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时装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8 17:56:55 来源:网络 []
书名: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第4章剑舞凤鸣

夜幕降临,黑天鹅绒般的夜空中繁星闪闪,一轮明月高悬在夜空,俯瞰大地。小说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微风徐徐吹来,带来桃花的芬芳。云飞遥手持“麒麟剑”走出卧室,迎着清凉的晚风,脚踏月光,一时兴起,舞起剑来。凌厉的剑风刮落许多桃花花瓣,粉红的花瓣随风飘转,形成一副极美的图画。

萧梦离在府里左转转右转转,不知怎的竟然转到云飞遥的云影楼。刚步入园中,便被眼前美景深深吸引。真是美人如画剑如虹,她情不自禁从地上拾起一片落樱放至唇边,轻轻吹奏起《桃魂》。这首曲是她的第一首原创曲目,曾经荣获当年的校际原创金奖。163女性网

曲声婉转,伴随着剑势时起时伏,荡人心魂。一转一提,一起一伏,有如怒海波涛,是那么的狂放,又有如平沙落雁,是那般的悲凉。

一曲一剑,一情一景,一切都配合得如此完美,宛若天籁,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出自两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之手。

剑止曲终,萧梦离看着满地落英,心中无端生起无限感慨。想来黛玉葬花,叹的莫不是花未落,人已衰的凄凉。

云飞遥收剑,冷漠看着她,语带讥诮,“小小年纪,叹何人生苦短。”

“比起大自然的浩瀚,人的一生就仿佛流星转瞬即逝。163女性网你难道不认为我们应该珍惜眼前吗?”萧梦离自有自己的观点。

她的话也有一定道理。只是她年纪轻轻,思想因何如此消极。

“呵呵,抱歉。我想你是无法理解的。”萧梦离自我解嘲一笑。如若不是死过一回,她恐怕也不会体会到人生苦短这个千古不变的真理。版权http://www.163woman.com/

云飞遥凝视着她,一袭白衣,素面朝天,不施脂粉,紫罗兰的瞳眸剔透玲珑,眉宇间宁静若华,沐浴在皎洁月光下的她就仿佛是透明的。

月光下的她太虚幻,太美好,仿若熬翔天际的月中仙子。云飞遥心中无端生出一种迷惑,仿佛下一瞬间,她就会张开翅膀,消失在他眼前。

走到桃树下的秋千,爱怜地抚摸着藤蔓,已经有多久没有玩过秋千?久到她几乎都已经忘却了。在秋千上坐下,轻轻摇晃,悬空着小腿荡呀荡,时高时低,时起时落,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那段无忧无虑的岁月,尽管那段时日是如此的短暂……

云飞遥看着萧梦离仰望夜空的单纯脸庞,有一瞬间,他产生那么一种错觉,她就好像温室里的小花,从小被呵护在掌心,不经历风雨,不受风霜,从不知痛苦为何物,从不为生活忧心。

“好久没玩秋千了呢!”回忆起童年那段快乐的时光,萧梦离唇角漾起幸福的笑容,紫罗兰的瞳眸有如琉璃清明如镜,飘荡着愉悦的神韵。

“你忘记了吗?”

“我应该记得吗?”萧梦离迷惑,莫非这架秋千上还乘载着轩辕梦童年的记忆?

注视着做工精致的秋千和玩得开心的萧梦离,云飞遥不禁回忆起第一次在靖王府遇见轩辕梦时的情景。小说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当时她就坐在秋千上,小小的身体随着起伏的秋千在空中荡呀荡,嘴里发出依依牙牙的嘻笑声。他看见风怜情站在秋千架旁,一下一下摇动着绳子,看轩辕梦的眼神中流露出宠溺的光芒。当时他就奇怪,一个温文尔雅的美男子缘何会看上轩辕梦这个白痴?莫非是看中了靖王府的财势不成?

如今回想起来,风怜情当时看轩辕梦的眼神,与其说是爱情,倒更像哥哥对妹妹的溺爱。

说起来,这个秋千是风怜情亲手为轩辕梦所制,直到他搬进来之前,这里都是轩辕梦的乐园。他搬进来之后,由于讨厌看见轩辕梦那张白痴的笑脸,便从此禁止她进入云影楼。听说,为此轩辕梦还大哭了一场。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的他,确实有些过分。来自163woman.com明知道轩辕梦不过是被靖王爷操纵的傀儡,仍忍不住将所有怒气发泄在轩辕梦身上。难怪后来每次轩辕梦看见他都非吵即闹,靖王爷被轩辕梦闹得没有办法,从此特许他不用侍候轩辕梦。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啦!况且,他原本就没有侍候轩辕梦的打算。

一直在想办法远离,却在她恢复正常后忍不住接近,云飞遥不由得自嘲,他现在最正常反应不是应该把轩辕梦从秋千下拽下来,然后扔出云影楼吗?

见云飞遥一直沉默,萧梦离停下秋千,拍拍身边的空位,朝云飞遥笑笑,“要坐吗?”

云飞遥收敛心神,暗笑自己竟然会因她而失神。是因为她的单纯吗?他自嘲。天生白痴,万事不愁,当然单纯啦!只是,他又觉得萧梦离所表现出来的单纯并非因为不谐世事,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纯朴善良。

善良?在这个尔虞我诈虚伪的世界中真的有单纯善良的人吗?

“云飞遥,你手中这把宝剑是什么剑?”

目光落在苍青色月光倒映的清辉下闪烁着冰蓝色光芒的宝剑,萧梦离好奇地问。

云飞遥举起手中宝剑,拔剑出鞘,指尖滑过剑身,眸中流露出深切的怀念,“此剑名为麒麟剑,是我学成离山之日师傅赠予我的礼物。”

“我可以看看吗?”

云飞遥将剑递到萧梦离面前,说:“此剑削铁如泥,是师傅的传家之宝,乃是世间罕见的奇剑。师傅将此宝剑相赠,足见他对我寄予厚望。此剑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我一直随身携带。人在江湖,常身处险境,没有剑防身怎么行。”

萧梦离眨眨美丽的眼睛,“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为了金钱,为了权利,为了仇恨,为了报恩,也有的,是为了女人。”说罢,他有意看萧梦离一眼,“自古多少英雄豪杰,皆难逃美人关。英雄美人,可是千古不变的话题。”而眼前这位,如果不是天生白痴,相信也能让无数英雄为之折腰。

说实话,轩辕梦天生丽质,娇小玲珑,确实是皇族中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如若不是因为她天生痴傻,凭她的家势,愿意娶她的人一定多如牛毛。当然,她现在已经恢复正常。

云飞遥想:如若不是因为自己被迫下嫁于她,父亲与靖王爷之间又素来不和,如果他与她是一段浪漫的邂逅,说不定,他与她也会成为一段佳话。

当然,他只是说如果……

过往的种种不可能因为她恢复正常而抹去,恨意瘀积心底已久,不可能因为她恢复正常而消除。最最重要的是,他看不起她!在他眼中,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依赖别人生存的弱者,离开靖王府,她什么也做不了!

萧梦离并未注意到云飞遥百转千回的心思,她好奇地问:“飞遥,你不是官宦之后吗?因何涉足江湖?”

云飞遥没有料到萧梦离有此一问,不由怔忡,“我的师傅是江湖中人,自幼随师傅行走江湖,自然无法避免。”

“你杀过人?”

云飞遥甚觉好笑,“你觉得呢?”

“千古名剑,皆以鲜血铸就。”萧梦离指尖轻轻滑过剑峰,眉心紧攒。

云飞遥见状脸色大变,突兀地抓住她的手,“小心!”

萧梦离一惊,手指从剑锋滑过,一缕殷红的鲜血滴落剑身,苍青的剑身泛起蓝白色的红光。

“你看你,”云飞遥抓起她的手指细看伤口,语带责备,“这把剑可是很利的,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幸好只是划伤,伤口不大。“不要紧的,舔舔就好。”他当真将她的手指放入口中,细细吮吸。

“呃……”一种异样的感觉,萧梦离连忙抽回自己的手,“不要紧的。”她干笑,“我自己懂得处理。”

看见她脸上掩藏不住的红晕,云飞遥的唇角不禁浮现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何会突生捉弄她之心。

“那个……天色不早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掩藏住内心的异样感,萧梦离起身告辞。

“轩辕梦!”云飞遥开口,唤住想逃走的她。

“嗯?”萧梦离回首,眸中闪过一抹疑惑。

“如果你我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云飞遥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即使他们不是在这样的境况下相遇,但只要她是靖王爷的女儿,他们之间就没有可能!

萧梦离摸摸小鼻子,云飞遥的话令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疑惑地看向云飞遥,在云飞遥刻意避开她的注视后,她笑笑,说:“飞遥,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想说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我,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和任何人而改变。不管你曾经认识的轩辕梦是一个怎样的人,如今站在你面前的人是我,轩辕梦只会是我,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萧梦离的这段话说得异常古怪,云飞遥一时拿捏不准萧梦离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他正想细问,抬头看时,萧梦离已经离开了。

只是你吗?

摇头,苦笑,你和轩辕梦又有何不同?

岁月如歌,光阴如梦。弹指之间,已逾千年。回首往事,不堪其烦。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公主驯夫 或 霸宠邪魅妖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娱乐星座旅游美食推荐

  • 一剑诛天18章

    原标题:一剑诛天18章小说书名:一剑诛天第十八章老子就是看不起你们“嘭”一声闷响。“你他娘的,翻脸无情啊!”胖子大骂一声,双手一合,便挡住了秦啸这一脚。当然,秦啸本也没怎么用力。“两位稍安勿躁。”韩飞雪急忙分开二人,哭笑不得。“看来你们互相认识,这倒好办许多。”秦啸收回右脚,面无表情地看着胖子。胖子则拍了拍手上的灰,嘿嘿笑道:“老子就知道你会出现!这么大的兽潮,你不可能错过机会。嘿嘿,看来咱们又能合作一把了。”“跟你合作?”秦啸不禁摇头,反问道:“若是半途遇到你的仇家,我们还不都被你拉下水?”能

  • 女总裁的贴身男秘1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贴身男秘18章小说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男秘第18章没驾驶证的老司机此言一出,苏菲和小玲全都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震惊。小玲的声音猛地加了几个音阶,刻薄带着一丝气急败坏:“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打不过这一个废物?你可是堂堂的特种兵王,怎么可能打不过这个废物?”“闭嘴!”雷鸣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小玲被雷鸣的眼神吓的浑身一颤,如坠冰窖。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令他生寒,杀意让她窒息。“我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闭上你的嘴。”早就忍不了这个秘书,雷鸣此时终于出声。随后,他望着林枫,

  • 异能小农民18章

    原标题:异能小农民18章小说书名:异能小农民第18章买裙子刘小波抚摸刘小雯的秀发,笑着说道:“哥哥种党参,每天挑水,力气变大了。”刘小雯将信将疑。饭吃完了,刘小波把妹妹三个送回了学校,嘱咐妹妹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为爸妈争光,为九角村争光。最后,刘小波掏出500块钱塞给妹妹,让她自己去买点好吃的。刘小雯什么时候一次性拿过这么多钱啊,以前每个月只有200元生活费,没想到哥哥这次一给就是500元。而且刘小波告诉她,这是零花钱,不要告诉爸妈,买有营养的补充身体,别乱花在其它上面。刘小雯使劲点头,

  • 都市仙王18章

    原标题:都市仙王18章小说名称:都市仙王第18章玉石吊坠“你们是叶家的人?”百里云霄眼眸中立即就闪烁出了杀气。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将自己一家人从天堂打入地狱的那个叶陵,其家族所在地,就是在这森林公园附近。“正是!”叶护国心有疑惑,人老成精,他岂能看不出百里云霄眼眸中的杀意,心中暗道不好,但表面上却装着无知。“哼!”百里云霄没有再说什么,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他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叶家势大,想要报仇雪恨,就必须真正的成长起来,现在挑明身份,反而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小友,能否到家中喝杯茶再

  • 万界永恒18章

    原标题:万界永恒18章书名:万界永恒第十八章恐怖速度“血焰烘炉胃口这么大,恐怕光靠血牙米根本难以凝练成功!”武恒暗自沉吟,心底有了一种急迫感。同时,这一次他抵住了脑海之中那页金纸的拉扯之力,没有立即修习龙马功第三重。没有血牙米,他可不敢继续修练!打开永恒洞天界面,武恒暗暗沉思了片刻,耗费2点能量,将六十株血牙米果树全部催熟。也幸好这血牙米本身就快要成熟,不然就得耗费更多的能量。不过,让武恒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次收获血牙米得到的积分并非0。1一株,六十株血牙米,竟然总共才2个积分,比第一次少了两倍。

  • 血脉战神18章

    原标题:血脉战神18章小说名称:血脉战神第十八章江家反应静,整个演武场都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些年轻子弟粗重的呼吸声,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叶天玄重伤,甚至直接就昏迷不醒,这还是夏辰收了力道的缘故,否则,这一掌,就足以击杀叶天玄了。叶家的第二天才,居然挡不住夏辰的一击!“带着叶天玄滚吧。”夏辰看了一眼那些叶家的子弟,这些叶家子弟也都吓傻了,江家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名这么可怕的天才,仅仅炼体八重,居然一掌就击败了叶天玄,岂不是直追叶家最强的天才叶天机了?不过,这些叶家子弟,也都立刻醒悟了过来,叶天

  • 超级微信18章

    原标题:超级微信18章小说:超级微信第十八章铁甲符米雨溪手底下的两名警员此刻也是觉得十分的好笑,两个混混,入室抢劫不说,竟然还敢报假案,害的他们白白的寻找了半天,结果别说尸体了,就算是尸体的一根毛都没有找到。所以他们毫不客气的将两名混混给拷了起来,然后带着人离开了,只不过临走的时候,米雨溪却是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楚天霖。虽然在这里一无所获,楚天霖完全是一个受害者,但是她觉得,那两个混混不会这么傻的。而且到现在,这两名混混的表情也不像是再说谎,那么剩下来的可能,便是这个楚天霖用某种手段把尸体给变没了

  • 宠婚万万岁18章

    原标题:宠婚万万岁18章小说名字:宠婚万万岁第18章她是来干嘛了“我外甥女也是,昨晚打电话说要看演唱会,她父母不让来,还不高兴。”霍漱清把水杯子放在苏凡面前,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口水。“现在的小孩子都追星的。”苏凡接话道。“你想去看吗?演唱会?”他放下杯子,问道。“我?”苏凡惊讶道,“哦,我不去了,我还怕那种场面,好多人,那么吵的,恐怕都听不清台上的人唱什么吧!”他笑了下,说:“现场的感觉和看电视是不一样的。你要是想去看,就把这张票拿上——”他说着,起身走到办公桌边,把票拿过来

  • 女老板的贴身助理18章

    原标题:女老板的贴身助理18章书名:女老板的贴身助理第十八章你属狗的啊!炫酷紫红色玛莎拉蒂跑车上,李梦雅一脸疲惫,脸色极为不好看,眉头紧皱,那双灵动的眸子中露出不甘委屈之意。上车后,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各自思考着各自的事情,最终还是陈扬打破了这种平静。“你真的要跟那个虚伪的家伙订婚?他是什么样的人,想必你已经有些察觉了吧!”陈扬看着李梦雅说道。“不订婚还能怎么样?现在梦雅集团已经到了最为危急的时刻,梦飞宇承诺会借我们梦雅集团一些流动资金,还有玉石原料,我爸已经同意了,他十分看重梦飞宇,要是不答应

  • 超品兵王18章

    原标题:超品兵王18章小说名称:超品兵王第018章帅就一个字!主干道尽头,时间仿佛陷入了停滞,世界的声音都在叹息,所有司机紧踩刹车目瞪口呆,远处指挥交通的交警呆若木鸡,半晌才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在那剧烈的声音中,只见一辆拉轰的双人座火三轮,化为一道红色魅影,四个轮胎雷霆万顷,凶狠的撞击在保时捷的顶盖,强大的冲击力将坚固无比的防护玻璃全部震碎,完全凹陷而下,从车内传出两道杀猪似的惊恐求救声。苏雨彤吓得花容失色,她一直觉得宁隐就是一个堕落的兵王,任人践踏的窝囊废,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具有高人