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冥王老公轻点宠》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8:26: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冥王老公轻点宠

第1章 冥夫凶猛(1)

  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推荐163woman.com

  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

  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

  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

  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唇角滑入了一点冰凉的湿软,一点点的纠缠、一点点的侵入。

  朦胧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说道:“别怕,一会儿就好。”

  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磨过柔嫩的血肉。

  用鲜血做润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长的折磨让我痛得快要晕过去。

  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我隐隐听到耳畔的一声叹息。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这只是个开始,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我叫小乔,慕小乔,慕家的女儿,以及——

  祭品。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那一夜的恐惧,那种疼痛就算在我醒来之后也无法消散。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推荐http://www.163woman.com/

  慕家,墓家。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惨死、大部分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中坚分子。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扰乱阴间秩序,这是人家秋后算账来了。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阴阳紊乱,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离县城的医院不远,然而那天的狂风暴雨引发山洪,冲垮了一座几百年的桥,于是我只能听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经验丰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太爷爷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张“床”上。

  说是地窖,其实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场如同噩梦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风平浪静、再无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续至今。163女性网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我胸前挂了十八年的那颗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发生关系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却活下来了,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我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个鬼做*爱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头痛欲裂,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春梦无边。163女性网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再是梦中,而是与两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小乔,我的妻……”

  他一遍遍的抚过我的身体,那双手轻车熟路,纤长的手指还带着一些审视的意味抚过处处敏感。

  那双冰冷的手在胸口和小腹反复流连,最后滑向那让我酥麻的部位,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身体,不是很有耐心的扩张,羞耻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栗的紧绷起来。

  这种紧绷并不能减轻痛苦,在他冰冷的身躯俯身进入时,我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这种艰涩的结合似乎让他很不满,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

第2章 冥夫凶猛(2)

  怕、当然怕。

  身下感受着体内异物入侵的涨痛,他丝毫没有撤出去的打算,而是冷冷的等着我的回答。

  我紧闭着眼,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间,我咬牙点了点头,尽量的蜷起身体想从他的身下逃离。

  我一动,他就紧紧的掐着我的腰,贴合得更紧密。

  “啊--!”屈辱、恐惧、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我拼命的挣扎、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

  抽屉里是我哥给我的五帝钱、桃木剑这些东西,这都是真货,然而对他却一点用都没有!

  他轻笑了几声,大手扣住我两只手腕压在我的头顶。

  “两年不见,你长大了……胆子也变大了,敢反抗了……”

  他的每句话都带着艰涩的动作,他没有停下,而是将我的身体最大限度的剖开。

  我不知道他做了多久,那种冰冷的艰涩逐渐被润泽的感觉淹没。

  或许是身体动了情,亦或许,是鲜血在做润滑。

  》》》

  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人。

  只剩满室情欲过后的旖旎气氛,而我却连他的脸都没见过。

  我懵然了半响,撑坐起来,稍微一动就感觉腰部以下酸胀难忍,某个部位还火辣辣的痛。

  这些都提醒这我,他来了,这不是梦,是两年前那一夜的延续。

  床头的手机响起,我忙划过接听,那头是我哥的声音:“小乔,把车库打开!爸受伤了!”

  我心里猛地一惊,我爸和我哥去外地处理一个棘手的东西,这两天都不在家,怎么会受伤了?!

  跌跌撞撞的跳下床,酸软的腿根猛地一颤,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冰冷黏腻的东西从火辣辣的痛处涌出,大股大股的滴在睡裙上,我低头一看,果然带着血丝。

  羞恼的感受铺天盖地,五脏六腑都泛起一股酸涩。

  我含着眼泪匆匆擦拭干净,跑下楼去按下车库的开关。

  我家是位于商业文化街的一栋三层带院的小楼,这是统一规划的商业圈,一栋这样的小楼要好几百万。

  不过我爸不差这点钱,我们家族都从事“见不得光”的事业,不差钱。

  只是折寿。

  我哥开着灰扑扑的越野车进来,我看他和我爸一身的泥土和干涸的血迹,忍不住害怕起来。

  “小乔,别怕,快去准备热水,越热越好。”哥哥一边吩咐我,一边将我爸扛上楼。

  这种情况很少见,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什么意外了。

  我站在厨房里烧热水,因为身体极度疲倦、心思也纷乱繁杂,不小心烫到了手,右手上起了一个燎泡。

  可我顾不上这些,赶紧拎着热水上楼去看我爸。

  我爸情况很不好,他紧闭双唇,眼睛布满红血丝,一言不发的对我摇了摇头。

  我哥明白我爸的意思,将我赶出了房间。

  我坐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嘶鸣,好像什么动物被割喉放血时的惨叫。

  我抱着头,别人的十八岁,正是青春自由、肆意叛逆的岁月。

  为什么我要忍受着一个恶鬼的侵犯、要整天与恐怖晦暗为伍……

  那天夜里,他又来了。

  恐惧反抗都没有用,不管我弄出多么大的动静,楼下的父兄也听不见。

  而他似乎以打消我所有抗拒为乐,不只是床上,书桌、窗台都成为他驯服我的战场。

  我能感受到痛、能感受到无能为力。

  也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胸膛和坚实的双臂。

  可我却不敢睁眼。

  他俯身在我耳畔,我躲避的时候,脸颊碰触到一个冰冷坚硬的面具,就是道观寺庙里那种,怒目圆睁、青面獠牙的恶鬼。

  “……你的手怎么了?”那清冷的声音响起,同时冰凉的手捏着我的下巴,逼着我回答。

  “烫、烫到了……”我闭着眼,瑟缩在他的身下。

  那种铺天盖地的冰冷包裹着我,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我承受不住快要晕过去之前,用冰凉的湿软轻轻舔过了我手上的伤口。

  

  次日,我爸坐在院里晒着太阳,他昨晚之所以不能说话是因为嘴里含了一块铜符。

  一见到我,他就笑着说:“总算能说话了,差点没憋死我。”

  这老头,说话比命还重要吗?

  我勉强的笑了笑,可是眼睛酸涩无比,一笑就会流泪。

  “小乔,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我爸发现我脸色异常,

  我心想那冥夫这么凶猛,每次我都以为自己要被折磨致死了,说不定他就是来弄死我的。

  只是弄死我的方式比较特别。

  冥婚有了血盟、有了聘礼、那接下来的,应该就是让我死去,变成阴人完成婚礼吧?

  想着自己要死了,我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爸,他来了……”

第3章 生人勿近(1)

  我爸愣了愣,随即紧张的问道:“你说谁?”

  还能有谁?

  我脖子上挂着的那颗血玉戒指这两天越来越明亮温润,似乎汲取了营养变得“活”起来。

  “小乔,你跟他谈谈……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我觉得他是想要我死。

  第三天的夜里,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我咬牙推着他的肩,颤巍巍的说道:“我们、我们能谈谈吗?”

  “谈?”他冷笑了一声:“你想跟我谈什么?”

  他就算说着话,也没有停下动作,我的话语被他冲撞得支离破碎。

  “你、你到底想怎样……啊……”我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家、是不是、是不是……得罪过你?或者……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他轻笑了一声,暂时停下了动作,让我喘了口气。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我们……不适合。”我示意自己还是活人:“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对象。”

  找个女鬼吧,别缠着我了。

  “你死了就适合了。”他轻笑着吐出凉薄的话语。

  我太爷爷说过,像我这样的情况结局都是死亡,或者是莫名其妙的意外、或者是自杀。

  真的只能死了达成冥婚,才能结束吗?

  “我……”我眼泪冒了出来。

  他笑了笑,说道:“很委屈是吧?你没做错什么,却成为还债的筹码。”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那手指很凉。

  “……谁叫你生在慕家。”他的语气陡然变冷,没有同情、反而带着一丝嘲讽。

  除了哭,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父亲叫我跟他谈谈,可这怎么谈?

  出生就是原罪,我无法改变。

  “别哭了!”他不耐烦的低吼道:“我若是要你死,你两年前就该死了,别不知好歹!”

  这是什么意思?那一夜荒唐的白喜事、还有夜夜的梦魇、夜夜无止尽的折磨,都是拜他所赐,难道我还要感谢他的“恩赐”?

  “那你到底要怎样?”我忍受不了的捶打他的肩膀,然而那点力气,就像挠痒痒。

  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是不是死了就能结束?!”我吼道:“那我自己动手就好,你可以放过我了吗!”

  我伸手掏出枕头下藏着的剪刀,据说在枕头下压剪刀是辟邪的,可是对他完全没用。

  我用剪刀扎自己的举动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一弹,我肘筋麻痛,剪刀跌落床下。

  “你敢伤害自己试试!!”他冰冷的怒意如冰似刃,那气息刺痛了我的肌肤。

  “慕小乔,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敢自残、或者求死,你试试看,我会让你和你们慕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伸手捏着我的脖颈,那力道不轻不重,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冥婚不是希望对方快点死去吗?你……别再折磨我了……”我试着求饶。

  “折磨?”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这是折磨?那也没办法,你是我冥婚的妻子,到死也不会变,折磨你也要忍着!七日期满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想碰你!你这僵硬的身体真让人扫兴!”

  七日?

  那还有四天……

  他恼怒的扣紧了我的腰,将怒气体现在行动上。

  我绝望的瘫在床上,我会死在他身下吧?

  意识脱离身体,我感觉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

  几近溺亡。

  》》》

  肾虚是什么感觉?

  我下床的时候认真考虑喝点补肾的汤药,否则我熬不到第七天。

  整个腰部酸胀难忍,那种难以言说的酸、麻、涨、痛,简直要了我命,而且小腹里面火烧火燎,全身每一个骨节都在抗议。

  这几天,他都留下不少东西在我身体里,我……要不要吃点药以防万一啊?

  思绪纷乱,我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胡乱洗漱一下就出门了。

  我今年刚上大学,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如果我第一天就迟到的话,班导会肯定会趁机为难我。

  我们班导是个在职研究生,似乎是某个校领导的侄子,在大学里,在职研究生来当本科生的辅导员是常事。

  自从迎新晚会我参加班里的走秀表演后,他总是借机找我的茬、有事没事就叫我去教师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兴趣担任班干什么的。

  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开距离,但是今天我实在跑不动,匆匆忙忙赶到课室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班导笑了笑,对全班同学说道:“我很开明的呀,迟到早退旷课挂科的,都给我干苦力……慕小乔,等下到我办公室来。”

  班里同学嘘了他一阵,我低着头坐到了宋薇旁边。

  宋薇白了班导一眼,悄声说道:“蛇精病,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啊!让你胸大屁屁翘、中间一段小蛮腰,活该!你自己小心点吧!”

  班会很快就结束,宋薇打算陪我去办公室干活儿,可是临时被学生会的人叫走,结果还是我自己去。

  办公室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老师都没回来,他这么早就结束班会,难道是别有用心?

  他叫我坐在他电脑前整理学生通讯录,然后紧贴着我时不时的弯腰靠近。

  我不是无知少女了,两年前那个阴人就教会我两性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来说道:“看来老师你不打算让我专心干活,我先走了,你找别的同学做吧。”

  他突然扯着我的胳膊,坏笑道:“慕小乔,我观察你很久了,还以为你是什么纯洁女孩了,看看,你这一身的痕迹,昨晚做得多激烈啊?”

  他伸手猛地一扯,我的T恤被扯到肩头。

  锁骨、胸口、甚至胸部上缘都有青紫的痕迹。

  那不是吻痕,那是他用力捏我留下的淡淡红印和淤青。

  “……看你这样子!大胸翘臀,就他妈是个浪货!这是玩SM了吧?很激烈啊!”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贴了上来——

冥王老公轻点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冥王老公轻点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蜜猎小情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蜜猎小情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蜜猎小情人第三章狗男女我隐隐觉得事有蹊跷。秦雪见我这副模样,微微一笑,解释道,“你不用担心,到了会所,自然会有人对你进行全方位的培训!这间私人会所专门面对高档女性客户开放,所以对男性的外貌、身高,身体素质等等各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简单的说吧,其实是高级男公关的工作!”男公关?!我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传闻,客户是女性,还要求长相,该不会是那方面的工作吧?秦雪看我神色不对劲,可能猜到我想什么了,便又说,“我的意思是类似男公关的工作,但其实会所

  • 小说丝袜暗语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丝袜暗语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丝袜暗语第3章:她是谁都说小别胜新婚。可是,苏洛却觉得自己要发昏。挺翘的臀部之上,那淡淡的印记让自己不得不去浮想联翩。想到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那般那般的乖巧,听话,奉承。苏洛的心……碎了一地!“老公啊,唔……”林彤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咪,她仰着头,长长的睫毛抖颤。略施红色口唇的嘴巴透露着一股野性的诱惑:“我想你!我答应你,以后医院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拒绝。我再也不出差了!”“你相信我,沈杨的老婆不育,而我是她的私人医生,我最近在为她调理身体。我跟沈杨

  • 小说情迷官太太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迷官太太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情迷官太太第0003章前兆“要滚可以啊。”聂飞笑道,心说既然撕破脸皮了,老子也不用给你面子。“马主任,我记得你老公是县里一家公司的销售员吧?听说还时常出差,周五晚上你老公肯定也不在家吧?”“聂飞你什么意思?”马晓燕心中咯噔一下,她老公周五就去北京出差了,要一个星期才回来,昨晚她跟彭正盛趁着大楼里没人正逍遥快活呢。“这也多亏马主任你平时给我安排这么多工作呢。”聂飞看了看四周小声道,虽然他可以用这件事跟马晓燕撕破脸,但这也只能是私底下撕破脸,以此来让马晓

  • 小说霸道总裁之失忆老婆很黏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之失忆老婆很黏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霸道总裁之失忆老婆很黏人第3章小哥,在哪个场子混啊?叶江凌躺在床上一口又一口吐着烟圈对刚从浴室出来的丁水瑶冷声道:“桌上有份合同,看完签字。”“那笔债务你替我还了?”丁水瑶侧头看着叶江凌不可置信的问道。“不过是债主换了人,从现在开始你欠我七千万,按照你一夜三万的标准,自己算算,什么时候还清了,什么时候在离开,在这期间,不要惹我生气,否则那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叶江凌冷声威胁,丁水瑶无力的闭上眼睛。也许,她命该如此,以这样不堪的身份继

  • 小说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盛世婚宠,高冷总裁别撩人第3章致歉?示威?“为什么拒绝去连氏!”明明是个问句,连亚男却只有霸道的质问。“唔唔唔!”夏念念抗议地大叫。“因,因为我不想跟怪物打交道!”连亚男拿开了手,夏念念才喘着粗气,没有半点畏惧之意地撂出心中所想。“怪物?”连亚男的眸子聚起丝丝缕缕的寒光。“不是吗?莫名其妙软禁,莫名其妙置我于死地,深更半夜潜入我家,这些正常人的作为?!”夏念念越说越亢奋,激动地推了连亚男一把,直接坐了起来!连亚男竟然没有反驳,空气静

  • 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闯美男集中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误闯美男集中营第3章卷入异能国度“谢佳佳,你为什么就是不放过我。”苏小染扶着书架站起身,看了看左右两边围过来的人,她已经无路可逃。“谁让你这扫把星天天在我面前晃荡,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长得丑还要出现在我面前,还弄脏了我的裙子,毁了我优雅的形象,就是你的错,既然错了,就乖乖的接受惩罚。”谢佳佳揪着她的头发说道。“我长的丑,其实你可以选择不看我,至于你的裙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赔给你。”“那我的形象呢,你也赔吗?”“我……”“既然赔不了,就乖

  • 小说毒医世子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毒医世子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毒医世子妃第三章后悔“施主不也没睡,且看施主身上露水湿衣,想必散步散的很远。”莫隐大师看了一眼安清染,回道。“我没心情和大师唠嗑,若没事的话,大师也不会在这里等着我吧。”这莫隐确实有点本事,安清染对这老秃驴是有点敬畏的。她刚到千佛寺的时候,第一眼就被莫隐看出她乃是异魂一缕。也因此,安清染有点后悔出手救这位当时快要死的老和尚了。此时莫隐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施主,还是少做杀孽的好。”人在做,天在看,她手上沾的血已然太多。安清染哼了一声,“大师,这可

  • 小说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第三章以牙还牙见他一步一步走过来,舒娜脸都白了,当然,不是吓得,而是被恶心的。“哈,以前觉得舒伊美,没想到舒三小姐更是难得的美人,简直是人间尤物啊!美人,来,我们可是未婚夫妻呢,让夫君好好疼疼你。”说着,就要扑上来。舒娜一脚踹了上去:“滚,谁和你说未婚夫妻,别恶心我。”这下她明白了,舒家是必须有一个人嫁给这个人的,他原本看上的是大小姐,怕是大小姐用了手段,改成了三小姐,而三小姐不愿意,她怕夜长梦多,就来给她下药,到时

  • 小说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第三章杀人凶手“村东头的廖疯子,前几年就杀过一个外乡人。”“不过你放心,现在他已经被村里的男丁们给控制住了,只等着警察来取证。”乔诚说。我蓦地一阵晕眩,蔡蓉的死绝不简单,这一点我们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她即不是那种会选择用上吊来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更不会在死之前,还将自各的手腕割开脚筋给挑断。但我也万没想到的是,乔诚居然说凶手有可能是个疯子。看我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乔诚急道:“小念,你没事吧?”“没事。”我摇摇头:

  • 小说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萌宝来袭:总裁撩妻无下限第3章小爷我是宫擎一米八几的个头,一百多斤的重量,就那么脆生生的飞了出去,然后跌落在地板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伊馨光是听着这声音都觉得疼得慌。可偏偏那些人不长眼,在看到同伴被踹飞的同时,居然愤怒的群起而攻之。“找死!”宫擎动作利落的挽起了自己的袖口,那双清冽的眸子里散发着伊馨熟悉的嗜血之气。她不禁为眼前的这些人感到默哀。这里毕竟不是北城。五年前为了避开他,她离乡背井的来到这个偏远小镇,却没想到还是没逃过和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