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世神尊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45: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绝世神尊

第3章  凌人杀异类 噩梦入陷阱

前文书讲到,张宇辰身陷危机,情急之下大声的喊叫,他的叫声在空旷的原野上飞速传开。绝世神尊小说txt全文阅读

突然,一道白光由远及近,当即引动了气流飞转并瞬间汇聚成风,再看时,那白光快速包裹了高举他的异类,秒刻之间,这异类生物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便化为了乌有,中空的他跌落在地并快速爬起躲向旁侧。

此时,白光忽然一分为二,分别卷吸另外两只异类而去。那两只异类也看到了同类的死状,知道这白光的厉害,当即没有理会躲在一旁的张宇辰就急忙四散逃窜。

此时,只见他们再次蹲伏在地,灰黑色的斗篷长袍中各自露出一条毛茸茸的粗大尾巴。这尾巴张宇辰是见过的,只不过没有如今见到的这般粗大,原来这些异类就是专门偷鸡吸血的黄皮子所化。

思想间,白光已经追上并将逃开的两只黄皮子怪物化为了尘埃,此时地面上只留下三件灰黑的长袍斗篷,其内却空空如也,干瘪的躺在地上。

躲在一旁土墙后的张宇辰见到危机解除,这才站立起身,凝望远处那抹白亮。163女性网

忽然,那白光缓缓变淡,不多时变化成了一条人影。

此时,张宇辰见到这怪异的景象,以为又是何方的神圣忽然驾临了,当即不假思索,掉头想跑,举手投足之间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一动都动不了。

这时他吃惊的看着眼前人影,当即细细打量。

此人身高两米左右,身材甚是魁梧,一身白袍从头到脚显得甚是扎眼。头上看去,只见他须发皆白,没有一点杂色,再看脸上,慈眉善目,一字鼻观,稀薄的嘴唇正欲说话,最意料之外的是,此人俊朗慈祥的面容没有披挂一丝因岁月流逝而苍老的痕迹,若除去须发不看,此人年岁也就是而立左右。

“您是?”

张宇辰此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眼前刚刚发生的一切从来都是电影中才可能见到的场面。

“贫道凌人,青城人道属地南山别院掌教是也,不瞒你说,贫道自打你降生以来就时刻在你身边不离左右,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你和贫道的缘分今生今世仍然不绝不断。绝世神尊小说txt全文阅读

听完白袍老者的说话,张宇辰当即就问。

“看外表我实在难以判断该怎么称呼您,您如今高寿呀?”

“贫道的年岁说出来恐怕你也不信,还是不说的好,你姑且就唤我凌人爷爷吧。”

听着其人温和的说话,张宇辰继续追问。

“那么凌人爷爷,您方才说自打我一出生您就守护在我身边,为什么呢?是父亲请您来的吗?”

白袍老者踌躇半响随即说话。

“你已经不记得很多事情了,如果有机会,贫道会帮你找回前世的记忆的,不过到时你需要拜入南山别院修行,以便强大自身,还有,你身上肩负的是天大的担子,不过现在你还没有能力去挑,等时机成熟后你就会了解了。”

“您知道我的前世?我的前世是什么?”

“一个不可一世的人,从来都是。”

老者说罢,身形再度幻化做白光随即缓缓变淡。163女性网

眼见这神仙般的老者就要离去,张宇辰急忙大喊。

“凌人爷爷,我去哪儿找您?”

“你用不着找我,到时贫道设法引你上山,你只管回去准备就是了,还有,此事切莫跟外人提及,否则必然引祸上身。”

随着白袍老者凌人话音远去,附近巡逻的民兵这才闻声赶来。张宇辰没有跟他们说话,径直朝家里走去。

晚间,张宇辰彻夜难以成眠,脑海中全是凌人道长诛杀一干异类妖邪以及和他说的那些话。

一个不可一世的人,从来都是。

这句话久久回荡在他的脑海深处,挥之不去,驱之不散。来自163woman.com

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莫名其妙,他是不是找错人了?应该不可能吧?

他整晚自言自语,一直到天蒙亮,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但是不久,一个怪梦慢慢接近。

不知名的地域,空气显得燥热异常,此时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残缺不全尸体,远处高空中一片血云甚是扎眼。

一点点的接近血云,那血腥的气息忽然叫人压抑。

此时一道金光飞射而出,转眼化作一条人影,这时,金光中的人影当先问询。

“等你很久了,怎么现在才来?”

借着光亮可以看出,此人身材甚是魁梧,身体四周被耀眼的金光包裹因此面目不可辨析,在金光血云烘托之下,此人的影像显得有些恐怖,若非他说话温和,张宇辰断然不敢接近于他。

“您是?您认识我?”

听到张宇辰的问话,这人影当即答道。

“这是我同化空之后第一次和你对话,我自主的时间不多,你只管听好便是。163女性网我身后的血云之内藏有足以毁灭诸界的强悍之物,名曰血云千子,触发此物的要素就藏在你身上,我的精神思想完全用来禁锢大魔头空,故而不能将你体内的神器取出,你需要自己慢慢变强从而了解你体内封印的毁天剑的秉性,毁天剑也是要命的神器,不到万不得已不可示人,他的灵性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所以在我和空激战当日他摆脱了我的控制破空游走,幸好我早有预见,将你和他合二为一,并以魔琴镇压,元神力束缚,只期望有朝一日你能帮我完成大愿。”

“完成什么大愿?”

金光包裹的人影还未回答,突然,他周身的金光骤然墨黑,张宇辰顿时感到了危险接近,急忙向后退去,谁知,这墨黑气息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的身体此时正不由自主的被黑气卷吸禁锢,感到了自己的体温急速下降,用不了片刻就会冻死,他内心如焚,但无奈手脚却不能自主,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死掉。

第4章  救赎出险境 恶梦割不断

当张宇辰身陷险境的霎那,就听黑气之中传来狂妄的声音。

“哈哈,仙域王,你的传人如此弱小,待我将他灭了,掏出他的心肺,毁了毁天之剑,诸界的神王都将是我的奴隶,我仍然是这虚数空间诸界的神界王,哈哈”

此时,张宇辰已经气若游丝,那漫天的黑雾正一点点的将他年轻的活力吞噬的干净,绝望,悲伤顿时占据了他全部的心智。

就在这时,一轮残月带来了撕破黑暗的白亮,这白光迅速将其卷起并破空游走。

扎眼的白光中,身着白色锦袍的凌人挥动衣袖将张宇辰四周的黑气驱散,随即将他抱起并回头恶狠狠的看了那漫天的墨黑之气一眼便破空而去。

“你给我站妆

墨黑之气中传来狂叫,随即漫天铺开的黑气骤然向外扩张。

忽然,这墨黑的气息瞬间金黄,此时就听一个声音说话。

“老友,赶紧带他离开,拜托了”

此时,凌人挥手之间,一轮残月顺势飞回,当即没入虚空不见,他看了一眼怀抱中奄奄一息的张宇辰,顿时气息大放,平地骤然炸响,再看时,两人已经消失在百米之外。

一处远离人世喧嚣的深山中,一处偌大的院落印入视野。

古旧的砖瓦丝毫不能隐去这古迹往昔的风采,亭台轩榭,小桥流水,厢房殿堂,花草树木,鼓楼庙宇,一切的一切都将这世外桃源般的处所点缀的惟妙惟肖。

镜头移至居中的大殿之内,此时正人头攒动,料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舞光,随我前来。”

此时,听到凌人大声的呼唤,一位身着白袍,面目清秀俊朗的年轻人不由分说便随其一起步入了后堂。

“师傅,他伤的挺重的,看来凶多吉少。不过像他这样年纪的元神体受此重伤后能撑到现在本身就是个奇迹,不凡,着实不凡。”

说话的正是方才凌人唤来相助的弟子舞光。

舞光,凌人膝下首席弟子,赵氏,看其人年岁不过而立,眉宇间有些自命不凡的韵味,此时,他眼光如炬,直视地上的年轻人,薄嘴唇一张一翕间正要说话,忽然听恩师凌人令示。

“休要多话,速请曦虎灵尊前来相助,此人性命关乎重大,马虎不得。”

“是,师傅。”

这位年轻才俊应声后随即遁形不见。

秒刻,两条人影出现在殿内,除方才唤作舞光的年轻人外还多了一位妖艳的女子。

细看此女子容貌,几乎美的难以形容,沉鱼落雁稍逊一筹,闭月羞花亦差三分。没有浓妆艳抹,更没有奢侈的修饰,一切俱是那么的朴素。平滑闪亮的细眉下一双如凤般的美眸正慵懒的张合,高挑滑润的鼻梁下一枚红色宝珠玲珑剔透,此时,她的芊芊玉手轻抚白玉般的脸颊,那种神色让人痴醉,让人呆傻,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如斯美人谁又曾知道,她乃是这深山宝地通灵许久的镇山大神,名唤曦虎,山门的弟子都习惯以灵尊相称。

“灵尊,请助我救人。”

听到凌人问话,那女子当即莺声问询。

“他是什么人?”

“先救人,事后我自然说明原委。”凌人焦急道。

那女子没有再问话,瞬间,浑身发散火亮气息,当即将张宇辰完全包裹其中。此时,凌人见到她忽然出手,当即没有丝毫迟疑,白色的气息随即迎上了火亮并快速融合。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张宇辰原本苍白的脸逐渐红润。此时,凌人和那名女子收起了气息并再次嘱咐舞光道:“舞光,速度将他的元神送回本体,快。”

舞光点头称是,随即雄浑之气将地面的张宇辰元神卷起破空不见。

直到这时凌人才松口气,然后对那名唤曦虎的女子缓缓说道。

“灵尊,您可知道方才所救之人是什么来路?”

听到问话,那女子一头雾水直视凌人所在,眼神中有些迫不及待的光彩。

“天界战事以伏皇和大神王融合相互牵制而暂告段落,所有各部都在修养生息,虽然伏皇踪迹不明,可那撼动天界的神物血云千子尚在,之前,我等受大神王蛊惑,以为六道轮回的圣器所向无敌,但圣器遇到了真正的强人,霸道便收敛无遗,您真以为六道圣器是惧怕炼器之主伏皇本人吗?”凌人微笑道。

“六道圣器并非出自伏皇,料来它们不会惧怕才是。”

说道这儿,曦虎灵尊也微微一笑随即继续道:“血云千子,这伏皇真是个人才。”

忽然,她扭头朝向凌人疑问道:“那小子该不会就是”

“您猜中了。”凌人点点头。

曦虎灵尊回头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美眸呆滞,似乎在思想些什么,忽然,她嘴角咧出笑意,当即自语道。

“我们自认为强悍的无与伦比,到头来还不是一样沦为别人掌中的玩物,看来我选择自保还是明智之举,不像那叫做刑天的笨蛋愚忠到死。”

“神界根本就不应该卷进来。”

凌人说罢也极目远眺思绪万千。

数十里外的小村落一切依旧,唯一不同的是那名叫做张宇辰的孩童此刻也望向南天远极,小嘴里还不住的喃喃。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深秋十月的夜寒风彻骨,张宇辰彻夜不眠,心里的阴影难以驱散只是其一渺小,更多的是屋外大批家畜躁动的声响烦扰了清静,无奈之下他穿好衣服来到空旷的屋外。抬头看过漫天的寒星,他不知觉中感到了莫须有的孤独,数日前的经历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正当他思想起伏之余,突然北天之上一道弧光闪过。

流星,不错,是流星。

思想间,流星带过的一道光闪终了,紧接着数十道亮光接踵而至,北天之上顿时色彩纷呈,如焰火般绚烂。

“流星火雨,灾变天象。”

听到背后忽然的说辞,张宇辰猛然回头看去,此时只见一位身着白袍的年轻人也出神的望着满天的繁华,思想间,记忆飞速翻阅。

“您是舞光?”张宇辰问道。

“小小年纪记忆力就如此之好,假以时日必定飞扬跋扈,对了,快去告诉家里人,要地震了。”

年轻人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而郑重的提醒道。

“你在这儿干什么?”

父亲突然的问话一下子惊扰了张宇辰的思绪,看罢父亲焦急的模样,再回头时,那年轻人的身影早已不见。

“你在看什么?”父亲接着问道。

“爸爸,要地震了。”张宇辰失魂的说道。

“胡扯,快回去睡觉。”

父亲没有理会他的说话,径直将他拉回屋内。

一夜的辗转反侧,张宇辰大汗淋漓,梦中漫天犀利的流光夹杂着悲戚的哀嚎久久不散。未知的地域,一场空前的厮杀继续着,成千上万计数的高大鬼马上挥舞利剑身着紫色战甲的武士一路披靡,体型庞大的巨兽唤来烈火电闪风暴冰霜给予猛烈的还击,巨兽背上一些人类模样的勇者手持杖器,穷其所学对抗强敌。战争的双方都伤亡惨重,地面更是横尸成山,血流成河,俨然地狱般的模样。

突然,一条浑身墨黑的长虫朝他凝望的所在飞快冲来…………….

第5章  求助访名医 遥指话南山

汗流浃背,脸红如火,从噩梦中惊醒的张宇辰气喘吁吁的从床上忽然坐起。

“又做噩梦了?”父亲关切道。

惊醒后的张宇辰看着父亲关切的模样不知该如何言喻,随即一头扎入他的怀中享受着短暂而又可靠的保护。

“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吧。”一旁的母亲建议道。

“恩,老这样也不好。”父亲答应道。

简短节说,次日一早,张宇辰一家人便乘车来到市里规模最大的医院。

科室里,听诊的医生愁眉不展,仔细检查一番后,医生回避了张宇辰母子单独将他父亲叫到一边说话。

“说实话,您的孩子非常健康,只是精神状况不太好,我只能开些凝神安睡的药给他用。”

“多谢。”父亲客气道。

“但是……”

医生迟疑一会儿接着说,“如果孩子还不见转好,我建议你们去咨询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父亲疑问道。

“对,我怀疑孩子必定是受了什么心理的暗示才这样的,只有揭开他内心的忧虑才是重中之重。”医生继续道。

“那我上哪儿去找心理医生?”父亲焦急道。

“您别急,据我所知在市郊某村有一位治疗心理疾病的老人,您不妨去找找他。”医生建议道。

“他的名望是不是很高?他是不是叫凌天?”父亲问道。

“您也知道他?”医生怪异的问。

“拜托了,社会主义了,要讲科学,破除迷信的,那个人整天装神弄鬼,你也信?”父亲有点没耐心了。

“稍安勿躁,您知道我为什么要推荐他吗?实话告诉您,他与我有恩,之前我也遇到过像您儿子这样的怪事。”医生郑重其事说道。

与此同时,百里外的深山雅境,那位叫舞光的年轻人正和凌人说话。

“师傅,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张宇辰什么时候上山只是时间问题了。”

“恩。我等费尽心思保护了他十年,折损弟子不少,但愿不要出任何意外。”凌人屡屡花白的胡须缓缓道。

“弟子有一事请师傅明示。”舞光继续道。

“说。”凌人应允。

“最近弟子发现,不光是我们千方百计的设计张宇辰上山,还有不明势力也在找他,这些人不明敌我,是否一概诛杀?”舞光狠狠道。

“不,要找张宇辰的人也必定知道一些有关的事情,无论对他是不是构成危险,我们都静观其变,说不定他们会助我们早日收纳他。”凌人面无表情道。

“弟子谨尊师命。对了师傅,您该启程知会一下师伯凌天了,张宇辰父子正往哪儿去了。”

说罢,舞光遁形不见。

此时,凌人点点头,忽然他大袖一挥,一道白光随即显现在身前顷刻呈镜面状态,只见他没有片刻犹豫纵身跳入光晕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市郊的偏僻村落,人口不过百许,却也不乏生机,人们依旧忙活平日里的琐碎,无暇去理会这小村庄那闹市般的一角。

一处小庭院坐落在村南,此时大门外早已车水马龙喧闹非常似集市一般,各式各样的名车无序的停放,那个年月能享用到私家车的人寥寥无几,除了达官显贵外寻常百姓哪来这等的排常从车牌看去可知这些个车主有半数不是本市人,若非是慕名前来拜访高士寻求一知半解,还真想不出这穷乡僻壤还能有何景致吸引他们。

内堂中,早已抵达多时的凌人正跟另外一名老者攀谈交涉。再看那位老者,和凌人一般身着白袍,黑白相间的发梢几缕赤红格外惹眼,脸上看去,丝毫不见岁月沧桑,眼角平整,目光有神,谈吐之间亦无老迈之气。

“掌教师弟,你尽管放心,张宇辰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三日之内我定叫他投奔南山别院。”老者说道。

“凌人先行谢过凌天师兄。”凌人起身恭敬说道。

“舞师,张宇辰父子已在门外,请他们进来吧。”

凌天跟一位年轻的弟子说罢,转身朝向凌人继续道,

“掌教师弟请回避。”

凌人点头随即退入内室。

那位叫舞师的弟子也浑身素白一尘不染,听到凌天吩咐,俊朗的脸上稍微有些迟疑,迅速答话。

“师傅,外面有好多人在等候,这样不妥吧?”

“你告诉他们说张宇辰父子是我的远方亲戚,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凌天随便说道。

“弟子谨尊师命。”舞师说罢,转身走向屋外。

大门一开,那些等候着个个喜出望外,纷纷上前问询赌运,无论多么富有,多么权贵在那时那刻都收敛无遗。

“张宇辰父子何在?家师有请。”舞师大声喊道。

听到舞师的喊话,当时很多人都木然,现场显得混乱不堪,各种口音不解的问话雨点般回应。

“小师傅,我们先来的,总有先来后到吧?”

“对呀,我们都等了好多天了。”

“这不对呀。”

此时,舞师皱皱眉头,眼神中透出一丝狠辣,随即一股滂沱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拥挤的空间,吵杂声戛然而止,那些方才还雀跃的人们犹如烂醉般倒在一起。

忽然,充斥的气息被大力驱散,直叫四周的死物挪移了方位,舞师身后紧闭的大门也轰然打开。

这时,屋里的凌天感觉到了外界气息的爆发急忙出门观瞧,看到满地昏睡的人们他扭头质问道。

“你这样一来还能分辨谁是张宇辰吗?”

“师师傅,是他。”舞师吞吞吐吐的指着直立当地的张宇辰说道。

这时,张宇辰没有理会凌天师徒的说话,因为父亲也昏厥在地了。

此时,凌天见到张宇辰焦急的模样急忙上前解释。

“没事,你不要惊慌,随我前来。”

说罢,他扭头朝向舞师吩咐道。

“把孩子的父亲也扶进来。几十岁的人了,做事还这么冲动。”

舞师没有多余说话,扶起张宇辰的父亲进了侧室,从面部表情来看他有一肚子的怨气没处发泄,可眼下他也知道好歹,为人弟子敬师尊长乃是本分,除非有朝一日你不再需要师傅就另当别论了。

舞师情绪乃是后话,单说当前。凌天将张张宇辰领入屋内,稍作劝慰之后,张宇辰的情绪逐渐缓和,感觉到他紧张的心绪缓解之后,凌天将气息包裹了他的所在开始仔细调查。

其实,凌天对舞师的训斥有两方面的理由,其一,身为长者,特别是修行者不应该擅自使用武力,这不仅会暴露自己,还会招致意想不到的祸端,其二,舞师是他最为得意的弟子,方才舞师向众人施加灵压却被一名十岁的孩童大力弹回,他这个做师傅的脸面挂不住,故而火气稍大。

在凌天将张宇辰内在仔细调查一番后顿时大骇,他发现张宇辰的体内有一股不寻常的滂沱气息,这股气息被莫名的封印在身体的某处,力道是方才舞师所放灵压的百倍有余,这年仅十岁的孩童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一切凌人事先也没说起过呀。

此时,在内室回避的凌人也已经悄然出现,见到师兄凌天满脸的愕然心里也开始思虑。

“宇辰,你在这里稍作休息,我去去就来。”凌天嘱咐道。

这时,转醒的父亲也在舞师的带领下来到了此间,凌天看到他们微微一笑随即把舞师叫到一旁简单交代几句然后就步入了凌人所在的内室。

“这么要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事先说明?”凌天责怪道。

“不是做师弟的不想说,而是师兄知道了对您也没有好处,人间界要找张宇辰的人不在少数,他此番前来师兄处想必也早就被人盯上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师兄莫怪。”凌人恭敬道。

“青城祖师早就说过,你凌人师弟背景颇深,道行也霸道的可怕,若非青城有戒律,你这位王牌弟子也断然不敢如此的作为,罢了,既然此事对青城有利,我还担心什么呢?”

凌天说罢转身退出了内室来到外间。

看到凌天出现,张宇辰的父亲急忙站起相迎,二人寒暄几句后,凌天直接切入了正题。

“宇辰父亲,贫道也不瞒你了,张宇辰的情况我也有些了解,他是受到了他人的暗示才变的如此的多虑和憔悴,想要让他转好其实也很简单,找一处安静清幽的所在修其心志,等他心境平复之后,一切自当不治而愈。”

“幽静所在?道长莫非要他隐居?”父亲疑惑道。

“非也,眼下张宇辰正直学习的年龄,就算是身染疾患也不能耽误孩子,贫道有位老友在深山修行,他的所在距离您所在的村庄也不过几十里,我这位老友潜心修炼多年,也颇有些名气,不如贫道引荐您认识一下,宇辰的�疾也可化解。”凌天提议道。

“道长的这位老友不知身在何处?”父亲急切问询。

“南山别院。”

“南山别院?那个地方只是传说呀。”父亲疑问道。

“凡事都有缘分,有缘自然不是传说。去吧,去吧。”

绝世神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神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一入军婚宠不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一入军婚宠不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一入军婚宠不休目录预览:第一章找错了人第二章不给分手费第三章小三还这么嚣张第一章找错了人x星球盛龙帝国。楠兮看着酒店餐厅的包厢,绕过一路跟上来的服务员钻了进去,看着包厢里衣冠楚楚的男人和一脸春意盎然的女人,心底火烧火燎,端起桌上的杯子一杯水泼在了男人脸上。男人见楠兮进来,先是表情有异,心想着救场的人终于到了……随后泼来的冷水,却让他险些发火,老二给她找的这演员太激进!差评!楠兮扫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女人,愤愤道,“你知不知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娇妻来袭:总裁要温柔》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娇妻来袭:总裁要温柔》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娇妻来袭:总裁要温柔目录预览:第001章一夜余温第002章羞辱第003章醒了就别装死第001章一夜余温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微风拂面,整个房间都很亮堂,莫晴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红肿的眼睛,大脑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她动了动身子,“咯吱”声响起,骨骼一阵酸痛,整个身子都像是错位了。眼眶湿润,那些可怕的回忆冲击着她的脑海,莫晴的手握成了拳头,私密处也火辣辣的疼着,全身涌上了耻辱的感觉。男人声音冰冷,他迎着光线走了进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满门抄斩第2章踏血重生第3章苏漓此人第1章满门抄斩“轰隆!”一抹闪电撕裂了夜空,大雨滂沱。“夫人,咱们回去吧,身子要紧啊!”沈家主院外面,跪着一个女人,女人面色蜡黄,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样。她身旁站着一个给她打伞的婢子,那婢子都快要哭了,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女人,可女人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夫人……”“吱呀。”婢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主院院门打开的声音。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青山绿水情意长》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青山绿水情意长》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青山绿水情意长目录预览:第一章他不爱她第二章他的妹妹第三章陷害第一章他不爱她他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男人轻车熟路地掀开她的裙子,手探进她的衣内。也许是刚应酬过,他身上有浓重的烟味,双手明显带着从外面的冰凉,横冲直撞着,攥住她胸前的柔软。于书被冷得一个激灵,但是她没有拒绝。何初寻在她身上的发泄,从来都是爆发式的,带着侵犯,带着毁灭。他一下一下地进攻,没有一点情爱的意味。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快,在灭顶的快感要到来之前,他伸手捂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倾世权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倾世权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倾世权爱目录预览:第一章避子汤第二章他不信她第三章拿你的孩子来赔第一章避子汤半夜,沈清颜浑身酸痛的醒来,脑袋胀胀的,伸手一摸,身边的床榻早就凉了,心里的期望落空,无比失望的起身更衣。宫女紫衣匆匆上前,掀起她的衣袖,看到手腕上的勒痕,不由叹息:“娘娘,您的手才刚好,怎么又受伤了?”沈清颜身子一僵,想到之前的疯狂,她低眸:“没事,会好的。”她与他除了大婚那夜,每侍寝一回手腕都会变成这样。她只当这是他独有的闺房乐趣,她爱他深入骨髓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极电强兵》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极电强兵》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极电强兵目录预览:第1章军事监狱第2章离开部队第3章漂亮的姐妹花第1章军事监狱一辆铁甲军车驶进华夏军事重犯监狱。监狱长陆虎已经带齐人马在楼前列队等候。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敬礼----”“首长好!”陆虎带队敬礼,只是陆虎只有一只左臂,姿势虽然依然标准,却有些滑稽。“首长好!”战士们齐刷刷敬礼,声音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刘先森,我们没有余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刘先森,我们没有余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刘先森,我们没有余生目录预览:第一章:帅得合不拢腿第二章:一家都不是人第三章:你真是一刻也缺不了男人第一章:帅得合不拢腿我和刘昊天做了整整四年的火包友,我也整整爱了他四年,可我不敢让他知道,因为刘昊天说过,我一旦动情,就立刻结束!所以啊,如此深爱他的我,怎么敢让他知道呢!认识刘昊天时我二十岁,那天正好是我妈的葬礼,我在酒吧把自己灌了个烂醉,然后抱着刘昊天撕心裂肺的嚎哭,并强迫他和我发生关系,当然这些都是刘昊天后来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满门抄斩第2章踏血重生第3章苏漓此人第1章满门抄斩“轰隆!”一抹闪电撕裂了夜空,大雨滂沱。“夫人,咱们回去吧,身子要紧啊!”沈家主院外面,跪着一个女人,女人面色蜡黄,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样。她身旁站着一个给她打伞的婢子,那婢子都快要哭了,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女人,可女人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夫人……”“吱呀。”婢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主院院门打开的声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权谋:爱恨难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权谋:爱恨难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权谋:爱恨难缠目录预览:第一章避子汤第二章他不信她第三章拿你的孩子来赔第一章避子汤半夜,沈清颜浑身酸痛的醒来,脑袋胀胀的,伸手一摸,身边的床榻早就凉了,心里的期望落空,无比失望的起身更衣。宫女紫衣匆匆上前,掀起她的衣袖,看到手腕上的勒痕,不由叹息:“娘娘,您的手才刚好,怎么又受伤了?”沈清颜身子一僵,想到之前的疯狂,她低眸:“没事,会好的。”她与他除了大婚那夜,每侍寝一回手腕都会变成这样。她只当这是他独有的闺房乐趣,她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目录预览:第一章他不爱她第二章他的妹妹第三章陷害第一章他不爱她他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男人轻车熟路地掀开她的裙子,手探进她的衣内。也许是刚应酬过,他身上有浓重的烟味,双手明显带着从外面的冰凉,横冲直撞着,攥住她胸前的柔软。于书被冷得一个激灵,但是她没有拒绝。何初寻在她身上的发泄,从来都是爆发式的,带着侵犯,带着毁灭。他一下一下地进攻,没有一点情爱的意味。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快,在灭顶的快感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