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东方玄幻小说《尸家重地》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33: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尸家重地

第1章:收尸人
  我叫张杰,是个职业收尸人。推荐163woman.com
  这么说你可能不太理解,但如果说是停尸房管理员,你就明白了。
  我们这间停尸房和外边的殡仪馆火葬场不一样,专门负责为警方前往凶案现场搬运尸体,处理那些无人认领的死尸。
  
  不过你们要是以为我这个是公职,吃公家饭的,那就大错特错了,虽说专门跟警方合作,也不过是人家外包出去的,俺们都是临时工,随时都有可能丢饭碗,和人家那些公职根本没法比。
  本来我是个应届毕业生,对这样的工作是不太愿意接受的,可是一位学长主动找上了我,说活儿干好了,一个月能挣上万把块。
  我一听乐了,月薪过万可是我的目标,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刚入职在停尸房工作时候,许多人问我是不是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就一直放着?
  其实差不多也是这样,有些尸体已经在这里存放十多年找不到家了,停尸房所在的位置一般都比较偏僻,我们这里从改革开放就有了,一般市里无人认领或者经过解剖的尸体都会扔到这里,长年累月,尸体就越来越多了,而我,却要每天都面对着他们。
  不过好在最近市领导关注到了这一问题,就在我来到这里一个月后,上面下来了一份规定,把这些无名死尸全部火化。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这项规定下达以后,这些尸体也算能入土为安了。
  之前我们总是担心尸体的家属找上门来,要是那样的话责任都是停尸房的,所以老板一直不敢处理,现在上头有命令,那就好办了。
  我们忙碌了起来,发动所有员工开始处理这些尸体,足足忙活了一整天,这才差不多把大部分尸体火化了。
  一直到天擦黑,组长端着一盒饭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再干完一单活计就可以撤了。
  组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在停尸房里干了十多年了,知道的事情都不少。
  他在对面坐下,然后向我的学长刘成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刘成个子高瘦,虚长我两岁,当初也就是他介绍我来到停尸房上班。阅读163woman.com
  组长示意他坐下,说道:“成子,一会你和小杰把停尸房后面那具尸体抬出来烧了吧。”
  组长刚说完,刘成脸皮子抽了下,好像有点不情愿,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赵大叔没有说让咱们动这具尸体吧。”
  听刘成这么说,我也愣了一下,赵大叔是这间停尸房的老板,而这停尸房也是公家承包给他的,听说一年的承包费就不少钱呢,就这还不少人打破头抢着要承包呢,不过最后还是被赵叔给托关系拿下来了。
  
  停尸房下边那具尸体我也隐约听说过一些,刚来的时候,他还特意嘱咐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动那具尸体。
  组长摇了摇头,说上面下来的命令就是处理所有尸体,这件事即使赵叔不说,咱们也得办了,毕竟现在时间紧张,任务也很重,没时间耽搁。
  我看着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成努了努嘴,好像有些话想说,却又没有开口。版权http://www.163woman.com/这时我也看到其他两名同事也心事重重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迟疑了下,刘成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对大伙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咱们一起去,赵叔咱们都很尊敬,做这件事就当是惦念他了,我想你们都没有异议吧?”
  组长点了点头,其他人也都没说话,毕竟组长都默认了。
  我倒觉得有点疑惑,今天很多尸体都是一个人处理的啊,去那么多人干嘛,可是我就是个打工的,也不好说什么。
  饭也不吃了,组长带着我们向停尸房地下走去,长年释放冷气,加上这里是负一楼,存放的也都是一些时间很久的尸体,更显得阴冷。
  对于这里,我也很好奇,入职也有一个月了,从来没有来过地下,这里也没被打开过,只是听说还有这么个地方,本来我还以为被荒废了。
  组长打开了地下室的锁头,我们顺着台阶走到了地下一层,一进到走廊,感觉寒气逼人。
  进到了最里面的屋里,只感觉这里灯光昏暗,并没有冷藏柜,竟然放着一口棺材,四周围着燃烧了大半的白蜡烛,幽暗的光芒仿佛随时都要熄灭。163女性网
  棺材没有盖子,只盖着一张白布,上面布满了灰尘,组长看了看那口棺材,眼神似乎有些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即过去把的白布扯了下来。
  我顺着白步往下看,里面露出一具干瘦的尸体,穿着好像电影里的蟒袍,额头处的头发也被剃了下去,而且她的指甲很长,在烛光的照应下颇显诡异。
  因为有些年头了,这具尸体也难以分辨,但从轮廓上隐约看得出来,好像是具女尸。
  我咽了口唾沫,有些心惊肉跳。
  确定以后,组长重新盖上单子,向我们挥了挥手:“带走。”
  “等一下!”
  就在我们摩拳擦掌的时候,刘成突然拦住了我们。
  我们都疑惑的看着他,却见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块好像早已准备好的附身符,抬起板子扔到了棺材里,嘴里嘀咕着些什么,最后才对我们说了一句小心为好。网站http://www.163woman.com/
  组长也没有管他,让我们四个把棺材抬起来,他是我们的头头,比他大的只有赵叔,当下我们都点了点头。
  就在我们要抬担架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刘成胳膊有点颤抖,好像有些不安的样子,甚至额头上都有了冷汗。
  “刘哥,你没事吧?”从进来开始,我就感觉到刘成有些反常,于是关心的问道。
  他眼神闪烁,瞥了瞥四周的白蜡烛,然后往我脖子上挂了一个小桃木剑,拍拍我的肩膀说:“小杰,拿着这个东西,照顾好自己。”
  我低头看了眼,说刘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迷信了,这玩意有用吗?
  他却一本正经的示意我别说话,我知道他不会害我,也对他点了点头,继续干活。
  我们把尸体带了出去,然后抬到火化炉给焚烧了,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
  忙活了一天,我也累得够呛,跟组长打了声招呼,就跟刘成一并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刘成一反常态的直接就上了自己从床铺,盖着棉被睡了。
  我有些奇怪,平时这家伙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一副扑克牌怂恿我们跟他杀两把,今儿转性了不成?
  不过想想今天大伙也都累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也没有多问,洗漱了一番也上床睡觉了。
  半夜起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阵咳嗽声。好像是刘成发出来的。
  我也没在意,但我上完厕所回来,他还在咳嗽,而且一声声根本不间断,这听起来很痛苦。
  这大夏天的,他不会病了吧,或者是今天吓的?作为他的室友兼好朋友,这事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喊了他两声,他没有搭理我,我走过去拍了拍他,他就好像睡着了。
  等我再叫他,他直接把被子蒙上了,我心想这小子今天怎么了,还不搭理我了。
  我有点疑惑,就把被子拽了下来,只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双腿突然一软,一股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
  刘成脸色惨白,张大了嘴巴,整个人的表情是扭曲的,双眼突露着往外翻,好像随时要蹦出来似的,而且已经不咳嗽了,胸口也不再起伏了,失去了呼吸。
  我双腿打颤,接连退后了好几步。
  刘成死了!
第2章:鬼影
  怎么会这样?刚刚不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就死了?
  我慌了神,疾步跑了出去,去找组长他们。
  然而,当我来到组长他们屋里,心里更是咯噔一下,他们都裹着棉被,不停的咳嗽着,不一会儿就没了声音,也听不到任何鼾鼻声。
  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拉开组长的被子,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死了,组长也死了,他舌头伸长,两眼暴突,神情恐怖,和刘成一样,仿佛临死前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心头狂跳,跑出宿舍楼给赵大叔打电话,握着手机却忍不住颤抖。
  电话接通了,我着急的喊:“死人了,组长,刘成,都死了。”
  赵叔很吃惊,紧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然大声的问我:“小杰,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动地下室里面的那具尸体了?”
  一听这话,我的心立刻悬了起来,难不成刘成和组长他们的死跟那具尸体有关?
  回想今天地下室里的一幕,我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说是。
  赵叔语气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连连骂道就知道事情是这样,这个李志真他妈不怕死,早就告诉过你们不要去动那具尸体,偏偏不听,现在果然出事了吧?
  李志就是我们组长。
  我颤抖着问赵叔现在怎么办?
  赵叔沉默了几秒,说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让我先别报警,他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我回望那幢灯光幽暗停尸楼,心中蔓起恐惧,找了个地方躲着,等赵大叔过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一个五十多岁,身穿黑色西装,体型健壮的大叔出现了,正是我们停尸房的老板赵奎,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一张四方脸颇具威严。
  我站了起来,腿都麻了。
  赵叔面色凝重,快步走了过来,低沉的问我刘成和组长他们现在在哪?。
  我指了一下,说人都在宿舍里面。
  赵叔夹了个皮包,让我带路,可是我刚转身,他就用双手控制住了我的头,用手指点在了我的眉心位置。
  一股针刺般的剧痛传来,我被吓了一跳大喊:“怎么了!”
  赵叔用复杂的眼光看了我一下,然后说:“别慌,我刚才是在用墨汁点你,你有没有感觉到疼?”
  
  能不疼吗?都快疼死了好吧,我赶紧冲着赵叔点点头,问他为什么会疼。
  
  “唉!墨汁虽然黑,但代表的是阳刚,死人属阴,阴阳相遇,发生碰撞,你自然受不了,看来你也阴气入体了啊!”
  听到这话,我突然头皮发麻,想起刘成和组长他们的惨样,哆嗦着赶紧问赵叔怎么办。
  
  “这个先不急,你都还没有疼昏过去,看来问题不大,过一会儿也就好了,不过接触过尸体的一共是你们三个,现在两个人都死了,你还活着,你就不感觉奇怪吗?”
  
  赵叔说完这话后,死死的盯着我,而我一下子就有些不自然了,双腿也更加软了,差点跪在地上,求求赵叔救我。
  抬尸体我也参与了,组长也跟着了。
  可是现在他们都死了,就我还活着,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平时睡眠很轻,之前刘成晚上咳嗽的动静很大,我却没有听见,直到醒来后才发觉他的异常。
  赵叔正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心里一惊,这家伙不会怀疑刘成他们的死跟我有关系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赵叔,要不咱们报警吧?”我摇了摇头,心脏嘭嘭直跳,早知道不来挣这份死人钱了。
  赵叔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这件事不是报警就能解决的事,你先带我过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等到了宿舍楼的前面,赵叔忽然拦住了我,从皮包里拿出来一打纸钱放到一个红色小鼎里面,点燃,手上摆了个怪异的姿势,闭上眼睛,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反正我是一句也没听懂。
奇怪的是,闭着眼睛的赵叔似乎能看见一般,红色小鼎里的纸钱刚刚燃尽,赵叔也停了下来,紧接着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把蜡烛点上。
我接过他拿来的两支白蜡烛与火机,直接点燃了手里的蜡烛。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我把蜡烛点上的时,其中一支莫名的灭了,我想再次点上,却怎么点也点不着。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面开始慌了。
刘成他们来停尸房来的比较早,见过很多怪事,也经常给我讲鬼故事,曾经专门给我讲了一个鬼吹灯的故事,说什么人点烛鬼吹灯,盗墓贼在盗墓的时候,会往墓地的东南角放根蜡烛点上,要是灭了就说明这里面的阴气太重,这个墓不能盗。
  
  而现在,这个蜡烛也给灭掉了,并且怎么点也点不着,是不是说明这里面的阴气太重,我们不能进去?
  如果刘成他们的死真的和地下室那具尸体有关,现在他们都死了,下一个,不就轮到我了吗?
  我心头噗通噗通的跳动,连忙看向赵叔。
  他一直盯着里面看着什么。
  我也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发现什么了嘛?”
  赵叔对我摆了摆手让我别说话,然后蹲了下来把纸点燃,但我惊奇的看到,燃烧后的纸灰居然消失了。
  这时候赵叔突然摇了摇头,拉着我后退了一步。
  他带着我走到了路边,开口问我:“昨晚你们是在哪里处理的尸体?骨灰还在吗?”
  我回忆了一下,答道:“就在焚化炉里,还没有处理。”
  赵叔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凝重的看着我:“那你就去把骨灰处理好,记住不要让骨灰碰到水,我现在得走了,不过今天傍晚我还会回来的,你别害怕也别报警,就在这里等我,去吧。”
  赵叔一口气和我说完,然后逃也似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就走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就在我发呆的时候赵叔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叹了口气,生怕遗漏似的再次嘱咐道:“你现在就去办,千万别让骨灰沾到水。”
  我心里头蔓起寒意,可也只能按照他的指示去做。
  现在是凌晨四点,焚烧间更是阴森森的,一走进去,有种令人作呕的味道,我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赶紧找到今天那具女尸的骨灰。
  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感觉有些冷,仿佛有人在我耳旁哈着冷气。
  我偷偷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看来是我太紧张。
  我把骨灰盒拿了起来,可这时我好像听到了一声脚步声,就在我的身后,好像有人在慢慢接近我。
  恐惧瞬间从我的脚底冲向头皮,让我浑身战栗。
  我猛然回头,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举起了骨灰盒,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谁在那里!”我大喊。
  没有人回应我,四周也没任何动静了,我只感觉脊背发寒,赶紧抱着骨灰盒就跑了下去。
  不是我太怂,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淡然处之。
  跑出了停尸房,看着已经开始放亮的天色,紧绷的心才稍稍放松。
  接下来一整天,我都抱着骨灰盒蹲在楼道里,可是一直等到下午五点,赵叔还没有回来,我开始有点慌神了。
  我赶紧给赵叔打电话,可是他不接。
  就在我着急的一遍遍拨打赵叔的手机时,突然一张惨白的脸,在我面前的宿舍楼中一闪而过。
  我脑袋轰的一下,一股股寒意从脊背上冒出来。
  我肯定没有看错,那张脸还对我笑了一下,让我的腿都在颤抖。
  正当我恐惧的时候,电话中传来赵叔不紧不慢的声音,他说他就快回来了,让我别着急。
  我在外面等着,心急如焚,再也不敢对着停尸房看去,脑海中始终浮出刚才那张惨白的脸,下意识的想远离宿舍楼,但忽然间又觉得那张脸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第3章:消失
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楼道里急得团团转,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
我吓了一跳,瞪着眼睛大吼,下意识的举起手里的骨灰盒对着身后砸去。
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一把将骨灰盒抢了过去。
我一愣,感觉到那抓着我的手上传来的温度,心中才稍稍安定,待看清才发现是一个年轻男子,梳着个板寸头,看起来很利落,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精神笔直的气质,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不过有种军人的气势。
赵叔站在这青年的旁边,吓的够呛,直到那青年把骨灰盒拿下来,他才松了口气:“你这孩子,也太毛愣了。”
我也拍了拍胸口,还好没事,不过这一吓却也把我吓得够呛,忍不住埋怨道:“赵叔,人吓人吓死人啊!”
赵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最好还是拿着它。”
那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冷不防的说了一句,接着把骨灰盒送到我怀里。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差点伤到人家,就把骨灰盒接了过来。
虽然赵大叔回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抱着这个骨灰盒,我始终觉得有一个我看不见的人留在我身边环绕着,这种感觉让我心里有点膈应,于是问赵叔这骨灰盒要怎么处理?
赵叔却没有回答,而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向我介绍那小伙子,“这是我一个伙计,齐涛。”
我对着齐涛点了点头,再看这个人面生,也不知道是赵叔什么时候找的伙计。
“尸体在哪?”齐涛冷冷的说。
“就在楼里,我给你们带路。”望着宿舍楼,我又不禁想起方才那张惨白的脸,内心升起恐惧,不过现在人多也壮起了胆子。
进到了宿舍楼,先来到了我的宿舍,只见刘成的床上盖着一个白单。
我心中一惊,之前人可都死了,整栋宿舍楼里根本没有别人,是谁给他们盖的白单,难道他们没死?
可能赵叔他们没看见,可我明明记得刘成床上当时只有个被子,根本没有白单。
齐涛没有说什么,两步走了过去,直接把白单掀开了,但接下来,我和赵叔都傻了眼。
刘成的床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赵叔拧起眉头,一脸询问的看着我。
之前赵叔也进来过,肯定也看到过尸体。
我一脸懵逼,直愣愣的摇头,出去之后,我就再也没进来过,刘成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其他尸体呢?”齐涛猛然抓住我的领子,神情显得十分紧张。
我们来到隔壁房间,那三具尸体都躺在那里,显然已经僵硬了。
这三个人正是组长,还有其他两名同事。
我鼻子有些发酸,前一天,大家都还在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打屁,如今一转眼,却成了阴阳相隔,这一切既让我感到恐惧又十分悲凉,究竟是什么让他们都丢了性命?是谁害死了他们?
看着组长死不瞑目的样子,我暗暗握紧了拳头,如果下一个是要轮到我,我绝不能坐以待毙,同时也要找出真相,让刘成和组长安息。
我们又在宿舍里转了转,这里还是当初的样子,没有什么异常,可是刘成的尸体去了哪儿?之前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明明已经死了,难道死而复生了?
或者我看到的人脸就是他?
突然冒出的念头让我打了个寒颤。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赵叔也皱着眉头,显然也很难接受。
他转过头质问我:“你确实看到他们死了?”
我猛的点了点头:“已经没有了呼吸。”
赵叔低下了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尸体去哪了。
是啊,尸体到底去哪了?
一直没说话的齐涛也开口道:“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我眨了眨眼,疑惑的问。
齐涛却不回答,只摇了摇头,“必须尽快把这几具尸体都处理了。”
很简单,对面就是焚烧炉,我们把尸体带过去就能火化。
赵叔赶忙点了点头:“事不宜迟。”
齐涛却对我们摆了摆手:“不行,这几个人死的蹊跷,而且怨念深重,我们不能火葬。”
“那就埋了吧,可是现在还少了一个人。”赵叔忧心忡忡的说。
确实,现在刘成的尸体没有了,赵叔和齐涛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显然也都是在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赵叔和齐涛对组长他们的死很紧张,从他们的神色中,我隐隐感觉到他们有事瞒着我,尤其是刘成的尸体突然消失,更让他们显得不安。可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商量完了以后,我们就要开始处理尸体,齐涛和赵叔根本不让我插手,让我守着那盒骨灰。
对于那个骨灰盒,我有很多疑问,这里面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而且赵叔和齐涛的表现让我隐隐感觉到有问题。
他们把尸体埋到了停尸房后面的一片空地里面,很简单,就是挖了个坑,我还看到齐涛拿出来几张符纸,点着了对着坟头绕了圈,这才开始培土。
齐涛说怕怨念重,我还想说什么,赵叔却拦住了我,说这件事就不用我管了,也不要报警。
现在我也管不了了,也只好这样。
等我们往回去的时候,齐涛给我一张符纸,说关键时刻可以保我性命。
我看着那块不起眼的小符纸,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现在看似事情都处理完了,我把骨灰盒对着赵叔推了推:“现在只剩下这个了。”
赵叔叹了口气:“小杰啊,那具尸体你们不应该动,现在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你没出事,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你先带着,要不恐怕还会死人啊。”
听着赵叔的话,我的脸立刻就黑了,开什么玩笑?让我带着这个骨灰盒?要这玩意跟着我,我是真不愿意。
我刚想拒绝,哪成想赵叔就板起了脸,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小杰,这件事已经够大了,如果你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去做。”
我心里一紧,只好姑且答应看管这个骨灰盒,可是有它在,我以后怎么办啊。
齐涛告诉我,让我回去找些鸡血放在盒子上面,保证不会出事。赵叔也和我说给我带薪休假了,毕竟停尸房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可能正常运行了。
我一时间有点迷茫,现在宿舍我肯定不能住了,我只有带着骨灰盒回家,可我爸妈会不会吓到不说,我也不想带着它走太远啊。
我手里也没啥钱租房,我就说赵叔能不能给我安排下,他想了下:“这样吧,你先去我家,反正我家也有人,一只羊也是赶,两头羊也是放。”
我点了点头,只好这样了。
这里我是不敢继续待着了,可是赵叔说眼看天就黑了,出去不安全,我一想也是,三个人来到储藏室,打算在这里对付一晚上。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夜听到赵叔和齐涛在交谈,我也醒了,看了看四周,总觉得有点不安全,好像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后背似的。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条陌生短信,可是当我点开,一颗心却猛地提到了嗓子眼。
“张杰,该工作了,麻利点。”
看着这条信息,我冷汗唰的下来了。
这句话我忘不了,每次开工之前组长都和我们这么说。
是组长给我发来的消息?
可他已经死了!我亲手把他埋了!
我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可是那句话依然摆在那里。
“赵叔,你快过来!”我惊恐的大喊,招呼赵叔过来分析分析。
可是我一回头,面前空空如也,赵叔和齐涛都不见了。
第4章:身边有人
我顿时傻眼,直愣愣的看着那条短信,寒毛都竖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咳嗽。
声音很清晰,我绝对不可能听错,紧接着是一阵阵脚步声。
我汗毛炸立,从储藏室随便抄了把凳子,猫着身子躲在门后,渐渐的,一个影子靠了过来。
看着那影子越发临近,我手心沁出冷汗,正想着管他是人是鬼,先给他来一板凳再说,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是赵叔。
我松了口气,但心里却忍不住疑惑,赵叔总是神出鬼没,似乎很神秘的样子。
看我捏着板凳,神色紧张,赵叔也露出疑惑的表情,可能在奇怪我为什么突然醒了,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笑了笑,说道:“小杰,我和齐涛去地下室看看,你在这里等我们。”
“老板。”我刚想叫住他。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再次收到了短信,看着手机屏幕,我的呼吸再次凝滞起来。
那个人又说话了:“我没死,这个秘密只可以你自己知道。”
看着消息,我狠狠咽了口唾沫。
赵叔也发现我不对劲了,上前问我怎么了?
我张了张口,想把短信的事情告诉他,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想了想,对他摇了摇头:“没事,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赵叔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再多说,转身就往外走了:“遇到危险就联系我们。”
我点了点头。
等到赵叔离开以后,我还没安静下来,看这消息的意思,的确是组长的语气,难道他还没死?而且就在这里的某个角落看着我?
这念头冒出来,我自己都吓了一跳,组长明明死了,尸体也埋了,这发消息的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或者有人冒充组长给我发的短信?
是刘成?
这更不可能,刘成是我发现第一个死的,他是最不可能活下来的,可话又说过来,之前刘成的尸体已经消失了,难道这当中真的存在什么问题?
我忽然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不知道该相信谁。
我想了想,给他也回了个信息:“你是谁,别装神弄鬼的。”
很快,那边也回复了我:“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你,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让你小心点,这是个圈套,你已经上钩了,他们都想害你!”
看到这条消息,我心头狂颤,无法在保持镇定。
圈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是谁?是谁要害我?”我迅速的回复过去。
对方却不再回复了,屋子里也安静了下来,我抱着齐涛给我的符纸,整夜不安,仿佛在阴暗的某一处,有一双眼睛在时刻的盯着我,也不知道多久,我才不知不觉坐在凳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电话吵醒的,拿起来一看是赵叔打来的,我这才发现已经是早上了,太阳也出来了。
赵叔在电话那边焦急的说:“小杰你干嘛呢,快出来,我安排送你回市里。”
我说马上到,揉了揉眼睛跑了出去。
出了停尸房,赵叔正在一辆轿车外面,但齐涛却不在他身边,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赵叔没有说,我也不想问,他开车把我送到了客车站,然后说他还有事,就走了。
为了不太引人注目,我把骨灰盒放到了随身的背包里,就坐上了客车,想要回到市里。
我的这一方法很奏效,在人群中我也安心了许多。
刚找到位置坐下,忽然我被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吸引了,就在我旁边不远处,趴在她母亲怀里撒娇,似乎哭闹着想让她母亲给她拿什么东西,两只澄净的眼睛还向我这边看来。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惯坏了,也没在意,只是当听到那小女孩对他母亲说的话,心底却猛地泛起凉意。
“妈妈,你看那大哥哥身边的姐姐手里拿的梳子多漂亮?我就想要和她一样的梳子,你买给我吧?好不好?”这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长得粉雕玉琢,说着话时还冲着我咧了咧嘴,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
听着小女孩的话,我有些僵硬的扭头看向自己身边……
没有人。
我想告诉自己这是那小女孩的恶作剧,可是当我回头,却见她挣开了母亲,跑到我跟前戳了戳我的手,“大哥哥,我好喜欢你身边这位大姐姐手里的梳子,她是你女朋友吗?”
我女朋友?
我的身边有个女人?
可我明明什么都没看到!
大白天的,我忽然有种被丢进冰窖里的感觉。
孩子的母亲也很着急,赶忙把她抱起来,对我歉意的笑笑:“孩子淘气,让您见笑了。”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那孩子的母亲却又露出奇怪的表情,低声喃喃自语:“奇怪,刚才明明还看见这里有个姑娘,长得很漂亮,这会儿怎么不见了?”
孩子的母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旁边,最后摇摇头,抱着孩子走了。
我的心悬了又悬,听说来潮的女人和孩子能够看见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莫不是……
不由自主的,我再次扭头看了看身边,只觉全身被寒气包围。
我惊恐的站起来,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一笑了之,可是现在,却容不得我乐观。
这两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我确实怕了,心也嘭嘭直跳。
本来回城还挺高兴的,可是现在我的心里五味杂陈,阴霾又笼罩在我的头上。
到站了,小女孩拉着母亲说要下车,然后看了我一眼,跑过来让我蹲下来,小声的和我说道:“大哥哥,那个姐姐让我告诉你,她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女孩说这话的语气很低沉,一反之前天真无邪的模样,纯净的眼神也被凶狠的怨念取代,根本就不像一个孩子,我也吓了一跳,有点没反应过来,但内心还是深深的恐惧。
小女孩说完,深不可测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根本没有之前那种凶狠邪戾的样子,反而好像很高兴,最后扑到他母亲的怀里,跟着下了车。
一直到小女孩和她的母亲走远,我的心情仍未能平复,呆呆的坐在那里,之前那小女孩的语气和样子,恐怕我今生都会很难忘,不禁打了个寒战。
又想起她说的,我惊恐的看了下自己的身侧,然后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找了个小伙坐在了他的旁边,他虽然有点排斥,但也没说什么。
我身边一直跟着一个女人,她究竟有没有恶意?
路途疲劳,可能是因为之前小女孩说的,大家好像都有点躲着我,那个小伙子也离开了座位。
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事,我拿出手机,开始揣摩之前的短信消息,那个人说我掉入了圈套之中,我一直想不通,我们干的就是这行,以前也没什么问题,而且最后一具尸体可是组长非要处理的。
难道真的有人要设计害我?
而且从赵叔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了,他对于这件事也是很苦恼。
组长执意要把那尸体处理了,只是当时我们都没当回事,现在回想,恐怕组长也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
可是,这件事的始末我是一概不知,或许,刘成能知道,之前我们找不到他的尸体了,会不会他真的还活着?

尸家重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尸家重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

  • 真美,真美,真美,这个诗歌 真的太美了

    点击属灵家园海底之花,🌺美🌺美🌺美🌺太🌺美🌺了!❀写的太好了,最好是背下来❀有同情心,才能利人;有体谅心,

  • 每日一言

    常常听人说:"没文化,真可怕"。可"文化"到底是什么呢?是学历,是经历,是阅历,都不是。看到网上一个很靠谱的解释,说文化可以用四句话表达: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 中华礼仪用语顺口溜,全家老小都应该知道!

    中国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素有“礼仪之邦”之称。一个人有礼貌有礼仪,也更受尊敬,更受人喜爱。中华礼仪用语,作为文化的一种延续,更需要有人来传承。新老人今天则整理了一份中华礼仪用语顺口溜,希望它能永远流传下去!礼仪用语顺口溜问人姓氏用贵姓,回答询问用免贵。表演技能用献丑,别人赞扬说过奖。向人祝贺道恭喜,答人道贺用同喜。请人担职用屈就,暂时充任说承乏。问人年龄用贵庚,老人年龄用高寿。读人文章用拜读,请人改文用斧正。对方字画为墨宝,招待不周说怠慢。请人收礼用笑纳,辞谢馈赠用心领。头次见面用久仰,很久不见说

  • 身体好,就是晚年最出色的成就!

    你觉得晚年最出色、最骄傲的成就是什么呢?有些朋友可能会说,我虽然退休了,但还在工作赚钱;有些朋友则会说,我老了没什么事,但每天帮着带孙子、做家务,我也很自豪。对于这个问题,您的答案是什么呢?其实啊,人到晚年,最出色的成就就是身体好!健康五点论1、脾气小一点“百病由气生”,寿命长的人,很少有脾气大、爱生气的。2、抱怨少一点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不要为了一点小事纠结半天,烦事看开一点,每天高兴一点。积极乐观的心态十分重要,凡事向积极的一面想,有利于减轻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压力。3、吃

  • 明天就是腊八了,提前送给大家腊八问候,记得要喝腊八粥呦!

    明天就是腊八了我的祝福提前送给你!祝我亲爱的朋友,2018年百事顺心,2018年,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请您接受我诚心诚意的腊八祝福。又是一年腊月来到,祝你来年旺旺旺,鹏程万里,吉星高照,日进斗金,合家欢乐,飞黄腾达,寿比南山,幸福美满,美梦不断!腊八节快乐!在纪念中回忆过去,在珍惜中把握现在,在理想中遥望未来,让幸福、健康、如意降临腊八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碗清粥送平安,幸福连年来相伴,腊八煮粥送温暖,祝您快乐常相伴,腊八品粥思朋友,快乐伴你更永久,愿您腊八快乐,幸福永久。称一两幸福小米,抓一把如意花生

  • [静海公众号] 静海作家陈自军:过了腊八就是年

    作家:陈自军昨日妻煮了一大锅豆粥,给我盛了满满一碗,自诩道:怎么样,这腊八粥熬的水平不赖吧!腊八粥?哦!这让我突然想起了现在已经进入腊月了。进了腊月就是年。在我们静海这儿,一进腊月人们就忙起来了。这也突然让我忆起了儿时的腊月:喝豆粥吃糖瓜磨豆腐,宰鸡杀羊炖大肉,贴春联发面蒸馒头…不过在这些记忆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发面蒸馒头。那时由于生活的贫困也只有过年过节时才能吃到不掺杂其他粗粮的纯白面馒头。因此馒头于我总是那么有诱惑力。时至今日,每餐不管菜肴多么丰盛,我也定会备上一两个雪白松软的白面馒头,咬上

  • 小屋小诗 人事任安排

    清洁工二首一一帚扫尘埃,风光不再来。如今无用处,人事任安排。二一帚扫尘埃,清新舒适来。只将余热尽,人事好安排。

  • 钱穆先生:为政篇第二(14)

    十七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为政以德:德,得也。行道而有得于心,其所得,若其所固有,故谓之德胜。为政者当以己之德性为本,所谓以人治人。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北辰,即北极星,古人谓是天之中心。所,犹位。拱音共,众星拱之,围绕北极而旋转运行。为政治领袖者,能以己之道德作领导,则其下尊奉信仰,如众星之围绕归向于北辰而随之旋转。孔门论学,最重人道。政治,人道中之大者。人以有群而相生相养相安,故《论语》编者以为政次学而篇。孔门论政主德化,因政治亦人事之一端,人事一本于人心。德者,心

  • 如何才能经历不同的人生?这个方法你一定想不到

    最近和朋友一起聊到读书这个话题,发现身边喜欢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的人们似乎更喜欢低头玩玩手机,看看直播,追追剧。但是令我很不解的是,读书这么一个快速学习知识的方法,怎么就逐渐面临淘汰了呢?都说,读书是最划算的看世界的方式,不读书的人只能活一次,读书却可以经历千百种人生。的确,书本是一个沉淀自我的方法,也是一个重塑自我的方法,多读书就可以了解世界,并找到生活中大小问题的答案。曾经看过一个国外的演讲视频,内容是“不读书的人到底输了什么”。演讲人说:一年的阅读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孤陋寡闻,让她对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