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冥王老公轻点宠》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8:26: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冥王老公轻点宠

第1章 冥夫凶猛(1)

  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最新最热小说《冥王老公轻点宠》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

  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

  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

  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唇角滑入了一点冰凉的湿软,一点点的纠缠、一点点的侵入。

  朦胧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说道:“别怕,一会儿就好。”

  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磨过柔嫩的血肉。

  用鲜血做润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长的折磨让我痛得快要晕过去。

  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我隐隐听到耳畔的一声叹息。推荐163woman.com

  这只是个开始,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我叫小乔,慕小乔,慕家的女儿,以及——

  祭品。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那一夜的恐惧,那种疼痛就算在我醒来之后也无法消散。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推荐163woman.com

  慕家,墓家。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惨死、大部分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中坚分子。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扰乱阴间秩序,这是人家秋后算账来了。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阴阳紊乱,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离县城的医院不远,然而那天的狂风暴雨引发山洪,冲垮了一座几百年的桥,于是我只能听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经验丰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太爷爷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张“床”上。

  说是地窖,其实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场如同噩梦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风平浪静、再无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续至今。网站163woman.com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我胸前挂了十八年的那颗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发生关系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却活下来了,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我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个鬼做*爱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头痛欲裂,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春梦无边。最新最热小说《冥王老公轻点宠》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再是梦中,而是与两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小乔,我的妻……”

  他一遍遍的抚过我的身体,那双手轻车熟路,纤长的手指还带着一些审视的意味抚过处处敏感。

  那双冰冷的手在胸口和小腹反复流连,最后滑向那让我酥麻的部位,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身体,不是很有耐心的扩张,羞耻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栗的紧绷起来。

  这种紧绷并不能减轻痛苦,在他冰冷的身躯俯身进入时,我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这种艰涩的结合似乎让他很不满,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

第2章 冥夫凶猛(2)

  怕、当然怕。

  身下感受着体内异物入侵的涨痛,他丝毫没有撤出去的打算,而是冷冷的等着我的回答。

  我紧闭着眼,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间,我咬牙点了点头,尽量的蜷起身体想从他的身下逃离。

  我一动,他就紧紧的掐着我的腰,贴合得更紧密。

  “啊--!”屈辱、恐惧、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我拼命的挣扎、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

  抽屉里是我哥给我的五帝钱、桃木剑这些东西,这都是真货,然而对他却一点用都没有!

  他轻笑了几声,大手扣住我两只手腕压在我的头顶。

  “两年不见,你长大了……胆子也变大了,敢反抗了……”

  他的每句话都带着艰涩的动作,他没有停下,而是将我的身体最大限度的剖开。

  我不知道他做了多久,那种冰冷的艰涩逐渐被润泽的感觉淹没。

  或许是身体动了情,亦或许,是鲜血在做润滑。

  》》》

  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人。

  只剩满室情欲过后的旖旎气氛,而我却连他的脸都没见过。

  我懵然了半响,撑坐起来,稍微一动就感觉腰部以下酸胀难忍,某个部位还火辣辣的痛。

  这些都提醒这我,他来了,这不是梦,是两年前那一夜的延续。

  床头的手机响起,我忙划过接听,那头是我哥的声音:“小乔,把车库打开!爸受伤了!”

  我心里猛地一惊,我爸和我哥去外地处理一个棘手的东西,这两天都不在家,怎么会受伤了?!

  跌跌撞撞的跳下床,酸软的腿根猛地一颤,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冰冷黏腻的东西从火辣辣的痛处涌出,大股大股的滴在睡裙上,我低头一看,果然带着血丝。

  羞恼的感受铺天盖地,五脏六腑都泛起一股酸涩。

  我含着眼泪匆匆擦拭干净,跑下楼去按下车库的开关。

  我家是位于商业文化街的一栋三层带院的小楼,这是统一规划的商业圈,一栋这样的小楼要好几百万。

  不过我爸不差这点钱,我们家族都从事“见不得光”的事业,不差钱。

  只是折寿。

  我哥开着灰扑扑的越野车进来,我看他和我爸一身的泥土和干涸的血迹,忍不住害怕起来。

  “小乔,别怕,快去准备热水,越热越好。”哥哥一边吩咐我,一边将我爸扛上楼。

  这种情况很少见,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什么意外了。

  我站在厨房里烧热水,因为身体极度疲倦、心思也纷乱繁杂,不小心烫到了手,右手上起了一个燎泡。

  可我顾不上这些,赶紧拎着热水上楼去看我爸。

  我爸情况很不好,他紧闭双唇,眼睛布满红血丝,一言不发的对我摇了摇头。

  我哥明白我爸的意思,将我赶出了房间。

  我坐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嘶鸣,好像什么动物被割喉放血时的惨叫。

  我抱着头,别人的十八岁,正是青春自由、肆意叛逆的岁月。

  为什么我要忍受着一个恶鬼的侵犯、要整天与恐怖晦暗为伍……

  那天夜里,他又来了。

  恐惧反抗都没有用,不管我弄出多么大的动静,楼下的父兄也听不见。

  而他似乎以打消我所有抗拒为乐,不只是床上,书桌、窗台都成为他驯服我的战场。

  我能感受到痛、能感受到无能为力。

  也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胸膛和坚实的双臂。

  可我却不敢睁眼。

  他俯身在我耳畔,我躲避的时候,脸颊碰触到一个冰冷坚硬的面具,就是道观寺庙里那种,怒目圆睁、青面獠牙的恶鬼。

  “……你的手怎么了?”那清冷的声音响起,同时冰凉的手捏着我的下巴,逼着我回答。

  “烫、烫到了……”我闭着眼,瑟缩在他的身下。

  那种铺天盖地的冰冷包裹着我,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我承受不住快要晕过去之前,用冰凉的湿软轻轻舔过了我手上的伤口。

  

  次日,我爸坐在院里晒着太阳,他昨晚之所以不能说话是因为嘴里含了一块铜符。

  一见到我,他就笑着说:“总算能说话了,差点没憋死我。”

  这老头,说话比命还重要吗?

  我勉强的笑了笑,可是眼睛酸涩无比,一笑就会流泪。

  “小乔,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我爸发现我脸色异常,

  我心想那冥夫这么凶猛,每次我都以为自己要被折磨致死了,说不定他就是来弄死我的。

  只是弄死我的方式比较特别。

  冥婚有了血盟、有了聘礼、那接下来的,应该就是让我死去,变成阴人完成婚礼吧?

  想着自己要死了,我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爸,他来了……”

第3章 生人勿近(1)

  我爸愣了愣,随即紧张的问道:“你说谁?”

  还能有谁?

  我脖子上挂着的那颗血玉戒指这两天越来越明亮温润,似乎汲取了营养变得“活”起来。

  “小乔,你跟他谈谈……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我觉得他是想要我死。

  第三天的夜里,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我咬牙推着他的肩,颤巍巍的说道:“我们、我们能谈谈吗?”

  “谈?”他冷笑了一声:“你想跟我谈什么?”

  他就算说着话,也没有停下动作,我的话语被他冲撞得支离破碎。

  “你、你到底想怎样……啊……”我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家、是不是、是不是……得罪过你?或者……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他轻笑了一声,暂时停下了动作,让我喘了口气。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我们……不适合。”我示意自己还是活人:“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对象。”

  找个女鬼吧,别缠着我了。

  “你死了就适合了。”他轻笑着吐出凉薄的话语。

  我太爷爷说过,像我这样的情况结局都是死亡,或者是莫名其妙的意外、或者是自杀。

  真的只能死了达成冥婚,才能结束吗?

  “我……”我眼泪冒了出来。

  他笑了笑,说道:“很委屈是吧?你没做错什么,却成为还债的筹码。”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那手指很凉。

  “……谁叫你生在慕家。”他的语气陡然变冷,没有同情、反而带着一丝嘲讽。

  除了哭,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父亲叫我跟他谈谈,可这怎么谈?

  出生就是原罪,我无法改变。

  “别哭了!”他不耐烦的低吼道:“我若是要你死,你两年前就该死了,别不知好歹!”

  这是什么意思?那一夜荒唐的白喜事、还有夜夜的梦魇、夜夜无止尽的折磨,都是拜他所赐,难道我还要感谢他的“恩赐”?

  “那你到底要怎样?”我忍受不了的捶打他的肩膀,然而那点力气,就像挠痒痒。

  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是不是死了就能结束?!”我吼道:“那我自己动手就好,你可以放过我了吗!”

  我伸手掏出枕头下藏着的剪刀,据说在枕头下压剪刀是辟邪的,可是对他完全没用。

  我用剪刀扎自己的举动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一弹,我肘筋麻痛,剪刀跌落床下。

  “你敢伤害自己试试!!”他冰冷的怒意如冰似刃,那气息刺痛了我的肌肤。

  “慕小乔,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敢自残、或者求死,你试试看,我会让你和你们慕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伸手捏着我的脖颈,那力道不轻不重,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冥婚不是希望对方快点死去吗?你……别再折磨我了……”我试着求饶。

  “折磨?”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这是折磨?那也没办法,你是我冥婚的妻子,到死也不会变,折磨你也要忍着!七日期满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想碰你!你这僵硬的身体真让人扫兴!”

  七日?

  那还有四天……

  他恼怒的扣紧了我的腰,将怒气体现在行动上。

  我绝望的瘫在床上,我会死在他身下吧?

  意识脱离身体,我感觉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

  几近溺亡。

  》》》

  肾虚是什么感觉?

  我下床的时候认真考虑喝点补肾的汤药,否则我熬不到第七天。

  整个腰部酸胀难忍,那种难以言说的酸、麻、涨、痛,简直要了我命,而且小腹里面火烧火燎,全身每一个骨节都在抗议。

  这几天,他都留下不少东西在我身体里,我……要不要吃点药以防万一啊?

  思绪纷乱,我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胡乱洗漱一下就出门了。

  我今年刚上大学,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如果我第一天就迟到的话,班导会肯定会趁机为难我。

  我们班导是个在职研究生,似乎是某个校领导的侄子,在大学里,在职研究生来当本科生的辅导员是常事。

  自从迎新晚会我参加班里的走秀表演后,他总是借机找我的茬、有事没事就叫我去教师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班干什么的。

  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开距离,但是今天我实在跑不动,匆匆忙忙赶到课室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班导笑了笑,对全班同学说道:“我很开明的呀,迟到早退旷课挂科的,都给我干苦力……慕小乔,等下到我办公室来。”

  班里同学嘘了他一阵,我低着头坐到了宋薇旁边。

  宋薇白了班导一眼,悄声说道:“蛇精病,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啊!让你胸大屁屁翘、中间一段小蛮腰,活该!你自己小心点吧!”

  班会很快就结束,宋薇打算陪我去办公室干活儿,可是临时被学生会的人叫走,结果还是我自己去。

  办公室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老师都没回来,他这么早就结束班会,难道是别有用心?

  他叫我坐在他电脑前整理学生通讯录,然后紧贴着我时不时的弯腰靠近。

  我不是无知少女了,两年前那个阴人就教会我两性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来说道:“看来老师你不打算让我专心干活,我先走了,你找别的同学做吧。”

  他突然扯着我的胳膊,坏笑道:“慕小乔,我观察你很久了,还以为你是什么纯洁女孩了,看看,你这一身的痕迹,昨晚做得多激烈啊?”

  他伸手猛地一扯,我的T恤被扯到肩头。

  锁骨、胸口、甚至胸部上缘都有青紫的痕迹。

  那不是吻痕,那是他用力捏我留下的淡淡红印和淤青。

  “……看你这样子!大胸翘臀,就他妈是个浪货!这是玩SM了吧?很激烈啊!”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贴了上来——

冥王老公轻点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冥王老公轻点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董卿和陈数同框上热搜:什么都不怕的女人一个人就活成了一支队伍

    闲来无事,翻看微博,一组董卿和陈数的同框照,完完全全惊艳了我。特别是当两个人推开门,步伐一致,笑容浅淡地走到观众面前,我这些天的不安、焦灼都被卷在了空气里,随着她们的落脚站定,再无踪迹可循。被她们身上那种极其笃定淡然的气质所感染,由是,去看了最新一期的《朗读者》。除了全程眼睛根本无法从陈数和董卿脸上移开之外,她们两个的对谈让我很有触动。陈数讲述了一段自己再中戏读书时的经历,说她在表演上开窍,源于老师让他们用一件物品串联起人生的四个阶段。她想到的是口红。说童年的时候,是好奇,会走进妈妈的化妆间,模

  • 王铎草书《唐人诗九首》 绫本 首都博物馆藏

    王铎其书师承古法,融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开创出自己独特的书风,有神笔王铎之美誉。其书法具有四美的特点:一、纵中有敛(形质美);二、草中有楷(情性美);三、错落有致(节奏美);四、今中有古(韵味美)。王铎雨加雪(草中有楷)的章法和错落有致的体势,对后人书法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道路。释文:1)岑参《寄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薇。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2)王维《送刘司直往安西诗》绝域阳关道,胡烟(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

  • 从照片到工笔

    罗寒蕾,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县常乐镇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广州市美协常务理事。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98年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任专职画家。

  •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油画人体:在古典氛围中,营造超现实的意境

  •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 当垆卖酒, 卓王孙无奈下赠送百万钱财

    司马相如是汉朝的大才子,写的《子虚赋》、《上林赋》成为汉大赋的代表。司马相如到临邛大富豪卓王孙家中做客,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从窗户后面看到了司马相如的潇洒,就很喜欢司马相如。当时卓文君刚刚成为寡妇,司马相如就命人递消息给卓文君,说自己的相思之意。卓文君于是就和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里特别穷,他本来还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大富豪的老丈人,日子会过的非常爽。没想到卓王孙勃然大怒,不承认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关系,反而说:“我一分钱都不会分给这个女儿!”没过几天,卓文君就挽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从小含着

  • 西晋大臣贾充的女儿贾午偷偷约会, 成为偷香典故的来源

    贾充是西晋时期的大臣,权势很大。他的大女儿贾南风,是晋惠帝的皇后,更是专权一时。贾充的小女儿贾午长的挺漂亮,不过还没有嫁人。当时有一个年轻帅哥,叫做韩寿,是贾充的手下文官。贾充每次会见宾客,贾午就偷偷躲在窗户后面偷看,当她看到了大帅哥韩寿之后,就瞬间心动了。贾午就问婢女说:“你们谁认识这个帅哥呢?”有一个婢女说出了韩寿的名字,还说韩寿是她的旧主人。贾午就派这个婢女去当说客,让她去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韩寿。婢女对韩寿天花乱坠,说贾午多么多么漂亮,韩寿这个单身汉立刻就动心了。韩寿的力气很大,到了晚上的时

  • 溥仪出宫夹带大量宝物,无数文物流失民间,今有大爷200万卖玉碗

    大家都知道,古代文物的交易在国内是有严格限制的。来历不明的文物是不可以公开出售的。但是在河北有一位老人却跑到文物局,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一只清朝玉碗要出售给文物局。而且要价不高,只要200万就可以了。这可惊坏了文物局的工作人员。据老人说,自己这只玉碗可是有些来历的,上面还有“宣统御制”四个字呢。这是祖上花了真金白银从清朝皇帝溥仪手里买来的。人们听了都觉得奇怪,溥仪使用的玉碗怎么会流落到民间呢?这东西应该收藏在故宫博物院才对啊。原来在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还是一直让溥仪住在紫禁城的。后来冯玉祥将军攻入

  • 老人拿出副字画,文物局出1万,老人:800万,最终国家1980万拿下

    中国的古玩市场可以说非常兴盛,就是因为中国古代历史文化非常久远,再加上古代很多能工巧匠打造的很多精致东西,这也使得后人对文物非常重视,不管是私人还是国家,都对这些文物格外的小心,很多私人家庭,因为祖上是古代的一些文人墨客,因而有的东西就成为了传家宝流传下来给子孙后代,因为这些都是艺术的结晶。我们知道古代文物有瓷器花瓶,有文人字画,还有珍珠翡翠,而且样样价值都不菲,很多人们都会花大价钱进行收藏,古董就是越老越精致越值钱。然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样的一位老人,所拿着的这个文物则是让人们震惊,老人开口

  • 清代风格小叶紫檀深浮雕群仙祝寿画筒赏析

  • 黄庭坚的这两句诗,是古诗词中最美的诗句,太惊艳了!

    对于一个英语总是过不了四级的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的语言的好坏,对于一个中国经典读得不算多的人,也不敢妄谈汉语有多么的了不起。然而,在我有限的阅读中,还是每每被汉字的艺术魅力所惊艳。譬如我们今天读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简简单单的十四个字组合在一起,便营造出一个令人沉醉的意境,让人不由来感叹,汉语,真的是太美了。这两句诗,出自黄庭坚的《寄黄几复》。寄黄几复宋·黄庭坚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想得读书头已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