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蜜爱如散落的光在线阅读

2017/12/29 13:58:30 来源:网络 []

书名:蜜爱如散落的光

第一章雨夜劫持

A市,新苑豪庭。说明http://www.163woman.com/

警笛声呼啸而来,划破了此刻的静谧;警灯闪烁,撕裂了暴雨冲刷着的黑夜。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本在花园散步的小区居民早已经回家,从窗口看着这花园里发生的一切。

水一心不记得自己被挟持了多久,暴雨将她浇透,寒冷侵蚀着她最后的意识。歹徒的枪支紧戳着她的太阳穴,让她刚历经过殴打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暴雨中飘摇。

歹徒在和对面的警察谈判着什么,对她来说都变成了天边的声音,遥远而不清晰,唯一可以听明白的一个字,就是:钱。

直升机轰鸣的声音在小区上空盘旋,暴雨冲刷双眸,水一心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况。

“想要钱,你们总要让我和我丈夫联系一下,你们说他怎么会信?”自己刚被挟持的时候,他们打过电话给云皓寒,可是云皓寒不信,还嗤笑这是自己的手段。163女性网

两名歹徒对视一眼,看着那些警察,最后其中一人拿了自己用油纸包着的手机递给了水一心,恶狠狠地示意她快点打。

一串熟悉的数字摁下,电话很快接通,传来那边优雅低沉的声音,对别人,他永远都是这么的优雅。

“皓寒……”

“水一心?”

她只是叫了他一声,那边的声音即刻变得厌恶,她甚至都能想象到他这会儿紧皱的眉头。

“够了!水一心,你又玩什么把戏,被绑架?谁能绑架你?爷爷住院,没人看你装可怜装无辜,又换了新的手段?水一心,你就这么点能耐?”新苑豪庭,谁能在那里绑架她,想到这一点,他心中更加的厌恶。

毫不留情的一段话,打破了水一心所有的坚持,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他听不到雨声吗?听不到警笛声吗?还是说,听到了,却依旧认为这是自己的把戏。

全身的力气都在流逝,水一心再次开口:“你从来都没信过我?”

“呵,信你,一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有什么可信的,水一心,你这种女人只会让人恶心。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让爷爷那么相信你,可是,在我这里,你只是一个让人厌恶的虚伪女人。阅读163woman.com

水一心想哭,可是却发现,泪水早已经枯竭。这三年,这些话,她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可是现在听到,还是疼的厉害。

“皓寒,面好了,去吃饭吧。”

温婉的声音,成了压死水一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袁如云,他最爱的女人,原来爷爷不在,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袁如云了。

云皓寒直接挂了手机丢在床上,厌恶的表情在看到进来的人之后换成了宠溺,一手落在她腰间:“怎么自己下厨了,让别人做就好。”

“今天是你生日嘛,人家想亲手给你做。版权163woman.com”袁如云甜蜜的说着,撒娇的轻挽他胳膊向外走。

生日?云皓寒眉眼间多了几份考量,今天是他的生日?回头看向手机,人却已经被袁如云带了出去。

绑架劫持现场。

“首长,准备就绪。”直升机上的狙击手瞄准了对面的人,开口向着驾驶座上的人说道。

一身纯净的天空蓝色笔直军装,风姿煞爽,肩头是神圣的上校军衔,金色的标志在暗夜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冷烈风深刻如刀凿的五官此时在雨夜里显得格外英俊,他剑眉深锁,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一双幽暗深邃似海的眸子凝视着被挟持的女孩,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凸显,显示出其实他此刻的情绪并不是看到的这么平静。推荐163woman.com

“告诉我,你的把握。”冷烈风低沉的嗓音,犹如大提琴一般响起。

狙击手突然抬头看着自己首长,好像对这个问题很奇怪,首长从来不会在出任务的时候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他相信自己,“九成。”暴雨倾盆,夺走了他的一成把握。

“九成。”冷烈风低低地重复着他的概率值。

他低头看着下面,紧握的手慢慢的松开,好似在喃喃自语般开口:“可是我输不起那一成。163女性网”他说着,回头看向了虎子,“你驾驶。”他说着,人已经离开了驾驶位。

因为输不起,所以就算失败的概率只有一成,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在不相信别人的情况之下,他唯有自己亲自出马。

水一心,她还是那么的漂亮,虽然此刻她精致的小脸苍白,浑身被暴雨浇透,可一双晶亮的水眸,依旧摄人心魂,一如几年之前,只是现今早已物是人非而已。

警察还在和歹徒谈判,水一心却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她缓缓闭上双眼,已经不想再去挣扎,再去渴求什么。

完全松弛的身体,暴漏了歹徒的致命位置给高处的人。

第一次,冷烈风在开枪之前有了恐惧的感觉,心砰砰猛烈直跳,一下又一下撞击着他的胸膛。他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他担心,担心自己不经意间的一个失误便会让他遗憾终生。当水一心弓腰的瞬间,冷烈风手里的M200从轻微的颤抖瞬间变得稳定,手指扣在扳手之上,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枪响之后,时间仿佛静止了。

世间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唯有雨水哗啦啦下个不停,滴到地上,又溅起。

水一心失去了歹徒的支撑,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和歹徒对峙太久,此刻她全身无力,眼前一黑,她最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冷烈风收了枪,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英挺的眉舒展开来,他从直升机的绳索之上滑了下去,大步过去将已经被武警大队长龙腾抱起的女人接了过来,阴沉的脸色比这天气还要差。

“这件劫持案,我需要一份最详细的答案。”冷烈风小心翼翼抱着水一心,俯首瞬间脸上已浮现出宠溺的温柔。

看着冷烈风离开的背影,龙腾收枪,嘴角微微勾起,最详细的,不就是台面下的也要拿出来吗?看着这治安一向很好的小区,绑架,真是一种好手段。

冷烈风抱着一个女人回去,一时间在部队炸开了锅,可是谁也不敢多问,首长的事情,谁敢问,那不是找死吗?

回到自己部队的宿舍,冷烈风一脚将门踢开,抱着水一心进去,快速而温柔地几下撤掉了她全部的衣服,拿过自己桌上的衣服将她身上擦干,塞进了被窝。

每一个动作都顺畅到让人觉得他就是在做一件熟悉又自然的事情,可若仔细看会发现,他手背青筋的微微凸起,正说明了他此刻的隐忍。

他是一个男人,还是正常的男人;为一个女人脱衣服,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可他不光是一个男人,他还是一个军人,自强自律的军人。更何况眼前的女人,是他一生都想呵护宠爱的人。他绝不容许任何人给她带来伤害,包括他自己。

吩咐警卫员准备热水,警卫员很快端着热水进来,八卦的想多看一眼,却被冷烈风一个冰冷到了可以冻死人的眼神给吓了出去。

冷烈风关了门,直接脱掉身上早已经湿透的衣服丢在地上,胡乱的擦了一下之后,围了一条军绿色的浴巾在腰间坐在床边。

看着此时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儿,那原本清秀的脸庞,这会儿却黛眉紧蹙,苍白如纸。

冷烈风强忍着心头的愤怒,伸手拿过毛巾,在热水里泡过之后小心而温柔的覆上水一心的小脸,轻轻地擦拭。

而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深处,却突然透出嗜血因子,云皓寒,你敢这么对她,很好,真的很好!

第二章 不安

一道响雷蓦然响起,云雨之中的男人突然停下了他的动作,眼眸深沉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

身上的人突然停下,让袁如云不满,纤细的五指在他胸口环绕,柔柔的声音响起:“皓寒,你怎么了?”

云皓寒翻身下来,突然没有了兴趣,他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隐隐约约有警笛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皓寒。”

他穿衣服的动作被女人委屈的声音给打断,云皓寒回头看着已经坐起来的袁如云:“我回去看看,明天中午带你去吃饭。”

他说着,起身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听话。”

袁如云看着他脚步略显慌乱的离开,并没有过多的阻拦,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云皓寒身边呆这么久的原因。看着外面的大雨,紧紧咬着自己的唇,只是一个雷而已,你就那么放心不下水一心那个贱人吗?

委屈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冰冷,嘴角狠励的勾起,就算他现在回去又怎么样?

水一心敢和她抢,只是不自量力,等老爷子一死,她很快就会成为云家真正的少奶奶,如此想着,袁如云便心情顿好。

云皓寒一路不安,开车回到了别墅,抬头看着二楼漆黑的窗口,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以往不管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灯都是亮着的,更何况今天是自己生日,这女人在做什么?

想着加快了脚步进去,却被佣人告知水一心今天并没有回来,而是回了他们的公寓。

公寓?他转身离开,赶往了公寓。

云皓寒一路回到公寓,家里依旧是漆黑一片,伸手开了灯,下意识的看向了餐桌,桌上什么都没有。

他来不及换下自己满是雨水的鞋子直接奔向了卧室:“水一心?水一心?”卧室找了,没有,客房找了也没有,家里能找的地方都没有,那女人是学会夜不归宿了吗?

拿出手机打了水一心的电话,可是一直处在关机状态,云皓寒烦躁地将手机丢在桌上,居然还敢关机,看着外面的暴雨,想着今天晚上的电话,身子微微绷紧,女人,千万不能有事,不然他怎么和爷爷交代。

“夜,马上给我找到水一心。”云皓寒打了电话给自己的手下,再次关门出去。

静谧的首长办公室,好像只有呼吸的声音在轻轻流动着。冷烈风静默地看着依旧被噩梦纠缠的女人,思绪不宁。三年前,因为她结婚,所以自己离开,独自疗伤;三年后,因为任务,所以他回来,却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和她重逢。

这三年,看来她过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幸福,既然如此,该他的,他就不会再放手。

冰冷的身子因为热水擦拭的原因变得温暖,水一心缓缓的张开了的眼睛,强光袭来,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想要挡住强光对眼睛的刺激。

只是手臂突然接触空气带来的冰冷感觉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看着自己光洁的手臂,知觉瞬间全部回来,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穿。

快速收回手臂,目光缓缓上移,正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水一心猛然一个机灵,抱着被子豁然坐起,慌乱地缩在了墙角里,唇角微微哆嗦,想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冷烈风看着她惊慌躲闪的样子,心口蓦然一疼,起身去外面端来警卫员刚刚送来的姜汤。

“把这个喝下去,暖暖身子!”

听到这个声音,水一心这才回神,顺着声音抬头,嘴角不由抽了抽面前这个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怎么会是他?

按辈分,水一心要叫他一声四叔,因为云冷两家世代交好,这冷烈风虽然比云皓寒大不几岁,可是人家却是和云皓寒的父亲是一个辈分的,所以她一直都是跟着云皓寒叫他一声四叔的。

看着他过来,水一心连忙将目光转到了一边,脸上也不由红了一片,,这个人,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当着她的面秀身材吗?简直就是为老不尊!

“现在回过神儿了?”冷烈风见她如此,英气逼人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端着姜汤就要往床上坐。

看着他健硕的身形逼近,水一心又是一慌,连忙一手扯着被子,一手小心的接过姜汤,哑声开口:“谢谢四叔。”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冷烈风俊眉突然皱紧,这个女人,他最恨的就是她见到自己一次就叫一次四叔。

水一心咬咬唇,真想冲他翻个白眼,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还真是没有胆量对着这个冷气逼人的四叔翻白眼的。

据她所知,风家的长孙今年都二十八了,比云皓寒还大一岁,居然说没她这么大的侄女,她才二十四好不好。当然,这些话水一心只敢腹排。

捧着姜汤顾不得烫,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身上是暖了,可是干涩的嗓子却像是着了火一般。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臂将碗递给他,可怜兮兮的开口:“有水吗?我渴。”姜汤那么辣,根本就不能满足她此刻对水的需求。

冷烈风锐眸微眯,深深的看着她,见她此时一双晶亮的眼睛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光芒看向自己,简直就是诱惑,蓦地握紧双手,极力隐忍着心底情绪,猛然起身,转身去了外面。

水一心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觉得每次见到冷烈风都有一种会被他冻死的感觉,这男人不会笑就算了,至少是个面瘫也行啊。可是人家也不面瘫,就整天给你一张冷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冷烈风端着水杯过来,试过水温之后才递给她,水一心小心的接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全喝了下去。

冷烈风看着她的样子,更是心疼,却只能压抑着冷声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一心身子一颤,将杯子放在桌上,抱着被子不说话,这是云家的事情,她不应该告诉别人的,就算是冷家的人也不可以。

看着她沉默,冷烈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双手压在她的两侧,让水一心不得不抬头看着他,只是这个距离,让她呼吸都开始变得谨慎。

试想,自己没穿衣服,他只是围了一条浴巾,而他们之间,也只有一条薄薄的夏被做阻隔,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四,四叔。”开口的声音颤巍巍的,目光躲闪到一边。

“不说?”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光洁的下巴,控制住了她的脑袋,让她不得不直视自己,“你不想说,那就我来问。”这个女人他太了解,嫁进云家三年,除了老爷子给她撑腰,谁还真的把她当云家的人。

水一心牙齿打颤,想要脱开他的牵制,却无能为力,心,不可遏制的悸动着,为这暧昧的距离,也为他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低沉的声音。

“是云家的人?”

“不是!”

水一心快速的反对,反而是出卖了她自己。

蜜爱如散落的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蜜爱如散落的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盛世独宠之天玑4章

    原标题:盛世独宠之天玑4章小说:盛世独宠之天玑第004章灵舌巧辩退宁父前院花厅中,鬓发雪白却面色红润饱满的敬国公大人沈远鲲正一边细细品着白瓷茶盅里清透碧澈的茶水,一边眯着眼睛看几个小辈斗诗,神情十分惬意。唔,这诗好,茶更好。这可是四丫头亲自给他制的荷叶茶,初初喝着觉得有股生味儿,可那丫头却坚持要他喝,说是能清热解暑,于身体有益,如今倒是越喝越觉得甘甜清冽,余味无穷了。他在大昭政事堂上厮杀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致仕回乡,这两年可算是彻底歇息下来了,如今这清闲悠然的日子,当真比神仙还舒服。可是日子再闲

  • 我的极品女学生4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学生4章小说名称:我的极品女学生第4章语文老师大多数都是做班主任的!而我统管学校所有语文老师,再加上徐磊的分配权,很快,我们就赚到了第一桶金!三千块,将一个看上去有点傻的蠢货分配到高一一班的庄卫红老师班上去。.当我和徐磊二一添作五,分了这笔钱的时候,我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陆续放了好几个差生到优质班去。手头一下子就富裕了不少,尤其是,我班分配新生的时候,我让徐磊将成绩最好的那几个学生都分配到我这来。我的想法很简单,作为语文组长,事事都要做表率,成绩方面如果不过关的话,这面子也挂不

  • 我是红模4章

    原标题:我是红模4章书名:我是红模第4章不信感情我被掐得有些干咳,说话都有些不流畅,却还是断断续续的说道,“我真不知道,云少想要掐死我的话,那就掐好了。”简云还是放开了我,他觉得无趣,把我放开之后,瞥了我一眼,说道,“算了,你回去。”说完,便转身上了车。他并不想来这里玩,他今天过来,也无非是想要探一探我的情况,如今没有得到消息,他连流连都懒得流连了,直接就离开了。我没有着急回到兰格,被放开的我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咳了好久,站在兰格的门前,看着简云的法拉利咆哮着离开之后,我才转身进了门。我直接回到了

  • 前妻,今晚不约4章

    原标题:前妻,今晚不约4章小说:前妻,今晚不约第4章谁说我同意离?(上)“解释?”季明邵微微侧头,幽暗的眼底满是嘲讽,“我有什么需要跟她解释的?她要离婚,我求之不得!”季明邵每一个字都说得用力,不屑的语调里,似乎还带了些什么别的情绪。戚亦安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心里有些不安,不由握住了季明邵的手臂,柔柔问道:“那……你跟她离婚之后,会娶我吗?”——————————————————季明邵顿了一下,转头继续盯着窗外,语调淡漠如水:“当然。”得到肯定的回答,戚亦安脸上顿时忍不住露出笑容,握住季明邵的手指下

  • 校花的纯情家教4章

    原标题:校花的纯情家教4章小说名字:校花的纯情家教第4章陈河一坐下来,林安福就开始说起林晓佑这个学期的成绩。原来,他这才去完家长会回来。得知林晓佑的成绩很差,按照老师的说法,她连一些二流的本科都读不上。“孩子的母亲死得早,我又忙着生意,没空照顾她,使她的生活越来越糟糕了。”说着,林安福也不禁叹了一口气。听到林安福的话,陈河正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感觉到桌子下有什么东西伸了过来。还逐渐伸到他两腿之间的位置!“啊!?”被这忽如起来的变故吓了一跳,陈河也不禁低声惊呼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他才意识到原来刚刚

  • 我曾经爱过你4章

    原标题:我曾经爱过你4章小说名称:我曾经爱过你第3章还不跟我走?马路中间一辆红色的轿车车头偏转,以一个非正常姿势的撞到了隔壁车道的另一辆轿车,突然的事故惊动了周围的行人和司机,混乱的人声吵杂乱响。陆言泽没有第一时间看见那个女人的影子。他眉头紧锁,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狂跳。————————————————————————————————————————红色的轿车这个时候车门一开,一个女人有些慌张的从车里跑下来,绕到背着陆言泽的另一边车身后。那儿应该就是车祸出事的地方。附近的人群也在

  • 十里桃花不如你4章

    原标题:十里桃花不如你4章小说:十里桃花不如你第4章别在我面前提起她封靳言留下那句话后,立即就转过身,毫不停留的大步离开。纪寒灵盯着他转身的背影,只觉得身体里仅剩下的力气也随着他的离开一并被抽空了,她脚下一软,瘫坐在了转椅上。冬日和煦的阳光落进来,照在雪白的协议书上,每个字都刺目无比。纪寒灵盯着那纸页愣愣出了好一阵神,直到楼梯台阶传来蹬蹬蹬的下楼声,她才反应过来,目光瞥见了桌子上的那只黑色钢笔。只是好奇,她拿起笔来仔细看了看,那钢笔有些陈旧,像是用了一些年头,笔身上不起眼的角落里,印了三字细小却

  • 那不会是爱吧4章

    原标题:那不会是爱吧4章书名:那不会是爱吧第4章:红痣桑青小跑着过去拉开文淑贞的手,“阿姨。”桑青是孟铁城的未婚妻,孟铁城却不是文淑贞所生,所以文淑贞几乎把孟铁城当成了眼中钉,又怎么可能喜欢桑青?桑青却在一旁亲昵的讨好,“阿姨,您别生我姐姐的气,这些照片,也许只是过去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过去,我姐姐就算过去爱乱玩,但是从她打算嫁给姐夫那天起,她就已经和过去的生活划清界限了,这些照片,也许不是婚后的事情啊!”桑青看似句句为桑柠开脱,可句句都在暗示桑柠的私生活不检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桑柠望着文淑贞,

  • 人间至味是清欢4章

    原标题:人间至味是清欢4章小说书名:人间至味是清欢第4章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卧室里已经熄了灯,夏一念躺下了,正准备入睡,耳边就听到楼下传来了车鸣声,她惊得睡意全无,抱着被子,从床畔弹坐而起。没过多久,房门直接被人从外面粗暴的踹开。走廊里的灯光挤了进来,门口,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逆光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夏一念知道,他现在一定是生气了。“夏一念!”傅景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出她的名字。夏一念的双肩一颤,害怕,恐惧交织着,明明平时巴不得他回家一趟,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分外拒绝他的出现。男人踩着

  • 清泪尽纸灰起4章

    原标题:清泪尽纸灰起4章小说名称:清泪尽纸灰起第4章剖腹取子转眼已过数月。凤知微小腹隆起,再过数日,估计就要临盆。此期间她却再未见祁烨,这样也好,凤知微想。有身孕的人多是嗜睡,刚过午时,她便觉浑身乏累。“哐!!!”凤知微刚刚躺下,便听外室一阵声响,紧接一声冷彻骨髓的低呵。“屋子里伺候的宫人,全部给朕拉出去杖毙。”凤知微一惊顾不上其他,忙起身走出内室。殿中,矮凳倒在一旁,上好的木料断裂,露出狰狞的尖刺,她下意识的看向祁烨,见其神色怒不可遏,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凤知微不明就里,“怎么?”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