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9 6:29:18 来源:网络 []

小说: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

第2章

正领命为夫人,小姐,碧珠料理后事的张嬷嬷,正为这三人的命运感叹呢,却不想看到了一双漆黑的眼眸,正凝眉看向她。来自http://www.163woman.com/

“鬼啊”一声尖叫,梅檀雅只感到自己被扔回到了床上,幸好是床上,否则她可能又要死一次了,正在忙前忙后的人们全都惊恐的看向自己,梅檀雅顿时明白了,究竟怎么一回事了,她穿越了,不,应该是借尸还魂了,她在一个新生婴儿的身上重生了。

看着眼前惊惧的人们,她该怎么做呢?微笑示意,还是视若无睹,好像不管做什么,都会是惊世骇俗的吧,她只希望自己不会真被当成鬼给火烧或者是什么别的办法给在弄死。

“怎么回事?”冷酷无情的声音传来,随即梅檀雅看到了一个陌生而又无情的脸孔,大眼对小眼,谁也不闪躲。

“回老爷的话,小姐她突然活了”被吓得不轻的张嬷嬷颤抖的回答道,已经死了快一个时辰的孩子突然活了,这不吓人也不可能啊。

“老爷,这死婴复活,怕是不吉利吧”随着一声呢喃响起,梅檀雅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柔的似水的女人,看那融容光焕发的姿态,想来应该很受宠爱,看着她的眸子里竟然有着浓浓的畏惧。

“速速为夫人收殓,此女送往尼姑庵吧,请师太代为抚养,送上十万两白银”梅思源的话语一落,之前说话的女子眼中的畏惧迅速退去。

而这个初生的小生命的命运就因为一句话而给决定了。163女性网

“蓉儿,这地方以后不要来了,你现在身怀有孕,要好好保重身子,我知道你舍不得你表姐,但是生死有命,你也不必太过忧伤,再说霜儿还需要你来照顾呢。”听着梅思源的话语,梅檀雅不由诧愣,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那只眼睛看到这个女人有难过的表情了,还有她和这死了的人是表姐妹,那么她们不就是姐妹共侍一夫,大体怎么一回事,仿佛已经有了轮廓。

因为行动不能自主,梅檀雅始终没有得看到另外死了的人,但是却奇怪的知道她们是什么样子的,一路颠簸,她已经被送到了一个慈祥有着怜悯之心的老尼姑手里了,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接的,只记得,她以后就将在这个地方生长。

不过话说回来,幸好她是重生的灵魂,否则按照这孩子的身体,又是难产,又是死亡,又是长途颠簸,也真够可怜的,那些人其实是想把她饿死在路上吧,只可惜,她没有死,真是让他们失望了。

就这么,梅檀雅在青竹庵落脚了,不哭不叫,不吵不闹,静得让人以为她有问题,一碗碗稀粥就把她哺育成长。

“怜生,过来,师太教你认字”当梅檀雅两岁的时候,素心师太开始教她识字,其实这字只不过都是繁体的罢了,梅檀雅认识,但是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她的出生已经让人惊悚了,要是现在在冒出天生识字的“天分”来,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呢。

梅檀雅选择了顺其自然,跟随着素心师太的教导,慢慢的认字,直到能够看青竹庵里的经书。小说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转眼间,梅檀雅已经七岁了,少女的雏形已经形成,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却有着比素心师太还静默的心态,这青竹庵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怜生,素心师太给取的名可以一天到晚不说一句话,看书可以看一天,发呆也可以一天到晚。

“怜生,这是李斗娘的药,你能送去给他们吗?”素心师太本不想让梅檀雅单独出去的,但是梅檀雅已经快半年没有踏出藏经阁了,她怕她这么闷下去,会出问题,所以找点事情给她做做,散散心,这李斗一家的距离也不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素心师太这才放心让梅檀雅前去。

“好”梅檀雅放下手中的经书,欣然接过药包,翩然走出青竹庵。

顺着师太指点的道路,梅檀雅缓缓的走着,看着满目的苍绿,欢快的鸟鸣声,梅檀雅淡淡的泛起一抹笑容,幸福如此简单。

不一会,梅檀雅已经看到了一间简陋的茅草屋,想来就应该是李斗家了。

走近,一个壮年男子正在劈柴,锋利的斧头,应声而裂的柴火,李斗具备了一个猎户应有的特质。

“姑娘?”李斗抬头看到翩然走近的梅檀雅,很是疑惑,他在这里也住了多年了,除了青竹庵的尼姑,好像没听说过哪里还有住人的?

“这是素心师太让我拿来的”梅檀雅送上手中的药包,淡淡的说道。阅读163woman.com

“多谢姑娘,快请里边坐”李斗仓促的起身,感激的邀请到。

“不了,你忙吧”梅檀雅淡淡拒绝,转身顺着回去的路走去。

一路走去,梅檀雅隐约听到清泉流淌的声音,一时兴起,寻着声音走去。

一条小溪渐渐的出现在了梅檀雅的视线内,清澈的溪流,欢快的流淌着,梅檀雅伸手捧起清凉的溪水,看着它从指缝中滴落,很是愉悦。

顺着水滴,一个个灵动的小鱼随着溪流在游动着,欢畅而快乐。

抬头看去,太阳还没有落山,梅檀雅小心的脱去了鞋袜,卷起裤腿,露出两截凝脂般的小腿,小心的走进溪水里,挽起衣袖,看着游动的小鱼,开始了她的捉鱼冒险。

小心翼翼的前进,视线紧紧的盯着手中的小鱼,笨拙的扑了下去,前襟被水溅得潮湿,但是手中的小鱼却跐溜滑了,因为她的突然来袭,溪流中的小鱼慌乱逃窜,然而随着她的数度无功而返,溪流中的小鱼也大了胆子,和她玩起捉猫猫的游戏来了。小说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静止在溪流中,梅檀雅一行动,小鱼们就开始动了,一捉,一躲,一人,一群小鱼玩得不亦乐乎。

开心欢快的笑声也在林间传开,玩得热闹的梅檀雅却没有注意到树林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男子,华丽的衣裳尽显狼狈,成年男子的身上还有着几道血痕,步履踉跄,脸色苍白,看来是受了伤,此刻正全身戒备的看着浑身潮湿,一脸狼狈却依然毫不气馁的梅檀雅。

“杀了她?”一个看起来和梅檀雅差不多年岁的少年,冷冷的询问道,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有着一种命令的口吻,眼中有着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阴狠。

“不用”同样酷着一张脸的成年男子看着欢快的小女孩,第一次对男孩的决定给予了否定,也是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行事原则。

“我休息一会,你们别跑哦”玩得有些疲惫的梅檀雅气喘吁吁的站直身子,对着水里又停止了的鱼影调皮的吩咐道,一抬头却看到了凭空出现的两个男子,诧然过后,恢复平静,缓缓走出溪流,小心的坐到草皮上,任由两只纤纤玉足在草皮上风干,仰头享受夕阳的照耀,当他们透明人。

成年男子终于支撑不住了,踉跄的走向溪边,俯首狂饮清凉的溪水,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力量,短暂的清醒之后,成年男子环视四周,找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终于在一些灌木丛背后找到了一个狭小的山洞。

“在这里暂时呆上一晚,午夜,他们就该找到我们了”成年男子吃力的坐好,看着眼前的侄儿,也是即将被立为储君的夜冥,没想到那些人胆子那么大,皇上驾崩在即,她们还敢下手对付夜冥。推荐163woman.com

“皇叔好生歇息吧”夜冥看着负伤在身却还要安慰他的夜景崎,沉重的说到,他早该想到的,要不是皇叔及时赶到,他夜冥的命早就在了黄泉路上,今天算是给自己的天真一个警告,他发誓,从此以后,他不会在轻易相信任何人,即使那个人是生他养他的亲娘。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景崎的呼吸逐渐急促,温度也渐渐升高,然而此时的他们却无能为力,从未有过此经历的夜冥只能深沉的看着夜景崎发热面色潮红,心中暗恨。

而双脚风干后的梅檀雅穿上鞋袜,正打算返回,却听到了一声压抑的惊呼:“皇叔”,这声惊呼让她的脚步停下了。

刚才一看就知道他们二人在躲避什么人,而那个成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受了伤,失血过多加上那躲避的山洞本就潮湿,就是正常人也会受不了的寒气,那个人不发热才是怪事。

看来是撑不住了吧?哎!

放眼看去,丛生的灌木里摘下些许山油麻叶子,用石头捣碎,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最后决定,向山洞走去。

“把你的衣服给我”梅檀雅站在山洞口,朝着里边正睁大了眼睛,像一只受惊的小狼一样的夜冥说道。

“你想干什么?”夜冥警戒的看着洞外的女孩,他以为她已经走了,没想到她还找上门来了。

“他在不止血,会死的”梅檀雅淡淡的瞥了一眼夜景崎,给不给随夜冥决定。

“你要是敢出卖我,我一定杀了你”夜冥看着梅檀雅冷森森的威胁到,快速的脱下身上的锦裳丢出山洞。

“真是小孩子”梅檀雅看着眼前比她还高了半个头的少年,不由哑然失笑,这个朝代的人,怎么动不动就是要人命啊!

他才多大,真是难以理解,再说了,现在的他好像没有叫嚣的资格吧?

“你……”夜冥被梅檀雅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谁这么轻视过呢?要不是看她有办法帮皇叔止血,否则他真的想杀了她。

“你把他的衣服脱了,一会我好给他包扎”丢下一句,梅檀雅抱着夜冥的衣服走向捣碎的药前,拆开线头,使劲的把上好的锦缎撕裂,把药均匀的敷到锦缎上,这才拿着有药草的锦缎走进山洞。

本就狭小的山洞因为她的进入更狭窄了。

第3章

夜景崎的衣服被脱下一半,不凌不落的挂着,梅檀雅轻轻一叹,放下手中的锦缎,帮忙退去夜景崎的衣服。

精壮的上身布满了细碎的伤口,血已经干涸,颜色暗红,没有异样,看来没有什么毒之类的。

“扶好”梅檀嫣审视以后,吩咐夜冥正面支撑住夜景崎的身体,她努力的看向夜景崎的背后,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狰狞的笑着,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浸出。

“扶好了”梅檀雅找到了小心的找出最长条的锦缎,在把有着草药的锦缎敷上伤口处,小心的用长条锦缎包扎起来,先把血止住了,希望能让他有生还的希望。

包扎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了夜景崎那滚烫的肌肤,紧致而有弹性,手感不错,梅檀雅忙碌之余还有心在内心调侃一下。

“你去把完整的布块弄湿了给我”空间本来就狭窄,又有夜冥的存在,梅檀雅包扎的动作不是很利索,索性让夜冥出去弄湿布条,让他给夜景崎擦擦身子,也好降温啊。

要不真这么烧下去,不死也成傻子。

“你要干什么?”夜冥双拳紧握的沉声问道,先不说她凭什么命令他,再说他凭什么信任她,要是她想对皇叔不利,他该怎么办?想是这么想,他却忘了,他已经把自己和皇叔的性命交给了她。

“生死由命,你太紧张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梅檀雅看着侧面的夜冥,浅然叹息,现在才来怀疑她,是不是太晚了。

“乖,赶紧去弄水去,要不,他要烧死了”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夜冥的脸蛋,像长辈一样,安慰道。

心里年龄已经三十出头的梅檀雅却忘了,现在的她也不过是七八岁年纪,这么对一个同龄的少年说话,会不会太过怪异,更何况,她好想还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面前少年的身份,好似不是那么简单。

而夜冥却一改怒意,颜色深沉的看着转身专注为夜景崎包扎的梅檀雅,看着她吃力的支撑着夜景崎的身子,下巴搭在夜景崎的肩上,瘦削的双肩低着夜景崎的胸部,不让他倒下,靠着双手摸索着为夜景崎包扎,一个女孩子抱着一个裸着上身的成年男子,也不见她脸红,夜冥的心理有了一丝怪异的鄙视。

看着夜景崎那越来越红的脸颊,夜冥抱着被撕裂成布块的衣服,小心的走向溪流,全部浸湿,走回山洞。

“好了,过来帮忙,把他的伤口都包扎好”终于把夜景崎背上那最深最长的伤口包扎好,梅檀雅已是香汗淋漓,看到夜冥钻了进来,赶紧说道。

这男人真重,在夜冥的帮扶下让夜景崎靠到了夜冥的身上,梅檀雅小心的把夜景崎身上的其他伤口包扎好,还合力为夜景崎穿上衣服,梅檀雅这才用湿布为夜景崎擦拭额头,这才发现手下的男人是多么的英俊,虽然双目紧闭,但是那刚毅的鼻梁,浓密的眉毛,薄薄的嘴唇,无不显示这个男子的英岸威武。

“他真帅!你们是亲人吧,你长大了一定也会不错的”梅檀雅淡淡的看了一眼夜冥,赞叹说道,纯属欣赏的话语在夜冥听来却是轻浮放荡。

“天快黑了,我得回去了,你来照顾他吧,血应该已经止住了,发热这事,我也没有办法,你只要像我这样,一直不停的为他擦拭,希望他能降温,要不,他会变成傻子的”梅檀雅把手中的已经变成了热布的不快递给夜冥,她得回去了,要不师太她们会担心的。

“你不能走,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去告密,出卖我们”夜冥一听说她要走了,心中一凝,他不想被扔下,一个人留在这里,更何况皇叔还需要人照顾,他什么时候照顾过别人啊,所以她必须流下来。

“谁要找你们,你告诉我,我去告密去”听到这么孩子气的话语,梅檀雅莞尔,但是看到那故作坚强的脸蛋下的隐隐惶恐,她只能暗叹一声,重新拿起了布条,为夜景崎擦拭。

“你……”没想到梅檀雅如此回答的夜冥又一次的说不出话来了,一腔的怒意憋在胸口,不得宣泄。

“真是小孩子,累的话,靠着睡会吧,我守着你们,别害怕”梅檀雅幽然一叹之后,转身温和的说道,今天的她不知道这事做的对不对?但是她却多管闲事了,还这么的不予余力。

她都不像她了,要是师太她们知道了,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感叹?

她又说他是小孩子,她知不知道她训斥的人是谁?是当今的太子,是马上就要继承皇位的北昭国未来的国君。

心中虽然气愤,但是却在听到她说愿意留下,她会守着他们时,平静了下来,依言靠着墙壁,看着她小心的为皇叔擦拭,看着她一趟又一趟的去浸湿布条,每一次都想着走出去的她不会回来了,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见到她进入的身影。

神经缓缓放松,模模糊糊的进入梦乡。

而就在梅檀雅感觉手臂快抬不起来的时候,夜景崎的温度终于降下来了,而外面依然漆黑,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但是一看这睡着的小男孩,还有这昏迷不醒的男子,她又不得不打消了念头,难得做一回好人,她就送佛送上西吧。

小心的坐到男子的身边,打了个哈欠,困顿的闭上了双眼,睡梦中还不时的惊醒,查看身边男子的温度。

当她迷糊中伸出手探上夜景崎的额头的时候,没有发现一双眼正冷冽的看着她的小手,一直看着她测试了温度后,缩回去,继续沉睡,还不自觉的朝着身边的体温靠拢,直到整个人倒进了身边人的怀里。

夜景崎看着完全倒进自己怀里的女孩子,摸着到处被包扎好的伤口,还有那叠放整齐的湿布巾,深邃的眸子有着沉思。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她的冷静,她的大胆,超出了一般的同龄孩子,在看向正睡得不安稳的夜冥,同样是孩子,他们却走着不同的道路。

“不要”随着一声惨厉的惊呼,夜冥从噩梦中惊醒,夜景崎正要安慰,却不想怀中原本熟睡的梅檀雅却醒了,自然的转身面对夜冥:“乖,不怕,不怕,姐姐把坏人打跑了,好好睡,姐姐守着你们呢”一把揽过夜冥,轻声安慰道,那话语间的迷蒙,让夜景崎莞尔,而随即垂下的脑袋却让夜景崎扯动了嘴角。

而被梅檀雅揽入怀中的夜冥,惊慌的神情得到了安抚,这才发现自己被梅檀雅抱着呢,还有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姐姐”,她好大的胆子,她是谁的姐姐啊?本想斥责一通的,可是听着肩头上的均匀呼吸声,感受那温热的气息,他忍住了。

抬头却看见了一双漆黑的眸子。

“皇叔,你好些了吗?”夜冥看着夜景崎醒了,高兴的低声问道,同时有点难堪的把怀中的梅檀雅推开,睡梦中的梅檀雅恰好被推回到了夜景崎的怀里,累及的梅檀雅没有醒来,只是活动了下身子,继续沉睡。

“没事了,在休息一会吧”夜景崎小心的挪动麻木的双腿,让梅檀雅靠的舒服些,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孩子,还是她救了他呢。

“嗯”夜冥看着夜景崎那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温柔,不由温怒,暗恨自己怎么会把这个死丫头推向皇叔,可是看着闭上了眼睛休息的皇叔,他想拉起梅檀雅,却不想打扰皇叔的休息,只能狠狠的看着那熟睡的天昏地暗的梅檀雅,咬牙切齿。

“王爷”寂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低沉的呼唤,昏昏睡去的夜景崎暗自惊叹,幸好是自己人到了,要是那些人到了,他们岂会有命在。

“等着”夜景崎听到是亲信的声音,低声命令道,同时小心的把睡在他腿上的梅檀雅放到地上,微微思量,又把她扶起,靠着山洞,这样,就算湿气可能小些。

“冥儿,走”轻轻叫醒睡着的夜冥,这才发现夜冥的脑袋有些发烫,许是受凉了,夜景崎不顾自身伤体,一把抱起夜冥走出了山洞,在一群属下的护卫下狂奔离开。

而梅檀雅就这么被遗忘在了山洞里,等她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头脑发晕,眼神朦胧,鼻子阻塞,她知道自己受凉了,转眼,身边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不见了,看来是走了,这才摇摇晃晃的起身,走出山洞,循着路走回青竹庵。

“怜生,你去哪儿了?”找寻了一宿没能入睡的素心师太听到梅檀雅回来的消息后,焦急的问道。

“师太,对不起,我回来的时候,贪玩,在草皮上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就都早上了”梅檀雅忍着晕眩的感觉,歉然的解释。

“快回房,素青,快给怜生熬姜汤去,她受凉了”摸着梅檀雅那冰凉的双手,素心师太回头对师妹吩咐道,人却拉着梅檀雅走回禅房,为梅檀雅盖上厚厚的被子。

“师太对不起,我好困”梅檀雅看着为自己担忧的素心师太,很是抱歉,但是现在的她真的没有力气,好想睡觉啊。

“睡吧”素心师太没有苛责梅檀雅,只是感到怜惜,现在她才意识到,只要怜生好好的,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不会在让她出去了。

而梅檀雅的这一睡,就睡了将近两个月,本来只是受凉,却不想因为这青竹庵里没有足够的药草,一拖在拖,却染上了风寒,最后是李斗帮忙去了百里之外的镇上买了药,这才留住了梅檀雅的小命。

长期的高烧,差点没把她的脑子烧坏了,也让她留下了不算太明显的后遗症,醒来后的她居然忘了病前发生的事情,连带李斗她都不知道是谁?

而青竹庵和庵里的素心和素青师太,她却依然熟识。

第4章

而就在梅檀雅大病初愈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昭国的皇城里,太子也高烧不停,久病初愈,清瘦的小脸蛋肃穆的登上了皇位,为薨逝的先皇送行。

北昭国先帝薨逝,文武百官身着缟素,在新皇的带领下为先皇送葬,而北昭国的一切国事全落在了之前的皇后,现在的皇太后手里,右相梅思源为辅政大臣,而原为兵部侍郎的王浩轩被提为左相,仅次于右相职权,大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趋势,而北昭国的皇权落入了王氏一门。

葬礼过后,上书房内。

“皇上,臣要赶赴边疆镇守,还请皇上保重”身体已经痊愈的夜景崎提出了辞呈,现今天下,新皇登基,朝中派系混乱,他若是滞留京中,必然会引起恐慌,毕竟他手握重兵,他不想让本就飘摇的北昭国陷入皇位之争的混乱中,所以他想到了走。

“皇叔保重”看着这个曾经以命相救的皇叔,夜冥有着千言万语也无从说起,这个特殊的时刻,走,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唯一的最佳的解决办法。

而生死相依的两人从今天各一方,身上负担的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沉重。

而北昭国,从此开始了左右二相势力割据的局面,新皇例行公事的上朝下朝,而最终裁决都是由太后决策。

一切似乎是那么的平静。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青竹庵,却依然是青烟袅袅,木鱼声声,当年的小女孩已经成长成了一个少女,青竹庵的经书都被梅檀雅翻读过,而梅檀雅却再也没有走出过青竹庵,就这么平静的生活在青竹庵里。

像往常一样,梅檀雅用过晚膳,早早的就回到了禅房,翻看着已经能倒背如流的经书,再一次的认真阅读,子云:“温故而知新”,她可是奉行到底。

突然一道身影从侧窗一跃而入,在看到静静的看着他的梅檀雅的时候,也是一愣,但是随即作出了拜托的手势,人也利索的钻进了床底。

“西门无痕,你给本姑娘出来”气急败坏的娇嗔声已经在青竹庵内响起,顿时青竹庵内的所有僧尼全都集中到了院里,看着正站在院落中的火红女子。

“姑娘,贫尼素心,不知姑娘光临青竹庵,所为何事?”素心师太看着女子四处张望的娇俏模样,在听她那呵斥声,就知道她是来找人的,可是这青竹庵里,除了不时走动的李斗一家之外,再无其他人的光临,不知道这红衣女子找的是何许人也?

“素心师太,对不起打扰你了,我叫苏云秀,我是追着西门无痕来此的,我刚刚还看到他的,可一转眼他就不再了,所以我才会进庵里来的”红衣女子虽然很是着急,但是还是很有礼貌的解释道,可那着急的眼神却恨不得把青竹庵翻个遍。

“苏施主,请稍候”素心师太安抚的看着苏云秀,转身看向一干弟子。

“素青,你们有见到什么客人到来吗?”素心师太认真的询问道,她们这青竹庵一直以来平安无事的存在着,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些不必要的因素,沾惹上江湖中事。

再说看苏云秀的样子,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女孩子,素心师太心中的担忧也就少了些。

“回师姐,素青没有见过什么人到来”素青也看向纷纷摇头的一干弟子,最后大家都得出了一致的结果,没有见到。

“师太,对不起了,但是今天我一定要把西门无痕揪出来,他可是我看上的夫君呢”随着苏云秀大胆的告白后,苏云秀火红的身影已经一间接一间的进禅房查看了。

“师姐”素青看着苏云秀这么查,询问的看着素心,虽然说这青竹庵没有什么,但是也不能让一个女子这么为所欲为啊。

摇了摇头,素心师太双手合十的站在院中,看着苏云秀查看。

“西门无痕,你给我出来,你别以为你躲着我就找不着你了,你要是不出来,我就到你家去,我就不信,你一辈子不回去”苏云秀一边找,一边放话要挟,可是明亮的话声里却有了丝丝梗咽。

躲在床下的西门无痕本可在苏云秀说话的瞬间,从窗外走人的,可是想到这禅房里还有个人呢,所以就只有静静的呆在床下,要是这女子一叫,他麻烦可就大了。

就在他担心的当口,门已经被推开了,火红的身影已经进入了梅檀雅的禅房。

两双眸子,一双惊讶,一双清冷,就这么对视着。

“对不起”苏云秀看着眼前朴素却不减丝毫灵秀的梅檀雅,愧然的道歉,悄悄地退出梅檀雅的禅房,并带上了门。

而看着重新关上的门,梅檀雅又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中的经书上,方才的一幕好似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不起波澜。

“怜生,没事吧?”素心师太关怀的询问声在门外响起,想来那位女子已经走了。

“没事,师太不用担心”梅檀雅放下了手中的书,打开门,一抹浅笑浮上脸颊。

“嗯,你休息吧”素心师太看到梅檀雅那一如往日的神情,放心的走了。

“师太也早点歇息”梅檀雅看着师太离开的背影,也暖暖的嘱咐,虽然言语不多,但是却让彼此的心都感受到温暖的关怀。

禅房中的烛火在晚风的微拂下,闪烁的发出光芒,晦暗不明的光线却没有影响梅檀雅看书的专注,手中的经书一篇又一篇的翻过,本就感情平淡的梅檀雅在常年的礼佛中,更加的显得淡定释然。

而在床下快趴到睡着了的西门无痕终于受不了了,虽然这禅房很清洁,虽然那床底下也没有多少灰尘味,可是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啊。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西门无痕钻出床下,感激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虽说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可是如此女子,他却是见所未见,一个陌生的男子贸然的钻进了她的禅房,她居然无动于衷,不,应该说是视若无睹,她是镇定从容还是脑子有问题?

而在烛光下,一样穿着僧衣的她此时却犹如那莲花圣母般纯洁而又高远,整个人都被一种淡漠的光圈笼罩着,让人不敢直视。

尼姑不是应该祥和的吗?可是眼前的少女怎么给人的感觉好疏理啊?西门无痕的感觉就是这么一个,不由得对梅檀雅又是一番审视。

而对于他的直视,梅檀雅没有素平女子的娇羞和造作,有的只是从容大方,仿佛他看的不是她一样。

“慢走,不送”清冷的言语让西门无痕有种自尊心受挫的感觉,天下间的女儿家,谁见到他不是面红耳赤,娇羞欲滴,不敢看他,却又不时的关注着他,就怕他跑了,被一个女子这么无视,他还是第一次呢。

“在下西门无痕,为了感谢姑娘的相救之恩,不知姑娘想要什么,在下一定竭尽所能,为姑娘办到”西门无痕看着注意力又集中到了经书上的女子,赶紧说道,每多呆一会,他的自信心就丧失几分,要不是刚刚他就是被一个女人追着跑进来的,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堪入目的那种,要不这面前的女子怎么看都懒看他一眼啊。

“嗯,知道了”梅檀雅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意的说道,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书本上,这一次,西门无痕彻底无语了,再不走,他自己都无颜了。

“西门无痕告辞了”从哪来,就从哪儿走,西门无痕从窗口跃出,人刚出窗口,本想回望一眼那女子有没有什么目光给他,却还没来得及转身,窗户已经关上了,他现在知道那窗户为何开到现在了,就是为了给他离开的,这么一想,更气馁了。

从未有过的沮丧占据了西门无痕的整个心间,提气纵飞,他需要找回自信。

而遥遥消失的朦胧烛光却一直亮到半夜才吹灭,梅檀雅安静的躺在床上,安然入睡。

而隔壁的禅房,素心师太却是整夜无眠,看着手中厚厚的银票,再三叹息。

想来梅檀雅已经在这里住了十四年了,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却生活在这偏僻的青竹庵,除了能教她识字,熟读经书外,她什么也不能为她做,而她从小到大一直安安静静的在青竹庵里呆着,对于自己身世她也没有问过,她是不是该告诉她关于她的身世了。

这个问题已经纠结了素心师太十几年了,先前因为梅檀雅还小,想到她还不会对自己的身世好奇追问,她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可是随着年纪的增大,梅檀雅一天天的成长,梅檀雅对于自己的身世却是只字未提,是该感叹她的懂事,还是怜惜她的认命?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世不简单啊,能够一口气拿出十万两白银的人家又岂是等闲之辈呢,虽然她可能已经被遗忘,但是她们毕竟知道她的身世啊,想到怜生那无欲无求的心态,素心师太不觉得轻松,反而更多的是沉重,一个正直豆蔻年华的少女,有这样的心态,不知是好还是坏?

狂后:踹了皇帝追王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后 或 踹了皇帝追王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农女成凰:夫君别想逃4章

    原标题:农女成凰:夫君别想逃4章小说书名:农女成凰:夫君别想逃第四章是谁偷的“臭丫头,竟然偷屋里的糖瓜吃,看我不打死你!”叶思思这边刚擦完脸,院里就爆发出一声惊天怒吼,清脆的巴掌伴随哭声传了过来。“老二家的,你打孩子做什么?!”对面门打开,叶思思的大嫂从里面跑出来,一把抱住了夏珍儿。“呜呜呜,娘,珍儿疼,珍儿没有偷东西……”听到夏珍儿的哭声,叶思思和夏贺武连忙也走了出去。“娘,就是她偷俺的糖瓜!”院子里,一个胖乎乎男孩儿正指着夏珍儿,眼里满是怒光。他的手里还拿着叶思思给夏珍儿的松子儿糖,另外还有

  • 细闻雨霖霖4章

    原标题:细闻雨霖霖4章小说名字:细闻雨霖霖第4章什么关系夏言挪着步子慢慢地走,走了楼梯,见陆正霆还站在上面的台阶上看着她,她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我就先借宿一晚,明天一定会帮小晗做好蛋糕。”陆正霆瞥了她一眼,便转身往二楼走。深色的木地板上响起铿锵的脚步声,每一步好似都踩着夏言的心头,一步一步,她的心跳也紧跟着加速。“我已经让佣人收拾了客房,就在那边最后一间。”男人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将她的思绪瞬间拉回。夏言猛地停下脚步,顺着他所知的方向望去,“哦,知道了。”陆正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旋即转身再踏

  • 红杏生南国4章

    原标题:红杏生南国4章小说名字:红杏生南国第四章婚事大变卦听到自己夫人一般荒唐的想法,李尚书大怒将桌子上的饭菜全部掀了“你这样做,叫我如何对的起苏兄,以后这件事不许再提起。”看着自己的丈夫这么顽固不化,李夫人心想:为了我儿子,你抹不开这个面子,我自己找苏相谈。“小姐,听说李夫人来找相爷协商你和李将军的婚事,小姐怎么办?”红玉着急地来回走动。苏菲菲丝毫不关心地说道“红玉,去打听一下,他们协商的结果如何?”一听说李夫人去相府协商苏菲儿与李宗铭的婚事,风宸心里着急死了。苏韵儿身边的婢女春花骄傲地说道“

  • 荣宠万千芳心几许4章

    原标题:荣宠万千芳心几许4章小说名称:荣宠万千芳心几许第4章,你简直目中无人而凉易白的女儿跟外孙,也是恨得牙痒痒的!谁都听得出来,老爷子对凉沛根本不满意,他刚刚是打算把江山交给外孙的!那一个“外”字,已经吐出口了!“我知道我此番回来是招千人仇视万人恨的,但是没办法,我妈临终前说了,让我一定要认祖归宗。”凉夜眯起眼眸,犀利地盯着凉沛,又盯着台上的老者,道:“你们从来没有抚育过我,我要的也不多,就是一个博易集团而已!”好大的口气!要的不多,就是一整个凉家江山而已!整个世界费腾了,记者们疯狂了,宾客们

  • 从此无心爱良夜4章

    原标题:从此无心爱良夜4章小说名:从此无心爱良夜第四章灯红酒绿“哦,张小姐也来了,我和无心不过去了几趟百乐门,没想到张小姐竟然这么给面子,竟然登门拜访,我先替无心谢谢张小姐了,来人,还不赶快将张小姐请过去。”丁弈话中带着隐隐的威胁,虽然笑着,可是那双墨眸越发深邃,那抹笑也没有到达眼底。张玉琦不敢惹火丁弈,顺从地跟着仆人,进入了内堂。丁弈来之后,场内的局面又重归了平静,虽然众人心中都思忖着苏无心的身世,但到底是不敢在当面说些什么。曲云晴手攥着帕子,越来越紧,指甲都嵌入了掌心中,也不自知。没想到这丁

  • 囚尽此生以缠绵4章

    原标题:囚尽此生以缠绵4章小说:囚尽此生以缠绵第四章想要光明正大的自由刚刚沐浴完的女孩神色怯怯,鼻尖和眼睛红红的,令人心动又怜惜。顾御忱倏地皱起眉,下一瞬大步走近,一手捏住苏安安的下巴,将她整个人抵在浴室冰冷的墙上。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是几乎带着吞噬意味的吻让她无法呼吸,霸道的吻一寸一寸的占领她的理智。“苏安安,警告你别耍花样。你逃不出去。”分明是如此温存的时刻,他却要说如此令人难受的话。苏安安的大脑猛的清醒,胸口钝痛起来,苦涩蔓延到眼底,于是她紧紧闭上眼睛,不让顾御忱看出破绽。“既然跟了

  • 醉一生爱你不朽4章

    原标题:醉一生爱你不朽4章小说:醉一生爱你不朽第4章:她成了赌注慕天烨的脸色也变了变,没想到慕迟曜就这样把事情给挑明了,干脆利落,让他有些尴尬。最后他不得不委婉的承认:“大哥……果然聪明。”这句话一说出来,相当于默认了慕迟曜刚才的话。言安希顿时有些站不稳了,身体止不住的晃了晃,有些眩晕,满脑子都是“下药”两个字。她还来不及多想,一只宽厚有力的手臂已经伸了过来,一把将她拉过来,圈在怀里。言安希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觉得腰上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带了过去,跌坐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

  • 余生不负,与你白头4章

    原标题:余生不负,与你白头4章书名:余生不负,与你白头第四章回忆我惨然一笑,然后回复那个女人:不去酒店。女人:那去哪里。我:明天下午三点,我会在世贸中心的街角咖啡馆等你。女人:知道了,亲爱的。我将很少会用的那个手机号码发给了这个女人,我说:这是我的新号码,以后我们用这个号码联系。女人:怎么,害怕了?一开始我就叫你再办一个号,你偏不听。我懒得跟她废话,我说:明天到了以后,如果找不到我,就打这个号码,懂吗?女人:我明白,亲爱的,我爱你。我没有再回复这个女人。我在关掉手机之前,特意跟那个女人说:明天不

  • 狂龙天卫4章

    原标题:狂龙天卫4章小说:狂龙天卫第004章监狱“这……!”一众毒贩见状,脸上纷纷露出见鬼的表情。再看向老村夫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视和不屑,反而纷纷举起手枪,对着这道看似佝偻,却无比恐怖的身影。高墙上的葛欣月也震惊住了。她红唇微微张着,美眸睁地大大的,不可思议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具尸体,许久才开口问道:“那个人……死了吗?”辰云神色如常,点头道:“是的。”听到这句话,葛欣月更加震撼。以至于她都没发现,此时的她正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躺在辰云怀中,而这个男人的手掌,还毫不客气的放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轻

  • 我读书的那些年4章

    原标题:我读书的那些年4章小说书名:我读书的那些年第四章罪孽深重不管那么多了,我将自己的衣服套在自己的头上,悄悄的将门打开,此时他们在外面的小树林里面,不是很远。我捡了一根木棒握在手中,心里开始嘀咕:“老子这是为民除害!”“你怕跑什么?你不就是希望我强硬一点?试试我多硬!”钟南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猥琐!该死!钟南居然想强要班主任!我怎么会任由这种事发生?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我说为民除害,一点都不为过。狂奔,暴起,踹在钟南的后背上,然后对准了钟南的头上我就是暴打一通。班主任站在那傻愣愣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