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侠道】hongxueliz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9 9:38: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侠道

作者:hongxueliz

第2章  美人落难

过了片刻,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正靠在寝宫门口值班并打瞌睡的太监王公公。网站http://www.163woman.com/他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御史中丞包拯正站在自己面前,全身被大雨淋了个湿透。这时正巧一道闪电下来,照亮他黑黑的脸上正怒气冲冲,犹如地狱黑面罗煞一般让人生寒。

王公公平时知他铁面无私本就怕他,此时在深夜又见他如此神色,不由心里一阵颤抖,连忙笑着轻声问道:“包大人,深夜到此,有什么事吗?”

“王公公,快快替我通报皇上,说包拯有急事要求见驾。”包拯见他问,连忙大声说。

“包大人,您小点声,皇上龙体已经休息了,可千万不要吵醒了他,到时恐怕奴才吃罪不起啊!”王公公见他声音奇大,吓得连忙小心劝阻道.

“王公公,皇上已连续半月不理朝政,导致国事荒芜,你若刻意阻拦,小心太后怪罪下来,你照样吃罪不起!再说了,你现在替我通报,倘若皇上怪罪,本官尽可为你担着。”包拯知他圆滑且又胆小怕事,连忙宽他心道。

“不瞒包大人说,皇上今日同时召见了杨美人和尚美人伺寝,吩咐过奴才任何人不得打搅,否则就会被砍头。163女性网刚才丁大人求见,也都被奴才劝回去了。您现在贸然求见皇上,恐怕奴才就算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皇上砍啊!”王公公见他执意要见皇上,只好实言劝道。

“王公公,你说皇上今晚竟然同时召了两个妃子伺寝,这…….这也太不像话了吧!本官今日就算冒着杀头大罪也要力柬皇上注意龙体,请王公公不要怪罪。”包拯听了王公公的话,非常气愤,想到皇上平时受了这些妖妃的蛊惑,竟不思理朝政,当下很是痛心,就连忙隔着门大声叫道:“微臣包拯有要事相奏,肯请皇上允准见驾。”

包拯大声喊完,侧耳细听,许久不见皇上回话,就又大声喊了一声。旁边的王公公见他如此,顿时吓的魂不守舍,全身发抖,生怕皇上怪罪。

“包爱卿,联今日很困,有什么事明白上朝再奏。阅读http://www.163woman.com/”此时赵祯正在兴头中,一听外面包拯叫,本不想理睬。那知包拯又叫,他怕太后知道怪罪下来,只好敷衍道,身下动作却依旧不停。

“皇上,近日有报,湖北西部神龙架境内,时有妖人出没,伤人无数,当地村民人心惶惶,流言四起,微臣肯请皇上下旨,速速派兵前去剿灭妖人,以安民心。”包拯见皇上不肯召见,只好继续隔着门禀奏。

“包爱卿,此事明日再奏,你先退下,容联好好想想!”杨祯听他还在门外喊叫,不肯离去,龙颜极为不悦。刚想发火,转念又想包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万万不能得罪,况且他人为耿直,人缘极好,深受百姓爱戴,更不能贸然降罪,只好又继续敷衍他说。

“皇上,此事刻不容缓,请您当机立断,如若再迟,唯恐激起民变。【侠道】hongxueliz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包拯见皇上在敷衍与他,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劲头,继续叫道。

“既然如此,联就拟派宣正大夫潘强速带100精兵前去剿灭,明日一早出发,不得有误。”杨祯此时是又恨又恼,好好的兴致顿时被他给搅了。寻思今夜毕竟自己理亏,却又不能责怪,万一他到太后面前告自己一状,岂不麻烦?只能暂时先想办法稳住了他再说,当下想到那潘强屡屡顶撞自己,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此番正好打发他去,自己也好耳根清静。

“皇上,这…….”包拯一听皇上竟然派潘强前去剿灭,想那潘强已年近五十,近日身体已然有恙,正卧床不起。就有些犹豫,知道皇上是在敷衍他,却又无可奈何,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如此。于是话说了一半,就立刻调转话头大声道:“微臣遵旨!请皇上万万保重龙体,切勿只顾贪恋女色,以致荒芜国事。版权163woman.com”过了许久,却再也听不到皇上说话,只好跪地对着门磕了一个头,转身走了,心下寻思:“明日先让潘将军带兵前去查看一下实情,日后再找太后做个计较。”

这时一道闪电正好“霹雳啪拉”一声,至上而下从天而降,伴随着响亮的雷声,似乎要把这大宋江山一劈为二。吓得站在门口的王公公一个腿软,跪了下去。

包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下了台阶,任凭大雨泼在自己身上,许久才仰天长叹道:“上天啊!求求你救救我大宋王朝吧!长此一往,国将不国!”

过了许久,又回头看了看那紧闭的寝宫,无奈的返回府里。

包拯走后,那尚、杨二美人就又在皇上耳边吹风,大说包拯的不是,直弄的皇上更加痛恨包拯。

第二日,包拯见皇上依旧没有上朝,就径直去了潘强家,宣读圣旨。

那潘强年已五旬,祖籍安徽凤阳,自幼习武,聪明伶俐。说明163woman.com17岁时中了武状元,早年在外领兵打仗,颇有战功,先从正七品中卫郎做起身经百战直到官拜正三品的诸卫上将军,深受皇上厚爱。不想到了晚年,由于生性耿直,看不惯奸臣任为妄为,在朝上怒斥兵部尚书丁谓,又总是指责杨祯纵容奸臣当道,贪恋美色,致使百官敢怒不敢言,皇上屡屡受他指责,早已起了杀意,无奈他军功颇高,又深受太后推崇,怕惹了众怒,只好隐忍于心,伺机下手。

几月前皇上听信丁谓谗言,下旨解除他的兵权,封了他一个闲差。不几日丁谓又送了尚、杨二美人给皇上,深得杨祯的欢心,就又建议他杀了潘强,杨祯思虑在三,觉得还是不杀为好,就找机会下令降了他的职,由三品大臣降为七品协忠郎,命他在家休养未有召见不得擅自入朝见驾。

潘强心中虽然有苦却又无处诉说,整日里只是郁郁寡欢,再加上如今年近五旬,又膝下无子,感觉无颜见祖宗。家中虽有万贯家产,却落得个无人继承,每日更是茶饭不思,身体每况愈下,这几日正好又染了风寒,正卧病在床不起。

这天,潘强刚被夫人王氏逼着吃了一碗小米粥,就又合衣躺下边看书边休息,忽听家奴来报御史中丞包拯求见,连忙披衣下床迎接。

包拯平时日里与潘强感情极好,知他为人刚直不阿,又颇有英雄气概,两人不免猩猩相惜。如今几日不见,见他神情消瘦,又似添了不少白发,心中很是不安。想到一代名将,到了晚年竟落的如此下场,不禁潸然泪下,两人对视不免又一阵难过。

叙说了片刻,包拯取出圣旨,潘强慌忙跪地接旨,心里忐忑不安,不知次番又有何难降在自己身上。

听完圣旨,潘强想到自己昔日披甲上阵,手下兵将多不胜数,百官拥戴,好不威风,不想今日受奸人所害,竟落得出此地步,只能带领区区百十来人,千里迢迢前去湖北剿灭那莫须有的妖人,不禁又是一阵心酸泪流,无奈皇恩浩荡,自己又不能抗旨,只得念泪接了圣旨,口中三呼万岁。

包拯知他心里苦处,只是也不便多说,安慰了几句,就起身告辞,进宫去见太后。

此时大宋皇帝杨祯的养母杨太后正在寝宫吃着瓜子,听着小曲,听太监来报说包拯求见,连忙宣见。

包拯见过杨太后,口中三呼千岁。坐下后,先是问了太后最近身体如何,两人叙了一会君臣之情,最后包拯就把昨夜所听所闻之事,一一如实上报。

杨太后一听,很是气愤,果然大怒,连忙下旨传了王公公过来问话。

王公公昨夜自从包拯走后,虽然皇上并没怪罪自己,可仍然胆战心惊的过了一晚。如今,听到太后召见,连忙慌慌张张的跑来。见包拯在场,心中顿时明白了大半,又观太后脸色不对,没等她问,就吓的把昨夜之事都一一招了出来,然后不住的给太后叩头,求她饶命,直叩的鲜血直流,仍不敢停。

杨太后一听,皇上昨夜果然如包拯所讲,干出了这种有违伦理,大逆不道的事来,顿时勃然大怒。一道懿旨下去,抓了那尚美人和杨美人来,二话不说,各打30大板,直打的她二人皮开肉腚,仍不解恨,又下旨要斩了这两个蛊惑皇上,惑乱**的妖女。

赵祯昨夜大战了一个晚上,正在熟睡,忽闻太监来抱,说太后抓了尚、杨二妃问话,连忙衣冠不整的前来求情。

杨太后本就有气,现在又看皇上如此,本想杀了二妃,但又不能不给皇上留情面,这才不得已改了旨意,下旨将尚美人发配洞真宫做道姑,以思悔过,终身不得还俗。

杨美人打入泠宫,从此不得再睹天颜。

不消半柱香工夫,二位美人已被打的遍身是血,只有一口气在,此时听了太后懿旨,顿时昏厥过去,后悔已是不及,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就被几个太监架着出了太**,到了各自的去处。

王公公由于末及时将此事禀告太后,从而爱到牵连,被太后刑罚杖责100,结果正好又碰到执刑的太监平日里跟自己有仇,重杖之下,竟一命呜呼了。

末了,太后似乎仍不解恨,又抓了送皇上药物的太医,说他蓄意谋杀皇上,居心叵测,将其全家共50余口满门抄斩,后经包拯为其求情,才凌迟处死了他一人,其余家人流放黑龙江,再不得返回祖籍。

皇上见事已至此,很是心疼,暗恨包拯,却又惧怕杨太后,只能忍了这气,心里却暗盼她早日归天,自己也好掌政,不再任她宰割。

从此也就收了心性,不敢再如此胡闹。

第3章  为民除害

潘强自从接了圣旨后,心中有着万般疑虑,却百思不得其解,始终猜不透皇上此举是何用意。连忙叫了昔日几个属下亲信,前来商讨。众人听后,也都不明就理,最后只能依旨行事。

晚上,夫人王氏请潘强去用膳,他直推说自己心口痛疼,没有食欲,吃不进去。

王夫人比潘强小十余岁,性格温婉,善良,又知书达理。原本是大家闺秀,从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十六岁时,嫁与潘强,二人感情深厚,只是因为天生不孕,所以没能生下一儿半女。她每每想到这些,内心也很是愧疚,怕断了潘家香火,也曾多次劝潘强再立一室,也好尽了孝道。潘强总是念及夫妻感情,都推迟了。

是夜,王夫人得知此事,二人又叹息了半夜,潘强这才睡去。

王夫人又命丫鬟收拾了行礼,自己也不敢睡的太沉,稍稍合了会眼,就又亲自起床,弄了粥饭,等着潘强起床用餐。

第二日,潘强吃过早膳,亲点了100精兵,这些也都是从早年就开始追随自己,多年来一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不敢有违圣意,拖了带病之身,立刻启程上路了。

王夫人含泪相送,盼着他能早日得胜回朝,全家相聚团圆。

潘强一行人骑着快马,一路朝湖北境内飞驰而去。

这日一行人穿过荆州,行至襄阳界内,到达新野小县,沿途看到许多逃荒的饥民,三三两两,或拖家带口,或结半而行,伤残、病弱的数不胜数,人人骨瘦如柴,小孩子的哭叫声不绝于耳,一路上辗转数百里,更有躺在地上或死或奄奄一息的灾民更是不计其数。潘强及手下将士见此情景无不心生难过,想起皇上年前早已下旨,命令各地开仓放粮,救济灾民,为何此处仍是灾民满路,尸横遍野?当下很是不解。一行人此时又渴又饿,正好去寻县衙,一为解决饥饱问题,二是责问知县为何不开仓放粮,救济灾民。

到了县衙,一行人不等县府下人通报,就直入县衙。

话说这新野知县姓丁名原,原是一屠夫,靠杀猪宰牛为生,大字不识一个,生性残暴,风流好色。与兵部尚书丁谓本是远房亲戚,后来靠着手里多年积攒的钱财,求着他打点了个知县做。每日里也不理事,只是派官兵到处收刮钱粮,强抢民女,无恶不作,以致民生怨愤,却敢怒不敢言。

这日丁原刚吩咐厨师置了一桌酒席,上有猪头,羊腿,大鱼大肉等美味佳肴,正左拥右抱的由两个夫人陪着花天酒地。

丁原此时已喝了不少酒,正头晕脑胀,见潘强竟末经下人通报就直闯进来,很是恼怒。却又不知他是何来历,刚要发火,见他身后站着一大批全幅武装、身强力壮的将士,就吓的不知道所措。连忙起身问道:“请问大人到此偏远小县,有何吩咐?”

“你就是知县大人?”潘强看他弄了一桌好吃的东西,又想到外面遍地的灾民,便断定他不是什么好官,怒气冲冲的问道。

“正是下官,不知大人如何称呼?”丁原看他来者不善,脸上漏出杀气,顿时有些胆怯,一时猜不出他的来路,寻思先问出他的来路再做打算,于是一脸谗笑的说。

“本官奉了皇上之命前去神龙架境内剿灭妖人,今日途经此县,发现灾民无数,尸横遍野,特想问问知县大人,皇恩浩荡,圣上早已下旨开仓振灾,为何你县竟然还有如此多的灾民饿死街头?”潘强见他那幅嘴脸顿时更加生气,不想与他拐弯磨角就直截了当的质问道。

潘强刚才见潘强带了这么多侍卫进来,还以为他是什么将军之类的大官,正吓的满头是汗,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听他竟自报家门,才知原来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将军,跟自己的官阶一样大,料他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当下就松了一口气,又仗着与丁谓的关系,也就不把潘强放在眼里了。于是又重新坐回了凳子,拿起筷子,夹起一个猪耳朵,慢慢的放进嘴里,边吃边就端起桌上的酒杯,“吱吱”的抿了一口酒,这才傲慢的说:“噢,原本是前将军潘大人,真是失敬啊!今日你贸然带兵私闯县衙,不知道是奉了谁的旨意,竟敢如此不把本官放在眼里,也不把朝廷律令放在眼里,是不是想造反啊!”

“造反?你这狗官竟敢恶人先告状!现在外面灾民遍野,饿死街头者不计其数,而你身为知县大人,不但不开仓救济,却在这里大鱼大肉,不顾百姓于死活,就算是我今天斩了你,事后再上呈皇上,你也是死有余辜!”潘强见他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态度如此傲慢,就不由的火冒三丈,恨不能立即拿刀把他砍了,但转念一想,私杀朝廷命官,可是大忌,于是只好压了心中的火,大声恐吓道。

“潘强,本官今日给你个好脸,你别不识好歹。你可听清楚了,本官可是兵部尚书丁大人的学生,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敢保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今日本官有美人相伴,又有美味佳肴品尝,心情很是不错,就不和你计较私闯衙门之罪了,识相点你就快点带着你的人从我面前消失,免得破坏了本官的好心情。否则的话,休怪本官无情,到时上报了尚书大人,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丁原想他二人同为七品官阶,他竟然口出狂言,口口声声说要杀了自己,当时就也气不打一处来,连忙搬出尚书大人丁谓,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哪知却正好触了潘强的霉头。话音刚落,就听潘强大声骂道:“狗官,不要说你是那奸臣的学生,就是当着那奸臣的面,老夫骂他几句,他又能奈老夫若何?今日本官非杀了你不可,也算是为当地百姓做一件好事。”说完,一怒之下,就拔出腰间佩剑,要朝丁原的头上砍去,这时却被身后的一名将士拦住了。

“将军,你无需跟这种狗官计较,杀了他只怕会脏了您的宝剑,再说丁大人那边也不好交待,万一让他再落上口实,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岂不是……”那将士听了丁原的话,原本也很是气愤,眼看潘强拔了剑要杀他,却又连忙拦着劝道。

那将士姓刘名振,是一名总训郎,官阶正九品,年方二九,长的眉清目秀,很是端正,细看不像是当兵之人,倒是一个秀才,由于才思敏捷,办事周到,所以很受潘强喜欢,把他当亲子对待,从来都不离其左右。现在潘强听他一说,仔细想想也是,虽然自己不怕丁谓,可是夫人还在京城,所以也就有了顾忌,狠狠的瞪了丁原一眼,就又收刀入鞘。

丁原刚才见他拔刀要朝自己砍来,顿时也吓的不轻,闭了眼睛正准备受死,却又听了刘振那番话,知他有所顾忌,不敢杀自己,顿时又壮了胆子,于是就又大笑着挑衅道:“怎么,潘大人,怕了吧!量你也没有这个胆子杀我,私斩朝廷命官,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不信你大可试试,看你能奈我若何。哈!哈!哈!”

“你这狗官,老夫今日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杀了你,一懈心头之恨!”潘强眼见他刚才已经怕了,想到见好就收,没想到此时他竟又敢这样嘲笑自己,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由的杀意又起,伸手去拔那佩刀。

第4章  英雄救美

“啊!”没等他的刀拔出来,旁边站着的一个将士刚才听了半天,又见自己生平最为敬重的将军,竟然受此小人的气,就顿时怒不可懈,拔出腰间的佩刀,朝丁原的一只胳膊砍去,顿时血光四溅,丁原的胳膊被齐肩斩了下来。丁原大叫一声,瘫坐在地,面无血色的说:“你……你竟敢伤害本官,本官绝不饶你,定会上报丁大人,治你的罪!”

“狗官,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如张名武,你尽管去告那老贼,老子要是怕,就不是好汉!”那刀砍丁原的将士,见他断了一臂,竟然还敢逞口头之强,顿时有些钦佩他的勇气,也不甘示弱的报上姓名说。

“张兄,你这下可闯下大祸了!”刘振见他竟然出刀伤了丁原,暗叫不好,连忙说道。

“将军,我实在忍不住这狗官对您的态度了,所以才愤然出手,如今给您惹了大祸,请您杀了我吧,以免日后连累于你。“张武此时一听刘振如此说,顿时醒悟过来,知道此次连累了潘强,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连忙跪在地上,双手捧着滴血的刀说道。

“张兄快快请起,你为老夫除了一口恶气,老夫感激还来不及,岂会怪你?你我同朝为官,大小战场又出生入死不下十余次,早已亲如兄弟,切不可再说此话。”潘强见他砍下了丁原一条胳膊,顿时解了心中的怒气,想想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连忙扶起他说。

“谢谢将军不杀之恩,只是末将以为,如果此人不杀,留着将来必定是个祸害,如果真如他所言,前去丁谓那里告状,那岂不是后果不堪设想?不如就此杀了,如果皇上日后问来,只推说他抗旨不遵,且出言不逊,致百姓死活于不顾,大人这才为民除害。”张武见潘强不怪罪他,很是感恩,想到狗官跟丁谓的关系,不禁也有些后怕,连忙建议道。

“这……私斩朝廷命官,此事非同小可,万一皇上怪罪下来,如何是好?”潘强听他所言,也觉得很是有道理,但毕竟心中有所顾忌,不知如何是好。

“将军,张兄说的对,此祸已经闯出,如果不杀人灭口,怕他会在丁谓老贼面前搬弄是非,不如杀之以绝后患。”刘振一听张武之言,也觉得此计可行,也连忙进言劝道。

“好,本官今日就为民除害,你不要怪我手狠心辣,怪你怪你命短,又为官不仁,最为本官所不耻,以致人神共愤,为百姓所不容!”潘强听了刘振的话,再也没有任何顾及,拔出腰间的佩剑,就朝丁原那狗官胸口补了一剑。

“啊!”那丁原惨叫一声,顿时胸前血流如注,一命呜呼了。可怜他致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何白白丢了性命,竟是死不瞑目。

这时刚才陪伺丁原的两名妇人,见些情景,顿时吓的魂不守舍,瘫痪在地,两眼只盯着潘强手中的剑,身怕一不小心,自己身上就会多出两个透明的窟窿。

“大人,这两个妇人,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不如咱们一不做二不休……”这时后面有将士进言道。

“大人饶命啊!我等都是民女,被这狗官强抢来此,是迫不得已的服伺他的。求各位大人开恩,放过小女了吧!大恩大德,如再生父母!”那两名妇人一听有人提议要杀了自己,顿时吓的大哭起来,直爬在地上给潘强磕头,跪在求饶。

“你们说的可是实话?快说还有没有别人被那狗官掳掠?仔细听好了,答错一句,我就在你们身上捅一个洞。”刘振见那两名妇人吓的跪地求饶,知道潘强心软,不忍下杀手,就恐吓道。

“有!有!昨日他又掳了两名女子关在内房里,只是那两个女子誓死不肯屈服,宁死不从,他才没能得手,现在还在房间里关着。”其中一个年长的妇人见刘振问,唯恐回答慢了,连忙战战兢兢的说道。

“快带我们去,如果有半句谎言,定斩不饶。”刘振听她说果然还有被掳之人,就看了看潘强,见他示意,连忙又朝那女子喊道。

“好,好,求大人不要杀我们!”那两名妇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他们进了内屋。

众人进屋一看,果然有两名女子,正五花大绑的躺上地上,嘴里塞着一团白布,一动不动。

刘振赶紧上前拔掉那两名女子口中的白布,又叫了两声“姑娘”却不见动静,连忙用手试探了一下鼻隙,见气若游丝,叫人解了她们身上的绳子,又吩咐人从外面的酒桌上弄了些鸡汤,分别喂她们喝了,不一会儿,那两名女子才先后醒了过来。

先醒过来的女子见周围站了这么多官兵,以为是丁原那狗官又变着法要来强迫自己,环顾了一下四周,就看着潘强大声骂道:“狗官,你死了这条心,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姑娘,不得放肆,这是我们潘将军,是他救了你,还不谢恩!”刘振见她醒来就骂,就连忙小声呵斥道。

“刘振,不要怪她们,去拿些吃的东西过来,两位姑娘想必是被那狗官饿坏了,受惊过度,才致语无伦次。”潘强见那女子醒了,还朝自己大骂,知道她误会了,就连忙劝阻刘振道。

这时另外一个女子此时也醒了,两眼惊恐的看着他们,不敢说话。

“是!”刘振说完,就连忙起身又去拿了些鸡腿和米饭来,分别递给了两名女子。

果然如潘强所料,两名女子此时已经被丁原关了两天,为了逼她们屈服,连一滴水和一口饭都不曾给她们吃,此时她们已经饿的两眼火冒金星,极度虚脱,几度想死,却又动弹不了,才末能如愿。现在眼看有饭吃,迟疑了一下,就端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众人心酸的看着她们吃完,过了一会,等她们缓过神来,潘强这才问了她们如何被丁原那狗官关在此处。

二名女子这才向潘强哭诉了其中的原因。

原来二人是双胞胎姐妹,大的叫方怡,小的叫方玉,都年方二八,家住新野城外一个村庄,父亲靠贩布为生,母亲在家教她们些诗词歌赋,生活原本很是幸福。可谁知前些日子,不知丁原那狗官从何处得知她二人生的貌美如花,就下了心思,找了个理由,硬是逼死了她们的父母,又借口杀了他们一家大大小小十几口,强走掳掠了她们二人,还烧了她们的家园,强迫做他的小老婆,只是二人从小知书答理,性情倔强,把贞洁看的比生命都贵重,宁死也不愿那狗官玷污了自己的清白之身,这才挺到了现在,原以为今日必死无疑,却不想被他们救了。

二姐妹含泪说完,就都齐齐跪下要给潘强磕头答谢救命之恩,却被潘强扶了起来。

众将士听了二姐妹的哭诉,愤怒至极,提刀砍了丁原那狗官的人头,插在标枪上,挑着悬挂在县衙的门口正上方示众,方才解恨。

二姐妹见父母大仇终于报了,又想到如今已无家可归,就哭诉着要求当潘强的丫鬟,以报还他的大恩大德。

潘强原本有所顾忌,因为出兵在外,不得私带女眷,只是委婉拒绝,无奈看二姐妹哭的梨花带雨,甚为可怜,就有些于心不忍,想到她们父母已死,再无依靠,再加上众将士联合请求,就勉强答应了,又命人取了将士衣服,让二姐妹扮作兵士一同前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众将士又让那两个妇人带路找到了粮仓,开仓救济了灾民。一时间无数灾民拥至衙门,又看到狗官丁原人头被斩,高高的挂在县衙门口都很是解气,众乡亲奔走相告,互相庆祝,都纷纷跪地连称潘强是清官。

潘强见众人如此,也很是高兴,一时竟忘记了后顾之忧,斥责了那两妇人几句,就要放她们走。

刘振原本极力劝阻潘强杀了两妇人,以免她们乱说一气,无奈潘强英雄仗义,不屑杀掉两个女流之辈。

刘振见潘强主意一定,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放了她们二人。

众将士又弄了些饭菜,吃饱之后,就又带了二姐妹一同启程上路了。

第5章  色胆包天

再说赵祯自那晚被包拯搅了兴后,又听了两个美人的一夜枕头风,对包拯已是很不满意。哪知第二天,偏偏这事又让包拯给捅到了杨太后那里,害自己白白挨了一顿训,颜面不存不说,还损失了两个仙女一般的爱妃,当真是心疼不已,本想找个机会惩治一下包拯,无奈他做官清廉,百姓爱戴,并无过错,朝中大部分官员都极力为他说好话,再加上还有太后从中作梗,只能忍了心中那口恶气。可是时间越久,憋在心里就越难受,再加上对两个爱妃的思念之情,此时杨太后又硬逼着要立一个皇后,种种事情加起来,更是烦不甚烦,却又无处发泄,每日只管找些太监、宫女之类的痛打一通发泄,却又不能解了心中的恨,心情很是不爽。

与此同时兵部尚书丁谓心里也着实恨透了包拯,自己好不容易找了两个天仙一样的美人,费尽心思安插在皇帝身边,想利用她们好好监视皇上的一举一动,自己也好见机行事,再也不用整日费力的去花精力揣摩皇上的心思。哪知道刚被皇上迷上,计划眼看就要成功了,不想中途却被包拯给搅黄了,令自己功亏一篑,又想到平日里这包拯和潘强两人一文一武,处处在朝廷污蔑他,跟自己做对,完全不把他放在眼中,顿时又是火起。只是一时却想不出任何良策,去对付此二人。如今潘强虽被皇上降了官,也下旨打发到外地去了,自己也正好利用这段时间,琢磨个万全之策出来,灭灭他二人的威风,方才解了心头之恨。

这日,丁谓正闷,心中无名之火正熊能燃烧,刚才借故将一个端茶的丫鬟痛骂了一顿,心里这才平静些。此时正坐在书房看书,突然亲信来报:“禀老爷,湖北新野柳师爷,前来要求召见,说有要事向老爷禀告,请问见还是不见?”

“本老爷心情不好,不想见任何人,打发他走就是了,这些下面的人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还来添乱,每天尽想着讨官。”丁谓眼睛只管盯着书,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小人也是这样对他说的,无奈他坚持要见大人,并且随身还带了两位妇人,说是潘强的人带兵杀了她们的相公老爷丁大人,求老爷为她们做主。”亲信见丁谓这样说,又说道。

“什么?潘强杀了人?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潘强是你要找死,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丁谓一听亲信如此说,连忙兴奋的将手中的书扔在桌子上,顿时一条毒计上到心头,大笑几声后说道:“快去,把他们叫到这里来,不要让别人看到。”

那亲信本就是丁谓肚里的蛔虫,见他突然大笑,心里也猜到了几成,连忙笑着说:“恭喜老爷终于有机会除了心中的苦闷,小人马上去把他三人请过来问话。”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亲信就带着三人进了书房。

那师爷姓柳,名胜,身材矮小,面容消瘦,长着一个八字胡。原来是丁原的邻居,两人从小玩到大。自幼心计较多,为人又狠毒,平时仗着家里有点钱,总好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与丁原臭味想投。自丁原买了官,他就做了丁原的师爷,一直为他出谋划策。丁原所做的坏事,其中有一大部分是他出的主意,所收刮的钱财也都是通过他打点给丁谓,所以他跟丁谓倒也很熟。那日潘强杀丁原,他正好外出有事,所以才躲过了一劫,回到家里,听到两个夫人哭诉,就计上心来,连忙带了她们千里迢迢向丁谓告状。

三人见到丁谓,那两个妇人就按照在路上柳师爷的交待,大声哭了起来,求着丁谓为她们做主。

丁谓本来心就烦,但见她二人长相风流,貌美如花,尤其是胸前两对酥胸鼓鼓的若隐若现,顿时不由流下了口水,此时见她二人哭,所以就暂时忍了。过了一会,才好言相劝,二人才停止了哭声。

柳师爷见哭的也差不多了,就连忙跪下说:“小人柳胜肯请尚书大人为二位夫人做主,以报杀主之仇。”

丁谓使了个眼色给亲信,亲信连忙上前假猩猩的扶起了柳师爷,安慰道:“柳师爷快请起来,把潘强杀害知县大人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与尚书大人听,不得有半点虚假,若是潘强仗势欺人,大人自会为你做主。”

“是,大人!那日小人正奉了知县大人的命,下乡查看灾民情况,哪知第二天办完差事,回到衙门的时候,却看到知县大人的头被高高的挂在衙门口,鲜血淋淋,惨不忍睹且死不瞑目。待再进里屋一看,见到两位夫人衣衫不整,吓的躲在床底下哭泣。小人大惊之下,连忙拉了她们出来,细细询问了一番,觉得事态严重,就连夜马不停蹄的带着两位夫人前来见大人了。关于详情,大人尽管问两位夫人,小人不敢有半句假话。”柳师爷被丁谓的亲信扶了起来,站在原地诉说缘由,说完后就假壮悲恸的哭了两声,以示忠诚。

“二位夫人不必悲伤,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尽管把事情的始末说与本官,本官自会为你们做主。”丁谓看到二位妇人颇有姿色,顿时色心大起,假猩猩的说道。

“是,大人!”年龄稍大的妇人见自从进了屋,丁谓就一直盯着她的胸看,顿时心里有了主意,连忙低声哭泣道:“前些日子,我和妹妹二人正在内房里为老爷缝补衣裤,忽然来了一队人马,大约有百十来人,其中带头的一人自称大将军潘强,进了屋就向老爷索要1万两白银。我家老爷平时官清廉,哪来这么多钱给他,就直言顶撞了他几句。那知他一气之下,竟然拔出腰间的佩刀就把我家老爷给杀了,他又纵容手下的官兵把老爷的头颅割掉,挂在了县衙门口。可怜我家老爷,因为没能满足他的一已私欲,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杀害了。更可恨的是,潘强并没有善罢干休,又带着人直闯进了内府,又见我二人貌美,就……就……。”那妇人胡编乱造了一通,装作很是伤心的样子,说到一半,就故意停了下来,只是低头轻声哭泣。这时另一个妇人接着说:“潘强见我和姐姐二人貌美,就顿时起了淫.心,吩咐手下的人出去把守着,就朝我二人身上扑来,我二人宁死不从,无奈衣服都被他撕破,又挨了许多打,最后……最后还是反抗不过那贼人,被他给强行奸.污了,我二人受此莫大羞辱,唯有一死。这时房外的两个丫头听见屋里有动静,就赶紧过来看,那知潘强那狗官竟色胆包天,见两个丫头年轻貌美,就又起了歹意,强行命令手下的人,把她们给带走了,说什么要去做压寨夫人。”那妇人说完,竟也继续低头哭泣。

“那潘强果真如此?”丁谓听完两个妇人的哭诉,心中很是不信,他断定潘强不是这种人,又见那柳师爷一个劲的朝她们使眼色,顿时心中有了数,却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故意又问了一句道。

“果然有伤痕,这潘强也太欺人太甚了,身为朝廷命官,不思进效朝廷,却竟敢做出如此恶劣的事情来,简直罪大恶极。你二人可敢与我一同面见圣上,说出你们的冤情,求皇上为你二人做主?”丁谓玩弄了片刻,心中已欲.火焚烧,恨不得立即抱了两个妇人去卧室享那齐人之乐,以解心中之火。但又看到下人都在,只好忍了心中那火,寻思先到皇上面前告潘强一状,出了心中这口恶气,免得夜长梦多,于是将计就计道。

“谢谢大人成全,我二人定当如实这般向皇上诉说冤情!”二位妇人说要见皇上,不由心花怒放,连忙答道。

“好!本官就为你们做主,带你们进宫面见皇上,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你二人一定不能乱讲话,万一说错了半个字,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到时就是本官有心救你们,也没这个力,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说话,将刚才对本官所说的话,一五一实的全部禀告给皇上听,求他为你们还个公道。”丁谓此时也有些担心,怕万一到时她们见到皇上,突然害怕,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时皇上怪罪下来,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又敲了一下警钟道。

“是,大人请放心,我二人定当谨记大人的话,将实情一五一十禀告皇上,断然不会连累大人。”两们妇人听后,知道他不放心,就连忙跪下重申道。

柳师爷虽然听说过丁谓风流好色,却也没有想到此时他竟会如此,当下也不知如何是好,避也不是,不避也不是,表情很是尴尬。

丁谓的亲信见到,顿时明白了意思,看柳师爷表情尴尬,知道他误会了,就连忙笑着对丁谓说:“大人,真是妙计啊!”

柳师爷听后,这才恍然大悟,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承认丁谓当真是老奸巨滑。

丁谓吩咐亲信安排了两顶轿子,一顶自己坐,一顶载了二个妇人,急急忙忙赶往皇宫面见皇上。

第6章  祸起萧蔷

三人进了皇宫,丁谓见了皇上,见范中淹正在与皇上商议事情,想到他与包拯关系不错,就有些犹豫,连忙跪下说:“皇上,微臣有要事乞奏!”说完,就用眼轻轻看了一眼范中淹。

“丁爱卿,有话直说,有事快奏!”赵祯此时正与范中淹商量“庆历新政”的事,正在兴头,见丁谓打搅,龙颜已有不悦,就催促说。

“皇上,这……”丁谓见范中淹在,想让皇上支开他,却又不好开口,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吞吞吐吐的说,

“皇上,如果没什么事,微臣就先行告退了!”范中淹见丁谓如此行径,知道是防着他听,就一脸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又向皇上说。

“也好,你先退下吧!”皇上见丁谓吞吞吐吐,又想起他前些时间送给自己的两位美人,不觉有些伤感,知他有事要说,于是就让范中淹暂时回避。

丁谓见范中淹离去,连忙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又编造谣言说潘强私斩朝廷命官,又强行奸.淫其夫人,还掳略其两个丫鬟,心怀不轨,企图造反,按大宋律法,当满门抄斩。皇上一听果然大怒,一气之下,竟摔了桌子上的御杯,又传了那两个妇人见驾,亲自一问,果然如此,又见她二人衣冠不整,人证物证俱在,顿时龙颜大怒,当即下了圣旨,派丁谓带兵前去捉拿潘强的夫人及家奴,全部打进死牢,并严加审问,如造反之事确切,则即日问斩,另又派兵前去湖北神龙架捉拿潘强等一干人等,以防其造反。

这时包拯听到消息,急忙进宫去找皇上。皇上因为心中对他有怨气,知道他是为了潘强的事说情,拒不见他。他只好又去找杨太后商议此事,却不想杨太后前几日正好去了寺院烧香,半个月之后才能回宫,顿时心急如焚。想到这事是由自己惹出来的,心里很是难过,连忙又找丁谓要求见见那两妇人,丁谓却推说她们是重要的人证,没有皇上的口谕任何人不能见。包拯要求见王夫人,却又被丁谓以重要犯人,末奉圣旨不能私见为由拒绝了。

包拯处处受拒,只好派了赵虎赶赴湖北神龙架寻找潘强,张龙赶去寺院将此事禀于杨太后,希望太后能及时赶回,阻止悲剧的发生。

过了几天,丁谓每日严刑逼供,王夫人及家奴被折磨的死去活来,酷刑之下只有含冤招供,承认潘强带兵意欲谋反。

皇上收到丁谓呈上的王夫人及其家奴的供词,又想到尚、杨两个美人的下场,一怒之下,不顾大臣的反对就下旨以谋反罪将潘强的夫人及家奴在菜市口处以极刑。无数市民听说潘强一家被斩,无不拥上街头跪地痛哭喊冤。丁谓听到,只当不闻,也不上报。包拯及众文武大臣三十多人冒雨跪在上书房门口,为潘强一家求情,皇上拒不接见。

眼看,行刑时间快到,这时张龙突然赶到皇宫,说杨太后听说后就急忙起程回宫,为防不测,先行发了懿旨,要求刀下留人。

包拯及众官一听,连忙命令张龙前去菜市口刑场,传达太后懿旨。

张龙骑着快马,手举懿旨,一路飞奔,大喊刀下留人,哪知到了刑场,结果还是棋差一着,被丁谓先下手为强,眼睁睁的看着刀斧手砍了王夫人及众家奴的头颅。一时间刑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刑场周围百姓哀叫连连,无不失声痛哭,大喊怨枉。张龙见行刑时间并末提前,对丁谓也无可奈何,只能脱掉身上的衣服,裹了王夫人的尸首前去向包拯复命。

此时包拯与众官等一行人正赶住刑场,半路见到马龙抱着王夫人的尸首,发现她竟死不瞑目,想到这一切后果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感到再也没有颜面见潘强,顿时昏厥过去,众人连忙抬了他回府。

等到杨太后急匆匆赶回来,见事已至此,虽感觉很是痛心,却也无可奈何。只是责怪了一通赵祯,又安慰了一番包拯,并罚了丁谓一年的俸禄,以安民心。

丁谓斩了王夫人,虽然被罚俸一年,却并不在意,除了心头之患,心中憋了很久的郁闷之气终算是消了。虽然太后下了懿旨,不再追究此事,但是为防不测,还是暗自派了兵前去追杀潘强,以免生变,

回到府里,丁谓就叫了一些平日里跟自己要好的官员,弄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庆祝了起来。到了晚上,众官员散去,吃的酒醉汹汹的他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熊熊燃烧的欲.火,急不可奈的把两个妇人抱上了床,又吃了一颗丹药,就开始尽情的淫.乐起来。那两妇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见死了一个知县丈夫,又攀上了一个尚书大人,就各施本领把丁谓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希望能有机会留在京城,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过了几日,丁谓玩腻了她们,寻思留着她们终归是个祸害,若是让包拯知道事情就麻烦了,就命人偷偷的杀了她们,然后埋了,又放了那柳师爷回家做知县。柳师爷白白落得了个知县做,自然也就守口如瓶了。

侠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侠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激光雕刻机与激光切割机原理及分类的应用

    激光雕刻机与激光切割机原理及分类的应用激光切割机是当今一种最新的切割技术,目前已经运用到各种行业,包括金属切割、亚克力板切割、玻璃切割雕刻等广泛的市场领域。激光是一种光,与自然界其电发光一样,是由原子(分子或离子筝)跃迁产生的,而且是自发辐射引起勺。激光虽然是光,但它与普通光明显不同的是激光仅在最初极短的时间内依赖于自发辐射,此后的过程完全由激辐射决定,因此激光具有非常纯正的颜色,几乎无发散的方向性,雕刻机,极高的发光强度。激光同时又具有高相干性、高强度性、高方向性,激光通过激光器产生后由反射镜

  • 你还在只追着绿翡翠买买买吗?

    在翡翠的颜色中,绿色可能是人们最常见的颜色,以至于有人就认为只有绿色的才是真翡翠,才是好翡翠,才有投资价值,其实不然。“翡翠”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三种颜色的集合——红、黄为翡,绿色为翠。那么翡翠到底有多少种颜色呢?民间常用三十六水、七十二豆、一百零八蓝来描述翡翠颜色的多样性,可见其颜色的丰富,业内在平时的分色过程中一般有“翠有七色一无,各色相容合而不同”之说,这“七色”指的是大的色系——绿、紫、黄、红、白、黑、灰,“一无”指的就是无色玻璃种和冰种。绿色翡翠单从颜色上来说是翡翠中价值最高的。因其色调、

  • 翡翠、和田玉,你选哪个?

    问:老师您好!能帮我看看价格多少?谢谢!回答:您好!图片看来是翡翠a货,目测一对9000左右。中国历来富有玉石之国的美称,享有两大美玉,和田玉“软玉之王”、翡翠“硬玉之王”。两者有何区别?中国传统的白玉已经有8000年的使用历史,发现使用在翡翠之前,翡翠有三四百年的使用历史,但也同样兼具白玉“仁义智勇洁的美德,又具有其他宝石所无法比拟的色彩美。相比传统软玉的色彩,翡翠多彩之色占有优势,比如翡翠中特殊的颜色——紫色,这是宝玉石中极少见到的特别颜色。紫色高贵雅致,内行称“椿色”。除了紫色,翡翠还有红

  • 从求精走出的硬汉子

    顾军华,2009/07/18入职,现任求精集团综合管理部副部长。8年时间,他从刚入职时司机岗位,到如今的副部长,佐证求精一步步的变迁。工作认真,值得托付,很快他就从司机做到了车队长,管理着公司的车队,调度有序,管理有方,没过多久就被提拔为管理部部长。现在我们看到的车棚、食堂都有他的汗水。因雄狮机械发展需要,他被调到深加工任主管,全心全力保证完成生产的各项任务。后来又去了五金库做了仓储主管,保证整个雄狮机械各类设备和配件的供给、管理。无论任何岗位都做的让领导放心,让员工拥护,他还很谦虚的说“感谢大

  • 笔筒嘉德、保利、翰海17年秋拍最新拍卖价格

    “大明嘉靖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康熙时期说明于瓷质笔筒上书写文字,为康熙朝瓷器一大特色,而将文字及图画汇于一器之上,则更为特色中的珍品。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对后者评价尤高:“书长篇成文者,如《圣主得贤臣颂》、《赤壁赋》、《归去来辞》……皆全篇录其……均康窑之铮铮者。《赤壁赋》一边绘画,一边写字,尤为珍品,其余则有字无画。后代殊不敢仿制,一则无此善书之手,一则制近古朴,难博俗人之嗜好耳。”此青花前赤壁赋笔筒即属此类书画俱全之佳作。本品形制规整,釉光莹润,青花发色纯正。一面绘夜游赤壁图,皓月当空

  • 和田玉原料上的裂痕在诉说着什么?专家告诉你,根据裂痕鉴玉石!

  • 让我守在你身边(三)

    医生得意地一笑,嘴更大了,眼睛没了,把洗脚水放在地上,道:“讨厌死了,我妈也这么说,但我老公个王八蛋却说我的嘴大不好看。”我忙说:“不不不,嘴大用处多,除了吃饭,还有其他用……比如……”医生十分期待地盯着我,道:“还有什么用,你说?”我灵机一动,道:“嘴大用的口红,用口红更性感迷人。”医生不好意思了,拍了我一把,说了句“你真是讨厌死了,不跟你说了,快让她洗脚,洗完后要消毒。”早就听说都林二高有三骚:最骚的是一些校领导、其次是出去卖赚外快的个别女生、最后一个当属校诊所的这个大嘴娘们儿。今日一见,果

  • 4招让你成为会戴翡翠的女人,脱离“大妈气质”!

    谈及翡翠,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可能会是传统的庄重感,换种说法,其实也就是觉得佩戴翡翠,会显得比较老气。可是和“传统”沾边,就一定意味着老土、大妈气质吗?当然不能!看看如何让翡翠焕发时髦的光彩!【色彩搭配】翡翠的颜色多种多样,在搭配的时候当然不可太过随意。↓↓↓●绿色翡翠搭配素色着装在这一点上刘晓庆可以说是典范,总能将绿色翡翠与服装搭配得清新别致。素色旗袍的淡雅与翡翠的绿色,相得益彰。●无色翡翠搭配深色着装无色翡翠在深色底子上,更能形成鲜明的对比。●紫色翡翠搭配白色着装紫色配白色,更能提亮整个的色

  • 春节给长辈送什么礼物,吉祥字画合心意

    尊重长者,孝敬长辈,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优良传统美德。按中国人的习俗,过年去拜访长辈两手空空总是不大好的。而且,送礼还得讲究“送得高兴”,让长辈们能够乐呵呵地接受,笑在嘴边,甜在心里。所以对于很多青年朋友来说,春节给长辈送什么礼物,怎么送还着实是一门学问。字画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蕴涵了深厚的中华民族文化底蕴,高端大气富有艺术气息,雅致清新免了钱财俗气,美观吉祥适合众人欣赏。挑选幅寓意美好的字画送给长辈,是表达孝心,送去祝福的一种重要方式。所以,春节给长辈送什么礼物好,一幅吉祥字画就很是能表孝心!首先

  • 乐推荐 | 春之歌——音乐会

    一夜春风吹过吹柔了柳枝吹融了溪水吹醒了梦中坚硬如冰的大地酝酿了一冬的生命在枯枝在败叶蓬勃蛰伏了一冬的情感在墙角在石缝迸发整整一个冬天的酝酿就是为了写春天这首诗描绘一幅春之梦谱写一曲春之歌演出时间2018年2月4日晚19:30演出地点天津音乐厅(和平区建设路88号)演奏天津交响乐团爱·悦四重奏票价20/60/100/180/280/380(RMB)(支持文惠卡购票)购票天津演艺网咨询热线400-160-1266网址http://www.tjyy8.com/天津交响乐团爱·悦四重奏由天津交响乐团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