也就是说,唐婉的孩子确实是自己的……

但是,若是那天晚上是唐婉的话,那严欢的孩子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叶明辉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想不通了,何况当初自己醒过来,躺在自己身边的确实是严欢……

第13章 不敢想

叶明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困惑,但是很快疑惑就消失不见了。

他已经想到了办法,只要去做个亲子鉴定,一切都已经明了。

叶明辉的眼眸垂了垂,心里有一些忐忑起来,颜欢回来之后,除了那个晚上,他和严欢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关系。

若是唐婉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自己的,那严欢的孩子……

叶明辉不敢想下去,他不敢想,若是唐婉的孩子真是他的,那严欢肚子里的孩子要么就是别人的,要么就是严欢骗他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叶明辉宁愿相信是第二种。

叶明辉回了别墅,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充斥在他的脑海里,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了。

突然脑子里晃过唐婉的身影,想到她在地上跪了一夜,想到她哭着求他放过她父亲,叶明辉的心里着实不好受。

想到这些东西,他的心里就闷闷的,仿佛受到什么重击一般。

叶明辉躺在沙发上,双手抚着额头,事情一下子发生了太多,又发展得太快,让叶明辉越来越感觉的棘手。

轻叹了一口气,叶明辉闭上了眼睛,想要将脑子里的这些东西给剔除掉,但是唐婉的声音,还有那些话都萦绕在他的耳畔,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叶明辉站起身子走到浴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恍惚之间,叶明辉在镜子中看到了唐婉。

苍白的面孔,看上去带着一丝的病态,泛着死皮的嘴唇,还有眼睛里的空洞和惶恐。

都让叶明辉的心一颤一颤的,仿佛有一只大手在揪着他的心,狠狠的揉捏着!

突然,叶明辉伸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一拳头打在了镜子上。

力道很大很大,随着叶明辉的这一拳落下,镜子也哗啦一声,全都碎了。

镜子的碎片扎进叶明辉的肉里,叶明辉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很快就有鲜血冒出,浸染了叶明辉的整只手。

鲜红的血从叶明辉的手指间缓缓的滴在地上,叶明辉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这样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像是着魔了般,通过那些地上已经碎了的镜片,叶明辉仿佛还可以看到唐婉的脸庞。

叶明辉敲了敲自己的头,将脑子里的身影给压下去,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总是会想到唐婉。

叶明辉微微皱了皱眉头,脑子里乱糟糟的,完全理不清楚头绪,他叹了一口气,起身出了浴室吩咐佣人将碎片扫干净。

“少爷也真是的,心里不高兴,何苦要这样对待自己的身体呢。”李嫂叹了一口气,语气满是无奈。

李嫂在叶家帮佣做了20多年了,是看着叶明辉长大的,李嫂这辈子无儿无女的,将叶明辉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疼爱。

对于叶明辉和唐婉之间的事情,李嫂也是知道一些的,对于唐婉,李嫂也是看在眼里的,是个好孩子。

李嫂还以为叶明辉已经离开了,却没有想到叶明辉在门外,“李嫂,你觉得唐婉如何?”

听着林嫂说的话,叶明辉微微蹙了蹙眉头,想到唐婉,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不了解唐婉。

李嫂知道叶明辉一向对唐婉不喜欢,现在听到叶明辉这样问,还是如实告诉了他。

“夫人自然是极好的,少爷我有句话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李嫂看着叶明辉眼中带着一丝的慈爱。

“李嫂,我自小是您看着长大的,说这话就见外了。”叶明辉的语气淡淡的,但是看得出来他对李嫂还是有一些尊敬的。

“少爷,突然这三年来对你可真是尽心尽力,每天都给你准备饭菜,等你回来,这三年你经常在外不回家,夫人可是一直等着你回家吃饭……”

“……”

第14章 折磨着他的神经

李嫂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唐婉这三年来做了什么,叶明辉静静的听着,他不知道,唐婉不知不觉竟然为他做了这么多。

“李嫂,别说了。”叶明辉叹了一口气,打断了李嫂的话,李嫂虽然很想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有开口,默默的收拾着碎片。

叶明辉走在走廊上,路过唐婉的房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门进去,这三年,叶明辉几乎很少踏进唐婉的房间。

似乎一切都很陌生,但是叶明辉感觉自己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一股说不出的熟悉感。

坐在床上,仿佛唐婉就躺在床上一般,叶明辉染着血的手放在了床上,抚摸着雪白的床单,鲜红的血,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

“少爷,你的手先包扎一下吧。”李嫂收拾好碎片之后,看到叶明辉坐在床上,他的手上还流着血,眼中闪过一丝的心疼。

叶明辉这才意识到自己手上还没有包扎,“你把药箱拿过来吧,还有被子枕头之类的也一并拿过来。”

叶明辉淡淡的开口说道,他突然很想睡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唐婉在的时候,他是各种不愿意。

现在唐婉生死不明,也不知道在哪里看着空荡荡的卧室,叶明辉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无力感和强烈的思念感。

“少爷,你这是……”李嫂微微有一些诧异,要知道这三年叶明辉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睡在唐婉的房间里。

“李嫂,按照我的吩咐做吧。”叶明辉开口说着,揉了揉微疼的额头,看着一尘不染的床单,叶明辉的心里突然很痛很痛。

李嫂以为叶明辉已经转性了,知道唐婉的好了,连忙乐呵呵的去拿药箱,准备枕头。

“少爷,怎么没有看到少奶奶?”李少将东西送到房间之后,才想起唐婉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于是开口询问叶明辉,叶明辉和唐婉之间发生的事情,李嫂根本就不知道,所以这样问也不奇怪。

叶明辉叹口气:“她可能还要过几天才回来。”

叶明辉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悲伤,李嫂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唐婉出去玩了。

待李嫂走后,叶明辉才开始处理手上的伤口,一个人包扎终归是有一些不方便,但是,还是包扎好了,只是费了些时间罢了。

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保镖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这就意味着还没有唐婉的消息,叶明辉的心里很是着急。

犹豫再三,叶明辉还是拨通了保镖的电话,问保镖究竟有没有找到人。

得到的答案却是让人失望的,保镖也不知道唐婉跳楼以后,去了哪里。

“各大医院都查了吗?”叶明辉开口问着,叶明辉想着唐婉跳下去,若是被好心人救了,肯定是要送医院的,现在也只能从这里开始查了。

“总裁都已经查过了,只是还没有夫人的消息。”听到夫人这两个字的时候,叶明辉微微蹙了蹙眉头,但是现在他却没有多少厌恶了。

“尽快去办这件事情,早日找到唐婉,否则的话我要你们好看。”叶明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叶明辉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唐婉的身影,心里想的也都是唐婉,还有李嫂说的话一直飘荡在叶明辉的脑海里。

这些东西深深的折磨着叶明辉的神经,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最爱的人是严欢,为什么总是会想起唐婉呢?

你是我的不可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的不可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