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亡人孀》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8:50: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亡人孀
第一章 强暴

我大学上的是艺校,因为家里面穷,所以经常去兼职赚生活费和学费。版权163woman.com

端盘子,发传单,家教都做过,之后舍友小璃介绍我去了一个商务公司,做女伴游。

可能大家对伴游这个词很陌生,其实就是一些老板去某处旅游或者宴会,花钱请个漂亮女人作伴。

这一行水很深,来钱也快。可很多人也觉得伴游女很脏,白天陪玩儿晚上陪睡。

可实际上不是这样。正规伴游公司里面,是不提供其它服务的。我们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洁身自好。最新最热小说《亡人孀》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人言可畏,我从来不告诉任何人我做的这个兼职,除了小璃和我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们的秘密。

有一天我接到经理风哥的电话,他告诉我有个老板选了我做伴游,要去四川三天。

他让我做点儿准备,请个假,今天晚上那个老板就要来接人了。

风哥人很好,知道我们不出卖身体,所以每次来客人的时候,他都看素质高的,才会给我和小璃的照片。

我感激的对风哥说谢谢,他告诉我等人的地点之后,也就挂断了电话了。

我请了假之后,去宿舍收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又换了身显露身材的长裙,然后就拖着行李箱到了风哥说的地址。

约莫等到晚上七八点钟吧,一辆奥迪车停靠在咖啡店外面。版权163woman.com

我拖着行李箱走出去了。

从车上下来一个很帅气的男人,五官很好看,眉眼特别有神。

我当时看的有点儿呆住了,直到他温和的对我笑了笑,说了句上车吧,我才返回神来。

我有些疑惑的是,像是这样帅气的男人,又多金,怎么还需要女伴游?

一般找伴游的都是些年近中年,大腹便便的老男人。

像是他这种的优质男,美女排着队要做他女朋友呢。

因此,我又好奇的打量了他几眼。

他问我风哥和我说清楚了没有,那些规矩?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有些疑惑的说什么规矩,风哥没对我说啊?

他皱了皱眉毛,拿出来手机就要打电话了。最新最热小说《亡人孀》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我心里面就有些不自然了,我挺需要钱的,临近放假,回家之后处处也要花钱。就告诉他不用打电话问风哥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就可以了啊。

他就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说了句你确定么?

我点了点头,说了句确定。

其实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发生的,我之后很后悔,可是世上没后悔药可吃。

面前的这个男人告诉我他叫做葛清,这次伴游三天,费用是六万四千块钱,但是去的地方,是个小村子,而且还有些特殊要求。

我听到六万四千块钱的时候,其实心跳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可特殊要求那几个字,瞬间就让我面红耳赤了起来。

我马上就告诉他说,我不做那种事情,如果他需要的话,还是只能联系风哥了。阅读163woman.com

说完之后,我手忙脚乱的就要去开车门,想下车。

他则是柔和的笑了笑,说我误会了,他并不要我出卖身体,而是做其它的事情。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他突然就叹了口气说,他有个大哥,前段时间出意外去世了,回村办丧事。大哥生前太忙碌工作,死前也没结婚,甚至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他就想让大哥走的安稳点儿,请个女伴来陪陪他。可做哭丧女这一行的,要么年纪大了,要么就是长得很丑,他就想到了伴游了。

我听完之后,也稍微平静了一些了,想着足足有六万多块钱啊,我大学后几年的学费都有着落了,咬了咬牙我就告诉他,我答应了。最新最热小说《亡人孀》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葛清的表情变得舒缓了不少,说让我放心,他不会亏待我的,只要他大哥的丧礼办好了,还可以加报酬。

我连连点头,说谢谢。

葛清问我要了身份证号,说买机票,当天夜里面,我就跟着他坐飞机到了四川。

等到了他所说的小村子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到第二天的清晨了。

葛清家的老房子显得有些破旧,一个大院儿,最里面有个二层小楼,侧面的房子都是瓦房。

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停放在堂屋之中。

只有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头,正在棺材前面点香烧纸。我很疑惑,葛清很有钱啊,怎么他大哥的丧事都看不见一个村民过来帮衬的?

当然,这个话我没敢问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头突然扭头过来,他说了句:“过来烧纸。”

他的声音太干涩,就像是木头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让我身上都是鸡皮疙瘩,而且他的模样,也有些渗人,惨白惨白的脸上,像是常年没见过阳光一样。。

葛清对我点了点头,说让我之后的事情,听李先生的就好。

我硬着头皮走到了棺材边上,拿起来地上的纸钱往炭火盆里面烧。

燃尽的冥纸被风一吹,就变成了黑色的碎屑在院子里面飘着,再看着那口黑棺材,我就觉得心里面瘆的慌。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回头一看,葛清竟然已经不在院子里面了,之前停在院子门口的车,也没了。

他走了吗?我极力让心平静下来,告诉自己没什么的,不就是呆三天吗,六万块钱呢。

第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一晃眼就过去了,我肚子饿的不行,又觉得这个李先生很奇怪,一直憋着没开口。

直到晚上的时候葛清才回来,他带来了吃食,还有一套衣服说让我换上。

李先生则是叮嘱我,晚上一直烧纸,直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才能进房间睡觉。说话之间,他给我指了指二楼上楼道上的第一个房间,告诉我到时候就住那里。

葛清则是给我转账了六万四,说让我按规矩做好,等他哥哥下葬之后他再给我三万六,凑足十万。

白天的那些害怕,都被银行卡的到账短信给冲淡了。

吃完东西之后,李先生就进了院子里面的一个房间,再没有出来过,葛清则是又开车走了。

我在黑木头棺材旁边烧纸,时不时看一眼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赶紧拍掉了衣服上面的灰尘,从侧面的楼道跑到了二楼。

楼梯上面没有路灯,黑漆漆的很渗人,脚步的回响声在耳边一直响,当我推开房间门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要被冷汗打湿了。

顺着墙边摸到了灯的开关,打开之后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

这个房间布置的很喜庆,和外面的丧事不同,墙上贴着喜字,床铺也是红色的床单被套,感觉就像是人结婚的布置一样……

尽管心里面还是觉得不自然,可是想着钱的份上,我也没多去问了。

昨天晚上的赶路,今天一天烧纸,我早就疲惫到了极点了。

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洗手间,我进去洗了个澡,然后出来换了行李箱的睡衣,就过去躺在床上睡觉了……

现在这个季节,是刚刚入秋,天还不是那么冷,我却觉得很怪,就是被子明明很厚,我还是一直冷的打哆嗦,就像是开了空调似的。

眼皮子开始发沉,慢慢的闭合,我本来想抵抗,可眼皮子一直打架,我也抵抗不住。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面,我穿着红色的嫁衣,正襟微坐的在床边上坐着。

一个男人掀开了我的盖头,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他轻轻的吻着我,然后伸手褪去我身上的衣服。

我想要抵抗,可是浑身都是酸麻的,根本没有办法动,他脱掉了我的衣服之后,就温柔的爱抚着我,然后他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双腿被分开,伴随着一股子撕裂的疼痛,他挤入了我的身体之中。

我长大了嘴巴,要痛呼出来,他的吻却覆盖上了我的唇,用力的索取着我的同时,在我的身上冲撞着。

我整个人都要痉挛了,最开始的疼痛之后,就变成了那种麻痒麻痒的感觉。

我心里面很羞耻啊,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别人家里面办丧事的时候做春梦。

而且这种感觉,几乎和真实的一模一样。

我都还没谈过男朋友呢……

意识里面想着这些事情,他的动作也变得粗鲁了不少,最后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我被一股熨烫的感觉送上了快感的极致,浑身抽搐痉挛的抱着他,然后失去意识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都是酸痛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做了个春梦,就累成了这个样子么?

可下一刻,我面色就变了,因为双腿间那种撕裂的疼痛,让我根本起不来身。

拉开了被子,床单上面显得很凌乱,就像是在说昨天晚上的战斗有多激烈一样,我还在最中间的地方,发现了鸽子蛋大小的一团血……

眼泪哗啦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昨天晚上不是梦?有人……把我强暴了?

第二章 横死

我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葛清。

同时心里面懊恼到了极点,我自己不该贪便宜,看着钱多事情简单就来了。

却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丢掉了……

我哭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了院子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是葛清和那个李先生在说话!

我心里面特别的恨,从床上爬起来之后,穿着睡衣就冲出去了房间。

跑到楼下之后,果然葛清和李先生在院子里面。

我红着眼睛扑到了葛清的身上,在他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就哭着骂他畜生。

葛清的表情有点儿愕然,伸手来抓我,还问我发生什么了?

我哭着说你这个畜生还装么?然后又要去抓他脸,同时我还哭着说我要报警,让他坐牢。

就在这个时候,我肩膀突然被一双铁钳子一样的手给抓住了。我疼得喊了出来,李先生的声音很冷硬的说:“丧事还没有办完,你别胡闹,葛清对你做什么了?”

我脸色涨红,说你们两个人串通吧,我一定要报警,钱我不要了,一定让葛清坐牢。

葛清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说刘怜你说清楚,我对你做什么了?

我喘着粗气,泪流满面的看着葛清,哆嗦着说:“你强暴我,还要我自己说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葛清盯着我看着,他的眉头已经成了一个川字了,接着他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我昨天晚上就不在村子里面,回去了县城,你被强暴了?

听到葛清这样说,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我扭头去看李先生了。

葛清却又说了句:“你别看李先生,也别怀疑他,他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高人,不会近女色的。”

我面色苍白了起来,李先生也松开抓着我肩膀的手了。

我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哭,难道是其它村子里面的人来了吗?一时之间,我心里面也绝望无比了。

李先生却声音有点儿僵硬的说了句:“你确定你真的被强暴了,不是做了噩梦?这里办丧事,很容易梦点儿奇怪的事情。”

我抬起头来,说这种事情我会开玩笑么?

葛清也点了点头,对李先生说刘怜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骗人的,我现在先报警吧。

说话之间,葛清就把手机拿出来了,我对他的怀疑,也被冲淡了,心里面很痛苦很痛苦。

不是女孩儿,是没有办法体会第一次对自己是有多么重要的,我一直洁身自好,没有谈男朋友,就是想把最好的自己,留给那个最好的人。

可现在却什么都没了……

李先生却已经走到二楼上去了,从这边能听到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他进了我的房间。

葛清已经打通了电话,说要报案。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李先生的声音,让葛清把电话挂了,然后上楼来看。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葛清表情也很疑惑,挂断了电话之后就往二楼走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二楼。

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双腿中间那种疼痛感觉也消散了,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熨烫着我的皮肤,让我觉得很舒服。

身体出了有点儿疲惫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李先生和葛清都在二楼的房间里面,我的床上很整洁,只是被子被拉开了而已。

床单上并没有怎么凌乱,也没有血迹。

我看的僵住了,李先生皱眉看着我说:“没什么痕迹,你只是做了个梦,再说这里在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这个房子的。”

我脊梁骨有点儿发凉,僵硬的走到了床边,伸手去摸我之前看到血的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身上也不疼了,难道真的是我做了个梦?醒来的时候还有错觉,一切都是误会?

葛清明显松了口气,告诉我没事儿,做梦而已。

我强笑了一下,对葛清说了句对不起。

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虽然闹了个误会,但是我身子还干净的,没被人玷污,就让我从绝望的边缘把情绪给拉回来了……

为了不让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太尴尬,我就主动绕开话题,去问葛清说为什么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房子,农村里面办丧事,应该有一些亲戚朋友来帮忙的啊。

葛清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我哥哥出意外横死的,按照风俗,横死的人棺材不能进屋,只能在家门口停着,一直到下葬。可我不想哥哥死了以后都没个着落,做孤魂野鬼,就把棺材抬到了堂屋里面。那些村民说我哥哥鬼魂会在家里面阴魂不散,所以他们自然不敢来。”

接着葛清笑了笑,说不过没事儿,他请来了李先生,一切都很平静,也没有闹鬼。

说真的,我对鬼神这些事情总抱有一些敬畏心,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在葛清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就总觉得周围冷飕飕的,外面明明阳光那么大,呆在房间里面,还是从脚底下攒凉气儿。

李先生则是往屋子外面走去了,说早上惊了亡人,现在多烧点儿香纸吧。

我和葛清也下了楼,葛清又离开了,我知道他晚上才会过来送饭。

我也走到了棺材旁边,去烧纸钱。

李先生手里面拿着一把香,一直在棺材周围绕着插香,地上全都是燃尽的香灰。

蹲了一会儿,脚有点麻木了,李先生却突然问我,会不会化妆?

我愣了一下,说会。

接着我就看见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个小化妆盒,盒子明显很久没用了,显得很陈旧,而且还有落灰,他告诉我让我给死者化个妆吧,入殓师听说了是横死的,都不敢来了。

我额头上当时就出来了细密的冷汗了,可葛清给了我那么多钱,今天早上闹了误会,他也没责怪我,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李先生的这个要求。

站起身子,我腿脚有些发软的走到了李先生身边,接过来了化妆盒。

李先生则是去推开了棺材盖子……

吱呀的声响之中,黑棺盖被挪开了大半,我硬着头皮去看棺材里面。

首先看到的是黑漆漆的寿衣,然后才是一具面色发青的尸体。

葛清的哥哥,长得和有葛清有几分相似,不过眉骨显得更纤细一点,鼻梁也高挺的多,生前恐怕比葛清还要帅气几分。

我心里面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出意外就出意外了呢?

一时之间我看的有点儿愣了,直到李先生喊我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

把化妆盒打开之后,就开始给葛清哥哥化妆。

打底,上粉,一系列做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躺在棺材里面的葛清哥哥已经和刚才换了一个模样,现在的他,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上的青色也没了。

李先生点了点头,说了句挺不错的,比一些入殓师做的好很多。

我笑了笑,刚要说话,李先生突然就看着我,说了句:“今天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不要睡的太死,如果再做那种梦的话,记得咬破了指尖,把你的血弄在他额头上,明白了吗?”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问李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吐了口气说:“如果再做同样的梦,就是闹鬼了,如果没做梦就没事儿,不用担心,按我说的做就好。指尖血可以驱鬼的。”

我想起来之前看过很多鬼片,的确那些道士驱鬼的时候,都是咬破指尖,然后画符什么的。

现在我已经有点儿后悔了,这六万块钱不好挣,可我又穷,加上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够硬着头皮在这里待下去。

继续烧纸的时候,我有了一个错觉,让我特别的害怕,就像是感觉棺材里面躺着的不是一个尸体,就是一个睡着了的活人。

今天一天的时间,过的特别的缓慢,终于熬到了天快黑的时候。

葛清开车送饭过来了,我和李先生在吃饭,葛清则是站在棺材旁边,一直呆愣的看着棺材里面。

蜡烛的光线照射在他的脸颊上,泛着一股特别诡异的色彩,我心想这个葛清真有情义,现在能这么重感情的人,已经不多了……

饭后,葛清走了,临头的时候他交给了我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枚特别好看的钻戒,把我吓了一跳。问葛清要做什么。

当时我脸红扑扑的,心跳都到嗓子眼里面了,葛清却说了句,这是他哥哥生前准备的,想要以后找女朋友了送的戒指,现在也没机会了。我还给他化了妆,让他走的时候也能好看点儿,这个钻戒就送给我了。

我心里面有股子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像是有点儿失望。

我被自己的这个情绪吓得不轻,可就像是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一样,女的看见优秀的异性,自然也会有那种情绪在内。

我再三告诉自己别多想别多想,而葛清把盒子塞到我手中之后,就走了……

我反应过来追出去,跑到了院子门口,结果葛清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视线之中慢慢的全是夜色,车影也消失不见……

李先生叫我回去继续烧纸,我把盒子放进去了衣兜里面,心里面想着明天一定要还给葛清。

我已经拿了很多钱了,这个戒指纪念意义太大,我不能收……

然而,怪事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发生的……

第三章 惊魂?

李先生把我叫到棺材前面去烧纸了之后,他就又回到了昨天的那个房间去睡觉了。

我跪在棺材前面烧纸,周围的空气冷的吓人,我缩着肩膀,就算是在火旁都感觉不到一丝温暖,香烧得速度极快,转眼间插在棺材旁边的香支,都已经烧到了尽头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到了10点钟,松了口气,我又熬过去了一天,明天最后一天就结束了,到时候钱也赚到了……

站起身,朝着楼梯里面走进去。

黑漆漆的楼梯之中,我的脚步都形成了回音,可我觉得很不对劲,特别压抑,就像是身边站着个人,跟着我走一样……

我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其实人人都会在黑夜里面有错觉,比如你一个人在家里面特别安静的时候,你就总会感觉在窗帘后面,沙发后面,床下,或者你身后有人。

甚至于某种时候,还能够听到说话的声音。

这些都是因为极度的安静,还有意识之中的那些对黑夜的恐惧,带来的幻觉而已……

走出楼道,进了房间开灯之后,我松了一大口气。

今天一天烧纸,加上出了不少冷汗,我身上有股子难闻的味道,就去洗手间洗澡了……

微烫的水淋在身上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没忍住轻哼了声音。

洗着洗着,我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了,就像是手上多了什么东西。低头看了一眼,我的右手无名指上,竟然带了一枚钻戒。

水冲在上面,又加上灯光,那颗钻特别的炫目,可是却让我身上的热气一下子就没了,我脊梁骨都在发寒,慌张的把戒指拔了下来。

我根本没带过它,怎么跑到我手上了?

关了淋浴,我也顾不上擦水,把衣服套上之后我就回到了房间之中,把盒子拿出来之后,将钻戒放进去了。

难道我刚才带了,自己忘了?不可能啊,我意识乱的厉害,想要下去找李先生。

转身要开门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里的门,是那种木门,很老式。

和防盗门不一样的是,这种木门都有门缝,从下面能够看见屋子外。

我站着的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见门缝外面,有一双黑色的皮鞋,鞋尖都要戳到门里面来了……

李先生,穿的不是皮鞋,我注意到过……

葛清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着钻戒盒子,直接就把门拉开了。

可是我看见的,并不是葛清,而是一张和葛清有点儿相似的脸。

他双目圆睁,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头皮发麻,这是葛清哥哥的尸体!

我就要尖叫出来声音,喊闹鬼了!可是他却突然抬起来手,直接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推进去了屋子里面,他自己也走了进来。

冰凉,刺骨的冰凉,我吓得直接就哭了,他把我推到了床边之后,猛的一把就将我按在了床上,然后朝着我吻了下来!

我胡乱的挣扎厮打着,心中惊恐到了极点,可是他的力气太大,大的我根本就无法挣脱。

而且这个吻,带着一点儿熟悉,就和昨天晚上那个感觉一模一样……

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惊恐,就是昨天晚上做的梦,或者说不是梦,是葛清哥哥把我强暴了?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撕拉一声轻响,我的衣服已经被扯开了。

葛清哥哥按住了我的双手,埋头下来,贪婪的在我的胸口吸允,我刚脱离了他的吻,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声音,就被另外一种异样而且酸麻的感觉侵蚀,尖叫变成了喘息和轻哼。

我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痉挛的挣扎着,头在床上晃动,却看见了床单上面一团殷红的血迹。

那一瞬间,我呆滞了……

早上分明都看不见这些血了,加上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清楚明白,我真的被一只鬼强暴了,而且看不见血的原因,肯定他隐藏了这些东西,他是鬼,能有什么做不到呢?

我心里面痛苦到了极点,眼泪又流了出来。

而双腿间突然一阵充实和饱涨的感觉袭来,让我发出了一声闷哼。

葛清哥哥把我的双手抓住,按用一只手按在了我的小腹上面,他另外一只手就捏着我的脸颊,让我没办法开口喊话,只能够在这种羞耻的死去活来的感觉中闷哼,喘息。

而他那张好看的脸,则是一直看着我……

身体是一种感觉,心里面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这一切都是假的,他看上去脸色没问题,可在我化的妆下面,却是一张铁青的死人脸。

我眼中全都是惊恐,他的动作快慢交替,却给我身体那种渴望和欢愉。

我也没办法咬破指尖,只能够承受着这一切……

不知道他折腾了我多久,我在欲死欲仙的感觉中已经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他终于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身上,发起来了最后的冲击。

在这个时候,他也松开了我的双手了,抓着我脸颊的那只手也挪到了我胸前,狠狠的揉捏着我。我极力保持自己最后的清醒,快速的把手指头伸进去嘴巴里面,狠狠的咬了一口。

强烈的疼痛,让我清醒了一瞬间,我把沾着血的手指头狠狠的戳到了他的眉心之上!

他双眼瞪得极大,然后整个身子都把我压住了。

我也重新陷入那种羞耻的欲望之中,然后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次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阳光都已经照射到屋子里面了……

我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浑身都要散架了一样。

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子荷尔蒙的味道,我艰难的拉起来被子,遮住了身体,还是看到了床单上面的血,还有胸前很多清淤的痕迹。

眼泪一直往下掉,昨天虽然把血抹在了他额头上,可我还是被他毁了。

而且还是两次……

我心里面煎熬到了极点,觉得自己脏,脏到了极点,忍着双腿间的酸麻,我爬下床冲进去了洗手间洗澡,拼命的搓洗着身上的皮肤,一直到它发红,红到把清淤掩盖住,变成了暗红的颜色的时候,我才停下来。

让我心里面恶寒的是,我的无名指上,那只戒指又被带上去了。

我伸手想要把它拔下来,可是这一次它带的死死的,怎么拽,都拽不动……

我面色苍白无比,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剁掉。

而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还有葛清说话的声音,他问我醒了没,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烧完纸之后,他哥哥就要下葬了,然后他晚上还要送我回去。

我清醒了过来,惨然的看着手上的戒指……最后一天,可是我已经毁了啊。

可我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被一个尸体强暴,警察会信么?而且我报警了有什么用呢?把这件事情告诉李先生,告诉葛清吗?

可他们又能怎样,我恨不得让葛清的哥哥再死一次,可那个人是他哥哥,他肯定不会帮我出头的吧?

说不定报酬方面的事情还会出问题,之前葛清已经答应了补足十万,我开始还在拒绝,可现在我也想清楚了,自己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我拿这个钱不心虚。

如果我和葛清争执起来,我不但占不到什么好处,反倒是回去之后,他在飞哥那里把我投诉一下,我工作也就丢了……

一瞬间脑子里面想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外面的葛清还在敲门,我惊醒过来,声音沙哑的说好了,马上就出来。

把身上的水迹擦干,我出了洗手间,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阳光已经充斥满了整个房间,我发现昨晚床单上能看见的血迹,又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天亮了它消失,天黑了又出现一样。

我心里面很难受,一直想哭,低头看手指上,我也得把这个戒指摘下来,不然的话葛清看着,肯定会想其它的。

不过这一次,我一拔,戒指就掉下来了,我怔然的看着它。阳光照射在上面,反射出来特别漂亮的光晕。

可我对它却只有惊恐和厌恶,我没有把它扔了,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我心态变了,将其装进盒子里面之后我贴身放好。

等离开这里,我就把钻戒卖掉。

心里面很疼很难受,自己被鬼玷污了,还是脏了。

打开门之后,葛清的脸出现在我视线之中,阳光给他勾勒了一个很好看的轮廓,我看了一眼,就想到他哥哥了,然后慌张的低下来了头。

葛清声音有些疑惑,说:“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脸色那么苍白?”

我艰难的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儿,走吧,下楼吧。

到了楼下之后,李先生正在钉棺材,一边下钉子,他一边问我,昨天晚上没做什么噩梦吧?封棺钉下去之后,就等下葬了,只要没闹鬼,就没什么纰漏了,可以让亡者入土为安了。

我不敢抬头,一边跪在棺材前面,一边低声说没有。

火光没什么温度,我心里面也没温度了,怔然的看着炭火盆,感觉意识格外的煎熬。

就在这个时候,李先生突然闷哼了一声,我抬头一看,是李先生的手指被砸破了,血流在了棺材上面,李先生声音变得有些惊疑,说了句:“惊魂了?不可能,你哥哥没闹鬼。”

亡人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亡人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热门小说《全能保镖》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全能保镖》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全能保镖第19章周冰冰“少爷,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个家伙叫陆天龙,是凤凰集团的车队司机,据说刚刚调去做苏凌月的助理,可他的工作是做专职司机。”玲珑会所一间包厢内,干瘦干瘦的陈叔向张楚汇报着。他是张家的管家,已经做了三十年,一直很得腾飞集团董事长,也就是张楚他爹张力的重用。这老头年纪大了,可是很能打,是个内家高手。前两天张楚俩保镖被废,有些害怕的张楚就把他找了来,壮壮胆气。“从资料上看,这家伙是个孤儿,当过兵,刚来海阳没多长时间,现在住在贫民

  • 热门小说《陌路情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陌路情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陌路情深第19章遭遇逼债电话不是渠礼阳打来的,号码没有显示姓名,不是手机号,是个座机号。“喂?”乐雪薇疑惑的接起,却真真实实是渠礼阳的声音。“雪薇?”渠礼阳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不太一样,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学长,是我,你……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乐雪薇走出休息室,到外面去接电话。结果还真是渠礼阳出事了。这才短短两个礼拜没有见他,他就出事了!渠礼阳颤颤巍巍的把事情对乐雪薇说了一遍。原来是他的那个公司出事了:和他一起合伙的两位师兄竟然卷走了所

  • 热门小说《魔尊狂少》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魔尊狂少》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魔尊狂少第十九章飞天蜈蚣唐旭东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查阅着各地传来的罪犯作案记录、他想寻找昨夜离奇事件的背后到底是有人操作还是自己沾染了脏东西。躺在雨天的黑影、满身淤血的女鬼还有那只长有三只眼睛的黑猫。昨晚经历的一切就像是看恐怖电影,画面一副转换着一副呈现在自己脑海。罗西西昨晚睡在自己床上、而自己在地板上打了个地铺将就了一晚、杨元亨临走的时候说过。这种事件也只有罗西西才能解决、可是她还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这种令人胆战心寒的怪异事件自己该不该

  • 热门小说《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一夜迷情:老公轻点爱第十九章解决生理需要而已“那个,穆珊珊那么个大美女,你舍得就这么跟她分手吗,我觉得吧,你要是舍不得的话,可以考虑原谅原谅的。”俗话说劝和不劝离,虽然我绝对不会接受我的男人背叛我,但是如果此刻我要是说萧墨的做法对的话,这男人说不定还以为我是别有用心呢。所以我还是保险起见,劝和吧。“你觉得我萧墨会原谅一个给我带绿帽子的女人?”估计是我的话让他很不爽,萧墨的俊脸沉了下来,看向我的眼神中带着怒气。我讪讪的笑了笑,有些不

  • 热门小说《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第十九章贿赂说罢,几个姬妾又是一阵嘲笑。我低着头,并不想做任何回应。那几个姬妾本身觉得逗趣我好玩,没想到我竟然这么沉得住气。碧川还想再说什么,却突然被人打断。“今日,这院子怎么如此热闹?”大家的视线纷纷顺着说话的人看去,一个身着淡绿色罗裙的女子,负手而立站在不远处,看到我们看她,便英姿飒爽的走了过来。“青岚姐姐。”几个姬妾看到姚青岚过来,顿时像老鼠见了猫,纷纷换上讨好的笑容。说起这瑶光殿里,姬妾们最不敢得罪

  • 热门小说《无边风月》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无边风月》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无边风月第19章凌云,我不要你了凌云的心,一瞬间,像是被尖锐的刀子剜成了无数片,那么疼,那么冷,那么的惊慌恐惧!是的!就是恐惧,仿佛从灵魂里生长出来的恐惧!像一根一根细密柔韧的丝,将他捆绑了起来,不断地収紧,収紧,再収紧!他听到急救室的门“哐当”一声的关上,身体猛的一震。下一秒,他已经冲上前,拉开了那扇门,冲了进去。然后,他就听见医生在严厉的训斥着护士:“你也是多年的老护士了,难道你不知道,以蓝语的情况,献血会死吗?我好不容易才将她从鬼门

  • 热门小说《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第19章: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第19章: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叶薇和艾琳约在了她们最初认识的那家奶茶店前。虽说她面上不在意,可是心里却忐忑不安,生怕厉空烈会找到自己。艾琳见她面色苍白,根本没怎么休息好,也以为是叶家的那些糟心事儿让她变成这样,心疼道,“微微,你放心,他们不要你了,还有我艾琳呢!我爸妈也喜欢你,还一直说要认你当干女儿呢,你要是不介意现在就跟我回家也成。”叶薇心里一暖,开玩笑道,“我这还不是怕抢了你阿

  • 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美女的贴身神医第十九章:喜欢谁/t“这个……我没意见,你问问子涵吧,她愿意就走。”韩天心中的感觉自己都不知如何描述。“子涵?”张敬问道。“好啊,我还正想着去看看这个流氓的村子是啥样子。你也别着急了,村里子信号本来就不好,回去就知道了。”张子涵一副微笑又很调皮的样子,见张子涵这样,本来还焦急的韩天不觉得也慢慢松了心。韩天走了以后,张子欣一脸的忧郁,闷着也不说话,张敬走了过来,抚摸了一下子欣的头发。“女儿啊,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可是韩天必

  • 热门小说《都市逍遥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逍遥高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都市逍遥高手19章艺术行为“毅哥,什么十万?发生了什么事?”吴涛一脸迷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跟什么。乐毅脸色很不好看,舅舅花了十万块买他平安这件事,舅舅在电话里只字未提,为了这个外甥,也许他也并不在乎这十万块。可是乐毅心里却过意不去,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却让舅舅来破费,为他买平安。“吴涛,今晚我们不回去吃饭,去外面酒店吃大餐!”乐毅忽然开口。吴涛一听要去吃大餐,眼睛一亮,然后耸了耸肩,道:“毅哥,我身上可没钱了。”乐毅说:“

  • 热门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特种兵之左拥右抱第19章:应聘保镖整个页面只有这一则招聘广告,“招聘保镖”四个大字下方,写着电话号码和地址,至于对应聘的要求及相关待遇,都没有提。林重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呼”地一下站起来,双目瞬间亮起。“没错,就是保镖!”身为部队顶尖兵王的他,即使别的东西都不会,至少还可以当保镖!凭他在部队历练出来的本事,以及在无数次战斗中磨练出来的技艺,当中南海保镖都绰绰有余。林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将人才报往垃圾桶里一丢,就朝招聘广告上所说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