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如果你也爱过》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17:53:37 来源:网络 []

书名:如果你也爱过

第001章 你可以去卖身啊

一夜大雪,瞳市的气温骤然降低。阅读http://www.163woman.com/

林稚在雪中站了一,夜,骨头似乎都要冻僵了,终于,在她就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眼前的暗红色雕花大门被打开了。

随即,一辆车缓缓开出来。

腿脚都已经冻的有些不听使唤,林稚艰难的蹒跚了两步,挡住了那辆黑色汽车。

“顾先生,求你放过我弟弟!”

林稚身上头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雪,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儿,像极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车子到她身前几公分的地方才停下,随即,车窗摇下,露出一张英气逼人的脸颊。

顾北安穿了件深蓝色的西装,眼神不屑的扫过浑身落满积雪的林稚,冷若寒霜的开口:“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林稚攥紧了手,没有抬头,语气又低了几分:“顾先生,我求你……只要你愿意放过阿恪,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哦?”顾北安挑眉,阴鸷的眸底满是鄙夷:“不知道林大小姐现在还有什么?显赫的家世?还是叱咤风云的父亲?”

他的话无疑是在戳她心底最深的痛楚。

一个月前,林家破产,父亲被迫跑路,现在通缉令还在网上挂着。都市言情小说《如果你也爱过》在线免费阅读紧接着,林恪就被人指控迷奸,被警察抓走之后就一直没有音信。

林稚知道,这都是拜顾北安所赐。

他恨透了她,当然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毁了她。

可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林稚爱了顾北安整整六年,最后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偏偏是她最爱的男人。

心里堵的有些喘不上气,林稚苍白着脸,一步步挪到车窗前,近距离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张了张嘴,语气卑微到了尘埃里,“顾北安,小喃是因我而死,跟阿恪没有关系……”

提到许莺喃的名字,顾北安的眸子里戾气腾然而起,一把推开车门,顾北安便用力的掐住了林稚的脖子。

双目猩红,他说的咬牙切齿:“你不配叫小喃的名字!”

“好,我不叫。”林稚垂头,任由他掐的她脖子上一片通红,只是平静的说:“我知道你要报仇,那你杀了我,放过我弟弟。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杀你?”顾北安嗤笑,冷冷的道:“我怎么可能这么便宜了你。林稚,你欠了小喃的,我要你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说罢,就那么捏着林稚的脖子,将她拖上了车。

林稚在雪地里站了一,夜,浑身都冻僵了,上车的动作有些艰难,被顾北安甩开后,她跌坐在后座上,气喘吁吁的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顾北安厌恶的斜了她一眼,“你不是求我放了林恪吗?好啊,等会儿到了温柔乡,你如果表现的好,我就放了他。”

这话一出,林稚已经冰冷的心又颤抖了一下。

温柔乡,名字叫的好听,可谁不知道,那里根本就是人间炼狱!

一个女人和几十甚至上百个男人的夜色盛宴,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选择这样糟践自己!

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可林稚却觉得自己彷若置身冰窟,冷的她五脏六腑都在疼,许久,她才忍住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抖着嗓子说:“好,只要你肯放了阿恪,我去。”

她原本可以上天堂,可顾北安偏要她下地狱。

第02章 你凭什么一身傲骨!

温柔乡,再没有哪里比这儿更淫秽肮脏了。版权163woman.com

像是要故意羞辱林稚一样,顾北安扔给她一条近乎于透明的裙子,不容拒绝的下了命令:“穿上。”

林稚有些抗拒,可到底还是换上了。

白皙的皮肤在黑纱裙下若隐若现,她傲人的身材半遮半掩,看尽那些贪婪的男人眼里,反而更添诱惑。

一步步走上台,林稚每一步似乎都踩在钉子上,那些男人眼里赤裸裸的欲望像是在狠狠的打她的脸,林稚多想头也不回的冲出去,可她……没有后路。

台上有人开口,台下一片静谧。

“今天的佳人可真是个人间尤物啊!当然,很快就是属于你们的了!佳人的主人说了,今晚谁若是能把她做死,赏一千万。”

做死?赏一千万?

林稚蓦然回头,看着身侧台下端坐的顾北安,心底忽然酸涩不堪。都市言情小说《如果你也爱过》在线免费阅读

他这是在鼓励更多的男人来玷污她。

目光触及他,林稚顿时觉得整颗心都在生生的刺痛着。他的眼神那么冷,甚至带着嘲讽和得逞……

林稚终究还是在意的……

六年了,他在她早就生了根,明明她那么爱他,为什么……偏偏他要这么恨她……

因为许莺喃。

这个回答无声的在林稚心里徘徊,像一把刀,凌迟着她。

当初许莺喃死的时候,身边就只有林稚一个人。而林稚喜欢顾北安是人尽皆知的事……所有人都觉得,是林稚逼死了许莺喃,包括顾北安。

好不容易筑起的所有防线顿时溃不成军,林稚眼底有些湿润,无助的看向那个深爱了六年的男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台下的男人开始一个个的走上台,有的沉稳一些,有的则浮躁的小跑上来,伸手就朝她身上摸去。说明163woman.com

她抬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围满了陌生的男人,而自己的身体上,也开始不断的有人摸索抚弄起来。

林稚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她本能的想要推开这些人,可刚一伸手,耳边却又响起顾北安的话。

“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了林恪。”

她不能!

她不能丢下林恪不管!

她若是逃走,那林恪就会成为顾北安泄愤的替代品!

林稚身体紧绷着身体,双手攥到指节发白,指甲陷进肉里,混身都在颤抖着,她能感觉到在自己身体上肆虐的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放肆,可她不能反抗,绝对不能!

顾北安坐在台下,远远的看着她被男人包围,看着她浑身颤抖,看着她即将毁灭,可他心里,竟然一点都不痛快。

这种时候,林稚为什么不跪在他脚边求她饶恕,被逼到绝路,难道不是该哭着忏悔吗?

可她没有,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林恪,她甚至都不会求他。

害死小喃的人是她,她凭什么还能一身傲骨!

顾北安的眼神阴郁的有些可怕,周身散发着浓重的暴戾,终于,在对上林稚那双倔强倨傲的眼神后,他倏然起身,大步跨上台,推开围在她身边的男人,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

“你就这么下贱!林稚,被这么多男人玩弄你很开心是不是!”

他脸色冷厉,反衬的她木然的有些平静。直直的看着他那张愠怒的脸,林稚苍白着脸惨然一笑:“是啊,被他们玩弄,总好过被你玩弄。”

第03章 她的爱一直光明磊落

林稚说的玩弄,左右不过是顾北安搞垮林家,又用手段把林恪送进牢里,可他们现在深处温柔乡,这种气氛里,她万万不该,对顾北安也用了这两个字。

内心的无名火一下子被点燃,顾北安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声音冷的彷若来自地狱:“原来你最怕的是被我玩弄?林稚,你越是抗拒,我就越是要施加给你!”

说罢,他毫无怜惜的扯住她的手腕,转身上了温柔乡楼上的包房。

他是谁,顾北安!

整个瞳市谁不知道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看着佳人被他带走,却也没一个人敢拦。

踉跄着被拖上楼梯,林稚这才明白顾北安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顾北安……你放开我……”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

顾北安说的嗤之以鼻,看她抓着楼梯栏杆不放,剑眉微蹙,不悦的睨了她一眼,伸手将她打横抱起,强硬的进了包房,并且,一脚踢上了门。

包房里的窗帘都拉着,光线很暗,林稚被丢在床上的时候,浑浑噩噩的抬头,却已然看不清顾北安的脸,只能看到一个并不清楚的轮廓。

而此刻让她恐惧的那个人,却粗暴的扯开自己身上的衬衣,然后伸手便去扯她哪条薄到透明的裙子。

林稚脑子里一白,双手急忙环抱住自己,有些结巴的说:“你真的误会我了,顾北安,我……”

顾北安哪里还有理智听她讲,此刻早已被恨意侵蚀的内心,在她的抗拒中满满的充斥着不耐烦,大掌一挥,竟然将她的裙子从肩膀处撕裂了!

“呲啦!”

布帛断裂的声音,皮肤骤然接触到空气,很冷,她浑身打了个寒颤,脑子里都开始不清不楚起来。

可顾北安根本没注意到她的昏昏沉沉,强势的分开她的双腿,粗暴的挤进去,身子一沉,毫无前戏的闯了进去。

疼!

撕心裂肺的疼!

已经散乱的意识又稍稍聚集,林稚脸色苍白如纸,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侧的床单,隐忍的承受着他的入侵。

六年来对他的痴迷像是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循环,然后都变成了破产后爸爸离开时的落魄,和阿恪被警察带走时的无助,最后,又悉数变成顾北安那双冰冷的眼睛。

她和他之间,以后再也没有爱了。

疼痛愈发的深,可她真的太累了,在雪里站了一夜,又在温柔乡里被折腾了一通,浑身都跟散了架子一样,疼痛开始麻木了,她的意识也开始一点点消失。

“顾北安……小喃的死和我真的没关系……我是爱你,可我的爱光明磊落……我不屑于用那么阴暗的方式去爱……”

她其实解释过很多遍,可顾北安根本就没信过。

但这次不同,她第一次亲口承认她爱他……她说她的爱情光明磊落。

顾北安驰骋的动作突然僵住,连自己都不敢置信,他竟然觉得她没有撒谎。

就像她说的,她那么骄傲,就算是羡慕许莺喃得到了他的爱,也不屑于用那么阴暗的方式。

昏暗中,她依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只是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算了……就当是我做的吧……反正,你早就认定了是我做的……”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没了动静。

第04章 以后让我照顾你

林稚的身体和精神都在严重透支,在经受了他最后的致命一击后,彻底昏了过去。

哪怕顾北安再恨她,再冷血,可到底也没能狠下心继续折磨她,起身下床,一边穿着衬衣,一边审视她那张苍白的脸。

她说小喃的死跟她无关……

怎么可能!小喃之前活的那般开心,如果不是林稚相逼,她根本就没有死的理由!

想到这儿,顾北安的眼神又冷厉起来,瞧着林稚也越发的厌恶,转身欲走,眼角不经意的一瞥,却发现,她在发抖!

狐疑的伸手在她额角轻触,灼烫的温度顿时让他愕然。

她竟然在发烧。

顾北安心头一滞,一股烦闷又开始涌上来。

***************

林稚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人还躺在温柔乡的二楼,可手腕上却打着点滴吊瓶。

在风月场所输液,她恐怕还是第一人。

头疼欲裂,意识倒是清醒了,林稚环视了眼四周,哪里还有顾北安的影子。

稍稍一动,下身就开始刺痛,林稚掀开被子扫了一眼,身侧的洁白床单上,赫然一块鲜红的血迹。

眼眶突然就涩的睁不开,她干脆就闭上了眼,眼泪从眼角滑落,都流进了耳廓里。

人活着,好累。

可她没资格去死,她死了,林恪谁来救。

扯着被子擦了擦眼泪,她猛地坐起身,拔掉了手腕上的针头。床位扔着她原本的衣服,经过昨夜的雪,衣服已经有些潮湿,但也总好过不穿。

想了想,林稚出门前先给顾北安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无人接听,林稚也不烦,一个接一个的打过去,终于,十几个电话之后,顾北安接了。

“没事就不要烦我。”

他说的冷漠,林稚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的不耐烦。低了低头,她哑着嗓子说:“我……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虽然结果有偏差,但那都是你的意愿……所以,你可以放过阿恪了吧。”

“我的意愿?”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不悦:“你的意思是说,我强迫了你?”

难道不是吗?

林稚心里反问,可嘴上却默不作声,许久,才咬着牙说:“不,你没有强迫我,是我为了救弟弟,心甘情愿的。”

顾北安嘲讽的嗤笑,声音冷冷的传出来:“现在,立刻到公司来!我给你十分钟,迟到一分钟,你弟弟就会被多判一年刑。”

十分钟……

从这里到他公司,最少要二十分钟!

又赶上上班上学的高峰期,林稚出了门,却拦不到出租车。

顾北安说话从来不开玩笑,他说过的话,就一定能做到。林稚不敢用林恪赌,她能做的,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他所说的目的地。

打不到车,她干脆就跑,不顾形象的大步狂奔。

昨天夜里又下了雪,她没跑出多远,就摔了一跤,膝盖磕了一下,裤子都磨破了一个洞。她有些烦,也来不及查看伤势,急忙起身,准备继续狂奔。

可就在这时,在她面前,伸出一只手来。

她刚一抬头,只听想要搀扶她的那人惊呼出声:“小稚?怎么是你?”

林稚皱眉,朝着他的脸看去,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夏时余!他不是在比利时吗,怎么回来了?

还没来得及问,林稚只觉得脸上一热,就被夏时余搂进了怀里。

“小稚,你家的事我都听说了,可是那边的工作交接太麻烦了,所以现在才赶回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小稚,没事了,以后,我照顾你。”

以前,林稚喜欢顾北安人尽皆知,夏时余喜欢林稚也不是什么秘密。

她喜欢了顾北安六年,那夏时余就喜欢了她七年。

林稚也知道爱而不得有多难受,可她偏偏就是爱着顾北安,所以最后夏时余提出一起出国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没想到,她爱的人恨透了她,她拒绝的人却给了她仅有的一丝温暖。

如果你也爱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如果你也爱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8章

    原标题: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8章小说:逃妃太嚣张:暴君,别动我儿子!第8章有刺客安锦玄的首次登场,实在不怎么讨人喜欢,要不是知府夫人明显袒护安若素,京城三公子及周文通大人,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哼!一个无权无势的私生子,竟然如此目中无人,要不是给知府夫人面子,我早就让笑言出手教训他了!”寿宴已开始,京城三公子借故离席,在花园中漫步,谁也不肯承认,是被安锦玄的凌厉,给压得喘不过气,所以才出来透透气。风华性格孤傲,他除了服洛以轩和莫笑言之外,从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这次在安锦玄手上吃亏,他

  •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8章

    原标题: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8章小说书名:我本倾城:废柴狂妃驯冷王第8章敢不敢,试试看第二日一早,侍女秋桃便来到了云来阁,白眼一翻说道:“喂,那个谁,王爷驾到,还不过来迎接!”秋桃乃如今的安国公、云楚天长子云白钰的贴身侍女,一向很是得宠,难免恃宠逞骄。何况昨日她并未见到云墨染大展神威的样子,还不知道其中厉害。“秋桃!小心说话!”云白钰斥责了一声,“七小姐已经是皇上指定的湘王妃,你怎可如此无礼?还不退下!”秋桃答应一声,委委屈屈地退了下去。云白钰微微皱了皱眉,跟着迈步进了屋内:“小七……呃……

  • 骄妻胜火8章

    原标题:骄妻胜火8章小说名字:骄妻胜火第8章又见代班校医“小筠筠,你这身体,都快赶上黛玉了呀!咱要不要也来葬一把花纪念纪念你的柔弱?”周梦琪阴阳怪气地捏着兰花指,故作娇弱状在颜晓筠床前演着,惹得直翻白眼,恨不能一掌拍扁了她。死丫头,居然敢趁机报复,不就是上一次她感冒自己调侃了几句吗?至于这么记仇么?是好姐妹不?乖宝宝戚圆圆同学赶紧上来劝阻,软声道:“晓筠生病已经很难受了,梦琪你快别闹她了,让她好好休息……”林薇也扑上前来附和道:“是呀是中工,难得咱筠筠美人柔弱一回,咱们可要好生伺候着才行呀!”如

  • 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8章

    原标题: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8章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错嫁老婆很迷人第8章轮椅上的男人邵湛平虽然坐在轮椅上,但做事风格依然体现出了军人的干练和果断,从夏筱筱下了决定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个人就出了民政局的大厅。坐在车子里时,夏筱筱还依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盼了九年,她终于把自己嫁进了邵家!可是谁也不知道,她嫁的,却不是她喜欢了九年的那个男人,而是前男友的亲大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车子缓缓的发动起来,夏筱筱想着今天的遭遇简直就像是一出狗血剧,想想自己九年的付出,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滑下了脸庞。曾经

  • 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8章

    原标题: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8章小说名:昏婚欲醉:专宠小小替身妻第一卷谁拿浮生,乱了流年第8章结婚协议流年的心跳强了几拍,眉头轻皱,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和濡枱的事情,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没想到这些机密会出现在外人手中,虽然公司地界小,可也不至于这么容易被人盗取资料吧,而且其中有很多东西,是致命的,是她和濡枱更多的秘密,有些事情是连公司都不知道的。流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的男子,这个男人轻而易举的拿到这些东西,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要威胁自己,面对这样的人,不管她耍什么心眼都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弄巧成拙

  • 邪魅皇妃要出墙8章

    原标题:邪魅皇妃要出墙8章小说名:邪魅皇妃要出墙第8章我,不是好惹的黑衣人倒是很奇怪她的态度,刚刚明明很生气的想要杀了他,现在倒是来帮助他?算了,她不会武功,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不是吗?杜云岚倒是丝毫不介意带他来到自己的闺房,掀起帐子,让他躺在床上。看到那个黑衣人虽然带着疑惑,但是还是躲进去的时候,杜云岚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伸手摸到了自己的枕头,小动作撕开了里面的药包,塞在了他怀中,而她自己则躺在了床边。黑衣人眉毛都拧着一起了,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居然会躺在女人的被窝里接受女人的保护?不

  • 撒旦总裁:前妻来袭8章

    原标题:撒旦总裁:前妻来袭8章小说:撒旦总裁:前妻来袭第8章你爽,我爽,大家爽还没等苏城光发飙,恋雪已经将矛头对准沐子轩。“沐医生,能帮我个小忙吗?”称呼倒是没错,只是那份语气与苏城光女友有几分相似。沐子轩木讷地点点头。“你知道的,我现在快成下堂妻了。某人没心没肺连我衣食住行都懒得顾及,家里佣人都视我为空气,我也要生存……能帮我介绍份工作吗?”谁也没注意到苏城光渐黑的脸庞。恋雪以为沐子轩介绍的工作会是在医院,顶多就是看护。结果来的出乎意料,是与她大学专业挂钩的服装界。恋雪大学一毕业便做起家庭主妇

  • 爆宠无良妃8章

    原标题:爆宠无良妃8章小说:爆宠无良妃第8章轮不到你戴绿帽子玉冰俏本以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却没想被直接甩下了马车。她捂着剧痛的屁股,难受的龇牙咧嘴,抬起头就瞪向夏墨宸,“夏墨宸,你知不知道怜香惜玉、知不知道绅士风度、知不知道非礼勿碰啊?”怎奈夏墨宸根本没理会身后的鬼哭狼嚎,他举止雍容的坐在马车内,悠然的开始把玩着手枪,高冷淡漠的姿态写满了“生人勿扰”。“二妹,不要再对夏王无礼了。”玉思言走上前,面带微笑,好心的提醒她。玉冰俏这才看向眼前这个罪魁祸首,不怀好意的女人,她站起身,愤怒不屑的骂道:“玉

  • 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8章

    原标题: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8章小说名: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第一卷凤惊降世第8章以身相许好了站在高处俯视着唐映瑶,夜冥霄俊美绝伦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意,一笑,天地失色。夜冥霄低沉的声音如泉水温淳冒起,分外好听,“我救了你一命,我是不是应该让你以身相许。”“好……”看到夜冥霄带笑的脸,唐映瑶差点流口水,迷失心智。但一瞬唐映瑶就回神过来,撩起黏在脖颈上的青色,不紧不慢的接了下一句,“那才怪!”不等夜冥霄出声,唐映瑶抢先又道,“是你自己主动要帮我的,我可是没有求你!”“算了,我也不占你的便宜,门票

  • 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8章

    原标题: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8章书名: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第8章拒绝不了的母爱随着杨亦宣的离开,陈福也连忙的跟着出去,花儿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起了身。在杨亦宣前走刚离开不久,后脚太医便到来,接着便又是一阵的敲门声。“花儿,去看看是谁,无关紧要的人都让他们别来打扰我。”凌若寒闭上了双眼躺在了床上,今天是累的够呛的,她不想见任何人。“是,小姐。”话音一落,花儿便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陈管家,又有什么事啊?”花儿看了一眼陈福,不耐烦的问道。不是她看不顺眼这个陈福,而是这个陈福实在是一个势利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