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诡吻阴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7:00:0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诡吻阴缘

第二章 死人了
嘟嘟! 电话那边传来待接的声音,不过很快就接通了。阅读163woman.com “你好。”对方的声音比较冷。 我听到声音,还是有点害怕的,声音颤抖,回道:“你好,请问你是谁?刚才为什么给我打电话,说我的亲人出车祸死了?” 对方沉默了片刻,好像有点生气,但是依旧耐心解释道:“我是市中心医院的医生王国盛,今天下午送来了一个出车祸的女伤者,我是她的主治医生,但是很不幸,她在凌晨两点抢救无效去世了,我在她的手机中发现了你的手机号,上面标着‘老公’,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的,你现在有时间就过来吧,我刚好值夜班。” 对方语气很平静,带着一点伤感,我没有听出任何的问题。 但是我却十分疑惑,我虽然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是现在基本就是路人了,她们绝对不可能存着“老公”,至于今天遇到的那个出车祸的女孩,就更不可能了,我都不认识她! “那个···死者是不是穿着白色的裙子,下面是一个浅黄色的短裤,撞到头部了,腹部也有伤痕?她是不是在玉胜路那里出的车祸?” 我立刻将自己印象中今天出车祸的女孩的信息说了一下。 对方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说道:“对啊,你怎么知道,你来医院了吗?” 我听到电话中说“对啊”,我的心“咔吧”一声,脸也“唰”的白了,身体抖了一下,向四周看了一眼,总感觉这个时候有人在后面看着我。 我忙和电话里面的医生解释说自己不认识那个人,还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了他。163女性网不过他根本不信,说电话号码在手机里面存着,还能有错,还说让我明天早上必须去医院,然后生气的挂断了电话。 我听着电话里面“嘟嘟”的声音,心跳加速,感到十分不安。 我在厕所里待了一会儿,身上已经惊出了一身汗,简单擦了一下,我才又回床上躺下,不过没有关灯,睁着眼睛,思索整件事情。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遇到鬼了,还是被人恶作剧了。 我又打开手机,看着那条短信,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最后打通了这个电话,不过没有人接,打了三遍都没有人接。 我躺在床上,没有任何睡意,一直瞪着眼睛到天亮。 天亮了,还不到七点,我就将三个舍友喊了起来,然后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把短信给他们看了,毕竟他们也参与了救助女孩的事情。小说诡吻阴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三个舍友刚开始以为我说笑,但是看到短信和我难看的脸色,他们也害怕了,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昨天晚上几个小时没有睡觉,想出了一个办法。 “我们先别害怕,我想可能是有人和我们恶作剧,不过我们几个今天也都别去上课了,现在立刻去一趟医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们就报警,反正昨天那么多人看到了,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其他三人都同意我的主意,立刻穿好衣服,然后我们马上出去打了一辆车去了市中心医院。 来到市中心医院,我们找到急救部的前台,询问昨天是不是送来了一个出车祸的女孩,又把时间和地方说了一下。前台接待立刻说有这么回事,然后告诉我们那个女孩已经死亡了,现在就等家人来认领。 我们几个当时就傻眼了,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恶作剧! “对了,你们中是不是有一个叫林辰的?”这个时候,前台接待的那人看着我们忽然问了一句。网站163woman.com 我当时没有多想,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对,我是林辰,怎么了?” “怎么了?你老婆出车祸死了,你怎么才来?昨天半夜王医生亲自给你打了电话,你现在才来,心真是大啊!” 前台接待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好像十分看不上我,话语中带着尖刺。 我这个时候只能苦笑,解释道:“大姐,我现在还是一个大学生,哪里有什么老婆?你们一定弄错了,我们昨天看到那个女孩出了车祸,帮了把手而已。” “好了,你不用和我解释,我还要工作。孙主任!您来了,正好!他就是林辰,那个死亡的女孩的老公!”前台接待看到走过来一个人,马上将我推了出去。 这位孙主任四十岁左右,中等体型,有点秃顶,不过看上去还是比较和善的。 “你是林辰?死者的家属?”孙主任将我拉到一边。 “我是林辰,但是我不是家属,我和您说···” 我又将事情解释一番,不过孙主任也不相信,毕竟我的手机号就在死者的手机中存着。原文http://www.163woman.com/ 孙主任带我去见了那个死亡的女孩,的确是昨天我们救助的那个女孩,现在女孩脸上的血迹被清洗干净了,但是衣服上还是有点血,她脸色惨白,闭着眼睛,没有一点生机。 接着,我们又被孙主任带去了办公室,孙主任拿来了女孩的手机,一个署名“老公”的号码正是我的手机号。 我拿过女孩的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竟然还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我昨晚打的,这个号码正是昨晚给我发第二个短信的号码,可是里面没有短信记录。 我实在想不透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难道在这里说闹鬼了?谁信啊!只能让三个舍友又和孙主任解释了一遍。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只能报了警,我又给我爸妈打了电话,出了这种事情,我一个人解决不了了。 我爸妈得到消息,立刻就赶来了,几乎是和警察一起来的。 经过一番调查,确定我们的确是出手帮助了那个女孩,而且当时看到我们并且表扬我们几个的医生也出来为我们做证。小说诡吻阴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但是这一切只能说明我们当时出手相助,不能说明我和死去的女孩没有关系。 我们几个去市局做了笔录,一直待到下午四点多才回去。三个舍友回了学校,我没有回学校,直接回了家。 回到家,爸妈也怀疑我是撞邪遇鬼了,马上出去给我找先生看一下。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紧皱着眉头,使劲想这件事情。 呤呤! 忽然,我口袋中传来手机铃声,我好像被蛇咬了一样,一下子跳起来,脸色难看,拿出手机,竟然还是女孩的手机号发来的信息。 你快来接我,我在这里呆够了! 看到短信的内容,我吓得差点将手机直接给扔了。 哐喳! 这个时候,我家的门响了,我一个哆嗦,手机掉到地上。 “谁?”我顾不上看手机摔得怎么样,警惕地大喊了一声。 “小辰,怎么了?”我妈听到我声音不对劲,马上跑过来,询问我怎么了。 我松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原来是我爸妈回来了。 我说了一句没事,捡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问题,装进口袋就走了出去。 还有一个人跟着我爸妈回来了,这个人看上有五六十岁,头发秃顶,体型偏胖,一身灰色的宽松锦衣,看上去和电视上的“高人”差不多。 “李先生,这就是我儿子,你快给他看看,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跟上了?”我爸忙对这位先生说了一句。 李先生沉哼一声,盯着我看了两眼,然后让我做到沙发上。他也坐下来,接着摸上我的手腕,几个指头在我手腕内侧敲敲点点,好像是在查探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李先生又开口仔细询问我发生的事情。 “嗯嗯,我知道了,应该是被那个女孩的鬼魂跟上了,当时她可能还有意识,知道你救了她,变成鬼依旧对你心存感激,想要报答你,以身相许,才会出现这些事情。” 我妈听到这话,马上急了,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找一个鬼媳妇,立刻询问:“李先生,有什么办法破解吗?” “有是有,不过··哎!”李先生欲言又止,好像有难言之隐。 “李先生,你尽管说,无论什么代价,我们都会尽力的。”我家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我爸开了一个小工厂,还是有几个钱的。 “那我就直说了,想要破解这件事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女孩的鬼魂钉死,需要用到百年的桃木和灵符,这东西不便宜,我也没有,需要先找人求。” “李先生,只要能将这件事情摆平,我们愿意拿钱买,你去联系就好。” 李先生和我爸妈说好了,他现在就去找百年桃木心和灵符,等明天再来,然后李先生就离开了。 我当然看得出来这位先生有骗钱的嫌疑,什么以身相许都是屁话,不过我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撞邪了,所以那个骗子说什么没关系,花钱也没关系,只要将这件事情摆平就好。 晚上,我不敢关灯睡觉,只能开着灯,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睡着的时候,隐隐约约感到有人在我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这个人拉着我从床上起来,好像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我升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只能任由一只手领着自己。就在我要离开房间的时候,大腿处一阵震动,然后手机来电铃声响起来了。 我打了一个哆嗦,顿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和昨天在宿舍里一样,竟然不知不觉又被那个“鬼”拉到了门口。当时我就出了一身冷汗,呼吸加重,扫视四周,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电话铃声一直在响,我一边盯着周围一边接起电话。 “林辰,我是张瑞,负责你案子的那个警察,我们发现市中心医院的王国盛和一位算命先生出车祸死亡了,请你立刻来市局协助调查。” 嘭!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直接沉下去,手机“嘭”的掉在地上。
第三章 鬼吻
我站在原地傻愣了一会儿,立刻将我爸妈喊起来,告诉他们刚才的事情。我爸妈也吓坏了,马上穿好衣服,带着我连夜去了市局。 到市局之后,我们了解到,昨天给我打电话的王国盛医生和那个李先生都在今天晚上出车祸死亡了。王医生是在去上夜班的路上遇到了车祸,送到医院还没等救治就死亡了;李先生是在外出的时候,在路上被大货车直接碾压了身体,当场死亡。 我们在市局做了笔录,倒是没有什么麻烦,因为这件事情不可能是我们做的。 我们回家之后,才是凌晨四点钟,但是一家人都睡不着了。我爸开始打电话、找关系、问朋友,想要给我找一个真正的驱鬼高人。 终于,他打听到一个人,说是一位茅山道士,经他看过的人都说好,是一个真正的高人。 天刚刚亮,我爸妈就带着我根据朋友说的地址,找到了那个高人住的地方。 高人住在郊外,没有住楼房,而是一个大院子。我们来到这里就看到了一个气派的大红铁门,这个时候才六点多一点,人家明显还没有起床,大门也紧闭着。 哐哐哐! 我爸敲响了大门,里面接着就传来了狗叫声。 狗叫声十分洪亮,明显里面喂着大狗,而且听叫声,里面至少有三条狗。 我们敲了好一会儿门,里面才传出了声音,不过听语气有点抱怨。 “老家伙,你干什么啊?不知道我在睡觉吗!以前出去都带着钥匙,这一次忘带了吗?” 很快,门被打开,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出现,穿着背心、大裤衩,样貌倒挺清秀,打着哈欠,眯着眼睛,看都不看我们,直接拉开门,继续埋怨道:“老家伙,怎么样?有没有捉到你说的那个···” 这人边说边微微睁了一下眼睛,看到我们之后,顿时愣在原地,神情石化,张着嘴巴,但是已经不说话了,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是我们在外面。 “那个···这是孟先生家吗?”我爸看着这个奇怪的人,眉角微跳,还是先打破沉寂,问了一句。 男子愣了一下,接着明白了怎么回事,好像洗脸一样,双手用力抹了一把脸,然后用力甩甩手。紧接着他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双眼瞪大而有神,身体挺直,道:“对,这里是孟先生的家,你们是不是来找··找我祛邪的?” 找我? 我们三个傻眼了,所谓的高人就是这个二十出头,怎么看都不着调的毛头小子?就算现在不看服装,单单是这个年龄就不对!高人再年轻也应该有四五十岁吧,怎么会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毛头小子? “对对,我们就是来找孟先生的。”我爸的朋友将这个先生夸的神乎其神,他也不敢得罪,立刻陪笑。 “那好,你们进来吧。”男子让出一条路,让我们进去。 我们走进去,男子将大门关好。 进来之后,我看到这个院子装扮的很清幽,很有意境,里面有几棵竹子,还有树,树下有老人椅,角落里还有一个水池子。但是在大门口旁边却放着三个大铁笼子,每个笼子里面都养着一条大狗。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其中一条是藏獒,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纯的,还有两条都是很大的黑狗,我却是叫不出品种,不过一看就不是凡品。 三条狗很凶,瞪着我们,冲着我们直叫。虽然它们在笼子里,我还是有点害怕,不禁退了几步,然后看了它们一眼。 “叫什么叫?这是我们的客户,如果没有他们,你们哪里天天有肉吃!”男子注意到我们看着大叫的狗不动,立刻训了三条狗几句。 忽然,三条狗好像察觉到什么,趴在靠近我们的笼子边上用力嗅了几下,然后看了我一眼,竟然“哼哼”沉吟了几声,乖乖趴到了角落里,眼神变得有点惊慌。 男子没有在意,对我们笑着说:“你们去屋里坐会儿,我去换件衣服。” 说完之后,男子直接跑进了一间偏房,我们只能按照男子说的进了正房。 进了正房之后,顿时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来。这个房间里面几乎都是木制家具,还有香炉,墙上有几幅老画,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老人的居所。 我爸也见过一些好东西,看到这里面的摆设,咧咧嘴巴,说了一句真是有钱人。 很快,男子回来了,身上穿了一件道袍,梳洗了一下,倒是正气不少,不过还是不像高人。 “你们好,我叫孟小白,请问你们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啊?” 我爸妈立刻将我的事情告诉孟小白,当即孟小白咧嘴一笑,一点都不担心,说道:“这就是冤魂索命,那个医生和狗屁李先生就是白痴,随便牵扯进这种事情,那就是找死,不过你们请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孟小白说完这句话,身体一直,严肃地说道:“不过,我也告诉你们,干这种事情都是得罪鬼魅,有损阴德的,所以我要你们五万块钱,这也不是骗钱,你们可以在问题解决之后把钱给我,如果我解决不了,我也不和你们要,怎么样?” 一听这话,我爸妈开始有点相信孟小白就是高人,毕竟人家说问题解决了再给钱。五万块钱虽然多,但是和我的小命相比还是不算什么的。 “好好,那就多谢大师··不不···多谢道长了!” 我爸刚刚感谢完,大门又响了,外面走进来一个灰头土脸、头发花白的老头,他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孟小白看到这个老头,当时脸色就惨白了,嘴里不停嘟囔完了完了。 老头进来看到我们,又看到孟小白那个样子,愣了片刻,紧接着明白了怎么回事,回头将墙角那里的笤帚拿出来,冲着孟小白吼道:“小兔崽子,你又给我胡闹!我不把你屁股打烂,你就不长记性!” 孟小白鬼嚎一声,撒腿就跑,但是老头一把将他拉回来,拿着扫帚就开打,那一下一下是实实在在的打在屁股上,孟小白被老人拉着,不敢反抗,只能发出杀猪一样的声音。 一看这情况,我爸忙去拉开,我妈也在旁边劝解。现在我们也看明白了,真正的高人不是孟小白,而是这个老头。 老头最后可能是打累了,喘着粗气,将扫帚扔到一边,放开孟小白,一屁股坐到位子上,身体剧烈颤抖。 孟小白则是直接吓跑了,不过我没有看到他真的哭,看来这事他之前没少做,刚才那叫声只是装的。 过了好一会儿,老头缓过神来,气息平稳不少,说孟小白是他的孙子,平日就喜欢胡闹,还给我们道歉。 就在老头看到我的时候,他忽然从位子上站起来,身体紧绷着,双眼瞪着我,慢慢地向我走过来,眼中闪烁着诡异的神色。 “小子,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老头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 我们一家人立刻在心中竖起大拇指,这才是高人! 这一次,我自己将事情详细告诉了老头孟先生,孟先生听了之后,紧皱着眉头,上下打量我,嘴里嘟囔着什么。 “先生,我儿子没有什么事吧?”我妈担心了。 孟先生没有回话,看着我问道:“小子,你说你还收到了那个女孩让你去接她的短信。” 我点头回应,然后将手机短信拿给他看。 老头听到之后,眉角跳动,拉着我走进了内屋,让我爸妈在外面等着。 内屋里面很暗,我也看不清里面具体有什么东西,但是我看到墙壁上挂着几柄木剑,另外还有香炉和一些奇怪的玩意儿。 “小子,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别怕,也别跑,知道了吗?”孟先生严肃的对我说了一句。 我点点头,知道孟先生是真正的高人,所以倒不是很担心。 孟先生从旁边桌子上拿来了一个葫芦,然后又不放心地叮嘱了我一句,他才打开了葫芦的盖子。 葫芦一打开,我立刻感到有股阴风吹过,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来到了我面前,紧接着,我就感到我的脸好像被什么碰了一下,嘴巴好像沾上了冰块一样发凉。 我心中虽然害怕,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想到刚才孟先生的话,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这个时候,孟先生快速盖上葫芦的盖子,好像看出了什么,脸色大变,双眼瞪大,惊呼道:“鬼吻!真的是鬼吻!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还能够用出这种术?” 鬼吻?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一听是和鬼有关系,我后背马上被冷汗打湿了,声音有点颤抖,询问道:“孟先生,什么是鬼吻?我不会死吧?有没有破解之法啊?”
第四章 古怪的两人
我脸色苍白,心中感到不安,盯着孟先生,等着他的回答,不过孟先生却是看都不看我,脸色低沉,垂着头,嘴里嘟囔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孟先生忽然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出了内屋。 我爸妈早在外面等急了,看到我出来了,而且脸色苍白,马上询问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孟先生所说的鬼吻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两个急了,立刻向孟先生寻求解救的办法,说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 孟先生看看我们,叹了一声,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关键··这是传说中的术,我也没不是很清楚,更没有把握能够破解。” 我爸马上询问:“孟先生,你说的什么‘鬼吻’是一种术,那是谁给小辰下的术?我们可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我心中一动,对啊!鬼吻是一种术,那又是谁给我下的术?又有什么目的呢? “得罪人?就算你们得罪了人,也不是谁都能用这种术!我本来都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这种禁术了。” 孟先生眼睛眯着,闪烁着精光,声音低沉,可见他对“鬼吻”也十分忌惮和在意。 听孟先生的意思,我们也明白了,鬼吻是一种很厉害的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而现在我中了鬼吻,很可能会丢了小命。 我妈在旁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听孟先生说的这样邪乎,她更加不知所措,求孟先生救我,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最后就差跪在孟先生面前了。 孟先生最后答应他会尽力,然后让我先在他家住下,让我爸妈回去,这件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我爸妈虽然不放心我,但是孟先生的话他们不敢不听,叮嘱了我几句,就回去了。 孟先生将大门关上,重重的叹了一声,脸色更加凝重。 “小林,你爸妈走了,我们两个就直接点,你知道鬼吻是怎么回事吗?你是不是得罪什么大人物或者最近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孟先生回到屋里之后,开口就是一句沉重的话。 我本来以为孟先生让我留下来是因为有办法解决,但是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鬼吻是一种禁术,据说中了这种术的人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这种力量会招来周围所有的鬼魅,这些鬼魅会从中术者体内吸取阳气,然后留下一缕鬼气在中术者体内,直到中术者死亡,不过中术者死亡之后,也不得善终,他们会变成恶鬼,永世不得轮回。” 孟先生说完之后,抬眼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惊恐扭曲的脸,没有再说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稍微稳住了心神,吞口唾沫,声音颤抖的问道:“我没有得罪什么人,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我当时就是想救那个女孩,怎么可能被人下这种术?”我害怕的同时也十分疑惑。 “不!现在看来,那起车祸和那个死去女孩都是施展鬼吻的工具,这是有人在算计你。”孟先生声音坚定,十分肯定的说道。 有人害我? 我心中又是一颤,谁会害我?我也没有什么大仇人,而且孟先生说了,这种术十分罕见,连他都以为世界上没有了,又会是谁在用这种术害我? “小林,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孟先生想了一下,起身说了一句话,然后走向了另一个房间。 很快,孟先生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他手上拿着一个东西,是一个挂坠。 “小林,这个是百年桃木心雕成的,你带着可能对鬼魅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不过我以前没有接触过鬼吻,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孟先生声音凝重。 我接过孟先生手中的东西,看了一下,这个小剑雕的并不精细,但是这块中指大小的木料却是呈现一种奇异的金黄色,好像一种金属一样,而且重量要比一般的桃木重。 我感谢一声,将桃木剑挂坠挂到脖子上,和孟先生出了门。 孟先生走出正房,对着旁边一个房间喊道:“小兔崽子,你给我滚出来!” 接着,孟小白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事情,脸上咧着笑容,还询问我事情是不是都解决了,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揍的小痞子样。 “小林,这小子就是喜欢胡闹,你别介意。”孟先生瞪了孟小白一眼,对我说了一句。 我当即摇头,说没事。然后孟先生拉着孟小白也和我们一起上路。 孟小白开着一辆普通小车带着我和孟先生,路上,孟小白有点抱怨似的问道:“老头,以前你出来可从不带着我的。” “小林中了禁术—鬼吻。” 孟先生这句话差点又酿成了一起车祸。 孟小白听到“鬼吻”之后,当时就傻眼了,而且激动地脚下用力,将油门踩到底,车“唰”的向前跑去,差点和前面的车相撞,幸好孟小白反应快,急忙将车停到了一边。 我和孟先生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小兔崽子,妈的!你想要我的老命啊!”孟先生气坏了,吹胡子瞪眼的骂道。 孟小白根本不管孟先生骂他,直直的盯着我,尤其是看着我的嘴唇,还不停的靠近,给我一种他要亲我的冲动。 我头皮有点发麻,不由得向外面移了一下身子,讪笑道:“白哥,你干什么呢?” 孟小白脱口而出:“真的是鬼吻吗?你被多少鬼吻过了?那是什么感觉啊?” 被多少鬼吻了? 我有点发愣,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鬼吻啊?中了这种术应该见到鬼鬼就会吻你,吸你的阳气,你不知道吗?” 被鬼吻,这才是鬼吻名字的来历! 我顿时就不安定了,看看孟先生,又看看孟小白,摸了摸自己的嘴巴。 孟先生看到我的样子,开口道:“的确是这样的,我刚才看了,你只被两个鬼吻过,应该就是那两次你在睡梦中模糊的感觉到被人拉起来的时候,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不用太担心了。” 接下来,孟小白可忙了,一边开车一边询问我鬼吻的事情,他听过鬼吻的名头,所以十分好奇鬼吻是怎么回事,他的问题比警察做的笔录都详细,最后问得我都没话说了。我不说话了,孟小白依旧在说,喋喋不休。 孟先生听不下去了,抬手对着孟小白的脑袋来了一下,训道:“闭嘴!” 看到孟先生脸上青筋暴起,孟小白才缩了一下脑袋,闭上了嘴巴。 我们来到医院,女孩的尸体还在太平间,没有人来认领。我和孙主任说了一下,然后带着孟先生和孟小白去了太平间,找到了女孩的尸体。 孟先生看着女孩的尸体,然后在额头、双脚处摸了一下,顿时皱起眉头,道:“这具尸体有古怪,只是一具空壳。” “空壳?什么意思?”我脱口问道。 “这具身体并不是刚刚死亡的人,而是之前死亡的,应该是被人拿来用作施展鬼吻之术了,据说鬼吻需要一只始鬼为引,那只始鬼应该是寄居在这个身体上的。” 孟先生越说声音越低,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孟先生看了一下,说是等晚上再过来,到时候将那只施术的始鬼抓住,说不定能够找到怎么破解鬼吻,还能够找出是谁下的术。 “我们去你家,看看能不能找出那只吸了你的阳气的鬼。”孟先生对鬼吻十分好奇,明显是想要研究,知道我昨晚被我家附近的一只鬼给吻了,所以想要抓住那只鬼。 来到我家,我爸妈也在家,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孟先生就去了我的卧室,进去之后,孟先生就来了一句鬼气好重。 孟小白也跟进来,进来之后,直勾勾盯着电脑桌那里,脸色严肃,沉声道:“师傅,在那里!” 这个时候的孟小白明显和之前那个“无赖”判若两人。 师傅?我注意到孟小白的称呼,眼睛一亮,据说孟先生是茅山道士,应该不会结婚,那孟小白很可能不是他的亲孙子,看来他们两个关系并不简单。 孟先生嘴角一咧,没有任何怀疑,手上摸出几个桃木钉,走到电脑桌旁边,瞥着眼睛朝里面看了一眼,冷哼道:“哼!原来是一只小孽鬼。” 说罢,孟先生将桃木钉扔到电脑桌后面,好像是要困住小鬼。忽然,他脸色大变,喊道:“不对,这只鬼不对劲,难道是因为鬼吻?”

诡吻阴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诡吻阴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健康理财推荐

  • 小说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4章:非常任务“没问题。”社长爽快的答应。“等等,什么时候要稿子”白笑笑出声又阻止了社长。“这个月底交上来就可以,”社长好心的放长了期限。如果白笑笑这能搞到皇甫少卿的花边,他家娱乐杂志社肯定会大发一笔,给白笑笑双倍的工资又如何,三倍他也给,反之如果白笑笑搞不到,扣了她的奖金,自己也不亏,所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亏,社长的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眼看着社长那肥肥的身子消失在办公室后,白笑笑就彻底笑不出来了,一下子瘫在位置上,

  • 小说契约皇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皇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契约皇妃第4章:气息尹天一脸坚毅的俊容微微扭曲,惜字如金得道:“好。”遂双手齐放。“嘭”,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解罗裳俱无遮掩的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白衣染尘,俏脸染霜,喷火的双眸齐刷刷的瞪向放她倒地的男人。解罗裳以仰视的目光霍霍注视着面前高高在上的男人。他,体型高大,身子飒爽,挺直的鼻梁,冷峭的双唇,威严天成,神情淡漠,冷冽的气息逐渐蔓延开,身上带着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娥眉颦蹙,这是一种常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也会有的气息。尹天以俯视的目光灼灼打量

  • 小说强个总裁当老公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个总裁当老公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强个总裁当老公第4章:手下败将她,就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剩下的弟子,同情的看着他。“哥们,你省省吧,不知道你从哪听来我们教练摆擂台接受挑战的,不过你以后没机会了,我们教练已经提交了辞职信了,馆长也批准了。”宫耀霆的俊脸一歪,差点气的鼻子眉毛嘴巴再次移了位:“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以后都不能找她挑战了?”弟子给了他一个你好自为之的眼神吧。“可恶,可恶”宫耀霆站在偌大的道馆中间。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会被那群王八羔子骗来这里送死……是谁说她是一个中

  • 小说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4章:她用力的摇着头,双腿想蹬,竟被他钳制住。他近乎爱恋的流连在她白皙饱满的胸部,湿滑的唇舌轻轻的滑过她的蓓蕾,令她全身如充电一般的战栗了起来。苏静云惊恐的看着这疯狂的一幕,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脚边只剩下一个空空的威士忌瓶子在晃荡着。本能的害怕令她伸出了无比了勇气与决心,她竟然主动的迎合了他?!就在他痴迷的将手抚上她的大腿而放松了对她的警惕时,她拼劲全力给了他一巴掌,然后一脚将他踹了开去!冯硕一时不

  • 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4章:智慧草草地吃了点他们送来的食物,然后美美地泡了一个澡。在柜子里换了一套相对干净的衣服。然后郎中来了,给我的身体上了药,没什么事情,都是皮外伤,多修养就好。我在心里不由地暗暗佩服这些人,能把人折腾的生不如死,最后还只是皮外伤,而且他们打人专打身体的柔软部位,不打人脸,看来“打人不打脸”这句话在古代就开始了。虽然在洗澡的时候已经被目前的身体有了相当程度的觉悟,但是当站在镜子前审视这个新身体时,那真是打击啊。这简直是一个干

  • 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4章:安慰她鼓着腮帮子不说话,宋墨凡还在尽力斡旋,苏沐文却丝毫不容商量的说:“要么换设计师,要么换设计公司。”“苏先生……”宋墨凡的话被苏沐文进来的电话打断。他看了一眼,就接了。夏知予没好气的嘀咕:“没礼貌的家伙。”宋墨凡瞪她一眼。她立刻垂下了头。苏沐文打完电话,直接开门见山:“要接我case可以,换掉这个蹩脚设计师,我还有事,决定好了给我电话。”然后一甩手就离开了会客室。夏知予在后面踢腿:“自大的没礼貌的毒舌面瘫男!

  • 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首长老公很难缠第4章:军官来了赵静瑶也下课回来,见她的样子,凑过来问:“看什么呢。”简俏将手机放进口袋,微笑:“没什么。我先去洗个手。”“我跟你一起去。”简俏点头,心却有些颤抖。楚莫峰从来不会跟她说想她爱她之类的甜言蜜语……她有点厌恶自己的不镇定。赵静瑶见简俏心不在焉,便问她:“悄悄,晚上有什么活动安排?”“晚上?”简俏答,“今天是周五,我答应了我妈晚上回家一趟。”她坐上了回家的公交。楚莫峰又打电话过来了,简俏淡然的说回绝了他。简俏想过自己有一

  • 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4章:新婚夜罗绍琛已经在前台开了一个总统套房,只为了他们的新婚夜。凌贞楠用一种你好无耻的眼神看着他,罗绍琛坦然处之的搂着她的腰上楼:“我不想过一个没有空调的新婚夜。”他的话,令凌贞楠瞬间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们现在就是去洞房!总统套房的规格就是好,装修就是气派,凌贞楠好奇的东看看西摸摸,罗绍琛不以为意的在那边脱衣服,等凌贞楠穿着旗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她早就看过他的身体,不但看过还摸过,摸过之后还咬了一

  • 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律师前妻很抢手第4章:冷静这可是在办公室里,而且他们还刚刚离婚,他这样也太过分了!穆雨宁发出了一声尖叫,办公室外面立即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猜测,老板和老板娘在里面上演什么活色生香的戏码,穆雨宁是故意的,她就是让苏子墨不敢再过分。苏子墨压低声音,靠在她耳畔说:“你这招没用!没有人敢不经允许进我办公室!”穆雨宁急的不行,手忙脚乱的想要反过来制服他,那是不可能的。眼看着他就要动真格的了,穆雨宁气的低吼:“你误会了,我跟那个人不认识!”苏子墨的手总算松了

  • 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4章:他的未婚妻朱颜笑了笑。张总说:“这张图纸我打算交到总公司去参加上半年的评选,若是中了,你可是我们事务所的大功臣啊。”朱颜再次挑挑眉,因为他们是中外合资的大型建筑事务所,所以每年总公司都会搞一两次所谓的优秀人才选拔比赛,从里面选出优秀的作品,然后对胜出的公司和个人予以表彰,当然还有很大可能得到总公司的赏识从而晋升。“怎么样,你有什么想法?”“张总都决定了,我当然说好。”“行,那就这么定了。”张总满意的挥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